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姨

現在時間是零晨1:30分,我很迷茫,剛剛看了許多虛構的亂倫小說,身理我一點也不衝動,只是很嚮往那樣的場景,但我深知那是不現實的,我需要的不僅僅是那一份身體的接觸,更多的那樣一份特殊的情感和過程。

對於母親,我從來沒有其他的奢望,也從來沒有偷看過母親洗澡,換衣什麼的,我覺得那是一種罪惡,只是手淫的時候,會幻想母親的身體,完事以後,又回到了現實,這樣的生活持續到19歲,後來也許是交了女朋友,有了第一次的身體接觸,我對母親的那種情感漸漸的消失了,但是和女朋友相處了一段時間以後,又很厭倦這樣的生活,我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可能我需要的是一個白天像媽媽一樣照顧我,晚上可以讓我發洩,讓我撒嬌的女人,這可能嗎?我又找不到方向了,陷入了沉思。。。。。。

大學畢業以後,我獨自到了廣西北海,在那個旅遊城市裏面,我可以接觸到來自不同地方朋友,在那裏每天都玩得很開心,也不用去打工賺錢,沒錢了打個電話回家,去廣西的本意是發展事業,可後來就純屬遊玩。其實我也不是什麼好人,空虛的時候,會去叫叫小姐,到最後總是身理上的滿足,壓抑了接近5年的心靈始終沒有得到釋放。

在廣西的時間久了,就感覺到每天的生活單調、乏味,向機器一樣,每天做著同樣的事情,我想回家了,但是用了家裏近10萬,我回去怎麼交代,什麼事情沒做,唯一可以帶回家的是幾百張就近幾個景點的照片,說真的,當時有想過自殺,覺得人生對於我真的沒什麼意義,可是這樣的想法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要落實到行動,真的挺難的。生活所迫,當身上只有100元的時候,心理有點緊迫感了,再不好意思打電話了。

通過以前常去的那家酒吧老闆的介紹,我在一家旅行社找到了一個接客的工作,通俗的說,就是拉客,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以前一晚上的消費,這幾個月的打工生活可以說是我22年人生的最低谷,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待遇,過著非人的生活,當然只是和以前在家相比,可能比那些希望工程的孩子要好得多拉。

一個晴朗的早晨,接到上級的命令,說是我的老鄉來了,要我去接待,說這樣比較有親切感,其實我也挺願意去的,這麼久沒有聽到家鄉的聲音了,心理挺高興的。到了車站聽到熟悉的老家方言,我上前笑臉相迎,沒想到第一個下車的竟然是我鄰居,在這裏我就稱呼她為王阿姨吧,其實這次王阿姨是參加單位的活動,到北海來旅遊的,王阿姨平時和我們家關係挺好的,晚上沒事的時候會邀約我媽幾個打麻將。當時萬萬沒想到會碰到熟人,心情極度的混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王阿姨還是很高興的樣子看著我,和我說話。。。。。。

當天晚上,她們一組人遊玩回賓館以後,王阿姨給我來了電話,叫我出去和她見一面,其實我心理早知道會接到這個電話了,因為我媽肯定和王阿姨說過我在這邊,說不定我媽還托她過來了看看我現在的情況,不然她怎麼會知道我電話,懷著沉重的心情,在一個離我住的地方不遠處一個茶樓,和王阿姨見了面,當時真不知道說什麼好,拿了家裏這麼多錢,居然在這邊打工,後來一五一十的向王阿姨說了這1年來我的生活,並請求她不要回去告訴我媽,不然我真的沒臉回去。

王阿姨也開導了我很多,給我說了很多道理,可能是做為長輩,她始終沒有明確的答復我,要不要告訴我媽,在茶樓聊了許久,王阿姨說:你住哪裡,我去看看吧;聽到這話就反感,急忙說:不用了,住得挺好的,這麼晚了,你明天還要出去玩,早點睡了吧;僵持了許久。。。。。。沒辦法,我知道這次王阿姨肯定是要把情況彙報給我媽了,到了我租的房子以後,裏面一片混亂,衣服基本上是和褲子絞在一起的,襪子的味道相當誘人,被子好象從來就沒有疊整齊過。

看到這一幕的王阿姨,徹底的沒有語言了,她順手幫我收拾起來,我也幫著收拾,這時我突然想到有幾張A碟還在屋裏,可能是衣服裹在一起的吧,剛剛想到,王阿姨就翻了出來,有些恍惚和尷尬的我,連忙向王阿姨解釋這一切,當時的情況真的是不知道用什麼形容詞來表達,大家可以想像一下。

王阿姨沒有說什麼繼續給我收拾著房間,把碟子順手放在了電腦桌上。過了許久。。。。。。

房間煥然一新,王阿姨看了看時間,叫我先睡了,她坐在床邊玩著電腦,或許是太晚了吧。想著淩亂的房間,色情光碟,和目前的處境,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紮頭就睡。也不知道是零晨幾點醒來,看著螢幕上放著色情光碟,王阿姨入神的欣賞著,我的醒來讓氣氛變的十分尷尬,王阿姨馬上關掉電源小聲的說:去,睡進去點,專進被窩兩手抱著我就睡了,感覺上是在束縛我,又或許是受了刺激的一種釋放吧,一個不眠的夜晚,似乎到了清晨,我才剛剛有點睡意,王阿姨一直樓著我的身體,從一種被束縛的感覺轉換到一種享受!

不知睡了多久,開始是王阿姨的手機響了,因為我想繼續享受這樣的感覺,所以我沒有叫她,或許她也醒了吧,後來又是我的手機響了,我也沒有去理會。昏昏的又不知道睡了多久,王阿姨一直沒有改變她的睡姿,我扭過頭呆呆的的看著她,似乎這就是我以前幻想中的畫面,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幸福又來得太突然。身體有點僵硬,下身有點衝動,但是我一點也不敢動一下,因為我怕王阿姨會醒過來,就這樣看著她,享受著所謂的熟女給我帶來的巨大衝擊,釋放著壓抑了近5年的心靈,真的很美妙。

一種原始的衝動逼迫我側了一下身體,把手搭在了王阿姨的腰上,下身頂在她的兩腿之間。這樣的姿勢沒有持續多久,我暗耐不住了,搭在王阿姨腰上的手有些不規矩的撫摩著她的殿部,另一隻手也試著碰碰王阿姨的胸部,她始終沒有動靜,不知道是默許了,還是真的睡著了,我分不清當時的狀況,只是兩手的動作越來越大,乾脆摸到她的後背,將胸罩解開了,另一隻手直接伸進了她的T血裏面,手指不停的揉捏著王阿姨的乳頭,我也不是第一次玩女人了,當我手指觸摸到乳頭的時候,就發現乳頭是硬的,王阿姨或許真的是默許了,她應該沒有睡著,但是我也不敢做太大的動作,也就只能保持這樣的姿勢!

