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小留學生

到了美國這個陌生的國度已經三個多月了,三個月前我剛從台北縣一所國中畢業,父母送我到洛杉磯念書,當個小留學生,而我就寄住在明姨的家理,明姨是媽媽的親妹妹,今年三十五歲,還未結婚。她叫陳明茹,所以我們都叫她明姨,母親都叫她小茹,聽說明姨從小就被送到美國去念書,現在在洛杉磯的一所幼稚園教書。

剛到那一天,我按了按電鈴,開門的是一個極為美麗的女人,有一雙大眼睛,眨呀眨的,我馬上認出眼前的女人正是明姨,她一看到我就說,(小風,好久不見,長得這麼高,你媽已經打過電話給我了。這一段時間你就住在我這兒吧)邊說邊向前給我一個美式的見面擁抱,我身高只有160,阿姨卻有170,所以接觸到我臉上的是軟綿綿的東西,混著一股乳香,這時我才注意到阿姨胸部好大好挺,少說也有38D以上,我的視線往她奶上一放,原來她穿的是白色的薄T恤,里面沒穿胸罩,粉紅的乳暈,高翹的奶頭,隔者T恤向我打招呼,看的我褲子理面的陰莖快炸了開來,還好我那時穿的是牛仔褲,這才沒有失態。

接著阿姨帶我進入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二樓,阿姨在我前面上樓,樓梯是出人意外的傾斜,我不經意的抬頭一看,竟然然看到阿姨短裙內的白色內褲,一撮黑色極為濃密的陰毛,映在阿姨半透明的性感內褲里,我不由的看的陰莖高高的翹了起來。一股想衝上去抱住阿姨的衝動,在我腦中展了開來,我葚至想把她強暴一番。不料後來卻是我被她強暴,不過這也是後來的事。(小風,這是你的房間,滿意嗎?)她對我親切的笑著。(好漂亮,我從未住過這麼大的房間。)

我興奮的跑上去躺在偌大的床上,一瞥眼,發現一見奇怪的事,為什麼床的四腳柱子上,都綁著長長的尼龍繩,少說也有一公尺垂在床腳。正要開口問,阿姨說到(等一下,洗完手下樓吃飯)(好,謝謝阿姨)。下樓吃了晚餐,幫阿姨洗碗,她直誇我乖,還把我從後面抱住親了一下。初時只覺阿姨,可能是因為美國住久了,比較熱情,不過總覺得怪怪的。原來阿姨抱住我的同時,她的手在我的短褲上老二前面,有意無意的撫摸了幾下。洗完碗,到客廳陪她看電視,不覺已經九點了。(阿姨,我想睡覺了)(好,早點去睡吧)一絲淫偎的笑容在阿姨的臉上泛了起來。

旅途的勞頓,讓我沒一會兒工夫就進入夢鄉,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覺的有人在脫我的內褲,通常我只穿內褲睡覺,一抬頭竟然是阿姨,她雙手撫弄著我的陰囊,食指扣弄我的屁眼,嘴巴含著老二,快速的進出著,我人雖不高,但老二翹起來卻有八寸長,三寸寬,一驚之下,才發覺四肢早已被尼龍繩困綁在床頭,動彈不得。阿姨發現我醒來之後,對我說,(小風,你的雞巴真大根,又一股處男的香味,真好吃)言畢,用舌尖,挑弄著馬眼,一股精液差點射了出來。阿姨也察覺到了,加快含弄大雞巴的速度,很快的我的老二射出一股濃濃的精,她熟練的拿起杯子,把熱精接在杯里。阿姨站了起來,她穿著一件透明的黑色胸罩,小小的罩杯,包不住她那碩大的乳房,黑色透明的高腰小內褲,似乎跟內衣是一套的,濃密的陰毛大量露在內褲的邊緣,我一看到這景象,顧不的被綁住的不舒服感覺,雞巴又硬了起來,(年輕人果然是年輕人,馬上又翹起來了,老娘今天非把你的精液榨乾不可。)霎時間,我的心理掠過一股寒意,但是那充滿淫穢的場面,仍讓我的老二持續高翹。

