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的曲線

葉佩清最不滿意的是大女兒居然不問她意見就閃電結婚了,結婚的理由是:意外懷孕!在不肯墮胎方面,女兒倒是和自己一樣執迷不悟。不同的僅僅是她選擇了婚姻,而葉佩清卻連女婿也沒有看過便要接受這個事實,煩得她連找男人的心情也沒有了。

婚禮她也賭氣不去了,前兩天就派了小女兒去。今天小女兒也是時候回來了,葉佩清還賴在床上時,門鈴聲就響了,她來不及換睡衣就下樓開門,小女兒盈丹穿著掩不住臀部的超短裙和完全露背的緊身衣,雖然小女兒不像自己和大女兒那麼豐滿性感,但是她天生一雙纖長的玉腿,穿起超短裙來特別迷人,連葉佩清也有點嫉妒小女兒了:打扮得這麼騷,肯定想男人了。

女兒盈丹後面跟著一個靦腆的高大男孩,怯生生的打了聲蚊子般的招呼,孟潞天生對男人比較溫和甚至溫柔,見到他忍不住笑著歡迎兩人進來,又說了女兒一句:「自己鑰匙也不帶!」盈丹說:「這衣服哪裏放得了東西。」

三人到客廳就坐,女兒就去斟水,葉佩清想趁機問問那大男孩的家世等話題,等女兒一走開就問他:「你和丹丹認識多久了?你叫什麼名字呢?」

大男孩可能沒想到未來嶽母的聲音如此柔媚,局促不字的說:「沒認識多久,叫我阿天就行了。」

葉佩清見他臉色通紅,不由笑了一下,哪知大男孩更加不安,居然調整了坐姿,葉佩清察覺他眼光不時向自己胸部偷窺過來,原來自己還穿著吊帶睡衣,而且睡覺時貪舒服沒有戴上E罩杯,此時深陷的乳溝和兩團誇張碩大的肉球在舉手投足間顫動不已,葉佩清不由心中有些異樣:我應該回去換衣服才是。

但是內心隱隱約約覺得有種按捺不住想挑逗玩玩這在男孩的願望又升了上來。

就當沒發覺什麼吧。她決定不換衣服時,花蕊間仿佛有些微熱,幾天沒有男人硬棒服務的蕊心處仿佛有些發癢了。

她下意識的拉拉自己的吊帶,吸引男孩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誘人的胸部上,男孩本來想轉頭,忽然見到對面的熟女拉動吊裙睡衣時,兩大團肉微微顫動,沈甸甸的質感呼之欲出,一時失態,竟然忘了轉完那一半頭,褲襠還微微一舉,隆起小半塊。

葉佩清心裏也是一陣異常:真好玩的念頭不可抑止的跳了出來,她仰躺在沙發上,讓這個男孩可以把自己傲人的雙峰輪廓慢慢欣賞個夠,一邊嬌滴滴的叫道:「丹丹,過來幫我按下肩背。」

丹丹拿著水杯回來時,並沒有發現大男孩的褲襠已經因為她母親的身體發生了變化,阿天也連忙轉移視線,雙腳夾著肉棒粉飾太平,女友放下水杯後徑直坐到媽媽身邊,熟練的幫她按起肩背來。

葉佩清微笑著趁機半眯著鳳眼,神情舒服得有些迷離淫蕩的瞄向大男孩,她38E的胸部因為女兒的按捏一跳一跳的,大男孩視線迫不急待又回來了,臉色更加脹紅,夾著肉棒的雙腳微微跳抖,好像極力壓製一個亂跳的彈珠球一樣。

真好玩。

這個異常的念頭又進入了葉佩清的心田,她對自己的吸引力很滿意,但是花心卻逐漸失控的溫熱起來,啊,那裏一定就要布滿露珠了!她的忍不住挪了一下腳,雙腿又種打開的劇烈的沖動。

