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與入室小偷發生性關係

林瓊是不是個白癡到極點的女人,但是,三十歲的年齡,從心靈到身體更渴望一種溫柔細緻的體貼。可是以這樣的方式得到,甚至懷念,林瓊自己都有些鄙視自己。

下午下班回來,林瓊遠遠地看到他們家住的這棟樓的外牆又架起了腳手架,不知道這棟舊樓有多少年了,只是在林瓊的印象裡總是在不聽地加固。走近一點才發現,腳手架離他們家的窗戶不到一米的距離,踩上去可以很輕易就進到他們家的臥室。

林瓊心裡一驚,急急忙忙地向家跑,邊跑邊給老公打電話,「你今天什麼時候回來呀?」那邊嘈雜的聲音裡,林瓊隱約聽到他大聲喊:我忙完就回來,你吃飯不要等我,你自己先吃。林瓊奔回家,裡裡外外仔細檢查了三遍,好在沒有什麼異常。

以前幾次樓房加固的時候,住戶就有傳家裡被小偷光顧的,所以,只要看到樓面架腳手架,林瓊心裡就緊張得要命,夜裡,鬧鐘已經敲了11下,老公還沒有回來,也許這傢伙晚上不打算回來了,林瓊拿起手機,果然看到他的短信,輕輕悄悄地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的。

她在被窩裡蹭了一會兒,雖然已經沒有了睡意,可是她實在懶得起來,實在不願意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面對這間冰冷的屋子。心中對已經出差了一個月的老公滿是想念。想到他溫柔的親吻著自己,想著他對自己胴體著迷的樣子,想著他伏在自己身上愛憐的進出著…………

她開始有些春心蕩漾了,對於別人常說的——「三十如狼。四十虎。」她也越來越能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剛剛過了四十歲生日的林瓊,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性欲比年輕的時候大了很多。甚至自己無意識的對於一些敏感部位的觸摸,都會讓產生很大的情欲。現在,居然只是想一些親密的事情,竟也能讓她燃起滿身的欲火!

林瓊本能的把手伸到兩腿之間。當手觸摸到下體嫩嫩的敏感地的時候,一陣快意開始慢慢襲來,仿佛是老公在輕柔地愛撫自己的身體一樣。她的左手又伸向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已經有些發硬的乳頭,她的乳頭敏感極了,在食指和拇指的撮弄下,慢慢的有些充血般的膨脹起來。

林瓊的手指急切的放在陰唇之間摩擦著,裡面已經變得濕潤起來…………轉瞬間,手指觸到了那個小小的陰蒂,讓它變得堅硬而興奮,隨時等待更加強烈的愛撫。瞬間地快感讓她全身開始痙攣起來,嘴裡的呻吟聲也變得那麼饑渴難耐。

很快的,一陣一陣刺激的滋味向她整個身心襲來,一下子溢滿全身。她的呼吸急促的喘息著,指尖也緩緩的順著陰唇頂了進去。

隨著情欲的點點迸發,她的速度也開始快起來,食指進出的節奏是那麼輕巧有力,露在外面的拇指也配合的按壓著陰蒂,舒暢的感覺象洶湧的波濤,從小腹一直傳遍全身。她如饑似渴的吞咽著唾液,牙齒咬在下唇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林瓊快活地呻吟著,暢快淋漓的感覺在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擴散。隨著食指劇烈的摩擦著敏感的陰道內壁,一股股粘稠的愛液不斷的從下體流出,粉紅色陰蒂早就硬硬的掙脫包皮的束縛,像一顆昂貴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面。

她的速度越來越快,高漲的情欲讓她的雙腿已經崩的筆直。隨著洶湧的快感不斷的襲擊全身,按在胸膛上的左手也開始不自覺的用力,連指甲都似乎陷在豐韻的乳房裡。

她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些痛苦的掙扎著,感覺高潮已經開始緩慢的湧動上來。

伴隨著G點被指尖重重蹭過,渾身開始不由自主的連續的痙攣著。大量的黏液從陰道深處噴湧出來,強烈到極點的衝擊使她的陰部劇烈的收縮,手指已經變得難以移動了。

在一聲長長的呻吟聲中,林瓊終於到達頂點。她放鬆了身體,大汗淋漓的癱到在床上,完全虛脫的在枕頭上喘息著…………很長時間,她才慢慢的睜開雙眼,高潮過後的空虛感覺開始一點點地向她襲來。她生平從未這麼渴望的期待老公。

