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奸醉酒女孩

平安夜是個好節日,大家都要吃個蘋果代表著一年平平安安。但是,有多少女孩以吃蘋果的名義被騙去吃香蕉,最后還喝了豆漿!蘋果的英文名怎麼讀,「挨炮」!

我的年紀並不算小了,對于平安夜這騙子外國人的洋節並不算感冒。因為咱也找不到女孩吃香蕉不是。但平安夜回家睡覺總歸感覺少了點什麼。心思著怎麼也得喝點酒吧。于是打電話邀請我的三個損友大河,勁松,亮仔一起聚聚,因為大家都是孤家寡人,也不願意去人流嘈雜的飯店,于是就約好在我自己開的小快餐店里小酌一下。

夜幕降臨,我早早就打了烊,因為像我這樣的小快餐店,逢年過節反而是生意最差的時候,左右都是沒顧客,我給廚師和服務員都放了假,自己准備好了酒菜,就等三個損友上門了。

大河和亮仔來的很早,但勁松卻遲遲沒到。我打電話給他問他啥時候能到,他卻很不好意思的說他的好朋友小軍也約他喝酒,所以不能來這邊了。咱哥們是多熱情的人啊,立刻邀請他們一起來。朋友的朋友那就是朋友,大家一起喝唄,在我的小快餐店,還清淨。

不久后,勁松便到了,跟著他來的還有一男一女,男的是勁松的朋友小軍,大家曾見過兩次面,但並不太熟悉,而女孩聽說是小軍新認識的女友,叫黎黎。

我粗略打量了一下小軍的新女友。年歲並不大,也就二十歲出點頭,標准的九零后。人長得不算漂亮,但氣質還不錯。一頭飄飄的長發,配上那對笑眯眯的小眼睛,頗有點媚眼如絲的感覺。上身一件白色羊絨毛衣,下身配一條淡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把她的身材彰顯的凹凸有致。

對于小軍,我雖然不熟,但是卻略有耳聞。知道他是個花花公子,身邊的女孩總是換來換去,所以對黎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几句客套話后,便端菜倒酒,與几個損友推杯換盞起來。

酒過三巡,我們正天南地北的侃著,黎黎突然站起身來,端起酒杯,說這里她年紀最小,要敬我們三杯啤酒。

我和几個酒友都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女孩。因為從開場喝酒的速度就能看出我們几個酒量都是不錯的,而黎黎竟然會主動敬酒三杯,那肯定也是女中豪杰啊。所以當然是來者不懼,舉杯就干。之后,大家又連續喝了几杯。我偷偷觀察黎黎,發現她的酒量很不錯,喝酒速度上竟然不輸我們几個大男人。

大家又喝了一會,勁松開始頻頻向黎黎發動敬酒攻勢,畢竟小軍和他的女友黎黎都算是勁松的朋友嘛。而我和大河,亮仔卻不想落下一個對初次見面女孩就圍攻的口實,所以只是頗有興趣的看著勁松和黎黎在那里拼酒。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已經喝了快三個小時了,由于勁松和黎黎不停地拼酒,所以兩人都有點喝飄了。作為東道主,我看了看已經有些喝多的黎黎便建議勁松少喝點。怎麼說也是小軍的女朋友吧。而勁松卻是有些不以為然,並有意無意的看了小軍一眼。

身為多年的哥們,我們立刻理解了勁松的意思。看起來今天平安夜,小軍找勁松喝酒的目的就是想灌醉黎黎。而這個叫黎黎的女孩明顯和小軍也不是太熟,只不過是平安夜小軍找去吃香蕉的貨而已。

想到此處,大家都心照不宣,幫助朋友是最快樂的事嘛,于是開始幫小軍灌黎黎喝酒。在大家的攻勢下,別說黎黎一個女孩,就算是杏林高手,碰到我們几個一起上陣,不喝多才怪呢。不一會,黎黎那雙笑眯眯的小眼睛開始朦朧了起來,掛著小軍的胳膊,膩膩的老公,老公的喊著。

看到黎黎已經喝的差不多了,我們都象征性的建議小軍把她送回家。其實大家也都明白,兩個人肯定要去酒店開房的。而小軍也是笑著點頭,對我們表示感謝。然后扶起半醉半醒的黎黎准備告辭。

當時我們四個也沒少喝,所以也沒送他們兩個,而是在他們起身離開酒桌后繼續喝著,並且還開玩笑說今天這女孩的香蕉算是吃好了。又喝了一會,我們四個也有些酒意漸酣。突然在不遠處屋里突然出了小軍的聲音。

「誰給我拿兩張紙啊!」

我們哥四個頓時一驚,小軍竟然沒走!

