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男女混住宿舍樓的故事(01~02)

第一章 初次接觸

我叫孫濤,是一所位於華夏華南區域的某大學的碩士研究生。26歲,一米七八的身高,雖然沒有腹肌,但也沒有啤酒肚,五官端正。

我們學校研究生男的比女的多,基本上下面三層一直都能住滿男生,上面三層女生宿舍都住不滿。有一次出去實習了半年,到8月底才回校。

回來後下麵三層已經沒有空床位了。於是幸而又幸的被安排在四樓,給了一個單間(每個宿舍可以住兩個人,由於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床位,因此相當於給了我單間的待遇)。另外四樓4個宿舍有人住,都是女生。上面五樓六樓是住滿的。

研究生宿舍樓每層有十個宿舍,一邊是奇數,一邊是偶數宿舍號。只在中間位置有一個水房,在405和407中間。整個水房的佈置是右邊邊是四個單獨隔間的蹲坑,緊挨著是水池,有四個水龍頭。左邊是兩台全自動洗衣機,然後緊挨著就是兩個淋浴單間。

我的宿舍是406,正對著水房。

當我住進四樓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好日子來了。

搬進來的第二天早上七點半起床,準備上廁所,然後洗漱。由於剛搬進來,我還是比較規矩的,知道整個樓層都是女生,所以還是穿上了大褲衩。

一開門,水房裡的情況把我驚呆了,好多條白花花的大腿,往上看,竟然好幾個女生只穿了三角內褲,甚至有一個女生還是丁字褲。

迅速瞄幾眼,竟然還看到了那丁字褲僅有的一片布的邊上的幾撮捲曲的黑毛,兩瓣挺巧的屁股,讓人有一種沖上去拍兩下的衝動。

上身有的直接就是胸罩,有的是那種棉質小背心,那兩個凸點是那麼明顯。其她女生倒是穿的睡衣,看不出什麼來。

我一進去水房,她們只是開始驚訝了一下,然後又各自繼續洗漱了。只有一個穿三角內褲的女生不自然的扭了扭,然後飛快回宿舍了,想必是穿衣服去了。

看到這個情況,心裡暗喜,最起碼她們算是接受了同一樓層有男生住的事實。

我收斂心神,裝作神態自若的進去,找了一個廁位小便,廁位的門我也沒鎖,只是關上了。憋了一晚上的尿,一開閘門便如洪水決堤,盡情釋放。

突然想到外面的女生,雞巴竟然有越來越硬。出來後找了一個水龍頭開始刷牙。

正在這時,一個隻穿著三角內褲,裸著上身的女生快速跑進水房,嘴裡還不停的說著「憋死了,憋死了」,我只來得及抬頭看到一對白花花的至少36D的兩個大奶子上下顛動著,從眼前一閃而過,進了一個蹲坑,緊接著就是嘩啦啦的急切的放水的聲音。

我的雞巴一下子堅硬無比,我差點忘了刷牙了。其她洗漱的女生個別還哈哈大笑。

過了一會兒,那個女生出來了,標準的身材,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小巧的三角內褲,竟然還有一絲透明,那團黑乎乎隱約可見。尤其是那對大奶子傲然挺立,兩顆葡萄粉紅欲滴。

看的我驚呆了。她出來後,直接對最邊上穿丁字褲的女生說:「琳琳你個小妮子,起床怎麼不叫我啊,都快八點了。要不是被尿憋醒,我還在睡呢!」

然後她一扭頭才發現還有我一個男生在,啊的一聲捂著胸部就跑了。而我則差點流鼻血了。

繼續刷牙,然後還偷偷四顧看下,看著那大腿,那屁股,真有種沖上去的感覺。但還是克制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弄巧成拙反而不好了。慢慢來,會有機會的。

陸續洗漱完畢,都回宿舍了。

研究生白天比較忙,做實驗或者寫論文。大部分人中午都在實驗室度過,直到晚上十點才回宿舍。我也是這樣的規律。

回到宿舍後,把自己脫得只剩下一條三角內褲,準備先去沖個涼。我對自己的雞巴還是比較自信的,勃起後能達到18cm長,13cm粗。即使軟著的時候,從內褲外面看依然是一大坨。

拿上毛巾、沐浴露和洗髮水就去水房了。

進去水房,看到已經有好幾個女生在洗漱了,而且她們的穿著跟早上並沒有什麼區別,這說明什麼?說明最起碼她們並沒有因為我的到來而可以避諱什麼,不管什麼原因,反正我是暗爽不已。