身邊空無一人的寂寞情緒有點叫她無所適從。她緊緊的摟住枕頭,好像把它當作愛人一樣的擁著。

剛剛立秋,晚上仍然有些煩躁和悶熱,輾轉反側許久,林瓊才讓自己入睡。

朦朧間,林瓊看到窗簾一動,有一個黑影在窗前一閃就進了林瓊的臥室,林瓊條件反射地從床上坐起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嘴巴已經被人捂起來,他低聲說:不許喊,否則我就殺了你。

他手裡一明晃晃的西瓜刀,在林瓊面前閃亮一晃,林瓊心裡不禁哆嗦了一下。

對面樓的燈光穿過窗簾照進來,屋子裡不是很黑,林瓊看不到他的臉,但是他的眼睛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說到底不是一個窮凶極惡之人,甚至眉目之間還有一絲英俊。

他兇狠狠地說:給我找3000塊錢,我會還你,不許報案。他把手裡的大刀在林瓊面前晃了一晃,一到寒光刺痛了林瓊的眼,林瓊趕緊從包裡取出今天剛取出來的錢:這是我今天才取的,準備給孩子上學用的,大約3000多,我只有這些了。

他連看都沒看就把錢往口袋裡一塞「我也沒向你多要,那麼多廢話幹嗎?」

然後,他把林瓊往旁邊用力一推,準備從林瓊身邊過去。就在這一瞬間,林瓊睡衣的帶子被他一把抓開,真絲的睡衣從林瓊光滑的肩膀滑落,林瓊豐滿白嫩的身子裸露在他眼前,林瓊愣了一下,他也愣了一下……

在暗暗的燈光下,林瓊的胴體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雪白的肌膚,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乳尖,白嫩光滑的圓臀,纖秀細嫩的美腿,凸起的恥丘和濃黑的已被淫水淋濕的陰毛散發無比的魅惑,濃密烏黑的陰毛將迷人的蜜洞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鮮紅的陰唇張合翕動著,就像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他的眼睛在林瓊身體上停留了三秒,就狠狠地把林瓊推倒在床上,象一頭猛獸一樣撲了過來,林瓊奮力掙扎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側過來的身體壓著林瓊的雙腿和雙手,林瓊象一個被捆綁的稻草人,絲毫動彈不了林瓊的心怦怦亂跳,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期待,是報復老公麼?是春情騷動嗎?林瓊不知道!

他摟抱住林瓊親吻咬齧著她雪白飽滿的玉乳,一口含住林瓊的一隻飽滿雪嫩的玉乳,吮吸著那粒粉紅嬌嫩的乳尖,一隻手握住林瓊的另一隻嬌挺軟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輕撫著林瓊那白皙細嫩、晶瑩剔透的雪肌玉膚。林瓊嬌靨羞紅,玉頰生暈,嬌羞無限,一種久違的生理需要越來越強烈。不一會兒,一股粘稠滑膩的淫津欲液流出林瓊的下身,她那飽滿嬌挺、柔軟玉嫩的酥乳上兩粒嫣紅圓潤的乳蒂漸漸變硬、挺立。