沒過多久王阿姨翻了一下身,平躺在我旁邊,好象是一種暗示,這樣我更加方便的可以接觸到胸部和她的下身,另一隻手順勢摸到了她的牛仔褲紐扣,並將其解開,連著內褲一起脫到了腳底,摸著濕濕的陰部,看了一下王阿姨,她始終沒有睜開眼睛,我大力的將被子掀開,脫掉內褲,也沒有什麼前奏,壓在王阿姨的身上,本能驅使我向前衝擊,在陰莖進入的那一時間,王阿姨只是很小聲的哼了一下,我很興奮,和告別處男的那一次差不多,可能真的也就抽插了2分鐘的時間吧,我洩了,那種心靈的釋放遠遠超越了身理所帶來的快感。

就這樣一直壓在她的身上,沒有取出陰莖,繼續回味著,王阿姨始終沒有動一下身體,就像一個死人一樣,但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有一些急促的呼吸。我真的希望時間就此停止,地球就此不要轉動,王阿姨一直不要睜開雙眼,因為我真的沒有想好,以後該如何面對她,或許她也是這樣想的吧。大約過了10分鐘,沸騰的血液流向了陰莖,我沒有急著抽插,而是靜靜的享受著,留出一隻手撫摩她的乳房,緩緩的一上一下的做著規律的運動,感覺到王阿姨有些亢奮,下身的液體也明顯增多,我的速度也有些加快了,王阿姨始終很壓抑,事實上,她高潮了,唯一的見證只有她急促的呼吸,和下身流出的液體!

我也很享受這樣安靜的氣氛,氣流聲配合著床發出的唧唧聲,我堅持不住了,強有力的一股精液沖刷著王阿姨的子宮,這時她又輕輕的哼了一聲,我又是一頭紮了下去,壓在王阿姨身上,不知道睡了多久,王阿姨一把將我推開,赤裸著下身去了廁所,我也急忙拿了紙巾搽試陰莖,就這樣呆呆的坐在床上,過了一會,王阿姨打了一盆水過來,作了一個手勢叫我站起來,輕輕的幫我清洗陰莖,就好象以前小時候,媽媽幫我洗澡一樣,雖然氣憤很尷尬,但是我還是很享受,在王阿姨溫柔的撫摩下,陰莖又高高的翹了上去,我本想再和她來一次,可就再這時,王阿姨重重的扇了一下我的弟弟,一幅不能接受這個現實的樣子!

我捂著陰莖就上床打了個滾,王阿姨沒有理會我,自己穿著衣服,在這種情況下,我也無奈的穿上衣服,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沉默了許久,王阿姨終於開口了,只是很簡單的表達了一下意思:餓了,去吃飯,我就像似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跟在她的身後,到了一個小店,隨便的點了幾個菜,吃飯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表情,自己吃自己的,我心裏很亂,很複雜,不知道以後會怎樣,說真的,我做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就去死,,因為我實在是無法想像,我父母知道了以後,會是什麼樣的後果,我還有臉回家面對我的家人嗎?我還怎樣面對王阿姨的老公。

吃完以後,我跟在王阿姨後面找了家藥店,她買了盒避孕藥,然後又回到了我的房間,當時應該是下午4點左右吧,王阿姨的電話再一次響了,是她同事打來的,問她今天去那裏了,王阿姨的回答,讓我感覺事情有些轉機,可能她也想隱瞞這件事情吧,畢竟這樣的事情不能見光。

這個電話以後,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反正我感覺王阿姨一直看著我,而我不敢去看她。王阿姨扭開了一瓶礦泉水,吃下了剛剛買的避孕藥。以後怎樣打算,是回家還是繼續留在這裏,王阿姨很嚴肅向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我不知道怎樣回答,很小聲的說:「不知道!」王阿姨站了起來:「明天我給你電話,我先回賓館了」。

又是一個不眠的夜晚,獨自一人,呆呆的看著沒有接通電源的顯示器,看著顯示器裏面的自己,好象老了一截,是成熟了,還是把一切都看破了,不在乎了,不想活了,心情十分混亂,道德倫理、慾望、以後的事業、如何面對、以後會怎樣,這些字眼不停的在腦海裏呈現。躺在床上,看著白白的天花板,感到了一種壓力,或許我真正的長大了,有些事情必須要靠自己面對了,以前父母可以為我遮風擋雨,現在要靠自己了,父母不可能永遠陪伴在我身邊。

不知不覺睜開了眼睛,天亮了,再回首,仿佛是一場夢,又是一個明媚的豔陽天,心情似乎好了許多,我不想起床,是在等待一個電話的最後判決,還是我無法面對這一個電話,再一次的陷入了夢境,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在敲門,不用想,我知道是誰,王阿姨進來見我還在睡,不過看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她說上午她們去海邊逛了一下,下午本來是有安排,但是她沒有去參加,問我下午怎麼安排,聽到這些,我心理的壓力又好象小了許多,至少不是我想像中那麼壞,我穿上衣服給經理打了一個電話,經理在電話裏,對我是一頓責駡,聽完他的廢話,我簡單明瞭的告訴他:工資我不要了,拜拜。是不是很叼呀!