原來我的小快餐店有一個很小的房間,里邊只能放下一張小床。那是平時我休息用的。也不知怎的小軍竟然出現在那里,而且聽語氣肯定是剛和黎黎啪啪完呢,要不然怎麼會突然要起紙來。

小軍是勁松的朋友,所以聽到小軍的喊聲,勁松只能對我尷尬的笑了笑,然后便拿著餐巾紙向小屋走去。而我和亮仔,大河都沒有動,只是對視一笑,現在的小女孩,也夠開放的。

勁松進去送紙后不久,小軍便出來了,大家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而小軍又繼續開了几瓶啤酒和我們喝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大家真的是越喝越多了,我發現勁松才從我休息的屋子里出來。出來后拍了拍小軍的肩膀,一臉滿足的坐了下來,並對他身邊的亮仔耳語了几句。

而后亮仔開始兩眼放光,然后又看了一眼小軍,得到小軍一個無所謂的眼神后,也慢慢向我休息的小屋走去。

這時候,即使我真心喝多了,卻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心中有些忐忑,人家女孩還小,和小軍處朋友呢。你們就這樣排隊進去了?這是不是算輪奸啊?太過分了吧。于是詢問小軍,這麼做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而小軍回答的卻是信誓旦旦。說他雖然和這個叫黎黎的女孩剛認識沒几天,卻了解她是個玩的很開的女孩子,而且是個良家,絕對干淨,保證不會出任何問題。

過了一會,亮仔也從我屋里出來了,而緊接著進去的就是大河。

其實我對小軍這騙子人還是有反感的,無論這女孩是你找的貨,還是炮友,畢竟是你領來的人,她喝多了,你卻不該對人家這麼不負責任吧,但是,可能是酒精作祟,可能是黎黎那媚眼如絲打動了我,也可能這騙子玩法真的很刺激。在不久大河出來后,我竟然也有點鬼使神差的走了進去……一進我的小休息室,我便有點呆了起來。

在我想來,黎黎能讓四個男人輪番上陣,估計已經是醉的一塌糊涂了。我也已經做好了玩死魚的准備。

但眼前有點讓我不敢相信,借著屋里微弱的燈光,我看到黎黎半躺在我的小床上,上身的黑色文胸並沒有褪下,而是滑落在腰間,露出的一對潔白玉兔並不算小,而且彈性十足。而那乳頭竟然還是發點淡粉的顏色.下身的內褲早已不知去向,但黑色的絲襪還是突顯她的性感。下体的森林若隱若現。

「哥,你也進來了!」

「啊,大家都有點喝多了。」我弱弱的說了句,自己都感覺臉色發紅。

黎黎衝我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嗯,大家都喝多了,我剛才也已經醉得不行了,不過讓小軍和那三個哥折騰了半天,有點醒酒了。」

說話這麼露骨,這女孩可以啊。我心里暗爽,果然是玩的開的。

「他們都還在外邊喝呢,我們也出去繼續喝點吧!」我純屬是沒話找話。

黎黎有點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哥,你可別裝了,你進來干啥來了。」

「我……」

估計當時我的表情很不自然。

黎黎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拉起了我的手,讓我坐在床邊。

感覺到黎黎很開放,而且並不抗拒我,所以我的語言也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

「嘿嘿,你今天穿的這麼騷,是不是早就准備好和我們几個輪番大戰了。」

「哥……你說啥呢……」

聽了我的話,黎黎頓時嚶嚀一聲,順勢一把抱住了我,並把頭埋進了我的懷里。

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肌膚,滑滑的的感覺讓我產生了原始的衝動,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不自覺的吻起了她的耳錘。