阿姨爬上床頭,雙腿胯坐在我的臉上,她把內褲撥到一邊,浮現在我眼前的,是一處濃密的黑森林,中間伴著潺潺流水的小河溝,陰唇一張一開的像盛開的花瓣,肥大的陰蒂暴怒的向前伸展著。從未過女人滋味的我,看的是興奮極了。不分由說,我把臉湊上去,舔弄著那腥騷的陰部,阿姨興奮的抓著我的頭髮,(把舌頭伸進去!),一聲令下,我把捲曲的舌頭探進那蜜洞,忽然,一股腥液泊泊流出,實在不甚好聞,我把頭偏了過去。不料緊接而來的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我臉上,又辣又痛。(把我的水喝掉!),抓著我的頭髮,用力的靠向她的陰部。

我只好忍著腥臭,把她喝了下去。原以為這樣總該結束了吧。正要把頭轉開,不料又是一巴掌過來,比上次更痛。(小風,想跟我住,就得配合我,不然就把你趕出去)。(好吧,那阿姨現在要我做什麼)我忍著臉上的痛楚問著她。(我現在膀胱脹的緊,你就當我的尿桶吧!)話一說完,我還來不及反應,一股鹹腥的尿液,嘩啦啦的射進我的嘴巴。阿姨抓緊我的頭不放,以至於我的嘴離不開她那淫穢得陰部。尿完之後。阿姨望著我那充滿尿液的臉龐,不禁得意哈哈大笑。彎下身來,親吻我的嘴巴。

她伸舌探入我的嘴中不停的翻攪,不知是在與我接吻,還是在享受我嘴中殘餘的尿液。

她站起來之後,脫掉自己的透內褲,用力的砸在我臉上(盡情的聞吧)

,把自己胸罩那小的不能在小的罩杯,往下拉,兩粒大奶彈了出來,還晃動著,乳暈之大超乎我的想像,直徑約有六公分,奶頭高高的翹了起來,(小風,渴不渴啊?阿姨你喝奶),她擠者兩粒碩大的乳房,竟射出兩道乳汁,在我充滿尿液的臉上,難怪我初見她時,靠在她身上有股濃鬱的奶味。她在我眼前晃動她的大奶,把堅挺的奶頭伸向我的嘴巴,我不由的伸了頭,想吃奶頭。阿姨卻故意把身子往後移。四肢被綁住的我。只能吃看的到吃不到。阿姨見狀,發出得意的淫笑。打了我一巴掌,(小賤人,想吃我的奶是不是,老娘偏不讓你吃)忍不住臉上的疼痛,我的眼淚流了出來。阿姨看到,(男孩子,動不動就哭,真沒用,好啦,老娘你吃奶啦)。言畢,那碩大的肥奶擠近我的口中,我不停的吸吮著奶頭,奶汁泊泊的流入我的口中。舌頭撥弄著奶頭,看起來越發堅挺。

阿姨忍不住哼哼著(喔喔……yes……yes……好爽)。她反手過去握住我的大雞巴,上下套弄著。食指撥弄著我的尿道口,酥麻的感覺傳遍我全身。陰莖的脈動越來越強烈,阿姨倏的跳起來,把杯子拿過來,一口含入我的老二,我和我呈69式,一方面聞著那腥臭騷味的陰部,一方面老二被阿姨舒服的含弄著。

