女兒的小穴進不去

前幾年,女兒還小,他也從未注意,如今女兒剛滿十三歲,尚未發育完全,但卻長得清秀可人,王成常由鎮上回家時,都帶一些女孩子所喜歡的用品,如香水、衣料等。王娟也只認為爸爸喜歡她,因此也非常高興,她怎知道爸爸已動了吞噬她的獸心呢? 。一家四口回娘家吃壽酒去了。

在老岳母家中一餐面一頓酒,吃得王成豪性大發。賓客中女客不少,雖是些鄉下婦女,但都是一個個打扮得怪裏怪氣,看在王成眼中都成了美女,因之王成欲心突起,他正準備離席到鎮上去找他的老相好--風林酒家的鳳英。

爸爸,媽媽叫我告訴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經喝了不少啦!王娟卻來勸他罷酒。

他看看王娟,感到王娟今天特別的美,小臉有紅似白,一對小小的酒窩印在雙頰上,滿臉笑意,真是人見人愛。

他忽然有了決定。他輕輕地對王娟說:王娟,爸爸不喝了,你去跟你媽媽講,叫她跟弟弟就留在這裏住二天,我帶你回去。王娟,你也跟媽媽講,說你不願意住這這兒,一會我帶你到鎮上看戲去。

好的!王娟聽說爸爸帶她去看戲,興高采烈地去替爸爸傳話去,王成心中卻暗暗得意。

沒一會王娟就回來了:爸爸,我已經告訴媽媽了,媽媽說讓我跟你回去也好,她說我陪爸爸,她要和弟弟在這多住兩天呢!

王成一聽正中下懷:好吧,那我們走吧,現在就到鎮上去看戲。

王成向眾人招呼一下,帶著王娟離開了許宅。

這晚在鎮上王成為王娟買了許多小用品,看完戲後又帶著她去吃宵夜,連哄帶騙的灌了王娟半瓶烏梅酒,好在烏海酒甜甜的,王娟也就不怕了。誰知回到家後,王娟已經又睏又醉的倒在王成懷中人事不知了。

王成把她抱到自己床上,他把王娟的衣服脫光,赤裸裸地任他欣賞。

發育還不完全的王娟,但卻細皮白肉,胸前兩顆只有黃豆般大的乳頭,卻那麼小巧可愛地放在那略微充起而又緊鼓鼓的乳峰上,細細的纖腰、細細長長的大腿,那被兩片大陰唇合住的陰戶,只看到一條細細的緊緊的縫,連水也好似透不過去似的。

王成笑了,他又抬頭看看王娟那帶醉的小臉,紅紅的微笑的嘴半張著,迷人極了。此時王成早已忘掉了一切,他忘掉了他面前是他的女兒。

他忘掉了他與她之間的關係。

他忘掉了倫常。

他忘掉了廉恥。

他現在腦海中只有欲。

他現在只需要泄,只要滿足,只要痛快,只要發洩!

