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老闆應酬被公幹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覺得自己好淫蕩.好喜歡愛愛..我叫嘉珍.今年21歲.高職畢業後.就到機械工廠實習會計工作.那年才17歲..我外表長的算還好.不算漂亮.身材也是一般.不過咪咪小了一點.才31B+.矮矮的才155CM.42公斤!

不過年輕就是本錢.加上鐵工廠裡都是年紀大的大叔.他們對我還算蠻照顧的!

經常的說玩笑.甚至還有幾個經常跟我說黃色笑話.不過還好.沒人對我動手動腳!

老闆是個不算是中年的男人.38歲.高高帥帥的.聽他說他也沒讀書.初中畢業就到工廠打工實習.都是靠苦力拼來的!

我們是做太陽眼鏡的加工機器.老闆多半都是在外.很少在公司裡.辦公識就只有我跟一個31歲的大姐.她叫淑美.是公司的總會計兼採購兼倉管.因為業務太多.老闆才請我來幫她分擔業務!

淑美姐姐人很好.很親切的教我.不過她很少提起老闆的事.也對.公司的職員問那麼多幹麻!

那一年年底尾牙.公司上上下下加起來四五十個員工.加上廠商.辦了二十幾桌.好熱鬧.大家都喝的很開心.幾個平日常跟我開玩笑的大叔都喝的差不多醉了..我看著老闆端著杯子到處敬酒.那種氣勢讓我看的好陶醉.好有男子氣概!

他豪邁的跟廠商喝酒喊拳.招呼客人.可是.我就是看不到老闆娘..隔天上班.我不禁的問淑美姐:姐.昨天那麼熱鬧.怎麼沒看到老闆娘啊?淑美:老闆娘?哪來的老闆娘?老闆又沒結婚..我說:不是吧?他那麼帥.又事業有成.怎麼可能沒結婚?淑美:嘉珍.妳還小不懂的事很多.他那麼風流.誰肯嫁他啊.人不要看外表.對了.妳幫我把打卡表拿進來.我要算薪資跟年終!

我點了頭出去打卡鐘那拿打卡表.一邊想著:他那樣子會風流嗎?要過年了.大家把工廠整理好.等著老闆驗收.發了年終獎金.大夥開心的要回家過年.淑美姐先走了.只剩幾個老員工跟老闆在廠裡談著事.看他們說的好開心.不知道說什麼!

我關了辦公室的門.正要離開.他們看到我.突然都不說了!

我朝著他們笑了笑.正要離開.老王大叔叫住我!

他算廠裡的資深元老.聽說是離婚了.47歲.平常還蠻照顧我.只是感覺他有點色色的!

老王:嘉珍.要下班了啊?過年去哪玩?我說:王叔.新年快樂呦!

我啊.還沒計劃呢.可能回鄉下老家陪奶奶吧!

我是個被爸媽遺棄的小孩.6歲爸媽就離婚.媽媽去了台北.爸爸在台中工作沒空照顧我.就把我丟回台南老家跟奶奶一起相依為命!

一丟就是十幾年.後來我才知道爸又在台中跟個女人.還生了兩個弟弟..我就陪奶奶在下營的老家.直到我讀完商專.才到新營的機械廠上班.自己跟兩個同學租雅房過生活!

老闆朝著我看了看:怎麼不是陪爸媽而是陪奶奶?我低著頭:我爸媽都不要我了.我跟奶奶生活了十幾年了!

老王:嘿嘿∼老闆說帶我們去唱歌∼妳要不要一起去?老闆揮著手叫他別亂說:死王仔.企酒家哪能帶她去?她還沒滿十八耶.你傻了歐?我瞪大眼:酒家?那種有女生坐檯的嗎?我沒見過耶.哈哈.好啊.我也去!

誰說我沒滿十八?上個月就滿了.我打算用年終獎金學開車呢!

我說著從皮包裡拿身份證給他們看..老闆:幹!

