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和我的一段孽緣

我是一個美院學生,第二學年時,課程佈置了一些寫生作業,其中包括了一些人體寫生,學校往往會請一些專業的女模特作人體寫生素材,不過需要學生自己付錢,價格是很貴的。

記得衹有少數成績優秀的或有錢的同學才有資格去寫生教室上人體寫生課,另外的學生衹能去畫那斷臂的維納斯石膏像。

而我既沒有多餘的錢,成績也不優秀自然與女模特無緣,雖然這樣,但也裡對此卻很不以為然,覺得不畫人體畫石膏也一樣。

對於人體寫生我一直這樣下去,而其他的同學或多或少總要下決心去畫或是從餐費中省點。

所以總有一次機會去畫過人體,但我卻一次也沒,我休格高大健碩,有時也玩玩搏擊之術,每每大吃大喝,不多的錢老是很快就沒了。

沒錢的時候總會逼著人去想法子去搞錢,由於我畫像技巧提高很快,我想能不能去街上擺個畫攤為人畫像,說幹就幹,在天氣睛好的每天傍晚去夜市區設攤,由於沒竟爭對手。

高材生是不屑為之的,到我這裡畫像的人很多,於是也每天多多少少的掙了些煙錢夠花一兩天了。到後來也是等到沒錢了,才去畫像。

日子很快,終於等到學樣放假了,留在學校的人很少,不過我不想回家,就在學校過暑假,準備去找一個打工的公司。

一天傍晚,如往常一樣,我到了我經常設攤的地方,拿出了一些畫好的明星人像,架起素描畫架等待顧客上門。

生意出奇的差,過了二小時,已到了晚上九點多了,對面的商場也關門了,還是沒有人要畫,我低著看著過往人的腳步,人行已越來越少,我考慮著是不是如果再出五分鐘再沒人來就收攤了。

我猜想這雙腳的主人頂多衹有二十五六歲,不禁擡起頭慢慢地一路順著這雙美麗的腳踝看了上去,那細滑如絲的小腿曲線無法掩飾地柔美,那修長的大腿上被肉色絲襪緊緊包住。

我看到了一條白色的超短連衣裙,那女子似乎穿著褲襪,但大腿根部卻未見褲襪的分界線,以我蹲坐的姿勢擡眼望去,在昏暗的路燈下,見到了褲襪裡緊貼在大腿根的兩旁有蝴蝶結的白色三角褲。

三角褲很透且有中空,黑色糾結的草叢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紗底褲中。

我不禁多看了一會裙下風光,正著迷時,突然,那女子用酥酥軟軟的聲音發話問道:”可以畫個素描麼?”我忙將視線離開她的裙底,低下頭道:"當然可以,小的十元一張,大的三十元。"一邊指著對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她擄了下裙子坐下,雙腿並擾斜斜地放著,雙手擺在膝頭上,優美的動作及姿態迷人無比,我擡起頭望向她,而她正好也看向我。

“應老師,怎麼是你?!",我突然發現她原來是大學老師,很驚訝問道。

“王當,原來是你!?",她也同樣驚訝地站起來。

真是好久不見,你怎麼在這裡呀?""哦,我最近在這兒設畫攤掙點零花錢。

第二節:雨中春色應老師是我們大一時形體課的教師,但從去年就從學校停菥留職自已開了家服裝設計公司,應老師年約三十四五,已結婚生子,但是因為保養的關係,看起來不過像二十七八歲。

如畫的眉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紅唇,嬌美的臉蛋兒。全身肌膚白嫩細膩如滑,身段勻稱修長,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

在教形體課的過程中她穿著體操服,體態輕盈,性感迷人,那雪白細嫩的大腿來,不知勾去了多少男生的靈魂。

商場門口躲雨的人有好幾個,不少男人以那種異樣的眼光瞄著她的屁股,應老師很羞急,低著頭,臉色有些嬌艷紅潮,雙臂緊抱在胸前。

我忙走上前,擋在她身前,"應老師把T恤圍著吧!",說著脫下了T恤給她,她稍稍擦了擦裙子。

她掠了下頭髮,微笑著說:"王當謝謝你了,你這樣赤著身子冷麼?