那個讓我難忘的早上穿丁字褲的女生也在,不過這次換成了粉色的三角內褲,很小巧的內褲。大腿根部的那一片黑色森林鼓鼓的,內褲繃得緊緊的,甚至隱約看到了那條溝。我的雞巴應經開始慢慢抬頭。

我一進來,有兩三個女生還扭頭看了下我,然後就又繼續刷牙了。

其中有一個女生竟然還大膽的往我褲襠瞄。而我則毫不客氣的回看過去,這一看不要緊,關鍵是看到了那個女生竟然穿的是低腰三角內褲,低到什麼程度?這麼說吧,就是她的內褲只蓋住了部分陰毛,還有一大片鬱鬱蔥蔥的捲曲的陰毛生長在褲腰上方。

我的雞巴刷的一下立正了,那個瞄我下體的女生好象受了驚嚇似的,趕緊把頭扭回去。就這樣我頂著一個大帳篷進了淋浴間開始沖涼。

沖完涼出來後,只有一個穿著睡衣的女生在刷牙,瘦瘦的一個女生,扭頭看了我一下,又趕緊扭回去,很不自然的繼續刷牙。我則頂著個大帳篷回宿舍。

一個星期後,基本上熟悉了這層的大部分女生。

那個大奶妹叫白紫嫣,超級萌的一個糊塗妹子,齊劉海,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就像會說話一樣,外號叫小白。

丁字褲妹子叫王琳琳,披肩髮,身材高挑。其實她的外號就叫丁丁,原因就是她特別鍾情丁字褲,林涵說她買了很多,各種各樣的,甚至還有情趣丁字褲,只是沒見她穿過那種丁字褲。他們倆一個宿舍的,住在405。

住在401的兩個女生一個叫王曉雨,有點靦腆,平常去水房都是穿睡衣,身材瘦瘦的,由於睡衣比較寬鬆,只能感覺胸部應該有料。401的另一個女生叫趙平,但胸部一點都不平,反而也很有料,在水房看到過她一次,她當時穿個棉質小背心,走起路來那胸部也是一顫一顫的,那感覺只想伸手去揉兩下

住在402的兩個女生一個叫林涵,應帶著眼睛,臉蛋漂亮精緻,梳一個馬尾辮,充滿青春活力,一米六三左右,身材勻稱高挑,也很可愛的女生。也是唯一一個洗漱時候還穿著正常衣服的女生,該說有點小保守,但對我穿著內褲跟她們一起洗漱也不反感。

另一個女生就是第一天早上,我剛進水房時候那個第一時間扭頭回宿舍加衣服的穿著三角內褲的女生,叫錢多多。還別說,她家裡老爸開個工廠,確實不差錢。那天早上之所以跑走,應該是沒反應過來會有男生,還不適應。之後在水房見到她,有時候內褲,有時候短褲,摸不清這個人怎麼個想法。

住在403的兩個女生一個叫李菲菲,就是那個偷瞄我下體的女生,她那小巧的白色低腰內褲那麼誘人,以至於讓我記憶深刻,難忘良久。看見她那露在外面的捲曲的黑色陰毛一次,我就硬一次。

另一個女生也屬於靦腆型的,上身一個大號T恤,T恤下擺快到膝蓋了,類似睡衣。她叫劉敏。長的特文靜,特秀氣,特文學氣質。

匯總如下:

【401,靦腆睡衣妹子王曉雨,小背心趙平】

【402,小保守林涵,捉摸不定錢多多】

【403,低腰內褲李菲菲,靦腆大T恤文靜妹劉敏】

【405,大奶妹白紫嫣,丁字褲王琳琳】

【404沒有住人。男生除了我一個人住在406外,其它407,408,409,410空著】
第二章適應期二三事

自從住到四樓之後,只要回到宿舍的時間裡,雞巴一直就處於勃起狀態。沒辦法,最起碼在悟透「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之前,整天看著一群只穿著內褲小背心的鶯鶯燕燕的女生在樓道和水房晃來晃去,換做是誰也不會沒反應。

而我作為一個26歲,正值荷爾蒙過度分泌的年齡,更是時刻堅硬著。只是我至少還有自製力,在學校裡,曖昧可以,但不能下三濫,不能故意傷害,不能犯法。

再加上我本身還算看的過眼的顏值以及身高,尤其是隔著內褲也能看出來規模的大屌,讓我這頭披著羊皮的狼,逐漸取得了羊群的信任,甚至逐漸的讓羊群建立了淩駕我之上的心理優勢,讓他們習慣了我的存在,一種類似稀有物種的存在;讓她們習慣了我才是弱勢群體的感覺,一種很玄妙的感覺。

