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和陌生的男子

「哈哈……好主意……我也來試試……」又一個人拿起蜜罐把蜂蜜向媽媽臉上、大腿上倒去。更多的人撲到了媽媽身上,不,應該說是黏到了媽媽身上,興奮的拚命舔弄著媽媽的身軀的各個部位,好像她就是一塊甜蜜的,要溶化的蛋糕一樣。

媽媽渾身上下沾滿粘糊糊的蜂蜜,被六、七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來回仔仔細細的舔食著,嫩白的皮膚都被舔的發亮了,而裹著美臀的黑色連褲襪更顯曲線性感,除了在舔弄著媽媽大腿的兩個人,竟然還有一個人把媽媽修長的大腿抬離地面,一把掏出內褲中的雞巴,很享受的閉著眼,飛速的用龜頭來回摩擦、頂弄著她柔軟的腳心。

李兵的雞巴一下就硬了起來,可惜媽媽身邊已經圍滿了人,此時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他飛速四下東張西望一下,正好看到了媽媽掉落在地上的紅色高跟鞋,他趕快像見到救命稻草一下飛的快把它撿了起來,拉開褲子拉鏈,掏出雞巴就朝鞋裡伸了進去。

「啊啊……噢……別……別這樣……」媽媽終於還是受不了他們了,軀體的躁動、腳心的陣陣酸癢讓她要窒息過去,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她拚命的掙扎著想要推開身上的幾條肉蟲,可除了在人叢中扭動黑玉般的結實美腿,只能給身上的幾個人平添幾分反抗的快感。眾人持續的挑逗、愛撫讓她腦袋中一陣陣發麻,變態的酥麻感覺開始充斥著她的腦海。

「嘔……」一個班長乘著媽媽說話的當口,居然一把把她面前的散亂的秀髮分了起來,從上往下居然把雞巴頂進了她的性感小嘴,直達喉嚨,尿騷的腥臭立刻引的她一陣乾嘔。

「來!很有味道的!也試試我的大香腸吧!」吳仁推開那人,把乾嘔著的媽媽一把拉到他面前攤坐著,把雞巴湊到她臉前。

「不……別、別這樣……」媽媽羞恥的搖著頭,轉身趴著就要爬開。

可她身邊都是人,哪有人會放過她,她後面的三班長順勢一躍,跳到她背上把她緊緊壓在地上,「別跑啊,這才剛開始呢……」說著左手拍了拍她裹著連褲襪的屁股,分開她的大腿,雞巴隔著絲襪就朝媽媽的腿間插去。媽媽感到跨間一根熱乎乎的東西伸了過來,想要起身卻可無奈豐臀被對方的小腹緊緊的頂住,只好本能的併攏大腿,任憑對方扭腰都不放鬆。

雖然她剛才已經有了要被強暴的心理準備,可真要不反抗的被對方插入,一時還真的不能接受。

「啊啊啊啊!!」三班長用長滿胸毛的前胸摩擦著媽媽豐滿滑嫩的背部,緩緩抽動著媽媽腿間的雞巴,享受著媽媽「主動」的臀交,並且不時抖動著臉上的橫肉把她頂的花枝招展。www.Dedelu.COM

他的手也沒閒著,此時正癡迷的揉弄著媽媽裹著褲襪的屁股,彈性的美臀被捏的不停變形,又彈了回來,接著又被捏的變成另外一個形狀。

「啊!!痛……痛啊!」

「哈!!」三班長索性跪在媽媽身後,把她雙腿分開,從後面舔著她的大腿內側,又從大腿內側舔到她的臀溝,很快在閃著黑光的高級連褲襪上留下一灘口水。

媽媽雙手撐地、渾身發抖的搖著頭,做著最後的反抗,身體裡應該還殘餘著之前迷藥的效果,要不為什麼神志會越來越模糊,頭好暈……屁股外側上怎麼又有誰在舔?剛才腿中間不是夾了一根雞巴麼,怎麼會左邊屁股上有條滑滑的舌頭?

這?右邊大腿靠近屁股的地方也有一條舌頭,好,好壞,滑來滑去的,隔著連褲襪在舔著自己的屁股?誰?誰的頭又鑽到了自己的身體下面?在,在舔自己的乳尖?