”不冷,我常年都洗冷水澡,你看一點雞皮疙瘩都不起。"我挺起胸伸過手臂讓她看。

應老師也想到了這裡,有些發愁地說:”是啊,你看別人都冒雨走了,衹有我們二人了,但我這樣穿著在雨中可不大好。”說完應老師看了看周圍正冒雨奔走最後離開的人。

“是啊,再待一下,雨小些就可以走了"我不再擋在她身前,走到了一邊。

我第一次與異性如此接近,身子不禁有些僵硬,應老師倒是很大方,一拉我,嬌聲笑著,"來呀,沖吧?”先身衝向了那攫不斷的雨簾,我不禁被她感染,也大叫著衝出去,我倆拚命逃著……

第三節:風情女子很快我們就跑到了應老師公司所在大廈門口,停下後倆人還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一望之下不禁都有些尷尬。

大雨把應老師的髮型全弄沒了,一頭齊肩的短髮被水貼在項後,我的T恤沒圍在她的腰間,不知何時被她弄沒了。

她那件很薄的裙子,被水淋濕後變得幾乎是透明,胸前那一對誘人的尖挺乳房高聳著,在白色的薄紗衣的掩蓋下,朦朧的衹看到兩塊膚色且幾近透明的胸罩緊緊的包住她那豐滿的奶子,乳暈在衣上頂出兩小個點。

膚色半罩式胸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淡紅色的乳暈從蕾絲刺繡的高級乳罩罩杯邊緣微露,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稍一扭動腰肢,白嫩的乳房即半露出來。

這樣啊,可是我從來沒看到和接觸過女人,我怕那時我會出醜,我有些臉紅。

她有些疑問,你學畫人體寫生的時候沒見過女人麼?我…,我真的從來沒見過,今天和老師這樣相處就有些受不了。"我實說了。

啊!這麼說你還是處男?應老師突然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我赤著的上身,表現地有些興奮。

她微笑著,突然有些妖嬈地靠近我,在我的耳邊說道:你看老師身材行麼?她把胸脯頂著我的身體。

我沒見過這種溫柔陣式,不由暈頭轉向,好…好的,老師也是女人,要不先讓你見識老師的身體?"她的奶子又軟又香,我不禁使勁點頭。

王當,你可看好了,老師現在想看看你的反應。

所以你得把褲子全脫了,要脫光了。

她妖媚的說道。

這時我緩過神來,我在她面前一點辦法使用不上,雖然體格強壯,血流加速,呼吸有些難度,對她的提問衹能點了點頭。

一下把濕濕的長褲脫了下來,用毛巾擦乾了身上的雨水,但內褲卻不好意思脫下,雖然還是濕的但衹好將就穿著了。

真是的,你還是很濕,要擦乾身子,不然要著涼的,把內褲也脫下吧。她嫣然一笑給我了條乾毛巾,"可我不大習慣面對老師這樣光著下身。

 

我從來沒有這樣面對著女人。

我護著我的下體道。

我就是要測試你的生殖器反應,不然到時候拍片的時候怎辦?

真的,不要有其他想法,沒什麼的,快點了,我不會介意的,真的。

應老師笑著。

我衹好一咬牙脫下了內褲,露出了那濕濕的下身,快速地三兩下就擦干了。

兒臂般粗細的陰莖早已脹得發麻,如同一座小鋼炮般豎著,龜頭紅紅的,有如鴨蛋般。

應老師目光不離我下體的左右掃視著,露出驚訝的眼神,伸出舌頭舔了舔櫻唇,嚥了嚥口水。

在皓白如雪的肌膚襯托之下,雙峰顯得艷麗無比;隨著她身子的轉動,沒有乳罩束縛的柔軟乳房在跳動著,兩粒尖挺誘人的粉紅色乳頭一抖一顫的彈動著,鮮活、奪目極了。

惻頭一看應老師下半身還穿著透明肉色的褲襪,渾圓臀丘和很深的股溝美麗無比,細長的美腿,令人產生無限的暇想,那粉紅的陰部,黑色的陰毛……大好風光一覽無遺。

應老師擡起一條腿,輕快地把潤濕掉的褲襪的一腳從大腿膝蓋脫下到腳趾,然後輕輕地用手指拉住褲襪的透明腳尖褪下,那衹白裡透紅的腳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空氣中了。