一股濃精射了出來。阿姨果然經驗老到,算準射精的角度。把精液全部接在杯理。

得意的笑容,浮現在她嘴角,(今天,可以喝童子精喝個夠)。

弄了一會兒,阿姨站起來,解開黑色胸罩,把它放在我的老二上磨擦,雖然已經射了兩次,但是此從未有的性慾刺激,讓我的老二在有點疼痛中又站了起來,這回阿姨可樂了,(今天搞個五次不成問題啦),她抬起她的腿,用腳趾撫摸著我的粗大老二,摳弄著我的馬眼。腳掌按摩著我的陰囊,她一邊弄著一邊側頭看我的反應。雖然覺的很髒。但性器的刺激,還是讓我的老二高高的翹起。暴怒的血管訴說著挑起阿姨的進一步行動。她走到她的房間,不一會兒工夫,又回到我的房間。一看嚇了一跳,她一胯下什麼時後多出了一根大黑雞巴。仔細一看,原來她是穿著,前面有一根假雞巴的褲子。她走向我把假雞巴塞進我的嘴里,要我學女人為男人口交一樣,舔弄那根黑雞巴,惡心的同性戀感覺浮上我的心頭,我頭本能的側了過去。阿姨左腳一抬,踢了我的臉一下,天啊,真痛,腳掌硬壓著我的臉頰把我頭轉了回去。在她的淫偎之下我乖乖的把假雞巴含了進去。阿姨看到我開始舔它,覺的很有趣,性慾大發。

一腳踩在地上,一腳踩在我的臉上。拉起我的手去幫她手淫。我輕輕的撥開她的陰唇。手指摳弄著她的陰蒂,食指插入又濕又滑的陰道,來回抽送著,(伸……兩……根……進去……喔……喔)。我把中指也伸了進去,頻律越來越快。

一股濃臭陰精,隨著我的手指滑了下來,流的我整支手臂都是。緊隨淫水後面的,是一股強勁的水注,嘩啦啦打在我臉上,熟悉的味道刺進我的鼻中。這次阿姨尿的比上次還多。我的眼睛幾乎無法睜開了!

阿姨似乎意猶未盡,她走到我的後面,把床後面兩根柱子上的尼龍繩往上拉起,綁住固定,如此我的雙腳被吊了起來,整個屁眼露了出來,阿姨舔我的屁眼,我第一次知道屁眼被舔是如此的舒服,她另一手按摩著我的陰囊,不時滑到上面整根雞巴來回搓弄著,舔了十分鐘,我的屁眼一舒服,漸漸的松開了,阿姨插入一根手指,有疼痛的感覺,讓我打了一個哆嗦。不過隨著她的抽弄,卻也漸漸舒服起來。阿姨見到我肛門漸松。站起來,吐一抹口水在手上,然後擦在假雞巴上,又吐了一抹口水在我的肛門里。忽然她腰部用力一挺,假雞巴滑進肛門里,一股電流傳遍我全身,混雜著肛門撕裂般的疼痛,和我的尖叫。但這非但沒有得到阿姨的同情,她反而更用力奸我的屁眼。臉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抽插約末兩百多下,我也漸舒服起來。阿姨一面奸,一面用手掌大力拍我的屁股,兩片屁股被拍的紅腫高脹。在性奮與痛覺融合之下,我陰莖更加暴怒,偌大得龜頭似乎隨時有炸開的可能。阿姨把假雞巴拔了出來。解開尼龍繩,讓我又成躺平姿勢。她跳上床。撥開大陰唇。往我的大雞巴坐下去,只見大雞巴被濕濕的陰部阿整根含了進去。阿姨快速的上下套弄著,肥奶隨著跳動的頻律左右搖晃。

我只覺陰莖被濕熱的東西緊緊夾住,那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和刺激。龜頭和子宮頸口不停的接吻著。我在也受不了了。老二又脹大了一公分。阿姨也察覺到我老二的變化。

把我雞巴拔了出來。一面套弄它,一面又把剛剛杯子拿過來。我的老二血管,暴怒似的浮了起來,抽動幾下。射出了更多的精液,力道太強以致射的有五公尺之遠。阿姨見杯子接不到。馬上一口含住老二,一邊套弄,後續更多的精液嗤嗤的射入她的口中。甚至有一部分從嘴角流了出來。射完之後,她解開我的尼龍繩,把我抱了起來親我一下,(小風好棒,阿姨愛你)。我因為被阿姨折磨的太累,以至於嘴中還殘留著尿液就昏睡過去。