大男孩察覺到了似的,刀一般的眼光就插到她兩腿之間裏去,她感覺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力氣在掰開自己的半裸雙腿一樣,努力想緊緊合並上它們,卻在表情掙紮後,還是打開了一條縫,男孩失控的火熱眼光熱熾的直射進兩腿間去,葉佩清看著他想著「我怎麼了,停不下來了嗎?」雙腿又打開多一點,那條縫漸漸的變大,

男孩神情激動起來,兩眼仿佛布滿血絲,雙腿緊夾自己的腿根,他終於舒服的看到這個性感熟女的紅蕾絲透明內褲了,她是故意讓自己看的嗎?那茂盛的陰毛有狂躁的好幾撮已經不願意躺在紅蕾絲後面,從兩側飛一樣的散布出來,她真的是無意走光的嗎?好性感的女人啊!丹丹竟然有這麼漂亮迷人的媽媽。

大男孩呼吸異樣起來,丹丹卻一心在幫媽媽按,直到大男孩為了更好壓製肉棒時失態的撞倒了水杯,她才發現他滿臉通紅,連忙問他是不是不舒服。媽媽孟潞也驚醒了過來,連忙站起來,臉紅通通的二話不說的朝臥室走過去,客廳那邊正在收拾著水杯,葉佩清呼吸急促的穿上了巨大的奶罩,正想換睡衣,察覺內蕊已經好熱好濕了,癡癡的脫下了內褲,放在自己臉上聞了一聞,喃喃的說:「小帥哥,你真的那麼想要嗎?」

她幾乎是不可控製的又回到客廳,女兒可能去拿抹布了,隻有局促的大男孩不安的坐在原來那裏,雙腿仍然緊夾,葉佩清深深呼吸一口氣:不放過你了,帥小夥,她那穿上罩杯後本來就顯得更加碩大無比的聖母峰此時更加顯得高聳入雲,她感覺自己隻要一低頭嘴唇已經能咬到乳頭了。

男孩害怕又期待的偷望了她的奶蛋一眼,她假裝一切全不知道的仰坐下來,一邊問他:「阿天,你多大了?」她不知自己問的是他的年齡還是他此刻發硬的陽具,男孩也沒有回答,怔怔的看著她因乳罩而深深擠逼出來的迷人乳溝,雙腿繼續跳動。

好孩子,再不上廁所你就要壓壞了。葉佩清心中輕輕說著,感覺體內那股力量又來了,先是花蕊一熱,然後雙腿又給巨力慢慢打開。男孩卻一直盯著她的乳溝,她感覺花蕊渴望他的注視,或者說視奸,忍不住移了一下身體,側身閃躲他的眼光繚亂,男孩嚇了一跳似的緩過神來,想喝水卻找不到水杯,訕訕一笑,笑容馬上又僵硬了:他看到了未來嶽母有意無意打開的雙腿,裏面原來那性感的紅火焰居然不見了!

他防線崩潰了吧?葉佩清罪惡又滿意的調整了坐姿,讓他看得更舒服,花蕊因為他熾熱的奸視又是一熱,啊,性感居然來了!我今天到底怎麼了?那麼想要嗎?

女兒剛好走回來了,大男孩急促的站起來,問廁所在哪,女兒剛一指方向,他已經直奔廁所而去,葉佩清用有趣的神情目送他低頭離去,心裏一蕩:他果然上廁所了,那麼我留在那裏的內褲,他會發現嗎?

阿天當然不可能不發現,本來緊貼在未來嶽母私處的紅火焰此刻正像團火一樣刺激著他的神經中樞,它可愛又安靜的擱在顯眼的地方,阿天仿佛看到它的周圍散布著濕潤陰毛,慌不拉摣的解開皮帶,向前一拉釋放出跳動堅硬肉棒,肉棒又對著紅火焰跳了幾跳,他像瘋子一樣拿起那紅色的透明蕾絲,深深舔了一下,夢咽一般的呻吟著說:「阿姨……」另一隻手開始瘋狂搓弄起肉棒來,不一會兒在他臉上的紅蕾絲又套到猙獰的龜頭上,他臉色更加通紅,瘋狂的套弄揉搓,好像要把它捏爆一樣……

