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陸欣潔的大學時光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陸欣潔懶洋洋的翻了個身,摸過了床頭的手機,關閉了鬧鐘。

拉著窗簾的臥室一片昏暗。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緩緩的爬起了身子,伸手去摸散落床頭的內衣,卻摸到了用過的黏糊糊的避孕套。

「真是的,這幫臭男人真是的,就知道肏我,肏完了都不知道收拾一下。」

欣潔一邊抱怨著,一邊將套套捏到嘴邊,一隻手捏著套套的頭,另一隻手順上往下一直擼到套口。

套套裡剩餘的精液便從套口緩緩流了出來。

「啊——」她張開櫻桃小口,伸出香舌,接住一滴滴的白濁液體,忘情的用舌頭在嘴裡不停的攪拌了一會,「咕嚕」嚥了下去。

又把黏糊糊的手指放在嘴裡忘情的吸吮,似乎不想放過一滴瓊漿玉露。

「唔……嗯……好美味……」手指在口中進進出出,被蹂躪了一夜的蜜壺此刻又滲出了晶瑩的花蜜。

「不行!一會要上課了,再不快點就要遲到了!」強忍著欲火,欣潔走到窗邊,拉開窗簾。

刺眼陽光透過窗戶射進屋內,照在欣潔晶瑩潔白的肉體上。

乳環、臍環和陰蒂環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芒芒的銀光。

欣潔走回窗邊的梳妝台坐下,鏡子裡映出了她成熟誘人的肉體。

胸前一對88E的乳房還在剛剛慾火焚身的喘息上下起伏著,可愛的小嘴上深紅的口紅經過前夜的親吻和口交已經有點模糊,眼線也在一夜的激情後有點花,寶藍色的鑽石眼影流露著與年齡不符的淫靡氣息。

欣潔拿起了卸妝紙,一面擦拭著臉上的濃妝,一面回想著昨夜的激情:兩個30多歲的男人一前一後的把自己夾在中間,下面的那個男人有點胖,但是雞巴可真短,又不是特別硬,肏的力度也不夠,都沒頂到自己的花心,到是干自己後庭的那個鞭鞭有力,屁眼在大力的抽插下陷進去又翻出來,那種感覺真的好久都沒有體會到了。

那個胖男人可真沒用,一會就射了,幫他口交了半天才又勉強立了起來。

精液的味道也有點苦,肯定是天天吃肉的。

要是兩個都是那個小哥就好了……想著想著,下面又流出了汩汩的淫水。

「啊呀,真沒時間了!」擦去了濃艷的妓女裝之後,梳理了下凌亂的頭髮,卸掉了身上所有的穿刺裝飾,欣潔開始保養自己的性器。

用特殊的營養液塗抹在乳頭上反覆的摩擦了幾下,涼涼的營養液慢慢滲入了粉嫩的乳頭裡。

接下來欣潔抬起自己修長的雙腿,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程M字分開,先擦乾之前流出的愛液,把營養液塗抹在陰唇和陰蒂上按摩,再用手指塗滿營養液插進粉嫩的小穴裡不停的攪動。

「嗯……哎呀……啊……好……好棒……呀……」一般只要抽插幾下就行了。

因為昨晚並沒有玩得特別難盡興,慾求不滿得欣潔飢渴難耐的多抽送了幾下。

保養完前穴,又保養了一下後穴,欣潔又對著鏡子端詳了一下自己的性器。

雖然幾乎每天都在做愛,但是經過保養的性器並沒有因為肏的次數多了而變黑,依然保持著如處女一般的粉嫩和緊致。

欣潔瞄了一眼手機,「呀!再不快點真的來不及啦!」她匆匆的起身,來到床前找內衣。

床上一片狼藉,被子團成一團堆在床頭,潮噴之後的床單還沒有全干,床上床下散落著四五隻用過的安全套、紙巾和一張張粉紅的鈔票。

胸罩掛在床頭,內褲則不知道哪裡去了,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估計是被那兩個嫖客拿走了吧。