她又擡起另外一衹腳,脫去了絲襪,脫完後還把褲襪揉成一團放倒床頭的櫃子上。

我不禁一聲呻呤,長這麼大,頭一次看到女人的身體,而且還這麼美艷,這麼近。

心中咚咚亂響,那下體一縮一股濃精噴射而出,直射應老師的腳上,我雙腿一軟,幾乎跌在地上,忙閉了眼睛。

應老師聽到聲響吃了一驚,立刻轉過身,走到我面前,扳住我的手臂,關切地問道,你怎麼了?看來你的耐力還是不夠,要多加訓練才可以。

由於太近了,她那好大的奶子幾乎堵住了我的嘴。

我…我…你…你…,我吃吃地更說不出話了,幾乎倒下了。

衹好擡起手擺動著。

難道老師的身材不好麼?看到我的反應,她好像很高興。

抖了抖乳房,然後又手托了一下。

好…你…我…,我通紅著臉,閉上了眼。

她微笑著拉起了我道:你真少見多怪了,我們美院設計系的人,應該對裸體不會太敏感的。

拍拍我的手用妖媚的聲音說道,沒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是成年人,放鬆一點,我會讓你成熟起來的。

我在她面前一點辦法使用不上,雖然體格強壯,血流加速,呼吸有些難度,對她的提問衹好又點了點頭。

應老師如仙女般從裡面出來,原來的內褲也脫下了,換上了一條白色的雕花褲襪,褲襪檔部有塊巴掌大小的絲布繡了一朵花,我知道這是一條免穿內褲的襪子,應老師這麼開放!竟沒有穿內褲。

白色的絲襪包裹著修長的玉腿,在小腹部位半透明絲襪襯托下隱約可以看到黑色的恥毛,透過褲襪還看到應老師的下陰如同一衹蜜桃般形狀,我這次看得心神激動不已。

她那修長的大腿和玲瓏的肉足上透明的天鵝絨連褲絲襪,令人產生無限的暇想,那柔纖合度的美腿襯著透明絲襪,在燈光的照射下使得性感的大腿處於一股神奇的光澤的籠罩下。

光滑背脊和豐滿的臀部、蜂腰一般蠻腰扭動著更加性感迷人,襯托出玲瓏浮凸的曲線。優美的小腹光滑潔白,下腹中心可愛的肚擠,如櫻嘴一樣迷人。

我的下體不由地又脹大了幾倍。

你先坐下來嘛!"老師指了指身旁的席夢思床。

我依言坐了下來。

應老師走到我身前,按住了我,一屁股坐到我的大腿上,摟住我的頸說:瞭解女人的身體,可以減緩你的衝動。

待一下老師要和你做愛來測試你的性能力。我…我…,我話還沒說出口,她早已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了。

第五節:初覓禁果她和我的唾液互相交流著,老師的舌頭有種說不出的甜蜜感,衹覺得很柔軟,很滑,很舒服。

她身子一重把我壓在床上,穿著透明褲襪的修長玉腿如蛇一般地纏著我的身子,我空有大力卻無能為力。衹好任由她親吻著我。

一會兒我衝動起來,我用力吸她的紅唇,然麼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滿濕和唾液的應老師嘴裡,這時候,應老師的舌頭纏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時,她的舌頭追入我的嘴中。

我舔她的舌頭,應老師喜悅顫抖,更用力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追求無比的快感,嘴對嘴的吸吮對方的唾液我用一衹手緊抱應老師的肉體,用另一衹手撫摸她的身體。

我的手指因興奮而顫抖,輕輕拉開她睡衣的前擺,手指在腰和穿著褲襪的屁股徘徊,享受肉體帶來的感觸。

更高漲的情慾,使我摸到陰毛,然麼向下移動,當我找到柔軟的陰肉縫溝時,興奮的感覺幾乎使我無法呼吸。

過了很長時間,她終於讓我緩口氣,低低地說:"把我的睡衣脫了!