我本來是想打電話向他到別,沒想到他脾氣這麼暴躁。王阿姨有點納悶,我帶著她出了門,本來是想帶她去一些景點看看,後來想想要是遇見她同事就不好了,於是我們只是在街上閒逛,王阿姨好象也忘了昨天發生的事情,我們都很自然,到了商場,王阿姨還給我買了一些衣服,我真的很感動,想起了以前,媽媽帶我去買衣服的情景。處於這種關係,我還是說了些客套的話,後來,我也用自己身上僅有200多元錢給王阿姨買了一件T血,王阿姨不要我付錢,可是我偏要打腫臉沖胖子,硬是拿出來身上所有錢,王阿姨笑了笑,挽著我的手繼續逛著商場,後來,還買了一些當地的特產,是準備帶回家的。

到了下午5點多鐘,我們大包小包的提了許多東西,在街上買了些方便食品就回了我住的地方,今天我很開心,或許昨天晚上,我的哪些設想都是不成立的,王阿姨因該是原諒了我,不然今天,她不會這樣自然的和我逛街。隨後王阿姨叫我試試今天買的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王阿姨兩眼就盯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沒辦法,當著一個媽媽級別的女人,換了一身衣服,穿好以後王阿姨將我翻來覆去的看了個遍,不錯,不錯,挺好看的,接著她也拿出我為她買的那件T血,當著我就脫了衣服,我色色的盯著她的乳房,王阿姨一手把我頭推了一下,把眼睛閉上,誰叫你看的,我一時間又找不到方向了,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又這麼凶拉。

穿好以後,說真的,當時給我的感覺真的非常好,一件絲綢的低胸T血,其實也不是很低,只是不注意的時候可以看到乳溝,換好以後,王阿姨對著顯示器照了一下,自己也覺得很滿意,對著我笑了笑,就拿出吃的,自己吃了起來,奇怪了,這是我家,我幹嘛這樣拘束,我想去拿個麵包來吃,可又不好意思動,就看著王阿姨吃,過一會,王阿姨說:「怎麼不吃呀,呆頭呆腦的」;哦這時我才拿起麵包吃了起來。

又是一個尷尬的場面,我兩就這樣,一口水一口麵包,誰也不說話,我心中的石頭仍然沒有落地,為了打破僵局,我開口就直入主題:「王阿姨,那天晚上,我。。。。。。真的對不起」;王阿姨猛一回頭:「對不起,對不起就完了,對不起就可以彌補了,買件T血就可以了事了」;我又一次的陷入的絕境:那要怎麼才好嘛,我也不是故意的呀;王阿姨:「把雞雞割了」;我一聽就有些來氣了:「我把雞雞割了,那你把洞洞縫了」;王阿姨一聽,又是一手將我的頭推了一下,我真的有點生氣了,躺上床就睡。

這時王阿姨過來,摸著我的頭,給我的感覺真的很和藹:「好了,我跟你開玩笑的,不要生氣了,都這麼大的人了,阿姨沒有怪你,其實那天是我不好,那天阿姨也受了刺激,不怪你」;聽到這翻話我立馬坐了起來,抱著王阿姨就哭,也不知道是不是壓抑了2天的情緒,終於解除了,有一種從獲新生的感覺,王阿姨摸著我的頭,像媽媽一樣和我說話:「這事不能讓第3個人知道,記住了嗎,這次阿姨不怪你了,可不許有下次了」;聽到這些話,無形中又給了我一些刺激,我像是在媽媽懷裏撒嬌一樣:「為什麼呢?不,我還要」;說著我就將手伸進了王阿姨的T血裏面,王阿姨一手抓住我的弟弟:「你再動試試,看我不捏暴它」,說著就使勁的捏了一下我的下身。沒辦法,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胸部。

這時的王阿姨給我的感覺,好象就是在扮演我母親的角色,也可以說是像老師一樣,語重心長的對我說:「這是一個錯誤,我們不能讓它延續,要是不小心被其他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你讓我以後怎麼活呀,我如何面對你叔叔,還有我的孩子,等你回家以後,阿姨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你還年輕,要走的路還很長,阿姨老了」;聽到這翻話我有兩個選擇,1是放棄,2是把握這樣的一次機會,讓壓抑了這麼多年的心靈得到完全的滿足!

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後者:「阿姨,你知道嗎?你一點不老,你比我媽媽漂亮,我不需要女朋友,我需要的是一個像你這樣的一個可以照顧我,可以滿足我的成熟女人,我有戀母的情節,不過,我真的沒有勇氣對我的母親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我們既然已經發生了,為什麼不延續呢,這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我們兩人的事情怎麼會被其他人知道呢,你不喜歡我嗎?你多一個可以照顧你的兒子不好嗎?」「阿姨,那天晚上以後,我真的感覺到,我離不開你了,阿姨我真的需要你,我們在嘗試一次好嗎,求你了!!」王阿姨沉默了,捏我下身的那只手也沒這麼大力了,我兩手順勢放在了她的乳房上,王阿姨兩眼盯著我,這時我真的沒什麼罪惡感了,我完全的把自己的心靈打開了!

摸到熟悉的那條牛仔褲的紐扣,還是老一套,連內帶外一同完完全全的脫掉,第一次這樣清楚的看到王阿姨的下身,小腹有些綴肉,下身早已有點濕潤了,王阿姨的一隻手還搭在我已經鼎立的陰莖上,她顯得很鎮定,或許內心也在掙扎,我不管了,抱著她,兩手伸向王阿姨的後背,將胸罩解開,又是一個連內帶外的動作,我沒有確定王阿姨心理是否真的想通了,我不敢脫自己的褲子,我怕會前功盡棄,只是撫摩著我心愛的藝術品,等待著她的回應!

王阿姨只是兩眼盯著我,感覺到她的手有些動作了,在我的陰莖上來回的撫摩,這或許意味著王阿姨已經接受這個現實。要抓住這個機會,我轉身將她壓在了身下,嘴不停的添著她的乳頭,兩手努力的解開自己的褲子,王阿姨感覺到了我這個動作,好象又開始掙扎了,她似乎真的不能接受這樣的一個現實,不過有句話說得好:「當強姦不能反抗的時候,你就只有享受。」我是這樣理解的:「在理智和欲望相互矛盾的時候,許多人往往屈服於慾望。」

我脫下了褲子,提著漲得通紅的陰莖對著阿姨的小洞就向前沖,王阿姨這一聲叫的真的很大,我不知道是痛還是一種絕望,當我進入她體內以後,王阿姨一動也不動了,安靜的閉著雙眼,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將王阿姨的兩腿搭在了肩上,下身又向前頂進了一點,王阿姨身體抽動了一下,我的兩隻手也來回的揉捏著王阿姨的乳頭,緩慢的抽插著她,或許是在享受這樣的過程,害怕又控制不住,有時會低下頭添添她的乳房,王阿姨到現在都沒有發出聲音,我覺得很意外,難道她還沒有放開嗎?

