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兒獻給老公—郁蘋

郁蘋19歲

阿國37歲

我45歲
=============================================
深夜中,一盞昏黃的燈點亮了黑暗,

我怒氣沖沖拿著第二任丈夫阿國的手機,質問著他裡頭為何有他和其他女子的親密合照,

阿國半倚在床上,一副無所謂地樣子喝著剛泡好的茶,說:

[既然妳都知道了,我就不必再多說什麼,要離婚就離婚吧,反正妳也不是第一次離婚了!]

阿國對著已經火冒三丈的我,說出這樣殘忍的話,我伸手捶打他,難過他如此貶低我的人格,

也不想想他今天優渥的生活是誰提供給他的!

今年45歲在保險公司擔任經理的我,在事業上是個女強人,可婚姻的道路卻走得崎嶇,

五年前我和前夫協議離婚,隔年帶著當時15歲的女兒郁蘋改嫁了小我八歲,幽默風趣的阿國,

原以為這年輕小夥子會是我遲來的真愛,可沒想到他竟敢背叛我,還給我找到了證據。

[為什麼要出去玩女人!你嫌我老是不是!你嫌我老是不是!你住在我的房子還好意思出去玩女人!]

我的心口淌血,抓起阿國的衣領前後搖晃著,激烈的動作讓阿國手上的茶杯清脆的碎裂在地上,

經過連番的責罵、捶打,阿國也不是省油的燈,他起身抓住我的頭髮,一個巴掌朝我揮來,[啪!]

接著,傲慢地大吼:[要我不出去玩女人?可以啊!妳讓郁蘋來服侍我啊!]

聽到這句話,我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大聲阻止他:[你不要碰我女兒!]

我們兩人正在拉拉扯扯之際,門外傳來郁蘋關心的話語:

[媽、叔叔,你們怎麼了?有話好好說,那麼晚了不要吵架好嗎?]

為了不在女兒面前失態,我強忍怒火冷靜下來瞪了瞪阿國,轉身走出房間,

郁蘋木然地站在門外,無言的讓了路,她的眼裡滿是擔憂,長長的睫毛含著淚水搧動著。

[叔叔,,,為什麼又打我媽?]

郁蘋鄒著眉,看了眼那個躺在床上,一臉不在乎,吃裡扒外的賤男人,

[媽我拿冰塊給您冰敷]郁蘋追了上來,一陣忙碌。

[我沒事。]我沙啞的低語,閉起眼滾了滾酸澀的眼眸,握住了郁蘋的手,

[郁蘋,妳,,,妳都聽見了嗎?]

郁蘋轉頭看著我,從她的眼裡看到了對我的心疼與不捨,她默默的點了點頭,濕潤的眼眶落下淚來,

這不是郁蘋第一次為了阿國打我而哭,最近一次還曾因為阿國偷窺郁蘋洗澡,被我喝斥後,氣急敗壞歐打我一頓。

幾年來阿國對我的打罵不停歇,或許你會問我,這種會打女人的男人有什麼好?

但,愛到了又能怎麼辦,分手有那麼容易?

每每他對我打罵完,總會體貼的和我進行床頭吵床尾合的標準流程——床尾合!

是的,維持我和阿國這段孽緣的方式,就是建立在性關係上,

雖然我是女強人,但我也是女人,女人是需要性愛滋潤的,

一般年輕小夥子比較不願意和年紀大的女人交往,而年輕力壯的阿國卻可以,他可以滿足我的性需求,

所以日子久了,打罵多了,也就習慣了。

我輕撫著女兒的臉,溫柔的說:[郁蘋,什麼都不要想。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的,明白嗎?]

[媽……]郁蘋忽然聲音哽咽起來,下一秒,就撲進了我懷裡號啕大哭。

[媽……是不是,是不是我讓阿國叔叔上,他就會對妳好?]

老實說,今天發生的事,不是第一次了,

我清楚地明白阿國對郁蘋虎視眈眈,郁蘋自己也比誰都清楚,

就拿近期發生的事來說吧,阿國不但會偷窺郁蘋洗澡,

甚至還在和我行房時,要求我穿上郁蘋高中時期的學生制服,供他幻想意淫,

他說看到學生服上的姓名縫線,嘴裡喊著郁蘋的名字,就好像他真的在和郁蘋性交。

原本我只當做這是一時的情趣,沒想到阿國現在愈來愈得寸進尺,

好幾次對我提出了他希望真實操郁蘋的想法,要我說服郁蘋和他性交,因此我們又吵了幾次架。

久而久之,我發覺自己似乎被這議題給麻痺了,起初阿國提出這想法時,我對他大打出手,而現在只是口頭回絕,

有時經不起阿國的打罵和無理要求,我甚至萌生過順從阿國的想法——讓郁蘋取悅他!