死王ㄟ.王小姐.妳真要跟我們去?!

不要後悔歐!

我說:叫我嘉珍就好了.後悔什麼?你們會吃了我嗎?老闆看了看我要看了老王他們.笑著搖著頭:走走走.一起去!

我們五個人一台車.開到快到嘉義水上.轉到一條小路.進了一家叫璦琳娜KTV”的.我一看.那哪是什麼KTV??我們走了進去.裡頭昏暗昏暗的.氣氛有點嚇人!

走進一間包廂.裡頭沒有沙發.就一張大圓桌.裡頭已經座了八九個人.四個是那天尾牙都有來過公司的廠商客戶老闆.他們旁邊都坐著濃妝豔抹的..阿姨!

說阿姨好聽點.有點像我奶奶的年紀了!

老闆一進門就被他們虧.直說他遲到原來是帶幼齒的.那邊的粗牙的坐不慣了.老闆直抓著頭說不是那樣.是我自己要來見識一下的!

一開場就是一陣笑聲..我看他們好像有點彆扭.笑著說:陳董.那天尾牙我們見過的啊.我是會計小妹.你忘了啊?我是剛下班沒事.我也沒來過.來長見識的!

陳董:啊∼丟吼!

我以為進輝阿到哪裡找的幼齒的.原來是私家貨!

一旁的阿姨跟著幫腔:徐董ㄟ有新貨.難怪好一陣子都不來..老闆端起酒杯敬了大家:不要亂說.那是良家的..一旁叫秀卿的阿姨陪敬他:她是良家的.阿我難道是公家的?你呦.沒良心.這麼久都不來看我.你看.你那麼久沒摸.人家奶子都消了!

邊說邊挺著胸前的咪咪.樣子好淫蕩.嘴裡說的全是淫穢不堪的話.我心裡想:難道他們男人都愛這種的?那麼老的也好?”一旁的老王拉著一張椅子讓我坐下.接著就摟著一旁的老女人打情罵俏去了..我呆在那也不知道要幹什麼.見身旁一對對男男女女摟摟抱抱打情罵俏.喝酒喊拳.我托著下巴看著他們玩..一旁的老闆笑著說:王小姐.妳見識到了.這就酒家文化.來這裡都是這樣的.來了就玩的開心點.妳喝不喝酒?不喝酒我讓她們拿飲料!

陳董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搭著我的肩:喝什麼飲料?不是要來見識嗎?要見識就是要學.ㄟ.什麼都要學.第一件事就是學喝酒!

於是眾人妳一句我一句的開始起鬨.我慌的看著老闆..老闆笑著幫我解圍:麥啦!

陳董ㄟ.還小女孩.這杯我代喝!

說著舉起杯子一乾而盡!

陳董:輝啊!

我又不是要灌她.你能擋幾杯?來是要開心.王小姐.這樣.妳把這杯乾了..接著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一疊千元鈔票.數了五千放在盤子上.然後把杯子壓在鈔票上面笑著說:王小姐.這也是酒家文化.這叫頒獎!

就是妳把杯子端起來喝掉.然後把盤子裡的獎品拿走.規矩就是人家頒妳獎不可以拒絕.那是很不禮貌的!

老王:陳董ㄟ.一出手就5000?破壞行情.都麻是一百一百的.你這樣叫我以後怎麼玩?老王旁邊的白雪:陳董ㄟ.我喝.一張就好!

說著又是妳一句我一句的像菜市場一樣.我朝老闆看去.他搖著頭苦笑著..我牙一咬站了起來端起了杯子:喝就喝!

學著老闆一口就要乾掉.高梁的味道嗆的我差點吐了出來.第一口就喝不下去.我嗆的眼淚都飆出來了..老闆疼惜著我拿過我的杯子:陳董ㄟ.這純的ㄋ!

”陳董抓抓頭髮然後罵他旁邊的女人:幹你娘.我叫妳倒醇的嗎?醇的怎麼喝.整人歐?換一杯!

