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了癱瘓的大姨姐

我叫劉清風,和我媳婦小朵結婚三年了,我們的小日子一直都很幸福快樂,可是去年四月的一場車禍,讓小朵受盡打擊,也給我們帶了一個很大的麻煩。

那是一個週末,小朵的姐姐小糖開車載著我的岳父岳母一起出去自駕游,車在高速上被爆胎的大卡車捲入了一場慘烈的碰撞,後排的岳父岳母沒有系安全帶被甩出,雙雙遇難,駕駛位的姐姐小糖倒是因為系著安全帶和氣囊彈開保住了性命,卻因為腰椎受創,雙腿自膝蓋以下關節失去了活動能力。她的行走只能靠雙手扶著行走架,用胯部挪動雙腿「行走」,腿不會打彎,根本沒法走遠,所以基本靠輪椅,除了特殊時候起來「走」幾步。

失去雙親,小朵倍受打擊,開始一段時間一直以淚洗面,大姨姐小糖更甚,自從出事一直在深深的自責中,曾經一度想要輕生,在我的安慰和勸說下,兩姐妹才為了彼此,慢慢的堅強起來。可是我和小朵的二人世界也被打破,為了照顧她,小糖住在了我們家。

我真的像對待自己親姐姐一樣對待她,沒有什麼可抱怨的,只是我和小朵要肩負的更多。我們白天去上班,小糖自己在家,下班就匆匆趕回來,怕她有事。我們以前經常去看電影,自從出事就再也沒有去過,因為不能把小糖自己留在家裡。我們以前肆無忌憚的做愛,在家裡的每個地方,現在只能偷偷躲在房裡,還不能大聲。以前的星期天,小朵只穿著絲襪,在屋裡走來走去,然後我可以挺著大雞巴去追她,現在不可以這麼做了。甚至看電視也不能兩個人偎依在一起。

小糖的行動不便,我們上班的時候她上廁所勉強可以自己解決,洗澡卻必須小朵陪同,偶爾出去散散步,也要小朵推著她。可是乘電梯到一樓以後,出單元門還有一段臺階,沒法用輪椅,就只有我背著她或者抱著她下去,小朵把輪椅拿下去。我說過我把她當做姐姐照顧,從沒有非分之想。可是就在背她的那幾次,我感覺到她的不大的乳房壓在我的背上的隱約肉感,抱她的時候,感覺到她瘦弱的肩膀苗條的腰身和大腿,我才感覺到原來她也是一個剛二十九歲的風韻女人。

小糖本來就是個恬靜的人,不像小朵那麼活潑。她以前是一個老師,現在因為傷殘,只能退養在家,男朋友從知道她站不起來的那一次探望以後再也沒了蹤影,加上失去雙親的痛,她再也沒笑過,我感覺她活著完全是為了小朵。而小朵即使再苦,她還有我,我是她的幸福和快樂。小糖就比較可憐了。有時候我真的想,我也成為她的幸福和快樂,而這種念頭產生的一刻就被「良知」打敗,立馬又消失了。

小糖不漂亮,臉上有稀疏的痘痘,身材平平,以前我覺得她除了高一無是處。她172公分,卻不到100斤,肩窄,胸不挺,腰細,臀不翹,就只有腿長。不像我的小朵,雖然只有165,可是奶挺屁股翹,腰肢細,胯微寬,真的女人味十足。我每次都喜歡讓她跪爬著,從她身後插她,趴在她背上,用手摸她垂下去的奶子。我們很喜歡這個姿勢,又深又舒服。總得說,曾經我一度認為小糖不是我的菜。後來我知道,肉好吃,青菜也別有風味,那是後話。

小糖再一次笑,是今年正月初六,距離去年四月出事10個多月了。我和小朵帶她去看了一場電影《猛龍過江》。電影院沒有無障礙的座位,所以,她進去和出來都是我抱著的,小朵負責拿輪椅。整個電影還是有幾處搞笑的,可是她沒有笑,我們倆也沒笑。不過看起來,她心情不錯。

