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房門不要鎖上

我是個在外地讀書的大學生,由於學校附近是親戚家,所以特別受到姑姑和表姐的照顧。小弟不算帥氣,但是也不至於到醜,把妹實在一流!卻沒想到連自己的姐姐也……

故事發生在這樣的夜晚。

「當~~」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原來又是我那任性的小表姊打電話來,姊姊打來總不能不接吧!無奈地拿起了手機:「幹嘛……」保持一貫的作風--就是懶。當然,對付親戚以外的女子不可能是這樣的口氣啦!

電話那頭傳來算美妙的聲音:「我媽叫你今晚回家吃飯。掰~~」

哇靠!只顧自己說,我是答應了喔……所以才說我表姊任性吧!

到目前為止,大家並不瞭解我故事的背景吧?小小介紹一下。我是我家族同輩份裡倒數第四小的,在我下面只有美麗的表妹和一個比我高的表弟,以及一個肥嘟嘟的小胖子表弟;當然往上數,我想誰都會想成為我。我上面有四位姐姐,都是表姊,最小的表姊也大我五歲了,雖然個性任性,但是卻是個人人都喜歡的職業……答案是護士!

哇塞~~男人三大幻想不就是空姐、護士、或是老師嗎?對!我姐就是位護士,還是個美麗的護士,只是因為親戚的關係……唉!

乖乖的我只有乖乖的回家,「姑姑~~砰砰砰……」我拍著鐵門呼叫我的二姑,我二姑也有點年紀了,但還是一樣保養得很美麗,難怪生出我小表姊這樣的美人胚。

「姐呢?」我望著四周尋找叫我回來的任性女子,二姑用很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在樓上睡覺。你上去叫她啊!」整個就無言……叫人回來還給我睡大頭覺,看我不鬧死你才怪!隨即我上了樓就看到我表姊躺在軟綿綿的被單團中,不用想,直接給她來個泰山壓頂。

「喔~~」二樓瞬間傳出呼叫聲:「媽媽……好重啊!」

「死豬,起床了啦!睡睡睡,每次回家你都睡覺!」由於表姊在是別縣市工作,放假才回家。「好啦!你起來啦!很重欸!」你以為她說這句話就會起來?那你就錯了,她還是給你睡下去!

「白癡才相信你!你再不起來,我就搔你癢!」我語帶威脅的說著。想說她應該會起來了,只是……夢想永遠是美麗的,這頭豬還是繼續睡。她以為我嚇唬她嗎?於是我將被單掀起,鑽入她的棉被中開始攻擊她的腰。

這天表姊是穿著緊身褲,我姐真的很瘦,162公分卻才43公斤,但是身材卻也不差,前凸後翹的,胸圍大概34B左右。

「哈哈~~不要……哈哈~~」我火力開始集中攻擊表姊的小蠻腰,表姊由於經不起癢,開始扭動身體……突然我手有種觸電的感覺,好軟啊!

該死!當我明白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她已經在看我了,於是我馬上逃下樓去,走之前當然不忘叫她下來吃飯。自從剛剛摸到表姊的胸部,我心裡一直很忐忑……但那真的是意外,希望表姊癢到沒感覺才好!

過了大約五分鐘,表姊穿得很儉樸的下樓了,寬鬆的衣服和她睡覺穿的緊身褲,我第一次回家那麼不自在。表姊突然撲了上來,開始攻擊我的腰……我才明白,我都是白擔心了。

吃完飯之後二姑叫我留下來過夜,反正明天沒課,過夜也沒差,所以我答應了。直到這刻我卻後悔了,由於二姑家根本沒有床,所以都是打地鋪,而我二姑習慣在樓下睡沙發,然後……結果就是我和表姊一起打地鋪睡覺,還蓋同一條棉被。

旁邊那隻豬當然很快就已睡著了,而我卻無法入眠啊!正當我在煩惱睡不著時,表姊來個超級大翻身,一手搭在我的胸口,而她的腰已經壓在我的腰上,也就是說,她的私處正貼在我的老二上!

