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遠房叔叔的偷情

結婚前一年,我跟男友開始同居,知道他是我第一個男人時,他興奮的簡直要落淚。

男友並不保守,但也絕對沒有開放到能接受老婆跟別的男人胡來的程度,雖然我們經常一邊看著色情片一邊做愛,甚至模仿裡面的姿勢,有時候也會在過程中問我一些諸如想不想跟其他人做愛,或者想不想玩多人遊戲之類的話,我都附和著說想,想嘗試別的男人的大雞巴,想讓很多人輪流我!他聽後會興奮無比,通常都會在我剛剛有感覺的時候一洩如注,癱軟在一邊邊喘氣邊說,你真是個小淫貨!但他絕對相信我是不會真的胡來的,他知道我只是跟他一樣,只是說說而已,只是調劑生活而已。

事實上他很在意我對其他男人的態度。

五一長假,我們決定一起出去玩,男友喜歡攝影,頗有造詣。

他說要給我拍一些自然風景裡的生活照,一是保留住我青春的記憶,再有就是如此完美的身體不拍下來簡直就是犯罪。

我也確實有姣美的身段,一米七的個子雖然不高,但比例非常勻稱,下身略長於上身,兩條筆直的長腿,纖細而不失圓潤質感,體重只有四十八公斤,但兩個乳房卻是E罩杯,臀部雖然不大,但腰的細弱使得層次感很強,由於姥爺是中俄混血,到了我這輩雖然東方血統居多,但也遺傳了白皙和稜角分明,面部瘦肖,兩眼微凹,既有典型的東方風格,又融入了歐式的元素,歐洲人的白皙和東方人的細膩皮膚有機的結合,皮膚光滑白嫩,兩隻乳房大而不垂,即使躺下也是堅挺,乳暈乳頭呈粉嫩色,小腹光滑平坦,陰阜上稀疏的幾根陰毛柔軟略黃,大陰唇光滑白淨的包裹著小陰唇,只有一道淺溝,什麼也看不到,向兩旁撥開後才能看見兩道刀削出來似的小陰唇和陰道口,也是粉嫩嫩的顏色。

我們來到了北方的一個小山村,這裡是我的一個遠房叔叔的家,風光秀麗,少有人來。

叔叔不到五十歲,單身一人,健壯憨厚,我十幾歲的時候在爺爺的葬禮上見過一次,平時基本沒有任何來往,我們的到來使他感覺意外和高興。

小山村位於一個小山坳裡,稀稀落落的十幾戶人家,叔叔家離其他人家都比較遠,也就是能夠相望到而已。

三間平頂房子,中間是堂屋兼廚房還兼鍋爐房,冬天的時候在這裡燒火炕,兩邊是臥室,由於東屋有門,所以叔叔搬去住了西屋,西屋只有個布門簾,我們被安排在東屋。

山村的夜晚來得早,這對於習慣了都市生活的人來說是種煎熬。

我們早早的上了大炕,睡不著關了燈聊天,邊聊他的手邊習慣的在我身上遊走,只一會兒的功夫,我的呼吸開始急促,伸手握住他已經硬了的雞巴,慢慢擼動,他也開始急促起來,側身俯下頭舔弄著我的乳頭,這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我馬上輕聲呻吟了起來。

另一隻手也已經從我的內褲側面伸進了裡面,揉搓這陰蒂部位。

我不敢大聲叫,怕叔叔聽到。

一晃眼間,我看到窗子上有半個人頭的影子,我一陣緊張,跟著就是一股莫名的興奮,我知道那是叔叔在偷聽!這是一種上半部分是開扇,下半部分是死扇的窗戶,窗台離炕不到三十公分,站在外面的話,人的頭部也就到死扇的中部,所以只有下部掛著一層布簾。

我突然淫心大起,有種想被窺探的慾望,伸手開了燈,又用腳輕輕把窗簾撥開手掌寬的一道縫,「你不是不喜歡開燈做嗎?」

「你不是喜歡嗎?這裡又沒人看見,讓你盡興的玩一回!嘻嘻!嗯……嗯……喔……」

我也提高了呻吟的聲音,這刺激了男友,他馬上就要提槍上馬,我用手圈住他的脖子,按在兩隻大奶上,讓他繼續舔弄,兩腿開到最大程度,以方便叔叔的視姦,我興奮異常,整個陰部高高隆起,大陰唇竟向外翻捲,兩條肉芽一樣的小陰唇也八字分開,向外大張著,黃豆大小的陰蒂已經勃起,探出了嫩嫩的小尖頭,整個陰部一片濕潤,指肚大小的旁祥圓圓的,往外流著淫水,透明粘稠的淫水在菊花一樣的屁眼處閃著亮油油的光。