那個阿姨陪笑著又倒了一杯把我盤子上的那杯換掉..我硬著頭皮舉起杯.不過剛剛被嗆到的味道我還心有餘悸.小心的先把杯子拿來鼻子上聞了聞.還好.味道沒那麼重!

接著學著老闆一口把杯子的酒倒進嘴裡..喝完一直咳!

陳董拍著手比著大拇指:讚!

好氣魄.進輝啊.這以後一定是你的好幫手!

衝著妳這一杯.明年度的單.全下給你!

...後面的我都聽不到.那杯酒我一下肚就覺得肚子好熱.好想吐.頭好暈.於是我”咚的一聲.倒地不起..當我再醒來.人已經在工廠裡.我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老闆正拿著拖把拖地.我低頭一看.慘了.我吐的一身都是.還讓老闆幫我拖地.這下糟了.我肯定會被炒魷魚的!

我急忙的爬起身.可是頭昏腦漲的暈頭轉向.又跌回沙發上.好一會才回過神.老闆已經忙完了.累的癱在他的椅子上休息..我羞愧的說:老∼老闆∼對∼對不起∼我∼我知道我錯了∼你∼你炒我魷魚吧∼嗚嗚嗚∼我以為他會生氣發飆的.想說低著頭給人罵.罵完了好滾蛋走人!

沒想到他居然笑了.他笑著跟我:哈哈.王小姐.妳幫了公司很大的忙.我賞妳都來不及.怎麼捨得叫妳走!

”我比著自己:我?我不知道.喝醉了.還∼還吐了∼吐的辦公室讓∼讓老闆整理∼嗚嗚∼我自己吐的我自己弄啊∼怎麼可以讓老闆幫我收拾!

老闆笑著:呵呵.沒事的!

妳不知道.敬妳酒的陳董是邑東貿易”的董事長.他對妳的氣魄很讚賞.他還以為妳是裝的不會喝酒.沒想到妳真的不會喝酒.還是硬著頭皮把酒灌完.他本來還要敬妳第二杯.沒想到妳一下子就咚”一聲的倒在地上.他笑著稱讚妳有膽識.還決定把明年度的訂單多三成給我們做.妳知道三成是多少嗎?將近二千萬..那.這是陳董給妳的5000獎金.我再多給妳一萬當分紅..我沒想到.就那一杯酒.我就幫公司多爭取了二千萬的訂單!

我低著頭很不好意思..老闆:對了.我看我叫妳嘉珍好了.不用王小姐王小姐的叫!

嘉珍.妳說妳年終要拿去學開車?要不這樣.妳來當我的秘書.妳學開車的學費我來出.以後就陪著我.我應酬喝醉了.妳來幫我開車!

好不好?我開心的說:真的嗎?可是.可是我什麼都不會.怕.怕把事情搞砸了就對不起老闆了!

老闆:對了!

妳不是說要回奶奶家嗎?晚了.我送妳回去吧!

我吐的一身髒兮兮的.哪敢坐阿麼高級的轎車.等等給人弄髒了.我哪賠的起!

我推托了幾句.急忙的拎著包包跑去牽車.不敢回頭的趕緊騎回宿舍!

一回到宿舍趕快把一身的髒衣服脫掉.沖了個熱水澡.正要躺到我舒服的床.我的手機居然響了.而且還是老闆打來的..老闆:嘉珍.順利到家了吧?我羞著”嗯的一聲..老闆:妳要回奶奶家.我送妳去吧!

我說:老∼老闆∼不∼不用了!

我騎車回去就好.下營不是很遠..老闆:我知道啊.因為我正巧要過去.快.我在樓下等妳!

我驚慌的打開窗簾.老闆的車正在樓下.我啊”的一聲..老闆:別怕.我不是有意跟蹤妳.是看妳騎車搖搖晃晃的不放心才跟著妳後面.放心.我不知道妳住哪棟幾樓.下來吧.陳董說妳要是醒了看妳要不要一起去呢!

