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姑媽

我有一個女兒,才十歲她媽媽就車禍走了,生活艱難又沒人照顧她,沒辦法,只有送她出國讀書,住在她阿姨家,我則負責在這兒努力工作賺生活費。

認真算起來也五年沒有見到她了,平時也就電話裡聊幾句。

今年她十五歲了,在餐廳裡端盤子賺了些錢,吵著說要回家就自己買了張機票,飛回來了。

才五年沒有見,十歲時的小孩兒模樣變成今天的亭亭玉立,十足的可人兒模樣。

從飛機場接了她,在外面吃了一餐好的才回家。

一進門就聽她嘰嘰咕咕的說什麼屋子亂七八糟啊什麼的。

乘我去沖涼,我女兒快手快腳的把屋子收拾一下,騰出個沙發,等一下好歹也有個地方坐著聊天。

我衝好涼換了條短褲,光著膀子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女兒衝好涼出來談天。

“爸,冰箱有沒有汽水啊?”她說著就朝廚房走去。

“沒有,就只有啤酒”我眼睛盯著電視節目。

“哦,你要嗎?幫你拿一罐?”她問。

“嗯,謝謝。”

她拿著啤酒站在我和電視中間,我眼前一眩,一雙線條優美,肥瘦均勻的美腿,從那緊緊的熱褲曝露在外。

抬頭往上望,纖細的小蠻腰,豐滿的胸脯被一條緊身白色吊帶背心裹住,這接近透明的白色吊帶背心,根本遮掩不住她豐滿的乳房上,那粉紅色的乳頭,若隱若現。

一頭長發也盤起來,露出白皙的後頸和肩膀。

她粉頰白裡透紅,應該是剛洗了個熱水澡,還有幾顆水珠掛在鬢邊。

猶如出水芙蓉。

“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我悄悄吞了口口水,心裡暗讚“還真是個小美女,身材好棒!”“以前就這樣穿啊?”說完就擠進我坐的那雙人沙發裡,像小女孩時那樣,靠在我身上看電視。

我心裡泛起一股異樣的感覺,動也不敢動,我女兒她那滑嫩的手臂和大腿,隨著她的笑聲,不斷刺激著我的身體。

我斜眼看去,她緊繃的胸部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隨著她的笑聲和身體的擺動而不斷搖晃。

五年了,五年沒有近女色的我,懷裡的女兒竟然讓我有一股衝動,胯下不自禁的悄悄勃起,忽然間,我女兒停止了笑聲,臉上泛起紅暈,雙眼盯著我的胯下。

“啊!”我整個人彈了起來,衝進房間。

靠著房門,我不斷深呼吸。

但是腦子裡全都是我女兒那撩人的體態,我的胯下不斷腫脹。

我整個人都沸騰了,五年的慾望竟在這個時候爆發,我失去了理智。

我躺在床上,掏出我那勃起老高的陰莖,開始手淫。

腦子裡想的都是我女兒的身體,她那吊帶背心裡被裹住的奶子,和她若隱若現的粉紅乳頭,想像著她敞開那白皙的雙腿,任由我肆意舔弄她嫩嫩的大腿內側,任我挑弄她那粉嫩的陰蒂,然後將陰莖插入,瘋狂抽插著​​她的蜜穴。

“爸,你還好吧”我女兒隔著房門問我,她的叫喚,將我從瘋狂的慾望裡拉了回來。

“等一下。”

我故作鎮定的回答,其時我正飛快的套弄我的陰莖,我閉上眼睛,輕聲叫喚我女兒的名字。

繼續著剛才的幻想,很快,我射精了。

射了我一手都是。

我攤在那兒不住的喘氣,閉著眼回味著我女兒的身體給我帶來的快感。

我起身清理乾淨,穿會褪到大腿的短褲。

一轉身,發現門縫處,我女兒竟然站在那裡,目睹了我剛才釋放慾望的醜態。

客廳裡,我和女兒對坐著。

她看著我,我卻不敢看她,她先說話。

“爸,媽媽走了那麼多年,你都一個人吧,沒女朋友嗎?”“唉。

你媽媽走了,我一直都是一個人過。

沒日沒夜的做工,回到家裡都累得不成形了,哪有什麼精神交朋友?”我女兒雙眼泛著淚光,望著我,沉默著。

過了一會兒,“睡吧,爸爸晚安。”

