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歡愉的地方

家裡的浴缸不小,容下兩個人也不顯得侷促。

這原是我和妻子夢柯歡愉的樂園,不過夢柯工作辛苦,經常要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落在地上的時間都不多,一起共浴的機會更是少的可憐了。

這本是我心中的一個小小的缺憾,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來彌補。

家還是這個家,我還是我,不過女主角卻是我的女兒——許子衿。

真是天意弄人,沒有誰能主宰命運。

夜幕降臨,洗去了一天的喧囂和浮華,留下一片安寧和寂靜。

浴室裡水霧繚繞,窗子上也結了一層淡淡的水霧,模模糊糊的,透過窗子只能依稀看見淡淡的光影。

子衿和我一起躺在浴缸裡,她偎依在我的懷裡。

我們懸浮在水中,我壓根感覺不到子衿的重量,她嬌小的身子若即若離的摩擦著我的身體。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肉棒正好被她修長的雙腿夾住,甚至可以感覺到她小小陰戶的形狀。

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捂在她正在發育的嬌乳上,輕輕的搓揉著。

子衿的皮膚很白,沒有一丁點兒瑕疵。

子衿的奶子又嫩又軟,在我的手中不停的變換著形狀。

她的乳頭顏色很正,好似雪地裡的紅梅。

她仰著頭輕輕閉著眼,嘴巴裡嗚嗚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滿臉潮紅,有些呆呆的,很是可愛。

我很想問問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可是我不敢,我害怕問了之後,我就再也看不到這樣的美景了。

浴室裡有些悶,我順手打開了排氣扇。

子衿也睜開了眼睛,有些迷離的看著我,一副剛睡醒的樣子,沒有了往日跳脫的模樣兒。

這個時候的子衿,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嫵媚和風情,讓人春心搖曳。

「爸爸,你怎麼把排氣扇打開了。」

「有些悶,開起來透透氣。」

「咦,為什麼窗簾沒拉上。」

「一邊看外面的風景一邊洗澡不是挺好的嘛。」

「噢。」

子衿噢了一聲就低下了頭,好像在想些什麼問題。

「在想什麼呢!」「真想知道?」「是啊!」「不後悔?」「呃……不後悔吧!」看到子衿那古怪的表情,我有些動搖了。

「我在想,原來許天舒還有露陰癖這種嗜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原來人可以這麼變態。」

小丫頭一副大有深意的樣子看著我。

「臭丫頭,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被她看的有些毛毛的,趕緊呵斥道。

「嘖嘖,我哪裡胡說了,洗澡不拉窗簾,這不是正好讓人觀光麼。

不是變態是什麼?」「臭丫頭,你這個狗嘴吐不出象牙。」

「咯咯,許天舒,你一口一個臭丫頭,是惱羞成怒了吧。

別怕,我不會嫌棄你的。

再說狗嘴本來就是吐不出象牙的,這是常識問題。」

小丫頭眼睛如一彎新月,咯咯的笑了起來。

「……」比起鬥嘴,就是一百個我也不是這個小丫頭的對手,沉默才是最犀利的武器。

「爸爸,生氣啦?」「……」「真生氣了啊?」「……」「還男人呢,真小氣,人家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啦。」

「洗澡都能洗成變態,我小氣?」「嘻嘻嘻嘻,洗洗更健康嘛!」小丫頭笑的花枝亂顫。

「你還笑呢!」「人家就是想笑嘛。」

「你就是喜歡拿爸爸尋開心是吧?」「爸爸,你知道嗎?你鬱悶的樣子特別可愛。」

「你啊,就會欺負爸爸!」我重重的捏了捏子衿的小乳房,子衿吃痛的直叫喚。

「喂,許天舒,很疼的耶。」

「哼哼,誰叫你膽敢欺負爸爸,只是略施小懲而已。」

「嘻嘻,這就算欺負啦,要是把我的手段施展開來,那你老人家豈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子衿捂嘴笑道。

「哇,那我可是要先下手為強了。」

我把手伸到水下,摳在子衿的小屄兒上.子衿的小屄兒嫩嫩的,我毫不費力就把手指插了進去,嬌嫩的陰道壁把我的手指頭兒包裹的緊緊的,十分舒服。

「我才不怕你呢,不就那麼回事兒嘛,又不是沒做過。」

「喲,行啊你,才開苞沒幾天,就開始橫起來了啊。」

「什麼開苞,難聽死了,搞的人家跟那啥一樣的。」

「那你覺得應該叫啥。」

「嗯……應該叫……應該叫愛愛。」

子衿想了想,面帶紅暈的說道。

「為什麼要叫愛愛啊!」「嗯……這個……因為人家……人家……哎,許天舒,你煩不煩啊。」

子衿想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臉蛋越來越紅,好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

也不知道是我的手指的功勞,還是想到了什麼羞人的事情,不好意思說。

「好好好,爸爸不問,爸爸想在這裡和你愛愛,好嗎?」我咬著子衿小小的耳垂柔聲說道。

「這裡啊……不好吧,爸爸,不如我們快快洗完,到床上去好嗎?」子衿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拒絕了。

