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妹妹之1 感冒篇

我今年18歲,高三;雙胞胎妹妹小楨跟小翎17歲. 今天真的很不舒服,一大早頭就痛的受不了,雖然要上課,但我想今天是沒辦法去了┅┅房門被打了開來,穿好制服的小楨光著腳鴨子跳到了我的床上,大聲的喊著「哥!起床了,上課要遲到啦!!!」

「我好像發燒了,頭痛的要死,妳去幫我跟我那班導請個假吧。」我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氣若遊絲的吩咐著小楨. 小楨趴了下來,用她的額頭碰了我的額頭,一時髮香撲鼻,要是平常時候我早就一把抱住小楨好好溫存了,可惜我現在只是個沒力氣的病人。

「小楨,哥起來了沒,上課快遲到了啦!」說話的是小翎,跟小楨是我的雙胞胎妹妹,兩人都是17歲的高二生,還同班唷,對了,家裡成員就只有我們兄妹三人,至於父母,私奔去了。

「翎,哥說他發高燒,今天沒辦法去上課了,要我們去學校幫他請假。」小楨小手摸著哥哥的額頭心疼的說著。

「可是這樣放哥一個人在家裡沒人看著我也不放心呢,不然小楨妳去學校幫我們兩個人請假,哥哥今天讓我來照顧。」小翎放下了書包,往哥哥身邊靠近。

小楨用力抱住哥哥,將哥哥滾燙的額頭陷在自己的胸部裡,對著小翎說「不行,今天哥哥讓我來照顧,看哥哥這樣讓我好捨不得。」

「妳┅妳妳┅好吧,今天哥哥就讓給妳了,學校請假的事我來搞定吧。」小翎垂頭喪氣的拿起書包,輕輕的闔上了門上學去了。其實小翎心裡比誰都想留下來照顧這個他最心愛的哥哥,只是小翎是矜持的。

「哥,妳等我,我去換個衣服,等等就來照顧你。」小楨快步往自己的房間跑去。

說起我這兩個妹妹,小楨是比較活潑的一個,至於小翎就比較安靜,重點是我這兩個寶貝妹妹在我面前總是沒有任何顧忌,很多時候看起來並不像是兄妹,而是更像情人般的關係,是很親密的那種,排除一切世俗觀念、人倫情理,或許我們三人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小楨換了一件小可愛(連裡面的胸罩都一起拿掉了,因為我看到兩個突點)

跟一件短到可以看到屁股肉的超短黃色短褲,一進房間就往我的棉被裡面鑽,這是小楨最喜歡的行為,平常小楨就很喜歡跟我膩在一起,現在我變成沒力氣反抗的玩偶,她更是不可能放過機會。

躺在我身旁的小楨將我環抱著,她的C罩杯胸部就抵著我的胸口,然後用疼小孩子的口氣說「不哭不哭,妹妹等等煮個好吃的稀飯讓哥哥你回復元氣喔」。

「疑,哥哥你怎麼全身濕濕黏黏的,哇,額頭還一直在冒冷汗。」小楨坐了起來,一臉擔心模樣。

「對啊,覺得很冷,但是又一直冒冷汗,蓋著棉被就覺得很不舒服,偏偏全身又不想動。」我無奈的說了兩聲,順便咳了幾下。

「不行不行,我不能讓哥哥那麼難過,我用毛巾幫你擦乾身體吧,這樣會比較舒服。」浴室就在隔壁,小楨跳下床去浴室洗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然後回到房間. 小楨一回來就掀開我身上的棉被,作勢要幫我脫衣服。