第二章淫肉地獄第二天早上,我睡到七點多,阿姨把我叫醒。

「小風,再不起床要遲到了」吃過早餐,她載我去上學。一路上和我閑聊著。

看著她那美麗的臉龐和和藹的笑容。我幾乎不能把她和昨天晚上淫虐我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

到了學校之後,我也無心上課,一方面由於語言的隔闔,另一方面屁眼的疼痛仍困擾著我。上課的老師是一個黑女人,長的還不錯。約莫二十五,六歲。穿著一襲米黃色的短洋裝。她對班上同學說:「大家好,我是你們班的導師,我叫凡妮莎。主教數學,你們要乖要聽話喔」

說話的語調像個小孩子似的,不時格格的嬌笑,同學們也不時被她惹的轟堂大笑。凡妮莎似乎注意到心不在焉的我。

凡妮莎:「現在下課,史帝夫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史帝夫是我的英文名字。

我低著頭,跟著她走進辦公室,心想完蛋了,穩要遭她一頓罵。

她拉了一張椅子,叫我在她對面坐下。不料她對我的上課不專心一點都沒有責怪的意思。反倒問我:「你阿姨是不是叫Cynthia?」

我點了點頭:「對啊!你怎麼知道?」Cynthia正是我阿姨的英文名字。

她笑笑說:「我以前跟Cynthia是同事,那時候我也在她那所幼稚園教書」

我這才會意:「難怪,你認識她」

她接著道:「我們今天早上才通過電話,她說她外甥來住她那里,而且在我這一班念書,要我多照顧她,今天晚上她請我到你們家吃飯」

「聽她說她很喜歡你,而且你們昨天晚上玩的很愉快」

說完,我雙頰不禁紅了起來,又想到那昨晚那令人窒息的淫亂場面,心理是又愛又怕。

凡妮莎把二郎腿放下,由於她坐在我的對面,穿的又是短短的迷你裙,紅色的小內褲從裙子里露了一點出來,我視線與紅內褲一接觸,老二不安份的翹了起來。

凡妮莎也發現我短褲的異樣,反而將自己的裙子往上拉一點,此時我的雞巴暴怒了起來,恨不得馬上把拉打開,套弄一番。不料,她伸手過來抓住我暴怒的雞巴,一面在我耳邊輕說:「你阿姨說的不錯,今天晚上好好等我,老師會把你這根大雞巴的飽飽的」

她說完,大力捏我雞巴一下,我忘了被捏的痛楚,心里反覆齟嚼著她最後的一句話,又興奮又害怕的望著她漸漸離去的背影。

「我回來了!」回家一看阿姨正在準備晚餐,蠻豐盛的,還有紅酒,蜂蜜等,不等阿姨說,我早就知道這是為了老師的到訪所準備的。

叮咚……叮咚……我趕快跑去開門,首先看到凡妮莎,我趨上前去,大聲說「老師好!」,她摸了我的頭一下,說:「你好啊!史帝夫」

凡妮莎後面還站著一個人,約三十初頭,五官極為明顯,算是個白人美女,她拉著我到她面前說:「史帝夫,這是凱莉」我對她微笑了一下。接著轉頭對凱莉說:「這就是我昨天跟你說的小帥哥,史帝夫」還對她眨眨眼,露出了一股意淫的微笑。