我早已血脈如鐵,把她那透明的睡衣一下子脫下了,大大的奶子跳脫而出,似乎還發出~波~的一聲,頂在我的胸前。

她立身子,倒騎在我的下身,俯下頭,將我的大腿拔到一邊,持起我紅脹的陰莖,伸出玉手握住玩弄,慢慢親吻下去,接著把它含進嘴裡,不停的吸允著,她的小嘴還不能把我整個龜頭含,這使得應老師的小嘴鼓了起來。

應老師的舌尖在我的龜頭上來回遊動,牙齒在陰莖上輕輕咬著,吐出一些唾液滴在龜頭上,用舌尖挑開龜頭上的眼子,用力頂著。

我幾乎又快洩出來了,身體輕輕的抽蓄著,她似乎感覺到了,於是吐出了我的陰莖。

回過頭對我妖喘著說:你也吸吸吧,我的下面很香的!

她把她的大腿張開,那穿著褲襪的屁股用力住我的頭上塞去,看來她也已經興奮多時了,她那美麗的花瓣隨著呼吸一張一合,小穴裡不時流出甜美的花露,那天鵝絨褲襪濕了一大片,陰唇紅腫突出,而且很迷人。

我心中激盪,用舌頭用力吸著她的褲襪,那褲襪果然有些香氣,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隔著絲襪親吻,感覺很滑很柔,穿著絲襪的陰部顯得是那麼的光滑和細嫩,我深深地被吸引住了。

此時的我興奮已極,心跳突突,陰莖一個勁的往起竄。不自覺地一股濃精又撲地一聲直射到應老師的櫻嘴裡,應老師驚啼一聲,張開小口,把精液全部吸到了嘴裡,然後左吸左添地把我快軟下去的陰莖又弄大了。

在應老師的騎壓之下我用牙咬著她迷人褲襪的檔部,不知不覺,突然一下把她的褲襪陰檔部分咬開一個洞。舌頭正好伸了進去,撥開她的花瓣,舌尖抵著那小花蕊,舔的老師大腿亂動,屁股使勁地發浪。

左手食指和中指剝開陰戶兩旁的陰唇,這時候,清楚看到應老師的秀美絕倫的秘處儘是光滑如嬰兒一般,兩片薄薄的粉紅唇夾在兩片肥厚的大唇中,滲出點點晶瑩的液體。

我捲起舌頭伸了進去用舌尖在兩片薄唇中挑逗,特別是頂端的一顆小肉球。

她本能地又開始蠕動臀部。

我把舌尖伸進暖暖的肉壁內撩弄,吞吞吐吐,應老師的下身液體不停湧出,身體不斷震動"嗯嗯,呀……啊……舒服……好……我……啊,啊……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應老師突然叫了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聽女人叫春的聲音,原來是那麼浪。

她在用力吸我的陰莖,我幾乎又快洩出來了,身體輕輕的抽蓄著,她感覺到了,於是吐出了我的陰莖,轉而用手很技巧地輕摸,把我的一股烈火暫壓下去。

過了一會兒她停了下來,掉過頭對著我的臉說道:現在讓你好好看看我最神秘的地方,我給你講解其中的作用。

應老師臉一紅,伸手剝開褲襪口,把褲襪褪到小腿處,把雙腿放在我頭上,就坐在我胸上。

你看,這是大陰唇,裡面還有個小陰唇,哦,這個就是陰蒂,是最為敏感的地方,這個洞就是陰道口,她剝開陰唇,露出洞口,把水蜜桃般的下陰對著我,這是讓你陰莖進去的地方。

我用手指捅了捅,應老師嬌啼起來,呀……啊……幹什麼?我忍耐不住了,坐起身子一把抱住應老師,說道:我知道了,讓我試試吧!我湊上嘴巴,用舌尖舔轉圈似地舔著老師的逐漸堅硬的乳暈及乳頭,同時也不忘熱情的吸吮。

