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的第一次

從我把母親接回家以來已經過去一個禮拜了,母親已經習慣了在家裏不穿衣服,在我的幫助下生活。

小孩子的性格嗎,誰對自己好就喜歡誰,我在母親心裏已經是她最親近的人了,不過很可惜,雖然每天我都會給母親舔屁眼,上廁所也是由我幫母親擦屁眼,卻一直沒能和母親成功的肛交,每次隻是用舌頭舔她的小菊花,她就興奮得不得了,扭啊扭的,想讓小屁眼脫離我的掌控。

舌頭突破了屁眼口,開始深入直腸,她的反應就激烈了,不管我的感受就開始掙脫出去,嘴裏叫嚷著“癢癢,不要,不要的。”

每次都弄得我不上不下,天天一柱擎天似的隻能夠對著母親的屁眼打炮。

好幾次我都想趁她不注意,將雞巴塞進小屁眼深處,好好體驗一下她的直腸溫度。

可惜,現在的母親跟小孩似的,說翻臉就翻臉,舔屁眼的時候很享受,插屁眼就不行,弄得我都快急了。

最後實在沒有辦法,隻能幫她一直舔屁眼,爭取她讓體會到插屁眼的快樂,之後的肛交才有可能,像母親那樣天天分泌腸液的屁眼可是天生肛交的料啊,如果放過了可是天大的損失,母親能等到我來拿下她的第一次,隻能說母親的屁眼和我的雞巴是上天注定的最好的組合。

“小蟲子癢啦,寶寶要殺蟲,兵兵快來,快。”

剛從廁所出來的我聽到了母親在臥室的呼喚聲,走進了臥室,迎面而來的就是母親絕美的豐臀。

因為怕屁眼裏的蟲子(我騙母親說屁眼裏有蟲子,如果不每天殺毒,就會從她肚子裏鑽出來,母親引以為真。

),她跪趴在床上,雙手用力扒開白膩豐滿的臀瓣,露出迷人的深褐色的屁眼,雙手深陷在雪白的臀肉上,由于用力過猛,小菊花上的每一絲褶皺都沖我綻放著,一圈不規則的肛毛生長在屁眼周圍,為其增色不少。

菊花深處的腸道口也隱隱約約被她打開了一絲縫隙,展現出了神秘的色彩,深深吸引著我。

這就是我一周以來的成效,母親的身體表面已經沒有一處我沒品嘗過了,雖然還沒有全部把玩,甚至于進入體內,但是母親身上的每一處隱秘我都細細觀賞過。

尤其是我最喜歡的“金絲美菊”,每天一有空閑我都會哄著母親趴下,為我打開她的豐臀,供我這隻小蜜蜂在美麗的菊花上辛勤地開采,,美其名曰殺蟲,實際上是為她屁眼開苞做準備。

由于持續的時間很長,大多數時間母親都堅持不住,想要去大便,雖然我喜歡母親的屁眼、腸液以及屁眼周圍散發出的淡淡的便味,但還不想體會大便的味道,帶母親去廁所解決問題,回來之後繼續舔肛大業。

這不,母親現在就展示著我們最近的成果呢。

我順從母親的召喚,趕緊回到床上,順帶說一句,我們母子現在天天都是睡在一起,整天膩味在床上的。

一個是放暑假,一個是失憶,一男一女雖然沒有性交,但是69式天天有,一天到晚的我們就在床上看電視,尤其是母親一邊看動畫片,我在她身後看她屁眼,扒開肥美的臀瓣,讓小屁眼暴露在自己眼前,隨著母親的呼吸小屁眼也一張一翕地蠕動,時不時的還有褐色的腸液分泌出來供我品嘗,那種感覺真是好。

“嗯……嗯……”母親發出用力的聲音,屁眼上的褶皺隨之收縮,小屁眼一直蠕動,漸漸地開始向外流出腸液,我用手蘸了蘸,不愧是極品屁眼啊,腸液呈深褐色,勾動人心的異味令人不禁想去嘬一嘬她的屁眼,將她的腸液從腸道深處吸出。