這種情況我一般很少出現,每回都是跟男友做的很盡興才有,像這樣還沒做就出現的時候還是第一次!「騷俜,是不是想了?」

男友抽出頭看了一眼,飛速的套上套子。

「嗯……人家的小啾想你了……!裡面好癢呢……!」

我放開了矜持,騷媚的說,「想了就求老公!」

男友邊說邊用雞巴在陰溝裡摩擦,沾著淫水。

「嗯嗯……!老公……!親漢子……!騷俜啁被了……!快來呀……!啊……嗯……」

十一公分的雞巴一下子插到了盡根,我甚至感覺到了碰到子宮頸的觸碰感,加上陰蒂被有力的撞擊,興奮度立刻提高了一級,「進去了嗎?」

「進去了……!人家的小啾就是讓你的……嗯……!吧!」

「舒服嗎?」

「啊……嗯……舒……服……!」

「喜歡嗎?」

「嗯……嗯……喜……歡……!」

「喜歡什麼?」

「喜歡……嗯……大雞巴……啊…………我!」

「喜歡大雞巴你哪?」

「嗷……喜歡操……我……的……小~~小~被~被~~!」

男友飛快的抽插著,「滋沽」

「滋沽」

的聲音淫靡的刺激著我的腦神經,「這是什麼聲音呀?寶貝!」

「嗯~嗯~,是你~~我的~~小~小啾的聲~~音!用力~~力~!」

我高挺起屁股,兩腿在他的上臂內側,相信從窗外能清楚的看到他的雞巴在我摑裡上下抽插的全貌,淫水在他抽出時被迅速的帶出來,又在插入時被陰道口刮下,在相交的瞬間被濺到我的小腹和他的蛋囊上,稀稀的陰毛已經完全的濕透,粘貼在陰阜上,露出白白的膨脹起來的陰阜,像個肉墊似的迎接著每一下的砸擊,「啊~~~我~~我~,我~的旁~~就是~是~讓你~的~!就是讓你發洩~~洩的~!」

我突然感到渾身象過電一樣的抽搐,這是以前沒有過的,以前最興奮的時候是陰道裡的抽搐,也只是剛剛開始抽搐他就射精了,今天卻不同,從他剛剛插入的時候,陰道就一直在蠕動,難道我今天能達到從未體驗過的高潮?突然感覺到他的雞巴開始變得更大,更硬,抽插的速度開始加快,我知道他要射精了。

「別~~別~~別停!用力~~啊~嗯~~!要~要!要!」

一陣抖動,他已經射了,趴在我的身上不動了。

雖然沒有感受到高潮,但這樣的興奮也已經比平時大了很多,也讓我滿足!我仍然大張著雙腿,用小啾收縮著吸允他正在軟化的雞巴,雞巴頭終於滑出了口,裝著精液的避孕套還留在潢洞裡,他捏住雞巴頭,連同套子一同抽出來,無力的躺在旁邊,我爬起來跪在他的腿間,拿掉套子,用嘴清理著他的雞巴,雪白的屁股正對著窗簾縫,掛滿淫液的小啾變得血紅,故意的收縮著,擠出玄郵有完全噴發出來的淫水,我甚至感覺到一大滴淫水劃過陰蒂,慢慢的流到了我的小腹,有股麻癢的感覺!清理完雞巴,我就這麼撅著屁股對著窗口,用方巾仔細的清理了陰部,男友已經跟往常一樣沉沉的睡去,我躺倒在他的身側,用手推弄了一會兒雙乳,勾起頭分別舔弄了乳頭幾下,又曲起雙腿,用手在小啾的周圍按摩了一會兒,才關燈睡去。

第二天早上,天氣非常晴朗,我們起來準備去後山拍照,叔叔有點不敢正視我,目光閃爍迴避。

我先瞟了一眼昨晚又窗簾縫的牆上,發現有幾塊微乾了的鼻涕一樣的痕跡,我知道那是叔叔對著我的小啾射出的精液。

我穿著超短裙故意圍著叔叔沒話找話的聊天,叔叔穿著特別肥大的短褲,平時筆直的身板,今天卻一直佝僂著,我知道一定是他的雞巴硬了,他在掩飾著,我故意大聲跟男友說我要穿那件透明的紗裙去後山拍照。

