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兒子用大雞吧教訓你

我媽媽叫楊潔敏,今年36歲了,是幼兒園的老師,長得還算是比較漂亮的,她眼睛挺大的,一張瓜子臉,披肩的長髮是栗紅色的,白白的皮膚,豐滿的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微翹的臀部、修長的雙腿,那略微有點豐滿的身材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韻味,加之媽媽也懂得一些保養,在一家美容院也辦了年卡常去做一些護理,所以看起來也就是30出頭的樣子。

我爸爸是一家工廠的銷售部副主任,在外跑銷售的時間很多,一般兩個星期才回來一次,在家住個兩三天就又走了。

家裡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和媽媽。

我發現媽媽很淫蕩也是無意間的事。

那是2001年6月中旬的一天,那天我去學校考試沒有和媽媽說,十點鐘我就考完回家了,回到家中我準備打電腦遊戲的。

可是當我到家的時候發現媽媽的高跟皮鞋在門口,還有一雙男式的皮鞋。

我感覺不對,輕輕的走到主臥室的門口,門是虛掩著的。

媽媽躺在床上呻吟著,一個男人正在她身上來回的做著抽拉的動作。

我害怕他們發現我,便趕緊輕輕的退了出去。

但是我沒有走,而是躲到了三樓和四樓之間的平台上(我家在三樓,是一間三室兩廳兩衛的房子)。

大約一個小時,那個男人出來了。

他大約有40多歲,一副當官的派頭。

一會功夫我媽也出來了,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無袖襯衫,下面是一條黑色的及膝裙。

我看著媽媽,想著剛才的情景肉棒不由自主的就勃起了。

真後悔剛才沒有繼續看下去。

後來我又提前幾次回家,可是都沒有再看見媽媽偷情。

第二次是2002年7月,我正在放暑假,媽媽要到幼兒園值班。

下午我和同學去游泳,由於我的錢帶的不夠,就跑到幼兒園找媽媽要錢。

可是幼兒園的大門緊鎖,但是媽媽的黑色手提包還在幼兒園的大廳桌子上,我很奇怪,便從幼兒園後門爬了進去,又從食堂灶台邊一扇沒有關的窗子爬到了幼兒園裡面。

我在幼兒園的裡面無目的的走著,當我走到媽媽所在的中(1)班的時候,我聽見裡面有聲音,我從門上的窗子望進去,只有媽媽的短袖白色襯衣、白色的蕾絲胸罩和米色的短裙在一張桌子上,可是看不見人在那裡。

我估計在儲物間裡,便上二樓,到二樓的大廳從天井望下去。

果然,透過儲物間的窗戶看見媽媽一絲不掛的躺在幼兒睡午覺的墊子上,好像剛洗過澡,栗紅色的頭髮濕漉漉的披散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叉開,腳上還穿著白色裸跟高跟鞋。

還是去年看見的那個當官模樣的男人正趴在媽媽的兩腿之間,口手並用搞我媽媽的肉穴呢!只見他的舌頭在我媽媽的陰道口來回的舔著,媽媽閉著眼睛好像很享受似的。

就這樣那個男人趴在我媽媽的陰戶口舔吸了好長時間。

之後那個男人躺了下來,媽媽跪在墊子上,一隻塗了暗紅色指甲油的手托著他的兩隻睪丸,另一隻塗著暗紅色指甲油的手握著他的陰莖根部,並用嘴含住男人的龜頭來回的做著活塞運動。

那個男人的陰莖不是很長,但是很粗,而且黑黑的,一定搞過很多女人。

我媽媽這時候不僅為他嗍肉棍,還把他的一隻睪丸含到嘴裡舔吸著。

媽媽那一對大眼睛以極其淫蕩的眼神看著那個男人,男人笑嘻嘻看著我媽,看來很喜歡我媽為他提供的口交服務。

那個男人可能感覺肉棒已經被嗍得很爽了,他讓媽媽躺到墊子上兩腿分開,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打開媽媽的兩片大陰唇,右手握著自己的大肉棍。

他先用他的龜頭在媽媽的陰戶口來回蹭弄了幾下,之後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整個陰莖插進了我媽媽的肉穴中。

