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姦姐妹花

電視台正播放著警方的消息,說今早有一名少女報案,稱三個月正值危險期,卻被色魔強姦,事主恥於報警求助,三個月後卻發現懷有色魔身孕,方才驚慌報警。

美媚警花繼續報導案件,那事主不正是張思敏嗎?她就是三個月前身穿體育服,被我狠狠破處姦污的少女,這樣說她懷的就正是我的骨肉了。

果然美媚警花接著說,兇徒懷疑是繼矇面姦魔之後另一位於近期四處姦虐妙齡少女之午夜姦魔,本局正全力輯其歸案。

要捉我,恐怕妳自身難保,這警花名叫徐艷,本屬重案組,據說一年前與矇面姦魔前輩對決,竟連自己妹子的貞操也保不住,親眼看著前輩將她的妹子徐琴破處姦污,她自己卻逃過大難,一氣之下便離開重案組,往警訊公作。

總有一天我會替姦魔前輩好好的對她施暴,可惜的是據了解前輩現正被太太好好看管,短期不能重出江湖。

反正無事忙,而我也想看看思敏懷我身孕的樣子,一於重臨舊地,其實我一向也有收集被我姦污過的少女資料,連同她們的內褲,裸照,甚至錄影帶也收在密室中,我輕易便找到思敏的紀錄,看清楚地址便朝思敏的家進發。

等了接近一小時,我終於等到我想見的人,只見思敏慢慢從電梯步出。

她明顯清秀了很多,增添了一份成熟美,可能由於已成為真正的女人吧,不過她的下腹顯注突起,有了身孕明顯易見。

那個就是我的骨肉了嗎。

一瞬間,我的注意力竟被令一樣東西吸引著,緊隨思敏的身後,步出了另一位少女,她的年齡大約十八,九歲,仔細看她的臉,我發覺自己如受雷擊。

天啊!我一生也從未見過如此動人的美女,她有長長的秀髮,動人的臉容,近看簡直與聞名的女星徐若瑄有九分相似。

這名少女一直跟著思敏,我更聽到思敏叫她姊姊,看來她與思敏是一對姊妹。

她們一同步進居住的單位,而我則伏在門外偷聽,她們原來正在商討如何處理我的骨肉,那美姊姊一直希望思敏打掉我的骨肉,但思敏始終不肯,說小孩是無罪的,而且始終有一半是自己的血源。

我真想不到思敏竟會維護我的骨肉,看來她真是一個好女孩,她們見爭論下去也沒有結果,便提議先買晚飯回來吃,思敏本想兩姊妹同到商場購買,但她的美姊姊見她懷了身孕,便說自己一個已可,思敏因然答應。

我慌忙躲藏起來,因思敏的美姊姊隨即推門而出,我悄悄從後跟著,只見她獨自站在這層的電梯大堂。

大約是在等電梯吧!看著如此美女,我早已心痕難耐,看清四野無人,隨即便向她施襲。

我以手緊按她的嘴巴,另一手以刀指著她的頸項,少女隨即慌忙掙扎,我在她的肚上轟上兩拳,只痛得她眼淚直流,為免事敗,我隨即把她拖往天台。

我把她推倒在天台的地上,好好觀察著她,真的美艷無匹,不只九分相似,仔細看她的臉簡直與徐若瑄一模一樣。

我乾笑兩聲,便問她叫什麼名字,張思蓉,少女回答著我,我故作驚訝,不是徐若瑄嗎?少女也明白自己與徐若瑄的相似,便淡淡說道,只是人有相似。

我以淫邪的目光看著她,思蓉慌張說道,你弄錯了對象,那我可以走了吧?我笑著回答她,那有這麼容易,妳給我操上四,五次又另作別論。

思蓉驚覺我的意圖,慌張地以手袋擋在身前,我步步進迫,很快便把她迫到牆角,我笑著以手撫弄她的臉頰。

忽然,我驚覺思蓉的眼中閃出詭異的目光,我隨即加強警覺,我留意到她的手慢慢抽進手袋內,我隨即一把搶過她的手袋,察看原因。

我即時明白,然後對她說,我的好思蓉,妳找這個嗎?我從她的手袋中抽出一支強力電棒。

思蓉見事敗慌張道,不是啊!你想幹什麼?我淫笑著對她說:三個月前在這裡,我對妳的妹子思敏做了些什麼,我現在便要對妳做什麼。

思蓉看來仍不明白,我詳細對她解釋,那一晚替妳妹妹破處的是我,她現在懷的正是我的骨肉,我是妳的好妹夫啊。

不過妳的好妹夫想親親思蓉的美姊姊,來一個姊妹同姦,讓妳們姊妹共侍一夫,也讓妳懷有我的骨肉,看妳還會不會叫思敏打掉我的孩子。

思蓉的驚慌更甚,忙說不再叫思敏打掉孩子,只求我放過她。

我笑著對她說,妳答應我一件事,我便放過妳。

思蓉想也不想,一口答應。

我接著對她說,妳的好妹夫因思敏懷孕,堆積的精液無處好用,只想借妳的肉洞,打上四,五炮,妳身為姊姊,當然會答應吧!思蓉慌忙把我推開,含著淚說,思敏就在家裡,不如你再去姦她一次。

