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喂奶的表姊

母乳中含有豐富的營養,母乳喂養不僅可以讓嬰兒健康的成長,而且還可以提高嬰兒的抵抗力,所以我們提倡母乳喂養。」電視中幾個醫生坐在一個桌子旁邊大談母乳喂養的好處,我打了個呵欠。

「什麽母乳喂養好啊,是人奶就可以了。」表姐從浴室里走了出來,身上圍著一條大毛巾,兩個豐滿的乳房在毛巾下頻頻向我示意。表姐看著電視,然后坐在我的身邊,她把毛巾解了下來,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沒錯,我就是喜歡人奶。」我坐了起來,然后從后面抱住表姐,雙手從她的腋下穿過玩弄著她那兩個豐滿得過頭的乳房,手指在她硬幣大小的乳暈上輕輕的摩擦著。

「你啊,從小就玩它們,都這麽大了還沒玩夠啊?」表姐挑逗地說。

「那當然了,我就是喜歡吃你的奶。」我說著探頭過去吮吸著她的乳頭,因爲是剛洗澡完,所以她的乳頭上涼飕飕的,嘬起來異常的舒服。

表姐的話沒有錯,我就是吃她的奶長大的。要說這原因,還得從我外婆那里說起。

我外婆今年已經九十歲了。

在解放初期,有位偉人說出了「人多力量大」的言論。出於對這位偉人的崇拜,那時候全中國的人都響應這個號召,大家白天忙著建設國家,晚上則忙著制造新的生命。可惜我沒有生在那個年代,根本不用爲懷孕的事情發愁,有了就生下來,哪像現在,要是我女朋友有了,我還得千方百計把孩子弄掉,雖然我也知道那是不負責的行爲,但是社會環境讓我沒辦法太早要孩子。

我外婆就是經曆了那個時期,那個時候一家生個四五口人都是正常,而我外婆和我外公很厲害,一口氣生了八個,七女一男,超額完成任務。

在這幾個孩子中,我媽媽是最小的孩子。更有意思的是,我那幾個姨和我唯一的一個舅舅,他們生的孩子都是女孩子,只有我媽媽和我爸爸爭氣,把我給生了下來,所以我就是在女人堆中成長起來的。

爸爸在部隊工作,工作很辛苦,所以很少回來看我。媽媽是個拖拉機手,生下我后也只休息了幾天就又投入到了生産第一線。過度的勞累以及營養的不均衡使媽媽的奶水少得可憐,媽媽也沒辦法,外婆只有抱著我四處去找奶吃。

可那時候大家都在忙,哪有時間管我,就在這時候,表姐來到了我們家里。表姐是我二姨媽的大女兒,她十七歲時就結婚了,結婚一年后就有了孩子,但是孩子生下來沒有多久就夭折了,后來她聽說我在家里沒奶吃的事情后就立刻來到了我家,擔當起了喂養我的重任。

在我的記憶中表姐的奶不是甜的,但是喝起來卻很舒服。后來聽表姐說,我在吃奶的時候很霸道,在吃一只乳頭的同時,手還要抓著另一只,不到吃飽就不放手。

表姐一直喂我到了三歲,我那時候才戒奶,就這樣在大家的關注之下,我慢慢的長大了,一切都很順利。表姐同我的關系非常好,每隔一段時間她總是會來看我,不是給我錢就是給我什麽好玩的東西,而每次表姐一來,我都會找機會吃她的奶。就這樣一直到我上了中學,表姐同表姐夫爲了工作的需要搬到了另一個城市,我只有通過電話同她聯系。

因爲我自小是在女人堆中長大的,所以我對女人就特別的感興趣。后來我上了高中,認識了各種各樣的女人,因爲認識的女人太多了,以至於都忘記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同哪個女的了。但是當我明白了男女之間的事情以及親身體驗過后我對表姐的感覺就變了,每次回憶起小時候吃她的奶的情況我都會異常的興奮。