媽媽的兩條大腿盤到了那個男人的腰間,雙手抱著男人的頸子。

那個男人的左手撐在墊子上,右手揉捏著我媽媽左邊的那只豐滿的乳房,乳房隨著他的手變換著形狀。

雖然他的手在愛撫我媽,但他下面的肉棒一刻也沒有閒著,在我媽媽的穴裡飛快的抽插著。

這樣男上女下的插了十多分鐘,那男人把他那肉棍從我媽媽的肉穴中抽了出來,我媽媽起身跪趴在墊子上,撅起雪白的屁股,那男人又將陰莖從後面插進媽的肉穴裡幹了起來。

他的兩隻手抓著我媽媽的腰向後拉,陰莖快速的在我媽媽的肉穴插進插出的。

那個男人用這樣的體位又姦淫我媽媽大約有十五到二十分鐘,突然他的雙手從背後握住了我媽媽的那對豐乳,跟著整個身體一沉壓在我媽媽的身上,我媽媽被他壓趴倒在墊子上。

兩個人趴著,可能是那個男人射精了。

這樣趴了一會兒,那個男人的右手伸到下面握著陰莖根部把自己的陰莖從我媽媽的肉穴裡抽了出來。

陰莖抽出來後又順手在我媽媽雪白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那男的從墊子上起來,在我媽媽的櫃子抽屜裡拿出一盒裝紙巾抽出兩張給我媽,他自己也拿了兩張擦著還有些殘留在龜頭上的精液和陰莖上沾著我媽媽的淫水。

我媽媽把紙巾握著擦拭從陰道裡倒流到陰道口的精液,之後我媽媽穿上了丟在墊子上的那條白色絲質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赤裸著上身到班裡穿衣服去了。

(我看到此時也已經噴的一塌糊塗了,內褲上沾滿了精液)一會兒工夫那個男人就出來走了,接著我媽媽也穿好了衣服從中(1)班出來到幼兒園大廳裡。

我從食堂到後門翻了出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到幼兒園大門口叫我媽,我媽十分鐘前的那淫蕩樣已經蕩然無存。

栗紅色的頭髮盤在腦後,短袖白色襯衣、米色短裙將媽媽的成熟美完全展示出來了。

她有點奇怪的問我怎這早回來了,我說游泳游的太累了,就先回來了。

媽媽就叫我先回家,我說等你一會兒一起走吧。

媽媽笑著開始收拾東西,又過了十五分鐘,媽媽拿上她的黑色手提包和我一起回家了。

<p>回到家,媽媽還是像平常一樣做飯,吃過飯看電視,好像什都沒有發生一樣。

十點剛過,媽媽看的電視節目結束了,她便到主臥的浴室裡洗澡。

我想著下午的場景有些忍不住了,想偷看媽媽洗澡。

等媽媽一進浴室,我便溜進主臥的浴室門口。

主臥的浴室門是兩扇折疊的小門,門的中間有條縫密封的不是非常緊,透過那條不大的縫,主臥浴室可以盡收眼底。

我輕輕的蹲在浴室的門口透過那條縫看進去,媽媽把她栗紅色的頭髮盤在腦後,用淋浴衝去了身上的浴液泡沫,沖好之後媽媽座到了沖水馬桶上小便,之後又用淋浴頭沖洗她那讓人瘋狂的玉戶。

接著她做了一個讓我噴血的動作,她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進了肉穴中掏弄,不像是自慰,大概她是想把下午那個男人射在她肉穴裡那些殘留在裡面的精液洗乾淨吧。

可能是時間久了裡面也沒有了。

這時候我猛然想起下午媽媽穿的那條白色絲質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我來到靠客廳走廊的洗浴室裡,在洗衣機上的一個盆裡找到了下午我媽媽穿的白色的蕾絲胸罩和白色絲質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我拿起那條白色絲質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一看,果然上面有我期待的精液殘跡。

一會兒工夫我聽見媽媽洗好澡出來的聲音,我趕緊丟下媽媽的內褲去浴室開始洗澡。

我想著媽媽的騷樣無法平靜,不自覺的在浴室裡打了一炮。

洗好澡出來到自己的房間準備打開空調,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我把空調的插頭拔松,之後跟媽媽說空調打不開了,很自然的到媽媽的房間睡了。