我疑惑的說:陳董?他們還沒回去?老闆笑著:哪那麼快.鈺嘉的老闆請他去酒店喝酒.他硬要拉我去麻豆.順路.我就送送妳!

我硬著頭皮換了一套衣服下樓上了車.我想都不敢想我有機會坐著賓士的S350.像個鄉下土包子一樣.老闆朝我笑了笑:怎麼樣?還敢去嗎?我拍了胸脯:去就去.大不了再醉一次!

老闆哈哈大笑:哈哈∼好∼我們走!

油門一加.車子就像飛出去一般的衝了起來..車子一路上一直飛.因為開的很快.時速都1百78在飛.一下子就飛過了麻豆.我本來想不是去麻豆嗎?怎麼還不停.車子一直開.直到過了善化還不停.我開口:老闆.不是去麻豆嗎?老闆:剛剛陳董不是打電話來說改去台南五期嗎?我還問妳有沒確定要去的!

我抓著頭回想真的有.抓了抓頭髮不好意思的說:我還在醉.不是很清醒.嘻嘻嘻!

車子開到台南五期的一家好大的舞廳.我們走了進去.這的小姐就夠水準.中午那些歐巴桑差遠了!

陳董他們在裡面的VIP包廂.好大.三四十個人都坐的下!

裡頭十幾個老闆叫了二十幾個小姐陪酒.陳董看到我.又開始虧我了..陳董:嘿嘿∼王小姐∼我們又見面了.還OK吧?下午的酒該醒了.哪有人醉那麼久.怎麼出來混?我嘟著嘴:我又不像你們職業喝的.這麼厲害.中午喝到現在還在喝?陳董:呵呵.王小姐.酒量是練出來的.妳有好酒膽.妳滿18了沒啊?我笑著說:陳董.叫我嘉珍啦.別王小姐王小姐的叫.感覺好生疏!

下午真丟臉.還吐了一地.羞死人了!

陳董:哈哈.喝酒誰不會醉?不醉還喝幹麻?來來來.我幫妳介紹這幾個大老闆!

陳董叫我端著酒杯.一一的帶我認識那些老闆們.還好.他們晚上喝威士忌.沒那麼辣口.他跟我說那瓶酒叫皇家禮砲.很醇.也沒人要我乾杯了.我敬了一輪酒.喝了一杯.還ok!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開始漸漸的放浪了起來.跟著大夥唱歌喝酒.陳董直誇我.叫老闆別讓我當會計小妹了.叫老闆升我當祕書.還說以後吃飯喝酒要有我陪..老闆笑著:還用你說.我剛就跟她說了.過完年開工我就提升她當我祕書!

我揮著手:不好吧!

我什麼都不懂.萬一搞砸了老闆的生意.我哪賠的起!

陳董:吃飯喝酒總會吧?當我們的祕書最簡單了.要敢玩.敢喝.幫老闆應酬客人.就這麼簡單.誰我都不要.就要妳!

進輝阿.聽到沒?老闆:嘉珍.妳看陳董多賞識妳.沒問題的.我們的應酬就是喝喝酒.打打球.打打牌..陳董:哈哈∼三不五時打打砲.妳家的進輝阿不夠力的話.妳幫忙推..哈哈哈∼我傻傻的:打打砲?幫忙推?你們還當兵嗎?陳董:不是吧?妳別跟我說妳還是處女.少裝了!

我紅著臉:陳董.你壞死了.原來你說的是那個.我不知道.只是聽..聽廠裡的叔叔伯伯說過.我..我..人家還沒試過..陳董瞪大眼:我銬!

不是吧?真是處女?這年頭到哪去找?他伸手摟著身邊的小妞:喂∼查某∼妳幾歲被幹過?”小妞也不害羞:國中吧!

我瞪大眼:哇塞!

妳們真開放.我.我都不敢想!