我實在忍不住,雙手抓住母親的肥軟的臀部就開始舔了上去,舌頭靈巧地在屁眼周圍的褶皺上輕點,弄得母親不依得扭動臀部靠向我的臉,想讓我深入菊花,插到腸道上為她止癢。

嘿嘿,我才不會這麼輕易的滿足她呢,大舌頭在母親的屁眼上一舔,捲走了她的腸液,露出了深褐色的,水靈靈的小菊花。

然後學著人們接吻的方式深深地親了上去,順帶說一下,到現在我也沒有親過母親的嘴,她的屁眼才是我一直以來的接吻對象。

我深深迷戀著嘴巴貼在母親的屁眼上滋味,那會那我覺得自己擁有我一直夢想的女人,這個時候母親又開始了嬌喊,催促著我的舌頭的入侵。

“媽媽,用舌頭不如我用雞巴進去舒服,你願不願意讓大雞雞來幫你止癢呢。”

我的嘴離開了她的屁眼,在她的身後高挺著紫紅的雞巴,誘惑著她。

這時的母親已經被我幾天以來千依百順的態度騙到了,認為我總是會給她帶來快樂,怎麼會想到開苞小屁眼會帶來痛苦呢。

當然是急切地答應了我,央求我快到將雞雞挺到位,像我的舌頭那樣為她止癢。

我深吸一口氣,這可是母親的允許啊。

“媽媽,我並沒有強迫你。”

我的心裏暗暗想到,同時心髒開始劇烈跳動起來,終于迎來了雞巴為母親開苞小屁眼的時候了,我會永遠記住這一天,記住這樣趴在床上,扒開屁眼讓我操的母親的。

我的龜頭開始和母親的屁眼接觸,麻麻的感覺從龜頭傳來,順著我剛才在母親屁眼上舔出的小洞洞就開始向裏擠,母親菊花上的褶皺好像發現了危險,頓時都擠了過來,想把入侵的大家夥排斥出去,母親好像也感覺到了疼痛,扭動著屁眼向前爬去。

該死的,其實肛交最艱難的就是肉棒的龜頭部分,隻要前部分進去了,後面就比較輕松了可是這回失敗了,母親現在動起來我還有些攔不住,15歲的我身體發育還不是那麼完全,不能及時制止一個35歲的豐滿肉體“媽媽,這樣不行”我急忙撲上去,抱住母親,臉貼著她的大屁股,迷戀地阻止道:“媽媽,你的屁眼裏有蟲蟲,必須治療,大雞雞進到你的屁眼裏是給你殺蟲去的,是幫助你的。

相剛開始有些痛,一會就會變好的,嗯,好媽媽,乖。”

我一邊撫摸著母親肥美的屁股,一邊情深哄騙著母親。

這時候母親雖然有些害怕龜頭進入屁眼的痛苦,但是她更害怕我所說的蟲子在肚子裏的事情。

漸漸地被我的話語所打動,不再掙紮,肥熟的身體開始慢慢放松。

趁著這個時候,我提議道:“媽媽,你到我的雞雞的上方去吧,慢慢的坐在雞雞上,一會你要是覺得疼還可以拔出去的。”

就這樣母親聽從了我的意見,決定用我提出的放蕩的女上男下的姿勢用她的屁眼套住我的雞雞。

我平躺在床上,緩緩的讓母親面朝著我,蹲在我的正上方。

母親秀麗的臉龐,哺育我的那雙大白奶子,豐腴的肉體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

這個時候她沒有一絲身為人母的自覺,僅僅實在著急給肚子殺蟲罷了。

看到這樣的母親,我的肉棒不由自主的挺得筆直,又有誰能夠讓自己的親生母親赤裸的坐在自己身前,並讓她用自己的屁眼來接納親生兒子的肉棒呢。

幸好再此之前,我用舌頭為母親洗了一下屁眼,鑽出了一個露出淫靡緋紅色腸肉的小孔,趁此機會趕緊勸母親殺蟲,再晚就來不及了。

我讓母親背對著我叉開腿站在肉棒上方,讓她用雙手硬生生的掰開白皙的臀瓣,露出剛才弄痛了的小屁眼。

像蹲大便一樣蹲了下來,我左手握住肉棒,右手的撫摸著母親的臀部,將已經一張一翕的蠕動著的屁眼對準我的龜頭,母親還不敢讓我的肉棒進入,但這時我已經被她的張開的菊花勾出了全身的火氣,重重地在她的臀瓣上一拍。