其實男女混住同一樓層,曖昧和尷尬的多發地點也就是水房了。

因為這是大家每天都要必來的地方,上廁所,洗澡,洗漱,洗衣服等等。我搬來四樓住之前,這裡其實跟全國所有大學的男女分住宿舍樓一樣,每天平淡而無奇,上演著各種雞毛蒜皮的女生之間的小事兒。但有了我這樣一個外來者,就像平靜的水面突然投入了一顆石子,層層漣漪便蕩漾開來。

早上起來先上廁所,如果正好趕上女生洗漱的高峰期,那麼基本上我就得先憋著了。四個蹲坑兒隔間,所有的插銷由於用得太久都已壞掉,基本上就是擺設。

我記憶最深的一次就是當我早上穿著內褲,急匆匆的拉開一個蹲坑的隔間的時候,就聽的「啊」的一聲,就看見大奶妹小白,正伴著響亮而急切的呲呲聲歡快的尿著,內褲退到膝蓋,我由於站著,從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那豐滿的乳房,被膝蓋擠在胸前,一大片白花花的嫩肉看得真切。

我那晨勃亦或由於憋尿的雞巴,,瞬間頂著內褲在小白眼前高高揚起,還大幅度的上下抖動了幾下。

沒等小白再次「啊」出來,我立馬關上他所在蹲坑的門,拉開第二個蹲坑的門,又聽到「啊」的一聲,我都沒細看是誰,直接下一間,當連續再次聽到兩聲「啊」之後,我只有無奈的認命了——憋著,先洗漱。

來到水池邊,剛準備刷牙,一扭頭看到李菲菲那要命的低腰內褲,那半片茂密的黑色森林,在燈光的映射下灼灼生輝,幾根陰毛上還掛著幾滴水滴,應該是洗漱時濺上去的,隨著刷牙時候胳膊的晃動,帶動身體的晃動,那根陰毛上的水滴還是被甩了出去。

雞巴又硬了一個度,再加上水龍頭嘩啦啦流水的聲音的刺激,我都懷疑我一會兒是先射呢還是先尿呢?

正在忍得辛苦的時候,終於聽到了廁所沖水的聲音,我都來不及放下牙刷,直接沖向了廁所,只見穿著一件小背心和一條緊繃的黑色平角內褲的錢多多,從第三個蹲坑兒出來,我迫不及待的進去,退下內褲就準備放水。

可突然間傻眼了,雞巴勃起的太硬了,這時候根本就尿不出來。還得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讓雞巴慢慢軟下來。剛剛有成效的時候,只聽到外面有人說話。

「小平,你吃什麼了,胸部又變大了,來,讓小爺摸一把。」

這是李菲菲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嘻嘻哈哈的打鬧聲。這個小妮子,太害人了。讓我好不容易軟下去的雞巴再次高昂的挺起。天啊,尿個尿而已,不用這麼玩我吧。

猜猜我最後怎麼解決的?我不知道你們會怎麼做,反正我是猛地提上內褲,小跑著沖回宿舍,關上門,拿起一份昨天的校報,看了會兒學校領導開會的新聞,才算讓自己的心火慢慢下去,第一時間再次沖去廁所,盡情的放水放了半天。長舒一口氣,豈是一個爽字了得!

***    ***    ***    ***

還有一次,週五。因為第二天是週末,所以晚上在實驗室打遊戲到淩晨一點多才回來睡覺,早上就打算睡到自然醒。

我有裸睡的習慣,再加上這天氣實在是熱,所以我一般都是開著陽臺門和宿舍門,通風。再在床邊打開風扇,微風搖頭的吹著,倒是也可以睡的安穩。

可是週六早上,我還是被一陣女生嘻嘻哈哈的聲音醒了。因為我住的406正好對著水房。

我睜開眼,首先向大腦報告的就是我的雞巴,因為是裸睡,所以雞巴現在是無拘無束,一柱擎天。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現在那本來應該威武霸氣的一柱擎天卻讓我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誰用紙折了一個尖頂紙帽,而且這頂紙帽現在就扣在我的一柱擎天上。讓本來充滿陽剛氣息的晨勃,變成了現在的逗比。