做妻子、做母親的我雖然希望藉此可以家庭和諧,卻又不曾,也不敢詢問女兒,生怕刺激她,讓她更傷心難過。

而這次郁蘋在我懷裡號啕大哭,問到:

[媽……是不是,是不是我讓阿國叔叔上,他就會對妳好?]

[媽……是不是,是不是我讓阿國叔叔上,他就會對妳好?]

這句話在我腦海中繚繞著,或許做為一個母親應該導正孩子的錯誤觀念,對她說:[不,不是這樣的!]

可,可我沒這麼做,

郁蘋主動提起的這句話,反而讓我有種開啟希望之門的感覺,

長久以來說不出口的話,由她自己親口說出是再好不過的,

於是我默默地點點頭,自然而然的把情況告訴了女兒:

[郁蘋,,,媽老了,,,沒辦法滿足阿國叔叔,,,所以他背著媽出去偷吃,,,]

[郁蘋,,,媽老了,,,就這麼一個男人可以依靠,,,郁蘋,,,妳,,,妳可不可以幫媽留住他!]

[郁蘋,,,妳,,,妳不是處女了吧?不是的話,幫媽個忙好嗎?]

我的話讓郁蘋豎起耳朵傾聽,在經過今晚的吵鬧之後,郁蘋會如何回答呢?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真的想不出辦法來讓阿國留在我身邊,

郁蘋失神地看了我3分鐘,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看著母親我為情難過,孝順的她當然會出一分力。

[媽,,,不,,,不要給小傑知道好嗎,,,]語畢,郁蘋的眼淚就這麼不聽使喚地流個不停。

小傑是郁蘋交往一年多的男友,也常常來家裡做客,和我、和阿國都相識。
=============================================
在確定郁蘋願意犧牲自己後,頓時我覺得自己手上多了張王牌,

可以和阿國談判、談條件的王牌!

回了房間,阿國倚靠在床上,大剌刺拿著手機和他的情婦談笑,

見到我,他睥睨了一眼,似乎已經不把我放在眼裡,繼續講著他的電話。

[你這賤男人!在跟誰說話?你這賤男人!在跟誰說話?]

我上前搶奪他的手機,過程中又被搧了一巴掌,阿國無賴地大吼道:

[我在跟誰說話,不關妳的事!我說過,要我不出去玩女人可以啊!妳讓郁蘋來服侍我啊!]

沒想到這麼快就逼我使出手上的王牌,我露出了一個詭譎的笑容道:

[好啊!郁蘋就讓你上!你保證不會再出去拈花惹草!]

阿國深沉的眼掠過我疲憊的臉,看著我,眼裡透露驚疑和歡喜,

[妳要讓郁蘋給我操?]

[郁蘋肯讓我操?]

輕咳一聲,阿國掩飾著他的震驚,簡短的說著,嘴角上揚透露了一絲期待,

[你不是想了我女兒很久嗎?今天就滿足你,讓你上郁蘋!上了我女兒就跟你的狐狸精恩斷義絕!做得到嗎?]

氣上心頭的我,為了留住自己的男人,出賣了自己女兒。

阿國深吸幾口氣,面帶笑容地攬著我道:[真給我上郁蘋啊?我不客氣囉!]

我握緊拳頭,掉下幾顆眼淚,我要讓他知道,他們的關係僅僅只限於肉體上,

我說:

[你必須清楚,郁蘋只是為了不讓你拋下我,她才犧牲的,請你善待她,

在床伴的關係外,拜託不要影響她和男友的感情。]

[我明白……哪我什麼時候可以操郁蘋?現在能嗎?]

阿國催促著我,眼睛裡有著笑意,恨不得馬上將郁蘋就地正法。

苦笑兩聲,我又是一陣心痛,但為了自己,我出賣女兒在所不惜,

於是,我帶著阿國來到郁蘋的房門口,

敲了敲門,裡頭的郁蘋似乎還在跟男友小傑通電話,

再敲了敲門,郁蘋才匆匆掛上電話前來應門。

[媽,那麼晚還不睡啊?怎麼了?]

[郁,,,郁蘋,,,妳,,,妳現在能服侍阿國叔叔嗎?]

[現,,,現在!?]

