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的鬧洞房

在我們老家那邊兒,地方偏,結婚一般都鬧得很凶,但是是只可以鬧伴娘,不能鬧新娘的,所以在本地伴娘很難找,新娘很多都是在外地認識的同學或者同事這種不知情的人來找做伴娘。

雖然現在已經很少回老家去,只有過年回去一趟,然而每次回家時,想起當年某個同學結婚時的一次經歷,至今仍讓我畢生難忘回味無窮…

那是高中時的一個同桌,他家更偏,在一個小鄉下,而這個人更是鄉里那一片的小惡霸土豪,後來去外地上了大學,某天忽然竟接到他的電話說要結婚,非要讓回去參加,當時本想推掉,後來纏了半天說不夠意思要人幫忙等等,只好就坐車提前回去了一趟。

說實話,結婚一般都是那檔子規矩,前一天就住在了同學家,第二天一早,熱熱鬧鬧開車放炮,我們一干子人跟著新郎官吵著衝到接新娘的地兒,堵門,叫門,鬧騰了半天,門一打開,群狼們就衝了進去,我被擠在當中,就看見前面幾個沖的直接扯住伴娘喊著鹹豬手就在伴娘身上亂摸,摸得伴娘嘰喳躲著亂叫,當時是夏天,那伴娘還偏偏穿了個裙子,粉色的小內褲都被撩了出來,有便宜不佔白不佔,我也擠過去在那伴娘屁股上摸了兩把,又軟又有彈性,後來折騰得伴娘蹲在地上哭著叫了起來,一群人這才罷手。

當時新娘看把伴娘弄哭了,臉色也有點不太好看,後來新郎又哄又是司儀的調和下氣氛才又好起來,那個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伴娘也抽泣著住了聲,仔細打量了一下,伴娘長得還蠻清秀,當時也不好多鬧,新郎官當時也不太開心,扭過臉來衝我們罵著還說:「他媽的也不知道哪兒找的伴娘,一點面子都不給,老子結婚在這兒哭他媽的哭,這會先別亂,一會兒典禮結束了你們看著她,給你們找個屋使勁亂!」

開門出車,去酒店典禮吃飯折騰到下午無話,最後拉著一群人這才又回到新郎家裡開始鬧洞房。下午吃過飯的時候,那伴娘就想跑,結果被新郎一把拉住,非要讓她鬧完洞房再走,那伴娘掙不過,被扯著拉上了車。

一回屋裡,又是喂棗吊蘋果亂了一陣子,幾條狼都暗中盯著伴娘也不動手,直鬧騰一陣兒鬧完了,新郎扯著腔推著一幫人笑喊著:「你們老整我幹嘛,晚上老子還得過洞房花燭夜了,整得沒力氣那會行,去去去,去折騰別人去,先說好了啊,今天我大喜,再怎麼亂都不許惱啊!」最後明顯是看著伴娘說的。

伴娘聽完就想往外邊老人堆裡藏,早被幾個狼拉住叫著亂推:「哎哎哎,伴娘要跑了~」

「等著你鬧呢,往哪兒跑啊?」

「走走走,一塊兒去鬧洞房啊~哈哈」

伴娘被拉扯著就往屋裡推,外面幾個老人們也看慣不慣地笑著看,新娘也不敢吭聲,我們推著伴娘就進了新郎準備好一間屋子,反關上門,直接扔到床上。

「嘿嘿,我說剛才堵門的時候收了不少紅包吧~」

「拿出來讓我們看看收了多少?」

伴娘從沒見過這種陣仗,死死拉緊了裙子嚇得直抖:「沒~沒收多少,紅包都在外面包裡呢,你們要我去給你們拿~」說著就起身就要往外跑,卻被一人迎面攔住,「嘿嘿」淫笑著就要搜身,伴娘哪裡肯,那人使了個眼色,一群人就把伴娘按倒在床上,我乘亂上去按住伴娘的一條腿,手就順著往上摸,先佔著便宜暗爽了再說,摸到大腿根手隔著內褲在伴娘襠部的私處就是一陣亂摸,伴娘哭喊著亂叫,卻被人摀住了嘴,幾個人非要起哄著扒光她的衣服要檢查身體……