電影結束了,我們走出影院,我把她輕輕的放在輪椅上,天空飄著小雪花,世界潔白,我們推著小糖朝著停車那裡走去,突然她對小朵說:「朵兒,姐總用你的男人當苦力,這個欠你的賬可怎麼還啊!小朵說:「咱姐倆一條命,我的都是你的,不用還,我就想你能高興起來。」然後眼淚啪啦啪啦就掉下來了,又怕姐姐看見,就扭過頭去擦了一把,硬生生擠出一個笑,小糖也笑,笑的眼裡都是淚。我知道,說這句話的時候,小糖已經與命運講和了。

我端詳這個女子,因為長時間在室內,她膚白如雪,神態恬淡,身材細長,像一根豆芽菜,楚楚可憐。那一刻我決定,我要用另一種刻骨銘心的方式疼愛她。

轉眼出了正月,小朵要跟單位出去交流三天,臨走之前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好好照顧姐姐。我一一答應,卻在心裡盤算,我要怎麼小糖一個春天。

小朵走了的第一天是週五,我知道我除了週五晚上,還有一個週末的時間來完成我的想法,我下班早早地回家做飯,然後和小糖一起吃飯。

吃過飯,我進廚房收拾,她在看電視。我從廚房出來,她就搖著輪椅準備進屋子了。我們雖然一起生活了快一年,可是沒有小朵在還是第一次,她有些不適應。

我一把扶住了她的輪椅,我說:「姐,再待一會,我跟你聊聊天。」她說:「不了,我困了。」我說:「那我推你進去。」然後我把她推進去,接著要將她抱到床上,她推辭說:「我自己能行。」我沒有停手,硬是把她抱起來放到床上,然後把輪椅推到一邊,我感覺到她的推辭和尷尬,我有些動搖了,我怕傷害她,於是我就出去了,給她把門帶上了。

我在沙發上沉靜了一會,想了很多,終於打定了主意,我要愛她,痛是一時的,幸福是一生的,我要愛她一輩子朵一樣。

我到了她的門口,輕擰門把手,慢慢推門,床頭燈已經關上,我輕輕的踏進去。燈一下亮了,小糖開了燈,她用手臂撐著床,探起上半身說:「什麼事?」

我坐到她床邊,說:「姐,我想讓你做我的另一個妻子。」

「你瘋了吧!滾出去!」小糖很生氣。

我不再說話,一把抱住了她。她因為長期活動受限,身體很無力,我很輕易就按住了她的雙手,我用一隻手攥住她的兩隻手,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雙小朵的連褲襪,我將小糖的雙手捆住了綁在床頭上。小糖一直在叫喊王八蛋、放開我、你個畜生之類的話,可是這些話不但沒有傷害到我,反而讓我好興奮。我綁好她以後,先把自己脫了個精光,然後用我的內褲揉成了一團,塞住她的小嘴巴。然後我把屋裡的空調打開,將屋子裡的溫度調到很高,就全部掀開被子,小糖穿著真絲的睡裙,我給她輕輕的掀起,她穿了一條白色的蕾絲小內褲,白皙的雙腿好長好細,很柔軟,肌肉很軟,醫生說她只是運動神經受影響,感覺還是正常的,所以我知道,她能感受到我的撫摸。我從她的腳尖開始親吻,一直到大腿內側,我沒有著急去拔開她的內褲,我繼續向上,吻過她平坦的腹部,然後到胸部,她沒有穿胸罩,兩個小奶子不大,可是乳頭粉紅像一個花生米,乳暈小小的,如硬幣大小,我親吻她的奶子,舔過乳暈,輕咬乳頭,在兩個奶子之間互相變換著舔咬,用手指撥弄乳頭,揉捏小奶子,別有一番風味。我親吻了好久,唑的她的乳頭都有些紅腫了,我才甘休,抬頭一看,小糖滿面淚水,頭髮淩亂,頭搖擺著,想要喊叫卻只有喉頭髮出的嗚嗚聲,她這個樣子,讓我一陣心疼。

