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汝大學的春假

今天是小汝在英國升上大學後的第一個春假,本來想買機票回香港,可是機票太貴了,只有把行程擱置,抱著思鄉情懷的她即使和同學在飯堂吃飯也沒法專注在話題上。

「喂~~小汝,妳今晚去不?」

小汝在思海中被這位豪爽的日本女生硬生生的把思緒拉回來:「嗯?什麼?去哪?」

「去聯誼會呀!和S大學的男生聯誼呀!妳都沒在聽嗎?」

「喔~~抱歉呀,紗織,我剛在想些事想入神啦!S大聽說校風不太好。」

「妳放心吧,才吃個飯聊聊天吧了。今次來的男生聽說是優等生,而且有個還是學生會的會長,總不會太糟糕。我知道妳心有所屬,就當是陪陪我吧,我花了好大的精神時間才連絡到這麼好條件的男生啦!拜託妳來吧~~」

小汝看著露出祈求眼神的紗織只有無奈的點頭。

「太好了!大家今晚就6時半在學校門前等候,我開車來接大家過去,就這樣決定啦!」

晚上6時半左右,紗織就開著她媽媽的車到約定地點來,可是相約的女生只有小汝到來,紗織也只好沒奈何的開車到一家英式的酒吧連餐廳的店去。紗織一進店就發現約好的三位男生,坐下後他們就開始互相自我介紹起來。

一名金髮、擁有著一雙碧藍眼睛的男生先開始自我介紹起來:「我叫傑克,是修讀經濟系的,也是S大的學生會會長。」

跟著一名留著黑長髮、用著日語口音的男生也自我介紹起來:「我叫橫守。妳們好,大家可以叫我小守,修讀藝術及攝影系的。」

突然橫守身旁的染著淺金色短髮的黑人男生搶著答:「不要看他那樣瘦削,他竟然可以把我放倒,他好像學過什麼合居道的東西。」

橫守皺一皺眉的糾正這黑人的說話:「是居合道呀!什麼合居道。我們在作自我介紹,你挖這陳年舊事出來說幹什麼?」

黑人男生拍一下自己額頭說:「對哦!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杜艾,S大超強運動家就是我啦!」杜艾還邊說邊用力擠出他的二頭肌來向小汝她們展示。

紗織看了一下四週就向傑克問道:「還有一個呢?」

傑克露出陽光味的笑容回答:「他突然不舒服,要在宿舍休息,不來了。」

紗織鬆了口氣說道:「我們這邊也來不齊人,只有我們二人吧了。」

杜艾大笑說:「不要緊不要緊,三對二很棒的組合。哈哈~~」

他們三男二女就這樣開始起話題來,彼此越混越熟,最後紗織還想到傑克外租的家去看看他的獎牌,本來小汝想先回去,可是在紗織及那三個男生的拉攏下只好被迫一起去。

傑克的家滿遠的,竟然要開出小鎮,並要花二十分鐘車程才能到達。傑克算是富二代,租屋的錢是由家裡支付,所以這個家實在華麗,是一所兩層高、依山而建的洋房。

傑克及杜艾比較熱情,跟紗織的性格正好相符,因此他們三人就無所不談,最後連初夜什麼都拿出來說,而橫守及小汝則在大廳上打起電玩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小汝有點渴,準備去找飲料,經過偏廳時只見桌上的飲料卻不見他們的蹤影,當小汝邊喝剛開的汽水邊走到大廳時,不知何故腳一軟眼前一黑就倒下來。

 

一個沒有窗的房子,房子中間有張大大的床墊,傑克坐在床墊上問道:「小守,好久哦,我以為今次要失敗了。」

橫守一邊抱著昏睡的小汝進來,一邊說道:「這女的戒心好重,給她酒不喝就連水也不喝,幸好最後還是多得傑克哥的秘密武器才搞定。」

傑克哈哈大笑並說道:「這個當然啦,做人不留一手怎麼行呀?可是呀,那個紗織為求自保竟然出賣了朋友。」

「那就是說……今天只有一個小妞可吃?」橫守邊說邊狠狠地把小汝甩到那空置的床墊上去。這一甩,小汝的絲質連身長裙便翻到大腿上去,雪白而又嫩滑的大腿盡現橫守眼底。橫守從褲袋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後就跪到床墊上去,把遮掩著小汝內褲部份的長裙一口氣拉到腰上去,小汝那件白色的內褲大喇喇的跑了出來,橫守把鼻子揍近小汝內褲的三角地帶深深的吸了口氣,並露出有點失望的表情來。