天啊!這對一個正常的大學生來說……只有折磨!

我試圖移開身體,沒想到表姊卻有如無尾熊抱樹一般,還給我開始磨蹭!我家老二是很誠實的,馬上舉起白旗投降,頂在表姊的穴口。由於表姊穿的是緊身褲,加上她睡覺有不穿內衣褲的習慣,所以現在她的穴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天人交戰後,我決定與其這樣難過,還不如享受吧!於是我輕微地挺起我的腰,開始在表姊的穴口摩擦。這感覺真是爽到翻天了,但是這時候很該死的卻發現有雙眼睛正在看著我!

表姊醒了!沒錯,她醒了。

「你!你在幹嘛?」表姊語氣嚴肅的說。我能說什麼?這根本就是現行犯被逮捕了啊!「我……我……」我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來。

「噗~~嚇到了吼!真沒用……」表姊邊說邊用手去撫摸我的老二。表姊在接觸到我的老二後,表情突然變色的說:「哎呀!這麼硬!我看看……怎麼……這麼大?」

說到這,任何男人聽到這句話都會自豪吧!小弟不算撼世神器,卻也稱得上名刀一把,19公分長的老二一直都是我的驕傲。

「姐,我……很難過!」我一臉哀求的對我表姊說。

「小色鬼!知道你想幹嘛了。不行的,我們是姐弟!乖,睡覺吧!」說完,表姊自顧自地翻身過去不理我的要睡了,但她卻犯了錯--把屁股對著我!

想想都已經硬成這樣了,不射出來怎麼行?我隨即將褲子脫去,將我的老二插入表姊兩腿之間,「你……你幹嘛?我們是姐弟,不可以!」表姊開始慌恐的說著。

「姐,還不是你引誘我……這不能怪我啊~~男人到這時候,不射出來不會罷休的。」我語氣沉重的說。語畢,我開始用我的右手撫摸表姊的乳頭,這時候她的習慣反而成為我的幸運。

當然,左手也不能閒著,開始游移在她的三角地帶,並且開始扭動腰部,抽送著我的老二。表姊發現她在替我臀交,嚇得馬上把腿打開,這卻正中下懷!我順勢用腳勾住她,讓她雙腿呈M字型,好讓我的手探索那神秘的花園!

「放開我啊!小色狼……不……可以啊!」表姊還是不放棄地想要掙脫,雖然表姊一直嘗試用手將我的手撥開,但以她的力氣,又怎麼可能阻止我呢?我開始將手伸進她的緊身褲內,努力地想探索那最後的堡壘。

「好弟弟,不可以的,我們是姐弟,不能有這種關係的……」表姊說歸說,卻是嬌喘連連,臉也非常紅潤,並漸漸放棄抵抗了,但因為女性的矜持,總要護衛一下。

像這時候,不是我自誇老江湖,我突然將所有動作停下來,表姊隨即吃了一驚。「姐,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的,但是你實在太美麗了,而且又自己靠過來,所以……」我裝作一臉無辜的說道。

表姊的語氣緩和了,說:「傻弟弟,表姊又怎麼會怨你呢?」雖然表姊很努力不表現出來,但是我已經看到她瞬間失望的表情了,這時候當然是再度展開攻勢。

我又道:「真的嗎?那我要上了喔!」表姊隨即恍然大悟,她被我拐了。

我立即將表姊的緊身褲脫下,將她旋轉180度成為69姿勢:「好姐姐,讓我來替你服務吧!」

「啊……不要啊……髒啊!不要舔……啊……」表姊激動的說著。

我開始舔著表姊的蜜穴,用舌頭努力地翻攪著她的小穴、手指撥弄著她的陰蒂,「啊……」表姊立即就達到第一次高潮。

表姊高潮後全身癱軟趴在我的身上,而她的臉就在我的老二旁邊,這時候我故意扭轉我的腰,讓我的老二觸碰表姊的臉,暗示著她幫我口交。起先表姊只先用手握著,一臉狐疑地思考該不該舔,這時候我又再度停下動作:「姐……姐你幫我舔舔吧!我小弟漲得好難受呢!」表姊還是一臉猶豫。

我索性站了起來,立即抓著表姊的頭,把我的老二直接往表姊的嘴巴送,表姊一臉吃驚,卻也掙脫不了,「嗚……」表姊被我強迫口交,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這時候誰管她那麼多!