我伏在她耳邊說:「姐,我愛你,我要你,我要你一輩子,你別難過,我給你幸福。」

然後我知道,要繼續辦正事,也許女人只有經歷過大雞巴的抽插才會真正愛你。她因為雙腿不能動彈,所以下身一直很「配合」。我分開她的雙腿,把內褲撥到一邊,毛茸茸的陰唇就漏了出來,我輕輕的舔著她,然後我把她的內褲扒下來,又分開她的雙腿,分的很大,呈M型,我看見大陰唇分開,小陰唇露出來,暗紅色的木耳,然後我用手指輕輕的分開她,看見了一個粉紅的洞口,我伸出舌尖,輕輕舔弄,我感覺她在顫抖,我又舔到了陰蒂,她劇烈的一抖,陰道口突的然有汁液流出,我一陣興奮,原來她真的只是運動神經受損,感覺還挺靈敏嘛。

我知道一個女人的理性正在瓦解,而性慾和快感在襲來。我將舌尖探入她的陰道口,靈活的舔弄,她的屄口越來越多的水流出,我聽到她的嗚嗚聲仿佛多了些嫵媚少了些戾氣。我覺得是時候了,我向上一爬,抱住她,手扶著又硬又燙的大雞巴,輕輕慢慢的插入她的陰道口,我感覺到她的腰肢在扭動,想要擺脫,可是她那麼虛弱,根本抵抗不了我壓住她的力量。

我順利的插入了,就當雞巴進去快要三分之二的時候,我感覺仿佛插到了子宮口,原來她這麼高的個子,陰道竟然這麼淺,而且緊緊的感覺,比小朵還要緊實,小朵緊實是因為小朵有意無意在使勁夾我,倒是小糖的陰道卻是天生就窄,仿佛她有些疼,在努力擴張來適應大雞巴,卻還是那麼緊。我的雞巴不算太長,只有14公分,只是很粗。

我慢慢的抽插,感覺很緊卻很潤滑。我節奏慢慢的,深情的插,有時候九淺一深,有時候三淺一深,有時候連續三下都很深。我發現小糖不再哭泣,她的臉蛋兒竟然有些發紅發燙,我親吻她的臉蛋兒,當我將她嘴上的內褲拿掉親吻她的嘴的時候,她竟然一下子咬住了我的下唇,我感覺一陣劇痛,她的臉近在毫釐,我看見她的大眼睛怒氣衝衝的盯著我。

我沒有放棄,繼續抽插,慢慢加快,力度加重,我感覺整個雞巴都要進去了,她的陰道在變長,更潮濕,卻依然緊繃,很熱,在跳動,她的牙齒慢慢鬆開,我嘴上的痛感減弱,最後沒有了,只剩下火辣辣的酥麻感。終於小糖的嘴裡發出一聲啊的呻吟,我知道這個女人臣服了,她回應了,我更加賣力,屄裡的水流下來,濕了我的陰囊,濕了她的屁股,她身體扭動,閉著眼睛,不住地呻吟,我知道她很幸福。經過一陣疾風暴雨,我的洪水閘門崩裂,全部獻給了她。

在那刻,隨著我射精的抖動,她的屄在一下下的抽搐,她的整個身體在抖動。我知道我成功的將她帶上了雲端,直到射完了,我退了出來,我並沒有要馬上打掃戰場,我知道女人的高潮消退很慢,我輕輕的撫摸她的臉,跟她接吻,她也回應我,然後我親吻她的腋窩,腋毛毛茸茸的,很可愛,我又向下,親吻她的全身,直到腳趾,吸吮每一個腳趾,將她的屄用她的內褲擦乾,然後用舌頭溫柔的舔了一遍。