這時差不多六七分酒意了.連說話膽子都大了..那個叫雪兒的更大膽:我國中的時候還是班上的班花耶.想上我的人當然多呀.處女?那是條件不好的代名詞!

她居然暗示說我條件不好..我紅著臉:誰說的.我.我是怕.誰說我沒人追?只是∼只是∼雪兒摟著我:我不是說妳沒人追.是妳不敢.妳不知道做愛很爽的.嚐過一次妳就會愛上那種滋味.是不是啊?嘉珍啊.姐姐跟妳說.這些男人最壞了.他們為什麼都想要處女?因為處女沒經驗.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夠不夠力.很多女生啊.連高潮是什麼都不知道.就過了一輩子..陳董:妳娘勒.妳是暗示說08不夠力?阿賀啊.叫媽咪來.這個我今晚包了.08非要妳嚐嚐老子的厲害!

哈哈哈..雪兒摟著陳董:陳董ㄟ.你要包人家出鐘嗎?人家要紅包呦!

陳董:災啦∼跟著我會虧待妳嗎?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點了一萬塞進她的胸罩裡.她樂的吻著陳董.陳董拍了她屁股叫她去換衣服!

我睜大眼想著:一萬?這麼好賺?我一個月上班才一萬五..陳董:你們一人挑一個.走了走了.換地方吃宵夜!

叫買單..鈺嘉的老闆堅持他要買單.陳董叫他們在場的男生都挑一個帶走..老闆抓著頭:你們帶啦.我等等還得送她回新營耶!

陳董:勒瘋逆.喝這麼多了還開車?別回去了.大不了多開一間房.咱們不是說好了今天都不准回去.幹.進輝啊.你沒某沒猴.驚三小?一旁的幾個老闆跟著一起起鬨著.老闆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望著我..我紅著臉說:老闆.別掃陳董的興.晚點我自己坐車回去.行的.你好好陪陳董玩的開心點!

陳董帶的六七分醉意:不行.都不准走.妳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了到哪坐車?萬一出了什麼事.我們怎麼過意的去?

留著.今晚我開一間房間給妳睡.明天.明天再回去.聽到沒?走.再去喝..我看他有點生氣了.只好點頭答應..都半夜三點多了.還到哪喝?五台車在台南逛了兩三圈找不到地方喝.於是意興闌珊的開到汽車旅館裡.陳董拿了十間房間.分配給大家.他應該是醉了.居然把我跟老闆分在同一間.他不是說要另外開一間給我嗎?我看著老闆.他也被灌醉了躺在後座呼呼大睡著..他們幫我們把車開進房裡.兩三個人幫著我合力將老闆扛到床上.他們就走了..阿我怎麼辦?我只好硬著頭皮.先到浴室裡沖個澡.

其實我早也八九分醉了.沖完澡實在是撐不住了.於是我也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沒多久.我感覺到一隻大手正朝我胸口胯過來罩著.我微微的睜眼.原來是老闆醉的翻過身.正好一隻手壓過我胸前.我推了幾下.可是推不開.於是我也不管了.繼續睡我的..

耳邊不停的傳來秀∼秀美∼秀美∼”的呼聲.老闆醉的不醒人事的輕喚著秀美”的名子.應該是他的戀人吧!

於是我又閉上眼.接著一陣陣舒服的感覺.讓我全身無力的觸覺.他的大手正伸進我胸罩裡.輕輕的摸著我的小咪咪.兩根手指頭夾著我的小奶頭輕輕的揉搓著.我舒服的說不出話..接著兩胯間覺得有東西在滑動著.他的一隻手正朝著我胯間不停的輕摸著.我嚇的醒來.卻是推不開他.我也醉的一蹋胡塗使不上力..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裙子裡的內褲被脫了.他翻過身壓著我.好重.身上好濃的酒味.我正被那酒味嗆的隱隱做嘔.突然兩腿被他頂開.接著下身丫丫的地方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我痛的幾乎從酒醉中醒來.在他耳邊喊:痛.好痛啊∼我眼淚直流的閉著眼..這一叫把老闆叫的醒來.他慌張的看著我:啊∼秀美∼秀∼∼啊∼嘉∼嘉珍?怎麼會∼怎麼會是妳?他也驚醒了過來.趕忙翻過身..我痛的流著眼淚.老闆懊腦的直拍著腦後.我低頭看著胯間的處女紅還有被單上的點點血跡.說不出話..我的處女.被老闆給破了!