說完不等我回話她就回房了。

我攤在沙發上,猛灌啤酒,後悔自己為什麼就把持不住,她可是我的親生女兒啊。

不知不覺,我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少時候,睡夢中,我夢見了我的老婆,她憐惜著撫摸我的臉龐,在我耳邊說,“這些年辛苦你了。

讓我來服侍你吧。”

她說完,就親吻著我的耳垂,她的舌尖滑向我的嘴角,溫柔的舌尖探入我的嘴中。

她雙手開始撫摸我的肩膀,慢慢滑向我的胸膛,指尖停在我的乳頭上,輕輕彈弄它。

我將她擁入懷中,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多麼的真實。

我太想念她,太愛她了,我無日無夜的忙就是為了要麻醉自己,不讓自己有太多的時間去悲傷,現在,我可以在夢中抱著她,那是多麼美妙感覺。

她的雙唇離開了我的嘴巴,蹲下身體,將我的短褲褪下,掏出我的陰莖,握著它,開始套弄,龜頭自包皮翻進翻出的感覺,不斷將我推向高潮,“噗哧。

噗哧。”

她幫我手淫,龜頭開始流出滑滑的分泌液。

我雙手抓著沙發扶手,將下體挺起來,享受著久違帶的歡樂。

她套弄了不久,就站了起來,跨上我的大腿,扶著我的勃起的陰莖,然後慢慢的,用她的蜜穴,將我的陰莖插入她的蜜穴,我可以感到蜜穴裡滾燙,緊緊的包著我的陰莖,好舒服。

“嗯。”

我整根陰莖完全插入是,她膩膩的呻吟了一下,“啊。

好舒服。

好緊。”

我喘了一口氣,享受著那股充實的感覺。

然後她開始動了起來。

她摟著我的頭頸,上下擺動。

她豐滿的奶子,壓在我的臉上,我張開口,舌尖忽輕忽重的挑逗她的乳尖,我肆意玩弄著她的奶子,感覺,更柔軟,我微微睜開眼睛,引入眼簾的是一對白嫩的奶子,可愛的粉紅色乳頭點綴著她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動,她的奶子似乎比以前更大,我再將她的乳頭放進我的嘴裡,貪婪的用力吸允。

“嗯。

啊。”

她銷魂的呻吟聲刺激著我的神經。

“啊。

老婆。

好舒服。”

她開始快速的上下擺動。

我坐在沙發上,不斷挺起我的下體,配合著她的動作,不斷抽插她的蜜穴,我的龜頭不斷在她密實,滾燙的陰道裡摩擦,沒有多久,就有股說不出的快感自下體散發開來。

我低吼著。

“啊。

要來了。

老婆。

我要來了。

啊。”

我雙手扶著她的蠻腰,幫她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

射了。

啊。

老婆。

我愛你。

啊。”

我高高挺著下體,盡量抬高,讓我那濃稠的精液,自我龜頭射入她的蜜穴。

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射精的快感。

接著我聽到​​她大聲呻吟。

然後感到她渾身顫動,蜜穴開始收縮。

更緊密的將我的龜頭往蜜穴深處吸入。

她也高潮了。

“啊。

我來了。

啊。

啊。”

她渾身顫動,靠在我的肩膀上,她呼出來的熱氣,直噴我的頸項,感覺酥酥麻麻的,我低下頭,親吻著她裸露著的白皙後頸,舌尖在她的後頸和肩膀上游來游去。

享受著激情後的纏綿。

“好舒服。

爸。

太舒服了。

你真厲害。

嗯。”

我霎時間渾身僵硬,我懷裡的人,竟然叫我爸爸!這是夢吧,可是,這夢未免太真實了!我的陰莖還未完全軟垂,仍在她的蜜穴裡,我滾燙的精液隨著我的陰莖,從她的蜜穴流向我的陰囊。

我一直是閉著眼的,以為這是一場美夢,我慢慢睜開眼,看清楚我懷裡的是誰了。

“啊!”我慘叫一聲,我推開她,連忙站起身,雙手遮住下體。

“妳。

妳。

你這是乾嘛?”我不敢置信。

“爸。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想媽媽。

我好心疼你。

我剛剛看見你在房裡做什麼了。”

她小聲的說。

“那又怎樣了,每個男人都是這樣。”

我語無倫次。

“你剛剛在這裡睡覺,想幫你蓋被,但是看到你那裡,站得高高的。

我想幫你。

況且。”

“況且什麼?”我慌忙站起身。

“況且我是自願的。”

