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完表姐裝作沒事

我自小和表姐相依為命,她叫阿萍,比我大兩歲。

二十歲的時候,表姐和一個叫做阿超的男人結婚,他是做燒臘的,每天一早開工、放工之後,就和豬朋狗友賭錢,很多時間都不回來睡覺。

有一天晚上,在睡夢之中,我被一些異聲吵醒,我打開房門一看,黑暗中 見表姐被阿超五花大綁,放在廳中,我險些驚叫出聲,此時 見阿超走近表姐,將她的睡衣脫下,露出杏色的胸圍,我一向並不知表姐原來有這麼豐滿的乳房。

此時,表姐的乳房在她胸圍緊迫之下,就像兩袋白米要破衣而出,我簡直看得一眼不眨。

接著,阿超又將表姐的睡褲脫下,露出紅色的內褲,小小的三角褲,將她飽滿的下體包著,可以清楚看到,在三角兩邊,有很多黑色的陰毛走露了出來。

阿超正肆意在搓捏表姐的兩邊乳房,跟著又挖她的下體,將表姐弄得呻吟聲大作,阿超一邊撫摸表姐,一方面自己脫光衣服,我見到他下身有一大堆黑毛,還有一條很長的陽具,阿超將那條又大又長的陽真,放在表姐臉上揩擦,弄了好一會,阿超就將它塞入表姐口中,我相信它一定到達表姐的喉嚨了。

接著,阿超就在表姐口中持續做著出出入入的動作。

看完之後,我久久不能入睡,最後 好用手解決,才可以進入夢鄉。

自此之後,我經常留意我的女同學,試圖找一個合適的對手。

後來,我找到了一個叫阿芬的女同學,我經常約她放學後去逛街,她十次有五次答應我,自問反應算不錯。

一個星期六下午,我約了她去扒艇,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她還約了另外兩個女孩,一個叫珍妮,另一個叫阿麗。

我們租了兩隻小艇,阿芬和珍妮先上了其中一隻,剩下我和阿麗,我們 好上另外一艘小艇。

這個阿麗和阿芬的年紀差不多,身材比阿芬還好,她今天穿的是一條闊腳短褲,圓領恤衫。

她坐在我對面,我 能看到她的一雙大腿,如果是珍妮坐在我對面就好了,因為她穿的是一條牛仔短裙,她的裙下春光,可以令我一覽無遺。

扒了一會艇,阿麗被海上風光吸引了視線,雙腿無意中分開,我把握這個機會,看到她原來穿了一條白色的內褲。

「你在看什麼?」阿麗突然問道。

原來我看得入了神,不知她已經發現我在偷窺她。

我不知說什麼才好。

誰知她起身走過來,坐在我旁邊。

我猜想︰難道她要罰我,推我落海嗎?

「你剛才看到什麼?」她一坐下就問。

「我.我沒看到什麼!」我真的不知怎樣回答她才好。

「你一定看到我了,我也要看你!」她說著,伸出她的手就來拉我的拉鏈,一手捏住了我的陽具說道︰「嘩,好熱,好硬哦!」她隔著內褲在搓弄我,令我非常緊張,突然覺得一涼,我的陽具巳跳了出來,暴露在空氣中,她正目光灼灼的看著我的陽具。

「這不公平哦!

你看我的,我也要看你!」我也伸手去解她的皮帶,拉鏈,接著整條短褲也除了,她下體 剩下一條小得可憐的白色三角褲,看著那賁起的部份,我用手輕輕的按下去,感覺是暖的,柔軟的,我繼續摸下去,感覺裡面已經開始濕潤了,她也用手將我的陰莖握住上下套弄。

我忍無可忍,將她的三角褲也脫了下來, 見她那裡, 有幼幼的幾條毛,但整個下體卻是粉紅色,微微隆起,我向下摸,摸到一條縫隙,那裡已是潤濕一片,手指順勢伸入,她卻夾緊雙腳,「哎喲!」一聲叫了出來。

我唯有改下向上,從恤衫腳伸手進去,摸到胸圍和兩團有彈性的軟肉。

突然,她大力的將我套弄,令我非常緊張,我也大力的回敬她,就這樣,我終於將我的精液,噴射在她白晰的大腿上。

吃了晚飯,我送阿芬回家,平時我 是在樓下就和她分手了,今天我特意陪她搭電梯,她住二十樓,當電梯上升的時候,我突然將她抱實,向她狂吻,她也攬著我,還將柔軟的舌頭伸到我咀裡。

我吻她的耳朵,她整個人也軟了下來,一在我身上,我問她︰「我可以摸你嗎?」她不作聲,我便伸手按在她那脹鼓鼓的乳房上,她是那麼溫暖,那麼柔軟又富具彈性,雖然隔了幾層衣服,也可感到她的乳尖慢慢在變硬。

我趁她不留意,將電梯按停,然後後伸手解她的恤衫鈕。

她按著我的手,說︰「不要,恐怕有人!」我說︰「不怕的,這麼夜!」推開她的手,繼續解她的衫鈕。

恤衫解開,見到她淺藍色的胸圍,我一口吻下去,她更軟了,我一邊吻一邊將她的乳房從胸圍中解放出來,「波」的一聲,粉紅,細小的兩點,展露在我眼前,我用舌頭舐弄這兩點,她難過得將腰肢扭來扭去,雙手在我腰肢亂摸,我知她想要什麼,便將她的手,拉去我那硬了起來的東西上面,她一碰到我,即刻想縮開,但給我硬按下去。

但接著她就不動了,乖乖的輕握著我的陽具。

我知她已動情,便在她耳邊說︰「讓我看看你的大腿好嗎?