傑克回道:「是呀,今天只有這個小妞,杜艾把那日本妞送回去,藉此先為這妞開個苞。」

「開什麼苞丫~~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吧,她已經不是處女啦!」

傑克驚訝地說:「什麼!不是?想不到她外表純樸,竟然早就沒了,真想知道誰那麼有福氣。」

橫守以專家的口吻說:「依味道來看,應該失去不久,要先試一下才可以下判斷。」

語音才落下,橫守便無情地把那件白色的小內褲拉扯到小汝的腳踝,並褪出來放到鼻子前嗅了幾下才拋到旁邊去,稀疏的陰毛、白嫩的肌膚盡收橫守眼底,他把小汝雙腳分開換成M字型,稀疏的陰毛完全不能把那粉嫩而又漲大的小穴遮蓋,這樣一張開,大小陰唇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嘩~~這女的好像很少用這處。」橫守邊說邊把手指伸進小汝的陰道去,突然沒有反應的小汝因橫守這行為而低呻了一下:「唔……哎……」

傑克問道:「她喝了哪支?而且喝了多少?」

橫守想了一下續說:「就是那支可樂,好像喝了幾口就倒下啦!」

傑克淫笑起來:「哈哈~~真巧,她竟然喝了我那支珍藏的可樂。那支可樂混入的不是速效安眠藥,而是一種帶有少量安眠成份及自白劑的催情水,我一直都留到最有價值的女生才給她喝,想不到這小妞自己卻選上了,這一切都是天意哦,小守你真是好運呀!」

橫守聽到後繼續他手部的動作,果然指頭才插動了幾下便越抽越是暢順,皆因淫水已大股大股的從小汝的陰道中流出來,而橫守的指頭亦感受到小汝陰道壁越來越火熱。

小汝似有轉醒的跡像:「哎……唔……哎……好熱……不要……哎……」

橫守看到這樣情境異常興奮,抽出把玩小汝的指頭,同時用力地由上而下拉下小汝背心長裙的肩帶並褪到腰際去,小汝那雙被純白胸罩所包裹的36D胸部隨之彈了出來,同時亦看到小汝那條只有23吋的小蠻腰。

正當橫守準備強吻小汝時,竟發生意想不到的事來:小汝用她那雙軟弱無力的手擋格在橫守的胸口上。可是這舉動不但阻止不了橫守的行為還火上加油,他把小汝的雙手左右拉開,並開始吻起小汝的粉頸來。

「不要……唔……不要啦……放過我……不要……」小汝依然用著剩餘的力氣想把橫守拉開,不斷地扯抓橫守的肩膀,可是奈何使不上半點力的她只好繼續任由眼前這頭餓狼宰割。

「喂~~傑克哥,你不是說催情水有自白劑成份嗎?為什麼她還在反抗?」

傑克脫下褲子露出他那條20公分長的肉棒來到小汝跟前蹲下,同時一手抓住小汝的臉頰並說:「是嗎?待我看看。」

傑克把他那條約20公分的肉棒一下塞了半根到小汝的嘴裡去,小汝迷糊的雙眼頓時張得開開的,她亦用那雙無力的手不斷拍打著傑克的大腿示意他把肉棒抽回去,可是傑克並沒離開,更把小汝的頭抓得緊緊的不讓她後退,搞得小汝有嘔吐動作,同時泛紅的雙眼亦流出淚水來。

「果然真的會反抗,嘿嘿嘿~~可能藥力不夠。」傑克邊笑邊退出那根長肉棒,再次抓住小汝的嘴把可樂灌進去,不時還因嗆到令可樂從鼻子噴出來。小汝起初還亂抓傑克的手臂一通,未幾又再次軟癱下來,眼神更是比之前更加迷糊。

傑克拋開手上的空罐並說:「看來已經行了,小守你可以問問她問題,她一定如實的回答你。哈哈~~」

「真的嗎?那妳叫什麼名字?」

小汝像想了一下,道:「唔……我的名字?我是誰呢?唔……對……我叫徐小汝……好熱哦……」

「傑克哥,真的耶~~好玩!這個好玩!」

「今年幾歲?」

「唔……18……不對,前天剛19歲……這個……扎著……好不舒服……嗯……哼……」小汝臉頰泛起紅暈,同時一邊用那雙軟弱無力的手抓扯那個包裹住36D的胸罩邊緣來。

傑克摸一下下巴,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小汝:「我還以為妳剛好18歲。」

橫守繼問:「她可真是童顏巨乳呀,不知胸部有多大呢?哈哈~~那妳三圍是多少?」

小汝好像還會知羞辱,用很小的聲音答道:「唔……37、23、34……唔……」橫守聽得十分興奮,繼問:「嘩~~身材好正哦!那妳何時被人開苞?怎樣開苞的?」

小汝眉頭緊皺,開始拉扯胸罩的肩帶,可是由於雙手無力,只是搞得胸罩有點少量移位,並開始回答橫守的問題來:「胸口好熱呀……何時開苞?好像是學長……對……是學長……幾星期前的事……本來……上他家……溫習……可是他竟然……」