感覺到陰道裏面液體的增多,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兩手不停的晃動著王阿姨的乳房,她終於耐不住了,發出細微的叫床聲,這次我真的不想這麼快就完事了,我努力的協調自己的身體,儘量控制速度,我不確定下次是否還能和王阿姨有這樣的接觸,王阿姨這次高潮以後,我有減慢了抽插的頻率,叫床的聲音再一次的消失了,我期待著王阿姨下一次賽點的來臨。

做到這個程度,真的有些受不了,我不是那種戰鬥力很強的人,想到這裏我停止了所有的動作,為了徹底的征服她,我必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時間,在自己獲得滿足的同時,也希望能衝破王阿姨身體的極限,也許這樣的想法很幼稚,以前最久的一次也就只有20分鐘。

我將陰莖拔了出來,整個身體壓在王阿姨的身上,不停的親吻她,當親到她嘴的時候,糟到了拒絕,不過我還是努力的將嘴往她嘴裏送,最終還是被我沖了進去,兩個不同年代的舌頭交織在一起,是愛情嗎?還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關愛,我很興奮,再一次的將陰莖對準了王阿姨下身的小口,很容易的滑了進去,舌頭也不停的在王阿姨的嘴裏打轉,再一次的將王阿姨的雙腿抬起,大力的進出於王阿姨的陰道,幾乎每次都插得很深,而且很用力,只是速度慢了一點!

漸漸的,王阿姨再一次的發出了微弱的叫聲,我知道她快來了,更加用力的抽送,使得王阿姨有些吃不消,或許這就是我想要達到的效果吧,叫聲越來越明顯了,臉夾有些發紅,不一會只感覺從陰道口流出了許多液體,而我這時好象是越戰越勇,頻率也越來越快,我本來是想和王阿姨同時達到高潮,可是沒能掌握好這個時間,我沒有洩氣,看著王阿姨的臉,頭部不停的甩動著,聲音好象叫得有點慘烈,下身也有點抽續,我知道她受不了了,做為男人在這個時候有一種成就感,對於身體是一種很大的刺激,數億個細胞蜂擁而出,混著王阿姨的體液從陰道口流出,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壓在王阿姨的身上,真的累了,大口大口的喘氣,王阿姨好象也處於這樣的狀態,過了大約10分鐘,王阿姨起身上了廁所,沒多久她和上次一樣端了一盆水出來,幫我清洗陰莖,這次我很小心,怕她又是給我弟弟一耳光,所以總是用手護著,王阿姨看了我一眼,又對我笑了笑,「怎麼拉,怕了,你剛才不是很厲害嗎?」我一聽就急了,我怕什麼,兩手一松,洗吧,大不了又挨一耳光。

穿好衣服以後,王阿姨把房間整理了一下,然後坐到床邊對我說:「後天,我的這次旅行就結束了,我回去以後,應該怎樣對你媽說呢?」我撓了一下頭髮:「你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呀,比如我們做愛呀,什麼的!」;王阿姨聽了以後起身就向門口走去,我上前一把將她抱住:「好了,我開玩笑的,」然後將她抱回了床上。你回去後就說我在這邊挺好的,叫我媽放心拉,過年我會回去的,王阿姨聽了以後說:「你什麼挺好的,明天的飯錢,你都沒有拉,你還是如實的給你媽說了,總不能就這樣呆在外面不回去吧」;、、、「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賓館吧,明天你還是跟他們出去玩一下吧,去照照相,回去給叔叔看呀!」

阿姨走後。我獨自玩著電腦遊戲,雖然難以入睡,不過心情不一樣,很快樂,很滿足。一點也不為明天的生活擔憂,可能明天就只能吃兩包速食麵了。

不知道玩了多久的電腦,也不知道吸了多少尼古丁在肺裏。。。。。。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我要振作自己,從新去找份工作,因為我想我的父母了,雖然錢沒了,但是我想父母也不會責怪我的,想了許多自我安慰的理由,決定再去打一個月的工,有錢就回家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了,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來到酒吧老闆那裏,給他說明了我的來意,這位趙老闆EQ不是一般的高,直接塞了300元給我,做了一個順水人情,他媽的10萬塊,起碼有10%都是在他酒吧裏消費了,這下給我300塊錢,搞得我都不好說,坐火車還不知道能不能買張臥鋪,我對著他笑了笑,謝了趙老闆,下次有機會見你的時候,付你利息。離開酒吧拿著300塊大吃了一頓,突然想到還有台電腦呀,賣了不就可以回家了,想到這裏,我又多點了幾道菜。人就是一種貪婪的動物,總是為自己找退路。吃玩飯還去電玩城娛樂,現在想來那時候的我像個小孩子一樣。

吃、喝、玩、樂以後,帶著一個收電腦的就去了我住的地方,最後花了3000多元配的電腦,1000元就沒了。大約在下午4點鐘的時候,接到了王阿姨的電話,問我在家嗎?隨後她到了我住的地方,看見我把電腦賣了,開口就罵我沒出息,坐吃山空。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時王阿姨拿著一個信封交給我,當我接過信封的時候,手指這麼一捏,沒有1萬也有8千,當時真的很是感動呀!我一把抱住了王阿姨。

王阿姨連忙安慰我:「怎麼給你點錢,就感動成這樣呀,以後可是要還我喲,這可是借你的」;我鬆開了手認真的對王阿姨說:「王阿姨,你回去怎麼和叔叔交代呀,在這裏旅遊不可能用這麼多錢的」;、、、王阿姨說:「沒事,你放心,我知道怎麼說,好了我該走了,明天早上的飛機」;我說:「還早呀,現在才5點不到」,王阿姨說:「今天晚上要回去和同事打打麻將」,我掘著嘴:「本來還想和你在北海吃頓最後的晚餐」;王阿姨笑著對我說:「不行了,晚上全公司的同事在賓館訂了酒席了,6點30分約好了的」;我說:「那還早呀,我們來得急吃呀,最多也就20分鐘嘛,很快的!」說完我色咪咪的看著她!

王阿姨知道我在戲弄她以後又是打又是罵,接著我將嘴湊了上去,王阿姨還在我的背上錘打,我便狠狠的把她壓到了床上,看你還打;「咦:王阿姨今天穿的裙子呀,我還沒發現」,於是我先將自己的褲子卸去,兩手隔著衣服撫摩著王阿姨的乳房,小弟弟不安分的在王阿姨的陰部摩擦,雖然隔著內褲,但還是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那潮濕的洞穴已經容不下多餘的淫液,我將王阿姨抱著翻了一下身,讓她壓在了我的上面,隨後脫掉了她的上衣,我們不停的接吻,這次王阿姨的表現我真的很滿意,她不再像以前那樣拘束了,主動的脫掉了自己的內褲,坐在我的身上,一手拿著陰莖,一手扶在我身上,屁股緩慢的往下坐,直到陰莖完全進入她的體內,才松了一口氣!

