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錯房門上錯床

我女朋友,S大,大四學生,漂亮。

我女朋友的死黨,同一個寢室,沒我的MM漂亮,不過身材極好,目測34C,傳說中白酒當開水的猛女。

我女朋友的死黨的男朋友。F大,大四學生。優等生,沈默,酒量極菜!當初被她女朋友倒追。

今年6月,MM大四畢業,我帶他們三個人去新偶像D吧狂歡。看著T型台上挺著小排骨走秀的男模,我們一晚上連跳舞的欲望都沒有了!原本我還對這位傳說中的猛女MM抱有崇敬之心,經過一番試探性的進攻,我發現真是聞名不如見麵,隻經過一個回合的3,6,9,9,6,3,這位猛女MM就開始有點頂不住了。

(Ps:3,6,9,9,6,3是一種我們這一夥朋友中最兇悍的拼酒方法。意思是先一口氣喝三杯,等一會兒再喝六杯,再過一會兒再喝九杯。如果還分不出勝負,再喝九杯,再六杯,再三杯,喝酒喝到後麵,一般一輪就會決出勝負。)

再後來經過一番骰子大戰,猛女MM更是潰不成軍。我估計那一晚MM最多隻喝了將近五瓶大瓶裝的量!據她後來說,其實那天是狀態不佳,而且一開始就被我暗算,所以導致酒量大減少。不管怎樣,那晚玩到將近1點才出來,出來的時候唯一可以清醒地分清楚計程車跟三輪車的就隻有我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三頭豬塞進計程車,我們直奔我們的老窩!

老窩是我MM的外公的一套套房,不過老頭子已退休回鄉下了,房子一直空著,所以從大三開始,這裡就成了那群女人的週末渡假基地。老窩在南公園,從六一路打的到南公園不是很遠,一路上沒有開空調,深夜的涼風一吹,居然把那三條豬吹醒了!

也不知道我MM到底是抽哪門子瘋,從下了車就死活拉著我說要打80分,猛女MM更拽,說是還要跟我拼酒!幸虧樓下一家雜貨舖也抽筋了,1點多了還開著門!進去買了撲克牌和一串易拉罐裝的雪津,一個人和三條豬回到老窩。

說實話,去D吧跳個舞,回來洗個澡睡覺的感覺真的很好!不過唯一感覺不好的是我洗完澡不但不能睡覺,而且還要陪3條醉豬打80分,而且還是穿著牛仔褲蜷在床上打80。沒辦法,我沒有帶沙灘褲過來,總不能穿著小三角褲打牌吧!

相比之下我的MM跟猛女MM穿的可清涼了!兩個都是吊帶睡衣,而且還是真空上陣!靠!沒把我當男人還是怎麼回事?

我MM的尺寸經過我長期的手測,結果表明大概在32A左右,以此為標準猛女MM的尺寸至少在34C以上!

打住!非禮勿視!!!我擦過鼻血,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專心打80分!我到那天才知道跟我搭檔的MM的牌技有多爛!基本的算牌不會不說還老出錯牌,幾局下來,我吃的分都不夠她扣!後來還好猛女MM提議打13水,輸了喝酒!八成是這個女人酒癮犯了。

哈哈……跟我打13水那豈不是送菜?幾圈下來,那三條醒過來的豬又重新趴下了!猛女MM的男朋友最遜,又喝了不到半罐就轟然一聲倒在床上,再也不會動了。

這間套房有兩個臥室,主臥和客臥。主臥一般都是我跟我MM睡的,以往她的同學來了也都是睡客臥。那天我們是在主臥的床上打牌,後來看著睡得跟死豬沒有兩樣的遜男人我也懶得去拖他。看著這種情況,我就提議我跟我MM去隔壁睡,主臥今晚就讓給他們睡了。誰曾想,也正是因為這個錯誤的決定,導致了後麵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由於幾個人酒都喝多了,也沒有過多的想法。所以四個人分開睡下,相安無事。大約到了3點左右,具體時間忘記了,我迷迷糊糊之間發現MM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出去上廁所。

據我不完全統計,在不到十米的路中,那女人至少踢翻了兩張塑料椅和一個臉盆!與此同時,隔壁好像也有了動靜,不知道誰也出來墟墟了!大約五分鐘之後,MM又跌跌撞撞回來了,又是轟然一身躺倒在床上,一點形象都沒有!