「姐,要用舌頭!舌頭舔我龜頭……不要用牙齒……」為了讓自己幸福點,我開始教導著表姊如何口交。接著表姊似乎漸漸習慣了,我將手放開,她還是繼續吸著我的老二,並又吸又舔。我還嘗試將我整個老二插進姐的喉嚨,感覺只有爽啊!

正當我快要射的時候,表姊卻停下來了,「好弟弟,我……我想要……」表姊一臉嫵媚的表情對我說著:「快點……給我吧……」

平常的我一定會逗一下才上,但是這時候我都快射了,還哪有這樣的閒情逸致?二話不說馬上將我的老二對準表姊的蜜穴展開突刺!由於不知道表姊有沒有經驗,所以我用了最正常的體位。

「啊啊……啊……啊……小力點……痛啊……太大了……痛啊……」表姊努力地壓低聲音,怕吵醒樓下的二姑。

「姐,爽不爽啊?弟的老二夠大吧?」我驕傲地說。

「好弟弟……快!大力點!快……你的老二最大了……」表姊這時候神志似乎已經模糊了,一下叫我小力,一下叫我大力。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馬上將表姊抱起,玩起「火車便當」!由於表姊實在很輕,這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只是以這樣的姿勢,我的老二將會插得更深、更裡面!

「啊~~啊~~停……等等……頂到子宮了……」表姊開始有點失控,聲音大了起來:「啊……好……好舒服啊……弟……太舒……服……了……」

這時候我也快忍不住了,怎麼可能停下來?繼續往表姊的小穴抽送!大約在繼續抽插五十下左右我也要射了,「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一邊加快動作,一邊說道。

表姊突然很緊張的說:「不可以射裡面!會懷孕啊!快……快拔……拔出來啊!」但這時候我卻已在她陰道內毫無保留地射了出來。

兩人躺在床上,正繼續回憶昨晚的一切,表姊開口道:「小色鬼!連姐姐都不放過啊?」表姊假裝生氣的說著。

「哪有!你昨天還不是很爽?」我又回復以往的說話方式。

「死小孩,得了便宜還賣乖啊!看我怎麼懲罰你!」表姊翻身坐到我的身上來,卻發現她的股溝有個硬物頂住,而她胸前有著兩隻大手正在玩弄她那粉紅色的乳頭。

我一臉不屑道:「你說,誰要欺負誰?」昨夜的風雨又繼續吹起……

這樣美麗的情節是發生在與小表姊發生了關係的半年之後。

「阿太喔,阿嬤好想你耶!你都不回來。」由於過年的緣故放了四天假,四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要我回家也實在很無聊。

突然想起從小就對我很好的阿公和阿嬤,於是決定回鄉下陪陪他們兩位老人家,或許是孝感動天,所以才換來又一段美麗的情節。

「阿太你這次放幾天?什麼時候要回去啊?」慈祥的阿公問著我,或許是我真的太少回鄉下了。說起我們這一輩,越小的越不乖,對長輩不越來越不尊敬,好險小弟什麼優點都不是很好,唯一就是對長輩非常有禮貌,所以這也是阿公和阿嬤比較疼我的原因。

每次回家怕阿公無聊,我都會陪他下棋,阿公雖然老了卻不笨,走棋的技巧實在高超!