她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動作,只是把我摟的更緊了一些。

在酒精的麻醉下,我也沒用什麼多余的動作,而是直接把她按在了床上,翻身壓在她的身上,雙手開始有些粗暴的揉捏著她的一對挺峰。

黎黎看起來還有些醉意,任由我揉搓的,輕合雙目,用手鉤住了我的脖子對我耳語著。

「來吧,哥,看看你們几個到底誰厲害!」

她的話語頓時激起了我的欲望,我感覺下体已經開始燃燒了起來。

于是,我開始解褲腰帶,並借勢詢問:

「有套子嗎?」

「有,還有好几個,是剛才小軍准備的,我給你帶上吧。」

這女孩真不錯,我暗自點了點頭。並褪下了內褲。頓時,大陽具已經挺立在了她的面前。

她用手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陽具,這讓我感到血脈噴張。然后細心的為我帶上了套子並帶著迷離的口吻說道:

「還真不小呢,一會能讓我舒服嗎!」

「寶貝,舒不舒服馬上你就知道了!」

看到她已經幫我穿上了工作服,我便猴急般劈開了她的雙腿。頓時,她的黑森林全面向我開放。

屋里的燈光很暗,我並不能清楚她到她的小穴,但感覺里邊應該已經是淫水連連。于是我扶著自己的陽具,輕輕的在她的陰蒂口摩擦著。

「干我!狠狠的干我!我的好哥哥!」

黎黎躺在床上,眼神充滿渴望,鼓勵的看著我。

因為之前他們四個都已經玩過了,所以黎黎現在的陰道還滑的很,所以我沒用什麼力氣,只是輕輕一動,便已經深深的插入了進去。

黎黎似乎很受用的樣子,嚶的一聲,緩緩閉上了眼睛。

說實話,我當時雖然很興奮,但畢竟也是有點喝多了,身体一動,感覺酒都要往上反,所以只是開始緩慢的抽動起來。

而黎黎應該也是有些酒精麻醉的緣故,除了剛開始我進入時發出了一聲嚶嚀后便再沒有了聲音。似乎和我啪啪啪只不過是例行公事一般。

她這樣的狀態讓我感到有些不爽,于是開始加快了抽插的力度。

隨著我頻率的加快,黎黎似乎有了些反應。慢慢地開始嬌喘起來。

「啊……哦……哥……嗚……你好厲害……用力……」

咱哥們沒事的時候也去玩玩小姐,但是干黎黎這騙子良家和玩小姐可是大不一樣。小姐陪你睡覺不過是為了賺錢,動作誇張,聲音更是誇張,她們是恨不得讓你1分鐘就射了好拿錢走人。而黎黎這騙子良家那可就是真心的多了。

看著黎黎臉上開始泛起的潮紅,聽著黎黎逐漸放大的嬌喘聲,我的欲望更强,速度更快,雙手也不停地播弄著她的雙峰,讓她進入高潮。

「好哥哥……你好壞……我要受不了了……用力……哥……再用力……」

「寶貝,小點聲,外邊可還有4個人喝酒呢!」

「沒事……哥……讓他們聽吧……哦……嗷……我要不行了……哥……」

「你爽嗎?小寶貝!」

「爽……我好爽……我要高潮了……啊……哥……我要不行了……你要射了嗎……」

「你想讓我現在就射嗎?」

「射……啊……不要射……哥……你好棒……用力干我……用力……」

俗話說大蔥是壯陽的,酒是管時間長的。這話一點不假,雖然黎黎的陰戶挺緊的,但是我還是比平時要堅持了更多的時間……

完事后我穿好了衣服,而黎黎卻很享受的閉上了眼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看著這個剛被我干過的女孩我似乎有點同情她,平安夜,本來應該是個平安的夜晚,可她卻因為醉酒先后被一個剛認識的,四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先后給輪奸了……不知道等明天她醒酒后會怎麼想?又或者她今天根本就沒喝多,是故意讓我們几個人輪的?我邪惡的想著。

而黎黎這時卻緩緩睜開眼睛,幽幽來了一句:「哥,其實你也可以不戴套干我的!」

我頓時汗!大汗!瀑布汗!成吉思汗!出來后那哥四個還在喝呢。我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回原來的位置,並詢問小軍是不是要送黎黎回家了。可小軍卻笑而不語。亮仔趴到我耳邊跟我耳語了几句,並伴著邪邪的笑聲。