他脫光了自己的衣服,他蹲在床邊雙手不住的在王娟身上撫摸。

嘿!好細的皮膚。他吻著王娟的小嘴,他吻著、他吮著。他的手握住那稍微凸出的乳峰,他捏著那黃豆似的乳頭。他在想,比起招弟、比起鳳英,王娟的乳峰太小了,乳頭也太小了。

他又順著乳峰向下滑,平坦的小腹滑膩膩的,比起那已有皺紋的大肚皮卻誘惑多了。

他摸到了王娟的陰戶,好緊,這是他的第一個感覺。他抬起了身子,向左邊移了一步,他又把王娟的下身向外拖一點,再把她的雙腿分開,她和死人一樣,任他搬弄。

他仔細的在欣賞這小穴,他用手把小穴的大陰唇撥開,小穴上光滑滑的,還沒有生毛,小穴內紅紅的,穴縫緊緊地,他伸著右手食指,慢慢地插進去。

嘿!緊緊地、熱呼呼地,他食指連續抽送兩下。

王娟卻未動,這並不是她睡得死,這全是那半瓶烏梅酒的力量,使她失去了知覺。

此時王成早已欲火中燒,他把王娟身子向床中推過去,把她的雙腿分開,他挺了上去,大雞巴像根棒子似的頂在王娟的小腹上。他用手扶著大雞巴,對準小穴,搗了下去。

不成。

大雞巴頂在小穴口,就是進不去。

他想起來了:女兒的小穴這麼小、這麼緊,當然進不去了。

他起身到梳裝台前,拿起了招弟用的髮油,他回到床上,他把髮油抹在王娟的小穴上,裏裏外外抹了許多。手指試了試,中食兩指同時插入小穴,由於髮油的潤滑,很順利地插進去,他又用手指抽送了幾下,雖然小穴很緊,但卻容易多了。他又把自己的大雞巴也抹上髮油,他再度爬了上去。

他扶著大雞巴,對準小穴,他屁股輕輕下沉,大雞巴硬把小穴給撐開了,也滑進去了一點。

他感到龜頭夾得好緊,他感到全身舒服。他一狠心,屁股一沉,大雞巴直搗入小穴中。

嘿!這滋味他從未嚐過。

王娟的小陰戶還從沒有大雞巴進去過,甚至她自己的手指也沒進去過,因為她還沒有想到這個小洞會有令人消魂的功用。此刻王成的小二哥硬繃繃地插了進去,硬把王娟的會陰處擠得差一點就要裂開。

王娟雖已醉得人事不知,但這種撕裂般的陣痛,也把她那無知覺的下身痛得下意識的扭曲了一下。

王娟的下身一扭動,王成隻感到被小穴包得緊緊的大雞巴如同又被兩塊肥肉緊夾得緊緊地搖幌一般,大雞巴塞在小穴內,滿滿的,一絲兒縫都沒有。王娟的小穴內陰戶壁此刻受到了強大的壓力,膨脹的力把它分開,因此它都分泌出絲絲淫液來保護陰道。

王成慢慢地將小二哥抽出,好緊的陰壁夾得大雞巴好像不願放似的,王成如同觸電般,渾身舒服極了!他從沒有弄過這麼小的小穴。

他把小二哥抽出一半,他挺起身子看看,王娟的小穴把他的小二哥裹得密不透風,他看出了滋味,他蔔的一聲,小二哥全軍撤退,出了洞府。他他翻身下床,站在床邊,他把王娟轉了過來,上身躺在床上,下身他舉起搭在他肩上,他又把枕頭取過來放在阿魂的屁股下,把陰戶擱得高高的,他要一面弄,一面看,也讓眼睛吃吃霜淇淋。

看!小穴的洞口,像兩片麵包合得緊緊地,不露一點縫,他自己的小二哥卻像條怒馬,躍躍欲試。他把這支油光發亮的小二哥對準了王娟的小穴挺了進去,小洞被撐開了,小二哥進去了一半;他屁股再向前一挺,滋!的一聲,整根的小二哥全鑽進了洞穴,王娟的細腰瘦寥息動的扭動了一下。

王成隻感到小二哥被夾得有點喘不過氣了,他一收縮,小二哥抽出一半,而小穴外的陰唇也被小二哥帶動得有點外翻,煞是好看。他一面慢慢地抽送,一面細細的欣賞,他渾身都感到舒暢。

送進小二哥之後,他不抽了,慢慢地用小二哥的根部在小洞口左右上下地搖幌磨擦著。忽然他感到有股液體由小洞內分泌出,他慢慢地抽出小二哥一看,淡淡的、紅紅的淫水在小穴口向外溢出,水量不多,而自己的小二哥也沾了喜氣,有點紅色淫液,他知道這是處女的寶貴丹紅,如今已被他取得了。

他拿起床頭的衛生紙,輕輕地為她擦拭著,他看到王娟的小穴已被他的大雞巴插得紅紅的,外陰好像有點浮腫,他原想就此停手,但小二哥卻不答應,硬繃繃地像只怒馬般在他跨下跳躍著。他一想,既然已經插了,乾脆就過癮算了。

於是,他雙手將王娟的小洞口抹上一些口水,自己的小二哥也抹上一點,他把王娟的雙腿向左右盡力分開,因之使小穴稍微現出一條細細的縫,他端起小二哥,對準小穴,腰一沉,屁股一挺,嘶的一下,小二哥溜進了一半;他略喘了口氣,狠一下心,再向前一挺屁股,小二哥硬鑽進去了!