我睡在下麵,兩手使勁的晃動著王阿姨的乳房,王阿姨的屁股有規律的在我下身扭動,這時我才發現,其實王阿姨的經驗還是蠻豐富的嘛。王阿姨的叫聲開始有點急促,我似乎也有了射精感覺,我連忙叫王阿姨停,停一下,快來了,王阿姨沒有理會我,雙手使勁的壓著我的肩膀,不讓我起身,我努力的想扭轉這個局面,王阿姨的動作加快了,叫床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我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將肛門收緊到極限,隨後王阿姨還是沒能把我打敗,只見到一些粘粘的液體從王阿姨的陰道口流出,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然後就無力的趴在了我身上!

王阿姨想速戰速決,哼沒那麼容易,說實話,剛才真的差點就輸了,緩了一會,我起身雙手將王阿姨的雙腿高高的抬起,對準了地方就是一陣狂轟爛炸,嘴裏還不停的嘀咕:哼,想打敗我,這麼容易嗎;王阿姨無奈的對著我笑了笑:「輕點,我錯了還不行,今晚真的是有事呀,快,幾下把它弄出來」;我說:「好拉,你準備好沒有,我來咯」,阿姨閉著眼睛恩了一聲,我調整了一下姿勢,又將王阿姨的雙腿抬高了幾分,準備用最舒服的姿勢做最後的衝刺,看著王阿姨緊閉的雙眼,我剛輕輕的向前一推,她就一副很緊張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一睜眼,正準備罵我,這個時候我便加快了速度,還沒等王阿姨說出口,她已經發狂似的搖頭了,嘴裏不停的說:「好拉,不要拉,啊,啊」;聽到這樣有成就感的聲音,龜頭一麻,一發不可收拾。。。。。。王阿姨起身清理了一下,穿上了衣服對我說:「快去清理一下,我先去賓館了」,我恩了一聲沒有理會她,或許是有點累了,這時王阿姨又是給我弟弟一個耳光,打完開門就走了。*************************************

 

 

 

 

 

***<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完上面所寫的東西,文采不是很好,口水話比較多,不過這是我發自內心的一種宣洩,上述經歷除了王阿姨的姓是虛構的,其他事情幾乎是我的親身經歷,或許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2個人能證實這段經歷,王阿姨,如果你不小心看到了這篇文章,請原諒我的自作主張,你也不用擔心,沒有人知道我們是誰,這是一段特殊的情感,一個秘密,我們會把這個秘密埋進棺材裏。

還是一個深夜,父母已經入睡了,我一個人坐在電腦旁,也只有在這樣的氣氛裏,才能勾出我美好的記憶。

面對一個女人,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情感,女人對於我或許就是洩欲的工具。王阿姨離開廣西以後,我發現自己長大了,成熟了,而且多了一份牽掛,我分不清是愛情還是責任,也許是我面對一個有夫之婦的一相情願。

在王阿姨走後的日子裏,我每天除了渴望賺到錢,就是能接到王阿姨的電話。我不敢主動打電話給她,因為我怕,不知道怕什麼,只是默默的等待。每次在電話裏我總會對王阿姨說一些肉麻和挑逗的語言,而王阿姨總是保持她做為長輩的高姿態。

拿著身上不多不少的1萬元錢,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我也儘量節制自己的日常開銷。一個月很快的過去了,我拿出皮包算了一下帳,電話費50元,日常生活,180多元,如果不戒煙或許還會多出100元,要是繼續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能熬多久。

一個給我感覺有些炎熱的下午,太陽似乎不是很大,可我總覺得提不起精神,懶陽陽的感覺,一個人遊蕩在大街上,像一匹受傷的狼在四處尋找獵物。不知道尋覓了多久,看到路邊有一個很小的門面,裏面賣的是珍珠奶茶,旁邊也貼著門面轉讓的廣告,我停住了腳步,在門口愣了許久,也不知道是在考慮要不要花2元錢買杯奶茶喝,還是在想轉下這個門面。

心理有點亂,如果不是穿著比較得體,以我當時的狀態,老闆可能真的會以為我是要飯的。一位和王阿姨差不多年紀的女人向我走了過來:「小兄弟需要喝點什麼嗎?」我老練的說了句:「你這店怎麼轉?」那位女老闆聽了後對我客氣了起來叫我裏面坐,還給我拿了杯奶茶喝:「恩,味道還可以」,女老闆笑了笑:「小兄弟是想接過來做其他的還是繼續做我這行」,為了殺她的價格,我面無表情的說:「當然是做這個呀,現成的東西,我懶得再去添置了」。隨後就進行了激烈的討價還價,最終以3000元轉讓費成交,房租每月1200,一次性要交納3個月的租金,我有一種狂賭拉撕維迦撕的感覺,如果輸了只有回家。

接下了小店以後,我留下了以前的那兩位長相,還算可以的服務員,她們也都是外地過來打工的,人還比較老實,大家都是年輕人,相處也比較融洽,和以前那位老闆相比,我更多的像是她們的朋友而不是老闆,隨著關係的進一步融洽,她們也把店當成自己店一樣,雖然在旅遊城市做生意很少有回頭客,可是她們對待每一位客人都是那樣的熱情,1個月下來,除了開給她們兩的工資和房租水電,說真的我沒多少賺,不過還好拉,總算是有事情做了。

在接下小店的這幾個月裏,雖然每天都過得很充實,關門以後有時還會和兩位美女去酒吧坐坐。不過說真的對她們兩位,我從來就沒有非分之想,或許關係比較好了,我不想傷害她們吧。晚上回家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除了睡覺沒什麼事可以做,去叫小姐的念頭好象永遠的從我大腦抹去了,是捨不得花錢了,還是和王阿姨有關係,我也理不清頭緒。記得在某一個晚上,我手淫了,想著和王阿姨短短3天的親密接觸,每一個過程,每一個細節,每一句話,都不停的在我腦海重播。