她坐起身,我看見我濃稠的精液自她蜜穴中流出。

我傻了。

我女兒說她是願意的。

“以前我小時候看過你和媽媽做,你們以為我睡了,其實我都裝睡。

那時我就很好奇了,到底做愛是什麼感覺,為什麼你和媽媽每天都做?我一個人在澳洲那裡,慢慢長大後,就幻想和你做,自己自慰。

只要每次幻想和你做,我很快就高潮了。

就像剛才一樣。”

她一口氣說完。

她說這些話時,還裸露著她散發青春活力的身體。

我聽完她的話,望著這十五歲的美妙軀體,我癡迷了。

她望著我用手遮住,又重新勃起的陰莖。

慢慢移向我,將我的雙手撥開,張開口,伸出她那誘人的小舌頭,輕輕點弄我曝露在包皮外,還掛著一絲精液的龜頭。

今天禮拜5月4日禮拜四,爸爸說今天出去爬山野炊玩,讓我叫上姑媽和她的女兒,還有一些親戚一起去,我當然是超級的高興,臨出門的時候我已經預備好了,我穿了一身運動裝沒穿內褲(主要是為了辦事的時候方便行動)。

爸爸從公司裡開了一輛小巴,那是他們公司專門接中層人員下班用的,所以車不是很大,我幫爸爸裝好需要攜帶的"裝備",就等著親戚們來了,確切的說是等我的姑媽來了。

9:30的時候家人差不多都齊了但是姑媽還沒來,爸爸就讓先來的上車等會,讓我打電話催催姑媽,還沒等打,姑媽就來了,爸爸問:小燕(姑媽的女兒)怎麼沒來。

姑媽說:她要考試了,和她的同學複習功課呢,我沒讓她來。

這時的我已經衝上了車,坐在最後一排最裡的坐(這裡要說明一下,車上拿的東西很多,而且東西是我放的,我把我前排放滿了東西,我的旁邊也是,這樣我蹂躪姑媽才比較安全。

)這時姑媽也上車了,但是車上已經沒坐了,而我比較瘦,遠遠的看起來我的旁邊似乎能坐下,但是姑媽的樣子似乎是在考慮該不該在我旁邊坐下,這時爸爸說:小美,你和龍龍坐一塊吧,擠一下吧。

姑媽礙於面子,只有過來了,這時爸爸把車門一關,發動車就上路了,(這裡要說一下,從我們出發的地點到目的地需要1個半小時左右)姑媽過來以後竟然也沒有足夠地方可坐了,我說:姑媽你先坐我腿上吧,擠一下吧。

前面的親戚也說:先擠擠吧。

沒辦法姑媽她只有這樣了,她把腿放在裡面,然後像以前女人坐自行車一樣側坐在我的大腿上,這時我才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她的穿著,上衣是一件哈韓的那種肥大的運動服,下面穿著一條到膝的短裙,一雙細花紋的滑滑的發亮的白色絲襪,腳上穿了一雙黑色平跟的尖頭皮鞋。

我的小弟弟利馬挺了起來,這時的姑媽也發現了我的反映,她想換個坐法,她就把腿驅了起來輕輕的跪在我的腿上,趴在前面座椅的靠背上,爸爸這時放起了音樂,而且聲音很大,真是天賜良機啊(嘿嘿……)。

我在姑母耳朵輕聲對姑媽說:你在怎麼弄也是徒勞,我又想日你了,你要是有別的動作,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時的姑媽身體顫了一下,沒有說話,估計也不敢說什麼,我輕輕的脫下她的皮鞋,由於她是跪在我的腿上,我沒法直接日她的小穴,所以我要先玩點別的,我把褲子褪至大腿,邊手淫,邊親吻她的雙腳,姑媽輕輕的哼了一下,然後我一隻手拿住她的雙腳夾在我的陰莖上,上下套弄了起來,(我這個人有個優點就是我爽我也要讓別人爽)我的另一隻手就游進了姑媽的裙子裡,原來姑媽穿的是長筒襪,嘿嘿,這就更方便了,我用手把她的黑色的蕾絲的丁子褲小穴的部分往邊拉了一下,中指游進了她的小穴,作起了活塞運動,姑媽的臉頓時通紅,而且用微弱的聲音在呻吟著,她的淫水也在慢慢的往下滴,我摟住她的腰慢慢的往下放,把她的小穴對準握的陰莖迅速的放了下來,姑媽驚訝的嗯了一下,前面的人竟然都沒聽見(音樂的聲音真大啊)這時姑媽的雙腿也分開的放在了我腿的兩側,我的雙手又順著姑媽美妙的顫動身子游移,並揉捏著姑媽穿著絲襪的美麗的大腿、陰部。