我解開她的雙手,正準備親吻她的嘴,啪一個大嘴巴子甩在我的臉上,然後是她嚎啕的哭聲。我沒有放開她,輕輕的摟著她,沒有安慰沒有解釋,只是不住地說「我愛你糖糖」。

過了許久,她說:「抱我洗澡。」那一刻,她真正是我的女人了。

「抱我洗澡。」小糖冷冷的說,但是我知道她已經開始接受了。

「我放水去,親愛的等我。」我喜出望外,在她的小嘴巴上輕啄一下,給她蓋上被子,我就沖進了衛生間。

我打開浴霸,放了大半浴缸的熱水,調好溫度,然後就進屋去抱小糖,我全身赤裸,剛才一番鏖戰一身的汗還沒有全幹。我掀開被子,小糖面無表情,還是冷冷的,我抱起她,她沒有說話沒有搭理我,她皮膚細滑,身體柔軟,我怕她冷,就使勁把她往懷裡摟,然後快速的三步兩步來到衛生間。

邁進浴缸躺下,把她平放在我的懷裡,我在下,她在上,她躺在我的懷裡,兩個人都浸在了熱水裡。「你滾出去!」小糖冷冷的說。

「糖糖,我愛你,我要疼愛你一輩子。」

「我怎麼對小朵交代!」小糖說,我的心頭一喜,原來她並不是從心裡討厭我,而是擔心跟小朵交代,我有點懷疑,照顧她這麼久,她是不是有些喜歡我了。

「小朵說了,她的都是你的,我會對你們倆都好,你放心。」

我不再說別的,我的下身硬了,我掰過她的臉開始親吻她的嘴,然後左手繞過她的腰不老實的摸她的胸,往下摸她的陰蒂,上上下下,在她的三點遊走。小糖有些興奮,呼吸變些許急促,她上身別過來,側著躺在我身上,迎合我的親吻,也方便我撫摸。

我起身出了浴缸,抱住她把她平放在浴缸裡,拿了個一個充氣枕,讓她躺在熱水裡,然後把她的兩條腿曲起,兩隻腳放在浴缸沿上,這樣她兩腿之間就有了空間,我邁進去跪下,然後挺起大雞巴,插進她的屄裡,在水裡的感覺輕飄飄,又很有阻力,讓我一陣陣的眩暈,興奮異常。

小糖面色潮紅,閉上眼睛,輕咬著嘴唇,看起來很享受,我摸她水裡的奶子,她就伸出了雙手,一把摟住我的脖子,然後我兩手撐著浴缸邊沿,她吊在我身上,兩個人緊緊的抱著,慢慢的抽插,兩個人的下身完全浸在水裡,這種做愛的美妙真的無法形容。 我們都沒捨得換姿勢幹了二十多分鐘,我不住的摸她的小奶子,親她的嘴,吸吮她的乳頭,最後越來越快的抽插,兩人接近癲狂,激起了歡快的水花,最後我忍不住噴薄而出。小糖啊啊地叫出聲來,緊緊的咬住我的肩膀。兩人緊緊的摟在一起。

潮湧退去,我把她抱住來,擦乾,用浴巾抱住,剛要把她抱到床上去,她說:「清風,我要上廁所。」

「好啊,來吧!」我像抱小孩子尿尿一樣,用兩手把住她的雙腿,讓她依靠在我胸前,陰戶朝著馬桶,我說:「尿吧,糖糖。」

「討厭,我這樣不行……尿不出來……你放下我吧……」小糖說著,臉紅的像要出血。

「尿不出來啊,我幫你。」我把她放在洗手臺上坐著,然後分開雙腿,我跪下來,一頭紮進她的兩腿之間開始吸吮,當然不是沖著陰道口了,而是往上一點尿道。

「啊!放開,壞蛋!」小糖忍不住扭動,用手揪我的頭髮,往外拉我,「忍不住了,壞蛋,閃開!」小糖一邊說著,一股水流就從尿道口噴水,噴了我一嘴,我用舌尖使勁一頂她的陰蒂,嘩啦啦,一發不可收,一股尿液刺了出來,衝擊著我的臉,我沒有躲,接受著小糖聖水的洗禮,有十秒鐘之久,慢慢的水流小了,最後沒了。

