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

我上班的地方離家很近,又是事業單位,中午可以很快回家一趟,即使是上班時間,也可以跟同事說一聲出去辦事,就溜回家和丈母娘鬼混去了。這天單位正好沒什麼事,于是我急切的回到家,想用那剛買回來的工具和丈母娘好好玩一次。回到家丈母娘正在清潔浴室衛生,她的短裙被水濺濕了不少,背心也是,顯得很是性感。

快50歲的人了,屁股還翹翹的,一點都不耷拉,奶子雖然有些松弛,但也還算挺,臉上有一些皺紋,但大大的眼睛配上那白皙的皮膚,還是看起來特別年輕。

我偷偷的靠過去,突然的一下子抱住丈母娘,三下兩下就把她的衣服都扒掉了。丈母娘發嗲的說:「你這個冤家,怎麼這麼急,到床上去。」我說:「今天我們就在衛生間,你去把我上次買回來的東西拿過來。」丈母娘光著屁股跑出去了,我很快把衣服都脫光了。丈母娘回來後,我讓她還是狗爬著,看到淋浴用的蓮蓬頭,突然想起來忘了買灌腸的東西了。

丈母娘看我停在那裏,就問怎麼了,我說忘了買灌腸的,沒想到丈母娘說:「不用專門的東西,你把淋浴用的那個上面的蓮蓬頭擰下來,用水管直接對著我的屁眼就可以了。」我說:「那怎麼行,萬一水壓太大把你弄傷了怎麼辦?」丈母娘說:「沒事,我以前自己這樣灌腸過。」我心裏說,真是失敬了。

我拿起淋浴水管,把上面的蓮蓬頭給取下來,打開水開關,對準丈母娘的肛門。水速我打的很小,灌了半天丈母娘還沒感覺到漲,就讓我把水開大點,很快我看到丈母娘的肚子明顯大了起來,心裏就莫名的興奮。

丈母娘突然喊了聲:「快拿掉快拿掉!」,還沒等我把水管拿開,丈母娘就往馬桶那邊跑,然而一切都遲了,一股帶著大便的糞水從她的屁眼裏噴射而出,打了我一腳,我連忙用水管沖洗幹淨。

丈母娘在馬桶上一邊拉一邊說:「好舒服。」我問:「怎麼舒服?」丈母娘說:「就是最開始肚子脹得難受,然後當水從屁眼裏噴射出來的時候,特別的舒服。」我把丈母娘拉過來,又把水管插進了她的屁眼,這樣子來回灌了七八次之後,丈母娘從屁眼裏拉出來的基本上都是剛剛灌進去的水了,沒有什麼大便在裏面。

我用個盆接住了一些,讓丈母娘喝掉,丈母娘說:「這個不敢喝,但是尿我可以喝。」可是怎麼能讓丈母娘一下子尿出很多尿來呢,我想,既然屁眼能灌進水,逼裏應該也能。然而經過多次試驗後我發現,逼裏的確能灌進水,但是尿道裏卻沒法灌進去,可能需要專業的東西吧。

灌腸隻是個前奏。我用繩子把丈母娘全身都捆起來,用口塞塞住她的嘴巴,再用夾子在她的奶頭、陰唇、屁股上到處夾上夾子,丈母娘疼的直喘氣,可是嘴巴被塞住,又喊不起來。其實我很清楚,喜歡受虐的人,她的快感就在于她所受到的痛苦喝折磨。我讓丈母娘躺在浴室地上,一邊用手不斷的撫摸她的大腿、乳房、陰唇喝陰蒂,一邊用皮鞭在她的屁股側面抽打,丈母娘不停的哼哼唧唧。

半個小時之後,我把電擊器拿過來,丈母娘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一個勁用疑問的眼神看我。我對他說:「媽,這個東西可能開始有點刺疼,但是沒什麼危險,你要忍住。」丈母娘聽話的點點頭,我把電擊器的兩個觸點分別按在丈母娘的兩片陰唇上,慢慢的打開了放電開關。

一開始,丈母娘還是哼哼唧唧的,受到電流的刺激,不斷的扭動著兩條腿,有時候又弓起身子,看得出,這是非常難受的感覺,但是對她來說也是超級享受的感覺。我逐漸加大了電量,然後開到最大,丈母娘有點頂不住的樣子,雖然有個塞子在嘴裏,但嚎叫的聲音很明顯。

她使勁的掙紮,兩腿使勁的瞪,想要避開電擊器。我用力壓住丈母娘,一邊用手掌打她的屁股,用手指在她的陰道裏使勁捅。然後又把電擊器拿開,用手掌在丈母娘的逼上拍打,把她的逼打的紅紅的。我知道,其實這樣的拍打對丈母娘來說其實是休息。過了一會兒,我又用電擊器,把電量開到最大。

丈母娘不停的嚎叫、掙紮,我用兩個手指在她的陰道裏用力的抽插。突然,丈母娘停止了嚎叫,也不掙紮了,隻見她把頭頂在地面上,腳壓在地上,腰和臀部使勁的往上拱起,然後就一下子跌落下來,不在用勁,全身卻不斷的一下一下的抽搐,陰道裏的兩壁像一張吸盤一樣,有力的收縮著,像要把我的手指吸進去一樣。

我嚇了一跳,以爲丈母娘是體力不支發生痙攣,擔心出危險,趕緊把她的繩子解開,把口塞拿掉,把她往浴室門口搬,想讓她呼吸點新鮮的空氣。這時候丈母娘說話了:「老公我沒事,謝謝你,我進天堂了,我從沒這麼高潮過。」我抱著她的頭說:「下次還是不玩了,我看你的樣子恐怕出危險。」丈母娘翻過身依偎在我胸膛說:「沒事的老公,我剛才是很舒服才那樣,要是頂不住我會用手勢告訴你的。你不知道我剛才有什麼感覺,真的無法形容,老公,要是沒有你,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找到這個感覺了,這輩子就算白活了。」

說完,丈母娘伸出舌頭給我上上下下的舔,她說:「你還沒射呢我給你舔出來把,要不隨便你自己怎麼玩我。」然後她一邊舔,一邊哼哼唧唧的念叨:「我的好老公,我的主人,我是你的奴仆,我永遠是你的。」由于雞巴已經硬了很長時間,我就讓丈母娘用口交,我射進她嘴裏讓她全部吃了。

我一開始就沒想到我丈母娘會這麼主動,更沒想到她會如此酷愛虐待。可是讓我擔心的卻是,丈母娘現在看我的眼神跟以往大不相同了,雖然在我老婆面前她努力的便現出平靜,但是我明顯感覺到,她對我有著深深的愛意,就像普通陷入愛情的女人一樣。

隻是,她愛的是自己的女婿,一個永遠無法露出水面的愛情,一個時刻會傷害自己女兒的愛情。丈母娘仿佛年輕了許多,雖然有家庭情感的糾結,但暫時的性愛和偷偷摸摸的情愛讓她欲罷不能,留連忘返,愛不釋手。她開始越來越注意打扮自己了,說話越來越喜歡征求我的意見,說話的口氣也越來越嗲,我卻越來越擔心,害怕這樣的事情終究會暴露。我一邊希望趕快結束和丈母娘的冒險,一邊又像抽煙一樣無數次的禁煙失敗。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