除夕夜這個不平凡的日子,卻也有不同的事情發生。每次除夕夜,我的兩位舅舅都會帶著自己的小孩和舅媽回到阿公、阿嬤家住一晚,不過這次比較特別,因為我回來了。

小時候我是給阿公、阿嬤帶長大的,和舅舅自然不陌生,小舅是在大公司上班,這次除夕是百忙中抽空從大陸跑回來。而他家那個頑皮的小胖子--也就是我最小的表弟,就只有我舅媽管教,可能因為這樣也比較調皮。

晚上就是除夕夜了,很期待能再見到兩位舅舅,也就特別開心。誰知道這時候阿公馬上給我「將軍」……只能說阿公真疼我!

光陰似箭,轉眼間夜晚已經降臨。首先回來的是我的小舅,他帶著小舅媽和那頑皮的小胖!這死小孩看到我還是一樣沒禮貌,身為做哥哥的只能讓著他,反正小舅自然會教。果不其然,馬上有人頭上挨了一個結實的拳頭。

小舅立即和我聊起天來。看著我長大,小舅也有許多回憶。正說著我以前的糗事,這時候大舅也回來了,連著大舅媽和我表妹,還有一個比我高的表弟,表弟自小和我一起長大,直到我讀國小才回父母身邊,之後還有少許的聯絡,自然不陌生。

而表妹就不同了,表妹和我差了五歲,最後一次看到她還綁著兩個辮子,現在卻長得如此美麗,轉眼已經和我肩膀一樣高了!身材也玲瓏有致,頓時我看傻了。大舅馬上笑我:「沒看過我家漂亮女兒啊?」我一臉尷尬的說:「的確沒看過那麼漂亮的表妹,大舅的基因真棒啊!」卻也不忘狗腿一下。

「去,死小孩!變得這麼會說話啊,晚上把你抓回警局陪我聊天好了。」由於大舅是警察,常常要加班,大家都笑了起來,可愛的表妹卻羞得躲到大舅媽身後。

當晚大家吃吃喝喝,當然免不了要喝酒助興,阿公、阿嬤一向都鼓勵小孩喝酒,他們的理由是長大要應酬,從小就要訓練。只能說我這阿公、阿嬤真的很寶貝,然後經由他們調教,才出現我媽這個酒鬼~~不過喝酒歸喝酒,卻都不準喝醉,這晚由於兩位舅舅等等都要開車離去,所以都只小酌了一點。

到了晚上10點,小舅先帶著家人回家了,走前不忘叮嚀我好好顧家,他明天有空會再回來;而大舅則是和我邊喝邊聊到12點多才回警局值班,事後我問他才知道除夕加班有獎金。但是表弟卻也和大家一起回去了,他和大舅說要回去看書準備考試,但其實我也知道他是想回去和他的小女朋友約會。

家裡只剩下我還有阿公、阿嬤以及大舅媽和漂亮的表妹,當晚當然是我自己一個房間,舅媽和表妹一個房間。

不知過了多久,家裡的雞叫了起來,這個早晨真讓我不想起床,大概是昨晚喝太多,所以實在很不想動,索性又繼續睡下去。我做了個甜美的夢,我夢見我那最愛的女朋友……自從認識她之後,我就被綁得死死,所以也只能最愛她。

我夢到和她在床上翻雲覆雨,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因為我女友本來就很凶,所以我很怕她,做愛的時候我也不會要求太多,所以我也知道這是夢,但是夢裡的她卻喚著我「表哥」!

我逐漸睜開眼睛,發現我美麗的表妹走了進來,我直覺反應就是又把眼睛瞇上,好好欣賞我這美麗的表妹。

「表哥,起來了喔!阿嬤叫我來叫你……」表妹因為怕生,所以和我的床保持了點距離,但卻看我沒反應,正猶豫要不要過來搖醒我。

這時候我假裝翻身,這樣的姿勢使我更能看清楚表妹,昨天沒仔細看還不知道,現在看清楚了才知道表妹的五官實在很清秀,眼珠有點大,鼻子挺挺的,有著櫻桃般的小口,由於才念國中,所以還帶了點稚氣,但身材卻一點也不符合她那可愛的臉蛋,在我仔細推敲下,她至少有34C。這天她穿著迷你短裙和小可愛,出去誰都會把眼睛停留在她身上吧!我想。