客廳中葉佩清捂著鼻子說:「好女兒,你是不是好幾天沒沖涼了,一身異味,還不快去洗洗。」女兒盈丹聞了一下昨晚剛剃幹淨毛的腋窩,奇怪的說:「沒有什麼異味啊……好啦,不用你老人家多說了,我也剛想去洗洗。」

她調皮的皺了下眉頭,甩開拖鞋赤腳朝二樓淋浴室走去。葉佩清感覺心情焦灼的盯著女兒走進淋浴室,感覺時間從未這麼漫長過,等到女兒性感的長腿終於消失時,葉佩清像是著了魔一樣迫切站了起來,壓喘著氣說:「半個小時,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她手中拿著一把銀閃的鑰匙,一步步的朝一樓那個洗手間逼近,她仿佛聽到裏面激情的發洩前的粗喘聲:那全是為了自己而在發洩的,小夥子,你真的那麼想要嗎?

她的鑰匙插進了洗手間的匙眼,好像擰開千斤大門一樣的一扭……

聽到房門打開聲音的大男孩真的是嚇得魂飛魄散,他那正在狀態的龜頭正和紅色的蕾絲團團緊緊絞纏在一起,他的呼吸聲正空前急促,就要達到爆炸的邊緣,忽然卻房門一亮,蕾絲的女主人面帶驚訝的站在門口看著瘋狂手淫的自己。

他幾乎第一反應就要鑽進馬桶去,但是女主人反手關住了洗手間的門,盯著他的硬棍和上面的紅火焰,眼神閃爍,一步步走了過來。

「你在做什麼?」她低聲,有些嘶啞的性感聲音穿透了他崩緊的神經。

四下無人,何況……想到這裏,他的肉棒居然又跳了跳,但卻說不出話來,臉紅得比那紅蕾絲更厲害,心跳得比呼吸還急促還響亮。

葉佩清已經走到大男孩面前,他們都已經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像驚弓之鳥一樣下意識的向後縮去,雙腿卻像灌了鉛一樣不能動彈。他怔怔的結巴的說:「……阿姨……對不起……我……」

手上的紅內褲到了葉佩清手裏,她興奮的看到質地優良的紅蕾絲已經給他的肉莖摩擦得皺成一團,上面還有她的淫水和他的晶瑩剔透的液狀體,奇異的香味像是早晨新鮮的牛奶,她也想舔了……

「阿姨……」大男孩的肉棒不可遏止的暴然猛舉,他見到穿著暴露睡衣的阿姨拿著那條已經變形的紅蕾絲慢慢朝性感的紅唇移去,忽然想起她下面真空黑壓壓的一片森林!啊,難道阿姨她也想要?是啊,不然她為什麼要中途脫掉內褲?

她為什麼要進來?而且到現在還沒有發火的跡象?舔吧!舔吧!阿姨,你真性感,你迷死我了,你舔給我看吧!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情,你舔吧。

他內心瘋狂的顫抖著,雙眼欲火狂燃。葉佩清感覺到他的異常反應了,停止了動作,側眼淫蕩而誘惑的瞄著他,低低說:「你為什麼要偷阿姨的內褲?……你經常這樣做嗎?……」

「不!」大男孩吃吃的說,「我……隻是……這一次……」

「為什麼?」葉佩清喜歡這種捉弄他、挑逗他的感覺,她要他徹底瘋狂。

大男孩說:「……我忍不住……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我賠一條……」

葉佩清幾乎要笑出來,妖聲說:「為什麼說對不起?你和盈丹做過愛嗎?你可是他男朋友,我以後可能是你媽……」

大男孩說:「做過……對不起……阿姨,你太迷人了……我忍不住……」

「是嗎?可是你的反應好像我不是迷人,而是嚇人。」葉佩清媚笑著盯著他的繚亂的眼光,眼睛好像伸出一對勾子,死死勾住了這個害羞又情欲崩潰的大男孩。

「難道……我可以……」大男孩興奮的神情讓她跟著陶醉,啊,這帥小夥太可愛了,可惜隻有關小時,她的纖纖手指慢慢的將紅內褲掛到他堅硬的肉棒上,順便做出要握的手勢,但卻沒有握下去,他的呼吸聲劇烈起來,仿佛生命都在她的掌心給虛握著一般。