我領著她們到客廳坐下,阿姨也從廚房出來了,三人似乎是很熟的朋友,三人一見面,不但互相擁抱,還彼此在對方的嘴唇上印下深深的一吻。真不知是情侶還是朋友。

「你們先坐一下,我去準備晚餐」阿姨又進了廚房。我則坐在靠廚房的沙發上看書。

凡妮莎一進廚房,看見阿姨正在切小黃瓜,她從後面抱住阿姨,兩手跨過她的腋下,接過菜刀幫她切小黃瓜。兩人不時發出淫蕩的戲弄聲,似乎在互相挑逗著。我忍不住好奇往廚房一看,由於門並沒有關,所以里面的情況,我看的一清二楚。

凡妮莎邊切邊用她的大奶頂著阿姨的背部磨擦,陰部隔著衣服與阿姨屁股接吻著。切了不到五分鐘,阿姨嘴巴不停發出哼……哼……的叫聲。

凡妮莎把菜刀放下,翻起阿姨的裙子,用手撥開阿姨得小內褲,兩手指在肉洞里來回抽送著。另一手把阿姨的低胸t恤往下拉,阿姨並沒有穿胸罩,兩粒大奶蹦了出來,凡妮莎不停撫弄著阿姨的奶頭。一面低下頭吸吮那粉紅的乳暈。

接著,凡妮莎把阿姨的透明白內褲扯了下來,還拿到鼻子前面聞了一下,忍不住用舌頭舔那內褲中間部份。

「Cynthia,你的肉洞味道還真香」凡妮莎淫偎的笑著說。

阿姨被凡妮莎挑起性慾,一反身把她抱起放在流理台上,裙子一翻,凡妮莎的性感紅內褲露出來,只見那高腰的內褲,中間的部份極為狹窄,還開了一個洞,阿姨用舌頭輕撥凡妮匙莎的陰蒂,兩根手指不停在她的陰道中抽送著。亮白的淫水從黑色肉洞中流了出來,在黑色皮膚上,看起來極為顯眼。

凡妮莎禁不住阿姨的挑弄,把上衣扣子打開,露出一對黑色大乳,雙手不停撫弄著,時而低頭吸吮自己的高翹奶頭。

我在客廳見到這一幕,雞巴再也不聽使喚,脹的快把褲子撐破了,我把短褲脫到膝蓋,一邊看著廚房的淫穢景象,一邊快速的套弄我的陰莖。渾然忘了客廳還有凱莉阿姨在。正在套弄的同時,忽然覺的雞巴被另一支溫柔的小手握住。轉頭一看,凱莉似笑非笑的忘著我:「小風,你的雞巴還真大根,你是故意掏出來要給阿姨看的嗎?」

說完,她一口把我的大龜頭含了進去,舌尖不時挑弄我的馬眼,弄得我陰莖快炸開似的,她同時一手撫摸我的陰囊,一手輕撥我的肛門口,一股前所未有的興奮感覺瞬間傳遍我全身。

幫我口交十分鐘後,她站了起來,拉開她牛仔褲的拉,示意我脫去她的牛仔褲,我二話不說,用力把它扯掉,露在我眼前的是一雙極美的修長白腿,往上一看,她的白色小內褲早就濕成一遍,淫水的臭騷味,激起了我的性慾,把她內褲快速地褪到膝蓋處,用力吸吮那多蜜汁的小洞,她一腳跨在沙發上,則用力用她陰部奸我的臉。過了五分鐘,蜜洞早已泛濫成災了,她走到對面沙發,趴在上面,屁股翹的高高地。我站了起來,挺著八寸長的大陽具,走進蜜壺,凱莉淫騷得搖晃屁股,讓我老二在她的屁股溝上下游走磨來磨去,我一把抱住那白肉大屁股,雞巴一頂,插入她那又濕又滑的陰道,快速的抽插起來,每一下都頂到她的花心。

凱莉:「喔……喔……我的大雞巴哥哥,快乾我……快點……快乾我」。

抽插了兩百多下,暴怒的陰莖隨著博動的血管擺動著,越來越強烈,我拔出陰莖,跑到凱莉面前,導入她的小嘴,沒兩下,白白的濃精嗤嗤的射了出來,射的她滿臉連頭髮,高挑的鼻子,深遂的眼框都是。她興奮的拿起我射完精的肉棒,舔著流在上面的精液。

