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的性奴人妻

人造人科技研究所的員工,一共有六萬多,而這裡的人族其實已經不能稱為人,當然,現在真正意義上地球人已經不復存在了。

張雲是人造人研究所的一名員工,但這只是她的公開身份,而她還有一個秘密身份,那就是性奴娃娃研究所的發起人之一,當然,人造人研究所的內部,和她志同道合的人也很多。

被張雲選中的人造人,只能自認倒霉嗎?這不一定。不過被她看中的女性人造人,都是一些本體形態比較好看的類型,當然,人造人並不是非人類,只是為了長途飛行方便,休息,進食和部分的聽覺能力會相應的退化,而失重的適應力會大幅提升。

利用人體改造的相關技術,張雲已經研究出全新類型的性奴娃娃,這種人造人的適應力,相對於人類會有大幅提高,以至於不會有生病的可能。而且性奴娃娃的五臟六腑,都被她的人造器官所代替,使得性奴娃娃,不僅能夠在太空裡生存,並且能夠聽從她的任何指令。

張雲已經四個月沒有收穫性奴娃娃了,而這四個月裡,要麼是她沒遇到,要麼就是不滿意,反正就是四個月沒有任何的動作。

百無聊賴的看著自己的手術床,這是她進行身體改造的地方,而像她這樣的內部員工,人造人研究所一共有一萬多個,同時可以接受一萬人次的集體改造。

金黃色的門被敲響了,張雲微微一笑的說道:「請進。」

應聲進門的女子名叫依琳,這是她第三次人體改造,不過由於她要去的地方很遙遠,所以還要改造一下身體內部的心肺功能,好適應太空艙內的低氧環境。

四目相對的瞬間,張雲突然眼前一亮,然後習慣性的說道:「叫什麼名字?要去什麼行星啊?」依琳說道:「名字依琳,要去獵戶座的吉亞爾行星。」

張雲說道:「好遠啊!?那有沒有改造記錄啊?」

依琳拿出記錄後說道:「已有兩次改造了,聽說你的心肺改造能力很好,所以來試試。」

張雲拿起改造記錄說道:「第一次是腦部改造,第二次是腸胃改造,心肺改造結束後,應該就是進入啟程階段了吧?」

依琳說道:「還有一項吧?我說不上來是什麼名字。」

張雲說道:「應該是黃果腺記憶體改造吧?」

依琳說道:「對是這個名字,不過,那個改造幹什麼用啊?」

張雲說道:「是把你的情緒調整到半睡眠狀態,這樣會使你的腦部活躍程度,進一步降低,保證你不會出現情緒失常的現象。」

依琳還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踏入罪惡的深淵,因為她已經被張雲選中了。

強力的麻醉劑,在依琳毫不設防的前提下被注射,很快,依琳進入深度睡眠。

依琳是那種,一看到就想插死她的類型,圓圓的小臉蛋上,一對小酒窩,塌鼻樑小紅唇和那雙勾魂奪魄的大眼睛,再加上完美的身體曲線,使得她不僅傾國傾城,還有一絲嬌小可人的氣質,而用一句話概括就是美得一塌糊塗。

熟悉的人體改造手術床,但是房間的環境卻是陌生的,而這時的依琳,看著陌生的房間,卻無力反抗的被繩子綁著身體,

依琳的第一句話是:「這是什麼地方啊?我怎麼會在這裡?」

張雲沒有來這裡,她現在是工作時間,而等著依琳醒來的是,性奴娃娃研究所的男主人公,而他的名字叫做王翠山,是性奴娃娃研究所的另一個發起人,而這個研究所,一共有四個發起人,至於剩下的那兩個發起人,分別是王翠山的二奶溫蒂和溫蒂的好朋友王美娜。不過王美娜沒有和王翠山上床,所以一直是沒坐到小三的位置上。