一陣子鬧騰,伴娘的上衣被扯開,幾個人掀開奶罩往裡淫笑看著找紅包,我看鬧得厲害,也拋開了顧忌,手從內褲旁邊伸到了裡面,伴娘叫著腿一陣激烈地掙動,我忙用力用雙腿夾住她的腿,手在她內褲裡撥弄著她軟軟的陰唇,裡面毛還挺多,正摸著又有手指也鑽進來摳她的穴眼,那裡可是風水寶地,我毫不示弱地也擠了進去,兩根手指摳到伴娘穴下的嫩肉裡,她水兒流得還不是很多,大聲叫了起來,伴娘上邊的奶子也被幾個人亂揉著,她一陣掙扎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推開幾個人掙著坐起身來,雙手亂打著放聲大哭……

我們看可能亂得重了,一群人打開了哈哈:「喂~哭什麼哭啊~玩兒玩兒麼……」

「今天是大喜日子,都說了亂著玩兒的~」

「別哭了別哭了~」勸的都是新郎外地的朋友,本鄉的幾個人笑不笑地斜眼看著伴娘也不吭聲。

這時新郎推開個門伸頭進來:「怎麼了,不能玩兒啊?鬧啊!就聽音圖個喜慶呢!來,給你們帶來貨!」說著壞笑著推過來一兜雞蛋沖同鄉的說:「有生的有熟的,你們知道咱們這兒規矩,按規矩來吧!」

那幾個同鄉壞笑著接過雞蛋,新郎又退回去關上門,伴娘嚇得看著那幾個人:「求求你們,別鬧了好不好,我…我不知道這邊規矩……」

那同鄉其中一個淫笑著說:「馬上就讓你知道了,你別害怕,這邊是走完規矩就放人,不幹別的,就是圖個吉利。」說著拎著雞蛋走到伴娘身邊,伴娘慌亂地掩著上衣夾緊了雙腿,那人笑道:「你夾著腿,我怎麼打雞蛋?把她腿拉開!」

旁邊兩個人早一個人扯一隻腳將伴娘雙腿拉開,伴娘哭喊著起身掙扎,早被那人掀起裙子扯開內褲把雞蛋在桌子上一磕,伸手涼涼粘粘的蛋黃蛋清一股腦全滑進了伴娘的內褲裡,伴娘「啊」地一聲尖叫,那人故意扯著她內褲手向上一提,「咕唧」一下伴娘的內褲已經濕透,估計雞蛋全粘在了她的陰部上,透明得內褲捲捲的陰氣看得一清二楚。

「哦哦哦!」一群人亂起哄著。

「正好跟大家講講這邊的風俗,生雞蛋呢~就是叫生蛋,這第一條是預祝新郎官和新娘早點生蛋,哈哈哈哈」那人淫笑著解釋道。

伴娘雙腿亂蹬著哭喊,那人卻當著眾人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褲裡手指明顯在伴娘陰部上亂摸著:「這呢,要把蛋黃蛋清塗勻,這樣才比較粘,也祝新郎和新郎不分清黃花菜渾然一體,小日子粘粘乎乎……」

這時伴娘被反按著手已經哭著掙得兩團雪白的大奶子從早就鬆掉的乳罩裡露了出來,隨著亂扭誘人地晃動著,看得一群人起哄著直粗喘……

伴娘褲襠裡摸著的那人俯在伴娘臉邊說:「現在差不多已經塗得夠粘了,不過好像裡面有的粘水不是蛋清啊……嘿嘿」說著把粘乎乎的手從伴娘褲襠裡伸出來聞了聞,淫笑著:「嗯?還有些酸酸臊臊的,真奇怪了~哈哈」