想不到為求脫身,思蓉竟連親妹子也出賣。

我笑著對她說:第一,思敏懷著我的骨肉,為了我的孩子,暫時我不會對她亂來。

第二,妳與頂頂大名的美女徐若瑄簡直一模一樣,我對妳的興趣更大呢!我把思蓉壓在牆上,以手扣把她雙手反手扣起,便急不及待的吻在思蓉的朱唇上,我的手也不閒著,隔著衣服在思蓉又大又挻的乳房上反覆搓弄。

手感真的很好,我估計她的質量,俟問思蓉,是36吋D級吧!思蓉無奈點頭。

思蓉不但樣子甜美,而且身材極好,這令我更為慾火高漲,我雙手抓著她的衣領,用力向外一分,再用力扯掉思蓉的胸圍,接著脫去她的迷你裙,小心地除掉她的粉紅花邊內褲,收進袋中,我的收藏品有多一件了。

我取出相機拍照,然後指著相機對思蓉說,裡面滿載妳的裸照,或許別人會認為是徐若瑄的新寫真,不過妳最好乖乖聽話,不然我保證全棟大廈每人也有一張。

思蓉滿心屈辱無奈點頭。

很好,我可以更進一步玩弄她了。

我解開她的手扣,命她坐在天台的石臺上,雙腿張開。

而我則好好觀察她的陰部,一邊問她問題。

妳今年多大,十九歲。

有男朋友了嗎?還沒有。

給人開了苞沒?思蓉不好意思的答著,仍是處女。

我滿心歡喜,接著問,妳們姊妹花經常在家磨豆腐的吧!思蓉回答從沒有。

那妳是喜歡吃自己的吧?思蓉慌忙搖頭。

我生氣道,這也不那也不,妳是性冷感的嗎?妳不愛吃自己,現在便現場做給我看。

我喝令思蓉雙腿作更大的張開,要她以手不停玩弄陰唇。

看來她真的全無經驗,手指笨拙的撫慰著,完全得不到半點快感,我決定助她一把。

我脫掉褲走到她面前,以雙手來回撫弄她的乳房,一面要她用嘴唇輕吻我的龜頭,我的陰莖撥來撥去,一下子便插入思蓉的小嘴中,她的香舌來回挑弄,帶給我無盡快感。

我的手也沒閒著,不停搓揉她的雙乳,指尖捏著她的乳頭。

思蓉明顯地獲得快感,只見她緊密的陰唇不斷流出愛液,手指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我笑著問她是否很爽,我見時機成熟,便將思蓉壓在地上,陰莖仍舊插在她的嘴內,我的雙腳緊緊夾著她的頭,我自己則伏在她的身上,以手分開她的大腿,嘴巴便吻在她的陰唇上,以69的方式互相口交。

我嘴巴緊貼思蓉的陰戶,吸啜著她的愛液,她的愛液很濃,不過質感很滑,我以舌尖伸進她的陰道內,刺激她的陰核,一邊找尋她的G點。

經一輪探索,終於被我找到,我以舌尖來回輕掃她的G點,如電擊的快感不停侵襲思蓉,她只有把我的陰莖啜的更深更緊,以抵抗連翻的高潮。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我們一同到達頂峰,我便把積壓已久的精液,射進思蓉的小嘴內。

量真的很多,精液先灌滿她的口腔,在由嘴角滴在地上。

我假裝被激怒,妳竟浪費我的寶貴精液,說完先命思蓉將口內的精液全喝下肚,再要她像狗一樣伏在地上,伸出舌頭舐回地上的精液。

看到思蓉做出如此淫蕩的動作,我的陰莖馬上重拾聲威。

我再用手扣把她反手扣起,站直身把她整個抱起,雙手分開她的大腿,陰莖抵在她的陰唇上。

如以往一樣,只插入小許,思蓉被我整個抱起,重心全失,雙乳正好壓在我的臉上。

我吸著她的乳香,準備以一柱擎天這招式將她破處開苞,思蓉也明白這點,以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間,令我難作寸進。

我也不生氣,因這姿勢思蓉難以堅持。

我一邊恥笑著她,我的好思蓉,妳的腿要好好夾緊,若妳的腿一鬆,妳的重量便會把妳的陰戶壓落我的陰莖,自動迫穿妳的處女膜。

思蓉不敢回答,怕腳一鬆便被我破掉處女膜。

我一邊以言語玩弄著她。

思蓉啊!妳看我這個自動破處機設計如何?是不是很賤很無恥,不過妳的腳一定要好好夾緊,不然的話便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對,不對,應是一失足便會失身才對。

