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酒店狠操人妻女友一天兩晚

女友,人妻一名,認識有些時間了,基本上每週都會找時間約會,上周告知,週末家人不在家,可以一起度週末。

我們倆人基本上很難能碰上一起度週末的機會,畢竟,都是有家室的人,週末基本上都要陪自己的家人。

請假,租車,預訂了一間溫泉酒店,週末可以好好享受人妻女友的身體,累了,私湯裡泡一泡,享受一下女友的服務,人生也不過如此而已。

週五按計劃拿車,接上女友,驅車前往溫泉酒店,check in……

blablablabla,進入房間,把東西隨意的扔在的地上,拉過女友,用力的把她抱在懷裡。

輕輕的在她耳邊說:「想死我的了,寶貝兒。」

雙手在她身上不斷的遊走,結實的雙臀,軟綿的雙乳,肆意的揉捏著她的身體,接吻中的男女,像兩隻發情的野獸,不斷的索取對方。

慢慢的移到床邊,把女友狠狠的推到在床上,站在床邊凝視衣著淩亂的女友片刻,慢慢的爬騎到她身上,「我現在就想幹你,狠狠的幹你,寶貝兒。」

誇張點說,近乎撕扯般將女友扒光,飛快的脫掉自己的衣褲,騎坐在女友胸前,「過來,給哥哥口一會。」

左手抓著她的頭髮,將雞巴毫不留情的放進她的嘴裡,肯定的說,女友的口交不是很好,她也曾說過,這個是我調教的問題,沒有把她口交調教好,好吧,自我檢討一下。

右手伸到身後,向她的神秘地帶摸了過去。

「小騷騷,下面這麼快就濕了,是不是想哥哥幹你了?」

女友用嘴上的行動給以了可定的回答。

跪坐的姿勢實在是有點累,畢竟是跪坐在她的胸前,不能真正的將身體重量完全放在她身上。

「起來,寶貝兒,跪在床上給哥哥口。」

調整姿勢,讓自己舒舒服服的靠在床上,女友跪在雙腿間,點著一根煙,抽著煙,看著人妻女人翹著屁股,跪在你雙腿間賣力的為你口,一種生理與心理的雙重享受。

「想要了麼?寶貝兒。」

「恩,想要哥哥了……」

「想要哥哥做什麼,告訴哥哥。」

「想要哥哥幹我……」

「要哥哥幹你哪裡?」

「要哥哥幹我的逼……」

「不對,你要告訴哥哥,求哥哥幹你的騷屄,再說一遍。」

「求哥哥幹的我騷屄,幹我的小騷逼……」

「哥哥用什麼幹你的騷屄?」

「用哥哥的雞巴。」

「完整的告訴哥哥,求哥哥做什麼。」

「求哥哥,用你的雞巴幹我的小騷逼,狠狠的幹我的小騷逼……」

其實,調教就是這樣,同樣的話,同樣的事情,不斷的重複,重複,再重複,讓她慢慢的接受,變成一種習慣,一種習以為常的事情。

將女友平放在床上,劈開雙腿,蜜穴已經充分的做好的準備。

前戲不僅僅是男人為女人服務,為女人口,為用手滿足女人,有些時候,一點輕輕的撫弄,一些言語上的挑逗,也會讓女人充滿欲望。

提槍上馬,慢慢插進已經充滿蜜汁的蜜穴,感受雞巴一點點進階的包裹感,在還有最後一點就要100%插進的時候,猛地用力,將最後的一節雞巴狠狠的插進去,伴隨的是,女友猛地驚呼呻吟一聲,那種呻吟聲,那麼的銷魂……

趴在女友身上,雞巴插在蜜穴裡,輕輕的說:「寶貝兒,你的逼逼永遠都這麼緊,這麼熱,感謝上天讓我遇到了你這樣一個女人,你是我的極品女人,你的逼,幹一輩子都不夠……」

女人嘛,是需要哄的,這種時候,說這種話,是最合適宜的。能讓女人感受到你對她的愛與珍惜,能讓她更加心甘情願的隨你擺弄,隨你玩。

開足馬力,用力的撞擊著女友的身體,房間裡充滿了女友的呻吟聲與身體的撞擊聲,在她大聲呻吟叫床的時候,一把將按在床邊,把她的內褲塞進了她的嘴裡,抓著她的雙手,向上死死的按在頭頂,下身猛烈的抽插,狠狠的撞擊她的蜜穴。

看著她因為雙手被固定,只能瘋狂的搖頭,嘴裡因為塞著內褲,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這種征服感,爆棚了……

