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周榮

大家好,我叫小林,今年三十三歲,在一間科技公司裏任職。而我女友叫周榮,今年二十七歲,在一家化妝品公司工作,是一個眉清目秀、瓜子臉美人OL。我們交往了大半年,現正計劃今年結婚。

「啊……老公……啊……再大力點……再快點……啊啊……好舒服啊……」

聽著周榮銷魂的叫床聲,我奮力地抽插著她那又濕又窄的小穴,雙手則抓著她那

雙雪白而又圓滾滾的大乳房,嘴裏吸吮著她的右乳頭,而周榮兩條白皙的玉腿則像老樹盤根般纏著我。

我知道自己快到極限了,但又不想那麼快射精,於是抽出肉棒,把周榮的身體反轉過來,使她美白如雪的玉背和美臀面向著我,再雙手抓著她的纖腰,準備把肉棒塞進她的小穴裏。

「怎麼停了啦?老公~~」周榮快我一步用手握著我的肉棒,再一下子塞進

自己的小穴裏:「再來啊……壞老公~~」周榮這一下舉動更加刺激了我衝向射 精的臨界點,終於我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再抽插可欣十多下後,在周榮的叫床聲和 我倆肉體撞擊的「啪啪」聲中繳了械。

我抽出肉棒,把套在上面的避孕套拿掉,裏面灌滿了我白糊糊的精液。周榮轉過身來,用白玉般的右足踝輕力地踢了我的老二一下,接著說道:「你這死鬼就不能持久一點麼?人家的高潮還沒來呢!」

我用雙手輕揉著她那又白又滑的足踝,笑著向周榮說道:「老婆大人啊,誰叫妳長得這麼迷人呢!再加上妳那性感到極的叫床聲,我又有什麼辨法不早早就向妳繳械投降呢?」

「好啊!原來是因為我太迷人、太性感,弄得老公你連三、四分鍾都支持不了,那麼我就把自己弄難看點,你就可以持久一點吧?」說罷,將她的右足踝從我雙手中抽出,再用力蹬向我的胸口。

我邊撫著胸口邊向老婆說道:「不好不好,老婆妳現在這麼好看就最好,我應承妳,我會繼續努力滿足妳好不好?」

「哼!人家早就聽厭你說會努力什麼東東的了,最後你還是沒有一樣給我兌現!別說了,早點睡吧,明天我還要早起呢!」可欣說罷便抓起被子覆蓋著自己那無比精采的曼妙裸體,倒頭睡去。而我也關了燈,躺下來準備就寢。

忽然在黑暗中響起了周榮的聲音,她說道:「老公啊,差點忘了跟你說,剛才德叔發了訊息給我,說我們的新居已經裝修好了,想約我們明天在新居把鎖匙還給我們,並且希望我們把裝修費未繳的餘數付給他,但我公司明天有新產品的發布會,我會忙得不可開交,所以這件事你就下班之後去辦吧,好不好?」

「好,就照老婆妳說的去辦,我明天下班就到新居去等老德吧!」說完,我在周榮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躺下來,腦海裏卻浮現起老德那猥瑣的臉和他盯著周榮的色迷迷目光。

這個老德就是幫我夫妻倆裝修新居的裝修公司老闆,其實我也只是見過他一次,就是幾個月前和周榮到他那又亂又髒的所謂辦工室談新居如何裝修時見到他的。

這老德說自己今年五十多歲,可是他整個人就跟他的辦工室一樣又髒又臭,衣服好像幾年沒洗過,花白的頭髮丟了大部份成了地中海,皮膚很黑加上滿臉皺紋,加上他一說話便顯露出那兩排缺了幾顆的黃板牙,因此說他今年有七十歲也絕不為過。

最可惡的就是這老德一邊跟我們談圖則,雙眼就一邊只是死死盯著周榮,幾乎沒看我一眼,似乎完全不放我在眼內,恣意在我面前不斷視姦著我的未婚妻。

之後我勸說過周榮不要找老德替我們裝修,我說像老德這種爛公司隨時關門大吉也不出奇,到時我們付了的訂金便血本無歸。周榮雖認同我有理,但她也告訴我若不找老德而找其它收費較昂貴的裝修公司的話,我們很可能不夠錢辦婚宴和蜜月旅行,於是乎我只好勉強答應找老榮替我們裝修新居。

更糟的是後來周榮說我的裝修意見品味太差,不讓我再插手新居裝修設計的事,變成了只有周榮跟老德交流。無奈之下我只能再三叮囑周榮千萬不要跟老德單獨見面,有什麼事要談的話,傳訊息或者通電話便可以,要到新居看進度的話便由我來負責,可是每次我到新居看工作進度都沒看見過老德,只有他手下的工人在工作,而老德常常藉故約周榮出來見面,還好周榮都拒絕了。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用擔心了,新居已經完成裝修,不用再怕訂金血本無歸,