神智漸漸模糊的媽媽臉上湧上一片誘人的潮紅……「怎麼樣,爽不?哈哈」

粘在一起的秀髮遮住了媽媽逐漸緋紅的臉頰,她微張著嘴不能言語,敏感的身體慢慢變得瘙癢難耐,特別修長大腿上的幾條舌頭,舔的她著實萬分難受,莫名的空虛感愈發明顯。

「不……不要……我,我不行的……」

媽媽辛苦的在人群中閃避著想避開騷擾,努力的朝另一個方向爬去,突然一陣淫笑聲響起這,這是?怎麼會這樣……可憐的她意識越來越迷亂,憑著感覺,才發現原來她此時正像條母狗一樣正爬在一個班長頭前,剛好把沉甸甸的肉球伸到對方嘴邊。

那人一隻手狠狠的揉弄自己的肉球,一邊用舌頭不停掃過挺起的乳頭……「啊……不……不……」媽媽一個翻身,卻又被另一個人抓住柔軟的小腿,那人一邊吮吸著媽媽的腳趾,同時還舔著她的腳心,一陣神經反射的癢順著腳心從美腿傳到腦裡,媽媽實在是受不了了,身體開始痙攣似的扭曲著,可無奈被眾人拖住,只能發出無助的痛苦呻吟聲。<p>

「真軟啊!別躲了,美人,來吧,別掉眼淚了!哈哈,讓我們來好好安慰你吧。」一個跟吳仁一樣粗壯的男人喘著粗氣道。

「嗚……嗚……」媽媽被摸的渾身酥軟實在是沒力氣了,手一軟,臉頰貼到了地面,不過她還是笨拙的一邊扭著屁股躲避著,一邊喘息的呻吟著。

「想想你的乖兒子!想想李凱,哈哈。」www.Dedelu.COM

「阿……阿凱?」

媽媽正在想著我,突然雙腿被更高的往後拉直,腰間的黑紗雪紡超短裙被一下推到了腰間,黑色彈性連褲襪的檔部被高高拉了起來一截,最後還是被直接扯爛,接著一根火熱、堅硬的肉棒緊緊頂進了她左右躲避的滑嫩蜜縫中……「啊!啊啊啊……啊啊……啊……」身後的男人飛快的抽插著媽媽,只見兩人下身的結合部位不停的發出嗤嗤的摩擦聲,蜜穴中的大肉棒飛快的進出著,飛快持續的抽送灼的柔嫩的陰道肉壁火辣辣的痛,姦淫的媽媽不斷發出讓人臉頰發燙的叫聲。

「啊!」強壯有力的屁股把半跪著的媽媽撞擊的東倒西歪,不時發出一聲悶哼,身後的男人用力的握著她的柳腰,大龜頭使勁的頂進了陰道的最深處,還繼續鑽研了兩下,直到陰最深處。不祥的感覺湧上媽媽心頭,嚇得她一個猛醒!花容失色的叫道,「啊!你!你要幹什麼,別,別射進去!」「求,求求你!我、我這幾天是危險期,別……啊……」「那,那你為什麼讓老黃射、射進去……」身後黑皮膚的男人調整了一下姿勢把媽媽擒成了站姿。一邊氣喘吁吁的回答著,一邊又繼續挺動著結實的屁股「啪啪啪」的撞擊著媽媽的絲臀,使勁抽送著。

「哦……哦……嗯……,那、我我是被他強迫的……」只覺得隨著抽送頻率的提升,卡在自己陰道裡的大龜頭越來越熱,越來越大,媽媽頓時慌亂起來。

「求,求你,別,別啊……今天真的危險啊!!……你們這多人,不行的!」媽媽被對方擒在懷裡使勁搖晃著頭,驚恐哀求著對方的同時還試圖掙脫開來,可她的雙手被另外兩人反剪著,柳腰又被對方抓住。撅著的屁股上雖然裹著連褲襪,可撕開的部分卻被插入了一根烏黑粗亮的肉棒。

這個背入的姿勢讓她的反抗無論如何都沒有作用,驚慌又帶著嫵媚腔調的告饒聲反而讓正在的舔弄媽媽美乳的吳仁更加興奮起來。看著媽媽被奸的花枝招展的樣子,他凶狠的將正在揉弄著另一隻肉球的四班長一把推開,站到媽媽身前,把腦袋湊到媽媽面前,貼著她的臉頰道。