媽媽穿著一件粉色的絲質短睡袍,兩條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雖然我以前也看過媽媽這樣穿,但是一想到下午的情景就感到很「性奮」。

我上了床不敢平躺(肉棒已經硬了)只好側臥著,不知道什時候迷迷糊糊睡著了。

也不知道是幾點,我被說話聲吵醒了,媽媽正在打電話。

說著一些無聊的話題。

後來聽見媽媽笑嘻嘻說:「下午才做的又想要了啊?」我想肯定是下午那個男人吧。

那男人不知道說了什,媽媽說:「明天沒有空,幼兒園有人來。

這樣吧,後天到**花園吧。」

那個男人一定說好,一會兒媽媽掛了電話睡覺了。

第二天早晨,我媽媽又去了幼兒園值班,我盤算著怎才能看到明天的好戲,最後決定跟蹤。

**花園我認識,明天早晨我早點過去等著。

很快一天就過去了。

第三天一早我就借口要和同學出去玩,我臨走時媽媽說她今天和她們幼兒園的同事出去,晚上可能要晚點回來了,讓我不要等她。

(我媽媽準備和那個男人過夜?!真是淫賤)我出來後直接到**花園。

我在裡面的小休閒廣場的亭子座了下來,注意看小區的出入口處。

不久,我媽就到了。

媽媽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V領緊身T恤和一條灰色短裙,腳上是黑色扣拌高跟涼鞋。

栗紅色的頭髮披著,美麗的中年熟婦樣。

我遠遠的跟著她,看見她進了一幢樓後加快了腳步,保持一段距離偷偷的跟著她上了樓,發現我媽媽進了6樓的一戶人家。

看來今天只能到此為止了。

但是我媽媽進去的時候沒有敲門,說明她有鑰匙,我決定想辦法偷配到鑰匙。

回到家,我只能看著媽媽的照片想像著媽媽和那個男人性交的淫蕩樣。

哪天晚上快11點媽媽才回來(真擔心媽媽的穴,有沒有被男人玩殘了)。

媽媽洗澡的時候我偷偷的看了她的白色蕾絲內褲,上面什都沒有,估計著媽媽今天都沒有怎穿這條白色蕾絲內褲。

早晨我起床了,媽媽還沒有起,我洗漱完後借口買報紙帶著我媽媽的鑰匙下了樓,我也不知道那把鑰匙是開那個房間的門的,所以就把我不認識的4把鑰匙都配了,回家後我又將鑰匙放回了媽媽的包裡。

下午我借口出去玩跑到了**花園,6樓有2戶人家,好像都沒有人,我就先用那4把鑰匙開603的門,可是都不行,又到604試,當試到第2把的時候那防盜門就開了,又用另3把鑰匙開家門,試到第3把門也被我打開了。

小心的把門關上,進來後發現這是一套2室一廳的房子,經過了裝修,很不錯。

小房間是空著的,裡面只有些雜物,大一點的房間裡有一張五尺寬的席夢絲床和一面大櫥,還有一個29寸電視機和DVD放在電視機櫃上。

櫥裡什都沒有,但是電視機櫃底下有幾張A片。

真難想像平時端莊的媽媽就是在這張床上邊看A片邊和那個男人肏屄的。

我不敢在這裡多停留,害怕有人來看見我就不好了,趕緊離開了這裡。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尾頁  從這之後,我一直等待機會能夠親眼在那間房子裡看見我媽媽被姦淫的浪樣。