什麼?大家還要一起上?這回可要玩大了,我心里暗想。頓時酒都有些醒了……這事靠譜嗎?她能同意嗎?不會出什麼問題吧?我連問三句。

試試唄。亮仔笑的要多淫蕩就有多淫蕩……也許是大家都有些喝多了吧。之后我們五個都沒有再談論黎黎的話題。而是天南地北的聊著。几瓶啤酒一會就都下了肚。侃著侃著,我發現黎黎已經從我的休息室里走了出來。

她的衣著已經穿戴整齊了,恢復了她晶瑩剔透的身材。只是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顯得更加嫵媚動人。

黎黎先是衝著我們哥几個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后又很自然的又坐到了小軍的身邊和他耳語著,看起來是想讓小軍送她回家。而小軍卻大聲的回應著她說今天朋友几個湊一起很不容易。讓她陪著再喝點。

似乎是受到我們五個大男人的滋潤,黎黎現在好像已經清醒了不少。但她並沒有獨自想走的意思,似乎是跟定了小軍,竟然真的又坐下來陪著喝了起來,不過喝酒的速度已經明顯放慢了。

大家又喝了一會,亮仔端著酒杯站起來說道:「感謝今天美女陪伴我們,讓我們玩的開心!來,我敬美女一杯酒。」

「只要我老公(小軍)和四個哥哥玩的開心就好。」

說著黎黎也端起酒杯和亮仔碰了一下,然后一飲而盡。

其實我挺佩服黎黎的灑脫,面對几個剛剛輪過她的大老爺們卻還能這樣談笑風生,真的讓人有點刮目相看。

等亮仔和黎黎喝完了一杯酒,大河借機說道:「美女,你想不想玩點更開心的呢?」

「哥,你想怎麼更開心?」。黎黎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如果咱們几個能一起玩,那不就更開心了!」

勁松這時有些淫笑著接茬,似乎一點都不怕黎黎不高興。

其實,當勁松說出這話,我都有點掛不住臉了。于是偷眼看著黎黎,發現黎黎身子也是明顯的一震,然后微睜著醉眼看了看小軍,撒嬌的喊了一聲:「老公!」

小軍毫無顧忌的在黎黎的胸口上捏了一把,故意點了點頭道:「這個主意不錯啊,今天是平安夜,咱們可以玩開一點。你說是吧。」說完,又拍了拍黎黎的屁股。

「我……」黎黎可能沒想到小軍會這麼說,半天都沒接上話。只是把頭垂低了。

看到黎黎似乎有些顧慮,小軍繼續勸說:「反正剛才已經和我這几個哥們都啪啪過了,大家再一起玩玩嘛,我不介意的。」

「對啊,對啊,大家一起玩玩嘛!」大河,亮仔,勁松都在一旁附和著。

聽了大家都這麼說,黎黎緩緩抬起了頭,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然后露出了一個微笑的表情,摟著小軍的臂膀,親了小軍一下說道:「老公,我什麼都聽你的!」

「靠,美女真是爽快啊!」聽完黎黎肯定的答復,大河,亮仔,勁松都興奮的有些坐不住了。而此時的我心里卻有些波動。

說實話,小姐咱玩過,良家咱也玩過。甚至在找小姐的過程中,大家互相換下性玩伴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過。但是像今天這樣5個大老爺們要一起玩一個良家女孩,這不正是以前自己幻想過,卻從來沒敢實踐過的事情嘛!

這時,小軍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路,只看他推了一把坐在他身邊的黎黎說道:

「剛才大家都啪啪你了,現在一定都有點疲軟,你去挨個給他們添添,看看你口活咋樣。一會干你的時候也好能硬起來,這里大河哥最大,就先給他來吧。」

「哦!」黎黎應了一聲,然后看了一眼小軍問道:「老公,不會就在這里玩吧!」

「就在這里多刺激啊!」

大河說完已經從座位上站起開始解褲腰帶。

「哥几個,那我就先來了。」

「我看看門鎖好沒!」

說完,我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雖然我這個小快餐店不大,但是畢竟是營業場所,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但真要是有哪個不開眼的來敲敲門,沒准也得嚇我們哥几個一跳。