伴娘早就哭得不成樣子,掙得累得也說不出話來,只是渾身抽著哭……

那人也不理他:「現在開始第二道規矩~」伸手合夥著那另外兩人,就去扒伴娘內褲,伴娘掙不過,下身被當著眾人扒得光光溜溜,只見一團陰毛裹著黃清的蛋液粘粘地貼在滑滑的陰部上,小肉唇嫩嫩得還沒被多少人操過,陰唇被剛才摸得已經有些翻開,裡面的嫩肉上還粘著一條粘條般的清水順著大腿掛著……

一群人看得喘著有的褲襠裡漲起一團來,那同鄉只顧弄來了一熟雞蛋剝開,將白白圓圓的雞蛋小頭那邊貼住伴娘的陰唇頂在她的穴眼處:「嘿嘿~這個呢,叫由生變熟,新郎和新娘由生變熟,結為夫妻,然後……」說著,將雞蛋往力塞去,伴娘抖著「啊啊」直叫,還好那兒全是蛋液又粘又滑,塞到一半,雞蛋「咕唧」一下滑了進去,弄得伴娘顫著直喘……

「然後~這個呢,就是進洞房~」那人淫笑著繼續說到:「進了洞房,當然還要努力把蛋生出來,生個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然後按著伴娘小腹往下推,沖伴娘淫笑著:「快生啊~這可是在祝福新郎新娘,還是你想讓手指手伸進去弄碎了出來?」

伴娘的下體裡塞了一個雞蛋,又漲又堵說不出的感覺,哭著咬著唇下意識地往外擠,一群人起哄看著那雞蛋從伴娘粉嫩的穴肉裡露出白頭,然後一點點出來,最後「咕嚕」一下滑了出來,早有那人伸手接住,一群人歡叫起來:「好!」

那人把蛋用一個乾淨的袋子裝起來:「這是今天晚上還要給新郎新娘用的,第二道規矩完成~」然後俯身沖旁邊的人叫道:「喂~你去要香腸來~」對眾人說:「第三道規矩呢,也是最後一道,這新郎新娘已經粘粘乎乎,進了洞房,生了大胖小子,最後一步,當然我們每個人是要祝他們天長(腸)地(弟)久~」

這時剛出去那人已經把香腸拿來一堆,伴娘似乎猜到即將發生什麼,搖著頭哭道:「不要~不要啊……」

那人淫笑道:「又不是強姦你~你不要什麼了~」說著拿過遞來的一根剝好的香腸:「這就是天長(腸)~要遞進去來來往往,這叫遞久……這只是我們這的規矩……」

伴娘搖頭哭喊著,已被那人將火腿腸往胯下的肉穴裡塞去,渾身無力地掙著叫了起來瘋狂地扭著,差點把插入快一半的火腿腸弄斷……

那人使了個眼色忙先抽了出來低聲道:「把她按到床邊~」幾人個抬手抬腳將伴娘拉扯到床邊,分開腿按住,那人這才又將火腿腸塞進去,抽送起來,弄得伴娘「啊啊」直叫~抬頭看著哭道:「不~不要……你們別弄了……放過我吧`……」

那人嘴角抽著笑了一下:「這裡每個親朋好友大老遠來,都要抽一下才算過呢,今天是大喜你是伴娘,怎麼弄得跟哭喪樣,喂,小五,把她嘴封住~」

一人過來按住她的頭把伴娘的嘴用膠帶貼住,那人邊下面抽著邊如唱經般:「天長地久,日日夜夜,下面日日,上面夜夜,按風俗,把眼睛用黑布蒙上。」

一人早準備好黑布,哪管伴娘掙扎,按著蒙住了伴娘的眼,那人臉上忽然淫笑起來,暗自囑咐旁邊的人開始逐個給我們低聲說:「一會兒別鬧,都跟著方哥一樣做就行~」

那個被叫方哥的又拿火腿腸在伴娘體內抽了一會兒,就拿出來,喊到:「好~換下一根~」

伴娘被按在那兒「唔唔」著搖頭,只見方哥居然解開褲子掏出雞巴來,沖眾人小聲「噓」了一聲,小心翼翼地握著肉棒將龜頭往伴娘屄眼兒裡塞,一群人當時都只顧喘著看,從來沒有見過鬧伴娘打真軍的,那方哥真的插了進去,就開始抽送奸了起來……