「夢若小姐,舒服嗎!」

「不……不……」

「舔我!我就讓他不射進去。」

「不……我……我不能啊……」

「真的不舔?!那就只有射進去了,哈哈」吳仁享受著戲虐媽媽的感覺,語調充滿了變態的快意。

「我,我……嗯嗯……嗯……」

「不,我求……求……」媽媽話還沒說話,吳仁一把抓住媽媽的下巴,對著她的雙唇恨恨的吻了上去。

「嗚嗚嗚嗚??!!!」

「不,不行!老黃射進去了……我,我也要射進去……」對方的龜頭雨點似的繼續抽送著,說話的語調愈加戰慄,處於被吳仁兩人夾在中間的媽媽扭動的更劇烈了……

「不!!不要啊!我,我想去買、買藥的,求你們,別……嗚嗚???!」「我,我求求你、你們!!!不!!……」被吳仁的口臭熏的都要閉過氣去,汗水混著蜂蜜順著秀美的長髮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隨著對方的一聲低吼,可憐的媽媽只覺得絲臀被對方使勁的捏了一大塊肉起來,接著被攔腰緊緊抱住,陰道裡的龜頭暴漲一圈,接著一跳,只感覺對方濃稠的液體一波波地噴射而出,狠狠的打到花心上。

「不!!!啊!!」精疲力盡的媽媽痛苦的慘哼了一聲之後就絕望的垂下了頭去……

「嗚嗚嗚……」眼淚止也止不住的順著臉頰流了出來,恥辱和無助的無力感緊緊的包裹著她。

「噢噢噢……真……真爽……噢……媽的……爽……」「撲哧」一聲,對方在陰囊伸縮了一陣之後終於放開了她,一根濕滑漸軟的肉棒從媽媽的身體裡退了出來,一大灘濃稠的白色液體帶著腥味,沿著黑紡短裙下的褲襪美腿內側,順著小腿流了下來。  3 4 下一頁 尾頁  身後的男人滿足的喘著粗氣從媽媽身後退了開來,失去了桎梏,媽媽從對方懷裡一下癱倒在地上痛哭起來。

……

還沒等我看清楚,剩下的幾個人一下又把她圍在中央,他們每人都幾乎已經在媽媽大腿上、小腿上屁股上、身上射精,裹著褲襪的大腿上一些已經乾涸的地方甚至已經有了硬硬的精斑。

隨著眾人動手動腳的調戲,還不時傳來一陣讓人發冷的淫笑聲。

……

「想想你那個廢物兒子!別以為要回校就沒事了,我們讓他隨時中斷只手腳啥的還是沒問題的。還有柳小姐你的這些照片!反正做都做了,一個是做,幾個也是做,就別裝什麼矜持了,我聽你剛才不是也叫的挺爽的麼!」「我,真的不行啊,你們人、人太多了,我、我不成的……」「沒事,把它吃下去,應付多少你都沒問題的,哈哈。」吳仁變戲法似的掏出一顆小藥丸遞到媽媽面前。

「你……你們……他,他們……」媽媽目光掃到了躲在人群背後的吳華和李兵,絕望無助的神情讓人心疼。

「別浪費時間了!我答應你把學生叫出去,行了!給她餵藥!」吳仁歪頭瞟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不耐煩的打斷道。接著轉過身對著李兵和吳華兩人一指,「你們倆,出去!」

本來還指望著分一杯羹的兩人聽到吳仁一聲令下,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直到看到吳仁兇惡的眼神,這才沒有說話,隱藏著不滿的神情一步一回頭的悻悻往外屋去了,砰的一聲帶上了門。

媽媽臉色慘白,她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仍然不自禁的環顧著周圍。每個人都渾身赤裸,胯下挺著一根黑亮、高聳的肉棒,殺氣騰騰的樣子讓她心驚肉跳,不由自主的把美麗的絲腿夾在一起。

……

之前一個老黃都把媽媽干的尖叫連連,現在她一個人對付這麼多粗壯的班長,她,她……她會是什麼感覺呢……不知道會不會有快感……「是的,仁哥……」

「我們放開玩吧!哈哈!」

「凱、阿凱……」

「對了!為了你兒子,多偉大的母愛,哈哈!」「你……你們要說話算話……不要傷害他……」(「阿凱……原諒媽媽……」)

旁邊的幾個人七手八腳的遞給媽媽一杯水,不知道媽媽是明白逃不掉,還是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帶著悲傷絕望的表情,顫抖著手仍由他們半推半送的把藥片就著水吞服了下去。

看著媽媽眼裡閃著淚光猶豫著,一聲慘哼之後還是被幾個男人把藥片半用強的餵了進去,我的心也不由跟著一跳,一邊摸著自己硬硬的小肉棒,一邊想,看這些人一副要把媽媽吃了的樣子,他們一定會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到她身體裡吧!