但由於王娟的陰戶小,而且又是雞腸形態,細窄、彎曲,因而小二哥插進去之後,就被陰戶夾得有點喘不過氣!又有點暖烘烘熱呼呼地既舒服又刺激!此時他恨不得把睪丸也送進去夾夾才好。

半晌,他的小二哥大概已經泡得不耐煩了,因之他慢慢在開始抽送。小穴太小、又太緊,抽送起來小二哥很吃力。抽出時還好,送進去時龜頭卻有點麻,而包皮下端連龜頭的陰莖卻被小穴的肉壁緊夾,而拉的有點點痛。小二哥就是怪,明明有點痛,他仍然要往裏鑽。

他抽出又插進,插進複抽出,一直抽送了將近半個多小時,他感到心中悶燥了,渾身已發燒,口渴心跳,小腹一緊,雙腿一用力,腰肢猛地抽送著,隨著龜眼一松,一股熱流自龜眼中射出!

他平時不會這麼快就射精,今天第一是心情稍嫌緊張,而又是插的開苞貨,並且是尚未結花的小蓓蕾,所以泄得比較快些。他抽出了小二哥,小二哥大概也是緊張又喜愉過度吧,此刻再也沒有剛才的威風了,無精打彩地掛在兩胯之間。王娟的小穴已腫起好高,細細的穴縫口流出了一些黃白色的粘液,那是王成的精液。

王成用衛生紙替她擦乾淨,再將她身子搬正,讓她睡好,自己也把小二哥擦乾淨再上床,將王娟摟在懷中並頭而眠。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娟有點感覺了,她蠕動著,但此刻轉動身卻猛地感到一陣撕裂般的陣痛。王娟醒了,她睜開眼,呀!她驚叫起來,竟發現自已睡在爸爸的懷裏,她忙推開王成準備起身。  啊呀!她猛地發現自己和爸爸脫得精光,赤條條緊抱在一塊,她一骨嚕爬起來。

呀!痛!她這一轉動,卻又想到自己的小穴怎麼有點裂痛,又像被火燒似的?她忙低頭一看,不好!她自言自語道。

只見她的小穴紅紅的,略有點腫,而裏面剛才被大雞巴插過,她年紀還小又未發育完全,所以小穴已經有點浮腫,再看看王成赤裸裸的躺在身邊,她心想一定是爸爸弄的,她忙起身下床。

呀!好痛,她只一動,小穴就又痛了起來,她又痛又怕,又驚又恨,自然而然的哭了起來。

這一哭,卻將王成驚醒了。

王娟!你醒了?快別哭了!來,爸爸真喜歡你。王成一把將王娟又拉了過來,將她摟在懷中:王娟,爸爸最喜歡你了,你應該知道呀!

王娟年紀還小,平時一切都聽爸爸的此刻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爸爸,我……

你怎麼樣呀?

我好痛呀!阿娟老實地說了,並用手去揉她的小小玉穴。

王成也伸手去摸她的小穴:王娟,沒有關係,第一次是有點痛的,以後就不會再痛了。

可是現在卻有點痛啊!

王成一面說著,一面又輕輕地揉弄著王娟的小穴。王娟之小穴被王成一陣揉撫,也確實好過一點。

她此刻睡在王成的懷中,嚅嚅地說:爸爸,你把我弄過了。那以後媽媽知道,她會打死我的。

你媽媽會照顧你,我更會替你買新衣服。

小孩子比較單純。也容易滿足,因此王娟就不再流淚,也不再怕了。

爸爸,你要買新衫衣給我喲!