依琳看著極其陌生的王翠山說道:「你是誰?」

王翠山看著繩捆索綁的依琳說道:「性奴娃娃,不知道是該恭喜你,還是說你倒霉,我們這裡剛剛研究出一種新型的人體改造,你將是它的第一個實驗者。」

依琳緊張的說道:「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

王翠山陰冷的說道:「先改造五臟六腑呢?還是大腦呢?」

依琳拉緊繩子說道:「不要,別,別這樣。」

王翠山自言自語的說道:「大腦功能保留的很少,但都很關鍵,而五臟六腑就比較費力,所以還是先改造五臟六腑的吧?」說完,將手術刀拿起來,將依琳的胸口皮膚,全部割下來。

依琳很驚奇的看著身體,她沒想到竟然沒有痛感,而自己明明被割下了一塊肉。

王翠山說道:「很奇怪吧?你一點痛感都沒有。呵呵,那是因為腦部的麻藥雖然消失,但身體上的效果還能維持一天一夜呢。」

手術刀開始改造依琳的身體,這時的依琳因為完全沒有感覺,所以很快就再度睡著,而當她從第二次的睡夢中醒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是晚上的八點多鐘,而她的器官改造已經結束了。

王翠山就坐在依琳右邊的不遠處,而腦部的手術他不打算做了,因為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所以想嘗試一下新鮮的感覺。不過他不能獨享快樂,所以電話已經打給大小老婆了。

再次撥通電話,確定張雲一會而就到,然後王翠山走到依琳身邊說道:「是時候給你注射解藥了?」

身體漸漸恢復知覺的依琳,首先感覺到的就是,陰道的癢和身體的出汗,接著是一股暖流,在體內不停的流動著。而這時的她,一會兒深呼吸一會兒因為體內燥熱,而迷亂的淫叫一聲。

聽到依琳的淫叫聲,王翠山很慶幸自己沒改造她的大腦,因為這種感覺才真實。

手術床突然從中間分開,而躺在床上的依琳,也因為受力而將雙腿分開,接著王翠山,一邊笑一邊走到依琳的褲襠下面,接著快速的脫下褲子,將勃起的雞巴,插入已經改造完成的陰道裡。

看到王翠山走過來的依琳,先是奮力掙扎,然後是哭著問道:「你想幹什麼?」然後無可奈何的看著雞巴插入陰道。

王翠山用的是最傳統的老漢推車,就是將雞巴頂入陰道,然後退出大半的同時蓄力再發,而這種週而復始的性交手段,很快就將依琳的性快感激活,使她忘我的淫叫著。

不要,啊好熱,啊啊啊啊啊,停下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

越來越用力的王翠山說道:「性奴娃娃爽嗎?爽就給我大聲的叫。」

依琳突然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痛感,然後不由得想起自己還是處女,接著她一邊尖叫,一邊卻又欲哭無淚的說道:「不要,我還是個處女。」

不退反進的王翠山說道:「讓你淫叫,可沒說讓你說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好痛啊。

不說還好,越說越來勁的王翠山,已經將巨大的雞巴,插入陰道的最深處,並且將它,用力的陰道裡不停的推進著。而此時的子孫袋,已經貼在大陰唇上,還持續的發出呱唧呱唧的聲音。

依琳終於再度淫叫,不過她這是被逼無奈的淫叫了。

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而依琳也終於高潮,不過她很奇怪,因為王翠山的雞巴,始終沒有出現過射精和發熱的跡象。

王翠山看著滿臉狐疑的依琳說道:「性奴娃娃很奇怪吧?我怎麼沒有射精,哈哈,那我就告訴你這個小秘密吧?那是因為我經過了腦部的改造,可以完全控制射精的時間。」

身後早就進來的大老婆張雲和二老婆溫蒂說道:「老公,你怎麼沒給她改造大腦啊?」

而一旁觀看王美娜說道:「你是想讓玩點刺激的吧?混蛋。」

王翠山說道:「你們說,是先玩性奴座椅升級版呢?還是性奴口交坐墊呢?傳統版的也行。」

依琳雖然不明白什麼意思,但她明白一定很殘忍,而她只能靜靜的等著。

張雲說道:「升級版的吧老公?那個比較沒人性。」

王翠山說道:「那還等什麼大老婆?去拿過來吧?」

張雲拿過來的是個鋼製的刑具,而這個刑具非常的奇特,它首先在脖子上有個套環,然後腰部上有兩個大小不同的套環,接著是最下面有個鐵鉤和四個對稱的皮帶,並且用個三指粗的鋼筋連著。