「丹丹正在沖涼,她每次沖涼至少要半個小時……」她聲音更迷離了,「你剛剛已經浪費了快五分鍾……」

她沒有說完下來的話,換成了急促的呼吸聲,因為大男孩已經狠狠有力的抱住她,像是饑餓的難民一樣在她身上亂啃亂舔,她閉上眼睛,準備享受他的狂風暴雨。

「阿姨,我太幸福了……居然可以抱你……」大男孩發狂的喘息,他的肉棒因為過分激動居然同時射了出來,噴得她全身都是混濁的精液。她聞著那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內心有些失望又有些激昂,急忙握住正在發射的機關鬆,嗔說:「年輕人不懂得控製……你真的覺得那麼刺激……」

大男孩說:「對不起!抱住阿姨比打手槍還刺激……我忍不住就射了……」

「不要緊……你舒服嗎?」她的手有節奏的套弄他的長槍,「這樣用力合適嗎?」大男孩說:「舒服……我從沒這樣舒服過……阿姨,你能不能幫我乳交?……對不起,你的胸部好迷人……我一看就受不了……」

「男人都是這麼自私!」葉佩清心裏有些責怪,但為了征服這個年輕的男人,讓以後的生活更精彩有趣,她邪笑著說:「你還挺誠實……剛剛在廳上你……」

她一邊用左手拉開吊帶,露出巨大的罩杯和高聳的肉彈。

她的右手馬上感覺到他剛射擊完的肉槍暴豎起來,仿佛比剛才更硬了,她花心一濕,啊,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可惜隻有這麼一點時間,她輕輕在他耳邊說:「你好硬……控製一下,不然你會好快繳械的……」

大男孩喘息未定:「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了……,我一看到阿姨的胸部,就受不了啦……剛剛在廳上也是……」 強忍著花心的奇癢,葉佩清彎下腰,解開鮮紅的罩杯,一對碩大無朋的肉團顫抖著,兩粒大葡萄表示她內心的性感也接受臨界點,她多想將這條肉棍塞到下面陰道去,但是……

反正時間也不夠,我就好好幫他弄吧。她雙手托著肉彈夾住了那躁動的肉棒,他舒服得像是低聲的狼嚎一樣,整個人癱軟在馬桶上,準備任她擺布。

「媽媽……我忘了拿衣服,你幫我拿一下……在我房間裏!」此時盈丹的聲音從淋浴室內傳來,兩個忘情的欲人一下子給拉回現實。

大男孩臉上又出現了害怕的神色,與慾望進行著抗爭。葉佩清心情更複雜,終於主意一定,吻了他一下,說:「阿姨把衣服全脫給你……你自己想象……把它再弄出來……以後有的是時間……」

她飛快的將睡衣與奶罩全脫下來,一絲不掛的將睡衣塞給目不轉睛奸視著自己的大男孩,然後淫蕩的笑了一下,轉身扭動腰肢離開,大男孩目送她離去時的回眸一笑,全身一蕩,門闆關上的同時,他慌亂的將罩杯送到臉上深深一聞,對著她新鮮的體香,肉棒繼續斜脹,然後他像是揉泥巴一樣瘋狂蹂躪著那不聽話的肉棒,睡衣蒙住整個腦袋,在她的體香中很快一陣抽搐,濃濃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射到巨在的罩杯裏,幾乎足足裝了半杯。

隨便穿好便衣後,葉佩清再到女兒房中,感覺雙腿逐漸發軟,騷穴癢不可當,一股蘊藏的熱意像電流一樣迫切渴望流遍全身,讓她臉紅耳赤體內騷熱。一邊將女兒沙發上睡衣攬入懷中,一邊忍不住用手指撫按摩擦著蜜穴皮唇縫兒,走到浴室門口時,她已經感覺自己就熊熊燃燒起來,咬牙用手狠狠的插進穴裏去,渾身舒服的打了一顫,又加多一個手指連續插送了十來下,呼吸不由更加沉重起來,整個人隻要靠到門闆上享受這種自慰快感……女兒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媽——快點——」