一定,一定。王成一面和王娟說話,一面玩弄著她的小嫩穴。

他的雞巴又有點沉不住氣了,何況睡了一覺,精神特別充足,所以他又想再弄小穴。他把王娟的小穴用手撥開,用手指插進去,並捏住她的陰核。

她被捏得又有些發痛:‘爸爸,我……

怎麼樣!好一點嗎?

有點痛,又有點酸!

來,替我捏捏!他把她的小手拿過來,把他那充滿了血液、漲得像支火棒似的雞巴送到她的小手上。

王娟的小手一碰到那雞巴,嚇了一跳:我的天呀!

她想,爸爸的東西怎麼這麼大,那媽媽怎麼吃得消?其實她哪知道,女人的小穴就喜歡這種東西呢,她更不知道剛才在睡夢中已經嚐過這條大雞巴了。

她感到小穴有些痛,可能是爸用手掏的,現在爸爸不就是用手在捏嗎?

王娟,你小穴已經好多了吧?

雖然仍有點痛,但爸爸和顏悅色的問她,她只好忍耐一點了。

不痛了!

玉成一聽她說不痛了,他放心了:我說過嘛,只要一會後就不會痛了!

他坐起來,掉轉過身子,嘴對著王娟的小玉穴吐了幾口唾液,他一面用手把唾液沫在小穴的裏裏外外,一面對王娟說:

來,把腿打開,爸爸要弄弄你的小穴!

王娟糊裏糊塗的張開雙腿,王成騰身而上,一手撐著床,一手扶一手扶著小二哥尋找目標對準小穴,小二哥在王娟的小腹大腿間幌動著,王娟心中一驚:

爸爸,你是不是要把這根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裏去?

王娟,你真聰明。

爸爸,不,不要,我怕死了!王娟用手攔著小穴的洞口,她緊守桃園口防止小二哥的進襲。

王成好言勸道:王娟,沒關係,不會太痛的,快把手拿開。

不行,我的小穴太小了,爸爸的大雞巴太大,我怕會弄破我的小穴。

傻瓜,你的小穴是能大能小的!王成騙她道:你想想,你們將來生小孩,小孩那麼大的都是由這小洞裏出來,假如你們的小穴不會擴大,那小孩不就一輩子也不出來了嗎?

王娟一聽,這話對呀,大概爸爸說的沒錯哪?

別怕,你先試試!

試試倒還可以,於是王娟才將手移開。

王成雙手將大雞巴準確地靠近小穴口,輕輕的往下一沉,龜頭很順利的進去了,因為小穴口全是口水,而王成的雞巴是寶塔式,前端尖、尾部大,因此王娟也未感到怎麼樣痛,僅有一點漲而已,並且因為這一點漲鼓鼓的感覺,反而感到有點好奇的心情了。

怎麼樣?痛嗎?王成假意的問道。

不痛。王娟據實回答。

王成此時屁股一沉、腰肢一挺,大雞巴進去了一半。

啊!王娟覺得好漲,她喘了口氣:爸爸,痛。有點痛了!

一點點痛是有的,沒有關係,你忍耐一下。說著,又挺一下。

哎!痛,痛呀!王娟叫著:爸爸,不行,痛呀!

其實此時大雞巴僅僅進去三分之二而已。

王娟,稍微忍耐一下,爸爸現在不進去了。

王娟已經感到疼痛難忍,小穴像被人用棒子塞的似的火辣辣的,又像被撕裂般,她忙伸手插入二人的小腹間,用手去護小穴。

呀!她碰到了那留在小穴外的三分之一的大雞巴。

天啦!她心想,原來還有這麼多還沒有進去,若是全送進去,那小穴不被弄碎才怪。她一把抓著玉莖,扭著屁股意欲將大雞巴弄出來。

王成欲火如焚,此時正在興頭上,豈能容她弄出來。

好王娟,不要動,讓它休息一下,放在裏面一會就會好一點的。

爸爸,快拿出來吧,我的小穴好痛啊!