而且之後周榮再也不用跟老德這糟老頭有任何往來。想著想著,我也漸漸地睡著了……

翌晨醒來,發覺身邊的周榮不見了,我下床步出客廳見到已經換好衣服準備出門的周榮,她背對著我正在開門,看來她聽到了我的腳步聲,回過頭來對我嫣然一笑便出門去了,接著傳來她踏著高跟鞋越走越遠的腳步聲。

這時我才驚覺周榮她化了個很漂亮的妝,周榮平常是很少化妝的,就算是跟我約會也一樣。她其實不用化妝,靠著她的天然美——瓜子臉配上清秀且比例完 美的五官,已經相當漂亮,現在再加上悉心打扮之後,更加使我的周榮像超模般豔光四射。

我還在回味著周榮送我的回眸一笑,心裏有一股衝動想立刻走出去把周榮拉

回家裏,再按她在床上狠狠幹上一炮才讓她上班去,可是回過神來發現時候已經 不早,再不梳洗換衣服出門便肯定會遲到,於是也只得灰溜溜的梳洗換衣服準備 上班。

轉眼便到了下班時間,我一下班便立即坐車來到新居等老德,開門一看便看

見所有裝修工序都已經完成,不過屋內幾乎空空如也,只有一個大衣櫃跟一套四人沙發提早送了過來,暫時放在客廳裏。

忽然褲袋裏的電話響了,是周榮打來的,我連忙接聽,一聽便聽到可欣那悅

耳但有點焦急的聲音跟我說道:「老公啊,不好了!原來要給德叔的那張支票還在我的手袋裏。」

「那很小事吧,約老德明天再見面便行了。」

「不是呀,我剛剛跟榮叔談過,他就是等著這筆錢來週轉,否則便沒錢給他的夥計準時付薪水。他央求我無論如何都務必要在今天把支票交給他。」

「哎~~這麼麻煩啊!那老婆妳說該怎麼辨啊?妳應該還未能下班吧,要等妳來到我想要很晚吧,這老德能等嗎?」

「不是呀,今天我公司的發布會比想像中早完成,現在我已經可以過來新居這邊了。」

「妳現在過來這裏?那麼我在這裏等妳,一起辦完事後再去吃晚飯吧!我知道附近新開了一家意式餐廳好像評價不錯呢!」

「不去了,老公你忘了我們已經沒有多少錢可以花了嗎?我們得要省著點用錢。冰箱裏還有很多東西要儘快吃掉呢,不然都要變壞了。你還是先回家把飯菜做好等我回來,德叔的事就交給我吧!」

「那怎麼行?老婆妳不是答應過我不會跟老德單獨見面的嗎?最多我們一起辦完事再回家做飯好嗎?」

「老公你應該不會忘了我的生活規律吧?我睡前四個小時是絕對不會吃任何

東西的,如果等我們辦完事再回家做飯,我就要破戒了,你還是快點回家去做飯吧!」

「才破戒一天又有什麼問題呢?況且妳也可以晚點睡也一樣沒有問題啊!」

「夠了夠了,你這死鬼,怎麼老是如此頑固?為何你偏偏對德叔就是這麼大

成見?現在他不是已經守信把裝修都做好了嗎?況且人家德叔都一把年紀了,還 會幹些什麼壞事?你別再給我疑神疑鬼,乖乖給我回家做飯去!」

「可是……」沒等我說完,周榮便掛了線。

周榮還是老樣子,決定了的事任我怎麼說都不會改變,這樣看來我只有老老

實實回家做好飯等周榮回來。但我一想起周榮要和老德單獨見面,心裏就很不自在,那天老德不斷視姦周榮的情景又再浮現在我腦海。

但我還能怎麼辨?堅持留下來嗎?但又怕惹得周榮發脾氣,就這樣回家又實

在放心不下……想著想著,我望向暫時放在客廳中的那個大衣櫃,心裏出現一個 奇怪的念頭。

我其實可以躲在這個衣櫃裏,那麼便可以監視老德這個糟老頭,而且可欣也不會發現我,最後我可以等他們走了以後再坐計程車回去便可以搶在周榮之前回

到家裏,如果周榮怪責我為何還未做飯,我也可以推說因為塞車所以遲了回來。

忽然大門傳來有人開門的聲音,我無暇再多想,立即整個人鑽進衣櫃裏再把櫃門關起來。

從櫃門之間的罅隙我可以清楚看見外面,我剛關好櫃門,大門便被人打開,

進來的人正是老德,他依舊是穿著一身彷彿幾年沒洗的髒衣服,我人在衣櫃裏也 似乎嗅到那陣異味。

他老實不客氣地就坐在我新買的沙發上,那張禿髮地中海又黑又布滿皺紋的

醜臉上不停在淫笑,不知這老混旦在想什麼,若然他真的敢對周榮有什麼不軌企 圖,我保證會把他揍得滿地找牙!