葉佩清的情欲就像馳騁的火車忽然急急剎住,她調整了一下混濁的呼吸,假裝輕鬆的敲起了門,女兒打開霧茫茫的浴室,伸出一隻嫩手接過了衣服。她稍緩一下情緒,心想還是回房間用按摩棒道具自己解決慾望算了,一轉身卻撞上了一具強壯有力的男人軀體,男人順勢用力緊緊抱住迎面的她,一雙手急促的往她的胸脯探索下去。

葉佩清全身一軟,像融化一樣完全靠在男人懷裏,雙手自然的朝他的肉棒伸去。

啊,真是年輕人,他居然又堅硬如鐵!葉佩清的眼睛像要流出淫水一樣汪汪的看向英俊的大男孩,那神情淫蕩中夾帶驚喜,妖冶不可方物。大男孩的肉棒居然生生一挺,仿佛受到她的召喚一樣又加硬三分,像條火熱的鐵一樣頂在她小腹上……

她的手按著躁動的它想往自己的騷洞導入,誰知浴室裏水聲忽然停了下來。

我始終是她的媽媽!

葉佩清的念頭像電擊一樣穿過已經燃燒的溢血的腦兒,一丁點清醒冒了出來,讓她能夠用起一點力道試圖推開大男孩。大男孩也突然慌張的縮手,放開了未來嶽母,但硬棒仍然雄頂在準嶽母的柔軟身體上,葉佩清轉身加速往房間碎步離去,她進門的剎那聽到女兒打開浴室門的聲音,然後是女兒發騷般的蕩笑聲,「色狼,你幹什麼?」緊接著是急促的接吻聲,她回頭偷偷望去,女兒正背對自己,男孩一邊強勢吻著自己高挑身材的小女兒,一邊瞪大慾望的雙眼朝自己狠狠的射過來,他的手正探向女兒的下體……

天啊!葉佩清的腿當場抖了起來。

大男孩抱起充滿青春活力的嬌軀玉體,將她放在走廊中的一台沙發上,整個人壓了上去。小女兒呻吟著假裝抗議著:「回我房間吧,我媽在家……」大男孩喘著息說:「我等不及了,我馬上就要!」他的褲子拉下半邊,雄姿英發的肉棒昂首挺向女兒的下體。

「不行啊,你還沒帶套……」但是女兒的拒絕馬上變成一聲刺激的嬌叫,舒服綿長而甜膩。

肯定插進去了!……房間忽然有一明媚而短暫的寂靜,僅僅是半秒多的興陰,然後恢複躁動和情欲。

葉佩清的身體徹底軟靠在門檻上,隻能春情勃發淫眼貪婪的看著兩具年輕的肉體在劇烈的饕餮。

大男孩粗壯的陰莖快速的在濕淋淋的毛叢中抽送著,女兒閉上了眼睛咬緊雙唇壓抑呻吟聲,嬌喘卻按捺不住,鼻孔不斷的張縮。男孩的眼睛卻不看自己跨下輕微呻吟的女人,隻直勾勾的裸射向半靠在門上的女友蜂腰豐臀的豐滿母親,那騷婦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深深的乳溝線在呼吸中起真是美輪美奐、觸目驚心,太完美太性感的乳溝啦——阿天的眼神暴發出更加熾烈的火焰,陰莖爆炸一般的插得更快了,跨下女人的嘴唇終於給他的強烈撬開了,聲聲嬌滴滴的淫蕩呻吟聲無法抑製的跑了出來。觀戰的葉佩清的欲壑也徹底燃燒起來,她往後一摸,觸手拿了個粗柄的拖把掃柄,好!就用它代替那年輕的肉棒吧。

決定後她用舌頭朝大男孩吐出半截,淫蕩萬分的圍著自己鮮紅的豐唇舔了一圈,半眯起妖冶的豔眼,一手拉起裙子,真空中她的茂盛陰毛中的蜜穴已經淫水泛濫,她將拖把柄輕鬆的插了進去,她的神情馬上是欲仙欲死飄飄欲仙,渾身一陣陣不停的哆嗦,長長的喘出了壓抑了大關天的淫氣。

大男孩愣住了!劇烈的抽送動作竟然停了下來,口水在他張大的饞嘴中溢了出來,陰莖又繼續暴漲了些許,他跨下的女人察覺到他的強烈需求,又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出來。

不要停!