至於這紙帽是誰折的然後又是誰進來我宿舍,趁我睡覺時候給我的雞巴戴上去的,既然她們都不在乎,我更不在乎啦。

但由此我也知道這幫女生裡面,肯定有一位大膽而又開放的女生,至於是誰,只是隱隱有了猜測。總之對我而言是好事兒。我巴不得你多來幾次呢。

而那些吵醒我的女生們的嘻嘻哈哈聲,肯定是因為她們在水房門口看到我現在躺在床上的樣子引起的。

因為當我醒來的第一時間,她們竟然還很不專業的裝作認真刷牙洗臉的樣子,尤其是大奶妹小白,還在哪兒憋不住偷偷笑呢,胸前那36D大奶,也隨著她的憋不住笑的顫抖的身體而一顫一顫的。我也忍不住把紙帽舉得更高了。

現在的女生瘋起來也太大膽了吧。難道在她們眼裡我是一隻披著狼皮的小羊?我要不要表示下「我很怕怕」啊!

後來分析過,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群居動物。尤其是女性,在一個特定的環境下,當她們的數量相對於異性具有絕對的優勢的時候,她們骨子裡的母系氏族基因就會逐漸蘇醒並開始支配她們的行為。

比如當整個樓層只有一個女生宿舍,但有一個或N個男生宿舍的時候,那麼那個女生的自我保護心理會非常的強,剛開始甚至連接觸的機會都不會給你,不用提偷偷進男生宿舍給男生雞巴戴紙帽了。

但是當整個樓層全部是女生宿舍,只有一個男生的情況下,只要這個男生不是變態,那麼就會被接受,甚至成為被調戲的對象;如果這個男生再稍微壞一點或者看似無意實則有意的搞點曖昧什麼的,那麼這個男生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如魚得水似的佔盡便宜了。

***    ***    ***    ***

還有一次,也是在早上的水房,還是跟一群小內褲大胸罩的美女們一起洗漱。水龍頭不夠用,所以我只是用刷牙杯接了水,就站一邊開始刷牙了。順便還能一覽眾多環肥燕瘦的屁屁。

一會兒大奶妹小白打著哈欠拿著臉盆進來了。卻突然間來了精神,伸出食指放在嘴邊朝我「噓」了一聲,意思是不要吭聲啊,然後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王琳琳的身後,一下把王琳琳的內褲拉倒了腳踝,王琳琳則高分貝的尖叫了一聲,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內褲提了上去,我只是匆匆間撇到了那兩瓣雪白雪白的屁股,以及大腿根間那隱約的肥肥的鮮肉。

「小白你給我過來。」王琳琳扭頭一看是小白,便喊道。

這時小白自己在那兒哈哈大笑,樂的不行,聽到王琳琳喊她,也不答話,一溜煙回宿舍了。

報應來的很快,晚上睡覺前小白在水房用洗面乳洗臉,我當然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站在旁邊刷牙。

王琳琳走到水房,喊了一聲「小白」。小白臉上還沒用清水沖洗,所以還閉著眼睛。聽到有人喊他,下意識的直起腰轉過身來,王琳琳則上前一把就把小白的內衣掀上去,把那一對36D的大奶子釋放了出來,王琳琳還順手揉了兩下。那傲人的胸脯就那樣暴露在我眼前,這次我看的清楚,那粉紅色的葡萄,那波濤洶湧的柔軟。

我靠,老天爺啊,不帶這樣的啊,能看不能吃,多來幾次這是要把我逼瘋的節奏啊。不過我倒是很願意她們來一場世界大戰,全部互相扒光了才好。嘿嘿。

王琳琳也留下了一串笑聲迅速遠遁。小白這丫頭倒是放得開,慢慢的放下前胸的衣服,用清水趕緊洗了洗臉,發現我還在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胸脯看。

「孫濤你個大色狼。看什麼看?忘恩負義!」小白這話說的我一愣,這哪兒跟哪兒啊,這我咋就突然忘恩負義了?

「早上讓你飽了眼福,沒想到晚上倒把本姑娘也給搭上了。哼。」說完小白拿起臉盆出了水房。

看著小白那穿著三角內褲的屁股一扭一扭的遠去,我的雞巴硬了又硬,她們在玩火啊。***    ***    ***    ***

以上只是挑了幾件記憶深刻的小事描述了下,算是熱熱身。之後將是每一章一個完整的故事。當然小說來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各位看官莫要認真!後續的淋浴間的故事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