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嬌妻欣兒

我的小嬌妻欣兒與我是青梅竹馬,我家和欣兒家是離得不遠的鄰居。因爲我和她只差半歲,所以我們是從小學到高中、大學,一直在一起。

我和欣兒在初中有了曖昧的感情,到了高中才開始正式在一起;因爲欣兒的家教很嚴,所以在高中我只是盡情品嘗了欣兒的雙唇,連雙峰都是在我們都考上了大學后才肯讓我去撫摸。所幸到了大學后,欣兒慢慢變得開放起來,終於在大二我的一次生日夜晚,我剝去了欣兒身上最后的薄紗,在欣兒的顫抖中占有了這個令我魂牽夢縈的嬌軀。

大學一畢業,我們雙方的家長就坐在一起,沒和我們商量就把我們的婚事決定了,所以在我們23歲時,欣兒正式嫁給我,成爲我心愛的小嬌妻。

欣兒身高1米65,個子不算太高,但是小巧玲瓏的身材加上白皙的皮膚、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看上去像一個可愛的洋娃娃;最讓我喜愛的是欣兒的一雙玉足,小巧細嫩,讓我癡迷不已。不知多少同學眼紅我,說我要走了狗屎運,早早都定下了這麼可愛的美人,我總是在他們的嫉妒聲中滿心歡喜,同時也發誓要一輩子好好愛護欣兒。

因爲我們的家鄉是一個小縣城,我和欣兒結婚后又回到了我們上大學的省城H市去拼搏。欣兒很快憑著自己的專業在一個婦産醫院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卻因爲專業的原因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這使得我焦急萬分,幾乎天天在人才市場里泡著,但簡曆不知投了多少,也沒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我開始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有了回到家鄉的打算,但就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學長,這個學長不但把我的事業留在了H市,而且帶給了我無比刺激的經曆。

這個學長姓林,大我五屆,從一畢業就利用家里的關系開了自己的公司,打拼到現在已經有了上千萬的營業額,手下也有十幾個人。也算是緣份吧,本來這個學長只想來找個出納,但是看到我的簡曆后還是把我留了下來,進入了業務科室。

我非常感激學長的照顧,跑起業務來也是十分賣力,加上我比較會來事,酒量也可以,慢慢地,學長一些應酬也都把我叫上,我和學長的關系十分親近。

隨著收入的提高,我和欣兒的日子慢慢地滋潤起來,我和欣兒租了一個60平米的房間,開始了幸福的二人世界。我最喜歡的事就是晚上吃了飯后,欣兒洗漱完畢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就坐在沙發的另一邊,細細把玩欣兒的細嫩玉足,往往是把著欣兒的玉足又摸又親,然后慢慢向上,最后到達讓男人沈醉的桃源之地,掀起一次次愛欲之浪。

工作順利、老板賞識(以后不稱學長,只稱老板了)、嬌妻甜美,在外人看來,我的生活可以說沒有任何遺憾。但是誰也不知道,在我心里的最深處,有一股淩辱之火在熊熊燃燒。

那是最早在看《少年阿賓》時,我對阿賓和其它美女的做愛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但是看到鈺慧一次次出軌,和阿吉、和眼鏡仔、和學長、和文強,讓我感到一次又一次一樣而且特別的刺激。特別是在最后,阿賓和鈺慧結婚后,阿賓在錄影帶上看到鈺慧和媛琳的老板在辦公室做愛的場面,每每讓我忍不住手淫噴出。

到了后來,我看到胡大的《淩辱女友》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在自己的內心深處,我十分渴望看到一個男人當著我的面分開我心愛小嬌妻的雙腿,把那比我還粗還長的陰莖狠狠地插進小嬌妻細嫩的陰道,狠狠地蹂躪我最心愛的小嬌妻。

可惜這個願望實現起來太困難了。首先,欣兒是家教比較嚴格,甚至有些保守,我在一些熱鬧的場合和她親熱,她都會嬌羞萬分。其次,怎樣找到一個可以保守秘密、不會影響到我家庭的男人,也是一個十分頭痛的問題。所以,雖然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心里的淩辱之火越來越旺,但是我還是悲觀的認爲,這一輩子估計是沒有指望來實現這個夢想了。

願望總是在不經意間實現。那是一次宴請客戶,老板照例叫我一起去吃飯。吃完飯后,我照例有禮貌地告別,因爲我知道老板和客戶后邊的節目我是不方便參加的。沒想到這次客戶喝得有些多,加上又是打攪了好多次了,就拉著不叫我走,說一起去洗澡。

我爲難的看看老板,老板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笑著對我點點頭,於是我們是三個一起去了洗浴城。在換衣服的時候,我猛然發現老板的陰莖大得可怕,在疲軟的時候都有10厘米左右,不由得心里一動。

后邊的事情不用說大家都知道了,洗浴后一人一個小姐,但是我在和小姐做愛時,腦海中卻總是出現老板那長得驚人的陰莖,不由自主地想象那根粗大的陰莖如果插進欣兒紅嫩的陰道的話,那是多麼刺激的景像啊!心里想著,動作不斷加大,忍不住在小姐的體內發泄出來。

當完事后大家各自回家,我回到家已經11點多了,欣兒已經入睡。我看到欣兒白嫩的嬌軀,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剛才的念頭:小嬌妻欣兒白嫩的身體在老板身下顫抖著,承受著狂風暴雨般的抽插,欣兒呻吟著、喘息著……我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剛剛發泄完畢的陰莖又一次勃起,撲上床去,剝下欣兒的小內褲,慢慢沈了進去,開始抽動起來。

欣兒在睡夢中被我的動作驚醒,當看到是我后,睡眼朦朧的嬌嗔著,但是也配合著我蠕動起來。不知道是我剛發泄了一次,還是那淩辱的念頭刺激著我,我比平常的時間大大延長,最后欣兒都忍不住喘息著對我說:「老公,你今天太厲害了!」

云雨之后,欣兒再次昏昏入睡,我卻摟著赤裸的欣兒,睜大著雙眼在黑暗中思考著、籌劃著……

自從上次和老板、客戶一起去過洗浴城后,我和老板的關系更加親密。

在陪客戶吃完飯后,我不再單獨離去了,而是也參與到了后邊的節目里,回家的時間大大推遲,經常半夜才回家,使得欣兒都有些不滿。幸好不是經常都這樣,而且我的收入也比以前有了明顯的提高,才把欣兒的怨言化解下去。

又是一次宴請客戶,不過因爲這客戶自己帶了一個小蜜,所以吃完飯后也就沒有了后續節目。我也高興地認爲可以早點回家了,因爲這次實在是喝得不少。

沒想到送走了客戶,老板醉醺醺的對我說:「先不要回去,一起去洗個澡,醒醒酒。」我看到老板的樣子,也擔心他現在開車回去路上出事,就和他一起去了飯店附近的洗浴城。

這是第一次就我和老板兩個人來洗浴,因爲我和老板也多次來玩了,所以這次老板點了兩個小姑娘來推油,而且還是和我在一個房間里。

閑話少敘,當我看到老板的陰莖在小姑娘的手里慢慢膨大起來時,我和那兩個小姑娘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老板的陰莖大約有20厘米,陰莖又粗又大,那龜頭像個鵝蛋,給老板推油的小姑娘還笑著給老板開玩笑,說老板的太太真有福氣。

我看看老板的陰莖,再看看自己的陰莖,不由得慚愧的歎口氣,但是讓老板上了我小嬌妻的念頭確實越來越強烈。

做完了推油,我和老板在包廂里休息喝茶,老板和我聊著天,發現我不住地偷看他胯下之物,忍不住笑罵我:「看什麼看,自己沒有嗎?」然后哈哈大笑,接著又向我開玩笑的說:「怎麼,羨慕哥哥的家夥了?是不是想讓弟妹也嘗嘗鮮啊?」

我聽了老板的話,一股熱血沖到了頭頂,心髒跳得飛快,忍不住仗著酒意答道:「林哥,真的,我是想請你去給欣兒做一次。」

老板見過我的嬌妻,知道是個千嬌百媚的美女,聽了我的話,哈哈大笑著,認爲我是在開玩笑。但是他看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慢慢收住了笑聲,不解的看著我。