我和凱莉姨稍微整理一下服裝,阿姨和凡妮莎也從廚房出來,端著晚餐。

「凱莉呀,我想你的肉洞該吃飽了吧」凡姨格格的嬌笑著。餐廳里充滿著淫欲的氣氛。

晚餐吃的是潛水艇漢堡和牛排,熱狗,坐在我一旁的凡姨邊吃熱狗,邊舔著,像在吹喇叭一樣,斗的阿姨和莉姨嬌笑起來。

阿姨命令道:「小風,把你的熱狗拿給凡姨吃」。我乖乖的站起來,脫去內褲,掏出大雞巴,給凡姨舔弄著,由於沒被黑人舔過,我特別性奮,老二很快從剛射完精的狀態又高翹了起來。

看著凡姨為我口交,阿姨附耳在莉姨耳朵上說,「跟你說吧,這家夥體力好的很,等一下可以好好折磨他那根雞巴,少說也要喝精液喝個飽」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可憐的我,一點也不知道她們在打什麼主意。

吃了五分鐘,凡姨說:「小風,謝謝你的熱狗,真好吃,你的飲料喝完了,阿姨幫你倒喔」。她拿起我的杯子,竟然不去裝飲料,反而把自己裙子一撩,杯子放在陰部下,內褲撥到一邊,噓噓的一股尿液注入了杯子。滿了之後,又換一杯,連尿四杯才停止。

我望著腥臭的尿液,不禁呆住了,凡姨見狀說道:「小風,你怎麼了,喝啊 」。

我還是不敢喝,她拿了一杯往我臉上潑,鼻間盡是臭騷味。她自己喝了一口,含在我嘴里,硬是與我接吻,把她的尿液灌進我的嘴里。不知是不是昨天被阿姨訓練的關系,我竟不覺腥臭,還熱情的用舌頭探入凡姨的嘴巴,搜索剩餘的尿液。

莉姨見狀說道:「看來凡妮莎的尿液還不夠」,她站起來,牽我的手,命令我躺在地上,嘴巴張開,接著她把內褲脫掉,跨坐在我臉上方約一公尺處,陰唇一撥,漸漸滴下幾滴尿液,越來越大,強力尿注,灌入我的嘴巴,我來不及喝下那麼多,許多尿從我嘴角流了出來,莉姨見狀,用腳我的右臉頰一下,「不準浪費」。我只得大口大口的吃進她的尿。

忽然覺的,雞巴上好像有熱熱的液體流了下來,一看才知道,原來,凡姨又在尿了,而且對準我的老二在尿,她似乎喝完啤酒之後,尿液特別多 .大雞巴受了尿流的刺激,翹的更高更挺,紫青的龜頭,和突起跳動的血管,似乎是在對這群淫婦挑著。

阿姨似乎忍不住那老二的挑,打開自己的陰戶,正對著我的臉尿了下去,如此一來,兩個女人在我臉上尿,一個女人在我雞巴尿,我一時睜不開眼睛,又得拼命喝尿,不然就會被莉姨 .過了一會兒,尿注停了,我掙開眼睛,抹去尿液,一看三個女人竟然下面都長了一根雞巴。

我才知到原來她們三人本來,就是同性戀性伴侶,常常在其中一人家中玩三人行的游戲。所以每個人家里都放著許多女同性戀的道具。基本上,男人對她們只是玩具而已。她們不過想取男人精液來當臉部保養品,或是當營養品喝下去。