我肯定地點點頭,看著郁蘋的表情,她好像受到很大的驚嚇,嘴巴大得可以吞下一顆雞蛋,

看著郁蘋穿著睡衣在自己面前,阿國透露的目光就像頭飢餓的獅子,恨不得馬上吞下郁蘋這隻小綿羊。

[郁,,,郁蘋,,,媽先帶阿國叔叔去洗澡,妳打發完男友就進來,,,]

[呵,郁蘋,聽見沒?打發完男友就進來!別讓叔叔等太久!]

一抹得逞的笑容掛在阿國的唇角,當我轉身離開時,阿國還伸手撫摸了杵在門口的郁蘋臉龐,

狼吞虎嚥的模樣似乎嚇壞了她,我知道阿國早期待這一天,所以今天他十分興奮。

[唉!唉!唉!怎麼樣她也是我的女兒!你把她當什麼了?]

轉頭,我又回到了郁蘋身旁,並要求阿國先進浴室放水,

然後自己再關上房門開導郁蘋一番。

[郁蘋,對媽而言,我是極不希望有人介入我和阿國叔叔,除了妳以外,

畢竟妳是我的女兒,總不會搶媽的男人!我們充其量只是分享一個男人!

郁蘋,媽四十五歲了,或許有許多事妳還不了解,四十五歲的女人是需要一個男人的,媽也只有這個男人,

假如他離開了我的生命,我不知道自己會有多麼難過、痛苦,

所以媽希望妳幫我留住他,況且,妳和阿國叔叔沒有血緣關係,做愛是無所謂的,

一個女人一輩子多跟幾個男人上床有差嗎?把它當成是做運動不就好了!

郁蘋,,,幫媽這次,,,媽會感激妳一輩子的,,,]

語畢,我雙腿一跪,跪在郁蘋面前,體貼又孝順的郁蘋哪經得起我這樣下跪哀求,她草草打了封簡訊給男友,

告訴男友小傑自己身體有點不舒服需要早點休息,接著就跟著我進浴室寬衣。

進浴室後,我一路陪伴著郁蘋,盡量減少郁蘋的緊張程度,哄著她讓阿國脫衣、陪阿國洗澡,

脫下衣物的郁蘋,讓阿國看得口水都快流了出來,不停撫摸她的美肌,

儘管有我的陪伴郁蘋還是相當緊張,時不時的詢問我:

[媽,,,我,,,我們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今年45歲的我,也是第一次三人行,

面對郁蘋的生澀、阿國的老練、貪婪,我也不知該怎麼辦,只好讓她順著阿國的動作來配合。

我用沐浴乳擦遍郁蘋的全身,感覺得出來郁蘋相當緊張地繃緊身體,

另一頭,阿國拉著郁蘋的手在他的胸口上,抹著沐浴乳,要求郁蘋也幫他洗身體。

阿國自個的手也沒閒著,和我一起四隻手合力替郁蘋抹著沐浴乳,

他大膽地由郁蘋的肩膀滑向胸部,還在胸部上繞了好幾圈,才往腹部抹去,

然後再從背部擦向臀部,阿國的手掌滑過郁蘋的臀溝,不禁掐柔了一下,繼續往下塗抹到大腿小腿,

還往回擦到郁蘋的私處,不斷的用手來回搓揉,惹得郁蘋一陣悶叫:

[嗯,,,嗯啊,,,叔叔,,,不要摸那,,,]

看著自己男人侵犯自己女兒,這幕看得我自個心頭都莫名的騷癢起來,

突然阿國在郁蘋的脖子上親吻,然後親到郁蘋的嘴上,這是郁蘋第一次和阿國親吻,相當緊張,

她別過頭去害羞地道:[叔,,,叔叔,,,不,,,不要吻我,,,]

[哼,怎麼,裝清純啊?在妳媽面前給人上還清純?]

阿國冷言冷語地嘲諷郁蘋,見狀,我猛咳了幾聲,拉回他們的注意。

[阿國,,,妳上我女兒可以,但不要羞辱她,她不想接吻就不接吻!不然做愛也甭做了!]

我威脅著,似乎管用,阿國囂張的氣焰收斂了些,他故作禮貌地詢問我:

[那咱們可以沖沖水到外頭操穴了嗎?]

郁蘋臉色一白,直盯著我看,好像希望我在最後關頭能阻止這件事,

而我皮笑肉不笑狠心地回答:[要上就上吧,她今晚是你的!]