事已至此,我也不顧什麼羞愧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告訴他我只想看他狠狠地干我的嬌妻,把精液射滿欣兒的子宮。

老板聽了我的話,忍不住又微笑起來,對我說:「以前只是在小說中看到這種事,沒想到在我身邊也有啊!」接著又寬慰我,叫我放心,他絕不會把這事傳播出去。

我這時已經從剛才的沖動中冷靜下來,想了一下,於是和老板定立了『約法三章』:

一、我不是賣妻,所以我不會要老板一分錢;

二、因爲我的嬌妻性格保守、羞怯,所以我要想辦法慢慢讓她就范,在老板和欣兒的性事中,老板一切要聽我的;

三、老板不能單獨和欣兒聯系,一旦我和欣兒不願意了,那這事就此結束。

老板全部答應了,並且再次保證讓我放心,不管這事成不成,他絕不會把這事告訴第三個人。

回到家里,我開始考慮怎樣讓欣兒同意這件事,但是我思來想去,卻怎麼也想不到辦法。

在以前的性生活中,我也曾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過一些類似於「你的乳房好美啊,如果讓別的男人摸,要美死他」之類挑逗的話,可惜保守的欣兒總是罵我「要死了」,雖沒有翻臉,卻怎樣也繼續不下去了。

怎麼辦?我想了兩天,只有用欺騙的手段來讓欣兒自願獻身了。

我把主意和老板說了,讓他準備好。

又過了幾天,這天欣兒休息,一天都在家,下午3點多,我和老板通個氣,和他說好在什麼時間給我打個電話。待把電話內容及怎樣實現商量好后,我懷著緊張和激動交織在一起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到了家門口,我長出了口氣,然后換上一臉焦慮和陰沈的臉色。一進家門,欣兒見我回來得這麼早,奇怪的正要問我,但是還沒有問出來就被我臉上的表情嚇住了,連忙問我怎麼了。

我用沈重的口氣告訴她:「我出大事了。」然后對欣兒講了個我編的謊話,說我輕信了一個老客戶的話,沒有收到彙款就把貨發出去了,現在那個客戶電話也打不通了,整整五十萬啊!

欣兒聽我出了這麼大的漏子,當時就嚇呆了,臉色雪白,口中喃喃道:「五十萬……」我這時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繼續說:「現在公司懷疑我收了那個客戶的好處,業務科長已經說,如果找不回錢,就報案抓我。」

聽得到我的話,欣兒的眼淚馬上就流下來了,緊張的抓住我的手,好像一松手,我就馬上會被抓走一樣,連著說:「怎麼辦?怎麼辦……」我看著欣兒的眼淚,心里難過極了,真想對欣兒說,這是我和她開玩笑,是假的;但是又一想,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就咬牙把實話咽了下去。

我摟著欣兒,坐下商量辦法,說我明天再和客戶聯系,但是就怕公司里的人不相信,沒有耐心。實際上,我這番話是漏洞百出的,如果我真的出了這麼大的事,公司早就把我限制起來了,哪還容得我一人回家?但是這時欣兒的心早就亂成了一團麻,根本想不到這點。

就在這時,老板按照我的約定,把電話打到了我的手機上,問我是怎麼一回事,我在手機里和老板再三解釋,最后說要去見老板親自解釋。老板說,他就在附近辦事,一會到我家里來,我連忙答應了。

欣兒和我摟在一起,電話里老板嚴厲的聲音,她聽得一清二楚,見我放下電話,急忙說:「等林哥來了,好好和林哥解釋一下。」我假裝難過的說:「怎麼解釋?五十萬啊!」聽了我的話,欣兒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我裝作沈吟了半天,對欣兒說:「欣兒,因爲公司是林哥的,如果林哥不追究,就算了,錢可以慢慢想法;但是如果林哥一定要馬上追究,我就只有去坐牢了。可是怎麼讓林哥先把這事壓一壓呢?」

欣兒哽咽著說:「一會林哥來了,咱們好好的求求林哥。」我長歎了口氣,說:「林哥憑什麼給我機會呢?除非……」

欣兒聽了我的話,激動起來,驚喜的問道:「除非什麼?你說啊!」我避開她的眼光,說:「不說了,我甯願去坐牢也不願這樣做。」欣兒的臉唰的一下白了,她從我的吞吞吐吐中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沈默地摟著坐在一起,半天都沒有人說話。過了半天,欣兒堅決的一字一句說:「我願意這樣做。」我緊緊地摟著她,說:「不行!我甯願去坐牢。」欣兒急了,說:「不行啊!你一出事就什麼也完了,咱們的家里怎麼辦?」然后把臉埋在我的胸前,幽幽的說:「老公,你以后不會嫌棄我吧?」我把她摟得更緊了,發誓般的說:「你永遠是我最心愛的欣兒。」

過了一會兒,大約5點多,老板終於進了我的家門。我把老板讓到沙發上坐下,叫欣兒倒水,喊了兩聲,欣兒才扭捏著從廚房出來。老板一見欣兒,頓時驚呆了,原來,欣兒按照我的吩咐,上身只穿了一件緊身內衣,但是沒有戴胸罩,那兩個結實的乳房被緊繃繃的暴露出來,特別是那兩顆乳頭,分外顯眼;下身穿了一條及膝絲質短裙,露出兩條雪白的小腿和精致的玉足。

欣兒一見老板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胸前,臉羞得通紅,轉身就想跑回去,我趕快一把拽住,裝作毫不在意地讓她繼續去倒水。老板也趕快把視線從欣兒胸前轉回來,坐在沙發上和我繼續裝作討論被客戶騙款的事。欣兒倒水回來見我們說得比較激烈,也顧不上害羞,坐在我旁邊不停地替我說起好話。

說了半天,老板才好像很不滿意的說業務部長已經向他請示報案了,但是看在我和他的關系上,可以給我幾天時間。雖然老板只是說給我幾天時間,沒有說如果追不回來怎麼辦,但是這足以讓我和欣兒千恩萬謝了,欣兒激動得眼淚又流了出來。

這時我一看已經6點多了,就請老板在我家吃個便飯,老板考慮了一下,同意了。欣兒趕快穿上外衣,去門口飯店買了幾個菜,我們坐在一起吃了起來。在吃飯中,氣氛慢慢地緩和了下來,欣兒也開始有些笑意了。

吃完飯,我們三個又坐在沙發上喝茶,我主動開始說:「老板,聽說您看手相很靈,是嗎?」老板笑著說:「胡說胡說,那是看著玩的。」我抓起欣兒的小手,把她從我的這邊拉到那邊,讓她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間,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老板的手里,嘴里說:「幫我家欣兒看看。」

老板把玩著欣兒的小手,嘴里裝模作樣的胡謅著。欣兒明白這時要讓給老板獻身了,身子軟得厲害,估計也沒有聽進去什麼。反正手相看完了,但是欣兒的手卻沒有被放來,老板一邊和我聊著天,一邊撫摸著欣兒的小手。欣兒低著頭,臉紅得厲害,眼睛都不敢看人,只盯著地下。

聊了幾句,我又把話題轉到我爲欣兒買的這件絲質及膝短裙上,說著:「絲質怎麼怎麼好?」說完了,我又抓起老板的手,然后把老板的手放在欣兒的短裙上,讓老板摸摸看。老板的手在欣兒的裙子上慢慢撫摸著,欣兒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因爲裙子比較短,欣兒坐下時膝蓋就已經露在了外邊,老板摸了幾下,就已經摸到了裙子的邊緣,然后慢慢滑到了欣兒的腿上。當老板熱乎乎的手放在欣兒腿上的一剎那,欣兒身子猛地一抖,這是第一次讓老公以外的人摸到這隱私的地方。

這時的欣兒已經無力地癱靠在了沙發上,雙眼緊閉,兩條腿緊緊地並攏在一起。老板的手已經離開了裙子,開始在欣兒的腿上撫摸起來,有時甚至鑽到了裙子下邊。裙子在撫摸中慢慢地卷了起來,欣兒白嫩的大腿已經慢慢地暴露在老板的眼里,連短褲都開始向外探頭探腦了。