半個小時過去,忽然有人按響門鈴,應該是可欣來了,老德立刻起身開門,進來的果然是周榮。

「哎呀,小榮,隔了這麼久沒見,妳還是這麼漂亮啊!」老德邊說邊把大門關上,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別取笑我了,德叔。這裏是裝修費的餘數。」周榮從手袋裏取出支票遞給老德。

「謝謝妳,小榮,我正等著這筆錢救命呢!不過我看小榮妳今天打扮得特別漂亮啊,之後跟妳男友約會嗎?」

「才不是呢,因為今天公司有新產品的發布會,我要臨時拉伕客串產品介紹大使,所以怎也要打扮得體面一點。」

「原來如此啊,真羨慕妳男友可以娶到像小榮妳這般漂亮又能幹的妻子,這可是要三生修來的福份呢!」

「德叔你過獎了。不過我也要回去了,請你把大門的鎖匙還給我好嗎?」

「當然沒問題,鎖匙在這裏。小榮,妳以後有什麼裝修工程要做的話,請一定要找我啊!」老榮接著把鎖匙交給周榮。

「那麼以後我有工程要做的話就麻煩榮叔你了,德叔你還有沒有什麼特別事情要告訴我嗎?」

「有啊!好在小榮妳提醒我,浴室裏有個地方妳要留意一下,否則以後可能會有麻煩。」「是浴室那里?」周榮轉身步向浴室。

老德突然發難了!他突然從后用一條白手帕摀住周榮的口鼻,另一只手則在她胸前亂摸,周榮發出「嗚嗚……唔唔……」的聲音不斷掙扎著,雙手則奮力地

想移開老德捂住她口鼻的手,但很快周榮便停止掙扎昏了過去,看來那條手帕是沾了哥羅芳之類的迷藥。

我在衣櫃里驚呆了,眼看著老德把昏過去的周榮抱往沙發放她躺下來,再開

始解開周榮身上那件白恤衫,另一只手則扒掉她那條黑色短裙,很快,周榮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胸圍和內褲、穿在一雙玉腿上的肉色絲襪還有足踝上的白色高跟鞋。

這時我腦海不停命令自己沖出衣櫃救周榮,但不知怎的,雙腳就像長了根般一動也不動。天啊!這是怎麼了!?

我有我思想,老德有老德的行動,他已經扯掉周榮的高跟鞋,開始隔著超薄的肉色絲襪玩弄周榮的足踝,他一口將周榮左腳的玉趾含進那張臭嘴里,而那雙又黑又髒的手則在周榮兩條穿著肉色絲襪的玉腿上亂抓亂摸。

只見老德將周榮的絲襪玉足來回吞吐,不一會兒,周榮的絲襪腳已經被老德的口水沾滿了,膚色的絲襪也緊緊的與玉足融爲一體,然后老德將周榮的絲襪玉足靜靜貼在自己那醜陋的大雞巴上下來回摩擦,追尋那無邊的刺激感。[早就想操你的小騷腳丫了,騷貨,今天終于如願了,哈哈。]

用嬌妻的絲襪玉腳足交了一會兒后,老德轉移了目標,把目光移向周榮胸前的兩座大山,他移到周榮胸前,雙手伸到周榮背后把胸圍的扣子解開,再一手將白色的胸圍扯掉,天啊!我未婚妻那雙圓滾滾的雪白大奶子已經再無任何遮掩,完全暴露在老德這頭醜陋的淫獸面前。

老德用力地用雙手把周榮的一雙奶子又搓又捏,就像小孩子玩泥膠一樣,他那張臭嘴也不閑著,伸出那條臭舌輕舔著周榮右乳上那小巧精緻的淺褐色乳頭。

忽然老德停止了舔弄,自言自語道:「哈!不枉老子放長線釣大魚取得妳這騷貨的信任。老子第一次見妳就想干妳了,不過妳這騷貨還算聰明,一直跟我保持距離,害老子沒機會下手,還好終于等到妳對我放下戒心,還自動幫我趕走妳男人,今天注定要讓老子干翻妳的騷屄!」