我們都不敢看對方.房裡沉悶了好久.終於老闆先開了口:珍∼嘉∼嘉珍∼對∼對不起∼我喝多了∼我∼我以為∼以為∼我抱著膝蓋低頭啜泣著:你以為我是你的秀美..老闆苦笑著:哎∼秀美∼秀美∼沒用的∼她不會回來我身邊了∼我∼我很抱歉∼我∼我不知道會這∼會這樣∼怎∼怎麼我會在妳房裡∼我∼我真該死∼我怎麼可以對妳∼對妳∼哎∼我∼我∼我能怎麼補償妳∼他低著頭猛搥自己的腦袋.跟他平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判若兩人!

我抬起頭:算了.發生都發生了.怎麼補償?難道可以補回來嗎?秀∼秀美是你老婆嗎?老闆搖著頭:不是.我又沒結婚.她是我的初戀情人.我們很相愛.可是.可是她的家人嫌棄我.看不起我這種窮人家.硬把她嫁到台北.拆散我們.所以我這輩子也不打算娶了..他把他們相戀到被拆散的過程跟我說.我想不到他那麼風流瀟灑的一個人.居然有那段過去..一向堅強果敢的他.居然也抱著頭流淚..這回換成是我安慰著他.天地倒轉了!

是我被迷姦的.我還得換過來安慰他..我輕聲的撫著他的背:老∼老闆∼別這樣∼你年輕又有錢∼大把女生喜歡你的∼你別哭啊∼你這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老闆:別再叫老闆了.叫我進輝!

嘉∼嘉珍∼我對不起妳∼妳∼妳的處女居然毀在我手裡∼我∼我∼我∼很想說我對妳負責.可是∼可是∼我心裡放不下..我只好說:我又沒要你負責!

發生都發生了.她們還說做愛很舒服.誰說的.痛死我了!

老闆苦笑著:那是一開始妳處女膜破身的時候會痛.再來就不會了!

我說:老闆.你好像很懂的樣子?你跟秀美姐兩個人做過?老闆:叫進輝!

是啊.那時我們兩才15∼6歲.兩個人糊里糊塗的將身體交給了對方.相互的承諾要相愛一輩子..我瞪大眼:十∼十∼十五歲?老闆點頭:嗯!

是啊.她很漂亮.村裡好多人追她.可是她只鍾愛窮小子我.我們在她家的工寮..我說:哇塞!

你們真夠大膽的.我到18歲才∼才∼才∼老闆搖搖頭:妳那個不算!

妳還沒真的試過當女生的快樂.來.既然都發生了.我們就把該做的做完..他溫柔的過來摟著我.把我放倒在床上.輕輕的將我身上的洋裝脫掉.我只剩一件胸罩罩著小咪咪.他低著頭開始吻我的身體.酥酥麻麻的.不過說不出來的舒服.我還有五六分的酒意.迷迷糊糊的就任他的嘴唇在我身上放肆..我享受著他的吻.慢慢的覺得陰道裡濕滑了起來.當他的手指挑進陰道裡.他笑著說:嘉珍.想不到妳的淫水這麼多.這麼濕..隨著他的指尖不住的伸入.快感越來越強.我不自禁的張口呻吟了起來..我哼著:嗯∼嗯∼噢∼老∼老∼老闆∼人家好∼好難受∼空蕩蕩的∼好空虛∼好難過∼怎麼辦∼好空∼難受∼又有點癢∼我迷迷糊糊的呻吟著老闆:嘉珍∼閉上眼∼我來了!