可是媽媽好像一直都沒有去那裡了,真是讓人失望。

到8月底,我還有幾天就要開學了,晚上我洗澡聽見媽媽打電話但是聲音壓得很低,好像不願意讓我聽見,我懷疑又是偷情電話。

第2天,我不管他們偷吃是不是到**花園,撒謊說去同學家玩先過去等著。

在確定房子裡沒有人後我拿出偷配的鑰匙打開門進去,將門鎖好後我便在房間裡想找個既能藏身又能看見好戲的地方,最後決定躲在陽台上那個29寸的電視機箱子裡。

8月的天氣很熱的但為了看媽媽現場的性戲也只好忍著了。

等了大約快一個小時就要感到失望的時候,聽見門口有動靜,趕緊躲進電視機箱子裡去,透過為了方便搬運時手能抬起紙箱留下的那個不大不小的孔整個房間一覽無餘。

門被鎖上後就聽見男女嬉笑的聲音,接著是向房間裡走來的腳步聲。

這時我內心很緊張但更多的是興奮,媽媽和那個男人調笑著進了房間,媽媽頭髮披著,上穿一件黑色彈力針織面料的短袖V領衫(就是摸上去手感柔和滑順的那種),下穿一條深米色雪紡面料的長褲,腳上是雙黑色的高跟涼鞋。

那男人一隻手摟著媽媽的腰,另一隻手隔著媽媽的衣服在豐滿的乳房上揉捏著。

兩人走到了床邊後他將媽媽扳倒在床上,媽媽把黑色高跟涼鞋脫了去,那男人的兩隻手此時就迫不及待的想剝去媽媽的深米色長褲,媽媽一邊將腰抬起一邊說道:「出趟差才幾天啊?就那著急啦!先沖個澡再來吧!」那男人嘴上應著但並沒有起身的意思。

他把媽媽的長褲剝下後隨手丟到了地板上,媽媽今天穿的是一條黑色絲質蕾絲內褲。

之後那男人分開了我媽媽修長雪白的大腿,頭埋在我媽媽的大L根部,舌頭隔著黑色絲質蕾絲內褲在舔媽媽的陰部。

舔了快有十分鐘,媽媽的呼吸聲開始急促起來,還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那男人將媽媽的黑色絲質蕾絲內褲也剝了下來丟在了床角邊,內褲襠部已經媽媽的淫水和那男人的口水弄得濕淋淋的了。

媽媽的兩條大腿叉開,陰部一覽無餘。

這也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看清我的出生地,我媽媽的陰戶。

媽媽的陰毛又黑又亮也比較長但不是很密,兩片大陰唇是紫紅色的上面濕濕的.可惜陰戶裡面什樣現在還看不到。

那男人拔開媽媽的兩片大陰唇用舌尖舔弄陰道口和上面的陰蒂,每吸舔一下陰蒂頭媽媽的身體就會顫動一下嘴裡還會哼出聲來,看來媽媽對陰蒂的刺激很敏感。

舔夠了媽媽的陰部那男人起身把自己的西褲連同內褲都脫掉了,他的肉棍黑黑的很粗大,但是不長。

那男人左手握著自己的陰莖右手拔開媽媽的陰戶,龜頭在媽媽的陰道口磨蹭了幾下之後將陰莖一插到底。

媽媽嘴裡發出嗯嗯的呻吟聲,閉著眼睛兩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著似乎在很享受的樣子。

那男人拉起媽媽黑色短袖V領衫的下擺媽媽很配合的把身體抬了起來讓他把黑色短袖V領衫脫了下來,媽媽戴的是一件黑色蕾絲胸罩,那男人把胸罩往下一拉,媽媽那豐滿的乳房露了出來。

黑色的罩杯脫著那對豐滿的乳房顯得更加性感。

那男人雙手摟住媽媽的頸子嘴裡含著媽媽的一隻乳頭在吮吸,那根肉棍有時上下做抽插運動有時整根插在陰道裡做圈運動。

媽媽則完全被那男人的肉棍征服了,平時矜持與羞澀已經蕩然無存,嘴裡邊喘著粗氣邊叫道:「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點……不要停……多轉幾下……」就這樣媽媽和那個男人做了有二十多分鐘,終於那男人哼了一聲便伏在媽媽的身上不動了。

他的精液又一次射進了媽媽的子宮裡了。

這樣趴了一會兒,媽媽把他推了起來說:「去洗洗吧,一身的汗!」那男人嬉笑著拉起媽媽。

媽媽把乳罩解開脫了下來,手撫摩著自己右邊乳房上的牙痕說:「看被你咬的!」那男人伸出手握著媽媽的乳房說:「來,我幫你揉揉!」媽媽笑著推開了他的手說:「誰要你揉啊!」就在兩人準備去浴室沖洗的時候,那男人的手機響了,接了手機後那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是有事要先走了,媽媽的手輕柔的握著他那軟縮的陰莖臉上充滿了失望的神情。