橫守聽得更加興奮,急不及待的追問:「他對妳怎樣?上了妳?妳自願還是半推半就的呀?」

小汝的臉頰越來越紅,唾液不時從嘴角流出來,口齒開始不太清楚的說道:「唔……自願?不!學長……他……他……偷偷的……把人家……把人家……綁著……哎……胸口好熱……唔……」

「那就是說,妳被學長姦了?」

小汝沒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傑克哥,你聽到嗎?這妞的第一次是被人姦的,看來她的命格都是給人姦的,所以今天落得被輪姦的下場也不可以怪我們,這全是天意。哈哈~~」

聽到輪姦二字,就算小汝多迷糊都對此有點反應:「唔……我不要……不要被輪姦……不要……」

「哪到妳說不要!知道什麼叫姦嗎?就是不用得到妳的同意。」

橫守像之前對待長裙一樣把胸罩的肩帶拉下來,傑克亦幫忙從後邊把扣子鬆開,一下子整個胸罩便被解下來,一雙留有胸罩紅印的36D胸部大喇喇的暴露在這二人面前。

「嘩~~這雙乳房的型態我們日本有個名詞給它,稱之為美乳,大而不鬆又不墮的,堅挺得來亦不缺柔軟感,而最厲害的是這顆小乳頭十分粉嫩。」

橫守一邊說,一邊逗玩拉址起那顆因藥力而變得硬翹翹的乳頭來,邊玩同時已褪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一條不長不粗的肉棒,並一下就插進小汝的小穴去,進入瞬間還聽到一聲清晰的「滋滋」之聲。

小汝猛烈地抖了一下,長長的「啊~~」呻吟了一聲。

「爽呀!裡邊又熱又軟,而且肉壁好緊又會吸~~真是極品!」

「呀……進來了……唔……好舒服……呀……不是……不要……拔……拔出去……呀……不要……沒戴套……不要抽……不要抽動……抽好快……呀……」

「小妞~~妳的穴好緊,果然是剛開苞的穴,就是和一夜情女生的不同。」

隨著抽插速度加快,小汝的36D胸部亦隨之大幅度的搖動起來,一雙粉紅的小跳豆跟著起舞,看得人眼花繚亂,橫守亦被這雙小豆吸引住,一口吸吮下去同時並拉扯起來。

「哎……好痛……不要扯……會斷掉的……乳頭快斷啦……不要吸扯……嗚嗚……求求你們……不要這樣……」

「妳現在是奴隸,我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何時到你抗議?小守,把她扶起來幹。」

橫守依照傑克的吩咐扶著軟軟的小汝,提起她一邊的腿又再次插進去,並繼續抽插著。而傑克則走到小汝的後邊,用他那條20公分長的肉棒在菊花口來回挑玩著,未幾更強行把那粗大的龜頭擠進去一點點。

「呀!不……不!痛痛痛……救命……好痛……媽呀……鳴~~不要再進來了……要裂開啦!好痛……不要……呀!還……來……不要!」

小汝雖然極力想阻止傑克侵犯她的菊花穴,可是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只有急得大哭起來,但這兩名殺紅了眼的禽獸,他們哪會憐憫起她來呢?

「傑克哥這麼棒哦~~我邊抽還邊感到你的肉棒在後邊頂,感覺滿有趣。傑克哥,再捅入一點看看吧!哈哈~~」

「好!咦?出血了?哈哈~~我開不到妳前邊的苞,那妳就用後邊的苞作補償吧!哈哈~~」

「好痛……痛死啦~~行行好……放……放過我……嗚……嗚……」

「放?當然會放,我們玩完了,自然就會放開妳啦~~嘩!想不到妳長得不太高,菊花穴卻滿深的,半支都進去啦!哈哈~~」

「傑克哥,這妞天生異品呀!肉壁又緊又嫩又很會吸,而且很多水,爽死我了啦~~」

「不要再……不要再……抽我後邊了……放過我……要我做什麼都願意……只要不插後邊……會……會爛掉……你的……你的太……太大……呀……不要抽了呀……呀……痛……不要那樣……抽出來……呀……抽出來啦……放過我……我不行了……」小汝邊說,嘴角不時噴出唾液來,並微微的反起了白眼。