「啊!啊!」林瓊嬌喘吁吁,動情地呻吟著,兩條雪白渾圓的玉腿難過地蠕動著。

林瓊只知道自己真的感到很舒服,林瓊感到被他壓著裡有一種溫暖,有一種依靠。

林瓊的頭腦很亂,林瓊不知是不是應該推開他,但是林瓊真的不想,「給我個理由!」

林瓊對自己說,「嗯!我喝多了!」林瓊心中暗暗好笑,真是自欺欺人。

於是林瓊決定放鬆自己,給自己一個愉快的夜晚。林瓊渾身酥軟的躺在他身下,任由他輕薄。林瓊羞澀地閉上了眼睛,任他為所欲為。

林瓊張著迷人的柔唇,看著她吐氣如蘭的柔美紅唇是如此的誘人輕喘嬌啼,他再也忍不住,將嘴印上了她柔軟滑膩的唇,在兩唇相觸之時,她混身一震,接著輕輕的張開了口,讓他的舌尖伸入了她的口中,可是她的嫩舌卻羞澀的回避著他舌尖的挑逗,他啜飲著她口中的香津吸住她口內想閃避脫逃的香舌,哇!啜著她口中的甜美的香津蜜液,他一面翻來覆去強吸猛吮,一面貪婪的全部吞了下去。

林瓊被他吻得整個人都輕飄飄的,渾身軟綿綿的,此時就算讓林瓊反抗恐怕林瓊已無能為力了。

他似乎很滿意林瓊的反應,他抬起頭笑了,他的笑好迷人,笑容裡充滿了難言的魅力,簡直迷人心魄。林瓊看的心魂蕩漾,情不自禁的將自己的雙唇向他湊了過去,就像自己是一樣祭品去奉獻給自己癡迷的男人。

她急喘噴出的醉人鼻息如催情的春風灌入了他的鼻中,使他的腦門發脹,欲火如焚,鮮嫩的紅唇終於被逮到他立即將嘴印在她柔軟的櫻唇上,林瓊張開著嬌豔欲滴的性感小嘴,他將嘴唇貼上並粗重地喘著氣,舌尖沿著牙齦不斷向口腔探路,林瓊聖潔雙唇的口紅極為香豔。

吐氣如蘭的林瓊的舌頭被強烈吸引、交纏著,倆人像真正戀人一般所做的深吻。他由於過份興奮不禁發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著眼前的美豔佳人被陌生男人強迫接吻的嬌羞掙拒,貪戀著她口中的粘膜,逗弄著柔軟的舌頭,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不但淫亂且死纏著。

他盡情用舌去舐她光滑的貝齒,絲絲帶脂粉口紅的香津玉液滲入他的口中,甘醇卻讓人血脈賁張,她柔軟的芳唇嬌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氣息芬芳好聞,她的丁香嫩舌讓他吸吮到幾乎斷掉,直到她被他吻得快窒息的時候,才放開她稍作喘息。

林瓊掙扎著身體,向他貼近,林瓊渴望他進入林瓊的身體,隨著身體的接觸,林瓊感到了他強壯的男人氣息,林瓊的臉更加緋紅。但是他在最初的侵略之後,他的吻漸漸變得溫柔,林瓊竟然慢慢地喜歡他的舌尖象小蛇一樣在林瓊唇齒間遊走,在那一刻,林瓊幾乎忘了他是一個入室搶劫的醜惡的竊賊,在這個危險的斗室裡,林瓊是一個寂寞得漸漸要枯萎的女人,他是一個激情澎湃的男人,林瓊和他,只是在恍惚之間,在道德廉恥來不及發揮作用的時候,抽取生命中的幾分鐘肆意忘情了一回。

他的吻不知不覺的已經滑過了林瓊的小腹,林瓊感到他火熱的氣息噴吐在林瓊的大腿內側,林瓊害羞的閉緊雙腿。「打開你的腿!」他的口氣纏綿而且強硬,林瓊聽了全身忍不住湧上紅潮林瓊知道自己已無法抗拒。他挑逗的撫摸著林瓊的臀,親吻著林瓊的雙乳,林瓊全身發顫,思緒混亂,不知不覺中分開雙腿,肥厚的大陰唇及薄薄的小陰唇顯露出來。

他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陰核揉捏一陣,不時還撫弄周邊烏黑濃密的陰毛,兩隻指頭順著紅嫩的肉縫上下撫弄後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轉不停的扣弄,麻癢癢的快感從雙腿間油然而生,濕淋淋的淫水粘滿林瓊的陰戶。