後山是個平頂的小山,山頂平得像足球場一樣,長滿細細的長草,周圍長滿了低矮的灌木,整個圍成一個院子似的,這裡好像從沒有人來過,風把長草梳理的柔順極了,沒有一點有人來過的跡象。

我們陶醉在如畫的風景裡,男友瘋狂的拍攝著每一處美景,當然最多的是給我拍各種姿勢的照片。

我留意觀察著周圍,終於在一處茂密的灌木中發現了我想看到的那雙噴火的眼楮。

「老婆,這裡也沒人,我給你拍幾張裸體照吧!」

我假裝環顧四周,有點迫不及待的脫了衣服,不用男友指點,擺出各種勾引的媚態,和騷浪的姿勢,男友一陣瘋狂拍攝之後,終於忍不住了,狼一樣的撲了過來,我順勢仰躺在草地上,雙腿夾住他的腰間,在他親吻我的同時,迅速的扒下他的短褲,屁股扭動著找到了他的硬棒,一挺就套了進去,他就勢往下一頂,我飛快的向上挺動著屁股套弄著他的雞巴,嘴裡「嗷嗷」

狂叫著,直到感覺他的雞巴迅速漲大,又用力往深處套了兩下,他迅速的拔出噴射,奶白的精液噴到我的大腿內側和小腹上,我邊清理著邊說「真討厭,會懷孕的!」

「應該沒事兒吧,只是噴在了眼口上?」

「但願吧!要是懷孕了饒不了你!」

他嘿嘿的傻笑,我們坐在原地休息,直到快中午了才回去。

吃過午飯,男友翻看著照片跟我說內存不夠了,沒想到會拍這麼多,所以只帶了一張內存卡,我建議刪除一些,他卻捨不得。

由於還要玩幾天,我們決定第二天坐唯一的一趟車去省城買,到傍晚在坐這趟車回來。

晚上照例是早早上床,開燈做愛,他繼續是倒頭大睡,我忽然生出個念頭,我想明天讓他自己去省城,我留下來陪孤獨的叔叔一天,這兩天把叔叔折磨得太過分了,心裡不免愧疚!再說,叔叔是個好人,總得讓他體驗一次女人的快樂吧!這個念頭一閃,把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然而卻無法停止下來這個荒誕刺激的想法。

輾轉了半夜,最後還是暗笑了自己淫蕩,終於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梳洗完畢,吃過早飯。

「老公,我頭有些疼!」

我被自己這個突然的謊話驚呆了,木木的一時沒有表情,「嗯,臉色確實不好!要不然你別去了,休息一天,也省的又要陪你逛商場!呵呵!」

男友關切的說道。

「好吧!」

我心裡又是一驚,我本想說沒關係的!看來我骨子裡真是淫蕩透頂了!他安撫了我一下就匆匆的去趕車了,因為只有這一輛車經過這裡,回來就要等到下午五點左右了,我站在院子裡目送他離去,一直等他二十多分鐘後走到了公路邊,看著車開過來,他上了車。

「小蘭,不舒服就回屋躺躺吧!怕是昨天著了風寒了!」

我懷疑叔叔話裡有話,「嗯!」

我回屋靠牆坐著炕頭,拿起一本書胡亂翻著,心裡想著要不要勾引叔叔?怎麼勾引?一時猶豫不決。

「小蘭,這張桌子腿壞了,我來修理一下,你看你的書吧!」

叔叔進來蹲在靠北牆的木方桌旁,靠牆的一條桌腿斜斜的裂了一條大口子,叔叔用一根細繩子一圈一圈的繞緊,面向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閒話,我突然感覺到叔叔的眼楮一直在我大腿上掃來掃去的,像想看穿我的短裙似的,我的慾火迅速升起,剛才的猶豫蕩然無存!我趕緊靠在被摞上,雙腿微分稍曲,從他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我是內褲象的位置,捧著書跟他找話說,以便給他機會抬頭看我的春光,他的桌腿已經綁完,卻不起身,蹲在那裡跟我閒話,眼楮已經直直的盯著我的褲襠處不動,我瞬間情慾升騰,內褲濕了一大塊,我穿的是紫色內褲,他很容易的就發現了顏色的變化,我看到他的大肥短褲裡已經有了變化。

臉色通紅,呼吸也粗重了起來。

「叔叔,你沒結婚,是不是從來沒碰過女人?」

我嗲嗲的問,分明已是發情的勾引了,叔叔臉色頓時通紅,長歎了一聲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前兩天晚上你看見我們倆壓不想呀?!」

叔叔馬上尷尬的無地自容,嘴裡懦懦著站起來想出去,顧不得已經勃起的大雞巴支起的大帳篷,我知道他不好意思了,趕緊收高兩腿岔開,「叔叔,來吧,佷女讓你體驗一次女人的滋味!」