這麼多人插她一個,用雞雞摩擦她穿著長褲襪的美腿和圓翹的臀部,一定會很舒服吧……

「哈哈!好了!」眼看媽媽迷迷登登的把藥片吞了下去,吳仁搓著手喜滋滋的淫笑了起來,「把她扶起來站好,我們來給夢若小姐再熱熱身!」「沒問題!」

「夢若小姐,我們來了……」

「柳老師,站好哦,腿叉開一點……」

「頭,頭好暈……」

已經放棄的媽媽仍由他們把她擺成站立的姿勢,幾個男人七手八腳的給她換上一條乾爽的肉色連褲襪,其中一個人還輕輕抬起媽媽的腳、右腳跟,給她穿上那雙紅色高跟鞋,當穿上另一隻剛才被李兵射精的鞋子時,極度不適的感覺媽媽不由厭惡的皺起了眉頭,腳底那種黏糊糊的粘性液體的感覺讓她感覺十分噁心,甚至腳趾之間都有那種溢出粘稠液體的感覺,雖然腳上裹著連褲襪,還是有種讓她踩在稀泥地上隨時有可能摔倒的感覺。媽媽不由自主的將粉嫩的手臂攀上一個男人的肩頭……

「啊!」光滑的脖頸上順勢而來舌頭讓媽媽心裡酥酥的,屁股上,大腿上的舌頭也伸了上來,暖洋洋的感覺讓她心裡熱呼呼的。

媽媽迷糊的本能的往後縮著,可身體被一群人緊緊圍在中間動彈不得,胸口、臉頰、耳垂、乳頭、肩膀、背脊、大腿、屁股、甚至腳背都有人在撫摸,舔弄著,「啊,好……好熱……」堅貞的信念和被辱的羞恥漸漸模糊,矜持和理智漸漸被火熱的感覺取代,一點點的焚燒著她,好像要把她融化。

男人們都盡量的貼近媽媽的身體,每一個動作,一次接觸都盡量的接觸到媽媽穿著長褲襪的美腿。在享受著到肌膚接觸的的細滑觸感的同時,越來越難以壓制的呻吟聲也開始隨著他們的愛撫慢慢瀰漫在房間裡……媽媽正對著吳仁,此時本能的把手搭在了對方肩頭,乏力的快感一波一波緊隨襲來,讓她頭暈目眩。從我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全角,幾個粗壯赤裸的男人緊緊的貼在媽媽的身旁,或站或跪,正伸出舌頭在舔弄著她從上到下的全身。毛茸茸的體毛刮的她身體有些生疼,讓在享受著愛撫的她不由自主的在人叢中婀娜的扭動著……

我目不轉睛的觀看著媽媽和幾根肉蟲們肉慾的表演,小肉棒的頂端又開始流出黏黏的液體,此時正在手裡被一下一下的被套弄著。

「別……熱,好熱……好,好癢啊……啊……」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婉轉的呻吟也變得好像哭泣一般。

「夢若小姐……」吳仁站在媽媽身前,看到媽媽眼神漸漸婆娑,一副妖嬈的媚態,粗黑油亮的龜頭暴漲一圈從包皮中高高躍出,緊緊的貼住媽媽柔軟的小腹頂動著。

一股瘙癢的感覺開始從媽媽身體激發了出來,這種感覺似曾相識,燥熱酥麻,特別是下身,空虛難耐。隨著身前身後對方的撥弄,近乎赤裸的身體終於開始不由自主地扭動的更厲害了。

「嗯……」

「來……舔舔我的下面!被你弄的不行了!」吳仁顫著聲音說道。

「不……啊……」披頭散髮的媽媽微閉著眼,雖然已經被慾火燒的神志不清,但仍本能的拒絕著。她渾身軟綿綿的搭在吳仁身上,高聳的乳峰頂在吳仁結實的胸肌前本能的摩擦著,身後的幾個人仍在癡迷的或摸或舔的撫慰著她的敏感部位,整條長褲襪被口水和前列腺液弄得都浸濕透了了,滑膩膩的……從她顫抖婉轉的呻吟、欲拒還迎的姿態,婆娑半閉的媚目、明艷緋紅的臉色就能看出理智和矜持此時正隨著全身上下的愛撫和挑逗漸漸遠去,真正投降只是時間問題了。