嗯……就是這樣!啊…,也許是從乳頭傳去的感覺,老師發出如囈語般糊的呻吟,同時把大腿弓起夾住我的身體,屁股不安地上下擺動,衹求能有多一點刺激。

查覺到老師心神蕩漾的我,就用舌尖從胸部開始往肚臍舔去。

啊……!老師的身體有如觸電般抖了起來,下腹部不自主地擡了起來。

我趁勢捧起老師圓潤的臀部,衹見白色的液體不斷從陰道口湧出,床上已經有些濕潤。

應老師的褲襪還吊在小腿上,我一把扯掉,劈開她的大腿,粉紅的花瓣及深黑的草原就毫不保留地呈現在眼前,那如詩美景令人噴血。

第六節:溶洞探幽我俯身下去,吸取著甜美的汁液。

啊…………,老師的雙手緊抓床單,發出了呻吟。

良久之後,我有些累了,反而應老師進入了高潮。

應老師反了過來把我又壓住了,把蠕動的情慾移到大腿上,她把腿舉到我胸上,然後壓在我身上,好像在要求更多強烈的愛撫。

我讓她的肉體放在我身上,享受肉體重量帶來的壓迫感,用左手抱緊應老師的身體,右手擡起屁股,欣賞那裡的肉感。手指又沿著二個肉丘間的縫溝摸下去,摸到濕淋淋的裂縫。

現在應老師的淫水都淋濕了我的下體,我抱住她的脖子,把一切神經集中在她唇火熱的吻。

插進來……,應老師妖媚地叫道。

我用一衹手握住又熱又硬的肉棒,另一衹手尋找她的陰道口,想在那裡插進去,應老師屁股從上面落下回應。

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肉棒從下面向上挺二、三下,但也衹是從陰唇滑過,不能如意的插入。

真太沒用了了!應老師突然這樣說,一面用手指抓住我的肉棒,扭動屁股對準龜頭想吞下去。

我也在腰上用力從下向上挺起,隨著滑溜的感覺,撥開兩片肉,龜頭有些進去了。

但我的陰莖實在太大,呀!好痛,停!在我正準備將整個陰莖插入進,應老師大叫著,擡起屁股準備將我的陰莖拔出。

誰知,我的龜頭一旦進入應老師的陰道,好像磁鐵相吸,再也脫下開來。

應老師想站起,而我的龜頭也隨她而起,根本脫離不了她的下陰。

快一點拔出來,我痛死了!應老師一臉痛苦。

我看到應老師的神情也想拔出來,但偏偏心中越是興奮,陰莖被應老師聖水一滋潤反而越發脹大,直徑比剛才還要大了一半。

應老師的陰道口似乎有些撕開了。

嗚…呀…,應老師痛得哭出聲了。

整個人抽動著,我深深地感到她的陰唇內陰道口有麻顫感。

我沒想到第一次作愛竟是如此,而應老師也是生產過的人,陰道應該不會如此發痛。

我緊抱著她,親著她,讓我慢慢軟化後出去可能會好些。不要,你先慢慢進去試一下,我陰道內壁還是大的"應老師不同意我拔出。

她把豐滿肉體的重量壓在我身上,又緊緊的抱著我,將肉棒深深吸入,二人的肉體像作戰一樣的攻擊對方,使陰部與陰部彼此互相磨擦。

我一手扶住老師的纖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脹許久的陰莖,對準濕潤的花瓣中央,傾全力頂了進去。

撲的一聲,我粗大的陰莖終於插入充滿淫水的肉洞深處。

肉洞的深處好像獲得期待已久的肉棒,高興的蠕動。

啊……!老師不禁仰頭大聲的呻吟,好…好……總算…算…進去了同時,她滿身香汗也像珍珠似地流了下來!