「小蘭,對不住呀,我~我不是故意要看你們的!」

「沒關係的,叔叔,是佷女對不住你,故意開燈讓你看到!」

「那,那他知道嗎?」

「不知道!放心吧!」

叔叔似乎鬆了一口氣,畢竟我們還是自家人,沒在外人面前丟臉。

「小蘭,我們是叔佷呀!」

說著,叔叔已經走到了炕邊,兩手伸著想抱不敢抱的樣子,我雖說的輕鬆,但臉也紅的發熱了,羞得不行,閉上了眼楮,緊張的變了聲音,「叔叔,我~我又不嫁給你~~!」

我感覺一沉,叔叔已經壓在了我的身上,不知什麼時候他的內褲已經退到了大腿上,一條熱熱的大肉棒在我還穿著內褲的陰部頂尋著,我往下一錯身,短裙自然的翻捲到腰際,雙腿分開,他的大雞巴急急的挺刺著,我被壓在炕上,無法移動,伸手攥住他的大雞巴,心裡著實一驚,感覺他的大雞巴比我男友的不是大一點,簡直是條巨棒,我一時有點恐懼,攥住不敢撒手,半晌才說,「叔叔,你的太大,千萬要輕點!」

「嗯!嗯!我理會的!」

看他沒起身的意思,我用手撥開內褲襠部,攥住他的雞巴在我的旁上蹭了幾下淫水,引導到洞口。

他微一用力,感覺象塊石頭一樣的塞入了我的身體,我趕緊又攥住,「慢~慢~點~~!啊~嗯~!」

我像又被破了一回處一樣,有種撕裂的疼,叔叔也感到了我的不適,僵在那裡不動。

我慢慢的移動屁股,調整角度,鬆開了手,叔叔慢慢的往裡推進,「來回抽插的動~~!慢慢的!」

叔叔提起屁股,一直到龜頭卡在陰道口,又慢慢落下,藉著我的淫水,又深入了許多、來回兩三次,我已經感到插到了底,但他還有往下壓的慾望,我勾起頭看過去,發現他的雞巴只進去了三分之一,露出的部分並不比我男友的粗多少,跟剛剛的感覺有點不相稱,這時他又提起,提到陰道口,我感覺那種脹痛的感覺又來了,看來是他的龜頭過大,他稍微加力又壓了下去,我感覺到他的龜頭滑過子宮頸往裡又推進了許多,再次的提拉插入,他覆蓋著濃密陰毛的陰阜已經落實在我的陰蒂上了,來回幾次,慾望又急劇的升起,我知道可以正常的弄了,「嗯……好……大……呀!塞得……好滿……!可以……快點……了~!」

叔叔象得到了命令,開始加速抽插,一時情急,提得稍高,「啵!」

的一聲,竟然掉了出來,我這一看,簡直嚇了一跳,他的龜頭碩大無比,就像一個整雞蛋瓖嵌在雞巴前頭,他又頂到磐祥,我用手撥開陰唇,他往前一頂,一陣悶脹,發出「噗噗」

的排氣聲,跟著就落到了底,「啊……嗯……!吧……!我……我的小嫩噪吧……!我喜歡……歡……!」

大股的淫水洶湧而出,每次的提起我的小啾個翻捲出來,能看到參差的處女膜緊緊的包裹在他黑亮的大雞巴上,每一次的插入都把我的子宮向裡推進,有種氣悶的感覺,高潮不受控制的來臨,陰道裡的每一條褶皺都腫脹了起來,跟他的大龜頭充分的摩擦著,像一股電流,一波一波的流遍全身,「嗷……嗯……嗯……我在被……我想挨……我……我……!我……啊……舒服……舒服……哎呦……舒服……啊……!」

我已經被的胡言亂語了,從沒體驗的高潮讓我暈眩,胸脯高高的挺起,乳房在胸罩的束縛下像要炸裂似的,下面的帶子勒得生疼,這疼痛卻又反過來增加了更大的刺激。

陰道一陣長時間的緊縮,他的龜頭也跟著暴漲,提起時竟然沒有了滑動,屁股被帶了起來,緊跟著就是猛力的砸下,倆人的下面瞬間的膠著在了一起,龜頭繼續的膨脹,一股熱熱的暖流激射在陰道底部,跟著是第二股第三股,悶脹的我挺直了脊背,等待著他的灌注,無路可走的精液,找到了子宮口,一股熱熱的感覺向小腹流去,我的下部不受控制的快速抖動,這更激發了他的情慾,他又用力的往下一頂,同時又射出了兩股精液,恰好他的馬眼抵在了子宮口,兩股熱浪帶著強勁的衝擊力射進了子宮,「啊……!」