……幾分鐘之後,媽媽近乎赤裸的上半身已經被舔的通身發亮,她緊閉著美目,渾身劇烈的本能抖動著,蹬著高跟鞋的雙腿夾的緊緊的不由自主的摩擦著,一副酥軟乏力就要倒地的樣子。

「來吧,很好吃的。」吳仁感覺差不多了,一改常態,溫柔的扶著媽媽的肩頭,把她的頭部往自己下體按去。不知道是春藥迷亂了本性的原因,開始自暴自棄媽媽象徵性的抵抗了兩下之後就慢慢蹲到了地上,任憑吳仁把自己引導著,迷迷糊糊的張開流誕的小口,順從的將臉前那根頂端還帶著精液的肉棒吞進了口中慢慢吮吸起來,同時還隨手把身邊另外兩人的肉棒一手握一根,慢慢的套弄起來。

「額!!真……真舒服……」吳仁閉著眼興奮的渾身發抖,雙腿發軟,差點就直接射了出來。媽媽柔軟的香舌舔的他骨頭都舒爽的要軟掉了。

「別!還有我們呢!」看著吳仁享受著媽媽的特殊服務,沒有輪到的幾個人不幹了。其中反應最快的一個人,飛快的抬起媽媽的絲臀把下體湊到她胯下,「撕拉」一聲撕開一個缺口。拉住她的柳腰,對著自己挺立的肉棒正要往下拉。

沒想到媽媽可能早已迷糊的不成,遠不像嘴裡本能的抗拒,直接腿一軟坐了下來,「撲哧!」一聲,美妙的絲臀剛好把整根肉棒都吞了進去……「啊……嗯嗯……嗯……」媽媽象徵性的扭動著屁股反抗了幾下之後,就開始在對方下身上本能的坐動起來。

被春藥迷失了本性的媽媽口澹直流,一臉迷茫的分開雙腿蹲坐在那個男人身上,濕滑的陰道緊緊的夾著對方不斷抽送著的異物。雙手各套弄著一根肉棒的同時,還一臉迷茫亢奮的握著他們的肉棒輪流吮吸著。

……

「哎呀……不行了,……啊……頂到花心了……」「啪啪啪啪!!」

「啊……啊……頂到花心了……不行了,我,我要到了……」「我到了……啊……」

「啊,她下面的小嘴咬、咬的我好,好舒服,我,我也到了!」……

看著四班長從剛洩了身的媽媽身上爬了起來,二班長馬上拋開媽媽的腿,爬到媽媽身前,媽媽臉色暈紅的迷瞪著眼,像一灘爛泥一般倒在地上,彷彿還沉浸在剛才高潮的韻味中。

二班長直接抬起兩條還在戰慄的絲腿抗到肩上,一隻手抓住媽媽的腰,一隻手捏著媽媽佈滿手印的紅腫的乳峰,下體一使勁道,「美人,到我了!」只聽「噗嗤」一聲,可憐的媽媽又被插入了,已經佈滿精斑的雙腿隨著二班長的頂動在他肩上無助的擺動著,一隻佈滿精痕的高跟鞋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一隻手馬上把它撿了過去,給媽媽穿了回去。

媽媽被吳仁插的冷汗直冒,渾身雞皮疙瘩,肛道收縮的同時陰道也本能的擠壓著二班長的龜頭,讓他有一種被不停吮吸的感覺……吳仁一邊享受著美穴肉壁的摩擦,一邊意淫著,這美白豐滿的屁股居然被自己捷足先登了,怪異的想法令他產生了扭曲的變態刺激感。媽媽突然感覺到陰道中的雞巴跳動兩下,一股滾燙的熱流直射入了腸道。

「仁、仁哥,咱、咱倆換換!」二班長喘著粗氣,對還扶著媽媽屁股衝刺的吳仁道。

吳仁悶著嗓門答應一聲,「波」的把雞巴從裂開的屁眼裡退了出來。二班長躺勢不改,輕鬆的把脫力的媽媽翻了個身,雞巴對著屁股試探著撮了幾下之後,「吧唧」一聲插了進去。

吳仁則把媽媽的肉絲美腿抗到肩上,下體抵住媽媽暴露的蜜唇,用力頂了進去。媽媽剛張著嘴「嗯啊嗯」的叫了兩聲,三班長撲了過來,蹲在媽媽臉前,扶起她的頭,把剛恢復過來的雞巴塞進了她的小嘴。