我在旁邊看著這一切,心「砰砰」的跳得厲害,我這純潔得像一張白紙的嬌妻,就這樣讓另一個男人開始占有了。我連忙喝口已經變涼了的冷茶,強壓下激動的心情,開始最后的進程。

我站起來對欣兒說:「欣兒,林哥來咱們家還沒有參觀過,你帶林哥去參觀參觀咱們的臥室。」欣兒聽了我的話,臉忽然一白,然后又恢複了紅色,睜開眼睛,張張嘴,卻怎麼也說不出話。

老板聽了我的話,哈哈大笑著,說:「好啊!欣兒的臥室我可要好好參觀參觀。」然后不由分說拉起欣兒的手,把欣兒拉得站了起來。欣兒望了我一眼,幽幽的歎了口氣,低著頭和老板拉著手向臥室走去。

我看著心愛的小嬌妻和老板手拉著手,像一對夫妻一樣走向臥室,剛剛有些平複的心情又開始激動起來,也跟在他們后邊。因爲我和欣兒租的房子並不大,兩步就走進了臥室,臥室也不大,只有一張大床、一個梳妝台和一張計算機桌。

一進臥室,欣兒剛剛鼓起的勇氣在羞愧中又消失一空,放開老板的手,坐在床邊,雙手緊緊捂住臉。我見到這樣,就示意老板先不要動,然后走上前輕輕摟住欣兒,在她耳邊說了一句:「欣兒,我永遠愛你。」欣兒聽了我的話,緊繃的身體開始放松。

我抓住欣兒內衣的下襬,慢慢向上拉起,欣兒雙眼緊閉,順從地舉起手,把上身僅有的一件衣服脫掉。欣兒雪白的上身一展現出來,好像房間也亮了不少,那兩個結實的乳房俏皮的上翹著,由於緊張,兩個乳頭都有些發挺了。老板在旁邊欣賞著我嬌妻美好的身體,也開始脫衣服。

我把嬌妻欣兒按倒在床上,解開裙子上的暗扣,把裙子也拉了下來,然后迅速抓住欣兒內褲的兩邊,把欣兒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物也剝了下來,將我的嬌妻赤條條地奉獻在老板面前。這時老板也已經脫得一絲不掛,那粗大的陽具在我嬌妻身體的刺激下早已擡頭,搖頭晃腦的左顧右盼。

我對老板點點頭,示意他可以上了,老板也笑著對我點點頭,隨即爬上了我的床。他躺在欣兒的身邊,先是輕輕摟住欣兒的嬌軀,然后把嘴對著欣兒的紅唇親了上去。欣兒顯然不願意和老板接吻,緊閉著雙唇,可老板也不生氣,一只手抓住欣兒的一個乳房慢慢揉著,一邊在欣兒的眼睛上親了幾下,然后是臉蛋、脖子,最后含著欣兒的耳垂吸了起來。

其實我早就和老板說過,欣兒的脖子和耳垂是她的敏感點,每次我都是在這兩個地方把欣兒搞得氣喘籲籲。果不其然,在老板的挑逗下,欣兒雖然還是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呼吸已經明顯急促起來,兩條緊緊並攏著的美腿開始互相搓動。

老板不但用嘴去挑逗著欣兒,那只揉搓著乳房的手也在慢慢挑動著欣兒的情欲。那只手時快時慢,時不時地還用兩個指頭夾住欣兒的乳頭搓一搓。當老板低下頭用牙齒輕輕壓住欣兒的乳頭時,欣兒忍不住「啊……」輕輕叫了一聲,老板順勢而上,再次親上了嬌妻的雙唇,欣兒這次沒有拒絕,張開嘴接受了老板的深入侵襲。

老板的舌頭在欣兒的嘴里肆意地翻騰,和欣兒的小舌頭作著最親密的接觸,同時揉搓著乳房的手開始經過平滑的小腹放在了欣兒的陰阜上,開始順著那條細縫滑了下去,輕輕撫摸著欣兒的兩片陰唇。欣兒的身體在老板的手摸在下身的一瞬間,由於極度羞愧而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站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看著老板那魁梧的身軀把我嬌小的愛妻摟在懷里親吻、撫摸,陰莖早早就在褲子里堅挺起來,忍不住把手伸進褲口袋里慢慢地手淫起來。

老板這時已經放開了欣兒,趴在她兩腿之間,抓住欣兒的兩個足踝慢慢分開她的雙腿。欣兒的下身,那女孩子最隱秘的地方,赤裸裸地暴露在老公之外、另一個男人的眼前。老板看著欣兒的下身,嘴里嘖嘖稱贊著。欣兒的下身雖然我已用過多次,但還是那麼紅嫩,細細的陰毛既不像亂草也不荒蕪,讓人怦然心動。

就在這時,我輕輕拍拍老板,老板疑慮的看著我。我也不出聲,只是也上了床,坐在欣兒的旁邊,伸出手去,從老板手里接過欣兒的兩個足踝,把它們分開舉高,把自己嬌妻的雙腿大大分開,讓老板可以更方便地蹂躪我的小嬌妻。

欣兒在我抓住她的雙腿並用力分開之后,眼淚就忍不住從緊閉的雙眼流了出來,但是這時我也顧不上什麼了,點頭示意老板快點插進去。老板對我伸了伸大拇指,然后用手分開嬌妻的陰唇,鵝蛋大的龜頭在嬌妻的陰道口搓了幾下,然后慢慢地塞了進去,欣兒的眼淚又一次湧了出來。

進去了!真的進去了!我親眼看到老板那粗大的龜頭硬是擠開欣兒嬌小的陰道口,慢慢地占有了我心愛嬌妻的身體。我的血好像全部湧到了頭頂,心髒劇烈地跳動著,好像要從口腔里蹦出來。

我回頭看看床頭我和欣兒的婚紗照,在婚紗照上,欣兒穿著雪白的婚紗顯得那麼的純潔,可是現在照片上穿著雪白婚紗的欣兒卻羞愧地看著自己被老公脫得一絲不掛,讓另外一個男人肆意地玩弄著自己純潔的嬌軀。現在,自己的老公竟然把自己的雙腿扒開,好方便那個男人來徹底玷汙這原本只屬於他的身體。

老板的龜頭慢慢地沒進了欣兒的陰道,欣兒的小嘴卻越張越大。雖然剛才老板對欣兒脖子、耳垂的挑逗,已經使得欣兒的陰道不那麼干涸,但是這麼粗大的陰莖還是讓欣兒那只經曆我細小陰莖洗禮的陰道有些承受不起。

老板也非常體貼,在龜頭插進去后就先停了下來。這時我已經坐在了欣兒的頭頂上,把我的嬌妻的身體全部讓了出來,讓老板好好地品嘗。

老板低下頭去,先是在嬌妻的乳房上親了幾下,然后還是像剛才一樣,一邊親吻著嬌妻的脖子、耳垂,揉搓嬌妻的乳房,一邊慢慢地把陰莖向嬌妻的身體里挺進。欣兒極力忍受著粗大陰莖對自己細嫩陰道的侵占,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要被分開了,那陰莖好像要把自己捅穿。

老板就這樣慢慢地把陰莖全部塞進了嬌妻的陰道,然后開始慢慢抽動起來。由於我把欣兒的雙腿舉得很高,所以我很清楚地看到老板的陰莖在欣兒的陰道中的抽插。老板的抽插由慢到快、由緩到急,最后那猛烈的抽動,把嬌妻陰道口的陰唇也帶了進去。

欣兒的眼淚已經停住了,已經承受住了老板粗大陰莖的她開始感受到下身劇烈的刺激。欣兒的雙手緊緊地抓住床單,嘴里也忍不住開始慢慢有了低低的呻吟聲。

這時老板已經將整個身子壓在了欣兒的身上,嘴又一次伸向了欣兒的紅唇。這一次,老板的舌頭受到已經有些迷亂的欣兒的熱情招待,兩個舌頭激烈地摩擦著。老板那黝黑健壯1米80的身材壓在白皙嬌小1米65的欣兒身上,黑白分明的兩個身軀緊緊地貼合著,讓我看得激動萬分,在褲子里的陰莖已經有些忍不住了。