我全身立刻癱軟了,唯有陰道緊緊的抱著他的大雞巴,他也全身僵在那裡,又射了五六下,他的精液量出奇的大,每一下都能感覺出來量的增加。

我全身哆嗦,陰道不受控制的蠕動,緊縮。

停了片刻,他的雞巴開始軟化,但並不縮小。

他開始往外抽出,我的小啾竟不知羞恥的緊咬著它,離開蝦祥的時候,竟像從泥裡抽出一根木棍似的,發出嘖的一聲,我癱躺在炕上,曲張著雙腿,臣口張得大大的,有酒瓶口那麼粗,他的精液一滴也沒有倒流出來。

他站在地下,腿間垂著他的大雞巴,半硬狀態,並沒縮小多少。

用手推高我的雙腿,滿足的欣賞著我的小啾,小啾裡面還在不停的蠕動,臣口大開,濃濃的精液在裡面蕩漾著,我被的虛脫,但還是想到了會懷孕,我想擠出些精液,但嘔已經不受控制了。

又一想,擠出來也晚了,我分明感到了他的精液直接射進了子宮。

「舒服嗎?」

我嬌羞的問,「嗯!」

從他的表情看,似有意猶未盡之意,我骨子裡的淫蕩勁徒然大增,「沒過癮嗎?還想嗎?」

他點了點頭,我伸手從被摞裡摸出跟男友做愛時擦卵龐白色方巾,上面有男友射精後乾了的痕跡,一圈圈的黃印,有些硬,我按在潢口,坐了起來,精液慢慢的流了出來,裡面有很多果凍一樣的塊狀物,男友從來都是稀稀的,我知道是叔叔的濃度太高的原因,懷孕肯定是跑不了了,精液有些淡粉色,我坐在他的身上說︰「你的太大了,把人家都磨破了!」

他有些驚恐和歉意,更多關心的問要緊不,「沒事兒的,現在不疼了,你徹底把人家開發出來了!嘻嘻!」

邊說邊拉過他的大雞巴吸允,他的太大,我只能勉強含進一個大頭,他的還是不太硬,我把方巾折疊成四折,放在潢口下面,用兩根手指伸進屄裡掏挖他的精液,嘴裡含著他的雞巴,鼻子裡哼哼著,他立刻有了反應。

雞巴翹立起來,我爬起來拔掉內褲,摟住他的脖子,夾住他的腰,他順利的插入了我的小啾。

「慢慢,今天我的小啾屬於你的,你想多久就多久,想幾回就幾回!」

「我要你一整天!」

說著,他一邊弄著一邊走出了門口,站在院子裡一顛一顛的開始我,我也放開了呻吟。

只一會,他的情緒就高漲起來,抱著我回到了炕上,「脫了衣服吧!玩女人不是光沈的,玩玩我的奶子吧,邊玩我奶子邊,我會更騷浪的!」

於是我們脫了全部的衣服,一絲不掛,我扭著他寬厚的身體上,「叔叔,今天佷女讓你了,還讓你配上種了,只可惜不能真的給你生下來,作為補償,你就盡情的玩我吧!」

叔叔看到我兩隻大大的乳房,饞得要留口水,撲上來就吸咬,我任由他揉弄。

伸手把他的大雞巴塞在了眼裡,上下挺動著讓他舒服。

他的情緒又高漲了起來,雙手抓住我的乳房,大起大落的開始,我唉唉的叫著,享受著他的大雞巴弄,「啊……高潮了……嗯……!頂住我……嗯……!」

他用力的頂住我,我哆嗦一陣後他才開始再度抽插,往復了五六次,他也興奮的不行了,我感覺到他的大雞巴開始膨脹,「喔……想射就射吧……啊……嗯……!多給我配幾回種……我要你的種子……嗯……我的小啾……都~被你大了……鬆了……我老公回來……再玩……會不舒服的……啊……啊……啊……!!」

大量的精液傾盆而出,比第一次一點都不少,這回有了經驗,在第二股精液射出的時候,我對準了子宮口,我要享受那種射進子宮的熱熱感覺,尤其是心理上有種被配上的感覺,十幾下噴射後,我們躺倒在大炕上,我轉了個身,屁股沒有離開他的雞巴,側臥著躺在一起,他從後面還插在我的旁玄,就這樣睡著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