沖水後,阿國瞇著獵犬般銳利的眼,將郁蘋抱起往沙發一放,貪婪的吸舔她每一寸肌膚,

一開始女性的矜持自覺,讓郁蘋仍試圖掙紮,

但她一個弱女子的力量,哪是男人的對手,

阿國一手捧住她後腦勺定住,一手緊抱著她的柳腰不讓她掙脫。

郁蘋當時很像被強姦,還偷偷的掉下眼淚,抬起水汪汪的迷蒙雙眼迎向我,

我頷首,不敢迎視她淚眼汪汪的眼眸道:

[郁蘋,就當成是做場運動吧,,,痛苦是一次,快樂也是一次,替媽,,,替媽好好享受一次好嗎?]

阿國輕笑著,貪婪地吻過郁蘋雙頰、眉眼及耳後,眷戀的印下蝕骨銷魂的齒痕,問道:[叔叔可以進去了嗎?]

郁蘋覺得好難堪,不敢將眼睛張開,無聲地任由阿國玩弄。

當阿國將龜頭在郁蘋的穴口外磨擦了一會兒後,郁蘋突然緊張的問:[叔叔,你有戴保險套嗎?]

阿國不屑地笑了笑答道:[妳媽都結紮了,我們沒那種東西!]

語畢,便將陽具緩緩地壓了進郁蘋體內,,

那一瞬間,郁蘋感到具大的物體強行進入,她壓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喊叫了出來,[天啊!我到底在做什麼,,,]

同時阿國用力地拉著她的腳,然後開始抽插運動,

[噢嗚!郁蘋,,,妳的穴果然比妳媽的還緊!年輕的穴就是好插!]

阿國帶著邪氣的笑容逼近郁蘋的臉,徐徐呼出的口臭,在她的鼻端環繞,

郁蘋撇開頭,不想聞到他的氣味。

[怎麼?嫌我臭啊?妳媽可是愛死了我的氣味啊!]

阿國笑了笑,低沉的噪音在郁蘋耳旁宣告著,教訓似地抽插力道又加重了些。

[叔叔,,,輕點,,,好痛!]

阿國毫不客氣地品嚐起她的甜美,他用力地吻她,不容她拒絕,

無論郁蘋如何費力地想掙開,卻只是徒勞無功。

我的心感到一陣涼意,但並沒有阻止阿國,只是默默看著眼前的兩人持續交合。

阿國抽插的速度慢慢加快,做愛的節奏不像和我做愛那樣死板,濃濃的慾望正在發洩,

以我和他相處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

他的表情告訴我,他覺得和郁蘋做愛,比和我做愛還要舒服、刺激。

[早就想上妳了,郁蘋!噢嗚!]阿國低呼著,腿間傳來郁蘋陰道的緊緻快感,令他睜大了眼睛,

軀體溫度不斷升高,野蠻地來回挺腰把自己粗壯陽具深深埋入郁蘋體內,與她緊密結合。

[啊!叔叔,,,輕點好嗎?]郁蘋死咬著下唇,克制住自己的尖叫,

全身的敏感神經,好像在一瞬間全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劇烈地抽搐著,連腳趾都繃得緊緊的,

只能緊抿著嘴角,任由阿國掠奪著屬於她的甜美。

[嗯啊,郁蘋,夾得叔叔好緊、好舒服啊!]

阿國每一次抽插,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的,狠狠搗入郁蘋花心的最深處,

如果不是郁蘋被握緊住雙腿,讓她在原地無法動彈,恐怕她現在早被這強悍的力量頂到了地上。

灼熱又狂野,阿國要女人的方式,強悍有力,

出於慾望的本能進攻,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溫柔的呵護與緩慢的歡愛,則顯得十分稀少。

想當初我也是愛他這野獸般的魅力,可如今在他身下的卻不是我,而是我的女兒,

在這種強悍的進犯下,郁蘋那雙被水潤濕的眸子,帶著驚人的誘惑力,

這種委屈難過、不知所措,卻又絲毫沒有反抗意圖的表情,讓阿國血脈賁張,

眼中流轉著奇異的光芒,更用力撞擊著身下郁蘋的嬌軀。

[郁蘋,我的寶貝,不管我進來幾次,妳下體總是這麼緊。]

他低聲讚歎,粗重地喘息著,肉棒在我女兒體內一抽一送,讓她不斷的抽搐、顫抖。

[啊,,,叔叔,,,厄啊,,,叔叔,,,輕點,,,輕點,,,厄啊!]