啪一聲,母親吃痛得有些蹲不穩了,我趁機扶住她的屁股,對準了還來不及合攏的小屁眼讓她迅速的往下一坐,碩大的龜頭居然沒費勁多少勁就鑽進了她的直腸。

母親痛得啊的疼叫了一聲。

兩隻手死死地將兩瓣臀肉外掰,想擴大自己的屁眼,減少痛苦。

由于姿勢原因,她不能及時站起來,無法立即逃脫。

我趕緊安慰道“媽媽,別急,痛痛就一會,一會就好啦,先不要動啊,寶寶乖。”

母親在我的安慰之下,慢慢地換過了勁,不愧是天生適合肛交的屁眼,母親很快地就從屁眼和龜頭接觸感受到了從未接觸過得快樂。

漸漸地覺得有趣起來,這時我的肉棒還隻進入了一個龜頭,雖然火熱的肛腸緊緊擠壓著龜頭給我帶來了眼冒金星般的快感,我還是咬牙堅持住,哄著母親用屁眼完全接納我的大雞巴,從裏到外的完全占有這具引我犯罪的肉體。

母親停頓一會,大口的往外吐氣,用腸道套住我的雞巴,順著腸液慢慢的往下坐。

肉棒進到一半時她又停下,掰著臀瓣的手不停抖動,我的肉棒這時體會著母親從未讓人接觸的肛腸的火熱,腸道內的每一絲褶皺都好像小手一半為我的肉棒按摩著。

母親這時嘴裏咝咝的叫疼得顫抖著,但是她好像慢慢適應了這種感覺,再歇了十幾秒,疼痛似乎緩減了些,不愧是肛交體質,她的腸道第一次接觸雞巴就開始分泌出腸液,靠著腸液的潤滑,我的肉棒終于順利的到了底。

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啊,母親腸道內的每一絲褶皺都給我帶來了無窮的快感,這才是無上的快樂,享受著自己親生母親直腸的包容,品味著我眼前這具豐滿肥熟肉體給我帶來的快樂,我不禁有些哽咽。

終于得到了啊,終于得到了母親的屁眼的第一次啊!母親,你是永遠屬于我的。

母親也從直腸腫脹的快感中回過神來,無師自通的扭動起屁股,想讓我的雞巴侵占她屁眼內的每一寸土地,來消滅小蟲子。

看著這具肥熟的肉體恬不知恥地享受起肛交的快感,我感覺十分複雜,一方面是養育我多年的親生母親,一方面又是我幻想多時的屁眼。

複雜的感覺讓我心生暴戾,有種重重地掐在了肥膩的臀肉上。

啊——,我和母親同時叫喊起來,我的這一掐讓母親的肛肉前所未有的緊縮起來,屁眼中的腸道用力擠壓著我的雞巴,套住雞巴的深褐色的皺褶不見了,剩下一圈紫紅色的橡皮圈緊緊套著我的肉棒。

母親也在吃痛之餘想要站起來,誰知道我的由于她的肛腸收縮得太緊了,緊緊夾住了我的雞巴,在最後時候,她那已經變成紫紅色橡皮圈的菊花口勾住了我的龜頭後面的凹槽。

擡起屁股時,屁眼上的嫩肉被深深帶出,但是卻又無法脫離,勾住了我的雞巴讓紫紅色的橡皮圈外翻,和我的龜頭形成了一幅淫蕩的畫面。

“寶寶不急,寶寶不急,慢慢來,別慌”享受中的我安慰著母親,母親背對著我哭哭啼啼的,抗議著我的暴行。

但是被她緊夾著的肉棒通過感受屁眼的蠕動告訴我,她的肉體還是很興奮的。

通過我的好說歹說,母親終于停止哭鬧,開始在我的指導之下,慢慢地上下移動著豐腴的肉體,開始了套弄雞巴。

我扶著她的屁股,仿佛肉棒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硬生生的鑽了個洞一樣!她擡起屁股時緊湊的屁眼口把肉棒夾得死死地,帶出了腸道中的嫩肉,坐下的時候又會被大雞巴把外翻的腸肉帶進屁眼,享受著肉棒充斥著整個直腸的感覺。