這是什麼東西?不要好涼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緊啊,受不了了。

脖子和腰部的套環被勒緊後,依琳的手腳被解開,接著手臂被腰部的套環鎖死後,依琳只能直挺挺站在地板上了,當然,說話和反抗是必須的。

屁眼下的鐵鉤還沒有收緊,因為這是重頭戲,所以要最後操作才行。

腰部與臀部的連接處,還有一個小盒子,而這時的王翠山,接過它的特製扳手後,開始慢慢的收緊屁眼下的鐵鉤。

鐵鉤突然接觸屁眼的瞬間,依琳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啊不要,好難受。」

卡嚓卡嚓卡嚓卡嚓,鐵鉤越收越緊,已經進入無力反抗的屁眼了,接著是依琳仰起頭,表示自己實在是受不了了。

鐵鉤繼續收緊,直到轉不動為止,然後王翠山幸福的說道:「性奴座椅,主人可要上座了。」

說完將雞巴插入,毫無準備的陰道後說道:「大小老婆,還不上了幫幫我?」

突然被插入的依琳,先是大叫著說道:「不要。」接著是看到兩個女子走過來,然後張雲和溫蒂分將王翠山的大腿抬起來,將腰部的皮帶綁在腿上,接著慢慢的放開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會死人的。

突然間明白性奴座椅的可怕,原來就是用自己的身體做椅子,當然最受力的部位,自然是被插入雞巴的陰道了。

不能動的大腿,被壓得又直又硬,這時勾進屁眼的鐵鉤,終於體現出作用,而它的作用,就是將身體控制在筆直的狀態下。

達到極限的依琳,現在已經不再叫了,而她除了深呼吸以外,就沒有事情可做了。

王翠山可沒那麼好心,他突然將雞巴往裡挺的同時說道:「性奴座椅,叫兩聲聽聽?」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別再插了。

已經大汗淋漓的依琳,這時才明白性奴座椅的恐怖,但她哪裡知道,這並非它的全部。

王翠山已經再度興奮,他說道:「大老婆,性奴座椅還不夠熱啊?」

張雲說道:「這個好辦,給她加加熱就好了。」說完。拿出來一個手槍式打火機,然後點著後放到依琳的後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好熱,好,難,受,啊,啊啊啊啊啊啊。   劇痛,巨爽,超熱超難受,這時的依琳,除了搖頭和收緊陰道外,就只能任由王翠山施虐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走著,這時的依琳每一秒都是噩夢,她漸漸的因為痛苦,而失去了抗性,並且也漸漸的失去了叫喊的氣力。

依琳終於因為劇痛而變成性奴,這時的她,開始漸漸的認命了。

撤了火刑的張雲說道:「老公,是不是得讓性奴座椅移動了?」

依琳繼續忍受劇痛的折磨,她已經無視聽到的話了。

王翠山笑著說道:「性奴座椅聽到了?還不給我往前走。」

本已認命的依琳說道:「什麼!!?往前走。不不要,會疼死的。」

王翠山笑著說道:「沒做腦部改造真好,這種真實感太爽了。」說完,雞巴再度插入陰道內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不能走。

突然從工具箱裡拿出三根金針的張雲,將一根插入依琳的腰部說道:「快走性奴座椅,不然每隔一秒就扎你一下。」說完遞給溫蒂和王美娜一人一根。

三根金針開始輪流扎依琳的收入難題,使得依琳終於明白,什麼叫別無選擇,然後她忍受著劇痛和無以復加的性快感,開始在地上走動

每一步都是極端酷刑,這是雖沒有針刺的酷刑,但是身體卻已經達到承受的極限,要不是因為身體被刑具固定,依琳早就癱倒在地上了。

不敢猶豫不前,因為金針隨時都可以刺入身體,而依琳這時,才真的達到了認命的程度。

腦部改造直到第三天才做,在這期間,依琳已經被玩過了數十種極端酷刑,而她也終於從那個年少無知的少女,變成了現在的性奴娃娃八十號。

眼睛被保留下來了,而這時的依琳已經不會說話和呼吸,並且是個唯命是從的性奴娃娃,用最簡單的話來形容就是,她沒有人格意識了。

王翠山在享受八十號的口交坐墊,這是大部分男性人造人的最愛,而它的做法很簡單,就是將依琳的身體壓在褲襠底下,使屁股坐在她的乳房上,將雞巴插入已經沒有牙齒的嘴裡。

依琳作為第一個新型的性奴娃娃,也成為地下黑市的暢銷貨,而就在他變成性奴娃娃之後,就被人快速的買走了。

一轉眼半個月後,已經淡忘依琳的王翠山,又迎來了一批新的性奴娃娃,而為首的女子,是個名叫張娜美的十九歲美少女,並且還沒有人體改造。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