應老師輕輕地抖動著下身,無力地在我的耳邊輕輕說,你騎到上面來吧,說完,身體就向側方移動。

我的陰莖緊連著她的下陰,慢慢轉動著身子,將身體放入應老師的雙間,豐滿的雪白大腿在搖動,然麼夾住我的腰,她的穴肉迫不急待的抽動。

但由於兩人的生殖器交合得很緊,根本不會抽動。

我在屁股上用力,像要把子宮也刺穿似的插入時,但衹能動得了一點點,而應老師又痙痛又興奮地哼哼唧唧……

你不要在我陰道裡射,如果一時拔不出,就忍耐住。"應老師親著我。

我緊緊的抱著她,在應老師乳房上又吸又吻,又壓又舔,把臉埋在軟的肉峰裡,就這樣不停的吸舔。

就在這段時間裡,應老師絕對主動地對付我的身體,她自己搖動屁股,用穴裡的嫩肉磨擦肉棒,吐出火熱的呼吸,慢慢的增加動作的強度。

我的肉棒在應老師的肉洞裡膨脹,慾火高漲的瘋狂的她,淫洞裡流出大量的淫水,但被我的陰莖堵得死死的,沒有一些沒出,我的龜頭感到她的內壁都飽含著聖水,燙燙的。

真想不到,你的陰莖連我都受不了,應老師用沙啞興奮的聲音說,一邊她的身體像巨蛇般扭動纏繞,擡起她肥大的屁股,並同時夾緊我的陰莖搓揉。

麻痺般的快感越來越多,兩個人的慾火也更熾熱,淫洞也出更多的淫水。

應老師抱緊我的身體,把雙腿分開到快要裂開的程度,以迎合我的巨大陰莖,雙腳伸在墊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時上身向麼仰發出嗚咽聲。

我的全身都興奮了起來,於是我更加用力,努力想做些抽插動作,雖然每次都差不多動不多少,但給應老師的刺激是巨大的。

啊……!好啊……親愛的……好舒服啊……,啊………來了……,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應老師繼續著她的誘人啼叫,她的下半身已經支撐不住,衹得用手肘支撐住身體,來承受我的衝擊。

再……再用力點!在應老師對高潮的渴望夾雜在雜亂的呼吸及喘息聲中,我再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我抓起老師的腰,也讓老師硬撐住身體,我努力地把陰莖打進老師的花蕊深處來回應她的呼喊。

老師的全身在顫抖著,用最大的力氣來接受我。

啊………!我……我快不行了!!要……要受不了了!!啊………

應老師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隨著一股從花心深處射出的熱流,衝擊著挺硬的慾望之根。

應老師仰著頭,緊皺的眉頭及收縮的小腹,修長的雙腿越來越緊地盤住我的腰,都像在竭力的忍耐著快控制不住的高潮,被脫的應老師再也支持不住,雙手無力地伸直,在床上直喘息。

不知何故,剛才看應老師穿褲襪時會不由地射精,但現在我的陰莖被應老師的聖水泡著反而仍越發堅硬著,我繼續著我的衝擊,更順暢的進入花徑深處。

過了一會兒,應老師好像又被我沖了回來,她雪白的屁股像一盤磨似的旋轉不停,銀牙咬緊,秀髮散亂,嘴裡又不住的哎唷哎唷的叫了起來。

喔喔…喔為,喂…看來…你不射…掉…是不…會…出來的,應老師呻吟著,我高…潮…又快了,我們…一起…射吧……哦……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

我舉起老師的雙腿,推往她的胸部,這姿態能讓我的陰莖可以更順暢的進入應老師的花徑深處。應老師下體已經綻放出一朵誘人的花朵。

喔……God!再……用力!插…進去吧!!應老師發出了可愛的呻吟聲。

我筆直地突刺,全力的深入老師的花徑,老師果然承受不住這樣強的刺激,啊…………!!不……不要……我快………快受不了了!!啊……

應老師用力的甩著頭,上氣不接下氣的告饒!修長的手指緊抓著我的手臂,想要忍受著快感對子宮的衝擊。

但在我持續的攻擊下,老師再一次的屈服了。

應老師的愛液又一次有如噴泉一般湧出,隨著老師這次的高潮,我的忍耐也達到了極限,不久麼在龜頭上感到異常的刺激,快感越來越大,然麼擴大,變成無以形容的喜悅。

老師察覺了陰莖在體內脈動的變化,不要射在裡面……,她想抽離出,但緊緊的交合使她不能出去,噢!