那男人嬉笑著說道:「就是走也要等你幫我把小鳥洗洗乾淨再走啊!」媽媽笑著在他的胸口拍了一巴掌拉著他要到浴室去,那男人一把將媽媽拉了回來說:「用你的嘴好嗎?」媽媽搖了搖頭說:「不好,太噁心人了,再說我也不會。」

那男人說:「就像口交一樣嘛,你今天可是沒有含我的弟弟哦。」

媽媽推脫了幾次那男人都堅持要媽媽用嘴含他的肉棍,媽媽無奈的同意了。

那男人座在床邊,媽媽蹲在他面前把他的陰莖含入口中嗍舔著把上面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混合物吞入肚中。

那男人嘴裡發出哼哼聲,雙手抱住媽媽的頭,肉棍在媽媽的口中做起了抽插動作,接著悶叫一聲竟在媽媽的嘴裡射了出來,媽媽也沒有把他的陰莖吐出來,想是把他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真是沒有想到媽媽現在是那的淫蕩。

這時聽見那男人說道:「對,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啊!我們的楊小姐現在的口功是越來越好了嘛!」媽媽吐出他的陰莖笑罵道:「死鬼,想讓你舒服還敢笑我,不來了!」那男人笑著說:「老婆,不要生氣嘛,我知道錯了,下次不敢了!」媽媽沒有好氣的說道:「你有事還不快走,都什時候了!」那男人嬉笑著去穿衣服去了,媽媽則赤裸著身子到浴室裡去洗澡去了,那男人走了沒有一會媽媽洗好澡出來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房間也走了。

我確定他們都走了之後出來,看著那張剛才媽媽在上面做愛的床想著媽媽做愛時的淫蕩樣忍不住也射了出來,之後去浴室清理了一下我也離開了這個媽媽的愛巢。

暑假很快結束,開學就要上初三了,根本沒有時間再去看媽媽偷情不免有些遺憾。

平時看著端莊的媽媽不由的就會想起她淫蕩的一面。

開學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一天放學回家媽媽上穿一件白色中袖襯衣,下穿一條白色蕾絲內褲站在衣櫥前找衣服,媽媽拿了條淡藍色的短裙和一雙黑色的絲褲襪座到床邊穿上了。

媽媽穿好衣服後又化了個淡妝顯得更漂亮性感,媽媽拿上手提包衝我笑了笑說:「怎樣?媽媽漂亮嗎?」我笑著點了點頭說:「你要出去?到哪裡啊?」媽媽說:「新入園的一個小孩家長請我們去吃飯,我已經幫你把飯做好了,在鍋裡你自己熱熱就可以了。

你自己一個人在家小心哦!」我點頭答應著心想:該不會下面也加餐吃根肉腸吧!媽媽穿了雙黑色尖頭高跟鞋出門了我也趕緊出門想跟蹤媽媽,但是當我趕出去後媽媽已經打了輛車離去了,我只能失望的回到家裡等著。

快11點的時候門終於有動靜了,我將自己房間的門拉開一條縫,看見媽媽身體搖晃著癱坐在沙發上似乎酒喝的有點多,難怪回來這遲呢!我來到媽媽身邊想扶她到房間裡睡,當我摟住媽媽那纖細的腰時一個大膽的念頭從頭腦裡閃過:乘媽媽現在醉酒的機會我也來享受一次我這個淫蕩媽媽的美穴!可是媽媽醉酒並不是很厲害,一定還是有記憶的,那樣的話……忽然我想起家裡的藥櫃裡好像有安眠藥,我跑到藥櫃把安眠藥找了出來。

拿著安眠藥,我又倒了杯水來到媽媽的面前,看著媽媽,我又有些猶豫了,畢竟她是我的媽媽,這樣做……但是當我想到媽媽和別的男人做愛時的淫蕩樣,我再也顧不了那多了,我拿著安眠藥托起媽媽的頭說道:「來,吃點醒酒的藥吧。」