「啊!……不要啊!……哼……哼……不可以!啊!……」也不知此時的林瓊是真的不要還是假的,他用濕滑的舌頭去舔她那已濕黏的穴口,不時輕咬拉拔她那挺堅如珍珠般的陰核,他的兩隻手指仍在她的穴內探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林瓊難以忍受如此淫蕩的愛撫挑逗,春情蕩漾、欲潮氾濫,尤其小穴裡麻癢得很,不時扭動著赤裸的嬌軀嬌喘不已:「哎喲!……!……別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饒了我……」林瓊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的胴體,小穴裡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

「啊……天哪……」林瓊簡直無法忍受他的愛撫,從沒有男人這樣對林瓊做過,林瓊極力夾緊大腿,想阻止他的進一步動作,但是林瓊失敗了。在他舌尖靈巧的挑逗下,林瓊迷失了。

他貪婪地一口口的將林瓊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斷用舌尖舔她的小穴,還不時以鼻尖去頂、去磨她的陰核,用嘴唇去吸吮、輕咬紅嫩的陰唇,他雙手沒得閒地一手撫摸揉捏著柔軟豐圓的乳峰,時重時輕,另一手則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愛撫著。林瓊被他高超的調情手法弄得渾身?麻,欲火已被扇起,燒得她的芳心春情蕩漾,爆發潛在原始的情欲,林瓊無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熾得極需要男人的勁物充實她的肥穴,此時無論他如何玩弄她都無所謂了,她嬌喘吁吁:「喔!……!……別再吸了……哦!……我、我受不了……哎喲……」

「啊……不要啦……」林瓊瘋狂的叫喊著,抵擋著體內蒸騰的欲火,強烈的刺激使林瓊的身體扭曲著,林瓊的雙手緊緊握住幾乎脹裂的雙乳,挺起的小腹起伏著順應著他的動作,洶湧的欲潮狠狠的拍打著林瓊的肉體,柔嫩而光滑的大腿向空中極力舒展著。

他死死地盯著那豐圓白潤的大腿中間一叢烏黑的陰毛,兩片嬌嫩豐腴的陰唇欲夾還羞地掩護著剛剛遭受蹂躪而達高潮的小穴口,一股淫液掛在微開的大陰唇間,晶瑩剔透,淫糜萬分。

他一邊視奸著女人赤裸的胴體,一邊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林瓊微睜著眼,赫然發現他竟然有一身強勁的體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虯結,發達的胸肌前森森然一簇烏黑的胸毛,粗壯的大腿間高挺出一條長長的黑褐色肉棒,殺氣騰騰的樣子,太駭人了……

林瓊嬌弱地驚呼出聲:「啊……」,逐漸消褪的紅暈驟然又逼上俏臉,又羞又怕,她似被人下了定身法般,呆坐在床上,眼瞪瞪的看著赤裸裸的,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如同鐵棒似的矗立著。她看到那根如鐵棒似的大雞巴,心房就不停地「撲通」、「撲通」

的猛跳著。她從未被這麼大的雞巴插過,插起來的滋味不知有多好。她還沒有被大雞巴插到,自己就胡思亂想得小穴騷癢起來,胸前的大乳房起伏著,全身發燙。

她的陰毛濃密烏黑細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他終於抬起了身體,飛快的脫去身上的衣服,在他雄壯的男性勃起面前,林瓊顯得那樣無助。他跪倒了林瓊的身體中間,雙手抬起林瓊的大腿,邊握住大肉棒將龜頭抵在她的陰唇上,沿著濕潤的淫水在小穴四周那鮮嫩的穴肉上輕輕擦磨著,男女肉體交媾的前奏曲引動的快感迅速傳遍林瓊全身,只磨得她奇癢無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閉上媚眼放浪嬌呼:

「啊!……好……!……別、別再磨了……我、我受不了啊!……快……快……插!……受不了啦!……」林瓊陰戶津津的流著淫水。

林瓊情不自禁的扭動著身體,急的更張大了雙腿,兩手掰開那兩片紅紅的陰唇,將整個騷屄打開……

他看著不由一呆!只見兩條大腿成180度打開,林瓊更用那塗有蔻丹的纖纖玉手掰開陰唇,騷屄內一覽無遺,見騷屄內的肉像鯉魚嘴似的一開一合,蔚為奇觀!趕忙用大龜頭頂住,沾著滑滑的淫水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肉棒順著淫水插入林瓊那滋潤的肉洞,想不到林瓊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櫻桃小嘴般美妙。

「啊…」終於他進入了,溫柔的輕輕的冒進了,充分的濕潤使林瓊幾乎沒有感到疼痛,他並沒有馬上完全進入,只是在那裡緩緩的抽動,林瓊的身體內壁顫抖著,似乎為他的到來歡呼雀躍,林瓊情不自禁的蠕動著,渴望完全吞噬他的一切。

林瓊感到他越來越強勁,隨著他的抽動,他一步步向林瓊身體深處逼近,直到完全沒入林瓊的肉體。

「哦……」林瓊放縱的嬌吟著,感受著體內的力度,他不慌不忙的抽送著,像是在享用一道豐盛的大餐。他的雙手在林瓊身體上肆意的遊動,探索著每一個角落,折磨著林瓊的肉體,逼迫林瓊發出呻吟,哀求他的賜予。

「哦……come on ……www. me ……啊……baby……」他的動作越來越快,情欲的烈火焚燒著林瓊的肉體,蒸騰的烈焰像要熔化林瓊的一切,在高潮來臨的那一瞬間,林瓊徹底放縱了林瓊的肉體和思維,不顧一切的發出令人面紅心跳得淫聲蕩語,這在平時的林瓊是不可想像的,林瓊不知自己在幹什麼,林瓊只想徹底的享受這一刻。

忽然,林瓊聽到他低抑的聲音:你感覺好嗎?如果不好,你告訴我。

從前,林瓊和初戀男友在一起親熱的時候,他也愛問這句話,就這麼簡單熟悉的一句話,林瓊的身體立即火一樣熱烈起來,林瓊覺得自己在努力抓住一些什麼,但是什麼也沒有抓住,林瓊就那麼用力地、用力地渴望,然後,他的身體就進入了,林瓊有一種完全被充盈的滿足,這是林瓊和老公從來沒有的感覺。

他的熱烈林瓊的迎合,林瓊象一尾落水的魚深深地被他淹沒很久以後,他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他說:「我會還錢給你,但是不許報案。」還是很低的聲音,卻沒有了最初的冰冷,他話未說完又跳向窗臺,身手靈活地將自己隱沒在夜色裡。

驚魂未定,林瓊立即撥打110 ,電話還沒有撥通,林瓊頹喪地放棄,這個壞人知道林瓊家,如果報案,他肯定會來報復,那樣的結果林瓊不敢想像,電視裡早已上演了很多被壞人最後報復的悲慘結果。

現在,林瓊唯一可以找的人就是老公,可是他的電話一直不通,林瓊打第五遍的時候,手機裡還是那句溫柔卻冰冷的女聲:「您撥打的使用者不在服務區。」

林瓊狠狠地把手機扔在地上,隨著破碎的聲音,林瓊的心瞬間四分五裂,屈辱的淚水流了一臉。

林瓊重新又躺在床上,剛才的那一幕象一個短片的電視劇,刺激緊張,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但是,床已經不是原來的床,因為有了剛才的那個男人,一個卑鄙的入室搶劫者……什麼都和從前不一樣了。

一夜無眠。早晨剛到單位,從林瓊前面走過去又折回來的青青審視了林瓊一下,說:「嘿嘿,姐姐,昨天晚上被姐夫滋潤了吧?氣色這麼好。」林瓊瞪了她一眼,不想說話。她看林瓊一副沒有表情的樣子,識趣地走開。

林瓊偷偷地拿出小鏡子,果然發現臉色紅潤潤地,想想昨夜,真的是有驚無險而且還……萬一碰到的是一個窮凶極惡之徒,估計今天的頭版頭版頭條就是某社區某戶昨夜小偷入侵,砍死女主人,此案正在調查中等等。這一整天林瓊都在一種半是不安半是茫然中度過,即使站在課堂上林瓊也是渾渾噩噩的。