看著自己男人當面姦淫自己女兒,我的感官上接受太大的刺激,身體做出最誠實的反應,

不自覺我的愛液沾滿了下體,我緩緩地挪動身子,利用下體與椅子的摩擦力來填補自己的空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厄啊,,,嗯,,,嗯啊,,,]

阿國對郁蘋做出狗趴式,將她的雙手反剪到身後,俯下唇結結實實地吻住她。

阿國曾經對我說過,要征服一個女人,首先要征服她的嘴,接吻代表著靈魂的征服,

或許就是因為這個想法,阿國才執意要親吻郁蘋。

[唔,,,走開叔叔,,,]郁蘋雙手被束縛,仍逃避著阿國索求的唇。

[我該拿妳怎麼辦?]阿國擰起眉,眼中帶著詭譎,決意徹底玩弄胯下的郁蘋,

他粗圓的腰突然猛力頂了進去,馬上又將手指塞進郁蘋的屁眼裡。

[啊!叔叔!你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嗚,,,]

老實說阿國這招我個人相當喜歡,每當和阿國做愛時,陰道的刺激到一個高峰後,

他用他的指節塞進我屁眼,我都會立馬達到高潮,將性愛的刺激推向另一個境界!

只是我相信郁蘋沒有接受過這樣的花招,所以她顯得不知所措,

並且還是當著母親的面,讓人這樣玩弄羞辱,眼淚不經從眼角流了下來。

[嗚嗚嗚,,,叔叔,,,快點結束,,,快點結束好嗎?嗚嗚嗚,,,]

現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盡快結束這場屈辱,保留女人的最後一點自尊。

可此時的郁蘋在阿國的眼裏只不過是個性奴、婊子,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阿國轉過頭來看著我說:

[老婆,妳女兒下面好緊啊,要不是她裏面水多,我的家夥還真難進出啊!]

[老婆,妳女兒屁眼也好緊啊,看來從來沒被開發過!]

接著,他又對郁蘋大吼:[真甜啊!說!有幾個男人碰過妳?叔叔是妳第幾個男人啊?]

郁蘋難以面對如此赤裸裸的話語,含著淚羞辱的將頭扭向了一邊,全身無力地趴在沙發上,任由阿國擺弄。

[郁蘋,從今天起妳是我的女人了!]阿國撫著她的臉蛋,傲慢地宣示他的主權。

不知過了多久,阿國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重,

他忘情地微翻白眼,扯著郁蘋的腰,像頭發狂的獅子大吼著:[啊!啊!啊!啊!!!]

我明白他就要射精了,我早就熟悉他射精前的反應,於是我大喊:

[快拔出來!快拔出來!阿國!你沒戴套!不準射我女兒體內!]

阿國曖昧地對郁蘋笑了笑笑道:[替我生個和妳一樣甜的女兒如何?順便讓妳媽媽當外婆如何?]

[不要,,,叔叔!不要啊!不可以,,,不可以,,,求你拔出來!]

[不!不準!不準你射她體內!阿國!你敢射在我女兒體內,我絕不會讓你碰她第二次!]

阿國吞了吞唾液,壞笑道:[拔出來我就還能繼續操妳嗎?求我拔出來是嗎?]

他撇撇唇蔑笑:[呵呵,,,呵呵,,,那這次就先放過妳囉!叔叔以後還要再跟妳玩!]

[噢!噢!噢!噢嗚!瞧你們緊張的!噢!噢!噢嗚!射了!郁蘋!噢!]

短而急促的低吼聲過後,阿國拔出陽具,激射出白濁的精液在郁蘋粉嫩的臉龐,

泌流而出的精液,多得佈滿郁蘋的眼口鼻,還從臉龐緩緩下滑,空氣中立刻充滿一股腥臭淫麋的氣味。

[妳終於成為我的女人了!郁蘋!]阿國射精後俯趴在郁蘋身上,吻不斷落到她的頸上、耳後。

我望了他一眼,忿恨不平對他說:[萬一害她懷孕怎麼辦!?]

阿國大言不慚地回我:[懷孕?那就親上加親啊!反正我和郁蘋又沒血緣關係!到時再喊妳聲丈母娘囉!]

阿國的話猶如一盆冷水,澆得我渾身發冷。

那晚,我們三人同一間房,

床上相當凌亂,熟悉的被單上,一片片淡淡黃色的乾涸物體,

迷濛中我睡了,郁蘋整晚不知被阿國操了多少次。

隔天清晨,沙啞的男聲把我吵醒,我在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回頭看向聲音來源處,

阿國坐在床邊,揚起壞壞的痞笑,手按在郁蘋被子上,

[郁蘋!郁蘋!]阿國喃喃道,並伸手撫摸郁蘋的額頭,臉頰。

[叔叔,,,你,,,你做什麼?不要這樣!]