猛烈的撞擊下,突然女友雙腿開始繃直,腰腹開始向上挺,蜜穴明顯開始夾緊,我知道,小騷貨的第一次高潮馬上就要來了。

順著她的感覺,更加大力,大起大落的抽插,猛地聽到女友從喉嚨裡發出那種嘶吼的叫聲,蜜穴也開始有節奏的一緊一緊,她高潮了。

鬆開她的雙手,拿出塞在嘴裡的內褲,得到的第一句話:「哥,太舒服了!」

稍作休息,給女友一個高潮過後的緩衝時間。好戲才剛剛開始。

休息過後的女友,讓她像一隻母狗樣跪在床邊,個人覺得,只有這個姿勢,女人才像一隻認人玩弄的母狗。用指尖在母狗的後背,兩肋,屁股,腿根不斷的,反復的滑走,輕輕的滑走,挑弄她的身體。剛開始,女人很享受的跪在那裡,但隨著不斷的用指尖滑走,她開始扭動屁股。

「你現在的樣子,好像一隻發情的小母狗。」

「我就是一隻發情的小母狗,哥哥的小母狗,小母狗想哥哥用雞巴操我的騷屄……」

我的小母狗已經提出了需求,眼前不斷扭動的屁股,不需要等待什麼,狠狠的插入,這個時候,不需要憐惜,需要的,就是狠狠的幹她,狠狠的征服她。女人有些時候也很享受這種被征服感。

把女友的長髮攏起,左手扯著攏好後的長髮,讓她的頭昂起,右手狠狠的拍打屁股,狠狠的說:「騷貨,哥哥今天就是來征服你,蹂躪你的。」

「哥哥,狠狠的幹你的小母狗……小母狗的身體是屬於哥哥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對待一個已經承認自己是母狗的女人,不需要憐憫,只需要狠狠的玩,狠狠的草,狠狠的蹂躪她的身體。男人在享受蹂躪,征服女人身體的同時,她何嘗不是在享受這種被征服,被玩弄的快感。

雙手掐著女友纖細的腰身,後進時,雙手掐住女人的腰,非常容易發力。

掐著她的腰,拉向我的同時,我的腰也發力,向蜜穴發力插進去。這種猛烈的撞擊,基本上沒幾個女人能受得了。

「啊……哥哥,太深了,太深了,你太猛了!」

「深點你才爽,才能幹到你子宮裡。」

「哥哥你今天的狀態太棒了,小母狗美死了……」

「哥哥為了把小母狗草爽,特意吃了藥啊。」

「太美了,這種感覺太美了,太爽了……」

「爽了就對了,你永遠都忘不了哥哥的雞巴。」

「哥哥,用力,用力,在快一點,要來了……」

隨著女友的感覺,我也不加控制,猛衝猛打,大起大落的抽插,終於在女友大聲哭喊一般的呻吟聲中,我們一起高潮了。

事後,休息的時候,女人躺在懷裡問:「你剛才說你吃藥了,真的吃了?」

在前面的體驗貼中,寫過,好奇,的確吃了藥,不過,這個絕對不能承認的:「沒有的,當時的情景嘛,隨意說的。」

「今天感覺你好瘋狂,像只野獸一樣,感覺快要被你吃掉,被你幹死了!」

「喜歡這樣的感覺麼?」

「恩,感覺非常好,女人多數都喜歡被征服,被蹂躪的。」

「……」

「今天的感覺不僅僅是做愛的那種舒服感,還有就是身體的被虐與心理的被征服,太美,太舒服了!」

我記得在哪裡看過一個說法,XXOO完事後的半小時,是黃金半小時,這個時間段的女人還沉浸在剛剛的幸福感中,是完全沒有心裡防線的,可以非常輕易的走進內心,瞭解你想知道的資訊。

之後,吃飯,休息,泡私湯,繼續瘋狂的XXOO,從週五晚開始,一直到周日中午,一天兩晚的時間全部都是在房間裡度過的,連吃飯都是叫餐送到房間。

週六,我們在私湯池中瘋狂XXOO後,收穫了一枚我蓄謀已久的彩蛋。

基友說過陣子給我份女用春藥,想讓女友試試。這在平時是不能提的話題。不過,在把她搞舒服後,試探的提了這個事情。居然接受了,不過,一再讓我確認,不要有問題。這個必須百般保證了。

一天兩夜的時間裡,做愛次數不知多少了,反正最後我明顯感覺體力消耗太大,有點腰疼了。女友事後回饋,逼逼外層又被幹的有點腫了。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