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女之身就這麼沒了

我叫欣月,從小生活在部隊大院,父親是守舊性的知識份子,母親是普通的工人,家裡並不富裕,可能是父親老來得子的原因,對我的關心和疼愛可以說是無微不至,但是對我的管教卻很嚴厲,從來不讓我跟男同學有過多的接觸,而我的叛逆和好奇心讓我從女孩變成了女人!

那年我十七歲,父母的下崗使他們不得不做小生意,在院裡開了個糧油店,午飯和晚飯做些小菜賣給附近工地的農民工,正好我放暑假沒有什麼事就幫他們去工地賣小菜,一來二去跟農民工就混熟了,尤其是新華,他比我大一兩歲,平時經常光顧我家的生意,人多的時候就過來幫忙,久而久之我對他沒有了戒心。

一個燃熱的晚上,我跟父母剛要收攤,他跑過來以買東西為由在我身邊悄悄的說了句:「一會兒我在涼亭等你,有事讓你幫忙,不見不散!」我還沒來得急問他什麼事他就跑沒影了。

回家這一路上一直在想他會有什麼事讓我幫忙呢?我是去還是不去呢?思量了再三還是決定去吧,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大事。

到家以後跟父母說我的發小有事找我,他們質疑了好一會兒,再加上我的軟磨硬泡他們同意我出去了,那時已經八點多了。

我遠遠的看到涼亭那有個人影向我走過來,越來越近,他居然換了衣服,白色的T恤,藍色的短褲,看上去很精神。

我問他:「這麼著急有什麼事呀?」他沒有正面回答我,就說:「咱倆溜達溜達吧!」我點了點頭。

他帶著我朝著小門口走去,一路上他什麼都沒說,我在他後面跟著,一直走的離小門崗亭不遠的一個小路上停了下來,坐在石階上,我剛要隨著他坐在石階上,他說:「你還是坐我腿上吧,石階上埋汰!」

我遲疑了一下,他猛的把我拽到他的懷裡,雙臂死死的摟住了我,我拼命的掙脫都是徒勞的,我問他要幹什麼?他告訴我:「就是想抱抱你,沒有別的!」我就沒在說什麼,老老實實的坐在他的腿上,談天說地。

這樣的局面只維持了幾分鐘,他的手就開始不老實了,慢慢的順著我的衣服底邊觸碰到了我。的肌膚,我打了一個寒顫,馬上伸手去抓他的手,可是我做什麼都是徒勞的,問題要幹什麼?他壞笑著回答:「放心,我不幹別的!」我不太相信他的話,可是又掙脫不開他的手,只好任由他。

慢慢的他的手摸到了我的後背,突然感覺一鬆,我的內衣被他解開了,想試圖掙紮可我根本就是白費力氣,他的手一點點的向前面進攻,馬上就要摸到了我的乳房,我剛要喊他住手,只見他的臉湊了過來,用他的嘴堵住了我的嘴,舌頭纏繞著我的舌頭,趁著他不注意,我一口咬住了他的舌頭,他疼的不得了,我以為他會停止他的動作,可是沒想到他那雙大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兩個乳房,疼的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我張開了嘴,他也沒有那麼用力的抓我的乳房了,這時我感覺到了我乳房的變化,乳頭在他不停的蹂躪下已經硬了,這樣被男人摸我還是頭一次,也許有很多人都不相信,到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的父母都是很封建的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從兜裡掏出了一根麻繩,把我的雙手綁了起來,又拿出一塊醫用膠布粘到了我的嘴上,我不停的掙紮,一切都是白費力氣,眼淚不停地流,不知道之後要發生什麼,我後悔認識了這個人,不該如此的相信他。

看我不再反抗,把我抱起來平躺著放在了石階上,我的衣服在他看來已經是多餘的了,他毫不猶豫的褪去了我的T恤和內衣,堆到了我的手腕處,扒掉了我的長裙和和內褲,我的一切他盡收眼底,此時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他用舌頭開始舔我的額頭、眼睛、鼻子……慢慢的舔到了乳頭,並用牙齒不停地咬著,要的我很疼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停留了一會舌頭接著往下走,走到了肚臍、小腹,不好快要到到我的私處了,我拼命的搖擺著我的身體想阻止他的動作,可是沒有想到我的搖擺反到增添了他的興趣,:「怎麼樣?是不是給你舔舒服了,還想要?」他這麼舔我,我的確很舒服,可是我卻在不停地搖頭。