別這麼快,等等一等,但進入了終點衝刺狀態的我,已如離弦的箭支那樣發射出來,她的叫嚷完全無濟於事!

有一股火熱的感覺從身體深處噴出,隨著麻痺般的強烈快感,經過龜頭向肉洞深處射進去。

我的身體的抽搐卻是一下慢似一陣了。

最麼,我完全平靜下來,喔,你的精液好燙,應老師被精液一燙,緊摟著我。

我也緊緊的擁抱她,細細領略剛剛的滋味,陰莖也還放在應老師的洞裡面,捨不得拔出來。

第七節:深意濃情好半響,兩人才回復過來。

我有陰莖漸漸變小,有一半可以從應老師的陰道中拔出了。應老師下體洞內還貯著大量聖水與精水的混和物,她伸出玉手摸了一下,道:這裡面的液體很有營養的,我丟了這多,要用它補補,你吸在口中餵我一下。

我依言把口抵在她的洞口,聖水與精水的混和物有些騷味,我吸了一大口,然後與應老師嘴對著嘴,把這些液體餵給了她,應老師喝得很有味。

啊,真是太爽了,王當,你真是好樣的,明天,我們再試一下,看來你還是挺行的。

應老師不住用手摸著我的下體,高興地說著。

應老師,剛才好騷,我輕輕的揉著她的兩個乳房說。

騷?都是你這根東西,插得我快死掉了。

應老師說著,用手拍打我那根還腫脹著的陰莖。

你真是的!喔,遇到你這大陰莖真倒黴。

我的洞口都開了,痛死了,明天不知能不能走路,前幾天剛做了陰道緊縮術,好不容易把陰道縮小了,被你一弄又大了。

應老師用四個手指併攏塞了塞她的陰道,有點鬆,很容易就進去了。

我親了親應老師,說:應老師你真好!她聽了我的話後,用手摸著我的龜頭,躺在我懷中,撒嬌著說:什麼呀,叫我應姐。

呀,都五點,快睡吧,我明天星期天還有事,應老師說道。

沒想到這麼長時間,我也奇怪。

但下體被應老師不斷的摸著,不由地衝動起來,轉身又壓到應老師身上去了。

應老師有些不願意,道:不要嘛,人家下面都痛死了,明天不知能不能走路。

我卻不管這些,一個抄手,把應老師弄成一個狗爬式,應老師儘管不大願意,但在我大力調動以及她自己慾火未熄狀況,讓我從她的後面插向她的陰道。

哦哦哦…………噢……喔噢…噢嗚,哦哦哦喔喔,她不斷地叫著,身體扭曲著,屁股肌肉緊縮。

我大力的抽動著,不一會兒,應老師高潮來了好幾次,一會又來了,她整個人軟了下去。

我情緒越來越高漲不肯讓她就此為止。

把她反了過來,她此時已經沒有任何自主的意念,瞇著縱慾過度而失神的雙眼隨我亂弄。

我打開她雪白的大腿,架在我的肩上,一個沖步頂向她的下陰,使大力插她。

好心肝,不要了,我受不了…哦哦哦……喔……喔喔…噢……噢噢。

應老師呻吟著。

你喜歡被我插麼?不知為何我突然衝口而出。

好的,我愛…,應老師低聲呻吟,表情極度受用。

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粗猛,不停地運動著,應老師有些脫力了,她雙手握著我的下陰,想止住我的動作,過了一會,她突然一聲低低地苦痛叫著,應老師暈死了過去。

我不知她怎麼了,仍然插著她,突然感到全身有股如潮的抖動,一股精體射向應老師陰道深處。

我大吸幾口氣,一個撲,倒在應老師白羊一般的赤裸肉體上,不過陰莖仍塞在應老師的陰道內。

我吻著應老師的小嘴,良久,這才發現,她已暈了,應老師的下陰被我激烈的動作弄破了點皮膚,有些血絲。

但我也無能為力,這般做愛實現太累,衹好壓在應老師身子上,相擁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