很快欣兒就到了第一個高潮,她全身劇烈地抖動著,兩只抓著著床單的手幾乎要把床單抓破了。盡管欣兒到了第一個高潮,可是老板並未放松抽插的力度,反而越來越快。

不久,欣兒的第二個高潮就來臨了。就在欣兒的呻吟聲中,我也忍不住在褲子里釋放出了我的激情。

我冷靜下來,看看欣兒的樣子,擔心欣兒的身體經受不住這麼大的刺激,就示意老板結束。老板對我點點頭,因爲我事先和老板說過今天是欣兒的安全期,所以在欣兒的第三次高潮中,老板猛抽幾下,然后死死將陰莖頂在欣兒的下身,把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全部射進了欣兒的子宮。

老板從欣兒身上爬起來,去衛生間清洗身體,欣兒的喘息也慢慢平複下來。

我放下欣兒的雙腿,對她說:「欣兒,對不起。」欣兒的眼淚又流了出來。激情的高潮過后,羞愧又開始占據欣兒的心理,不過欣兒實在是太勞累了,從下午陪著我擔驚受怕,到晚上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做愛,加上老板粗大陰莖的用力抽插,欣兒已經累得不行了。

我拿了衛生紙,仔細看看欣兒的下身,不僅有些心疼。原來欣兒第一次經受這麼粗大的陰莖,老板又抽插得用力,欣兒的陰道有些紅腫了。因爲老板射得非常深,精液都藏在欣兒的子宮里,所以也沒有什麼可擦的,我就把單子拉過來蓋在欣兒身上。

等老板清洗好過來時,欣兒已經昏昏入睡了。我起身送走老板,去衛生間清理了一下因爲射到褲子里而濕漉漉的下身,因爲心里極度疲倦,我把褲子和內褲往洗衣機里一扔,就回到客廳開始吸煙。

我坐在沙發上,滿腦子里都是今晚的情景。沒想到我多年的夙願就這樣實現了,可愛嬌妻終於讓一只比我還粗還大的陰莖給插了進去。

一想到欣兒在我懷里被老板干到三次高潮,我的陰莖忍不住又翹了起來。我想想欣兒已經累成這樣,就走到衛生間,一邊回憶著剛才的情景,一邊手淫著,終於再次射了出來。

發泄后我也感到累了,就回到臥室摟住欣兒赤裸的嬌軀,昏昏沈沈的睡去。

當我被欣兒叫醒,睜眼看到的是欣兒憤怒的雙眼,我心知不妙。還沒等我說話,欣兒就一字一句的問我:「爲什麼?」原來因爲心里難受,欣兒早早就起來了,到衛生間洗漱時,發現了我昨天換下的褲子。當她發現褲子里的精液,就開始有了懷疑。

昨天的漏洞一個個被她發現,特別是我在她被干時,我興奮得太過火了,不但親自脫去她的衣服,還主動把她雙腿分開讓別的男人干,竟然還射在自己的褲子里,一點也不像被迫無奈的樣子。

我覺得完了,欣兒不會原諒我了,要永遠離開我了。我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欣兒等著我說:「你太讓我失望了。」轉身要走,我不顧自己還沒穿衣服,一把抱住欣兒。欣兒冷冷的說:「放開我。」我知道,如果這時我一松手,就會永遠失去欣兒。

我歎口氣,決定把心里最深的秘密告訴欣兒,如果她實在不肯原諒我,我也只有死心了。

我抱住欣兒,對她說:「欣兒,我愛你,今生今世只愛你一個。你不是要知道爲什麼嗎?來,你看樣東西,這是我最深的秘密。」欣兒懷疑的看著我,我松開手,拉著她來到計算機旁,打開計算機,在一個系統文件的最里面打開一個隱藏著的活頁夾。這個活頁夾里收集著我所有的淫妻和淩辱小說,我打開胡大的《淩辱女友》,找了幾篇比較刺激的讓她慢慢看。

欣兒慢慢看著我打開的文章,我心里惶惶不安的等待著最后的宣判。欣兒看著看著,臉色越來越紅,小聲罵著:「變態,真變態,想不到還有這種思想。」我在旁邊小聲說:「也只有最愛的人,才會有這種感覺,如果不愛的人反而不會了。」

欣兒聽了我的辯解,翻了我一個白眼,說:「怎麼,我還得感謝你把我送給別的男人嗎?」我看到欣兒的態度已經有些軟化,大膽的上去輕輕的摟住欣兒,在她耳邊說:「真的對不起,欣兒。但是我心里最愛的只有你,這輩子不會再愛上第二個女人。求求你,原諒我,好嗎?」

欣兒閉上眼睛,我靜靜地等待著欣兒對我的宣判。等了好長時間,只聽欣兒幽幽的歎了口氣,說:「一定是我上輩子欠下你的。」我見欣兒終於吐口了,激動地一把抱起欣兒,原地轉了三圈。欣兒尖叫著,雙手亂捶我的胸口,笑罵著:「你要死啦?把我摔下去怎麼辦?」

我把欣兒輕輕放在床上,雙眼癡癡地看著她。我從來沒有發現,我是這麼深愛著欣兒,剛才在等待欣兒對我的宣判時,我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動了,生怕欣兒說出「分手」兩個字,我無法想象沒有欣兒的日子。欣兒看到我癡情的樣子,也被我感動了,雙眼里含滿了柔情,我低下頭,欣兒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們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我喃喃的說道:「欣兒,你不知道,剛才要嚇死我了,我真害怕你要離開我。」

欣兒臉蛋紅紅的和我緊貼著臉,說:「活該,誰讓你做出這樣的事,竟然騙你的老婆讓別人玩,還親自幫他來欺負我。」說到這里,欣兒的臉已經紅得發燙了。顯然,說著說著,欣兒肯定又想起昨晚和老板的性事,特別是我抓住她的兩條腿讓老板來干的樣子。

由於我剛醒就被欣兒質問,后來嚇得一直沒有顧上穿衣服,現在還是只穿個小褲頭,現在和欣兒肌膚相親,又看著欣兒的紅臉蛋,不由得心思又慢慢活動起來。我在欣兒的紅臉蛋上親了幾下,然后往下到脖子上輕輕親著,一只手已經穿過領口,滑向了欣兒的乳房。

隨著我的動作,欣兒也慢慢情動了,輕輕的喘息著。我輕輕把欣兒身上的衣服溫柔地又剝個精光,然后分開欣兒的雙腿,看著已經消腫的下身,用舌頭舔了上去。我含著欣兒的陰唇輕輕吮吸著,又把舌頭探進欣兒已經有些濕潤的陰道,欣兒像往常一樣,被我挑逗得情動了,她雙腿夾著我的頭,兩只手緊緊抓住我的頭發,身子顫抖著,嘴里已經開始呻吟。

我舔了一會,又拿起欣兒的小腳丫,迷戀地親吻著,把她每個腳趾都含在嘴里吸舔。親了幾下,用她雙腳夾住我早已勃起的陰莖,劇烈地磨擦著,欣兒早已雙眼迷蒙,嘴里喃喃的輕聲叫著:「老公……老公……」

我也忍不住了,把欣兒的雙腿往我的肩上一掛,壓下身去,貫革直入,一下子沖到了沒根,欣兒「哦」的一聲,嬌軀猛地一顫。我抓住她的兩只手,和她十指相纏,緊緊地壓住,開始猛烈地運動起來。欣兒嘴里輕聲呻吟,我忍不住再次吻上她的雙唇,和她唇齒相交。

干了一會,我又把欣兒反過來,讓她跪在床上,從后邊再次沖了進去。欣兒輕搖著臀部,不時回頭和我親吻。我抓著欣兒下垂的乳房,不由得猛抽幾下,盡噴而出。

云雨之后,我和欣兒赤裸裸的摟在一起,半天,誰也沒有說話,慢慢平複激動的心情。忽然,欣兒慘呼一聲:「完了,今天要上班!」

「啊?」我也傻眼了,今天我也要上班啊!

