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龜頭在我陰道裏

我叫做小柔,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了我的男朋友,而是給了我的哥哥。

十八歲那年,我尚未經人事,雖然長得漂亮但還沒有男朋友,身材倒是還蠻標準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

那一年的寒假,哥哥讓我嚐試了終生難忘第一次性愛。

由於家住郊區在緣故,爸媽老早就出門工作去了,所以家裏白天的時候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家裏。

另一是我不喜歡家裏穿內褲。

我喜歡短褲裙子底下那種涼涼的感覺,也常因為放鬆心情而沒有靠緊雙腿,在客廳常常演出不經意的走光,我被我媽罵過很多次。

這天早上我起床之後,媽媽做了早餐放餐桌上就上班,吃完了早餐,我到陽台上面吹風,樓上的風,令人感覺到一陣沁心的涼快。

這時候我突然有了一種衝動的念頭,我想要脫光衣服,躺在這裏,好好地讓這清晨的陽光照射一下我的胴體。

想到這裏,我就回到屋裏,然後拿出躺椅,將躺椅撐開,接著我就把衣服通通脫光,讓陽光充分地灑在我的身上。

清涼的空氣以及耀眼的陽光,讓我全身感覺舒暢,睡意漸漸地重回到我的心頭,我在躺椅上昏昏地睡去……正熟睡的時候,突然門鈴響了起來,我趕緊抓了一件T恤套上去,那是一件很寬大的大號T恤,長至可以輕易地遮到我小腿的一半,讓人不知底下有沒有穿著乳罩,內褲,所以我確定沒有穿幫的問題之後,我就趕緊去開門。

小柔……你一個人在家還在睡覺嗎?我忘了帶門匙。

原來是哥哥!他大我三歲,長的很帥,如果他不是我哥哥那多好!哥哥進來之後,他跟我說剛剛才去打籃球回來,他的眼睛就不停地盯在我的身上,我雙乳的乳尖因為只穿著一件單薄的T恤,感到有點氈冷,乳頭硬挺的聳立起來,連我自己都可以清楚地從衣服上看到我自己乳尖的模樣呢!我猜哥哥他可能看出來我在T恤裏面什麼都沒有穿,所以他的眼睛自然不會放過我的身體。

我跟哥哥一起走到沙發,然後坐了下來,我偷偷瞄了瞄哥哥的褲襠,果然鼓鼓地。

我怕被他發現我沒有穿內褲,所以把雙腿夾緊了一點。

此時我問哥哥要不要喝飲料,在問的同時也順勢的往冰箱處走去。

哥哥可能剛才發現了春光,引起了他的色心,趁著我轉身的機會,卻從身後將我摟住,並且將手隔著T恤搓揉我的乳房,手指頭還捏著我的乳頭。

我嚇了一跳,我不停的反抗,我扭動著身軀,試圖逃跑,不要這樣!…不可以……哥哥不…我拚命的搖頭,希望傳達我的恐懼,但是哥哥仍然繼續他的挑逗。

小柔……看不出你身材這麼好,穿得這麼清爽…讓哥哥摸摸。

哥哥不要……,我可是你的妹妹呀……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哥哥笑著說:小柔……誰叫你今天穿得這麼性感誘惑阿?哥哥用嘴一個淺淺的吻堵上我,然後溫柔的吻我的脖子。

慢慢的在脖子上一遍一遍的輕吻。

哥哥把我身體緊緊的靠在身上,他的雙手隔著T恤在我身上恣意地攻城掠地。

幾分鍾後我的乳頭就慢慢在哥哥的手指下變得挺立起來。

於是他就把握機會,更加大膽用一支手起伸向我的下身小柔……你沒穿內褲…讓哥哥摸摸那裏。

那裏不可以……哥哥不要…不要摸那裏……不要…小柔已經成熟了!你好美……這時我在反抗之餘,身體任憑哥哥擺布。

哥哥顯得更加地興奮。

一支手掀起T恤,深入逗弄我的私處和那裏的陰毛,哥哥用手指逗弄扒開大陰唇,慢慢的哥哥更開始摸幾下我的陰核、扯幾下小陰唇,摸幾下外陰,就這樣哥哥簡單原始的感官刺激我,我已全身顫抖,身子不停地一挺一挺的享受異樣的覺感! “哥哥故意有點惶恐問道:你生氣了嗎?我剛剛是不是太粗魯了呢?我的理智正一點一點的崩潰,我在他不斷的吻我,舔我,抱我,撫摸我,揉我的乳房的調戲之下,激發我的性欲,淫水漸漸流了出來,濕潤了他的手指。