經過她們這一番叮叮噹噹的折騰,我的睡意被搞淡了不少,「這個豬頭,睡相這麼差!」我心裡罵道。一邊撐起一點身子,一邊把她的腿從我的腳上拿開,然後再把她的姿勢踹成標準式。

算啦,睡覺啦!我習慣性側睡並把手放在MM的咪咪上,這是我這兩年養成的壞習慣之一。不知道為什麼,玩了一會兒,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對,迷迷糊糊中好像手感跟平常不大一樣,可能是長胖了。

嗬嗬……說來也怪!男人的慾望有時候就是來的這麼毫無徵兆。我輕輕叫了MM一聲:「豬頭,睡著了沒有?」

MM櫻嚀一聲不知道說了聲什麼,就把我的手推了下去!嘿嘿……沒睡!這下來菜了,我就不信你不要!於是我一翻身,就爬了上去!

(看到這裡的觀眾們注意了,特此申明一下,這是我跟我MM經常玩的遊戲之一,非為不尊重女性。)

看著MM乖乖躺著的樣子,窗外的月光透過百葉窗均勻地灑在MM身上,有著一種聖潔地光輝!我突然有種想親她的衝動!輕輕搬動MM的豬頭,把頭轉過來,把嘴邊幾縷頭髮狀的東西抹開……

窗外皎潔的月光像銀白的緞子輕輕地撫摸MM的麵容,我看著MM的麵容,突然間,腦袋像是炸開一般……心臟的血一下就供應不上來了,突然腦中一片空白!

我身下的MM是MM,不過不是我的MM,而是本不該在這裡出現的猛女MM……

當時我呆在那裡至少有五分鐘,或許是十分鐘……或許更長……當時我已經完全沒有時間概念!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震驚過,連在學校小樹林談戀愛被輔導員抓也沒怎麼過!我一直呆在那兒,一直到猛女MM翻身翻不過去,把我推下去為止……

那時侯,我靜靜地躺在床上,輕輕的喘著粗氣,強行抑製著250∕分鐘的心跳,用意念將丹田中萬馬奔騰的血液平息下來。窗外的月亮彷彿不忍心看到這一幕,也躲進了雲層。

沒有了月光的撫慰,房間裡一片漆黑,黑暗中我的嗅覺和聽覺突然變的靈敏起來。耳邊聽著離我隻有20公分的猛女MM的輕輕呼吸聲,我甚至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一絲詩芬洗髮水的味道……我知道,如果這時候我去碰她的話,她是不會知道的。即使她知道了,這也可以被當成是誤會。對於我而言,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甚至可以說是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

這是一個唯一的即使讓女朋友抓到現行也有辦法解釋的絕佳機會,而且這個猛女MM生性活潑到甚至可以說是輕浮,總是有意無意的跟其他男人調情,雖然沒有對我用過,但是經常讓她的男朋友氣的吃不下飯。所以,她即不是一個善男信女,我又何必當正人君子呢?

看她睡得那麼沈,想要做愛是不大可能了,但是如果隻是用手眼「欣賞」一番還是無傷大雅吧!隻是背著自己的女朋友做這種事情會不會太禽獸了一點?再說了,要是被那個遜男人知道的話,那豈不是很尷尬?對了,遜男人!

現在我老婆應該就在那遜男人的床上吧?靠!便宜了這小子!不過還好,我估計那死豬不到明天10點是醒不過來的!