當時估計大多數人都是頭一次這麼多人圍著看,那氣氛說不出的刺激,屋子的空氣裡漸漸瀰漫著雞蛋的腥味和交合的味道,那方哥正奸得夠爽,喘著挺著屁股,但只敢把陰莖插到一半,不發生肉體間的撞擊……

也不知道伴娘當時發覺沒有,反正仍只是「唔唔」地高一聲低一聲在哭著已經無力掙扎,方哥的雞巴上已經操出了白乎乎的漿水,所以我猜當時伴娘也被刺激得很有快感,當然可能只是身體上,至少每一次插進的時候伴娘抽泣著的哭聲都是高聲……

那方哥越抽越快,最後忽然猛地拉出肉棒,看著伴娘喘著對著床邊的垃圾桶就射出了一股股白稠的濃精……

這時我們已經基本排好隊,方哥衝我們使個眼色點點頭,喊道:「好~下一個~祝新郎新娘天長地久……」

下一個也迫不及待地掏出雞巴湊上去,旁邊有人悄聲囑咐:「小心別挨著~」那人已經插進去屁股一拱一拱奸了起來……

當時的氣氛太刺激,大家都粗喘著看別人姦淫那個伴娘,又只有雞巴在又緊又熱的穴眼裡插著,別的地方又都不能碰,所以都特別快,有的抽沒兩下就洩了出來……

等我湊過去,伴娘的陰唇上已經被奸得都是白沫,我也掏出硬了許久的雞巴往裡插去,龜頭塞進去被伴娘濕熱的屄緊緊一包,那叫一個爽,我只管挺著腰往裡戳,弄得伴娘渾身一抽,方哥還在旁邊淫笑著看:「好了~天長(腸)地(弟)久~合合美美~」

我忍住粗喘只管陰莖在伴娘的陰道裡抽送,快感一波一波傳遍全身,沒想到這次來還能有這樣好事,我看著陌生毫不相識的伴娘,自已身體的一部份都正在她的體內爽著,不由渾身一顫,馬眼一鬆,忙將肉棒抽出來,看著伴娘射在了垃圾桶裡……

後來又有幾個人輪番上了一遍,方哥看了看都上過了,這才高喊著:「好~今天兄弟們大老遠來一場,天長地久~合合美美~就到這裡,我們大家都祝新郎和新娘白頭到老!早生貴子!」說完,旁邊的人乘著這說話的機會將垃圾桶拿開,這才拉開伴娘的眼罩和嘴上的膠布,伴娘早已一臉妝哭得不成樣子,一群人哄著勸著把她衣服穿好,這才散開……

等走時,那新郎拍著我的肩低聲怪笑道:「怎麼樣?說讓你不白來嘛,爽不爽?」

「靠~你們這兒不會真的就這規矩吧~?」這已是第二天,我仍回味著那天的情景。

新郎笑著看著我沒作聲:「嘿嘿~那~要看人了~」

「不會出事兒吧?」我不由擔心又低聲問。

新郎一陣大笑:「出什麼事兒,只不過扔扔雞蛋,塞塞火腿腸麼不是?別的誰看見了。頂多只不過算亂得過火了點而已。」

我笑著搖了搖頭,乘車而去……

後來自已也在外地結婚生子,就很少來往,也再沒有聽到過這方面的消息,至於那個伴娘,至今也不知道是誰,是哪裡人,甚至連面相也漸漸模糊了,只記得長得還是挺漂亮的一女孩……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