「哇,很冷ㄟ,棉被還我啦。」我抗議著。

沒想到小楨不理會哥哥的要求,雙手開始解開哥哥上衣的鈕扣,嘴巴嚷嚷道「哥哥忍耐一下啦,全身濕濕的蓋棉被很不舒服的,先讓我幫你擦乾淨,等等在給你賠罪囉。」

無奈又沒力氣的我只好任由妹妹擺佈,終於全身被脫的一斯不掛,沒錯,連內褲都被脫了,小弟弟不知道為什麼興致特別高亢。

小楨紅著臉,用小指頭彈了一下龜頭說「都已經是病人了,怎麼還那麼色。」

「我有什麼辦法,誰叫妳裡面不穿胸罩,褲子又那麼短,然後又接著把我全身脫個精光,這┅難免嘛。」我義正言直。

「自己的哥哥有什麼要緊,而且我也習慣了啊,反正我全身上下都只屬於哥哥的,給哥哥看光光也沒有關係啊。」小楨撒嬌著,也開始幫我擦拭身體. 小楨的動作很輕柔,很仔細的幫我擦拭,連大腿內側也不放過┅┅┅┅「嘻嘻,很癢ㄟ,可以了啦,快給我棉被,我快冷死了。」我用腳去試著勾那掉在床下的棉被。

「哥不要亂動,我要開始擦拭最重要的地方了。」小楨很快的將毛巾整個蓋住小弟弟,接著雙手握住上下擦拭。

我簡直腦充血,舉起微弱的手指著小楨「有需要那麼認真嗎?」

「人家只是想讓哥哥舒服一點嘛,而且哥哥不是最喜歡我幫你這樣嗎?啊!

還是因為隔著毛巾讓你不舒服了。」小楨馬上抽掉毛巾,用單手握住整根小弟弟持續著上下的動作。

是真的很舒服沒錯,我也不忍苛責妹妹,只好對著妹妹說「先幫哥哥蓋好棉被之後妳在幫哥哥好嗎,體貼一下我這個病人吧。」

「好。」小楨開心的將棉被往我們兩人身上蓋住,躺在我右邊的她緊緊的貼著我,右手則持續弄著我的小弟弟。

雖然人不舒服,但讓妹妹服務還真的是挺不錯的,我靜靜的享受著,人幾乎就要睡著。

忽然一股濕濕熱熱的感覺把我喚醒,藉由外面的一點燈光,我看到窩在棉被裡的小楨,她的頭就靠在我的鼠蹊部上面,而我的小弟弟則是隱沒在小楨的嘴巴裡,正享受著小楨舌頭的纏弄。

「我說小楨啊,這會不會對一個病人來說太刺激了。」我無力說道。

「舒服嗎哥哥。」小楨停止舌頭的撥弄,改成用雙唇輕輕的含住小弟弟,隨著頭部上下的動著,很快的小楨小嘴裡分泌的口水將小弟弟整個沾濕,舒服的摩擦感取代了剛開始的刺激。

真的的很舒服,我整個人沈浸在享受的國度裡,但理性還是鑽出來了一點點。「該停了啦妹妹,等等射出來怎麼辦,我可沒有力氣起來清理喔。」

「沒關係啦哥哥,就射到我嘴巴裡吧,這樣就不會弄髒床跟棉被了。」小楨停下來說完話後又含住小弟弟繼續上下吸允著。

就在妹妹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快10分鐘之後,我終於到達了最快感最舒服的頂點,小楨察覺到小弟弟的不對勁,於是加快了上下的動作,舌頭也貼著敏感的龜頭不斷摩擦著!「啊┅。」射出來了,溫熱的精液間斷的射進妹妹的嘴巴裡,妹妹只是靜靜的含著,讓我的所有精力揮散出來,終於小弟弟不再抖動,小楨將嘴巴小心的離開我的小弟弟。

「要吐掉嗎?」我望著小楨溫柔的問著。

「沒關係,我剛剛已經不小心吞了一些進去,乾脆就全部一起吞進去好了。」

說完話的妹妹喉嚨動了幾下,看來是完全吞進去了,接著妹妹又趴在我的小弟弟面前,用舌頭將龜頭上面殘餘的精液舔乾淨. 接下來我一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氣球再沒有力氣睜開眼睛,舒服之後就是長睡不起,一路睡到了小翎放學回家,而這段時間小楨就一直抱著我幫我取暖,這或許可以算是一個快樂的感冒天。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