在他跟我說話的瞬間他的舌頭已經舔到了我的私處,他抬頭淫笑著對我說:「你真是個淫娃,才這麼一會兒,就已經濕了一大片,一會兒我會讓你欲仙欲死的!」舌頭不停地舔我的私處,淫水直接流到他的嘴裡:「嗯,好喝!」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和我以前認識的他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他的一隻手不停地抓這我的乳房,另一隻手慢慢的試著伸進我的陰道裡,他愣了一下:「之前你說你是個處我還不信呢,沒想到呀!哈哈……我今天還撿到了一個寶,放心,哥今天就讓你成為女人!」聽到這話我的頭已經搖成了撥浪鼓,嘴裡不停的發出聲響,希望經過的人或是十米外崗亭裡的士兵能夠聽到過來救我,我發出的聲響激怒了他,伸手就給了我一耳光:「臭婊子,我為了得到你我費了多少事,幫你家忙著忙那的,你還不讓我嘗點甜頭?就算不把你的嘴堵上又有誰能救你呢?別忘了這是小門現在也很晚了,有幾個人能從這走?至於崗亭的士兵,他們現在應該喝的正高興呢!」一聽他這話我徹底絕望了,看來今天我真的要成為女人了。

「不行,我要受不了了!」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他的大雞巴,應該能有十四五釐米,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雞巴,當時嚇了一跳。

他把我的腿搭到了他的肩上,手把著他的大雞巴對準了我的小穴,:「騷貨,我現在就來懲罰你!」只看他的身體往前一送,疼痛的感覺馬上傳遍了我的全身,幾乎就要昏死過去了,接著他快速的抽插,雙手狠狠的抓著我的乳房,還時不時的揪我的乳頭,我疼痛欲裂,他嘴裡不停地說:「臭婊子、騷貨、淫婦我要幹死你!」

疼痛好想一直就沒有減輕過,眼淚止不住的流,他好像跟我有多大的仇似的,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抽插的速度一直沒有減慢過,過了大概也就幾分鐘速度更快了,隨之而來的好像有一股暖流進入了我的體內,他趴在了我的身上:「處女就是緊,這才幾分鐘呀,我就射了!」

過了一會兒起身說道:「你的逼好舒服呀,我的大雞巴還沒有軟呢!」他開始慢慢的抽插,這時我的疼痛已經減輕了不少,在他的活塞運動中我有了跟剛才不一樣的感覺,臉上沒有了疼痛的表情而是泛起了紅暈。

「騷貨,怎麼?現在是不是舒服了,是不是還要我的大雞巴?」我點了一下頭馬上又搖了搖頭。「你不用不承認,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現在很舒服!」的確我現在很希望他的大雞巴來幹我,突然他停了下來,把他的大雞巴拔了出去,他的大雞巴上我的淫水、破處的血和他的精液交織在了一起。

「騷貨,轉過去屁股對著我!」我乖乖的按他所說的去做,屁股翹的高高的等著他的大雞巴幹我,他猛地一挺腰大雞巴就進了我的濕穴,用手不停地拍打著我的屁股,我呻吟著。聽著我的呻吟他來了興致,力度比之前還要大,每一下都能碰到我的宮頸口。

「淫蕩的母狗,我要射了!」我被他幹的心花怒放,隨著他的衝刺,我的身體也有了變化,想把全身的力氣都轉移到我的騷穴上,緊緊地夾著大雞巴,他射了,直接趴到了我的背上,我也沒有了力氣,勉強用四肢支撐著我和他的身體,後來我才知道那種感覺叫「高潮」。

他直起身體一隻手拽著我的頭髮,一隻手撕掉了我嘴上的膠布說:「母狗,給我把它舔乾淨!」我乖乖的聽從他的話,把大雞巴一下一下的舔乾淨了,大雞巴又有點上揚的意思,就在這時我好像聽到了有人說話,連忙拿長裙擋住了臉和身體。

「幹什麼的?」一個男人喊道,手裡拿著手電筒向我們走來,我害怕的縮成了一團。

「沒……沒幹什麼!」

「沒幹什麼?」另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原來向我們走來的是兩個男人。

「別不好意思,我倆都在旁邊看了好半天了,這妞剛被你破處。」說話間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我們跟前,是兩個士兵,看樣子喝了不少的酒,一個高一點但很瘦,一個矮一點卻很壯。矮個的一下把我的長裙搶走,我一絲不掛的呈現在他們面前,矮個的色眯眯的看著我對高個的說:「哥,這妞剛破處一定還很緊,要不咱倆也嘗嘗?」

高個的淫笑著說:「聽她剛才的呻吟我早就按耐不住了!」

聽了他們的對話我剛想起身逃離這個地方,卻被新華抓住了我的頭髮拽了回去,「淫蕩的母狗,你想去哪?乖乖伺候兩位兵哥哥!」

「不可以,求求你們了,放了我吧!我剛被他糟蹋,我不要再被兩個男人蹂躪。」

「怎麼?敢不聽我的話了?那就別怪我了!」他低頭去找剛剛扯下來的膠布沒找到,就把自己的內褲脫下來塞到了我的嘴裡,拽著我被綁著的雙手,我又被他放倒在了地上。

「兩位大哥請享用!」擺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個士兵互相使了個眼色,麻利的褪去了自己的衣褲,一起想我撲來!