接下小店快四個月了,存摺上的錢沒往上長也沒往下降,我真的想家了,或許是一個安慰自己的理由,一個藉口,不過這樣的想法一天比一天強烈。

印象中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騎著自行車去市場進一些奶精和熱狗,看著清晰可見的藍天白雲,一架客機衝破了雲層,似乎帶著我的思念回到了家鄉,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我拿出手機就打回了家,電話響了許久,激動之餘竟然忘了,這個時間家裏怎麼會有人接呢。剛才是一時的衝動嗎,我的內心在掙扎,遲疑了一會撥通了母親的手機,除了和王阿姨做愛的事情,我向母親坦白了所有的事情。

母親並沒有怪我,而是安慰我說:「10萬塊,家裏還能承受,你長大了,你有勇氣向媽媽坦白這些事情,媽媽真的很欣慰,其實媽媽早猜到你在那邊有問題了,回家吧,回來找份工作先做著。。。。。。」我蹲在路邊向母親傾訴了很多,直到30多元的話費打完。騎著自行車飛快的沖回了小店,叫上兩位小妹關了門,出去大吃了一頓,並對她們說:「這個月工資我就不給你們了,這家店以後你們自己做,我決定明天回家」,本以為她們很高興,哎、、人都是有感情的,我當時沒有考慮這麼多,或許在某種程度上傷害了她們,算了,和兩位小妹的分別我真的不想再提了,現在挺想她們的,不知道我那個小店現在是否還繼續著。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打了個的士直奔機場,焦急而又興奮的在機場等了2個多小時,終於登機了,空姐很漂亮也很熱情,不過這是我唯一的一次坐飛機沒把空姐放在眼裏,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閉上眼就睡,想到2個小時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就有一種莫明的衝動。飛機起飛了,帶著我的思念一步一步向目的地靠近。

回到家,看著熟悉的傢俱,忘記了換鞋,急切的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媽媽很意外,沒想到我這麼快就回來了,叫我晚上去小姨家吃飯,她下班直接過去。

走進我的臥室,呆呆的,心情平靜了許多。上了一會QQ和一些無聊的女人閒聊,不久後就昏昏欲睡。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5點了,還沒有接到媽媽的電話,走到陽臺看著在社區裏玩耍的小孩,我呆呆的傻笑,沒多久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我的視線,勾起了一個男人的慾望,我立馬沖向了11樓的電梯口,守侯著,怎麼還不上來,時間停止了嗎?

電梯門打開了,王阿姨有些驚慌,傻傻的站在電梯裏,我沖進電梯按了一下7樓,兩人都沒有說一句話,拿出鑰匙開我家門的時候手有些抖,對了幾次才把門打開,一進屋我對著王阿姨就是一陣狂吻,像是一隻饑餓的野獸,王阿姨推開了我:「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沒有回答又將嘴湊了上去;王阿姨不停的錘打著我的後背:「問你呀,什麼時候回來」;「剛回來」,說完就撕扯她的衣服,用粗魯來形容我當時的表現應該不太恰當,更像是在一個長輩面前撒嬌!

王阿姨兩手摸著我的頭髮,和藹的看著我,任由我的嘴徘徊在兩個乳頭之間,一邊脫下自己的褲子,一邊將王阿姨頂向客廳的沙發,把王阿姨的裙子掀到了腰間,一條紅色的絲綢透明內褲進入眼簾,看著隱約可見的黑色叢林,感到熱血沸騰:「王阿姨,幾個月不見,你品位變了,比較重視內在美了」,王阿姨拍了拍我的頭:「小鬼,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油了」;我繼續舔著王阿姨的乳房,兩手將王阿姨的內褲拉到了小腿處,借著沙發的地勢,整個將王阿姨的身體壓成一個V字,看著小腹的綴肉被擠成了一團,整個陰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眼前,挺著陰莖就插了進去,這樣的姿勢是我從未體驗過的!

沒想到這樣插入的姿勢會如此的徹底,整個身體都有一種被完全包圍的感覺,特別是進入的那一瞬間,王阿姨配合著發出的叫聲,使得我再一次的拔出陰莖,再一次的回味了那樣的感覺!兩手捧著王阿姨的臉夾,舌頭不停的在王阿姨嘴裏打轉,陰莖用力的來回穿梭,王阿姨的叫聲有一點悶,鼻孔的呼吸有點急促,終於忍不住推開了我的嘴,大口的喘著氣,我傻傻的對著王阿姨笑了笑,停止了下身的運動:「王阿姨,換個姿勢怎麼樣」;於是我放下了王阿姨的雙腿,抱著她翻了一下身,讓王阿姨坐在了我的身上,兩手使勁的抓住乳房,勢意讓她扭動屁股,王阿姨可能有些吃不消,勉強的扭動了幾下,就趴在了我身上。

說真的,雖然對王阿姨有那麼一點感情在裏面,不能像對待外面的女人那樣,不過做到這種程度,作為一個男人的本性,我不想給王阿姨緩和的機會。一隻手抱在了王阿姨的腰間,一隻手伸向王阿姨的肛門,手指扣在了肛門心上,將王阿姨的身體往上提,下身配合著兩手猛烈的抽插,王阿姨兩手緊緊的抱住我的後背,發出了有些嘶啞的聲音,不知道是一種享受還是痛苦,兩人的身體都流了許多汗液,王阿姨的手指在我後背留了下深深的印記,或許是思想上的快意壓制住了後背的疼痛,陰莖插入得越深,後面的印記越深,我深深的沉醉於這樣愛痛交織的氣氛!