「傑克哥,要停一下嗎?這妞快雙眼反白了。」

「嘖~~亞洲人的體格真沒用,才進去半根就受不了。」傑克邊說邊把肉棒抽出來,小汝的菊花像被開了個洞一樣張得開開的,而且久久都未能合攏回去,還聽到菊花洞「噗噗」的擠出因方才抽插所帶進去的空氣之聲來,同時間小汝整個人微微的抖動起來。

「傑克哥,有點不對勁……她肉壁突然收得好緊呀!被夾好緊……啊……」

橫守才說完不久,連接著小汝肉穴的肉棒四週空位卻噴出一些水來,這些水帶著一陣尿騷的味道,原來小汝受不了兩人的攻勢,被幹到失禁了。

「嘩~~她失禁啦!哈哈……看片子看得多,會被幹到這樣的這小妞可是第一個,既然妳不想玩後邊,那就嚐嚐前邊吃兩根的滋味吧!」

「嗄……不行啦……呀!撐開啦……會裂掉……不要……好漲……兩根……好漲呀……呀……」小汝的小穴現正被橫守及傑克的肉棒一起填充著。

「傑克哥,好擠呀~~喔……我不行了……快要射出來……讓個位給我抽出來……不然要射進去啦~~」

滿臉唾液鼻涕的小汝一聽到橫守這樣說,即使再軟弱無力都盡最後努力用手試圖把橫守撐開:「不要……今天我是……是危險期……不要射……抽……抽出去……拜託……我不要……不要懷孕……我還要上學……」

「小守,你就射進去吧!她越是叫不要,我們偏要令她懷孕,看看最後她懷的是誰的孩子。」

「不要……我求求你們……我願意……願意做……什麼事……但不要……不要……射進去……呀……不……不要!」

「真的什麼都願意做?」

「真……真的……呀……」

傑克抽出肉棒,同時橫守亦把肉棒抽出來,並射精到小汝的大腿上去。

「好啦~~我守了我的承諾,現在到妳了。來,含下去,二十分鐘含不出來就要受罰。」

小汝有氣沒力的在地上爬起來,看著佈滿了淫水及小量糞便的20公分長的大肉棒不禁卻步。

「怎樣呀?過了一分鐘囉!」

小汝合起雙眼、硬著頭皮含了下去,可是才進入三分一的肉棒已頂到喉嚨。但傑克並沒有放過她,還硬要插到底才放開來,一放開手,小汝就不其然嘔吐起來,嘔吐不斷,隔了好一陣子才平伏好。「嘖嘖嘖~~真是可惜,二十分鐘過去啦!要受罰了喔!」傑克說著,同時和橫守打了個眼色,橫守在架子上拿了部DV下來並開始拍攝,同時間傑克把小慧的雙腿換成M字型,並提起她雙腿整個人抱起來,從後面插進小汝因淫水體液搞得一塌糊塗的小穴去。

「呀……為……為什麼……又插進來……呀……不要再插……到底了……你的太長……不要……不要整根插進來……求求你……沒戴套……會懷孕的……不要抽動了……行行好……放了我……啊……」

傑克在小汝耳邊小聲的說:「只要妳跟著我的話說,我就放過妳。如果知道就點個頭。」

小汝現在只好默默地點了個頭,傑克輕聲在小汝耳邊說著,小汝亦隻字不漏的慢慢吐出來。

「我徐小汝……自願不戴套被人幹……是傑克的性奴……怎麼玩都可以……什麼……不行……呀……不要再擠進來……我說,我說……自願……自願……求求你不要啦……行行好……呀……快抽回一點……我說……真的說啦……嗚……我……自願……被內射……即使有了他……呀……為什麼又插……插好深……我沒說錯呀……呀……有他們才對……呀……對不起啦……鳴……有他們的……孩子……都會繼續……被他們幹到孩子……出生……呀……這樣……可以……可以了吧……放我下來……好羞……不要再拍了……」

橫守邊聽著小汝的獨白,肉棒又再次硬了起來,放下DV的瞬間,傑克亦把肉棒抽了出來,而再由橫守補上。

「嗚~~怎樣又插進來啦……我下邊……下邊……已麻掉……快沒感覺……我都這樣不能走掉……呀……你們可以……先讓我……休息一下嗎?」

就如小汝所說,她的陰唇早已被之前漲大了一倍有多,而且還向外翻,粉嫩的唇肉變得又紅又腫,可能受到藥力刺激的關係,但即便如此,肉穴依舊不受主人的感受所影響,繼續排出淫水來,「噗滋、噗滋」之聲從沒間斷過。