欣兒趕快打電話,幸好她的人緣很好,一個值夜班的小姐妹見欣兒快上班了還沒來,就主動替欣兒上了一個班;但就是這樣,因爲沒有事先請假,還是被罰了錢。我就更慘了,我的班沒法被人替啊!我趕快跟老板打電話,把事情說了一遍。老板一開始聽到欣兒知道了昨天是騙她,還吃了一驚,后來聽說我已經把事情擺平了,才哈哈大笑,準了我一天假,讓我好好安慰安慰欣兒。

我放下電話,心想:『哼!老婆就叫你白玩了,你還說什麼?』我想都請了假,就沒事了,又想去摟欣兒,誰知道欣兒像遊魚一樣劃開,嬌嗔說:「快去把你的褲子洗了。」

「完了!」我垂頭喪氣的去洗了洗下身,穿上衣服,開始洗暴露了我秘密的褲子。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我和欣兒又恢複了以往的生活。但是和以前不同的事也有,一個是我又像剛結婚時,甚至比那時還迷戀欣兒的身體。我只要回到家,就會和欣兒黏在一起。在衛生間的洗臉台上、在廚房的案板前、在客廳的沙發上,欣兒一次又一次的被我摟住,不得不用身體去吞沒我的堅硬。

再一個變化是欣兒也慢慢看完了我收集的各種淫妻、淩辱類小說,雖然嘴里還時不時小聲罵我「大變態」,但有時還是配合我,講幾句刺激的話。比如說:「我昨天值夜班被大夫強奸了,他干得我很厲害」,或者是:「我今天見了個大學的老同學,和他一起去了賓館」。

每次從聽到欣兒的嘴里聽到這樣的話,我的陰莖好像都粗了幾分,和欣兒做得更有力,一次又一次把欣兒送上高峰。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小心的問起欣兒那天被老板干的感受。欣兒先是羞紅了臉,連聲罵我,就是不說話,但是經過我的百般挑逗,還把燈關掉,在黑暗中欣兒還是說出了那天的感覺。

據欣兒講,開始時由於羞愧,欣兒幾乎腦子都木了,直到老板開始親她的脖子、耳垂,她才慢慢有了感覺。最后老板粗大的陰莖慢慢塞進去時,欣兒覺得好像陰道被全部撐開了,每個褶皺都被撐起來。老板開始抽插時,欣兒感覺自己好像要被捅穿了,但還是非常舒服。

我聽到欣兒親口說出她被老板干的感覺,陰莖硬得快要爆開了,翻身壓上欣兒的身子,在欣兒的嬌呼聲中猛烈地沖頂著。欣兒摟住我的脖子,雙腿夾住我的腰,喘息著迎接我的熱情。

又過了幾次,我試探性的說起能不能讓老板再來一次?欣兒開始時很生氣,堅決拒絕了。但是我不死心,每次都在做愛的高潮時說起類似的話,並且保證自己絕不出軌,只是想看到欣兒被干的樣子。欣兒也看過很多淩辱類的書了,知道這是自己老公的癖好,堅決的語氣開始慢慢軟化下來。

我高興地感覺到:很快,我又可以看到老板粗大的陰莖再次插進我嬌妻細嫩的陰道了。但是我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那是一個星期日的早上,我和欣兒還摟在一起呼呼大睡,欣兒的手機忽然響了,欣兒一看,是家里來的電話,趕忙接起來。等欣兒放下電話,眼淚已經流了出來。我大吃一驚,趕緊問原因,原來是欣兒的弟弟出事了。

欣兒家里就兩個孩子,欣兒是姐姐,還有一個弟弟。這個弟弟小欣兒兩歲,由於從很小受到全家的溺愛,學習不是很好。欣兒考上了大學,他卻沒能考上,又複讀了一年,還是沒能考上,於是就不讀了,一天在社會上廝混。

昨天晚上,他和幾個朋友去酒吧喝酒,喝得多了和另一夥發生了爭執,把一個人打了。沒想到那人的舅舅是公安局的局長,連夜把他抓了進去,說要按故意傷害罪來處理。

因爲我和欣兒家都是本份的工人,沒有什麼關系,兩家人也找不到有力的中間人來說話。打我和欣兒的手機又都打不通,因爲我和欣兒的手機是定時開關機的,所以等早上我和欣兒的手機一開,就趕快打了進來,叫我們趕快回去,一起想辦法。

雖然我一向對這個遊手好閑的小舅子沒有好感,但是除了這麼大的事,還是趕快收拾一下準備回家。

忽然,我想起有一次和老板喝酒,老板提起過他在我們縣的公安局有個鐵哥們,還對我開玩笑說以后家里有事就跟他說,他和那哥們一說就準沒問題。我趕快向欣兒把這事說了,欣兒欣喜若狂,催我快跟老板打電話。

我打通了老板的電話,把這事說了一下,老板痛快的答應了,還說要親自開車和我們一起回縣城。我很不好意思,但這是大事,如果他能一起去,肯定好辦得多,就感謝了幾句答應了。

我和欣兒收拾好,把銀行卡拿好,就一起在門口等老板來。欣兒還是不住低泣著,我摟著欣兒的肩膀,不住小聲的安慰她。

不一會,老板來了,我和欣兒一起上了車。我和老板打了個招呼,欣兒一見老板,忽然臉變得通紅,只輕聲喊了句:「林哥好。」就低頭不說話了。我這時才領悟到,這是欣兒上次被老板干后第一次見到老板。

車里的氣氛開始有些詭秘起來,我趕快把話題拉到今天欣兒弟弟的事情上,欣兒果然忘記了羞澀,擡頭用期盼的眼光看著老板。

因爲剛才在電話里沒有問清楚,所以我又打了個電話到家里問清楚,等我向老板說出那個一定要收拾欣兒弟弟的公安局長的名字時,老板忽然哈哈大笑,然后在我們迷惑的眼神中告訴我們,這人就是他那個鐵哥們。我和欣兒都驚呆了,這麼巧!

老板當時一邊開車,一邊給那局長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就在去他那的路上,還說了這件事,說是自己一個兄弟的弟弟,讓他手下留情放一馬,那局長在電話里也很痛快的答應了。就這樣,我和欣兒還沒有回到家,事情就已經解決了。

等我們到了縣城,見到了那位局長,才了解到當時的情況。

那位局長的外甥昨天過生日,和朋友一起去慶賀時,與欣兒的弟弟發生了沖突。其實人並沒有受什麼傷,關鍵是覺得丟了面子,咽不下這口氣,所以求舅舅給他出口氣。因爲當時欣兒弟弟一方確實是先動的手,而且也把人打倒了,所以這位局長毫不客氣就把欣兒弟弟抓了起來。

那位局長當著我和欣兒的面說,要不是看在我老板的面子上,一定要把欣兒弟弟送進去。

我和欣兒千恩萬謝,表示歉意,並且問花了多少醫藥費,還有其它的賠償,我們全部承擔。沒想到那位局長說我老板都親自來了,還要什麼錢,如果要錢,還不是打他的臉。

我趕緊表示錢一定要掏,而且想請他和我老板一起吃頓飯。沒想到那位局長一揮手,把我和欣兒趕去接欣兒弟弟出去,說他和老板好久不見,要好好聊聊,讓我們不用管了。

老板笑著讓我和欣兒去領人,說沒有關系,他們是老朋友了,說吃完飯再和我們聯系。

我和欣兒把欣兒弟弟領回家,兩家人歡喜萬分。欣兒的媽媽說一定要謝謝我老板,我解釋了半天,才打消老人的念頭,心里竊竊地想:『你的女婿已經用你女兒的身體感謝過了。』兩家人一起吃了午飯,又好好訓了欣兒弟弟一頓。

因爲明天我和欣兒都要上班,所以下午三點多,當老板打來電話時,我和欣兒又都坐上老板的車一起回H市。在車上,老板開著車(我還沒拿到本),我和欣兒坐在后邊,我拉著欣兒的手,說著一些感激的話,當車開進H市,快到我家時,我忽然湧起一股沖動,說:「林哥,先不要回去了,在我家休息一會吧!」