姑媽一陣亂顫,我的小弟弟也隨著音樂的節奏啪啪的抽插著,姑媽這時一邊顫抖著雙腳一邊無力的喘息著:啊!……龍龍……我受不了了……嗯……別這樣……我不行了這時的我那管的了這麼多,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弟弟也在高興的啪啪的叫喊著,抽插了將近30分鐘,姑媽的身上一陣亂抖小穴噴射出了一些粘稠的液體,我拿出陰莖說:姑媽也射了啊,感覺很爽吧。

姑媽這個時候對我也沒有了厭惡的感覺,紅著臉對我笑著嗯了一聲。

我說:我們換個動作吧,你舒服了我還沒爽呢。

姑媽點了點頭,我拿紙巾擦了擦褲子上的液體,然後從箱子裡拿出了花生油(這時野炊燒烤用的),對姑媽說:姑媽你今天出門的時候便便了嗎?姑媽說:嗯,你想幹什麼?看她的眼神估計她已經知道了我的想法,我笑了笑。

姑媽說:別,龍龍,那樣會很疼的。

我說:沒事,咱有花生油,你就等著舒服吧。

她看了看我,然後答應了,我把花生油摸在她的屁眼上,先用一個手指插了進去,抽插了幾下,然後又加一個,弄了幾下以後,姑媽的疼痛感也消失了,然後我把陰莖慢慢的插了進去,屁眼真爽,那麼緊,肛門緊緊的夾住了我的陰莖,姑媽小聲的說:疼……你輕點龍龍。

我說:相信我,沒錯的。

嘿嘿~~我慢慢的找到了著力點加速的日了起來,姑媽也隨著我的節奏在呻吟著:啊!!爽啊……喜……喜歡!你弄得……我好舒服!啊……我不行了!……我又來了!我真佩服我自己,弄她的肛門她也這麼快來感覺,她雙腿夾緊我的腿,屁股使勁一坐啊!……嘩!一股淫水又洩了出來,這時我才發現這個小蕩婦原來用手在前面揉自己的陰蒂呢……厲害……雖然洩了身但是這時的姑媽卻是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龍……龍!……姑媽好舒服!……舒服!……啊啊!……龍龍快……快……我繼續的抽插,差不多20分鐘後,我射了,全部射在了姑媽的屁眼裡面,精液從她的屁眼裡滲了出來,這時我和姑媽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啊!真舒服……姑媽輕輕的翹起了屁股拿起紙巾清理了一下被我日翻了的小穴和屁眼,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也順便清理了一下褲子,提上褲子,把姑媽放在我的腿上,對姑媽說:姑媽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幫我。

姑媽這時已經爽的找不著北了,說:好龍龍,你說吧,我聽聽。

我說:我想讓你幫我一起弄我的大姑媽,好嗎?姑媽用手指戳了我的頭一下,說:小色鬼,你還想幹什麼?把我弄了還想在弄我姐姐?你太黑了。

我說:好不好嗎?姑媽,求求你了,看在我讓你這麼舒服的份上,好不好啊?姑媽笑了笑說:小色鬼,好吧,我盡量幫你,但是……怎麼做需要你指揮了啊。

我隔著衣服親了一下姑媽的乳房說:謝謝姑媽,等到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和讀者朋友說明一下,我的大姑媽是一家外企的經理秘書,經常一身OL裝,而且爸爸媽媽睡覺的時候經常提起大姑媽埋怨大姑父能力不行)過了一會到了目的地,姑媽找了一個茂密的冬青樹中方便去了,我和爸爸在安置燒烤的工具和一些食物,那些親戚們去山下的海邊拍照去了,整理完以後爸爸又和我一起搭起了帳篷,這時姑媽也回來了,這個騷婦竟然又換了絲襪,這雙絲襪是黑色的絲襪,透明,漂亮的紋理泛著不一樣的光,據我觀察應該是褲襪,爸爸也發現姑媽換絲襪了,就問姑媽:怎麼換襪子了?姑媽臉微紅了一下說:剛才的襪子在車上掛了一下,沒法,虧我出門的時候路過商場順便買了幾雙,本來以為上班換著穿,沒想到現在就排上用場了。