小糖長出一口氣,我抬頭看她,她閉著眼睛,正陶醉在釋放的輕鬆快感中,我忍不住笑了,她一怔,睜開眼,看見滿臉水滴的我,「啊」的一聲,臉似滴血,說:「你都噁心死了。」

我嘿嘿笑著,拿起花灑,給她洗洗陰戶和陰毛,然後給她擦乾,又把自己從頭沖了個乾淨,再把地沖洗乾淨。

我抱起小糖,要回臥室。「髒鬼,放開我……」小糖嬌嗔的說。回到床上,我們偎依在被窩裡,我緊緊抱著她,撫弄她的奶子,玩弄乳頭。小糖掙脫出來,翻了個身,背對著我說:「車禍毀了我的身體,你毀了我的靈魂。」我從身後摟住她,緊緊的,然後開始心理攻勢:「小糖,我是真的愛你,我想疼惜你,我們就這樣廝守一輩子好不好?」

「可是,小朵怎麼辦」

「我們三個也會幸福的」

「這怎麼行,小朵怎麼會接受。」

我發現她其實已經接受我了,只是擔心小朵。「放心,我有辦法,我跟她說。」我把她翻過來,緊緊摟在懷裡,點著她的小鼻子說:「你是我的心肝兒,一輩子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決,睡吧!」

第二天我醒來,身邊的被窩空了,可嚇壞我了,我光著就跑出了臥室,跑的太急,咚一聲踢到了客廳的茶幾,小腿骨一陣鑽心的疼,卻發現小糖在陽臺上,坐在輪椅上曬太陽。

她聽見聲響,回過頭來:「怎麼了你?」我撲過去,一把摟住她:「剛才沒看見你,嚇死我了。」

她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到她的面前,伏下身,摸摸我撞腫了的小腿說:「劉清風,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你是一個畜生,可是你又對我對我們那麼好……」

「哈哈,那就是一個任勞任怨的牲口唄.」我樂了,打趣說。

「快進去穿衣服,被鄰居看到了怎麼辦。」小糖說。

「好」,我推著她從陽臺回到客廳,轉身把窗簾拉上了。

「幹嘛啊?」

「愛你!」

我跪在小糖面前,親吻她的小腳丫,把她的粉紅拖鞋脫下,捧起她的小腳,親吻她的腳趾,腳背,小腿,然後往上,掀起她的睡裙,親吻大腿,然後舔她的毛毛。

「抱我起來,不要在輪椅上!」小糖說,「我不想自己像個廢人。」

我抱起她:「你不是廢人,你是我的小美人魚,你上岸以後,我就是你的腿。」

我把她放在沙發上,這次我讓她趴在沙發背上,兩條腿跪著,我知道她的腿無法用力,所以我用兩手把住她的腰,幫她用力。然後我把早已雄起的大雞巴,從她身後插進去,慢慢挺動,小糖興奮了,不住的哼哼。

我一邊插她一邊伏在她的耳邊說:「叫老公。」

「老公……」小糖進入狀態了,我加快加重,「糖糖,我愛你!」

「老公,輕點,疼。」

「老公,使勁!」

「老公,我要來了……」

「老公……啊……啊……老公……老……公……啊……」

我一次又一次的送她入雲端,借著晨勃的勁頭,整整做了40多分鐘,最後小糖癱軟如泥,我就把她平放在沙發上,大大的劈開雙腿,起勁的抽插,瘋狂的做,她已經迷離了,我也射了出來,倆個人一起顫抖,然後昏昏沉沉的睡去。

當我醒來,我躺在沙發上,這次小糖還在懷裡,乖乖的趴在我的胸前,大眼睛閃爍著水汪汪的光彩,看著我。兩個奶子,就緊貼我的胸肌。

「糖糖,我愛你。」

「老公,我也是。」

我抱起她,給她穿上衣服,讓她坐在沙發上,給她打開電視,然後就這樣大雞巴耷拉著,光著屁股進了廚房,然後喊:「糖糖,吃什麼?」

「蔬菜沙拉和可樂雞翅。」

「好咧!等一會兒就有的吃了!」

就這樣才一晚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樣了。但是我知道,等小朵回來,還有很難的功課要做。