葉佩清心中有些著急的號召著小夥子,她的手握著拖把,原來就像握著他正要爆炸的肉棒輕捏一樣,輕輕的愛撫,在愛不釋手中逐漸加大力道……他卻居然忘其所以的停下來看自己「表演」!

小夥子,不要停啊,插吧!她用淫亂的眼神和狠狠的一捅召喚他動起來,腹部連同臀部朝拖把方向挺了過去,這一下用力好猛!仿佛直要穿透子宮頸一樣,她整個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起來。大男孩劇烈的顫抖,鼻子居然流出兩絲鮮血,下半身也跟著眼前騷婦的節奏迎送起來,一下、兩下、三下、四……

好樣的。你真聰明。就這樣幹我吧!

葉佩清很滿意年輕小夥子的悟性,她用節奏遙控他的情欲,他跨下的女人、自己有幼稚女兒,已經不過是自己的替身,就算換成一條母狗,這小夥子也已經徹底失控和瘋狂了。

小夥子的鼻血已經凝固在他俊美的唇齒上,他無法不接受眼前女人的節奏,他從來沒有覺得這樣刺激過,她的胸前乳溝在劇烈淫弄中仍然堅挺而迷人,那短小的裙帶已經完全淩亂不堪,根本無法遮蓋那具噴著淫蕩火焰的美熟胴體,她好瘋狂,她好饑渴,居然對著拖把這樣荒唐的自我狂插!

這女人太騷了!

盈丹同樣沉浸在男友空前猛烈的攻勢中,她從沒感受過男人這樣猛烈地進攻,她無暇看到整個煸情妖異的場面: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母親,正在利用自己進行荒誕的狂交!這香豔的場面她錯過了,但是體內積蓄的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卻連綿不絕的泉湧著,隨時要爆發在那陽剛的棍棒下,隨時要臣服在那威武不屈的肉棒下……

啊——香豔的場面因為兩具年輕肉體同時的釋放而爆然停滯……

大男孩充血的大腦脹紅的身體終於在她的魔異節奏中癱瘓下來,整個人靠在跨下替身女人的嬌軀上,下半身劇烈的起伏,像打槍一樣把濃烈氣味的白色精液徹底奉獻了出來……從女人的陰毛處溢了出來……

還是快了一點。

騎著拖把的騷婦還沒有高潮,但她內心歎了口氣,不得不一腳奮力勾上了門,將男孩瘋狂的視奸隔絕出去……

關了門後她有些焦急的躺在地闆上,雙腳誇張的張開,右腳頂在門闆上,在手中繼續加速用拖把柄抽插自己的濫濕騷穴,口中開始瘋狂的咕嘟,隨著節奏和快感的積蓄,壓抑聲變成吼叫聲,一百多下後,她終於發出一聲歇斯底裏撕心裂肺的嚎啕聲,整個人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中「丟」了出去……

房間寂靜下來,一向隔音效果良好的房間幾乎聽不到外廳任何聲音,葉佩清隻聽到自己滿足而又空虛的喘息。

「我今天有些過分了,看來情欲是不能壓抑的,越壓抑,爆發時就會越不顧一切。」葉佩清覺得自責起來,「大女兒結婚也算是喜事,自己怎麼搞得那麼不開心?害得欲求不滿,在丹丹男友面前出這麼大的醜……怎麼見人哪?」