爸爸:哦了一聲,說:正好我們一塊去找他們拍照去吧,龍龍留在著看東西。

“真不夠道義,你們走讓我一個人留在這裡"我說姑媽說:不去了,剛才坐車有點暈,我想在帳篷裡歇歇。

嘿嘿我的好機會又來了,小弟弟聽到姑媽的話後馬上站了起來,爸爸說:那好吧,有什麼事讓龍龍幫你吧,我……先去找他們去。

然後轉過頭對我說:龍龍……照顧好你姑媽啊。

我說:沒問題,放心吧你。

然後對姑媽笑了下,姑媽領悟的回敬了一個笑容,小弟弟一會你又要開飯了,嘿嘿……姑媽進了帳篷,等爸爸走遠了後,我也進了帳篷,姑媽看見我說:小色鬼,你還想來啊,歇歇吧……好嗎?我說:姑媽……再來一次吧,好不容易出來一下,這環境這麼好,不來一次太可惜了。

姑媽說:好……好……就聽你的,小色鬼。

我笑了一下,脫下了褲子,站起來把陰莖對準了姑媽的嘴,姑媽楞了一下,笑了笑說:這……麼大了……都……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嘗嘗你的小烤腸的味道唄。

我嘿嘿的點了點頭,姑媽剛準備拿起"吃"我的小弟弟,我說:停,姑媽你還有絲襪嗎?姑媽說:要那個幹嗎啊?我說:你那出條來,我有用啊。

姑媽拿出絲襪說:你挑吧。

姑媽拿出的絲襪各種顏色,全都是褲襪,我挑了一雙肉色的幾乎透明的絲襪,穿了起來,姑媽說:你幹什麼啊?變態,男人穿什麼絲襪啊。

我說:姑媽我一直就很迷戀絲襪,更迷戀你穿絲襪的腿和腳,而且我覺得絲襪的紗質的感覺很好,反正我很喜歡啊。

姑媽沒辦法,只有讓我穿了,我穿上後,整理了一下,穿絲襪的感覺很好,下半身特清涼,舒服,然後我對姑媽說:現在可以吃我的烤腸了,不過你得先隔著褲襪舔,讓烤腸熱起來,才好吃啊。

姑媽笑了笑,照我說的做了,她伸出她的小舌頭,用舌尖輕輕的從我的睪丸慢慢的上舔,手順勢扶住我的睪丸,輕輕的把玩,我的陰莖慢慢的熱了,堅挺了,姑媽把我的褲襪脫了一半,用雙手握住我的陰莖吹了起來,我順勢扶住姑媽的頭,日起了她的嘴,使勁插到她的喉嚨裡,姑媽做嘔吐狀,我抽插了一會,拔了出來,姑媽說:小色鬼……你……想這麼弄死我啊,這麼死……我就沒法給你玩你大姑媽了啊,呵呵。

我說:嘿嘿,好的,我會慢慢來的。

我脫下了我身上穿的褲襪,把姑媽摁倒,把裙子掀起來,把她的褲襪從腰間輕輕的捲倒膝蓋,然後把她的一條腿的絲襪從腿上脫下,把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我讓姑媽張開嘴,把內褲塞進了她的嘴裡,姑媽先是驚訝,但是又從了我,我把我剛才的褲襪勒再了她的嘴上,讓她吐不出蕾絲內褲,這時一看她的小穴已是淫水滿滿了,我哪受得了這刺激,什麼也不說了馬上把她的穿著黑色褲襪的玉腿扛在肩上,用陰莖在陰蒂和陰唇上摩擦了十多下用小弟弟從陰唇中間擠開條縫,對準勉強看到的穴口稍微用點力往裡頂了進去。

姑媽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哼道:「……嗯……嗯……嗯……」我把她的內褲抽了出來,姑媽這才淫叫了出來:小……色狼……快!我的……穴好……我快癢死啦!插了十多下,我把姑媽反過來,讓她像狗一樣翹這屁股趴著,我跪在姑媽兩腿中央,右手掰開陰唇左手握住小弟弟先用那大龜頭在姑媽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姑媽騷癢難耐,不禁挺動著屁股嬌羞︰……龍龍!……別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姑媽浪得嬌呼著︰龍……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插進去呀!……快點嘛!……求你了……插進來吧……恩哼看著姑媽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把弟弟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姑媽的花心深處。

姑媽的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陰莖包得緊緊,真是舒服。

如此緊湊的美穴估計處女也就到這地步吧「啊!」姑媽淫叫了一聲,我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姑媽穴裡水更是氾濫了,由於淫水的潤滑,我抽插起來感覺更是不費力了,抽插間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和淫水流動的「唧唧」成了瘋狂的樂章。