突然胯間一陣頂進的充實感.他的東西撐進陰道裡.整個塞滿陰道.搔癢空虛的感覺沒了.一種飽實感覺.我不禁的伸手撐著他正壓下的寬厚肩膀.輕聲的哼了一聲”噢∼他低著頭吻著我的額頭:珍.適應好了嗎?我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嗯了一聲..我閉著眼感受著陰道裡的觸覺.他的東西正緩緩的抽動插入.熱熱硬硬的肉棒磨擦著濕滑的肉肉.那種感覺.好舒服.

好舒服.難怪她們說做愛很爽.真的很爽.隨著他抽幹我的速度不住的加快.快感也越來越激烈.我被他幹的無法思考.雙腿使不上力的大開任他的肉棒在我胯間深處肆意的插幹.我情不自禁的也開始隨著他的動作放聲浪吟著..止不住的快感不斷的衝擊著我的腦子.

忽然間他猛地抽出插在陰道裡的肉棒.然後在我肚皮上一陣陣熱熱的噴滴了幾下.乳白色的精液就噴射在我肚子上..這就是我的第一次..我張著腿開著眼凝視著床上的天花板.回想著剛剛的滋味.好舒服.好爽.好爽.尤其是肉棒在濕滑的陰道裡狂速的運動.我極力的要抓著他幹我的節奏.可是速度實在太快.我爽的差點尿都溢出來..他低下頭吻著我的唇:珍.覺得怎麼樣?我摟著他的脖子激吻著:好爽.我到現在才知道當女人這麼好.原來.原來.做愛是那麼的舒服..老闆:珍!

原諒我不能給妳任何的承諾.妳要什麼.只要我做的到的我一定做到!

我吻著他:我不要以承諾.更不要你負什麼責.我只要∼我只要∼只要∼只要你再幹我一次!

我守了18年的貞操.一旦被開發了情慾.就如潰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那種感覺好舒服.為什麼我以前一直沒嚐到..他微笑著.又將他的肉棒塞進我濕淋淋的陰道裡.我們又激情的幹了一次..直到他第二次又在我肚子上射精.不過已經稀的跟上次不一樣..他喘噓噓的翻過身.我意猶未盡的側翻過身摟著他.吻著他的脖子:老闆∼人家好∼好舒服∼好舒服∼我∼我不要你為我負責∼只要∼只要你∼只要你的愛∼我們∼我們以後還有機會嗎?老闆回吻著我:要不是看到床單的處女紅.還真想不到妳這隻放浪的小貓一個鐘頭前還是個處女.我背上都被妳抓出血痕了!

我驚訝的瞧著他的背後.回想著剛剛狂野的放浪.低著頭害羞的說不出話..他背上被我抓了數十條的紅紅的爪印..老闆吻著我的臉頰:以後妳就跟著我.我雖然不會娶妳.可是我會照顧妳.跟著我.我吃什麼都有妳的份!

倆人相擁著累的睡著.再醒來時已經天亮.十點多了.陳董打電話來叫我們退房吃午餐了..我起了床梳洗了一陣後.看老闆躺在床上.肉棒還硬挺挺的.有了第一次的肌膚之親.我也對他沒那個戒心.開始會對他開玩笑了起來..我趴在床上用手指頭玩弄著他的肉棒.逗的他又衝動的把我翻過身壓了上來.又幹了一砲!

退了房.我親密的挽著老闆的手臂.我們把車開出房間.他們正等著.陳董見我們倆從房裡出來.調笑著:喂∼進輝啊∼想不到你∼嘿嘿!

我朝著他扮了鬼臉:陳董.都你害的.說要開一間給人家都沒有.害人家.人家.人家.嗚嗚嗚..陳董:啊∼哭爸!

我喝醉了忘了.哈哈∼進輝阿∼真的在室的?老闆苦笑著點了點頭:陳董ㄟ.我被你給害慘了.這下看我怎麼跟人交待!