記得在高二的時候,一次回到家里,就聽說了關於表姐的事情。表姐和姐夫的關系越來越差,兩人最后終於離婚了,但是法院卻將孩子判給了姐夫,表姐從法院走出來的那一刻就變得精神恍惚。

「你就要放暑假了吧,你到你表姐那里去呆幾天吧,順便安慰一下她。」媽媽對我說。

「爲什麽是我啊?我明年就高三了,可是要高考的啊。」我假意推脫,其實我也是很想去表姐那里。

「什麽你啊我啊的,你忘了你是喝誰的奶長大的。」媽媽說道。

「好吧。」我說,心里卻是很興奮,很多年沒見到表姐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麽樣子了。

放假后我便來到表姐所在的城市,我按照地址找到了表姐家。我站在門外,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開門的正是表姐,但是卻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了。記得表姐搬走的時候,她是那麽的成熟,豐滿,但是現在的她卻是面色蒼白,頭發乾枯,惟一沒變的是她的乳房,一雙乳房挂在胸前,還是那麽的豐滿。

主題附件「表姐。」我試探著叫了一聲。

「你是……啊!小弟!」表姐認出了我,暗淡無神的眼中有了光芒。

「是我。」「快進來,進來。」表姐把我拉到了屋子里,然后把我按在沙發上,「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水。」「表姐,不用忙了,我不渴。」我說。

表姐人已經走進了廚房,我坐在沙發上,打量著表姐的家,房子很大,但是東西卻不多,客廳里只有一個沙發一張桌子,桌子上是一台老式的彩電。

表姐從廚房里走了出來,端著水和水果,她把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我身邊。

「真沒想到,你長這麽大了。」表姐拉著我的手說。

我笑了,沒有說話。

「哦。等我一下,我去喂了孩子就來。」她說著站起來向里面的房間走去。

「孩子?」我愣了,孩子早就判給姐夫了,這兒還有一個?我不明白,於是站了起來走向了表姐的房間。

房門沒有關,我看到表姐側躺在床上,她背對著我,看她的樣子好像真的是在給小孩喂奶一樣。

「慢點吃,你要把媽媽的奶咬掉啊,等一下讓你出去看看你舅舅。」表姐說道。

我半信半疑地走到床邊,表姐的身旁是一個布娃娃,表姐姐正把自己的乳頭往娃娃嘴里塞。看到這里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走到床邊抓起那個布娃娃用力的扔到地下。

「啊,小弟你干什麽啊?我在給孩子喂奶啊。」表姐說著就要去撿那個布娃娃。

「表姐。」我叫了一聲,然后把她按倒在床上,不讓她再去碰那個娃娃。

表姐被我壓在身下,用力的反抗,兩個豐滿的乳房左右晃動。過了一會表姐停止了動作,眼淚從眼角流了下來。

我松開了表姐,她坐了起來,沒有再去撿那個娃娃,而是靠在床頭。我坐在她身邊,拉著她的手,眼睛卻盯在她的乳房上,那雙我再熟悉不過的乳房依然是那麽的可愛,看著兩個深色的乳頭,我忽然有強烈的願望要吮吸它們。

「表姐。」我叫了一聲,然后盯著她的眼睛。

「嗯。」她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慢慢地低下頭,然后張口含住了其中的一個乳頭用力地吮吸起來,當我的舌頭在接觸到表姐乳頭的瞬間,我彷佛又回到了小時候。從舌頭上傳來細膩的感覺,我無法控制自己,越發地用力吮吸起來,同時用手玩弄著另外一個乳頭。

表姐的手放在我的頭上,享受著我的吮吸。

我吮吸片刻后把臉埋在兩個乳房之間,雙手抓著兩個乳頭一起把玩著,然后手從她的乳頭上滑到了她的腰間,我用力地抱著她,嘴唇輪流吮吸著她的乳頭。

「啊∼∼∼小弟。」此時表姐不僅被我喚起了心中的母性,同時也喚起了她作爲女人的本能,她的手在我后背上一陣亂摸。

我戀戀不舍地離開了她的乳房,嘴唇從她的乳房一直親吻到她的脖子,最后我來到了她的嘴唇邊上,親吻著她的鼻尖,然后我用舌頭舔掉她眼睛旁的淚水,最后又開始吮吸她的耳朵,但是就是沒有親吻她的嘴唇。