橫守比較有良知,聽到小汝這樣說,回看了傑克一下,傑克皺一下眉頭並搖頭示意繼續,並說:「性奴是不需要休息的,玩厭了就送給我家的親戚朋友玩。而且橫守和我都沒內射,是妳自己說自願被我們內射的,有片存証哦!妳自己想想哦,拖得越久,就越多人來幹妳,到時妳可不只是招呼我們兩個那麼簡單。」

傑克邊說,邊拿出他的手機打上:「今晚我家地庫有個36D的極品少女落網,要來分享嗎?」之後按下群發的按鍵。

小汝受住橫守無情衝刺的同時,忍住發情及下體腫痛的心情悲憤的吐出說話來:「嗚~~呀……哼哼……你們……你們……多行不義……總會……呀……被抓的……呀……你……痛……呀……」

「就算如妳所說,我被抓了,現在妳也先得用菊花好好地招呼我這一整根肉棒。哈哈~~」

傑克用力抓開小汝豐股的臀肉,用力地把肉棒一點一點頂進去,20公分的肉棒就這樣硬生生的全被捅了進去,小汝菊花穴週邊流出一點點的血絲並被撐開到極點。

「痛死了……是我說錯話……不要……原諒我……呀呀呀……頂到了……不要……不要抽動……呀……好麻……救命……」

此時橫守的抽動速度越見加快,「噗滋、噗滋」之聲越見厲害,小汝從快麻掉了的肉壁感受到橫守的肉棒在一漲一縮的抖動起來,即使經驗不多的她都知道眼前這個男生快要射了。

情急的小汝淚水又再次湧出來,雖然明知阻止不了,可還是扭著腰希望逃過一劫,但身後那根粗大肉棒把可動的空間減少了,莫說逃離,連扭動都做不了。

「守……守哥……求求你……求你……拔出來……不要射進去……呀……好熱……進去……呀?!不要頂……頂到子宮口啦……不要……再頂就撐開了……嗚……頂開了啦……嗚……會懷上孩子……呀……不要……呀~~嗚……」

橫守射入瞬間,小汝終於放棄了,眼神亦開始沒有了生氣,完全感到她心已死。橫守射完精,慢慢地把佈滿淫水和精液的肉棒抽出來,並用面紙抹了一下,又提起DV繼續拍攝起來。

小汝此時此刻除了身子放軟外,還不再怎樣喊叫了,但身後的傑克完全不介意,還越幹越厲害,菊穴的週圍血越流越多,傑克的肉棒每次除了抽出血外,還帶出菊穴裡排出的分泌物。

無情地姦淫了二十分鐘後,傑克終於射了,可是他還沒有放過小汝的意欲,把佈滿精液分泌物的肉棒抵在那36D奶子上,並經由乳溝塞到小汝的小嘴去,全無反應意識的小汝不吸也不吮,只是任由傑克自個自的在抽動著。突然傑克的手機響起來,他才放棄軟躺在地上的小汝跑去接聽。

「喂~~你們到了?直接從後門進來地庫吧!什麼?大偉要去遛完狗才來?不用啦,叫他直接帶狗過來吧!哈哈~~你真明白我想玩什麼。好,就這樣。」

傑克看著小汝的小穴及菊花只排出小許精液,像似不甚滿意,用指頭不斷地摳挖著,挖動了數下,一直全無反應的小汝也不其然的抽搐了數下。未幾房門再次打開,映入小汝眼廉的是數個黑影……

是日新聞,富商X先生的兒子被判以販毒及有預謀輪姦兩項控罪……

「近來這些富二代真是有夠爛。」

一間暗暗的房間,一名肥胖青年正專注地在電腦前看著討論區,略過了好幾個標題,直至到一個有附檔的標題才停下來,標題名為【H大學36D少女被輪暴至懷孕實拍流出】。

「H大學?不是專出優等生及美女的學院嗎?真的假的呀?咦~~這妞很純又有氣質,畫面也不像是A片,看來是真的哦!看在這妞份上先下來看看。」

數分鐘後,下載程式傳來下載完畢的聲音,這名青年雙擊一下視像檔,影像就播放出來:一名擁有著絕好身材的少女被人從後抱起雙腿,中門大開,那滿佈淫水體液的稀疏陰毛完全不能把粉紅色的嫩穴遮蓋著,大喇喇的暴露在鏡頭前。未幾,一條粗長肉棒硬生生的把這嫩穴撐開並無情地抽插起來,少女更是流得滿臉淚水、鼻涕及唾液,哭說著:「我徐小汝……自願不戴套被人幹……是傑克的性奴……」

這名肥胖青年邊看著影片,邊拉出他那又黑又醜的細小肉棒打起手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