表妹看到我翻身,有如看到救星般以為我要醒了,又喚了一聲:「表哥,你醒了嗎?」然後又呆在原地望著我。這麼可愛的表妹,逗一下也快樂,順便可以讓大家熟悉一下,畢竟快樂的場合是最好的認識氣氛。我帶著這樣的心態打算等等她靠近時要嚇嚇她。

看到我絲毫不動的表妹一臉狐疑地看著床上的我,開始慢慢地靠近了過來,『嘿嘿,等等嚇死你!』正當我打著如意算盤時,突然聽到表妹喃喃自語說道:「平常媽咪都這麼叫我……嗯……」

『嗯?還有其它餘興節目?也罷,看看也無妨,反正最後嚇到她就好。』

表妹繞到床角,兩手分開,一隻手抓住一個被單的角將我的棉被掀到一旁,喊道:「起床了!」然後一臉勝利的表情在等著我起床,誰知道這壞心的表哥卻還在裝睡呢!

這時候表妹的臉起了大變化,從勝利到狐疑,接著開始滿臉通紅害羞起來。正當我在想她為何臉紅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好涼……我不記得我有裸睡的習慣啊!可是昨晚喝酒,實在很熱,我進了房間後……我有脫衣服嗎?

思考已經不重要,事實擺在了眼前,我是裸睡的,而且由於剛剛的春夢,我的老二正精神飽滿地讓國旗飄揚著。『哇賽!這樣以後不就更尷尬?』心裡這樣想著的我完全不想嚇她了,只希望她快點離開這個房間。

這時候表妹又再度靠近我的床,看著我翹起的老二,不知所措,然後伸出了那摧毀一切的手。表妹開始用指腹碰觸著我的龜頭,那樣的觸感……只有說不出來的爽!

漸漸地,小小的手掌握住了整只老二,『她該不會要幫我打槍吧?』依然裝睡的我這樣想著。正在看她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但這小妮子卻好像發現了新玩具一般,開始把我的包皮努力地往下壓,然後左邊扭扭、右邊扭扭的……

神啊!我已經忍不住了,不能怪我啊!

「啊……表妹……」我開口了。

表妹瞬間嚇了一跳,「啊~~」眼眶也泛出了淚花,好像小偷被逮到一般,「表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表妹突然一臉害怕,很激動地對我說,接著又說:「表哥,你不要和爸爸說好不好?我下次不敢了。嗚……」說著說著,表妹竟然哭了起來。

一時間我也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索性過去抱著坐在床沿的她,用我最溫柔的口吻說道:「沒事,沒事,不會說……別哭了喔!」

表妹就像個大孩子一般瞬間笑了出來,但眼淚卻沒有停止,一邊哭一邊笑,現在換我哭笑不得了。

「謝謝表哥!」表妹得到保證後對我甜甜的一笑,然後望著我,這時候她才又想起來我身上並沒有穿任何衣物,眼睛不自覺地又望向了我的老二去,隨即臉龐瞬間又紅了起來,嬌羞的說道:「表哥,你那個……怎麼那麼大?我小時候看哥哥的都好小一個說。」

哇勒!難道九年國教都是假的嗎?我隨即問她說:「你們健康教育課都沒教嗎?」

「學校上健康教育課都嘻嘻哈哈,課本也只有一些假圖。至於真的,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表妹依然不好意思地說。

於是我和表妹大概說了一下正常的老二和勃起的老二不同的地方,沒想到她還聽得津津有味,實在懷疑台灣的教育問題。

「表哥,那我幫你把它變小好不好?」突然間表妹冒出這一句話。「不用了啦!」我立即道,隨即準備起身拿起我的衣褲要穿,瞬間一陣天旋地轉,我發現自己倒在床上……沒錯,我被撲倒了。我只聽過『撲倒羅莉』,卻沒聽過『撲倒壯漢』。