思蓉已慢慢支持不住,她的身體正一分一毫不斷下沉,相對地,我的陰莖卻一分一毫不斷迫進思蓉緊窄的陰道入。

又插入了小許,是否快支持不往,我一面恥笑她,一面以舌尖挑逗思蓉的乳頭,快感令思蓉雙腳抖震起來,不自禁的雙腳一滑,我的陰莖隨即又插進吋許。

我笑著對思蓉說,妳也察覺到吧,我的龜頭已頂在妳的處女膜上,妳再滑落一下的話妳便會給我就此開苞破瓜。

思蓉也明白自己處境,雙腳盡最後努力緊緊夾著,而我則抓著思蓉的腰肢靜待她力盡的一刻。

再過了三,四分鐘,思蓉已體力不繼,正想放棄,我把握時機,抓著她的腰向下一拉,陰莖隨即灌穿處女膜,狠狠插進思蓉的陰道入。

破瓜的痛楚令思蓉哭了起來,我抓著她的腰肢上下不停抽插,八吋長的陰莖整條插入思蓉幼嫩的陰道。

她的陰道出奇的緊窄,令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是時候給妳紀念品了。

我說出慣用的對白,便不斷用力抽插,陰莖更迫開思蓉的陰道,直接插進她的子宮盡頭,強暴的快感令思蓉忍不往嬌聲呻吟。

抽插中我對思蓉說了一番可怖的話。

好思蓉啊!我的陰莖已直接插進妳的子宮內,若我在這裡射精的話,精液便會灌滿妳整個子宮,到時除非思蓉妳是不育的人,否則妳便一定會懷有我的骨肉。

三個月前,我便是以這招對付妳的妹妹,想不到今天又再歷史重演,高興嗎?因為妳很快便成為母親了。

思蓉已放棄所有抵抗,不停哀求我不要射在她的體入。

我那會理會,說聲我要妳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便在思蓉的子宮內盡情洩射,果然如我所料,精液灌滿她的子宮。

思蓉慘痛得淚流滿面,少女對性總有著奇妙的預感,看來思蓉也預感自己將會因此懷孕,停止了一切反抗,以手按著小腹,一臉奇怪的樣子。

(事後證明思蓉果然因此懷孕)我卻從中發現新的樂趣,少女慘被強姦,事後還懷有色魔之骨肉,這比一切刑罰更殘忍。

那些少女想恨我,可是懷著的卻是我的骨肉,一生也只好受盡屈辱,而我卻能得到無盡快感。

我決定以後也要以這方法羞辱那些高傲的美女。

思蓉情緒激動,呼喚著我,你滿意了吧!我將會懷有你的賤種,你這人渣,強姦了我和妹妹還不滿足,竟刻意令我們懷有你的骨肉,要我們一生也抬不起頭做人,你還不走幹嗎?普通人被她如此責罵,一定內心有愧,急急離去,但我可是午夜姦魔,她越罵,我便越興奮,忍不住打斷她的話。

我有說我滿足了嗎?妳前面的處女我要了,後面的我還未到手呢?妳兇甚麼,妳不過是將會懷有我的骨肉,我老實告訴妳,不只妳與妳的妹妹,從今日起所有我看不過眼的少女,我都會用這方法對付她。

所以妳們姊妹兩算甚麼。

思蓉被我的氣勢壓倒,再也不敢作聲。

我要她像狗一樣伏在地上,她只好乖乖照辦,我在沒有任何潤滑劑的幫助下,一下便將陰莖狠狠插入思蓉的屁道內。

思蓉隨即痛的暈倒,我大力抽插,只弄得十數下,思蓉已被我操得痛醒過來。

很痛,求你輕一點。

思蓉苦苦哀求,她的血絲滴在地上,而我抽插的更為兇猛,百多下的直擊重重轟到思蓉的屁眼盡頭,八吋長的陰莖整條插入直到盡頭。

就在我高潮的瞬間,我才把陰莖拔出,將精液盡數射到她的臉上,我看到陰莖上滿佈著少女破肛的鮮血,與及思蓉臉上的大量精漿,身上的姦虐細胞已得到滿足,便留下無力躺在地上的思蓉,悄悄離開。

我遠離現場,在公共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給思蓉的妹子思敏,她隨即驚呼問我找她做甚麼,我笑笑對她說,妳的好姊姊思蓉給我姦得雙腳發軟,無力回家,現在正倒在天台,即上次我姦污妳的同一位置,妳快去幫她,巳不過要小心啊!因她與妳一樣,將懷有我的骨肉,可別弄痛她。

思敏說了聲禽獸,便急急趕了出去,而我則嚮起得意的笑聲。

兩星期後,我在報紙上看到新聞,張氐姊妹花遭同一色魔先後姦污,同時懷有色魔骨肉,現正雙雙接受心理負導,不過兩姊妹被不打算打掉胎兒,警方現正懸紅十萬元,通緝色魔歸案。

我看到姊妹二人也不打掉胎兒,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