當我確定鎖好了門,關好了窗,再回來,發現他們几個已經行動了起來。

大家已經把我們吃飯用的凳子四個並成了一排。而勁松和亮仔上身衣服雖然沒動,但下身已經脫得精光。正坐在凳子上頗有興趣的看著黎黎和大河。

大河下身也已經完全沒有了遮擋,露出了他碩大的陽具。我不得不承認,大河在我們几個人中年紀雖然最大,但性能力和經驗卻是我們几個中最好的。以前大家一起去找小姐,大河堅持的時間都要遠遠超過我們。

而黎黎這時已經脫掉了外衣外褲,身上只留下了一套黑色的內衣褲。

之前在我的休息室里玩過黎黎。但那時候燈光太暗,所以看得並不清楚。

現在看來,黎黎這套內衣還是很性感漂亮的。黑色的文胸帶著蕾絲的花邊。下身的黑色絲襪把她襯托的嫵媚中帶著一絲神秘。一條黑色的丁字褲,前邊只能勉强遮蓋住她的黑色森林,若隱若現的感覺讓人有著說不出的聯想。而后邊雪白的屁股已完全暴露在我們五個大男人面前。很顯然,今天黎黎也是精心打扮過的。

而這時黎黎已經半蹲在地上,用她的手輕輕抓住了大河陽具的根部,嬌巧的舌尖正觸碰著大河的龜頭。而小軍卻正用手機在一旁拍攝著。

「我勒個去,還錄視頻啊。」我有點感到不安。

「沒事,留個紀念唄!黎黎,我要你騷點,再騷點!」小軍看起來很興奮。

黎黎很配合的甜甜一笑,在小軍視頻前做了一個v字的手勢。

看到黎黎並沒有反對的意思,我的心才算放下了不少。

「美女,你這麼慢慢添也不行啊,哥立不起來,一會咋操你啊!能賣點力氣嗎?」

可能是酒喝的太多的關系吧,雖然黎黎的小嘴現在已經完全包裹住了大河,可大河還是沒有硬起來,顯得有些懊惱。

「哥,我以前沒怎麼添過口活……」

「你還沒添過口活?看你穿的騷樣,肯定是有經驗的。來,一起添兩根試試!」

這時亮仔已經從座位上站起來,拎著他的陽具也湊到黎黎面前。

黎黎表情略顯僵硬,感覺可能是從來沒有兩根肉棒一起吃過吧。

「趕快吞下去!」

亮仔帶著命令的口吻,絲毫不給黎黎反應的機會。

黎黎下意識的攥住了亮仔的陽具,順勢用嘴包裹住了龜頭。

「嗯……哦……不錯……」亮仔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

黎黎看起來還是有些羞澀,慢慢的把大河的陽具也放到了嘴巴里。頓時,黎黎的嘴里被兩根陽具填滿。

兩根陽具在一個嘴里,頓時產生了難以想象的刺激和快感,大河和亮仔瞬時挺立了起來。

黎黎的小嘴立刻就被漲的鼓鼓的,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

這騙子群p淫亂,頓時讓我也感到興奮。于是我也褪下內褲,緩緩朝黎黎走去。

黎黎看到我走了過來,暫時吐出了大河和亮仔的肉棒,一手攥住了一根,不停地上下擼動。

「哥,你也來,今天是你請我吃飯,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你!」

說完,黎黎把我的肉棒一口含在嘴里。我只感覺一股溫暖涌遍全身。

雖然之前已經干過黎黎一遍了,但那次並沒有口交。真正讓黎黎含在口中,我才發現黎黎的口活其實是很好的。小舌頭在嘴里不停的擺動著,嘴角也包裹的很緊。所以雖然剛剛才射了一次,但我很快就又硬了起來。

大概是漸漸習慣了,這時的黎黎顯然比剛才少了几分羞澀,從而多了一些狂野。一手一個分別在給大河和亮仔不停的上下擼動著,而口中含著我的陽具,真有點忙的不亦樂乎。

此時勁松也不甘示弱,站起來說道:「今天大家一起玩太有意思了,一會肯定要讓美女三洞齊開,欲仙欲死,那就讓我先嘗試一下美女的菊花吧。」

「不行!」

黎黎明顯渾身一震,說話的聲音有些奇怪。放開了大河和亮仔的陽具,也吐出了我的肉棒,有些哀求的說道:

「今天我可以陪几個哥好好玩,但人家后門還沒破過,求求你們就放過我,別開了。」

說完,還幽怨的看了一眼正在錄視頻的小軍。

聽了黎黎的哀求,我們才知道為什麼剛才黎黎的反應這麼大。原來后面還是處呢!大河,亮仔,勁松聽了黎黎的話頓時更加興奮了起來。

我心里暗想,我的傻姑娘,你要是說你痔瘡犯了之類的話,這几頭狼還可能放過你,可你說你后門還沒開過,呵呵,惹得連我都有點血脈膨脹了。

但是大家並沒有太急,而是慢慢循序漸進的誘導著。

「小寶貝,你說陪几個哥好好玩,可是這麼多杆槍,你讓我們往哪開火呢?」

「用嘴,用手,都可以啊!一定讓几位哥滿意!」

「你的嘴巴里能同時放下五杆槍嗎?」

「我……我……」

面對我們几個有些恬不知恥的淫笑,黎黎顯得有些慌張,求助的眼神又一次看向了小軍。

「今天都這樣了,你就滿足哥几個的願望吧!」

小軍回答著,並又一次鼓勵的眼神看著黎黎。

「不行,人家后門沒開過,我怕疼!」

黎黎試圖做最后的抵抗。

「沒事,我今天帶潤滑劑了!」

小軍的回答讓黎黎徹底的無語。半晌,黎黎才緩過神來說道:

「小軍,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啊!」

說完,黎黎緩緩地點了點頭,似乎任命了一樣,狠狠地瞪了一眼小軍,露出了一個報復的表情,然后又轉頭衝我微微一笑說道:

「行,開就開吧,几位哥哥玩的高興就好。不過我有個要求,今天是哥你請我們吃飯,要是開后門我希望哥你給我先來,也算是我答謝你的這頓飯吧!」

黎黎的提議我當然是欣喜若狂的,但是她畢竟是小軍領來的。所以我看了小軍一眼。

小軍訕訕的笑了笑並沒有接話。

這時候勁松打圓場的說道:「誰先誰后都不是一樣嘛!沒事,沒事,大家就是玩個開心。」

大家都紛紛點頭,黎黎也沒有再說話。那我當然是當仁不讓了。

說實話,咱哥們小姐玩過不少,但是后門確實沒走過。不是因為小姐不讓,也不是因為花不起錢。而是我總覺得走后門有些太埋汰了。但黎黎是個良家,再加上今天確實也有點喝多了,所以真的是迫不及待想試試了。

于是,我撕開了一個安全套,看了一眼黎黎,心中涌起一陣邪惡。

「寶貝,來,給我帶上吧。我會溫柔點的。」

我的話引起了大家的一陣笑聲。

黎黎很聽話的過來伸手要給我帶上套子。

「哎,別用手,用嘴帶!」

我推了下黎黎的手,把套子放到了她的嘴邊,淫淫的笑著。

「哥,你還真是挺會玩的。」

黎黎也不抗拒,乖巧的張開了小口,把套子含在嘴中,慢慢向我的龜頭包裹了上去。

「啊……舒服……真爽啊……」

我有些情不自禁。

等黎黎溫柔的給我帶上套子后,大家都動作了起來。

首先我們把吃飯的凳子都合並了起來,搭成了一個臨時的床,因為我快餐店的凳子是軟座的方凳,所以這張臨時的床還是滿舒服的。然后我們脫掉了黎黎身上僅剩的內衣和丁字褲。只是保留了她的絲襪。這騙子絲襪的誘惑還是讓大家很爽的。最后我們讓黎黎跪在凳子上,並讓她把屁股翹高。