郁蘋瞇著眼,喉嚨乾澀地說著,並用力地推開阿國,側過身躺在床上不想理他,

可身後突然一個重力下陷,一隻粗壯的手臂伸向她,壓住她側躺的身子,

[郁蘋,休息夠了吧,再來一次!]

[不要!今天不能!我早上要跟男朋友出門!放開我!放開我!]

[男朋友?不行!今天妳這身體是我的!]阿國霸道的宣示著,並且粗暴扯開郁蘋的睡衣。

不一會兒,他圈住郁蘋的腰,直接將自己侵略性十足的陽具,狠狠頂開郁蘋的私處,

沒有任何濕潤,帶著淫慾,倏地衝進郁蘋體內深處。

[啊!]郁蘋手抓著床單,撐在枕頭上,疼痛就在一瞬間,很深、很重!

[昨晚叔叔還沒玩夠呢,郁蘋!]

阿國每說一句話,下身就重重地挺進,

[呃啊!好痛啊!]郁蘋的陰道又乾又緊,讓阿國進行困難,同時郁蘋自己也受著罪,

她雙手撐在床上,臀部翹起,阿國的手從她腰部移到了背部,如著魔般地撫摸著,

[好美的身體啊,郁蘋,叔叔常常偷看妳洗澡,每次都想衝進去強姦妳啊!現在可終於圓夢了!]

[求你了!叔叔,,,先拔出來!這樣好痛!]

痛楚使郁蘋如舞姬一般,扭動著身體,難受地夾著阿國的陽具,

隨著郁蘋每一次掙扎扭動,阿國的龜頭也跟著搖動,刺探著郁蘋陰道內的各個角度。

[啊!啊!啊!嗯啊!]

阿國輕咬著郁蘋的耳朵,煽情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地響起:[濕了,嗯?]

郁蘋經過連續的抽插後,身體的自然反應使她乾涸的私處緩緩得到滋潤,

阿國身下的動作也越發地快速,[郁蘋,叔叔快被妳弄出來了!]

[停!快停下!]郁蘋驚恐不已地說著,她害怕阿國射精在她體內,會害她被男友發現,

[很快,郁蘋,很快就結束了!乖乖配合我!]

阿國不理會郁蘋的哀求,雙手搭在她的臀部兩側,卯足了勁一下下地用力衝刺,

他的肉棒就像打樁機一般,強而有力的向郁蘋體內進攻,

[天啊,郁蘋,妳真美!]他的聲音嘶啞,郁蘋身上每一寸肌膚,他都用手、用唇及舌頭去品嚐。

當阿國下體擺動頻率加快,郁蘋似乎也明白他要射精了,搖著頭,髮絲貼在臉上,懇求他:

[叔叔,不可以射進來!不可以射進來!會被小傑發現,,,嗚嗚嗚,,,嗚嗚嗚,,,]

可阿國卻毫不客氣地拂開郁蘋臉上的頭髮,雙手粗魯地揪住她的頭,接著伸出他噁心的舌往她的臉上舔了舔,

[噢!小妖精!]阿國低吼一聲,刻意將陽具往郁蘋體內最深處一頂,釋放出自己的精華。

[啊!不可以!你怎麼可以射在我體內!啊!不!不可以,,,嗚嗚嗚,,,你怎麼可以射在我體內!]

郁蘋掙扎起身,馬上甩了阿國一巴掌:[我要跟男朋友見面你知不知道!你會害慘我!]

郁蘋惡狠狠地凝望著阿國,阿國喘了口氣,冷淡的拿起地上的褲子,掏出裡頭幾千塊錢,對她說:

[拿去!這些錢給妳跟男朋友看場電影、吃頓飯!我們晚上再繼續!]

咬咬牙,郁蘋蜷起雙腿,將臉埋進了膝蓋之間,像是要把流出來的淚水再埋進心裏面,

窗外,陽光燦爛而明亮,坐在床上的郁蘋抱住自己,一個人掉著眼淚,無聲地哭泣。

這次讓阿國順利得到了郁蘋,他確實也遵守諾言,沒再出去拈花惹草,

畢竟郁蘋的姿色還是比外頭的野花高出許多,

可這麼一來,卻苦了郁蘋,時常和男友約會完以後,滿足了一個男人,回家又要再滿足一個——繼父阿國。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