小朵回來的前一晚,我和小糖放肆的做著,就像這是最後的時光,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在她的屁股底下墊了兩個枕頭,她的陰戶高高的張開,我使勁分開她的雙腿,埋頭給她舔弄著,我從她的屄口往下,舔到她的肛門,剛剛我們才一起洗了澡,我故意給她洗了那裡,我就想要親吻她的屁眼,可是我並不想插,我那麼愛她,不想傷害她。我舔弄她的肛門,小糖的陰道裡汁水氾濫,一直流到了肛門,我借著潤滑,將食指扣了進去,小糖渾身顫抖:「不要,老公,不要……」

緊張的括約肌箍住了指頭,我只放進一個指尖,我並不想傷到她或弄疼她,我只是想刺激一下她的神經,增加一點害羞的感覺。我將手指頭拔出來,「啵」的一聲,我繼續舔弄,一邊反轉身子,使兩個人呈69的姿勢,小糖從來沒有給我舔過,我也沒有要求她,我愛她,我不會讓她做不喜歡的事。我只是埋頭苦幹,用盡技巧舔弄她的屄。就當我賣力之時,突然感覺下身被一個暖暖的肉肉的東西包裹住了,我知道,小糖含住了我的雞巴頭。她口活兒根本不行,齒感很重,沒有小朵嫺熟,就像小朵的第一次生疏,讓我生疼。

小朵的第一次是給了我的,那時候我們剛剛上大二,暑假出去玩,住在了一起。說一句閒話,我不是處男,我在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去學車,跟一個學車的女孩談了一場不到倆月的戀愛,卻跟去她租住的房子裡打了十幾次炮,最終因為發現她跟別的男生有事而分手,卻留下了一身武藝。所以跟小朵,我是有「工作經驗」的,小朵卻是剛畢業的,那次我插進去以後感覺有東西在阻擋,一使勁把小朵都疼哭了,拔出來,我才發現絲絲血跡,小朵的第一次就被我魯莽的給佔有了,因為她說很疼,所以沒有接著插,就讓她給我口,當時不知道疼惜她,根本不知道顧及她初經人事的羞恥感,一味要求她。第一次她給我吃雞巴齒感很重,我竟然還有點生氣,總拿她和電子廠的那個婊子比,那個婊子吃過的雞巴可能比她的屄毛都多,現在想想自己當時真是個傻逼。

把話題拉回來,小糖的口活兒讓我認為,這是她嘴巴的第一次。我現在知道享受這個感覺了,不能光是性的感官,這裡面有女孩子的付出,她第一次是多麼大的勇氣做這件羞恥的事情,如果沒有愛,我認為不會做的,我應該珍惜。我們就這樣互相舔弄著,努力取悅對方。過了很久,我起身,回到傳教士的姿勢,小糖身體不便,我們只能用這個姿勢。我插進去,親吻著她的嘴巴,開始了攻勢,倆人配合越來越默契,一會就將小糖送到雲端,我也崩陷交貨了。

完事後溫存一會兒,收拾現場,小糖說:「明天小朵就回來了,我們忘了這兩天吧,重新開始。你要答應我,不然我只有去死了。」我沒有說話,捧起她的臉親吻著。

「你回自己房裡睡吧!」小糖說。我還是沒說話,吸吮她的乳房。最後她歎了口氣,哭了起來。

我輕輕吻掉她的淚:「放心,不負你,不負小朵,我能解決。不許再拒絕我。」

然後狠狠地插入,雞巴因為這幾天的瘋狂,有些軟,我卻插的特別動情,小糖也特別動情。我知道,我們在做愛,是愛,不僅僅是性交。我愛她,愛這個不幸的女孩兒,疼惜她,甚至超過了小朵。

小朵還是回來了,我請假一天去接她,回來以後,她就像一個快樂的小鳥,給我和小糖講這個講那個,給小糖帶了禮物。小糖有些心事重重,可是小朵也沒有察覺,因為本來小糖就很安靜。晚上,我和小朵乾柴烈火,她久別重逢忍了好幾天了,而我卻在這幾天釋放盡了激情,只能強打精神陪她鬧騰,激情過後躺在床上,我有些忐忑。我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