別看子衿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其實在骨子裡是一個非常傳統非常害羞的小女生,一旦到了床上,就變的很生澀,看來要讓她放開還是需要時間的。

這種事情也急不得,我自然有足夠的時間慢慢「調教」她。

「乖子衿,別去了吧,就在這裡來一次嘛,你看看,爸爸已經好硬了哦。」

我拉起子衿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

「啐,討厭鬼,我才不看呢,許天舒你真流氓。」

小丫頭的臉刷的一下全紅了,把臉別到一邊去了,不過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兒卻還抓著我的肉棒,替我輕輕的套弄。

小丫頭的手又嫩又軟,手掌心裡沒有一絲老繭,套弄我的肉棒也是一種另類的享受。

在我的玩弄下,子衿的陰道也越來越滑膩,顯然已經動情了。

「好子衿,就讓爸爸在這裡愛一次好嗎?」我一邊說一邊加大了手指的抽插力度,子衿更是嬌喘連連了。

「別啊,爸爸,反正……反正已經洗差不多了,我們……我們還是到床上好嗎?嗚……口水流下來了,這種感覺好討厭。」

子衿的臉蛋兒泛起可愛的紅暈,眼睛也迷離起來,說起話來都不利索了,晶瑩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子衿的身體實在太敏感了,幾根手指頭就讓她美成這樣了,真是一個貪吃的小丫頭。

「那我們擦乾身子到床上好嗎?」「嗯……」「今天去你房間好嗎?」「嗯……不要嘛。」

「爸爸就想在你的房間愛一次嘛。」

「好……好吧,不過你要注意點,不可以把我的房間弄髒噢。」

子衿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好好好,爸爸什麼都聽你的。」

「爸爸,你幫我把身體擦乾,我沒力氣啦!」子衿倒在我身上嗲嗲的說道。

幫小丫頭把身體擦乾,用浴巾一裹,就把她抱了起來,小丫頭的身子軟軟的,體重也很輕,抱在懷裡感覺不到重量。

「爸爸,我還沒穿衣服哩!」「甭穿了,反正等等還要脫掉,麻煩不是。」

「討厭!」「嘿嘿,每次弄上了,也不知是誰叫的那麼大聲。」

「下流!」子衿嗔怒,用粉拳給了我一記,滿臉嬌羞,一頭紮在我的懷裡。

自從小丫頭上中學之後,她的房間一直就是我無法涉足的禁地。

上一次是什麼時候進她的房間,我也記不得了。

總而言之,子衿小小的房間對我來說就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我的心有些莫名的悸動,當我推開房門那一剎那,彷彿走進了另一個世界。

布娃娃,滿世界的布娃娃,桌上、地板上、床上、牆上都是,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少女獨有的清香。

我都懷疑是不是穿越到了童話世界裡去了。

「怎麼了,看呆了。」

「嗯。」

我傻傻的點了點頭。

「該不是,你都沒進來看過吧。」

「沒有,你又不讓。」

「你不會偷偷溜進來啊,我又沒鎖門。」

「你不是說,那是侵犯人權嘛,你會去消費者委員會告我的,我可不想當偽劣爸爸。」

「真是笨蛋。」

「喂,臭丫頭,你又說我笨。」

「你就是笨啦,笨蛋爸爸,吻我!」小丫頭雙手環著我的脖子,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

我自然不會再去和小丫頭鬧彆扭,做出那種焚琴煮鶴的事兒。

我毫不猶豫的吻在小丫頭薄薄的嘴唇上,小丫頭唔了一聲,把我抱的更緊了。

今天小丫頭心情不錯,格外的熱情,十分配合我。

主動的伸出小粉舌和我糾葛在一起。

體液的交流,讓我們不分彼此,做愛固然舒爽快意,但是接吻卻更能培養感情和曖昧,也最容易動情。

舌頭在彼此追逐,小丫頭玩的樂此不彼,我的雙手也沒閒著,在她的身上到處遊走,撫摸她純美酥軟的身體。

一陣長吻,唇分之時,小丫頭大口大口喘著氣。

「唔,差點憋死我了。」

「剛才舒服嗎?」「嗯。」

子衿害羞的點點頭。

別看小丫頭平時古靈精怪的,到了床上就會很聽話,很乖。

不過她因為愛愛時間短,還有些放不開,很多動作都是不肯做的。

我把她輕輕的放到床上,吻了吻她的臉蛋兒。

「子衿,還記得你剛才說過的話了嗎?」「我說了什麼了呀?」「我給爸爸舔,你說過了到了床上就會滿足我的喲。」

「這個……我有說過嘛?」子衿媚眼一瞥,嬌滴滴的說道。

「當然說過了。」

「我不記得噢。」

「難不成說出去的話,十幾匹馬也難追的子衿要賴賬?」「誰說我要賴賬,舔……舔就舔嘛!」到底舔了沒有呢,這個……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