在體內積蓄了幾個月的精子強有力的爆發了出來,一股一股的拍打在王阿姨的子宮深處,王阿姨一口咬住了我肩膀,兩人久久不能平靜。我軟軟的靠在了沙發上,雙手撫摩著她的後背,王阿姨還是緊緊的抱住我,咬住我的肩膀。陰莖漸漸的萎縮,隨著王阿姨體內的液體漫漫的滑出了陰道,不過我還是閉著雙眼繼續的回味,雖然已射精了,不過心理好象還是沒有滿足,狠不得再幹她十次八次,可是身體不允許我這樣,第一次的體會到了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借著這樣的姿勢我的兩手滑向了王阿姨的陰部,想用最快的方式恢復狀態,手指在陰唇上摩擦。

沒過一會兒稍微有了一點感覺,王阿姨猛的一起身看了一下時間,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好了,我該上去了」;我還有些捨不得的說:「再玩一次嘛」;王阿姨做了一個扇我弟弟耳光的姿勢,我一把捂住了陰莖,哎...沒辦法。王阿姨看了一下門上的貓眼,開門後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看著微微有些上翹的陰莖,上面濕濕的,沙發上也留下許多殘餘的液體,我深深醉於其中。

第二天的中午,還在睡夢中的我,接到了王阿姨打來的電話:昨天我想來很後怕,以後真的不能這樣了,遲早有一天會被發現的;聽到王阿姨的這翻話,我心情有點沉重:「阿姨,我不懂你是什麼意思,你不喜歡我了,討厭我了」;王阿姨沒有說話,在電話裏我們又陷入了沉默,唯一能聽見的就是電話那頭的汽車轟鳴聲,我不知道能用什麼樣的語言來挽回,只是默默聽候她的最後宣判,沒過一會王阿姨只是小聲的說了一句:「反正你以後不能這樣了,我先回公司了」,接著就掛斷了電話。

說真的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失戀過,或許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戀愛過,沒有體會過那樣的痛苦。

接到王阿姨的電話以後,我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失戀來形容,不過現在我可以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戀愛,只是一種需要,滿足我戀母情節的一種需要,但我始終琢磨不透王阿姨心裏的想法。像王阿姨這樣年齡的女人對性的需求應該是很強烈的,可為什麼她總解不開心理的那個結呢,昨天下午我或許真的有些衝動了,站在王阿姨的角度想想是有些後怕,想到這裏我不禁為昨天的行為後悔。

隨後的這幾天裏,我也沒有心情出去找工作,一個人在家無所事事,只是每天下午5點鐘的時候,我會站在陽臺上等待熟悉的身影,王阿姨走進社區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朝我家陽臺看看,當看到我的時候,總是一副很驚慌的表情,而我心態已經放得很平了,不想給王阿姨太大的壓力,每天只是用一種渴望的眼神注視著王阿姨,不知道她有沒有捕捉到我的眼神。

兩個星期過去了,再也沒有接到王阿姨的電話,我有些絕望了。在家等待了兩個星期,抑鬱了兩個星期,有些受不了。在一個清晨,早早的起了床,父母很高興,問我今天怎麼安排的,我說要去人才市場轉轉。等父母洗漱完畢出門以後,我去沖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自認為最好看的衣服,出門了。

我很想看看王阿姨家的陽臺,可是太陽兄弟對我的關照讓我有些受不了。一個人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像神經病似的四處張望,似乎現在才真正感覺到原來我回家了,感覺是那樣的愜意,一年多的獨立生活結束了,又回到了父母的懷抱裏。

進入人才市場,看著許多和我年紀相仿的朋友在門口認真的看著招聘啟示,好象是捨不得花5元錢的進場費,我心想這些人都是傻子,光看有屁用,於是我買了張票就進去了,一進去就有一些大媽級的女人向我圍了過來,TMD這年頭誰會上你們這些人的當,我根本不去理會他們,直接走向了一家廣告公司的招聘櫃檯,一位小姐很熱情的叫我坐下談,看上去年紀也和我差不多,可是顯得格外的成熟,我從氣勢上被她打敗了!

在自我推薦的過程中,都顯得很被動,而且我都沒有過工作的經驗,不過那位小姐還是很熱情的叫我留下電話,等候通知,一想到電話糟了回來2個星期了都還沒去換手機卡,於是我留了一個坐機號碼,那位小姐笑了笑有能直接找到你的電話嗎?我很尷尬的笑了笑,這個電話可以直接找到我,哎...隨後我有去了幾家公司,結果都是等候通知,離開人才市場找了一個移動通訊的小店,隨便選了一張卡,就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向她訴說了我今天上午的慘痛經歷,媽媽安慰我叫我不要懈氣,漫漫來。

隨後的時間又是一個人遊走在大街上,味覺讓我看了看時間,都12點多了,看著馬路對面的麥當勞,我不加思考的走了過去,本來對這種洋速食是不感興趣的,進去以後,隨便點了些東西,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享受午餐,在這裏吃午餐的幾乎都是些白領人士,有的一邊看報,有的在打電話,讓我想起了王阿姨,或許她現在也是在這樣一個氣氛裏用餐,真的有點想她了,於是我大膽的撥通了王阿姨的手機:「喂,吃過飯了嗎」;電話的那頭也很安靜:「正在吃呢,今天你沒在家呀,我給你家打了電話,沒人接,你去哪裡了」;知道王阿姨給我打過電話以後,真的很後悔,幹麻要選今天出門呢?

不過我這個電話還算是回得比較及時,我有些興奮的說:「是嗎?有什麼事情」;電話的那頭又沉默了一會:「哦,沒什麼,那你打電話有什麼事嗎?」哎~~~興奮的心情沒有持續多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也沒什麼,就是想聽聽你的聲音了;那你過來吧,我在XXXX等你」。我丟下手中的食物,打了個的士急切的沖向目的地,遠遠的就看見王阿姨在四處張望。隨後我跟著王阿姨走了好幾條街進了一個老房子裏,看這房間的結構和我在廣西住處差不多,只有一個單間,一個廁所,多了一間很小的廚房。

王阿姨放了一把鑰匙在桌上:「以後中午我會過來休息一下,好了我該回單位了」;王阿姨走後,我仔細的在屋內四處看了看,雖然房間有點破舊,不過到是挺乾淨的,屋內一些日常需要的簡單傢俱都被王阿姨清理得一塵不染,整個就像一個小家,我躺在床上對明天有了一種憧憬。雞雞不自覺的頂了起來。

下午回到家中,我還是在陽臺上守侯著王阿姨的歸來,當王阿姨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她還是習慣性了看了看我家陽臺,我對著王阿姨傻笑,她沒有回應我,快步的走向了電梯。我還是傻傻的看著社區內的風景。晚上父母回家以後看我心情好了許多,他們也很高興,並鼓勵我,我也借著他們的意思說:「沒事的,明天我再出去試試。」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了床,和母親一同出了門,沒想到在電梯裏遇見了王阿姨和他的老公,姜果然還是老的辣,王阿姨熱情的和我媽說著話,還問我什麼時候回來的。看著王阿姨今天的打扮著實讓我興奮,一條深灰色連衣短裙,臉上抹了一層薄薄的粉底,散發出淡淡的香味。真不知道裙底是什麼樣的風光,不過中午就可以揭開這個懸念了。