我把「休息」兩個字念得很重,欣兒和老板都明白了我的意思。老板從后視鏡看了看欣兒,欣兒臉又變得通紅,趕快把臉轉過去看車窗外,然后使勁掐了一下我的手,但是沒有表示反對。老板見狀,就把車開到了我們小區,和我們一起回到了我們家。

一進家門,欣兒低著頭,一聲不吱,換上拖鞋就飛快地沖進臥室,還把門關上了。老板看看我,我見欣兒只是關上門,並沒有鎖住,就笑著說:「沒事。」給老板倒了杯水,讓他先坐一下,我進去看看。

我推開門,走進臥室。看到欣兒坐在床邊,低著頭。我上去摟著欣兒,親了親她的臉,說:「林哥今天幫了咱們這麼大的忙,你就讓他再干一次吧!」

欣兒擡起頭,忿忿地說:「你是不是也想再看一次啊?」

我舔著欣兒的耳垂,小聲說:「是,我想看。」

欣兒用幽怨的眼光看著我:「你就這麼想看你的老婆被男人干,你是綠毛烏龜。」

我開始親吻欣兒的脖子,一只手從欣兒的領口伸進去抓住欣兒的一只乳房搓揉著,很快欣兒就閉上眼,靠在我身上,呼吸也急促起來。我慢慢脫著欣兒的衣服,一邊在欣兒耳邊說:「你的綠帽老公又要脫光你的衣服,讓其它男人來干你了。」聽了這麼刺激的話,欣兒的身體都有些發抖了。

我脫光了欣兒身上衣褲,再次把嬌妻剝得一絲不掛,然后走到臥室門口,對等得有些不耐煩的老板招招手,老板趕緊走進了臥室。我回頭一看,不禁啞然失笑,原來害羞的欣兒拉了個單子,把全身都蓋住了,連頭都藏在了被子里。

老板這時也脫下了衣服,我想了想,爲了避免上次射在褲子里的糗事,也脫下了褲子。老板上了床,揭開蓋在欣兒身上的單子,把欣兒一絲不掛的雪白嬌軀暴露了出來。當看著還是緊閉著眼睛的欣兒,他呵呵一笑,伸出右手穿過欣兒的脖頸,把欣兒摟過來,對欣兒說:「怎麼,還是這麼害羞啊?」

欣兒把臉埋在老板懷里,沒有說話。老板把欣兒的臉轉正,然后對著欣兒的紅唇吻了下去,一邊吻一邊用左手開始把玩欣兒晶瑩細膩的乳房。欣兒溫柔地迎合著老板的親吻,第一次主動把手臂擡起來摟住老板的脖子。我看了,陰莖馬上就跳了起來,我那害羞的嬌妻居然開始主動了。

沒想到的事還在后邊,老板舌頭在欣兒的嘴里肆意翻動,直到吻得欣兒氣喘籲籲,才放過了欣兒,開始親吻欣兒雪白得像天鵝般的脖子。欣兒雖然還是閉著眼,但是已經非常配合,還主動側過身體,讓老板那已經滑到下身的手摸起來更方便一些。

這時,老板抓起欣兒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粗大的陰莖上,欣兒先是被嚇了一跳,手像是被火燙了一下,趕快松開。老板非常執著地再次抓起欣兒的手,又一次把欣兒的手放在自己的陰莖上,欣兒猶豫著,最終還是伸出白皙的纖纖小手,慢慢地搓揉起老板的陰莖來。

我看著已經開始打起手槍來,今天帶給我的刺激太大了,我的嬌妻竟然開始撫摸起老板的陰莖了。欣兒的手輕輕搓揉著,估計是想到一會自己手中的粗大肉棒又要鑽進自己的身體,欣兒的腳趾都開始繃緊。

上次因爲是擔心欣兒反悔,所以老板沒有怎麼就開始插進欣兒的身體,這次則從容了很多,他慢慢撫摸,玩弄著欣兒身體的每一部份,從挺翹結實的雙乳,到纖細的玉足,老板不住地贊歎著,還一邊逗著欣兒。但是欣兒雖然已經全身發抖,陰道都已濕潤得不得了,但就是不睜眼、不說話,保持著最后一份矜持。

當老板把玩起欣兒的玉足時,我忍不住在一邊說:「欣兒的小腳丫用來打手槍很舒服的。」老板聽了,拿起欣兒的雙腳,用腳心夾住陰莖試了幾下,哈哈笑著說:「你小子花樣還不少。」

當老板再次把欣兒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時,我知道我又可以看到老板粗大的陰莖去蹂躪我嬌妻的身軀了。這次我沒有去幫老板抓住欣兒的雙腿,而是在一邊聚精會神地看老板怎麼往欣兒的陰道里插。

只見老板用左手分開欣兒陰道口兩片粉紅的陰唇,右手扶著陰莖,先是用龜頭在欣兒的陰道口擦了幾下,然后慢慢地用力,那鵝蛋大的龜頭慢慢地沒進了欣兒的下身。欣兒經過剛才的挑逗,陰道已經非常濕潤,所以這次老板的陰莖很快地就盡根而入。

老板由慢到快地開始抽插起來,我清楚地看到,當老板的陰莖往里插時,把欣兒的陰唇都要帶進去。欣兒很快開始呻吟,雙手緊抓著床單。

老板的抽插非常有頻率,我聽著老板撞擊欣兒下體的「啪啪」聲,不禁爬到欣兒身邊,一邊低頭去親吻欣兒的雙唇,一邊抓起她的手,讓她幫我打手槍。當我親到欣兒時,欣兒一驚,顯然想不到我會和老板同時來「欺負」她。她睜開眼睛,幽怨的看著我,這是她在和老板兩次性交中第一次睜開眼睛。

我笑著擡起頭,又親了一下欣兒粉紅的臉蛋,說:「老婆,都這時候了,不要害羞了。」欣兒白了我一眼,還是慢慢開始搓揉起我的陰莖。

可以看出,一邊撫摸著老公的陰莖,一邊被另一個男人的、比老公還要粗大的陰莖抽插,對欣兒的刺激還是很大的。欣兒睜開的雙眼水汪汪的,從開始時不敢去看老板的眼神,到后來勇敢的正視,欣兒變得越來越主動了。

老板的抽插開始變得有些迅急了,越來越快,欣兒的喘息也越來越急。忽然欣兒放開我的陰莖,兩手摟住老板的脖子,主動把嘴送上去,老板欣喜地含著欣兒的香舌,使勁地吸著,下邊動得愈發用力。因爲和老板在接吻,只聽欣兒鼻子里「嗯」的一聲,身子猛地一緊,然后又放松了下來。我知道,欣兒已經到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老板體貼地停了下來,繼續和欣兒親吻著。休息了一小會,老板拔出依然硬挺的陰莖,拍拍欣兒的屁股,示意她趴下去。欣兒順從地以雙膝跪爬在床上,高高撅起自己結實的屁股。老板先是親了幾下欣兒光潔的玉背,然后扶著欣兒的細腰,又一次挺了進去。

欣兒輕輕哼著,身體隨著老板的抽插晃動著。我一邊打著手槍,一邊看著欣兒的乳房隨著身體晃動,忍不住低頭鑽進去,含住了一個乳頭。我的動作把欣兒嚇了一下,嬌嗔的推了我一把。

因爲晃動著的乳頭也比較難吸住,我放棄的鑽出來,開始抓住一只下垂乳房開始揉弄,老板見了,也湊興的抓住另一只乳房。被兩個男人同時揉搓乳房,欣兒終於忍不住嬌嗔:「兩個壞蛋!」

老板哈哈大笑,說:「欣兒終於開口說話了。」欣兒氣喘籲籲的說:「就知道欺負人。」老板趴下來在欣兒耳邊說:「這麼漂亮的美女,誰舍得欺負啊?」說完,開始吸起欣兒的耳垂。欣兒被老板吸得雙眼迷蒙,主動回過頭去,把紅唇送給了老板。