媽媽嘴裡發出哼哼的聲音很順從的把藥吃了,我把水往她的嘴裡倒了一點,媽媽把安眠藥嚥下去。

媽媽已經吃下安眠藥後,我在一邊又等了大約有快20分鐘,等到媽媽的呼吸平穩後,我又上去搖了幾下媽媽,確定她是真的睡熟了我開始撫摸媽媽的身體,心裡既激動又有點害怕。

看著白色中袖襯衣下那對讓我在心裡揉搓了無數次的豐滿乳房現在終於可以親手愛撫了!我的手有點顫抖的將媽媽白色中袖襯衣的衣扣一粒一粒的解開。

襯衣扣解開後,我的兩手繞到媽媽的身後,托起媽媽的上半身,解開了媽媽白色蕾絲文胸的扣拌之後,將罩杯向上掀起,媽媽那對豐乳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我的手在媽媽的乳房上揉搓著,捏著媽媽的乳頭,將另一個乳頭含在嘴裡吸嗍。

玩弄媽媽的乳房使得我的肉棍不自覺的就硬挺起來了,想著媽媽偷情時被那個男人姦淫了多次的淫蕩美肉穴,我不顧一切的將媽媽的淡藍色短裙掀至腰間。

眼前的情景出乎我的意料,媽媽黑色絲褲襪的襠部已經被撕開,白色蕾絲內褲也已經不知了去向。

只有那濕濕的美穴還往外流著一點透明的液體。

一切我都明白了,原來媽媽真的是加餐吃了「肉腸」啊。

看著媽媽這幅淫蕩的樣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我的肉棍插進了媽媽的肉穴裡面。

此時插穴的感覺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插進了我親身媽媽的淫蕩肉穴裡了,這可是我充滿了無限想像的地方,現在真的被我插入了!只感覺我的肉棍在媽媽的滑滑的穴裡被包裹著,不知道是媽媽的淫水,還是姦淫媽媽男人留下的精液,或者兩者都有吧,使得媽媽的淫穴異常的滑膩,隨著我大力的抽插動作,媽媽似乎也有了反映。

她輕輕的哼著,兩隻手不由自主的抓緊了沙發上的墊子。

也許是我第一次插穴,經驗不足,也許是和自己淫蕩的媽媽做愛太刺激了,我只插了10分鐘不到,就把自己的童子精射進了媽媽的肉穴深處了。

但是我並沒有把我的肉棍抽出來,還讓它插在媽媽的穴裡,兩手抱住媽媽的纖腰,讓媽媽的身體平躺在沙發上,頭枕在沙發邊的扶手上。

而我則趴在媽媽的身上,一隻手撥弄著媽媽的乳頭,將媽媽的另一隻乳頭含入嘴中慢慢的品嚐著。

一會工夫,我的肉棍就在媽媽的淫蕩肉穴裡再次硬了起來,我雙手抓起媽媽那還穿著被開了襠的黑色絲襪美腿,把媽媽的兩腿扛在了我的肩膀上,盡力把我的肉棍向媽媽肉穴的深處插去。

由於剛剛才放了一炮,這一次肏的時間就很長了。

我只知道機械的來回做著抽插,雙手不時的在媽媽的豐乳上捏上兩下。

大概干了快半個小時了,得得擼備用網址我感覺肉棍有些想放的感覺了。

突然腦袋閃過一個念頭,何不像A片裡面男主角把精液射到女主角臉上那樣,把我的精液射到媽媽的臉上呢,主意打定後,我便加快了肉棍抽拉的頻率和力度。

一會工夫只感覺馬眼一鬆,我趕緊把肉棍抽出來,湊到媽媽的臉上,我的精液一下全噴射到了媽媽的臉上了,那大滴大滴粘稠的精液順著媽媽的臉滴到了媽媽的白色中袖襯衣的衣領上。

我欣賞了一會我的「傑作」後,拿來了紙巾把媽媽臉、還有噴到她那栗紅色長髮上的精液擦拭乾淨,把媽媽的白色蕾絲文胸和襯衣幫她穿好,淡藍色短裙放了下來後,我便回房去了。

回房之前我又捏了一把媽媽的乳房,暗想:媽媽,我一定要長期佔有你的淫蕩肉穴!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