擺好姿勢的黎黎左手攥著新加入的勁松的陽具,右手擼著亮仔的陽具,而大河站在黎黎的正對面,用陽具頂進了黎黎的嘴。小軍則是一直在邊上拍攝。

我站在黎黎的后邊,涂了一些小軍帶來的潤滑劑。然后掰開了黎黎的屁股。

黎黎的菊花清晰可見,讓我產生了原始的衝動,我拿著自己的陽具,開始在黎黎的肛門處不停地摩挲著。

這時大河開始主動攻擊起黎黎的嘴巴,陽具不停地在黎黎的嘴里進進出出。

「要進去了啊!」

我輕喝一聲,終于捅進了黎黎的菊花。

「啊……不要……疼啊……」

黎黎吐出了大河的陽具,慘叫一聲。

我也被黎黎的叫聲嚇了一跳。不敢再繼續動了。心想不會把人家女孩弄壞了吧。

亮仔和勁松這時顯得很有經驗,蹲下身去,不停揉搓著黎黎的兩個乳房。

而黎黎的右手也回過來不停地揉弄著自己的小穴,似乎這樣能減輕一些她的痛苦。

看到黎黎不叫了,我輕輕拍了拍她雪白的屁股,開始緩慢抽動了起來。

開始的時候,我明顯能感覺到黎黎還是有一些疼痛的。似乎都不能專心允吸他們的陽具。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進,黎黎似乎已經開始感覺不到疼痛。而是變得興奮了起來。

「啊……哦……爽……好爽……哥哥們……用力……用力……干死小妹吧……」

慢慢的,黎黎適應了我們四個人的玩弄,渾身開始發燙起來,而大河,亮仔,勁松都分別讓黎黎用嘴戴上了套子,對著黎黎的菊花輪番轟炸。

一直在一旁拍攝的小軍看我們玩的很高興,也更加興奮,不時地走到黎黎身邊問著。

「怎麼樣,玩的不錯吧!」

「我這几個朋友一起干得你還爽吧!」

「啊……老公……你壞死了……哦……你讓這麼多人……干我一個……你自己怎麼還不來……嗚……還在一旁拍照……啊……」

「就是啊,哥們,別拍了。」

「你這娘們,浪的很啊,我們四個都要搞不定她了!」

「你也快參戰吧!」

我們几個大笑著對小軍說著。

「行!讓她擺個好姿勢,咱們五個一起干她!」

說完,小軍讓大家都先停下來,開始指揮著擺起造型來。

首先,我先仰面躺在了椅子上,然后讓黎黎坐在了我的身上,黎黎的小穴里現在早已經淫水四濺,所以很容易便讓我插了進去。

之后大家讓黎黎不要亂動,盡量向前慢慢弓下身子。露出了她的菊花。而我用雙手輕輕托在她的雙峰上,讓她不要因為失重而姿勢不穩,而剛剛在陽具上涂了潤滑劑的大河則簡單粗暴的直接插入了黎黎的菊花。

而黎黎前弓著身子雙手分別抓住勁松和亮仔的陽具,口中含著小軍的陽具,這樣,我們五個人的肉棒都與黎黎有了親密接觸。

之后,我們分別開始了不規則的運動。

「啊……哦……你們都好壞……我……我要不行了……好爽……嗚……用力……啊……用力……」

「這小騷貨,還真他媽夠勁!」

「今天爽大了!」

我們几個互相調笑著。

「哦……啊……我要不行了……爽……我是你們的了……啊……你們都是壞人……我好喜歡……用力干我……干死我……我要被你們玩死了……」

黎黎的話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了……

后來,大家頻頻變換花樣,甚至小軍和大河的雙棒一起插進過黎黎的小穴,也有時讓黎黎同時來含三根肉棒。黎黎也是輾轉騰挪,上下左右,瘋狂的迎合著我們。反正大家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姿勢都做了一遍。我只記得,那晚,大家都堅持了很久很久才射。尾聲:

寫到這里,輪奸醉酒女孩的經歷已經講得差不多了。有很多朋友可能會覺得這騙子事不太真實。怎麼可能有這樣願意同時讓几個陌生男人輪奸的女孩呢?肯定是作者杜撰的。

但這樣想的朋友們我只能說你們真的是錯了,現在的社會,還真就有這樣的女孩。也可能這就是她們所尋求的瘋狂,刺激吧……其實如果不是我自己親身經歷,我自己都不會信的。。。

故事已經結束,但我想我和黎黎之間應該並沒有結束,黎黎的開放讓我也找到新的感覺。也讓我明白了原來女孩還可以這麼玩呢。所以,之后准備過几天再約她出來玩點新花樣,想必她會同意吧,呵呵!

也許是今天……也許是明天……到時候我會繼續給大家說說的。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