當我了解到這一層關系,我心里不禁泛起了一片恐懼。她們鐵定不會珍惜我的,今晚難逃她們的凌虐。

剛一浮起這念頭。我的手被阿姨反手銬住,令我不能掙脫。接著。凡姨和阿姨各抓住我的一條腿。用力張開並分開。莉姨挺著那假九寸大雞巴,戳入我的屁眼。

「哇,……救命啊」我叫了出來,換來的卻是凡姨的一巴掌屁眼里,陰莖來回的抽弄兩百多下。竟然感覺假雞巴射精在我的肛管里。

一陣陣的強力精液射在直腸中,我竟也性奮了起來,肛門一張一合的開著。

彷佛需要更多精液。原來莉姨的假雞巴連著一個機關,有一個小瓶子掛在腰間,手有按扭一按它就射出來,要多少有多少,源源不絕。

莉姨拔了出來,撲ㄘ一聲。凡姨接著挺進,大根假黑雞巴,不讓我的屁眼有休息的餘地。又抽插起來。

阿姨放開我的腿,把莉姨抱住,一手撫弄她的白皙大乳房,一手拆開假雞巴套,嘴中則含著莉姨的奶頭,舌頭不停的撫弄著尖挺的翹奶頭。假雞巴套被拆開後,阿姨站在莉姨後面,成狗交式,一根大雞巴,滑入濕黏的蜜洞。九淺一深的乾起來。

莉姨被乾的嘴巴張開直叫「喔……喔……yes……yes」,我看著她們兩人做愛,老二一挺一挺的翹的高高的。凡姨伸手握住它。上下快速的套弄著。仄另一手則捧著我的睪丸,揉弄愛撫著,在肛門和陰莖兩邊一同刺激下,雞巴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凡姨拿著餐桌上的紙杯,全數接住,流在老二上的殘餘精液,則被凡姨舔的乾淨,凡姨把假雞巴拔出,塞進我的嘴里,要我舔自己肛門的餘味。一股肛臭衝入口中,真有點難以入口,無耐在凡姨的淫威下,不得不從。

阿姨乾了莉姨約半小時,兩人躺在地上的尿液中熱吻著,莉姨的舌頭伸入阿姨的嘴中探索著,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彼此的口水交融著。

凡姨也脫下自己的假雞巴套,趴在沙發上,翹起屁股。這種淫蕩的姿勢,看的我的雞巴又漸漸硬了起來。

「小風,給我過來舔我的肛門」凡姨淫威的命令我,我實在怕又吃她那火辣的巴掌,只得乖乖走過去,臉一靠進她的屁股,她就拉著我的頭髮,讓我的嘴貼近她的屁眼。

我乖乖的伸出舌頭,舔著那菊花蕾,一股鹹味和淡淡的屎味,刺激著我的舌頭,凡姨興奮的張口直呼:「爽……爽……小風……的舌頭真棒」,那菊花蕾一開一合,過了約十分鐘,凡姨突然坐了起來,跨在我臉上,我還來不及反應,只聽的霹啪的聲音,屎臭進入我的口中,原來她竟然拉屎在我臉上,還是流狀的屎,臭的我幾欲暈厥,凡姨卻滿足的直喘氣,直叫「yes……yes……」

阿姨和莉姨看到此種惡心的景象,不但不救我,還說「凡妮莎,你對小風真好,給他吃你的精華,上次叫你大在我嘴巴,半天拉不出來」,說完,嫉妒似的翹著小嘴。

此時,阿姨對我似乎有些敵意,拉起我尚有點硬挺的老二,套弄起來。

「今天,不讓你射乾試試看」。

她對我的老二又吹又撫的,很快的八寸大雞巴又翹起來,但是我一點快感也沒有,只覺的很痛。莉姨見狀也加入戰局,舔我陰囊,過了半小時,我早已忍受不了,濃精又噴了出來,莉姨把它全數吞入,然後,再跟阿姨接吻,分享我的精液。

一場淫亂的游戲告了一個段落,四人一起進入浴室洗澡,但此時的我已性趣缺缺,老二還非常疼痛,只有她們三個淫婦還在互相愛撫,親嘴砸舌的,我先洗完,直接跑上樓睡覺去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