黑暗中,我思緒萬千,黑暗中我心潮澎湃……黑暗中,我有點不能自己……

我轉過身,麵對著她的臉,感受著她鼻孔中呼出的熱氣。我看不見她的臉,但我知道,她離我的嘴不會超過10公分。我甚至不要動,隻要伸長了嘴就可以吻到她。

這時候,猛女MM突然嘟喃了一句什麼,嚇得作賊心虛的我差點沒有魂飛魄散,連忙把頭轉開,「匡當」一聲,我的頭從這張床舖上唯一的一個枕頭滾了下去,腦袋重重的砸在床板上。

猛女MM沒有醒,嘟喃了一句家鄉話,砸吧砸吧嘴巴,居然又把腿架在我身上,靠!她媽的,什麼毛病啊!

——隱蒼流月

黑暗中,我重新醞釀著情緒……

「不是我想去碰她的,是她自己不自覺,把腿架上來的,我總得把她移下去吧!」我一邊這樣告訴自己,一邊騰出被壓住的手準備去搬她的腿……

這時候,發生了一件令我的全身血液為之凝結事情,正是因為這件事情的發生,歷史為之譜寫了新的樂章。

接下來……有兩個發展道路……就像浙江台中的人生AB劇!

一個是後來事件的真實發展過程以及後續報導另一個是我後來YY出來的,可能會更精彩!

真實結局:

就在我即將把手伸向猛女MM的時候,我眼角的餘光突然瞟到了一團黑乎乎的人影!我的媽呀,是我的女朋友暈乎乎的進來了!我的全身血液都凝結了,當下輕輕的把手放了下來,假裝睡覺,而且還均勻地發出熟睡的輕鼾聲。

我女朋友走了過來,站在床邊,推了推猛女MM,輕輕叫了聲:「某某(猛女MM的名字)起來啦!走錯地方了!」

這時候隻聽到猛女MM答應了一聲,把腿從我的身上拿了下來,一骨碌起床了,順手還把我唯一的毛毯也拿走了!那時候的我沒敢有任何動靜,還要一邊裝睡一邊側耳傾聽。

我的MM睡了下來,也沒有說話,不過好像靠得我很近,看了我一會兒,我不敢肯定她是不是有在故意觀察我。或許是我作賊心虛的反應吧!

但是人的感覺很奇怪,即時不用眼睛看,也知道有人在盯著你看。過了一會兒,骨碌了幾聲,MM就靠了過來,習慣性抱著我的手臂就睡著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根本睡不著,於是閉著眼睛裝了一整個晚上的睡。後來我想起這事就犯納悶了!奇怪,那天晚上剛開始的時候那猛女MM不是睡那麼死嗎?怎麼我的MM一叫她就醒過來了?這件事情到現在還是個謎……

不過第二天10點多大家起床後,我觀察了猛女MM,她照樣是有說有笑,照樣是肆無忌憚的說黃緞子,沒有任何的異樣!至於那個遜男人比想像中的還要遜!第二天頭痛了一天不說,早上我給他一罐牛奶,不喝還好,一喝進去,把昨晚沒吐完的又全給吐出來了!

倒是後來MM問我:「昨晚你有沒有醒過來過?」神情中帶有一點醋意。

我哪敢說有啊!裝著一臉的迷惘說:「沒有啊?昨晚喝那麼多,誰醒的過來呀?」MM哼了一聲,就沒有說什麼了。

後來又跟猛女MM喝過酒,發現她的酒量確實不錯,是我所認識過的女生中最強的!特別是喝啤酒恢復得非常快,不過不擅長喝急酒。那天在D吧,可能是被我陷害了,所以狀態不佳,至於後來玩13水喝酒後有沒有醉得那麼厲害,睡得那麼沈,那就難說了……嗬嗬!會不會是扮豬吃老虎?

意淫結局:

黑暗中,我重新醞釀著情緒……

「不是我想碰她的,是她自己不自覺,把腿架上來的,我總得把她的腿移下去吧!」我一邊這樣告訴自己,一邊騰出被壓住的手準備去搬她的腿。

……輕輕的,我的手指滑過猛女MM的腿,享受著從指尖傳來的細膩滑嫩的快感。猛女MM的腿修長而有光滑,細膩而又富有彈性,我用手心的熱量炙烤著她腿上的每一寸肌膚。這時候,MM的小腿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可能是在睡夢中感覺到有點癢吧!我不敢再摸了,我一隻手輕輕地握住她的腳踝,想把她的腿從我的身上拿下來。

咦?怎麼沒搬動?於是我用兩隻手,一隻手握住了腳踝,另一隻手抓住小腿肚,稍稍用力往上一擡,Yeah……成功!真他媽的豬蹄,這麼重,平時怎麼就沒看出來呢?現在我終於知道她男朋友為什麼那麼瘦了,敢情是每晚被壓的!