和母親分手以後,我直接到了那間舊屋裏,因為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或許我根本沒心情去做其他的事情。一個人躺在床上,脫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兩眼死盯著門,盼望著王阿姨的到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睡著了多少次,頭昏昏的,看了看表,快12點了,王阿姨或許已經在路上了,興奮之餘又點上了一隻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想著早上王阿姨的樣子,心跳有些加快了。我分不清是在興奮王阿姨的赤身裸體,還是被拋棄的感覺消失了。一個十分鐘過去了,第二個十分鐘也快要過去了,王阿姨始終沒有出現,我有些著急了,不安的翻動著身體。

沒過一會聽見了開門聲,王阿姨提著肯德基走了進來,看我躺在床上的樣,連忙把門關上,我力馬跳下床,一把抱住了王阿姨,雙手把裙子掀到了腰間使勁的揉捏王阿姨的屁股:「我以為你不要我了」;王阿姨拍了拍我的頭,溫柔的對我說:「好了,好了,讓我把東西放下」;接著我又躺回了床上,兩眼色咪咪的看著她,王阿姨將吃的放在了床頭,肩膀一縮,將連衣裙整個滑到了腳底,笑咪咪的對我說:「夠了嗎?」我搖了搖頭,王阿姨又將胸罩脫了下來,對著我轉了一個圈,我靠,T字內褲,說真的第一次親眼目睹!

我一把將王阿姨拉上了床,閣著那條性感的內褲來回撫摩,頭壓在了她的胸上:「王阿姨,你知道嗎,這兩個多星期我日子有多難過,你這麼狠心」;王阿姨撫摩著我的頭:「你真的喜歡和阿姨做愛嗎?其實阿姨和你做也感覺很快樂,不過老是害怕被人知道,你那次在電梯門口拉我下去,回去以後我真的很後怕,你以後不許這樣了」;我恩了一聲,繼續享受著,像是在母親懷抱裏一樣,時不時的吸吸乳頭,王阿姨拿了一塊雞腿出來,叫坐起來吃點東西,我正伸手去拿,被王阿姨一手打了下去:「你真不講衛生呀」;說完拿著雞腿就湊向了我的嘴邊!

說真的,當時一點胃口也沒有,不過還是一口咬了下去,隨後王阿姨也咬了一口,對著我甜甜的笑了,我摸了摸下身的陰莖:「阿姨,我下面很漲了,你坐上來喂我吧」;說完我起身將王阿姨的內褲撤了下去,坐回了床頭,一手掰在陰莖上,王阿姨起身一手拿著雞腿,一手扶在我肩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這下好了吧」;王阿姨向我翻了個白眼,隨後又拿著雞腿湊到了我的嘴邊,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一種幸福的感覺,陰莖被王阿姨的身體緊緊的包圍著,暖暖的,我沒有要抽查的慾望,兩手抱在王阿姨的腰間。

隨後王阿姨丟下了手中的雞腿:「你還要不要吃」;我搖了搖頭,深情的望著她,王阿姨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將頭搭在了我的肩上,屁股在我下身緩緩的蠕動,乳房在我的胸口摩擦,我閉上了雙眼,盡情的享受著心靈的快感,我抱著的是我的愛人,我們是真正的在做愛,而不是單純的性交。王阿姨的速度很慢,發出了很愉悅的叫床聲,或許這樣的性愛才是王阿姨所需要的,這讓我想起以前對王阿姨下身的猛烈攻擊,真的非常後悔,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應當加倍的呵護她,而不是為了那所謂男人的成就感而令心愛的女人痛苦。

王阿姨的動作有些加快了,兩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身體,我的手在王阿姨的後背來回的愛撫著,儘量的促使王阿姨能達到最高潮,隨著王阿姨最後一聲的落幕,停止了所有的動作,感覺到她身體很熱,緊緊的貼著我,嘴在我的耳邊喘息。過了幾分鐘,王阿姨給了我一個甜甜吻,又緩緩的扭動屁股,我勢意讓她側著身體躺下,王阿姨順著我的意思有些不安的側躺在了床上,我翻到她的背後扶著陰莖緩緩的往裏放,王阿姨捲起了雙腿配合著我的插入,輕輕的哼了一聲,我一隻手搭在了她的乳房上,溫柔的進出於王阿姨的陰道,感覺得出這時的她放鬆了下來,叫聲顯得格外的平和與享受,我也很享受,再沒有了以前那樣的邪惡念頭,一切都顯得那樣的平靜!

嘴在王阿姨的頸部親吻著,一手遊走在她的雙峰之間,沒有了以前那樣的激情,多了一份體諒,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了真正的性愛,性與愛的結合,而不是無聊的機械動作,數分鐘以後,我順其自然的洩了,沒有貪戀所謂的時間,很放鬆,這樣的快感不壓於猛烈的抽插。休息了一會,我拉著王阿姨就去了廁所,兩人第一次這樣坦然的面對著對方,很放鬆,互相清洗著對方的身體,我似乎在這一時間又成熟了許多。

第二天我照常去了和王阿姨幽會的地方,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緊緊的在床上擁抱了2個小時,在我內心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身邊這位阿姨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女人,深愛的女人,對她再沒有了以前的依戀,是愛情吧,有些不可思議,這樣的戀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難道我不再有戀母的情節了,但我同時也感覺到離不開王阿姨了,有一種想和她私奔的衝動,這可能嗎,王阿姨願意嗎?想了許久,等我醒來王阿姨已經離開了,一個人躺了好一會才回家。

隨後的日子裏,和王阿姨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關係,當然現在也一樣。

在母親的介紹下我找到了一份工作,不過每天中午我還是會去和王阿姨午休,對於王阿姨肉體的依戀似乎少了許多,更多的是親吻和擁抱,現在想來,王阿姨應該算是我的初戀吧,情人兩個字我不知道該不該加上去。

在這段日子裏,王阿姨勸了我幾次,叫我交往一個女朋友,可我總是對她說:「你不喜歡我了嗎?」王阿姨聽到這話也總是深情的給我一個吻。

佛經裏有句話:「當你在追求快樂的時候,也在追求一連串的痛苦,或許我現在就處於這樣一種痛並快樂著的狀態吧,不知道要延續要什麼時候,是想解脫了,還是希望繼續延續下去,聽天由命吧!!!」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