王成一見王娟痛苦的嚷著,確有點傷腦筋,但繼之又想,反正已經弄破了,不如一次搞定,讓她痛一下算了,否則,以後還會痛的,所以又騙她道:

王娟,那麼你把手拿開,我好把大雞巴拿出。

王娟一聽爸爸要將大雞巴拿出,忙鬆開手。

王成又道:你再把腿分開點,現在你夾的那麼緊,我要是用力抽出,你的小穴還是會痛的。

王娟真想快點讓大雞巴拔出來,因之將兩隻腿盡力地向左右分開。這時王成見計已成,他不退反進,屁股猛沉,腰肢一挺,吱!的一聲,大雞巴一挺而入,直逼禁宮。

哎!的一聲,王娟只覺一陣疼痛,下面像被刀割了一下,她大叫了一聲哎喲!她心一慌、眼一花、頭一昏,身子一陣抽搐,竟痛得暈了過去。

王成一見王娟痛得暈倒了過去,他也就按兵不動了,此時大雞巴真是如入寶地,盡情享受了溫暖了。

他伏在她身上,一面用手輕輕在探著王娟的小胸口,那兩隻平平板板的小奶子真是小得可憐。他低下頭吻著王娟的小唇!吻著、吻著,他的大雞巴又在小穴裏跳舞了!

吻著、吻著,嗯!王娟醒過來了,是痛醒過來的!

媽媽呀!痛死了!一醒過來,她就自然而然地叫著媽媽。

爸爸,痛死我了!快拿出,小穴破了。哎呀!媽……她痛得渾身一驚,不自主的一陣痙攣!陰戶壁隨著這陣痙攣一陣收縮,並分泌出一些淫水,以保護陰道,這只是一種自然現象。

而王成剛準備安慰王娟,忽然感到大雞巴像被一張小嘴在吮吸吞吐似的,又像被一層熱呼呼的肉包裹著,在裏面蠕動似的,這滋味美不可言。他感到滿身舒暢,這種享受縱有皇帝也願不掉換,他閉目而享受這陣極樂。

王娟見爸爸伏在她身上不動,她推也推不掉、掙也掙不脫,小穴如火燒、像刀割,她只有扭著屁股想把大雞巴弄出來。

她不知道,兩個身子疊在一起,除非上面抽出來,否則上面的緊壓住,你扭著屁股只有使他跟著擺動,又豈能放她而去呢?她一面扭,一面叫:小穴完了,我痛死了!爸爸,好爸爸……你把小穴弄碎了……若不扭動還好點,她的小穴只有被大雞巴漲得緊而痛苦一點,而她這一扭動可慘了,原來她那雞腸型的陰戶這一扭動,等於將大雞巴在搖幌一般,王成是飄飄欲仙,被她這小屁股扭得骨肉酥麻,他反將王娟抱的死緊再不肯放鬆了。

王娟越扭越痛,越痛越扭;越痛越叫,越叫越痛,她聲嘶力竭的慘叫著:

爸爸,痛死了……了……媽媽……呼……我……爸爸弄死我了……

我小穴被火燒破了……碎了……

她扭不動了。

她叫不出了。  她痛得麻木了。

她扭曲著面孔。

咬著牙。

裂著嘴。

閉著眼。

擺著頭。

她好像從無盡的深淵中剛爬起來似的。

痛,這是免不了的,何況她還是一個尚未發育完全的小姑娘。可造物者就是這麼神奇,這種痛是短暫的,一段時間過去就會自動的減退,慢慢的減輕,縱然你是二十多歲的大姑娘,即使你是最健康的身體,仍還是有第一次破瓜之痛的。