表妹一臉天真的說:「只要射出來就會變小了,對吧?」

「是沒錯,但是真的不用……」換我緊張道。

隨即表妹立即將我的老二放入她的小嘴中,我剎時嚇倒,這小妮子不是連勃起都不知道嗎,怎麼會口交?難道我被拐了?「表……妹,你……你怎麼知道這種……方法?」龜頭傳來的觸感已經開始混亂我的思緒了。

「同學聊天說的啊!」表妹還是一臉天真的說。

這是怎樣的同學啊?雖然和表姊已經發生過性關係了,但是我實在不太想又再亂倫一次。但是……性慾最終還是超越了理智,我開始慢慢地配合著表妹在她嘴裡抽送。

「表妹,等等……你都把我看光了,我也要看你的才公平!」我壞心的說。

表妹臉又紅了起來,「不行……」緊張的說道。

「你不給我看,我去和你爸爸說喔!」我祭出了我的王牌,實在是壞哥哥。

表妹嘟著嘴,不甘願地將小可愛脫去:「這樣可以了吧?」

當然不夠啊!不過這樣就已經很刺激了。這次換我把她撲倒在床上,開始親吻著她的嘴,然後開始舔吻著她的耳垂,表妹全身瞬間顫抖了一下。我逐漸往下開始吻上她的粉頸,依序到她的胸口,輕輕撥開她的胸罩,含著她小巧的乳頭,「好癢啊……表哥……呵呵……」表妹彷彿不知道我們在做的事情是多麼嚴重。

我又開始往上吻回去,封住了她的口,慢慢地牽引著她舌吻,手卻開始偷偷掀起她的短裙,開始撫摸著她最私密的地方。表妹立即吃了一驚,想說些什麼,但口早已被我堵住。

我繼續隔著內褲撥弄著她的陰核,表妹穿的是黑色的蕾絲內褲,摸起來有種光滑的觸感,而且表妹應該是第一次,所以我決定要慢慢來。我繼續溫柔地吻著她,一手玩弄她的乳頭,一手慢慢伸進了她的內褲中,先用手指插了進去,因為我想讓她先感受一下陰道被插入的感覺。

但是表妹這時候彷彿出自野性的直覺,手開始撫摸我的老二,她慢慢地套弄著,不時還會摸到陰囊。接著我慢慢增加手指頭的數量,一直到插入了三個,雖然只是在陰道口附近抽動,不敢插得太深,但已經有不少淫水開始分泌出來,看起來差不多了,可是擔心表妹等下會痛,所以我還是打算再慢一點。

誰知道這時候表妹說:「表哥,我……好奇怪……好癢,但是好舒服……」

這時表妹的表情已經是動人到了極點,我實在忍不住了,「好妹妹,表哥讓你體驗一下更舒服的感覺好不好?」我著急的說。「嗯……謝謝哥哥!」表妹說完又吻上了我。

這樣也好,我繼續吻著她,一邊慢慢挪到她兩腿間,將我的老二抵她在的穴口來回摩擦。

這時候表妹又開口說道:「表哥,是要……把你的這個放進去嗎?」表妹有點害怕的問道。畢竟我的老二還是有19公分長的,不是處女看到都有點怕了,何況是我這小小的表妹。

我看著表妹的臉疼惜地說道:「好妹妹乖!哥哥會小力一點的,你覺得痛就跟我說,知道嗎?」

「嗯!」表妹點點頭。隨即我開始將陰莖輕輕往前頂,只插入大約四分一後龜頭就觸碰到了一塊東西,我知道這是什麼,這是表妹的處女膜。我看著表妹的眼睛,用手撫摸著她的臉龐說道:「我要進去了喔!」表妹又對我點點了頭,我立刻將腰下沉,突破了那層障礙。

「啊……痛!」表妹大嚷了一聲,臉容開始逐漸扭曲,她的手也很用力地抓著我的背部。我知道這是剛破處的現象,所以停了下來,慢慢地等著她適應第一次讓男人雞巴插入陰道的脹悶感。