他媽的!我果然從頭到尾都沒看錯這頭淫賤的老狐狸,這老淫棍真的一開始就想侵犯周榮! 不過現在的我也很不堪,甚至乎比老榮更加不知所謂,看著自己最愛的未婚妻周榮就在自己身邊被一個醜惡到極的老頭性侵,我卻依然一點行動也沒有。

這時老德一雙髒手離開了周榮的雙乳,移到可欣的玉腿上慢慢撫摸那雙肉色絲襪美腿,使兩條白皙的玉腿在老德的手中來回摩擦,天啊!之后老榮雙手伸向可欣那條白色內褲再慢慢下來。

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沖出衣櫃去阻止老德,否則周榮最后的重要部位就會完全 暴露在老德面前,可惜內心的慾望還是繼續壓倒理性,我依然是一動不動。

我內心還在掙扎的時候,老德已經完全扯開了周榮的內褲,隔著超薄的肉色絲襪,兩條玉腿之間那片神秘的黑森林已經無遮無掩任由老榮觀賞,老榮急不及待地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伸進周榮那銷魂的小穴里,然后將兩只手指在穴里進進出出,開口說道:「這穴他媽的又濕又緊,一定很好操!」

這時老德站起身來,迅速脫掉自己所有衣服,露出他那個又黑又胖又布滿皺紋的身體,跟沙發上裸身躺著的那個擁有雪白曼妙嬌軀的準新娘周榮,兩人形成 了極醜和極美的對比。

接著老德站到沙發上,將一條腿跨過周榮,再整個人往前跪,使他那根又黑又多毛的粗大陽具對著周榮的俏臉,天啊,我知道這混蛋想干什麼了!

果然不出所料,老德一手擡起周榮的頭,另一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塞進周榮那兩片微微張開的紅唇里,接著再雙手抓著周榮的頭,自己快速地搖動屁股,令他那條紫紫黑黑的粗大肉棒在周榮嘴里一進一出地抽插著。

「唔……喔……唔唔……嗯……」周榮嘴里雖然有老德的紫黑色大肉腸在進進出出,卻不斷發出「唔唔……喔喔……」的聲音,看來老德每一下抽插都使她呼吸困難。

老德在周榮嘴里干了幾分鍾,忽然「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連忙從周榮嘴里

拔出他的肉棒。我以爲他射精了卻又不是,而他那個乒乓球般大的紫黑色龜頭上還跟周榮嘴唇連著一條口水形成的銀絲。媽的,真是超淫蕩的情景。

老德在沙發上退后到了周榮的兩腿之間,再將周榮兩條玉腿分開,並分別挾

在他左右腋下,而那根像吐舌毒蛇般挺立的紫黑陽具隔著絲襪對準了周榮的小穴,我知道 高潮要上演了!

「噢……呀……呀……唔……」老德將身體向前一壓,把整根肉棒連同絲襪捅進周榮 的肉穴里,雙手抓著她的纖腰瘋狂地快速抽插起來。而周榮亦因爲狂風暴雨般的 抽插,亦發出了「咿咿、呀呀」的輕聲呻吟。

眼前的情景我必定畢生難忘:我那個容姿俏麗、肌膚如雪的未婚妻正被一個年紀可以當她父親的醜黑老漢壓在沙發上盡情姦淫著,而本來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的我這個未婚夫現在卻淪爲觀衆。

「唔……噢……呀……呀……喔……」周榮原本輕聲的呻吟越來越大聲,而

且臉上也泛起了紅暈,似乎在老德持久而快速的抽插之下,連在昏迷狀態的周榮也被干上高潮了。

這時老德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知道他應該也快爆發了,畢竟他已經在周榮的小嘴和小穴里干了差不多二十分鍾。

忽然老德抽出肉棒,然后又再整個人向前跪到了周榮面前,接著將他那根沾滿周榮淫水而泛光的紫黑色粗大肉棒一下子塞進周榮那還在嬌喘的紅唇里,然后整個人抖動起來,再「喔」的叫了一聲,肯定已經在周榮嘴里爆發了。

「唔……喔……嗯……咯咕……」在昏迷中被口爆的周榮看來被老德的精液嗆到了,嘴里雖然仍塞著老德的肉棒,但依然發出了像喝水嗆到的聲音。

最后老德終于從周榮嘴里抽出肉棒,然后坐在地上喘息。我再望向沙發上的 周榮,她閉著眼彷如睡美人般,臉正向著我這邊,她臉上因高潮而泛起的紅暈使她更加嬌麗,小嘴正微微張開嬌喘著,乳白色的濃稠精液從嘴角不斷地流出來。

看到這里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褪下褲子抽出自己那根已經硬得像鐵棒般的老二,在手中套弄沒幾下便一洩如注,一大泡精液全射在櫃門上。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