你放心,我保證不會侵犯你的!」

說完便伸手到她裙下,拉開她的拉鏈,她完全沒有反抗,很容易便將她的短裙脫了下來,她羞得將臉孔藏在我胸口,我看到她那渾圓而豐滿的屁股,給包裹在一條粉藍色的比堅尼三角褲內,我不禁輕輕的撫摸它,它是那麼的圓,那麼麼的有彈性,在我的撫摸底下,她也輕輕的震動,我循著那圓型,向前摸索,摸到一處微微隆起的所在,泉水正不斷湧出,她的陰毛也被我觸到,那些茸毛真是非常柔軟,就像天鵝絨一樣,我很小心,用兩根手指,輕輕的將粉藍色的薄布,慢慢褪下來,跟著探手到那濕潤的縫隙,我 在外圍徘徊,就已令她嬌喘連連,雙腿亂搖,於是我蹲下來,將她的一條腿掛在我的肩上,由這個角度,我可以清楚看見那迷人的神秘地帶,它是粉紅色的,可能由於太濕的關係,令那洞口的茸毛糾結一起,令人有一塌糊塗的感覺,我不理那麼多,用舌頭舐那濕滑的洞口,她動得更加利害,泉水亦泊泊而出,弄到我整張臉都是她的分泌。

就在此時,電梯「轟」的一聲,再次起動,我知是管理員叫人修理好,連忙和她一起穿好衣服。

今天一連兩次,和兩個不同體形的少女胡渾一場,但始終未能真個銷魂,我滿心不高興,自怨自艾,唯有回家自己用手解決。

回家一推開門,見到表姐臥在沙發上,看來是喝多了兩杯,來不及入房便已睡到。

我本來打算逕自回房,不理她的了,但走近她時,才發覺她的裙子掀起,露出了一條小得無可再小的黃色三角褲,一束束陰毛從褲邊走露了出來,我再留意,她上半吊帶裙的吊帶也跌了下來,一逛的乳房也走了出來,那碩大的乳房,棕色的顆粒,傲然翹在我面前,我被眼前的奇景吸引住了,我一再和自己說,這是我的表姐。

但本能的反應,卻使我漸漸發硬。

此時表姐一轉身,另一邊吊帶也跌了下來,變成兩隻大乳房都展現在我面前。

我慢慢走近她,跪在她面前,望著她那賁起的地方,我有強烈的好奇,想清清楚楚看一看它是什麼樣子!

我的手慢慢伸近那條黃色的小褲子,拉著它的邊緣,輕輕的向下拉,那一大叢的茸毛,慢慢展現在我眼前,它占的面積非常之廣澗,由小腹一直伸展到股後,又濃又密,我伸手輕輕的碰它一下,它竟然是濕的,這令我非常竄動,立即將自己的褲子脫下來,將我那竄動非常的陽具拿了出來。

我本來的意思, 是在表姐面前自己用手解決。

可是表姐突然彈起,一手將我的陽具捉著,在我不知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她已將它放入口中,大力的吸吮著,她那靈活的舌頭,將我舐得欲仙欲死,她將我整根陽具,像舐雪條一般,由龜頭舐起,一直舔至根部,跟著她將我推倒在沙發,騎在我頭上,此時在我眼前,就是一大叢黑森林,而在黑森林中間,有一道紅色的溪流,我感到她仍在吮我的寶貝,我也用舌頭替她服務,舐呀舐的,令到她「依依哦哦」連聲。

突然,她將我的陽具放了出來,但仍騎著我不放,這時,我感到她的舌頭在舐我的「袋子」,這種感覺又是截然不同,估不到她繼續向下,舌頭已經來到我股縫,她輕輕的伸入去,又一來一回沿著我的股縫打轉,這幾下令到我險些把持不住,我依照她的方法,也用舌頭舐她的肉縫,並將手指伸進去。

一隻,兩隻,三隻,真想不到這個地方,可以伸進三隻手指,相信是阿超將她訓練得多,使它可以容納龐然巨物。

這樣玩了五分鐘,我的陽具越來越硬,表姐背向著我,騎在我腰際,我感覺我的東西,已進入了一個套子,而這個套子是溫暖,潮濕的,表姐此時就像一個女騎士,在我身上不停聳動,一上一下的。

而我的陽具,就在她體內一出一入,即使她不動的時候,她那裡也像有吸力一般在吮吸我的陽具。

我被她騎了一會兒,便由被動變為主動,將她雙腿放在我肩上,看清楚目標,將我的陽具,深入她的要害,出出入入,雙手握著她的乳房,想不到她已經接近三十歲了,乳房仍然充滿彈力,令我愛不釋手。

我不停的活動,她也扭著腰肢來迎合我,大家身上都是汗水,就在這時候,她一個翻身,用屁股向著我。

我明白她要的是什麼,於是便將我的陽具,對準她的股縫,用雙手稍為張開,清楚的看到那個小洞,便慢慢的放入去,裡面真是非常緊湊,甚至令我有點兒疼痛的感覺,而表姐亦在悶哼著,我用盡全身力量,擠了進去,再拉出來,表姐緊張得全身發抖,我也拼盡全力,如是者進出了十次,我再也忍不住,雙手握著她的乳房,痛快地在她陰道內一洩如注。

望著她股縫倒流出來的液體,和她頹然倒在沙發上的身體,我不禁後悔,怎麼可以和自己敬愛的表姐做出超友誼的事呢?

我望著她發呆,不知如何是好!

再看她宿醉末醒的樣子,我連忙悄悄溜回到自己的房間,裝作沒有事發生過!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