表姐對我的這一動作不是很滿意,她用手捧起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

「你不喜歡表姐嗎?」表姐問。

「不,我很喜歡,在我心目中,你就像我媽一樣。」我說。

「我現在要你把我當女人看。」她說著主動親吻著我的嘴唇,舌頭伸到我的口里同我的舌頭激烈地攪動在一起。

既然表姐都這麽主動了,我也就不客氣了,我們倆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的手已經不滿足於在她的上身撫摸了,而是慢慢地向她的下體轉移。

表姐依然沈浸在我的親吻中,對於我的一切行動都是亮綠燈,所以很快我就將她的褲子脫了下來,我的手指靈活地從她黑色的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摸著她毛茸茸的陰部。

我的嘴唇在她的乳房上吮吸片刻后便直接來到她的陰部,此時表姐仰面躺在床上,雙腿分得很開,茂密的陰毛從內褲的兩邊露了出來。雖然我的手指被陰毛纏住,但是我仍然插到了她的陰道中,濕潤的陰道十分的溫暖,但是較天氣的炎熱卻顯得那麽的舒服。我輕輕的攪動著手指,手指尖摩擦著敏感的陰道壁,我每攪動一下,表姐的身體就抖一下。

表姐的雙手捏著自己的雙乳,喉嚨里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我拉出手指將上面的液體塗在她的陰毛上,然后雙手開始玩弄她的陰蒂,那顆敏感的小肉芽很快就在我的挑逗下硬了起來。

我伸出舌頭舔著略帶有鹹味的陰蒂,呼吸著表姐陰部的味道,同時我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我脫衣服的速度絕對夠快,當內褲脫下的時候,被束縛了半天的陰莖終於得到了釋放。

「哇∼∼想不到它這麽大了。」表姐盯著我的陰莖說。

「嘿嘿。」我想起了在小學的時候,表姐來我家里看我,晚上我們在一張床上睡。那時候我還小,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摸著表姐的乳房。表姐呢,則用兩個手指玩弄著我還沒有發育的陰莖。現在我的陰莖已不是她用兩個手指就能玩的了。

表姐一只手托著我的睾丸,另一只手前后套弄著我的陰莖,我舒服地靠在床上,欣賞表姐的身體,一想起當年喂我奶吃的表姐現在和我在一張床上,而且是即將進行男女之間最快樂的事情,我心里一陣的興奮。

「表姐,給我舔一下吧。」我說。

「不要,好髒。」表姐說,但是卻用龜頭在她的臉上摩擦著。

我用手拉著陰莖硬往她的嘴里塞,她開始緊閉著嘴,所以我的龜頭只能在她的雙唇同牙齒之間慢慢的摩擦,但是很快她就張開了口,我興奮地把陰莖插了進去。

表姐好像不太善於口交,她只是笨拙地吮吸著,舌頭僵硬地在龜頭上摩擦,牙齒刮得我好疼,但是我卻十分的興奮。我看著龜頭進出於表姐的雙唇之間,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慢慢的表姐適應了我的節奏,開始用力的吮吸起來。

陰莖上傳來的快感讓我幾乎不能自已,我摸著姐姐的臀,離婚的打擊讓表姐消瘦了不少,我輕輕地將陰莖從她的口中拉了出來。

「表姐,今天我要讓你喝一次我的奶。」我說。

「哦?」表姐望著我,然后用手擦去嘴角的口水。

「你躺在這里。」我指揮她仰面躺在那里,我來到她的雙腿之間,然后拉下她的內褲,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摩擦幾下后用力地插入了她的陰道中。