……

媽媽俏臉煞白,滿頭冷汗,視線筆直的盯著天花板,任由幾個人變著花樣的玩弄著自己的身體。

幾隻雞巴抽送的得越來越快,變得越來越燙,連續抽插了十幾分鐘都沒有停過,劇烈撞擊產生的清脆「啪啪」聲混著「吧唧吧唧」的性器進出聲漸漸把媽媽越來越低的淫叫聲掩蓋了下去,房間裡只剩下男人們亢奮的喘息和啪啪的肉體撞擊的聲音。

「啊啊!!我來了,我要來了,柳老師!」

「老吳,第一次玩屁股,沒想到屁眼這、這麼舒服!今天可、可爽了」變態性愛的疼痛沒有喚回媽媽的神智,反而讓她心中的慾火越燒越旺,滾燙的精液射的花心和腸道一陣舒爽之際,媽媽感覺整個人的脊柱都被燙穿了,只覺得後腦一麻,身子不由自主抽搐起來,「啊啊啊啊啊」的叫著,也到了高潮。

良久之後,吳仁和二班長這從媽媽失神的身體上爬了起來,精疲力盡媽媽解脫似的閉上了眼,她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沒想到大腿又被抬到一個人的肩膀上,原來是剛才一直在視奸媽媽的吳華,吳華迫不及待的把雞巴抵著媽媽下身琢磨著,一巴掌拍在媽媽的乳房上,「老、老師,我還沒來呢!快,快坐上來!」

媽媽迷迷糊糊的根本沒看清楚在自己下身摸索的是誰,她聽話的閉上眼,掙扎的轉過身,背對著吳華,雙手按著他的膝蓋,抬高屁股,試探著用蜜穴對著怒挺的雞巴,笨拙的、慢慢的坐了下去,直到僅剩對方胯下兩顆睪丸為止。

可能是體力早已透支的緣故,媽媽辛苦的坐了幾下之後,就實在是累的不行了,她雙肘反手撐著地面,身體後仰,手一滑,直接躺倒在了吳華身上。看著渾身軟綿綿的媽媽,

「老師!你、你趴在地上!」吳華使勁捏著媽媽的美腿,吩咐道。身體的高潮和連番的屈辱讓媽媽忘記了反抗,本能的翻過身,跪著雙手撐在地上,把雙腿叉的開開的,屁股高高的翹起,屁眼和陰道裡的白漿順著大腿和屁股緩緩的流到了地上……

媽媽淫蕩的姿勢讓三班長看的慾火焚身,他推開吳華抄起雞巴就撲到了她背上,迫不及待的對著屁眼還流著血絲的絲臀就插了進去……媽媽被一下壓倒在地上,她迷迷糊糊的淫叫著,持續的姦淫帶來了一種異樣的酥麻感覺……她本能的感覺到肛門好像已經變得越來越鬆弛,鬆弛的可以容下屁股裡的鐵棒的了,屁股裡的鐵棒……屁股裡的鐵棒、鐵棒好熱好粗,整個人都要被刺穿了……

一種充實的感覺慢慢瀰漫上心頭,她的身體伴隨著屁股後面的衝撞開始有節奏的抽搐著。媽媽頭皮發麻,呼吸越來越急促,只覺大腦一片空白,淫叫聲越來越大,神智也越來越迷糊……

媽媽被人捉住腰部,趴在地上正自頭暈目眩的被頂送著,突然被人抬起了肩膀,背後的人也順從的由著對方抱起了自己,「這、這……這是……?」媽媽辛苦的撐開眼皮,原來是四班長,對方被她的媚態又惹的慾火高燃,直接把她的兩條大腿呈M形分開握住,和三班長一前一後的頂在空中姦淫起來!