我把姑媽轉過來,摟起她的腰讓她直起身子,雙手攬住我的脖子,雙腿纏住我的腰,我扶住兩瓣圓滑的屁股拖起放下,陰莖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

姑媽昂起頭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穴門深處流出,順著我的弟弟和蛋囊一直不停的流到地上。

看著她陶醉的樣子,我問道︰姑媽,喜不喜歡龍龍乾你?「喜……喜歡!你弄得……我好舒服!」姑媽媚眼微張吐氣如絲。

我吻住她的嘴摟住她柔軟的軀體加快抽插速度啪。

啪。

啪。

啪她猛地掙拖開我的親吻櫻聲叫道:……啊……我不行了!……我來了!……姑媽抱緊我的頭,雙腿夾緊我的腰,屁股使勁一坐"啊!……"一股淫水洩了出來,弟弟被激的更壯大了。

龍……龍……,讓我讓我在上面,你坐下。

姑媽要求道。

我使勁頂了一下,姑媽櫻哼了一聲喋道:啊!壞蛋……想頂破穴呀你!姑媽你太……太美了……我一刻都不願離開你好啦讓我在上面……我會讓你舒服的……龍……龍好嗎?姑媽之後起身先把陰莖拿了出來,然後把我按在床上雙腿跨騎在我的身上,用一隻纖纖玉手扶住那一柱擎天似的陰莖,然後用兩手指分開紅色陰唇露出穴口輕輕坐下來,龜頭慢慢進如穴,然而姑媽卻停下了下坐動作,又抬起屁股使龜頭退了出來,接著還是緩慢套完龜頭後又抬身,如此幾次以後,我感覺龜頭上好像千萬隻螞蟻在爬一般奇癢無比。

我往上挺陰莖,姑媽卻和我同向移動,穴始終只套下龜頭就離去,她有好失落的感覺!我對姑媽說:姑媽……我好癢啊……求你坐下來吧……弟弟好渴啊,好想肉穴來夾它呀…姑媽笑吟吟的低頭問我:龍龍……舒服嗎…姑媽啊……弟弟好癢,求你用穴套住它吧……好癢…呀呵呵,……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姑媽了,她指的是我剛才故意在穴口研磨而不插入的事。

我不敢了姑媽……你坐下來吧,我想要你!這還差不多……注意噢,我來了,姑媽直起身道「卜滋」,隨著姑媽的屁股向下一沉,整個陰莖全部套入到她的小穴中。

哦!……好充實!哦!……好緊湊!……我和姑媽同時的叫道。

姑媽雙手按在我的胯骨上,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聲。

姑媽款擺柳腰,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龍……龍!……姑媽好舒服!……啊啊!……」香汗淋淋的姑媽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烏亮的秀髮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弟弟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聲交響著使人陶醉其中。

我鬆開美乳抱住她的腰,開始為她使力,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

我也覺大龜頭被舐、被吸、被挾、被吮舒服得全身顫抖。

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姑媽的狂插,當她向下套時我將弟弟往上頂,這怎能不叫姑媽死去活來呢?我與姑媽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舒爽無比,大龜頭寸寸深入直頂她的花心。

足足又這樣套弄了幾百下,姑媽嬌聲婉轉淫聲浪叫著︰唉唷!……我……我要洩了……哎喲!……不行了!……又要洩……洩了!……姑媽顫抖了幾下穴內抽筋似的湧出一股淫水,嬌軀伏在我的身上,一動不動,嬌喘如牛。

弟弟再一次的被姑媽的穴水沐浴了,弟弟也順勢噴射進了姑媽的穴裡,我爬在姑媽的身上,我們兩個喘息了一會,坐起來整理了一下,姑媽穿上了絲襪,但是內褲讓我給收藏了,所以姑媽只有不穿內褲了我們出了帳篷,點起了爐子,等待親戚們的回來,那天我們吃的很愉快,回去的路上由於沒什麼東西了,所以我和姑媽並排著坐在一個雙人坐位上,我拿出姑媽的內褲,套在小弟弟上,把姑媽的手放在上面,讓姑媽給我手淫了一會,我說:姑媽我們明天找個機會去大姑媽家,今天她加班沒來,明天去她家看看她,然後你開導開導她,順其自然的,嘿嘿……姑媽笑著說:死樣,好拉,聽你的。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