「哥,你先來吧!」高個的看了一眼矮個的點了點頭。

高個的劈開了我的腿,用手電筒照著我的濕穴,「嗯,不錯,陰唇顏色粉嫩肥厚!」先是用一根手指伸進了我的小穴、兩根、三根的時候我已經有些吃不消了,「看來一會兒你有的受了!」我還沒反應過來他話的意思,就感覺下體有一絲的疼痛感,他的雞巴已經進入了我的小穴,他的雞巴比新華的還要粗,但沒有新華的長。

「啊……這逼夾得我舒服呀,是條好母狗!啊……啊……」

高個的幹著我的小穴,矮個的也沒有閑著,嘴和手不停地蹂躪這我的乳房,「這妞奶子又白又大,真想把它咬下來!」

「不行了,幹這個小騷貨太舒服了,我要衝了!」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道他要射了,我不自覺的也在配合他,不停地呻吟著,他射的同時我也來了高潮,大概射了五六下他就把大雞巴拔了出去,帶出了很多精液和淫水。

高個的向矮個的使了個眼神,兩人互換了位置,矮個的淫笑著說:「母狗,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雞巴,把我嚇壞了,他的雞巴雖然不是很粗但是比其他兩個人的都要長,而且還帶彎,剛才新華的雞巴我已經吃不消了,這個這麼長我怎麼能受得了呢?

矮個的把我的一條腿搭到他的肩上,擺出射擊手端著槍要射擊的架勢腰猛的往前一送,大雞巴已經頂到了我的宮頸口,可是外面還露出一節,我拼命的搖頭示意他我不行了,讓他饒了我,他卻說:「怎麼?這就不行了?好,我讓你好好享受一下!騷狗!」他開始抽插九淺一深,持續了有十分鐘左右,力度越來越大,感覺到了一絲疼痛,我的小穴把整個雞巴都吞了進去,好像雞巴覺得我的小穴我夠深自己又開了一條小路,「小騷貨不錯呀,沒有幾個妞能夠整個吞下我的雞巴,現在我的雞巴已經把你的宮頸口頂開了,是不是比剛才更爽了?」

「啊……啊……我要射了,騷狗,我要直接射到你的子宮裡!啊……」

隨著他的射精我居然也噴出很多淫水。

「哈哈,真是條騷狗,潮吹了!」新華接著說「兩位哥哥,這麼個尤物要不我們來點新鮮的?」

「什麼新鮮的?」高個的問。

「我們正好三個人,一人一個洞怎麼樣?」

兩個士兵互看一眼,異口同聲的回答:「好主意!」

三個人正在一旁商量誰用那個洞的時候,我趁他們不注意撿起裙子和內褲就要跑,可我的動作沒有逃出新華的眼睛,一把拽住我的頭髮,上來就是一嘴巴,「臭婊子,想跑?」我搖搖頭,「你要是不好好伺候我們三個,看到那邊士兵的宿舍樓了嗎?我就讓他們每人幹你一次!」我只有乖乖得聽他們的話,新華把我手上的繩解開,塞在嘴裡的內褲也拿了出去,「好好伺候我們三個完事我就讓你回家。」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於是高個的躺到了地上,我扶著他的粗雞巴對準我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然後趴在他的身上,矮個的在我的後面用手摸了摸我的肛門,「看來你第一次肛交就要給我了!」用手扶著長雞巴試探著往裡插,由於之前被他們幹的時候就了不少的淫水已經沾滿了肛門,所以儘管是第一次肛交也不是很費事,「啊……這肛門口好緊呀!」

兩個士兵一上一下的抽插著,開始有點不協調,慢慢就好多了,我下體的兩個洞都被插進了雞巴,讓我有了很充實的感覺,兩個雞巴之間只隔了薄薄的一層,互相的摩察著。

「啊……好舒服,兩個哥哥快幹死我吧!」我不停的呻吟著,聲音明顯比之前要還騷、還浪!

「騷貨,別忘了這還有一個呢!」新華挺著他的大雞巴來到了我的面前!

我開始用舌頭舔他的大雞巴,慢慢的幫他套弄。

我身上的三個洞都插滿了雞巴,一上一下的配合著,兩個兵哥哥都說快不行了。

「二位哥哥,等等我,我們一起向這條又騷又浪的母狗開炮!」

我嘴上加快了速度。

「啊……我要射了!」「哦……我也要射了!」「哥哥,等等,我也來了!」

在他們射的同時我又一次潮吹了。

我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晃晃悠悠的往家走。

隱約聽見後面的談話,「兩位,這妞不錯吧,絕對是物超所值!」

「嗯,不錯,下次有什麼好貨色想著我們哥倆,我們也不會虧待你的!」

「fang心吧,兩位哥哥!」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