由於兩人都比媽媽高了一個頭,此時媽媽懸在空中,只有穿著高跟鞋的腳尖努力的點著地,她不得不雙手環過四班長的脖子,辛苦的踮著腳站直身體。兩人貼著媽的身體,把她緊緊頂在中間,就像懸在空中一樣。

兩隻肉棒有節奏地抽送著,一進一出,每一下都好似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樣猛的戳入,再慢慢拉出,媽媽幾次被頂的飛離地面……高聳的乳頭不受控制硬了起來,圓圓頂起挺在空中,被粗黑的胸毛摩擦著,媽媽瘋狂的甩動著頭髮,在兩人的夾縫中蠕動著,擺動著、扭曲著性感的身體……

不知道是哪一個洞裡流出來的、不知是精液還是愛液的糊狀液體,越來越多不斷的滲出高級肉色連褲襪,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滴去,在媽媽腳下漸漸形成了一個小灘,伴隨著越來越高亢的婉轉呻吟聲,越積越多……騎在她身上不停聳動的人彷彿跟她沒有一點關係,她帶著一臉陶醉的表情任由他們把她擺成不同的姿勢玩弄、發洩著……

慾火焚身的幾個人再也受不了了,甩動著再次勃起的雞巴一起撲了上去,「匡當」一聲,一隻已經被精液染的看不出顏色的高跟鞋掉出了人縫,赤條條的人

叢中只能看到兩段潔白修長的、裹著柔順連褲襪的肉絲美腿在一片毛茸茸的黑色大腿中劇烈的抖動著……

「啊啊啊!!……」

終於……彷彿擁有無窮精力的一干人終於也開始疲憊了,幾個人又在媽媽身上洩了七八次,最後精液射在媽媽身上都稀的像水了,終於安靜了下來,歪歪斜斜的倒滿了整個房間……

……

吳仁在把媽媽抱在床上並給她餵了一片藥之後,這才穿衣帶著眾人離開。我在關門聲響、腳步聲漸遠之後仍然良久不敢從床下面爬出來。

可憐的媽媽體力已經快被搾乾了,此時早已沒有了聲息……臉貼床面朝外、微張的嘴裡流著不知道是不是精液的白沫,雙腿50度叉開靜靜的趴在地上。原本粉嫩美麗的陰唇此時高高腫起,健康的粉色變成了充血的暗紅色,紅腫的外翻的陰唇之間還在不停的冒出濃烈腥臭的白濁液體……白色絲織襯衣早已變成了歪歪斜斜的碎布條,粉臀上的肉色彈性連褲襪也好不了多少,破破爛爛的裹在屁股上,短裙歪歪斜斜的掛在腰間,屁股部分的絲襪由於失去了彈性,被直接頂進了屁眼裡,絲洞裡不斷的冒出混著血絲的白色精液……

「媽!媽……媽媽……」我再也控制不住,淚流滿面的嗚咽著從床下爬了出來……

我一邊揉著酸麻的大腿,一邊掙扎著爬到床頭前,剛把頭伸到媽媽臉前,一股從媽媽嘴裡傳出的酸臭味熏的我差點吐了出來……「媽媽,對……對不起……」我心中一邊不停默念著這幾個字,一邊拚命的在裡屋的書櫃裡翻找著,我記得這裡有備用的葡萄糖水,上次我看到媽媽給暈倒的學生喝過。

找到了!在這裡!終於在書櫃的底層裡找到了和一些藥物放在一起的葡萄糖沖劑,我也不知道有用沒用,但我一定要為她做點什麼……我流著熱淚手忙腳亂的沖了一杯葡萄糖,把媽媽的頭抬起來,沒想到剛灌進去一口,媽媽就直接嘔了出來,嘔出來一大灘伴著胃液的像膿一樣的黃白色酸臭液體。

在嘔了出來之後,媽媽的臉色彷彿紅潤了一些,我把她的頭靠在我肩膀上,終於還是把剩下的一點一點的給她灌了進去。

屋子外面大雨下的嘩啦嘩啦的,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對了,還要給媽媽保暖……

定了定神,我的目光朝媽媽近似於赤裸的身體移去,淫靡的感覺讓我剛開始緩解下來的心神又一次蕩漾起來……

我眼前不由又浮現出剛才穿著短裙絲襪的媽媽和他們「大戰」的場景,一向端莊矜持的她被擺成各種姿勢姦淫的欲仙欲死,帶著淫蕩痛苦的表情叫床連連。

我強忍著不去看媽媽的身體,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沾滿精穢的衣物和連褲襪脫在了地上,在行李箱裡仔細尋找之後,給她換成一條比較方便穿帶的粉色居家連衣裙。