大約兩分鐘後,「還會痛嗎?」我溫柔地問道。「嗯嗯,比較不會了。」表妹對我展開了微笑,於是我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起先表妹的臉還是有點痛苦,但是漸漸地就轉換成了享受的表情,連腰肢都開始自己擺動。

我見她已經不痛了,便不再繼續吻她,開始吸舔著她堅挺的胸部,表妹配合我的抽插開始叫出了聲音:「好……好……好舒服啊……表哥……妹妹快死掉了啦……」表妹邊搖晃邊對我說道。

「就跟你……說過,很舒服……對吧?」我邊插邊喘的說著。

「啊……啊……啊……再快點……再大力一點……啊……哥哥……」表妹開始抱著我亂叫,我知道她即將達到高潮,又加快了抽送速度。

「真的……好舒服……好舒服啊……表哥……不要停啊……啊啊啊啊……」表妹不停地叫著:「啊……要死……要死了……妹妹要……死了……啊~~」一陣洩氣的叫聲,我知道表妹高潮了,但是我卻還沒射出來。

「表哥,我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快死掉了……」這時候表妹似乎也不會痛了,於是我讓她轉過身趴著休息,而我則從背後向她非常緊湊的小穴繼續進攻,「啊……啊……啊啊……」表妹又開始叫著:「表哥……表哥……慢一點……妹妹會死掉啊……」

我不理表妹的話,繼續抽插著,因為我知道自己也快要射了。「表妹,再等等……再等等……」我一邊喘息著說,一邊繼續用力地讓我的老二在表妹的穴中摩擦,而且速度越插越快。

「啊……表哥……饒了妹妹吧……妹妹真的會死掉啊……啊……啊~~」表妹被我插得又再度叫起來。

「表妹……我快要射了,我們……一起死……掉吧……」說完這句話後,我的精液已經從龜頭上噴湧而出,一股接一股地射入剛被我開苞的鮮嫩陰道,填滿了表妹的子宮。

高潮過後的兩人虛脫地躺在床上……過了好一會,表妹先開口說話了,「表哥你好壞……欺負人家……」表妹裝可愛的說道,然後瞧了一下自己的小穴,一絲絲淡紅色的黏液正緩緩流淌出外,那是我射進去的精液和她處女膜破裂時的落紅混合物,她輕捶著我胸口說:「把人家下面都戳到流血了!」

「呵呵……是喔!一開始就叫你不要了,不聽話,活該!」我逗著她說。

「不管啦!你欺負人家,我要和阿公說!」表妹嘟著嘴道。

我頓時嚇傻了,跟阿公說,我還能活命嗎?「好妹妹,剛才表哥不是把你弄得很舒服嗎?念我這麼賣力,就不要和阿公說了吧?」我緊張道。

「嘻嘻!不說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表妹露出了調皮的臉色。

我一臉疑問說:「答應什麼?」

表妹突然靠近我的耳朵,輕輕說道:「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我傻眼地看著臉又紅起來的表妹,抱著她說:「呵呵,再來幾次都可以!」

正當兩人歡天喜地準備大戰第二回合時,遠處傳來叫聲:「阿太啊……你是起來沒……」我們才嚇到清醒:大人還是在家的。

這時候我和表妹迅速各自穿起衣服走向客廳,阿嬤看到我說:「阿太啊,中午才起來喔?甘那低勒!你阿公和你舅媽一大早就去菜市場幫你買你愛吃的,應該等等就回來了。」

我立即又問阿嬤:「阿嬤,你剛剛去哪啊?怎麼叫表妹來叫我?」

阿嬤說道:「我去巷口買東西啊!怎麼了?你表妹那麼漂亮,叫她去叫你不好喔?」

我和表妹立即都對阿嬤笑了一下,因為在剛剛開門要到客廳時,表妹又在我耳旁說了:「今天晚上……房門……不要鎖上喔……」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