她覺得心慌意亂時,有人敲門了。

應該是女兒,真是的,自己這樣子怎麼見人?她連忙努力站了起來,將拖把推到床墊架下面,粗粗整理一下頭髮和裙子,收拾一下心情,深深呼吸,才打開了門,想微笑面對女兒。

門一打開卻進來一陣風,居然是阿天!大男孩像閃電一樣將葉佩清攔腰抱了起來,頭也不回一腳關上了房門,雙眼欲火旺盛,緊盯著懷中有些慌亂的熟女,急步朝床墊碎跑過去。啊喲——他將她扔在床上,然後赤裸裸的壓上了她……

「阿天,不行……」葉佩清忽然覺得他失控得太可怕了,想推開他有力的入侵。

「阿姨,你太妖豔了,你迷死我了,你給我吧!不然我會死的……」大男孩的堅毅讓她覺得反抗隻是徒勞,「我剛剛就像是在幹你一樣……阿姨……你好騷啊……你剛剛的樣子我再也受不了……」

「阿天,現在不行……丹丹在家……」葉佩清的聲音已經給自己的喘息聲淹沒。

「你女兒很愛幹淨的,她又在沖涼了……」也給他的聲音淹沒,其實是給燃燒的情欲淹沒。

他瘋狂擺弄著這具夢寐以求的香豔肉體,吸吮她鮮豔高聳的乳尖,揉搓她豐滿的乳房,輕咬她的耳朵和腋窩最濃烈的熟女味道,一隻手探向她那剛剛差點夾斷拖把柄的玉門關……

她迎合著,呻吟著,忘了一切……

「怎麼不夠興奮嗎?」她的手突破一切障礙終於握住他的肉棒時,感覺它隻是半軟半硬,不禁有點失落,難道今天他射太多次,太累了?真掃興啊……阿天感覺頭昏沉沉的,雖然很興奮的想挺立那陽具來,卻有些脫節的失控。也有些沮喪起來……

「你躺下來吧。」給挑逗得興起葉佩清不肯錯失這良機,她分開男人,讓這猴急的男人躺在床墊上,自己站了起來,淫笑著,「隻要它不是面粉,阿姨有很多辦法讓它變成鐵條,比鐵條還硬……你信不信?」她故意誇張扭動腰肢在他面前轉了一圈,玉手開始脫自己的連衣裙。