漸漸地母親一邊大聲叫喚一邊加快蹲擡屁股,無意識的呼喚發洩著成熟肉體幾日來得不到滋潤的饑渴感覺,在我的肉棒掃蕩直腸之處,母親腸道內的每一絲褶皺我都享受到了,她的肛門括約肌也不再那麼緊繃,配合著肉棒的抽插和自身腸油的潤滑,我們倆的結合處發出滋滋的聲音。

母親的括約肌越來越放松,她褐色的腸油慢慢順著我的肉棒頂端下滑,潤濕了整個雞巴,隨著她屁股的擡上擡下,雞巴不斷的深入她的肛腸深處,從裏面帶出了她油沫狀的分泌物,在我們的結合處不斷堆積,漸漸地散發出陣陣糞臭。

啊——的一聲母親到達了高潮,緊跟著屁眼開始無規律的收縮,腸液分泌得更多,兩眼迷離,香舌外伸,終于享受到了自己兒子帶來的肛交高潮。

噗噗,我也隨著母親的高潮而射精,15歲的我怎麼敵得過這塊肥熟的媚肉呢。

18波精液,在母親身下的我心理默數到,第一次肛交中將18波精液灌入了母親的腸道,我雙手抓緊母親的屁股,緩緩地從她的屁眼中推出了我的雞巴,一點一點地順著我們分泌的愛液我成功的退出了雞巴。

不出所料,我夢幻中的場景出現了:母親雙手還是托著自己的肥臀,她的屁股上張著一個已經被我的雞巴撐成不規則三角形狀黑黝黝的媚肛,從那好似散發著迷人芳香的洞口裏漸漸地滴出幾滴乳白色液體。

好似一張魅惑眾生的小嘴上,流出了迷人的唇液一般,令人獸血沸騰。

沒錯,我爆肛中出了自己的母親,眼前敞開屁眼,從總滴答滴答流出精液的這個女人就是我的母親,我夢寐以求的肉體上最神秘也是最迷人的孔穴已經為我所奪,留下了我的精液。

我激動得伸出手指,撫摸著黝黑的洞口,慢慢刺激著她的屁眼。

母親這時還沉浸在絢麗的高潮中,沒有回過神來。

但是她的肉體開始了本能的反應,我驚喜的發現母親開始不自覺地蠕動直腸,一點一點地。

已經張開的屁眼漸漸合攏,不在露出迷人的洞穴。

這是怎麼回事,我剛才足夠灌腸的精液那裏去了呢?我的腦中剛有這樣的想法,就見到一縷精液從被緊閉的屁眼口流出,那褶皺的旋窩不能再保持閉合,原先布滿放射狀褶皺的菊花被分泌的淫液打濕,漸漸凸出,凸起的菊蕾忽然綻放開來,像是突然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噴射除了摻雜著褐色液體的乳白色精液,我那灌入她腸道的足以灌腸的孩兒們就在她的直腸中洗漱了一番,沾染上了腸液就被他們的奶奶蠕動著直腸排出了出來。

噗噗,幽幽的糞臭隨著精液的排出散發了出來,我的大雞巴上沾滿了屎黃色的痕跡,很顯然母親已經被我幹出了粑粑,我對此不管不顧,挺起身子,摟住精疲力盡的母親躺了下來。

母親已經從高潮中緩過勁來,從眼角的媚意看得出她很享受這樣的感覺,我以後肯定要開發出更多的肛交方式,一定要好好開發母親的媚肛,抱有這樣想法的我不爭氣的枕著母親豐腴的身子睡了下去。

畢竟是男孩的第一次嘛,誰也不能太苛求,我可是射了18波精液呢,面對親生母親全裸的肉身,被大雞巴爆開的媚肛,有哪個男孩能夠管住自己呢。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