因為剛才她的腿被我搬了下去,我沒來得及將她滑到大腿上的睡衣(就是那種吊帶型短裙的睡衣,或許應該叫睡裙吧)翻下去。看著MM的腿,我嚥了一口口水,我感覺到即使是在黑暗中,白嫩的肌膚依然像一個妖精拚命地向我發出誘惑的信號。

看著猛女MM黑暗中的麵容,我這才發現其實她的臉形挺好看的,特別是睡覺的時候嘴角有點微微上翹,看起來很是俏皮可愛,讓人忍不住要親一口。我側耳傾聽了一下隔壁,好像沒有什麼動靜,於是壯了壯膽,將身子慢慢靠近她。

因為她也是側身的,所以當我輕輕地將身體靠住她的時候,我的手不得不搭在她的後背上,我甚至我還要用腿繞過她的身體,環著她的腰,然後踩在她身體的另一側才能維持我的平衡。

輕輕的抱著MM,聞著她頭髮中清淡的詩芬的香氣。慢慢地,我的身體沒有那麼僵硬了,在不知不覺中我將我身體的力量壓到她的身上!因為我是緊貼著MM的,我甚至可以感覺到MM她那兩隻34C的兔子正散發著不可救藥的熱量!

熱量透過她薄薄的睡裙,零距離地印在我的胸膛上,令我的心臟發出難以負荷的轟鳴聲。在心臟的轟鳴聲中我可以更清晰地感覺到我懷裡的猛女MM呼吸,不知是不是被我壓太重了,我覺得MM的呼吸變得有點急促,於是,我把猛女MM的身體扳正。

這時候,窗外的月亮又再探出了頭,夏夜柔和的月光肆意地撫摸著MM的身體。我看著地上的倒影,MM的兩隻小兔子像兩座大山,隨著MM的呼吸上下起伏,侷促不安。我最後確認了一下隔壁房間沒有動靜之後,對自己說了一句:死就死了吧!我攤開印花被單,披在身上,蓋住MM的頭,在一片絕對黑暗的空間中輕輕地吻向MM的嘴唇……

MM的嘴唇很柔軟,很濕潤,我試探著把舌尖遞了過去,MM櫻嚀了一聲,居然慢慢地把牙關打開。完了,我想可能是MM醒了吧!在一瞬間我的心跳從每分鐘80下驟升到每分鐘250,加速度比V12引擎的F1還快!在一陣慌亂之中,我咬了咬,算了,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地步了,絕對沒有退路了,反正現在隻要我不說話,她打死都認不出我來,主啊……要錯就讓我錯到底吧!

在口水的潤滑中,我明顯感覺到MM的反應越來越激烈,甚至開始反過來吸我的舌頭了。我身下的兩隻小兔子也在我的手中變化著各種形狀,一切發生得都那麼自然,我已經可以完全確定MM已經醒過來了!

在被單的包裹中,兩個人瘋狂地互相為對方解除武裝!此時的我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忘了自己在哪裡,甚至忘了自己是在跟誰瘋狂!我劇烈地喘息著,拚命地呼吸著二氧化碳含量比氧氣還要高的空氣,心臟的劇烈跳動讓血液充滿了我的五肢。就在我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之際,我一把掀開了包裹著我的床單,我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從窗戶縫隙裡透過的一絲涼風帶著月亮好色的目光輕輕地吹撫在我的臉上,我的頭腦為之一靜。啊!糟了……我低頭看了一下猛女MM,我發現她正靜靜地看著我!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她那兩隻明亮的眼睛在月光的照拂下顯得格外的明亮,我相信那時候的她一定是她一生中最美的時刻!