哥哥探手到底下一抹,又收起來送到我面前,兩根沾黏著蜜液的手指分分合合,拉出一條條銀亮的細絲兒," 小柔……你這麼濕了……還假裝不要。

啊……啊……別這樣……嗯……嗯……不可以再摸…不要…他更進一步的把手指插入陰道觸摸掏幾下,噢!……嗯…不要!你的手指…。

不要插進去啊!這下可把我摸傻了!,任由哥哥撫摸著幾下摸下來,我就腿也軟了,站不住了,流出了很多淫水。

噢!……嗯…不要!你的手指…。

不要弄啊…我懣臉憋得通紅,興奮地呻吟。

哥哥將我的T恤掀起脫去,讓我躺在沙發上一會兒。

他脫去身上的衣服,褲子踢往一旁這時候哥哥伏在我身上,用膝蓋頂開我的雙腿,呈現一個M字形。

我身體赤裸的在哥哥身底下扭來扭去掙紮著,在他的雙手之下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力量,哥哥手握住已經充血堅挺勃起的陽具移到我濕淋淋的陰戶肉縫上,在我那兒的嫩肉上塗抹著溜滑著,龜頭沾滿了淫水後,抵在我的處女穴口。

我驚訝的看著哥哥,我才知道哥哥想要把他的陽具插進入我的陰道內和我做愛,我不由得大驚地說:哥哥………你想做什??難道………啊 !不可以呀…我是你的親妹妹…我們不可以………哥哥…求……求你不要強奸我……不要插進去……哥哥不要插進去……會很痛的……會弄大我的肚子……懷有哥哥的孩子,我以後還怎麼見人?……他根本就不理會我說的話,而且我隨著他的動作知道我要失去處女之身了。

哥哥把龜頭對準陰道口,然後下身再向前用力一挺一送,在我雙腿大大地分開,淫水的潤滑下,龜頭順利進入了我那很小陰道洞口,肉棒分開我穴裏的肉壁,刺破我的處女膜。

哥哥終於攻陷我的最後一道防線。

那種感覺讓我忍不住地發出一聲低呼,但是隨即而來的刺痛,卻讓我痛得忘了該怎樣叫!忍耐點,很快便沒事了!哥哥很有經驗的說出這段話,從語氣中更聽出他是多麼亢奮。

在我呼痛聲中,我感覺到一根火熱的肉棒慢慢地深入體內。

這時候哥哥摟著我說:不怕……哥會好好疼你的……待會你會很舒服的……然後將肉棒繼續抵入我的身體裏面。

這時候我跟哥哥的身體已經碰觸在一起,由於姿勢的緣故,所以他的肉棒還有一截沒有插入我的體內這時候哥哥繼續地深入,終於,我的陰道將他整根肉棒緊緊地包住!哥哥看著我,問我:還痛嗎?我點點頭,然後他就將肉棒慢慢地抽出,喔!哪種感覺真的是令我幾乎要瘋了!我覺得我整個下半身很漲,仿佛都充滿了血液,並且正在猛烈地沸騰!哥哥抽出之後又再度地輕抽插幾下,反覆地將他的肉棒在我體內來回地抽送,這樣的姿勢讓我可以看得到我被幹的情形,到後來在他開始加快抽插速度的時候,每插一次,都插到了底,我感到哥哥的龜頭頂在我的子宮上,弄得我又痛又有快感,幾乎要瘋狂了,我張開嘴巴,啊啊……嗯嗯……啊……啊啊……地呻吟著,被抽送的有點神智不清了,帶點疼痛的高潮一次了,直到他在我的體內射精為止……當哥哥將肉棒抽出來的時候,我看到紅白混雜的液體從我的穴裏流出,哥哥充滿問我是不是處女?我點點頭,哭了起來!雖然說,哥哥已經在我體內發射過一次了,我覺得他並沒有打算這樣就結束。

我們再度回到客廳裏面,先將沙發跟地板上清理一下,然後我再度躺到沙發上面,哥哥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看看我的私密處,然後讓表哥幫我舔弄小穴。

哥哥的舌頭特別長,所以他可以輕易地將舌頭伸進我的小穴裏面,並且舔弄著我,我整個人很快地就又被哥哥給弄得High了起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