陳董:哈哈∼妳沒看她一臉發春樣∼還交代個屁?喂∼小姑娘∼爽到了吼∼幹∼早知道我昨晚就跟妳睡∼哈哈∼在室ㄟ∼哈哈∼我給他調笑的漲紅著臉.翻過身要伸手搥他..陳董身邊的白雪摀著嘴笑著:小妹妹∼我沒騙妳吧?看妳一臉幸福的樣子.嘿嘿∼輝哥肯定很夠力.輝哥.人家也好想試試!

小妹妹∼昨晚來了幾次?我害羞的伸出小手比了個3..白雪:哇塞!

高潮了3次?我羞紅了臉比了個5說:幹了3次.高潮來了5..”白雪:哎!

我才2次..一張怨婦臉哀怨的說..陳董:幹妳娘的.妳昨晚還幹的不夠嗎?妳這隻小騷貓.餵不飽的啊?甚麼才2次..白雪摟著陳董的手臂:我是說才幹了2次.高潮了....不跟你說..嘻嘻嘻陳董嘟嚷著:幹2次.1次5000.妳他媽的真好賺.5000我得賣多少眼鏡.妳腳開開的就輕鬆賺到了.媽的.我虧大了!

白雪撒嬌的說:不夠啊∼不然再來呀∼誰怕誰?我們說聊邊笑著到了海鮮餐廳.吃了一頓.大家才分開.下午.本來老闆要開著車送我回下營.我想了想還是不要.於是老闆送我回宿舍.剛嚐過性愛的甜頭讓我意猶未盡.一路上我們說說笑笑的.回到宿舍前.我依依不捨的看著他開車離去.回味著昨夜的荒唐激情..回到宿舍裡.我還回味著那種感覺.不禁伸手摸著下體.下面好濕.好熱.我把手指伸到鼻子.那濕滑黏稠的液體.

一股騷味.原來那就是他們說的淫水.我不禁學著他將手指輕輕的伸進陰道裡插弄著.好爽.不過還是沒有那種雞巴抽幹的激烈快感..我不禁羞紅著臉暗罵自己:我怎麼這麼淫蕩?可是還是情不自禁的將手指不停的摸挖著陰道.幻想著老闆粗壯的身體壓在我身上.

他熱硬的雞巴正猛力的插幹著我濕滑的陰道肉壁.我躺在床受手淫著.直到高潮來了.我洩了身.抖了幾下寒顫..我慘了.我變的好淫蕩..我騎著小綿羊回到老家.陪奶奶過了年.年初5開工了..

我照正常的時間到了公司.看到老闆我頭都低低的.他的態度也轉變很大.會逗著我說笑.就跟他去酒家跟阿姨們開玩笑般.那天他就跟淑美姐說要再找個助手給她.我的職務變成他的私人助理.人家淑美姐一看就知道我肯定是跟老闆有一腿了..那天中午.老闆跟淑美姐交待叫她登報找人.說他下午有春酒要喝.叫我跟著他去.淑美姐笑著:你別把人家小女生教壞了.說.你是不是搞上人家了?老闆不好意思的搔著頭髮.沒承認也不否認.吹著口哨拉著我出去..他先帶著我到汽車的駕駛訓練班幫我報了名.交了錢.辦好了學習證.他還記得我要學車!

辦完學車的手續.離晚上喝春酒的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於是他又拉著我到汽車旅館.好好享受一下幹我的滋味.我也被幹的好舒服..直到時間到了還捨不得走..有了一次當然就有第二次.我就經常的陪著老闆去應酬.就算沒應酬也是經常趁上班時間倆人偷溜去開房間.我愛上了那種感覺.有時甚至是我主動的邀他.兩人不時的在廠裡眉來眼去的.大家都虧我說我快當老闆娘了.可是說真的.我並不想當老闆娘.我只是喜歡那種做愛的滋味..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