我呆呆著看著猛女MM,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下穿幫了……而且還是在最關鍵的時候!這下怎麼死都不知道……

我們就這樣看著對方,什麼話也沒說。箭已經在弦上,弦已不能繃得太緊,人間大炮3級準備!這時候我的腦海裡隻有一個想法,是進還是退?這是一個問題,沒有人可以回答我,連我自己都不能回答。

突然間,我的屁股被一個東西剛好敲了一下,已經不能承受之重的腿在關鍵時刻軟了至關重要的一下,方向:正前方12點鐘!我那時已經分不清到底是我的腿先軟,還是她的腳先勾住我……但在那個時候誰先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對得起自己了。

男女之間的矜持在真正的獸慾麵前不過是一層薄薄的窗戶紙,當男人或者女人捅破這張紙之後,男女之間已經不存在任何差別。在公牛般急促的呼吸中,猛女MM瘋狂地嘶咬,混濁著汗水的口水在我這個流氓的全身留下斑駁的痕跡,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一個女人也可以瘋成這樣!

我從猛女MM瘋狂的眼神中看到了渴望,看到了激動,我甚至從她瘋狂的動作中看到了獸性!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嫖一個變成了母狼的林仙兒。在這個林仙兒麵前,我更像是一個接客的!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那個遜男人的瘦弱跟他每晚被大腿壓沒有直接關係。

我是一個流氓,一個真正的流氓!從上小學偷掀女同學裙子開始就有人叫我流氓,一直到大學畢業,流氓這個外號伴隨了我將近二十年!當然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流氓,遜男人就不行!

能當上流氓的男人一般都不會太差勁,所以,在一番電閃雷鳴之後,我很得意地從母狼MM的眼裡看到了滿足。嘿嘿!跟我鬥!?

在混合了汗味、血腥味和蛋白質味道的空氣中,我看了一眼縮在我懷裡的母狼,母狼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我腋下的一條血痕。或許是受到母狼口水的刺激,我的身體終於重新感覺到了一絲疼痛。我順手點了一棵紅狼,呼……一股混合著各種氣息的煙從我的肺部衝了出來,在空中慢慢飄散!我半靠在枕頭上,享受在尼古丁洗肺所帶來的快感!

看著已經偏西的月亮,我摸出我的8310,靠!都快4點半了!NOKIA牌手電筒發出一片強光,透過層層煙霧照在我跟母狼的身上。我低頭看了看母狼,她居然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在我的懷裡睡著了。

真他媽的不知死活,都什麼時候了還睡得著?真的難以想像,現在這個睡覺睡的像天使的女孩跟剛剛在十分鐘前還在跟我瘋狂的女人居然是同一個人。

女人真他媽的善變,我惡狠狠地罵了一句,一把推醒那隻不知死活的母貓!

「嗯!」我指了指隔壁,示意該到時間過去了。母貓揉了揉眼睛,看著我,露出賊賊的笑。我不知道她在笑什麼,但我知道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情發生。慢慢的,她的頭靠了過來,突然間我覺得我被她笑的很冷!

「幹嘛?」還沒等我這兩個字問出口,母狼一頭紮到了我的肩膀,在0‧5秒之內,我的肩膀傳來了一陣劇痛,我馬上領悟到她笑容的涵義了!

靠!他媽的臭女人,還真咬得下去!我咬著牙,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默默地忍受著這錐心裂骨的劇痛……突然間,猛女MM放開了我的肩膀,一扭頭跑了出去。

我摸了摸被咬爛了的肩膀,覺得手指頭有點黏黏的東西,我知道,那絕不會是口水!「砰」的一聲,我躺倒在床上,用被子將整個人都裹起來。我一扭頭,剛好舔到了自己的傷口。我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在一股血腥味中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幕幕……

「踢踏、踢踏……」這時候我的耳邊響起了我女朋友熟悉的腳步聲,我知道她回來了。我一動不動地躲在被窩裡,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我的MM。我不知道,如果上天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我還會不會這麼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有沒有後悔,但我知道,如果上天真的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話,如果我不做,我將來肯定會後悔!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