「現在好多了……」疲憊的媽媽此時仰躺在床上熟睡著,粉色的連衣裙下高聳飽滿的胸部正緩緩的起伏。為了給媽媽保暖,在小心翼翼的把她全身上下所有污穢擦了一遍之後,我從行李箱裡找了一條天鵝絨的肉色連褲襪給媽媽換上。

一切停當之後,已經一天一夜水米未進,也沒有休息的我早已累的精疲力竭,疲憊萬分的我一頭倒在媽媽身邊。望著滿屋的精穢和滿地擦拭用掉的衛生紙,我腦子裡一時亂七八糟,各種念頭都瞬間湧入腦海,但又都很快就消散而去。從小到大我都如此,一直生活在媽媽的護翼之下,有決定都是她幫我做了,有事情她幫我解決了。但是今天,她卻被人在我面前輪姦了……對了,吳仁臨走時給媽媽吃的藥是?我翻了翻垃圾桶裡扔下的包裝盒,「毓婷」。我知道這個是避孕藥,可憐的媽媽至少不會懷孕了……我,我要,我要回寢室去!因為大雨延誤的回校不知道什麼時候成行,我必須趕快回去……

腦海裡一陣迷糊的我踉踉蹌蹌的打開房門,勉強走到樓下轉角處,雨越下越大,遠處一片迷濛,望著遠處的宿舍,我咬了咬牙,東倒西歪的走進了雨裡,誰知道,只聽到「滋」的一聲急剎車聲,我感覺自己飛了起來,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尾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四面牆壁都是白色的底色,一縷陽光剛好灑到我身上的被單上,窗外一片寂靜,偶爾傳來一陣鳥鳴。

「我,我這是在哪裡?」

當我正要掙扎著坐起來的時候,這時門被一個推著小車的護士一樣的女人打開了,「啊,你醒了!?」來人言語中透出一絲喜悅,接著對著門外喊到,「柳老師,快回來,你兒子醒了。」

一陣頭暈目眩之後,我又躺回了床上,很快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蹬蹬蹬」蹬地的聲音,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門口響了起來「小凱,你醒了嗎?」

「媽……媽媽……?」

「太好了,小凱!你終於醒了!」媽媽看到我醒了,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下來,接著快步撲到我床前。

「小凱,你,你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了兩個多月了,你可嚇死媽媽了!」看著媽媽一副想抱我又害怕弄巧成拙的樣子,我不禁心中一暖。

「柳老師,你也別傷心了,你別忘了你也是剛出院呢!」旁邊的護士一邊按著我的床燈呼叫醫生,一邊道,「你兒子身體的外傷都在恢復中,劉主任說了只要腦袋裡的淤血散了就會醒來的。」

「媽……媽媽……你,你怎麼了……」我虛弱的問道。

「沒,沒什麼……媽媽高興。」媽媽聞言臉色一暗,但很快又回復了正常。

「我……我……這,這是怎麼了……」看著媽媽臉色不好,我馬上換了一個話題。

「你也真是的,軍訓第一天就耐不住,你要是出了事……你讓媽媽怎麼辦。」「是啊,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你媽媽連夜送你急診之後,由於太疲憊,下樓時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了下去,多處軟組織挫傷,也住了好一陣醫院呢!你爸爸又在出差,她出院之後就天天守在你床前。」

「媽……媽……」看著媽媽兩個厚厚的黑眼圈和憔悴的面容,我心中充滿了不安和內疚。

「對了,媽媽,你說的軍訓第一天是?」我心中一陣疑惑,不是最後一天麼?

「第一天就半夜翻牆出去玩電腦遊戲啊,結果被晚間運垃圾的卡車給撞了,還好送來的及時,要不,要不……」

「那……那軍訓的黃連長……」我試探著問道。

我話還沒說完,一陣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媽媽從包裡拿起手機一看,轉頭給我理了理被子,道,「什麼黃連長,軍訓的連長姓李,行了,別惦記著軍訓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找下主治你的劉醫生,一會還要給你爸爸打呢。」媽媽好像一下又恢復了冷靜幹練的形象,站起身向門口走去。

一陣疲倦襲來,我聽話的閉起眼睛假寐起來,腦海中停留著媽媽轉身時偷偷拭去淚痕的片段。

門外,「喂,您是哪位,我是柳……嘔,嘔……」「肚子有點不舒服,可能著涼了,沒事。嗯嗯,這個事情……」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