老板親著欣兒主動送來的紅唇,一種征服的驕傲油然而生。這麼漂亮的美女開始時那麼的害羞,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現在卻被自己粗大的陰莖征服,主動地送吻,實在是讓男人驕傲不已。心情的激動帶動著情緒的發泄,老板的陰莖越來越用力了,腹部打得欣兒的屁股再次「啪啪」作響。欣兒已經承受不住,原本撐起的雙臂放了下來,無力地趴在床上。

沒一會,高潮再次席卷了欣兒的身體,老板拔出陰莖,側身躺下摟住欣兒,欣兒喘息著偎依在老板的懷里。氣息剛剛平複,正要說話,忽然我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正要關掉,發現是我家里打來的。我想了想,本來不想接,但是又擔心有什麼事,還是接了起來。

接通了手機,原來是母親打來的,說我走得急,一些事忘了說。我一邊聽著母親在電話里絮絮叨叨,一邊看著嬌妻一絲不掛的躺在另一個男人懷里。忽然,一股新的沖動在心頭湧起,我對母親說:「我手頭有些事,讓欣兒和你先聊。」說著,就把手機塞進欣兒的手里。

欣兒吃了一驚,自己赤裸裸一絲不掛的躺在別的男人的懷里,卻要和婆婆打電話,趕緊把手機推開。這時手機里傳來母親呼叫欣兒的聲音,欣兒只好無奈地拿起手機,和母親說了起來。

我對老板使了個眼色,老板心領神會,輕輕翻身起來,分開欣兒的雙腿,挺起陽具就往欣兒的陰道里插。欣兒大驚失色,想攔,卻被我按住,老板一使勁,再次和欣兒合成一體,然后開始慢慢地抽動。

欣兒的神志都已經有些恍惚了,原本受過良好家教、性格保守的她,竟然一邊和婆婆說話,一邊被另一個男人用陰莖操著,欣兒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上,說話都有些不對勁了。我看情況不對,就把手機從欣兒手里取下來,對母親解釋,說欣兒還沒有從她弟弟的事情里恢複過來。母親歎著氣,囑咐我照顧好欣兒,就掛斷了電話。

欣兒回過神來,怒視著我,我趕快陪著小心,給欣兒道歉,老板也再次用陰莖用力把欣兒的注意力轉移了回來。經過這麼半天,老板也到了爆發的邊緣,抽插的動作也有些不一樣了。欣兒忽然想起一件事,大聲說:「今天是危險期!」老板一聽,趕快放慢速度。我想想,說:「沒事,就射在里邊吧!一會我出去買個事后避孕藥。」就這樣,老板再次噴發在欣兒的體內。

完事之后,老板和欣兒都癱軟在床上。因爲已經不早了,很快,老板就下床去飛快的沖了個澡,穿好衣服,準備回家。當他走進臥室,我正摟著欣兒說話,老板又低下頭和欣兒痛吻了一次,雙手又輕薄了一會欣兒的乳房,才起身告辭。

我連忙穿衣服準備去送送,欣兒也想起身,不料剛坐起來,老板那些射在欣兒體內的精液就流了出來,欣兒趕快扯出幾張面巾紙去擦,老板笑著說:「不用欣兒送了。」就走了出去。

我把老板送出門,趕快回到臥室,脫下衣服,準備在欣兒身上發泄我憋了半天的欲火。誰知道欣兒卻怪我剛才逼她接手機,就是不配合。我苦著臉,哀求了半天,才在欣兒的半推半就里分開欣兒的雙腿,把那硬了半天的陰莖使勁插進欣兒那還留有老板精液的陰道。

欣兒開始雖然賭氣不配合,但是當我開始抽插時卻溫柔似水,加上剛才老板和欣兒做愛的場景還在我眼前浮現,很快我就痛快淋漓地發泄了出來。

做完后,我緊緊摟著欣兒,卻發現欣兒開始哭泣,我嚇得手忙腳亂,連忙問欣兒怎麼了。欣兒哭著說:「老公,我開始變壞了,你以后會不要我了嗎?」我心疼的親吻著欣兒臉上的淚珠,對欣兒說:「欣兒,我的欣兒,我就是死,也不會放棄我的欣兒。」經過我的詛咒發誓,心兒的情緒慢慢緩和下來,開始有了笑意,我這才放下心。

日子就這樣慢慢過去,但讓老板再來我家的事卻不太順利。欣兒雖然在老板的粗大陰莖下非常沈醉,但是卻不迷戀,她總是躺在我的懷里,溫柔地對我說:「老公的陰莖最好,不管大不大,干得欣兒最舒服。」我聽了欣兒的話,心里又欣慰又遺憾。欣慰的是我不用擔心欣兒會被別人的粗大陰莖勾引跑了,遺憾的是欣兒如果不再同意怎麼辦?

幸好欣兒還是比較順從我的,知道我的淫妻心理,在性生活中也很配合我,在做愛中已經開始詳盡地講她紅杏出牆的故事,每每讓我大射。欣兒也答應我,她認爲什麼時候可以了,還會讓老板到我家來玩弄她潔白的嬌軀。

老板人很夠意思,雖然自從上次后就沒有讓老板再來和欣兒做了,老板卻從來沒有在我跟前問起過,哪怕是和客戶喝完酒,我和他單獨在一起,他也沒有主動問起過。倒是我經常和他說,正在做欣兒的工作,要再等等。

老板在工作上也很照顧我,雖然開始時我就說過,我不會要老板一分錢,但是老板把他幾個關系好的客戶,借口他事多,顧不過來,還是交到了我的手上,我的收入明顯增加了。隨著我收入的再次提高,我和欣兒的生活也愈發甜蜜,經過我的再三做工作,欣兒終於同意讓老板再來了。

那天下午,老板又一次走進我的家門。一進門,老板就盯著欣兒驚呆了,原來,我讓欣兒穿著她上班時穿的護士服,來了個制服誘惑。欣兒也很害羞,紅著臉和老板打了個招呼。

我們三個人坐在了沙發上,當時是欣兒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間。開始閑聊了幾句后,我開始放一盤帶子,這是我精心挑選的,連欣兒事先也沒看過的雙龍戲鳳的片子。

我們一邊看著片子,一邊開始撫摸起來,當老板撩起護士服的下襬,摸到欣兒大腿上的時候,才發現欣兒竟然沒穿內褲。仔細再一看,欣兒胸口衣襟里,雙乳若隱若現,才知道欣兒除了這一件護士服外就一絲不掛。

老板嘿嘿一笑,對欣兒說:「欣兒,你今天好性感啊!」欣兒不依的白了老板一眼,說:「都怪我老公了,非讓我這樣穿。」老板笑著說:「這樣穿就很好啊!你看……」老板拿起欣兒白皙的小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褲襠上,說:「它都立起來了。」欣兒隔著褲子清楚地感覺到老板的堅硬,不覺紅暈滿面,但還是不由自主地隔著褲子撫摸著。

我這時跟老板提議:「干脆我們都脫了吧?」老板欣然答應,於是,我和老板都脫個精光,欣兒卻仍舊穿著她的護士服。我和老板這次緊緊地把欣兒擠在一起,欣兒胸前的扣子已經被解開,兩只可愛的白兔已經在探頭探腦;兩條大腿被我和老板分得大開,分別架在我和老板的腿上,把下身完全暴露在外邊。

我和老板一人一個乳房,慢慢搓揉著,欣兒的下身則被我和老板分開,一人玩弄一會。不一會,欣兒就被挑逗得喘息起來,主動用兩只手各抓住一根陰莖在輕輕套弄著。

片子在繼續播放,當看到兩個男人把女孩子夾在中間,各進一洞時,欣兒嬌呼一聲。我和老板淫笑著,欣兒嬌嗔的罵道:「壞笑什麼?反正我是不會給你們這樣干的。」我嘿嘿一笑,低頭含住一只乳房吸了起來。