「小朵,我想讓姐姐快樂起來,重新回歸正常的生活。」

「我也想,可是有什麼辦法呢?」

「我有,但我不敢跟你說。」

「說啊!有什麼不敢!快說,怎麼辦。」可見小朵對小糖的關心。

「讓她做一個正常女人,享受還有的快樂?」

「啥意思?你是說讓她……跟我們剛才一樣?」

「是啊,不知道行不行。」

「你是個變態吧!姐姐現在這個情況……而且哪個男的願意娶她,就算有,我也不希望我姐姐嫁,因為肯娶她的肯定是有缺陷的!」

「我沒缺陷。」

「什麼?!」小朵震驚了,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劉清風,你說什麼?」

「我已經跟她做了,我強姦了她,然後我們很和諧……」

小朵的嘴巴張成了圓形,眼淚在眼裡打轉,「劉清風,你在騙我……對不對。」

「你接受吧,我願意,對小糖也好,只是差你接受,我們三個會幸福的。」

「我操你媽!」小朵撲上來劈頭蓋臉的抽打我,我緊緊抱住她,「小點聲,別讓小糖聽見!」

小朵還在哭鬧抽打,突然廚房「嘩啦」一聲,我一怔跑出去,發現小糖在廚房,手腕滴血,一把刀扔在地上。我抱起她,喊小朵,小朵出來,我倆剛做完愛,都光著,她拿來藥箱,用繃帶給小糖纏住了傷口,我們胡亂穿了衣服,我抱著糖糖,小朵去取車,然後一路狂奔到醫院。好在傷口不深,小糖沒事,住院一周就可以回家了。

病床前,我們三個面面相覷,最後小朵先開腔:「姐是你自己願意的嗎?」

「對不起,小朵。」

「願意就行!我的就是你的。」

然後轉過臉,對我:「倆人夠不夠?」

「啊?」

「我問你,還會不會有別人?」

「不會!絕對不會!」

「那就行了,好好過日子,伺候好我和我姐!」

小糖愣住了,我也很吃驚。我知道小朵是個爽快女人,可是從來不知道她竟然心這麼大,我也算有福了。

過去一個周,小糖的手腕拆線了,我們回到家,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吃過晚飯,小朵把小糖扶到沙發上,然後自己也坐下,倆人偎依著,喊我:「老公,給姑奶奶打洗腳水。」

我只好放下手裡正在洗的碗筷,屁顛屁顛去打水,端著兩盆水出來,把四隻漂亮的小腳放進盆裡,一手一個盆,給揉搓著,下體的大雞巴就挺立起來了。

「想要倆媳婦就得付出雙份的努力。」小朵沒好氣的說,小糖卻滿臉通紅。然後,小朵突然站起來,赤腳就走了,說:「老娘來事了,你去找我姐睡吧。」然後進了房間。

我知道她在說謊,還有10幾天才到日子。我沒搭理她,給小糖把腳擦乾淨,抱起來,跟著小朵進了房。

「你幹嘛,放下我,我要回我自己房間。」小糖喊。

「你出去,今晚我自己睡。」小朵也叫喊道。

「都別鬧哈,今晚我要左擁右抱。」我現在只有沒臉沒皮了。把小糖放下,反正她跑不了,然後一把摟住小朵,開始扒她衣服,她開始反抗,慢慢的半推半就,一會就被我插了進去,小糖就側躺在床的最邊上,背對著我們,捂著臉,蜷縮著。

「劉清風,啊,啊……我……操你媽,啊……使勁……你個畜生,你個大雞……巴牲口……」小朵一直罵我,卻壓制不住呻吟,我知道她已經離不開我的雞巴了,我將她抱住了一翻,讓她在上面,觀音坐蓮坐在我的身上,兩手扶著我的大腿,然後一拍她屁股,說:「小騷貨,自己動!」然後她就開始自己上上下下的用屄套弄我的大雞巴,深淺快慢都是她操控,我只需要挺著腰板來承受就好了。