王娟的痛楚已慢慢好些了,她躺著不動了,仍由爸爸壓在身上,她只有咬牙承受。

王成試著把大雞巴向外拔收一些,他一抬腰,抽出了一半。

一分鐘、二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王成的大雞巴泡在那緊繃合縫的個穴中,真是如魚得水,如倦鳥歸巢。他見王娟雖然滿臉痛苦神情,但已沒有剛才那樣嘶叫的厲害。他知道,現在她已好些了,事實上小穴內熱呼呼的,分泌了好些淫水,大雞巴在裏面也不像早先那麼摩擦得陰戶壁生痛的情形了,濕潤了的小穴僅僅將那根粗大的雞巴緊緊的包住而已。

王成試著把大雞巴向外抽出一些,他一抬腰,抽出一半。

啊!王娟猛覺一她睜開眼,深深地喘了口氣。誰知王成見此情形,他又一沉身,大雞巴像發現了敵人似的一下又躲進去了。

哎!剛松一點,喘口氣的王娟,又猛覺下麵一緊?又塞得滿滿地,她又輕叫了一聲。

但這次大雞巴的抽送她只覺悶漲,痛苦的感覺則輕多了。她不知道這是她的玉關已破,而現在小穴內是淫水滿洞,所以才不覺痛楚了!

她輕輕地皺著眉頭,望向她爸爸:爸爸,你好心狠,把我插得痛死了!

王成笑容滿面地告慰她道:王娟,這種痛苦是每個女孩子都一樣的,第一次一定會有點痛的,以後就不痛了,而越到後來則越快活!

王娟不敢想:這種事還快活?我痛都痛死了!

王娟!今天是第一次,以後你就知道好處了。你看,你媽媽只要我三天不插她,她就會自動地送上來要我插。

王娟似信非信:我……我以後……不要了……

王成只是笑著,大雞巴又開始抽送了。  啊!這是抽出時王娟的輕呼。

哎!這是插入時王娟的驚呼。

一進一出,啊……呼……哎喲……這是痛苦,還是快樂,王娟她也不知道,她只是被動地被大雞巴弄得自然出聲而已。

大雞巴進出出四、五百下,小穴已麻木地翻著陰唇,相迎相送了如數次。王成感到全身輕了,一陣抽搐如電,一陣酸麻穿透全身,他一哆嗦,小腹一陣收縮,一股熱流猛射花心。

啊!這股熱流燙得王娟渾身一顫。在痛苦了半天到近乎麻木的時刻,忽被此陣熱流射入花心,她從未有過此經驗,此刻只覺渾身一陣痙攣,全身顫抖,好像很舒服,又有點飄飄然的感覺。她雙手猛的一摟她爸爸的腰,小屁股自然而然的就扭動起來,也抬起來了。

這是她意識間的在享受射精之樂!

王成看清知她已不會再痛了,也將快要疲軟的大雞巴飛快的再抽送十幾下。儲滿了精水淫液的小穴,此刻雖被大雞巴猛抽著,但卻不再痛了!這只是感覺上而已,實際上王娟的陰戶還是受了點傷,因為她此刻在享受這莫名其妙、尚不知道的快感而忘卻了痛苦而已。

大雞巴泄完了精,連抽幾下之後,就慢慢地軟化了。

王娟忽然感到小穴好像有點酸酸地,小肚子熱熱地,好舒服啊!

啊~~她此時才真正地喘了一口氣。

嘿!空了。她僅有的感覺:小穴空了!原來大雞巴已撤退了。

王成抽出大雞巴,順手拿起衛生紙擦乾它。他坐起來,把王娟的小穴撫摸一陣,擦乾淨她的小穴。

王娟穿好衣服準備下床,她剛一邁步,一陣痛楚由胯下延向腰際,她一手扶著腰,一手揉著小腹:爸爸!我,我被你弄壞了!

王成笑嘻嘻地說:沒關係,你今天在家睡覺,我到鎮上去替你買衣服,再替你買你最喜歡吃的蛋糕回來。

王娟一聽又有新衣服,又有蛋糕吃,她高興了:好的,爸爸你快去吧!

王成交代王娟不要出去,他則到鎮上去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