「啊∼」表姐輕輕的叫了一聲,然后雙腿猛地擡起盤在我的腰間。

我雙手按著她的乳房,然后開始抽插起來,表姐的陰道雖然不像少女般的刺激,但是抽插起來也很有味道,真是沒想到,她已經生了兩個孩子,但是陰道仍然能保持這樣的彈性,看樣子她老公並不經常同她做。

她的陰道很快就已經適應了我的陰莖,熱熱的液體將陰莖包圍,我抽插起來十分的舒服,她的雙腿此時也是用力地夾著我的腰,大概要以此來發泄陰部的快感吧,我被搞得差點喘不上氣來。

我抓住她的雙腿,親吻了一下她的腳趾后把她的腿放在肩膀上,這樣不僅我有了更大的空間,她的陰道口也寬敞起來,我進出得更加的自如。

幾分鍾的抽插對於一個好長時間沒有被男人愛撫過的女人來說絕對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刺激。表姐的陰道在這幾分鍾內有了很大的變化,開始只是靜靜的任我插入拉出,但是現在它已經知道如何讓自己更舒服,於是在我抽插的時候就給我制造了更多的阻力,增強了我們之間的快感。

我因爲剛剛經曆了旅途的勞頓,所以很快我就沒了力氣,抽插的頻率以及幅度都變小了,但是即使是這樣表姐依然十分享受。我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捏著她的乳頭,然后我湊到她的嘴邊,親吻著她的嘴唇。表姐立刻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同我熱烈的親吻,彷佛要通過這種方式來釋放激情一樣。

就在我們親吻的同時,表姐的眼睛中忽然有了興奮的光芒,她松開我的嘴唇大口的呼吸,陰道在這時候忽然猛地收縮起來,緊緊地夾著我的陰莖,就在我納悶的時候忽然有一個小小的肉芽跑到我的尿眼中,我立刻渾身酸麻無力,就在熱熱的液體將我的陰莖包圍的同時,我也到了高潮。

我立刻將陰莖從表姐的陰道中拉了出來,然后我騎在她的胸上,把陰莖塞到她的口中,抽插幾下后,將濃濃的精液噴到了她的口中。

「咕咕∼∼」幾聲后,表姐將口中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后從她的胸上滑了下去躺在表姐的身邊,但是陰莖依然在她的口中,表姐用舌頭在我的尿眼中舔了片刻后才將陰莖吐出,她伸出舌頭將嘴唇上的精液舔乾淨,然后同我並排躺在一起。

「好喝嗎?」我笑著說。

表姐點點頭。

后來我才知道,表姐在離婚后因爲受到太大的打擊所以出現了輕微的精神分裂,每天把布娃娃當成自己的孩子,不過現在她不用娃娃了,因爲只要每次她一想自己的孩子,我就會扮演起孩子的角色來吃她的奶。

就這樣我在表姐家里呆了一個月,開學后不久我就和媽媽說要轉學,一來表姐的那個城市還算是比較有名,有幾家重點院校,再加上,我在那里也可以照顧表姐,再后來,二姨媽和媽媽考慮后便同意了。

表姐的病情好轉后自己用自己的積蓄以及離婚后表姐夫給的錢開了一家大的理發店,自己做老板,生意也還算可以,所賺的錢不但可以維持我們的生活,還有部分賸余。

「想什麽呢?」表姐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叫醒。

「嘿嘿,想以前呢。」我摸著她的乳房說。

表姐也笑了,她低頭舔著我的乳頭,抓住我的陰莖,然后慢慢地插到自己的陰道中,她慢慢地上下套弄著。

「小弟,你……你說我們……我們要個孩子好嗎?」表姐一邊套弄一邊說。

「不好。」我說,同時雙手玩弄著她的乳房。

「我…我不是說我們生……我們是近親肯定不行,可以…可以抱養一個。」她每說一句話都十分的困難。

「不。」我說著陰莖用力地頂了她一下。

「爲什麽?」表姐停止了動作望著我。

「我擔心孩子會和我搶奶啊。」我說。

「呵呵,你這個壞蛋。」表姐說著吻上了我的嘴唇。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