老板用手轉過欣兒的臉,開始和欣兒接吻,欣兒熱烈地迎合著。老板吻了一會,慢慢把欣兒的頭向下身壓去,我和欣兒都明白老板想要做什麼了,欣兒回頭看看我,我對她點點頭,欣兒這才回過身去,半側著身子躺下,用手扶起老板堅硬的陰莖,癡癡地看著。

『現在握在我手里的,是比自己老公還要粗大的火燙陰莖,它既毀掉了自己的貞潔,讓自己不再是個純潔的女孩,但是又給自己帶來了從未有過的感受。這根粗大的陰莖,曾經塞滿了自己的下身,給自己帶來連老公都沒有給過的快樂,現在,自己又要爲它放開另一個隱私之處,從此,自己的身體已經被老板全部開發,再也沒有秘密。』

欣兒沈吟了一會,還是低下頭,伸出粉紅的香舌在老板的龜頭上舔了一下,然后張大嘴,把整個龜頭含進嘴里。因爲要替老板口交,欣兒已經放開了我的陰莖,我坐在沙發的另一邊,開始拿起欣兒的玉足把玩著、親吻著。

欣兒的嘴很小,光含著老板的大龜頭都很吃力了,所以並不能含進去多少,但是我知道,欣兒含陰莖是有一招絕技,就是把舌尖頂進龜頭的小孔里。果不其然,欣兒含著老板的龜頭,舌頭不停地繞動著,一只手使勁地搓動老板的陰莖。老板舒服的瞇上眼,一只手在欣兒烏黑的頭發上撫摸著,另一只手不停地在欣兒的乳房和小腹上徘徊。

我看著看著,忍不住探過身去,用手抱住欣兒的臀部,開始在欣兒下身舔了起來。我剛開始動作,欣兒的身體就熱了起來,自己嘴里含著老板的陰莖,老公卻在舔自己的陰道。這種刺激很快就讓欣兒情動不已,連兩顆粉紅的乳頭都翹了起來,舔起老板的陰莖也更用力了。

老板也感覺到了欣兒的變化,手指不住地揪住欣兒的乳頭輕輕拉起,在老板的挑逗下,欣兒的乳頭都脹得發硬了。老板一看火候已經差不多,就放開欣兒,把欣兒扶起來,然后示意欣兒往他的腿上坐。欣兒以前和我也這樣做過,所以只是嬌羞的看了我一眼,就面對著老板,一只手扶起老板的陰莖,一只手分開自己的下身,慢慢坐了下去。

欣兒雙手抱住老板的脖子,微張著小嘴,屁股一點點的向下沈……雖然因爲護士服的遮擋,我看不到具體情形,但是可以想象出,欣兒細嫩的陰道正努力地去容納那根比我粗大很多的陰莖。

當進入到三分之一時,欣兒就長出了一口氣,停住了,說:「不行了,太長了,等一下。」老板點點頭,低頭叼起欣兒的一只乳房開始吮弄。欣兒休息了一小會,又開始咬著牙繼續往下沈,這次欣兒非常努力,慢慢地坐到了根部,然后一下子癱到了老板的胸前,顯然是累壞了。

老板嘿嘿一笑,在欣兒的臉上親了一下,開始慢慢杵磨起來,欣兒開始緩過勁來,蠕動著身體去配合老板。忽然,老板猛地抱起欣兒的屁股往上一擡,然后飛快的放下,同時他下身也向上一頂,欣兒驚叫一聲,嘴里大叫:「頂穿了!頂穿了!」我也吃驚的停止了打手槍,趕快過去看。

老板哈哈一笑,說:「沒事,哪有這麼嬌氣的。」我也醒悟了過來,欣兒只是被猛地一下驚住了,沒有事的。

欣兒果然很快就緩過來,對老板說:「林哥,輕點啊!」老板笑著說:「輕點?輕點有什麼意思?」說著,開始劇烈地動起來。欣兒嬌小的身體被老板上下劇烈地抖動著,每一下都深深地頂到欣兒陰道的最深處。不一會,欣兒就嬌哼一聲,第一次這麼快就到了高潮。

老板今天下午打算要在欣兒身上發泄兩次的,所以看到欣兒到了高潮,但是自己卻沒停,他竟然站了起來,用手托住欣兒的臀部,一邊走一邊干。我看得目瞪口呆,這種動作我也試過,太累人了,但是欣兒1米65的嬌小身軀掛在老板身上,老板好像毫不費力,在客廳里走了七、八圈,連大氣都不喘。

欣兒這時卻已經好像被拋到了空中,剛才高潮的余韻還未過去,就開始著新的刺激。她兩手無力地摟住老板的脖子,兩條大腿也幾乎快垂到地上了。老板又走回沙發,把欣兒放到地上,讓她扶住沙發的扶手,挺高屁股,開始從后邊插了進去。

欣兒已經被老板干得渾身無力了,老板沒有頂幾次,欣兒就癱倒在沙發上。老板見欣兒實在是不能動了,就又把欣兒抱回到沙發上,這次是把欣兒臉朝上,然后扛起欣兒的一條腿,摸了幾下,然后一頂而入,又開始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欣兒躺在沙發上,兩只手無力地攤在身體兩邊,一條腿被老板扛著,另一條腿順著沙發滑到了地上,雪白的身體隨著老板的大力抽插也跟著猛烈地晃動著,我一邊觀看著一邊激動地打著手槍。不一會,先是欣兒,后是老板,都相繼沖到了激情的高峰。

因爲沙發太小了,躺不下兩個人,老板稍一休息就站起來,然后彎腰,一手摟住欣兒的脖子,一手穿過欣兒的雙膝,把欣兒抱起來向臥室走去。欣兒雙手摟住老板的脖子,溫順地把頭埋在老板的胸前。

我看著老板抱著我的嬌妻,像夫妻一樣往臥室走去,心里一種酸楚的感覺油然而生,也顧不上打手槍了,連忙跟了過去。

老板進了臥室,把欣兒放到床上,然后把已經揉成一團的護士服從欣兒身上脫下,接著也半靠著躺在床上,伸手把赤條條的欣兒又摟在懷里,欣兒也順從地把自己雪白的嬌軀緊緊地偎依在老板懷中,小手主動地抓起老板已經萎縮的陰莖輕輕地揉動著,舌頭還時不時地伸出去舔著老板的小乳頭,給老板新的刺激。

因爲這是臥室,所以掛了好幾幅我和欣兒的婚紗照,老板看著一幅欣兒穿著潔白的婚紗,和我脈脈含情凝望的婚紗照,笑著對欣兒說:「欣兒,這次的護士服非常好,下次你穿上婚紗,讓林哥好好地疼你。」

欣兒擡頭看著自己婚紗照上的清純,再看看現在的淫亂,生性害羞的性格使她嚶嚀一聲,把頭藏在老板的懷里,再也不出來了。

這時我也已經躺在欣兒的另一邊,伸手在她結實的臀部上撫摸著,一邊說:「可惜那時候還不認識林哥,不然的話,洞房之夜,林哥要是能把我的新娘子小欣兒干上一晚,那才刺激呢!」

欣兒沒想到我能說出這話,羞得更加擡不起頭,但是撫摸老板陰莖的手卻用力了起來。老板也想不到我說出這話,哈哈笑著說:「你這個小子啊!」

在欣兒和我的共同刺激下,老板很快恢複了雄風,再次把我的小嬌妻壓在身下,開始又一次的征服……

就這樣,我和欣兒開始了我們有節制的淫亂生活。爲什麼這麼說呢?這是因爲好幾個方面:一是老板每隔兩個星期就到我家一次,來玩弄我的小嬌妻,如果欣兒的身體不方便,就推后幾天,但是一月兩次不會再多。再一個是每次都是老板來我家,而且每次我都在場,欣兒從沒有和老板單獨在一起過。雖然有時候中場休息時,老板喜歡摟著欣兒和我聊天,但是老板也從來沒有單獨約會過欣兒,當然如果老板約了,欣兒也不會去。

時間慢慢過去了,我對欣兒愈發迷戀,欣兒對我也同樣如此,雖然老板的粗大陰莖帶給她非同尋常的刺激,但是她更喜歡和我溫柔地做愛。我永遠愛你!我的小嬌妻欣兒。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