「那可是我最喜歡的小內內!真沒素質!」一邊恨恨的罵著昨晚的嫖客,一邊從衣櫃裡找出新的內褲。

換上內衣之後,欣潔迅速的收拾了床上地上的避孕套和紙巾,撤下了昨夜凌亂的床單放進洗衣機裡洗滌,又換上了新床單。

簡單收拾完後,欣潔換上了一身盡顯淑女的白色連衣裙,又搭配了一條肉色的連褲襪,白色的坡跟鞋。

對著鏡子一照,昨夜成熟而淫蕩的身體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說不出的清純和淑女。

對著鏡子做了一個甜美無比的微笑,欣潔背上粉紅色的單肩包在鏡前轉了個身。

「好,完美~ 」清純的眼神深處閃過一絲難以捕捉的妖媚。

「碰!」關上房門,一個清純的身影悠悠的進入電梯,踏上去學校的路。

陽光明媚,透過公交的車窗照進來,曬得欣潔昏昏欲睡。

畢竟每天晚上翻雲覆雨到兩三點,就算之前經過48小時不停被肏的高強度訓練,欣潔也覺得身困體乏。

而公交車上正是補眠的好地方。

N大學在郊區,離欣潔在市中心的豪華公寓頗遠。

而她們的學校正是這班車的終點站。

雖然學校是寄宿制的,卻並不查宿捨。

而欣潔以回家為由就每天都住在外面,只有中午的時候回宿舍休息。

「下一站,N大學。」

欣潔迷迷糊糊的起身走到車門邊,每天做車到終點站的並不多。

下了車,一個身著T恤牛仔褲的短髮男子正在車門口等著她。

「我來接你啦,寶貝。」

「討厭啦!讓人家聽見多不好……」欣潔的臉一下紅到了耳根,「趕緊走吧,羞死了。」

說著也不理那男生,逕直下了車。

「慢點嘛,難得跑來接你。」

男生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一路有說有笑的來到教學B樓。

這個男生就是陸欣潔的男朋友陳凡,跟欣潔是同班同學,也是班裡的學霸。

陸欣潔自己知道,她並不喜歡陳凡,但是為了保證自己在學校清純係花的身份,自然需要偽裝啦。

除了不能跟學校裡有關的人做愛之外,還需要擋住那些源源不斷的追求者。

不然萬一忍不住了就全露餡了。

至於平時跟陳凡的關係麼,兩人只接過吻,連陳凡碰自己一下自己都會發脾氣。

清純玉女的形象也自然通過陳凡的嘴告訴大家了。

「喲~ 金童又去接玉女啦~ 」一進班,王玉瑩就調侃起了這一對小情侶。

欣潔臉漲得通紅:「哎呀,玉瑩你就知道調侃我~ 」玉瑩是欣潔的宿舍室友,雖然欣潔不常回宿舍,但兩人關係卻似乎並沒有受到影響,經常一起逛街吃飯血拼。

「我們也不過剛好碰上一起走而已,可沒有秀恩愛的意思啊」陳凡在一旁打著哈哈。

很快上課鈴就響了。

欣潔似乎因為早晨的慾望還沒褪去,沒多久神就走了,又想起了自己淫蕩的本性,想起了陳凡:陳凡這人可真遲鈍,交往一年多了都沒看出什麼破綻,還那麼喜歡我,連給我打電話時候我正在做愛都聽不出來,還以為我感冒了。

不知道雞巴怎樣,是粗是細,是長是短。

不然哪天告訴他真相吧,讓他使勁肏我,算是對他的一點小補償~ 不行,我一定要大學畢業才行,雖然那時候已經覺醒了,上大學什麼的已經無所謂了,可是畢竟決定繼續被調教啊,為了能夠回到那樣的生活,現在就必須保證我平時是清純可人的女大學生,隨時都可以變成人盡可夫的母狗牝豚,讓自己在平時過回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還是畢業之後再告訴陳凡吧~ 再好好享受他對我的愛和憤怒~ 不知道他到時候會不會肏我這只淫賤的母狗呢?越想越興奮,欣潔的臉上不覺的泛起了潮紅,乳頭和淫核也漸漸的硬挺起來,淫水早已將內褲濕透有些甚至流到了屁股上,潮濕內褲刺激著下體,欣潔只能不停的摩擦著夾緊的雙腿消解著心中的慾望。

兩節課的時間並不長,但對欣潔來說真是一種煎熬。

她這時寧願班裡所有的男生輪姦她兩個小時,把濃稠的精液射在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上,射進她每一個洞口。

但是她僅存的理智抑制著她的動作。

只有在大學的校園裡她才會偶爾想起自己當年的夢想,想起自己做的事情是多麼的下賤,自己竟被這樣的玷污。

儘管這一切想法只是瞬息便淹沒在無盡的慾望與快感之中……兩節課終於結束了。

陸欣潔也早早的調整好了狀態,該去吃午飯了。

陳凡依然在旁邊講著笑話找著話題,欣潔也很配合的有說有笑。

午飯過後,陳凡照例把欣潔送到女宿門口,不失時機的親上一口,每次欣潔都會臉紅著趕緊推開。

「以後能別老在宿舍門口這樣麼?上大學了也不能這麼隨便啊,要更努力學習將來才有好的工作啊!天天不學好!」陸欣潔說著,腦海裡又閃現出自己被調教前的夢想,不過瞬間就消退了。

「知道啦~ 快去睡覺吧~ 」陳凡笑著鬆開了欣潔。

「我進去啦。」

「嗯。」

欣潔在陳凡的注視下走進了女生宿舍。

下午的生活和上午差不多,之後兩人又一起吃了晚飯,去學校附近逛逛,找個黑暗的角落接吻,然後8點鐘在陳凡的目送下欣潔上了公交車。

這也是她最期待的時刻。

回到家,欣潔去浴室洗個澡,也洗去了清純。

寶藍色的眼影,長長的假睫毛,濃艷的腮紅,大紅的口紅,透明的露臍背心下銀色的乳環和粉紅的乳頭若隱若現,齊B的短裙下陰唇環和淫核環銀光閃閃,修長的雙腿下兩隻纖纖玉足蹬著12cm細高跟,一個濃妝艷抹的淫蕩女子又出現在鏡中。

欣潔舔了舔唇,下體在高中時的調教中已經變得只要一想到淫蕩的畫面隨時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此刻用手一掰,淫水便大股大股順著大腿不停的流下。

「狀態不錯~ 今晚會遇到什麼樣的雞巴呢?」欣潔期待的以性奴的姿勢跪在門口,等待著她今晚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