我騰出空間與精力,一把把小糖摟了過來,然後扒她的衣服。「不要……清風不要……」小糖捂著臉,小聲呢喃。我不理會她,將她拉過來,趴在我身上,然後撫摸她的奶子,摸了一會感覺她乳頭很硬了,開始哼哼唧唧的呻吟了,我又把她一把推倒,然後將她兩腿掰開,讓她騎坐在我的臉上,我開始把舌頭伸進她的屄口,給她舔弄。弄得她一陣陣顫抖。

在我下身忙活的小朵越來越快,每一下都將我的雞巴整個吞進去,我知道她要高潮了,突然她狠狠地坐了下來,就沒有再抽出,我的大雞巴深深的插入,我能感覺到她的子宮口在吸吮我的龜頭,然後一陣陣熱乎乎的汁液流出,浸潤我的雞巴,我知道她丟了。可是我強忍住了興奮,沒有射,我知道,我還有一個姑奶奶得服侍,我使勁呼吸幾口,平復心情,然後繼續舔弄小糖。這時候小朵起來了,一頭栽到旁邊,喘息著,昏昏欲睡。

我就把小糖倒了一個個兒,然後把腿分開成M型,開始抽插她。「清風,輕點!」

「叫我什麼?」我使勁挺進雞巴,小糖的陰道淺,經不住我刺紮,一陣疼,就喊,「啊,老公,老公,輕點。」

「姐,小時候搶你的零花錢,我拿老公還了哈。」小朵竟然沒睡著,調笑的說。

小糖面紅耳赤:「朵兒,姐姐……」

「別說了,快爽吧小浪蹄子。」小朵站起來,一下子跨騎在我脖子上,毛茸茸的濃密屄毛刺紮著我的脖子和耳後,然後揪著我耳朵說:「狗東西,原來這麼不是玩意,老娘從20歲就跟了你,就你一個男人,沒想到你竟然操別的女人,還操我姐姐。」

我呵呵笑著,喘息著努力抽插小糖,小糖嗚嗚的呻吟著,雙手緊緊捂著臉。

「老婆,到前邊來,我給你舔舔屄。」

「嗯呢,來。」小朵從我脖子上下來,轉到前邊,一手扶著床頭一手抓著我的頭髮,一隻腳踩著我的肩膀,一隻腳站立著,然後把屄貼在我的面前,我一邊舔著她的屄,一邊使勁插著小糖。

這樣玩了有五分鐘,小朵有些站不住了,小糖也好幾次高潮了,有些迷離,我也感小腹部一陣陣的激靈,最後崩餡在小糖的屄裡,全部射了出來。

我一陣放鬆停止了舔弄小朵,小朵也癱軟下來,我躺在中間,左邊摟著小糖,右邊摟著小朵。大家喘息著,小朵玩弄著我的雞巴,我用右手繞過她的肩膀,玩她乳頭,小糖在我的臂彎中閉著眼,緊緊摟著我。

我打趣道:「左手百合,右手玫瑰,我怎麼這麼幸福。」

「我要當百合。」小朵抗議說。我反駁說:「你不像,你是玫瑰,你帶刺。」

「我也不像,我都殘了」小糖閉著眼說。

「你是,最美的,百合,純淨高潔。」我親了她一口說。

「我更他媽純潔,我跟你的時候是處女。」小朵撇嘴道:「她都跟她男朋友睡過了,好伐?」

「早知道不告訴你了……」小糖一臉通紅:「就一共兩次而已……」

「哈哈哈,誰沒有點過去啊,不提了,他肯定不如我,對吧?」我笑道,可是心裡卻酸酸的。

「嗯呢!」小糖羞紅了臉。她比小朵經歷的次數少,因為性格內向,這麼害臊,小朵被我調教的在床上跟女優似的,都快不知道害臊了。

「呸,劉清風,你有什麼過去!就覺得你怎麼那麼會幹這種事,老實交代!」小朵竟然聽到了重點。

我必須死不承認:「我的過去只有你!除了你就是日本女優了,不過她們我看過沒操過。」

「我只有你們姐妹倆,這輩子就只有你倆,如果以後我敢有別的女人,就讓我被雷劈……」死字還沒出口,兩隻小手就捂住了我的嘴。

我知道,幸福的春天開始了。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