男孩喘息著緊盯著她脫衣服的雙手,渴望那能給自己帶來刺激作用。

狐狸般妖豔的葉佩清卻也像狐狸般狡猾,她從他的眼神中讀到那熱切的期望後,反而故意停了下來,一手靠近輕摸著他微硬的肉棒,蕩笑著說:「你想阿姨跳舞嗎?」

阿天狂點著頭,葉佩清說:「阿姨偏不跳……以後你討阿姨喜歡了,阿姨才跳給你看……」

阿天不知她玩什麼把戲,葉佩清張開雙腿壓坐在他腿上,他原本稍覺酸軟的腿經她這一壓一坐反而有種舒坦放鬆的感覺,這一放鬆,那肉棒開始受大腦控製,稍稍舉起頭來。

葉佩清知道這時候要他放鬆才能盡興,一味刺激他反而不好玩,雙手分別為他按摩腳膝關節和附近穴位,阿天酸軟的腿在她適度的揉按中開始傳遞來一陣陣的輕鬆和舒適。

葉佩清看著他的表情逐漸沒那麼緊張,突然一彎腰,伸出舌頭深深由下至上舔了一下他的肉棒,像舔冰棒一樣發出「漬」的響聲,阿天的肉棒當下又硬了幾分。

葉佩清雙手搖晃自己裙子內豐滿的肉胸,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挑逗起男孩來。

「阿姨的溝溝美不美啊?」

「美……」阿天緊盯著她無比迷人的乳溝狂吞了一大口口水,結巴著說,「好美……」

「那你想不想吃阿姨的奶奶啊?」葉佩清調皮的搖晃身體,讓乳房和眼前的肉棒一起左右搖擺起來。

「想……」阿天情欲線面臨崩潰,鼻血又滲了出來。

「你好壞,連自己女朋友的媽媽都想吃?呵呵呵……」她格格蕩笑起來,用手指輕彈著他搖擺的肉棒。

「阿姨……我想要!……」阿天內心已經很興奮,在她手中的肉棒也已經昂首挺胸。

「是嗎?我知道你想要,可是你兄弟還不怎麼想要啊?」葉佩清故意用手深深套弄了三下他的肉棒,讓他舒服得大喘,然後一邊嬌滴滴的歎息,「你看看,它還沒有鐵條那麼硬呢?」

「阿姨……你剛剛弄得我好舒服!你快坐在我上面……我們幹好嗎?」阿天的鼻血暴露他情欲有多刺激和高漲。但葉佩清還不滿意,她繼續用柔媚的聲音挑逗他。

「平時在商場,經常有像你這樣的小帥哥偷偷窺探阿姨的乳溝……就像你剛剛在大廳偷窺阿姨一樣,阿姨的乳溝很美吧……」阿天像小雞啄米一樣點頭。

「阿姨的乳溝不知讓多少根像你這樣年輕朝氣的肉棒變得比鐵條還硬……

(突然深深套弄)阿姨故意的,阿姨喜歡你們勃起,男人的勃起是對女人的尊重。

你看,你的老二對阿姨有多尊重!……呵可愛極了……「

阿天仿佛真的置身在繁華舒適的商場中,迎面見到乳溝深陷的熟女正在搔首弄姿挑逗自己一樣,呼吸沉重了加速好多。

葉佩清不失時機的加速套弄他的武器,讓他積蓄更加洶湧的快感和性慾。

「你想吃阿姨?」她格格笑著,「看阿姨先怎麼樣吃你!」

她挺起身子,掀起裙子,雪白的腿根在他面前閃爍,她握著他已經像鐵條一樣燙熱的堅硬肉棒,對準自己早已經泛濫成災的肥膩蜜洞,一肥臀磁磁聲響坐了下去,兩人像久旱逢甘露一樣同時釋放出來。比拖把更燙熱的肉棒塞得葉佩清滿滿的又充實又幸福,她的肉壁自然而然的緊緊一夾,像磁鐵一樣夾上了這根燙熱的肉棒,阿天感覺龜頭一麻,要不是剛剛已經連發三槍,肯定又要繳械投降了。

緩過一口氣來,葉佩清騷勁大作,上下熟練的套弄起來,兩隻巨大的聖母峰像海浪一樣波濤洶湧,阿天想伸手去揉搓,但是葉佩清高超的套穴技巧施展開來,竟然讓他龜頭麻燙不已,全身軟遝下來隻能任由擺布,在連綿快感中根本無暇舉手做其它動作,隻能張大了口像老牛一樣喘氣……

「好舒服……阿姨……好舒服啊……」

他沒想到成熟的蜜穴居然可以這樣迷人,這樣變幻莫測!

他幹脆閉上雙眼享受這種狂風暴雨的快感……他的腦海中幻化出很多情景,依稀聽到那騷婦還在叫著「好兒子,好老公,你的寶貝好硬,媽媽舒服死了……

你幹死媽媽了……「

剎那間像閃電一樣穿透他整個靈魂!媽媽!亂倫!

是啊,這個女人和自己的媽媽年齡特征差不多,幹自己的媽媽?

這個念頭像毒蛇猛獸一樣硬盤住他的欲念,他忽然覺得他真的在幹自己的媽媽一樣……這個念頭浮起不過十來秒,他已經無法控製。

「我要射啦!——」

他狂叫起來,整個人剎那間失去平衡,腰間像點燃的火箭炮一樣上下亂竄起來,頂得正在狀態的婦女也好一陣肉緊,她幾乎要狂叫「啊——再一下,再來一下——」隻要再那銷魂一擊,她也會到達慾望的高潮!

他們在大呼小叫劇烈震蕩顫抖釋放中,都沒有注意到房門已經給打開了,兩眼充斥著不信和震撼的盈丹正呆若木雞站在門口看著他們最瘋狂的交媾,她的手中是母親巨大的胸罩杯,罩杯裏面有男朋友剛剛暴射出來的新鮮精液,大部分已經凝結成精斑,還有像混濁鼻涕一樣滾動著的幾串濁精……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