那個家林瓊有些不想回去,可是想了一天都沒有想出更好的去處,林瓊在猶豫中坐上了回家的公車。老公依舊沒有回來,他發短信說工程上臨時有事情昨晚去了S 城,要一個月左右才回來,讓林瓊好好照顧自己,林瓊淡淡地笑了一下刪除他的短信。

晚上,林瓊早早把家裡的窗戶關好,認真檢查好幾遍才拉上窗簾。林瓊把屋裡大大小小的燈打開,然後關好房門爬到自己的大床上,蒙古刀放在枕頭下,用手壓一壓能感受到那種冷硬,林瓊心裡有一絲塌實的感覺。床罩和被子仍然是昨天的,林瓊懶得換它。從內心深處來講,林瓊有些不願意換下來。

躺在黑暗裡,林瓊無法如眠,枕邊還殘留著昨晚那個男人的氣息,他的身體很熱烈,動作很輕柔,甚至,他侵略性的吻都那麼狂野而讓人懷念,和老公在一起,他從來沒有這樣熱烈過,也沒有如此體貼過。但是,三十歲的女人,從心靈到身體更渴望一種溫柔細緻的體貼。

可是以這樣的方式得到,甚至懷念,林瓊自己都有些鄙視自己。然而,在潛意識裡林瓊卻有那麼一些期盼,盼望著那個男人在某一個午夜再次爬上高高的腳手架來到林瓊的房間……

樓房的加固工作已經進入尾期了,有一些地方的腳手架已經在慢慢拆除,那個男人終究沒有再來,林瓊的心在一個個期盼的夜裡失落,說真的,林瓊不是心疼那3000塊錢,只是想再一次看到他。

那一夜,林瓊輾轉難眠,由於天氣太熱,林瓊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直到12點以後才入睡,忽然林瓊聽到窗簾微動,只見一個身影敏捷地從窗戶上跳下來,林瓊還沒有看清楚,他已經站在了林瓊的面前。

這是一張異常英俊的臉,他說:「姐,明天這裡的施工完全結束了,我今天趕來把錢還給你。」說著,遞過來一個乾淨的牛皮紙信封。

他看著林瓊,臉紅紅地說:「我可不可以再操你一次?」林瓊猶豫地點點頭,內心深處那些關不住的小欲望全洩露在眼神裡。

他走過來輕輕地環抱住林瓊,那種熟悉的煙草味道讓林瓊心底升騰起來的欲望在這一刻達到頂點,林瓊緊緊地抱住他,生怕他在這一刻消失。

突然,門口一陣驚天動地的敲門聲把林瓊倆都嚇了一跳他有些揣揣不安地放開林瓊,林瓊說:「我去看看。」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有意識地避到衣櫃後面。林瓊打開大門,門口竟然站著兩個員警。

林瓊大吃一驚:「發生什麼事了?」員警說:「有人打電話報警,說有一個小偷從樓下的腳手架進了你們家,讓他們過來看看。」林瓊嚇了一跳,立即想到了屋裡的他。趕緊說:「不會吧,我怎麼不知道,我一直都在屋裡,屋裡沒有人進來過,打電話的人可能看錯了,謝謝你們。」

兩個員警你看看林瓊、林瓊看看你,說:「哦,這倒有可能,只要你確定自己是安全的,那就沒有關係,你要有什麼事情再打報警電話。」說完就匆匆地下樓了。

關上大門,林瓊回到了房間,看他站在那裡,一臉的局促不安,從頭到腳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自然感,好象他徹底變成了另一個陌生的男人。

林瓊心裡有些說不出的厭惡,林瓊不知道自己怎麼變化得這麼快,只是希望他儘快從眼前消失。林瓊說:「你走吧。」他有些尷尬,低頭答應著。

然後走向窗戶,林瓊不耐煩地說:「你就不能走大門嗎?」他看了林瓊一眼,想說什麼卻什麼也沒有說,走到門口打開大門直徑下了樓,聽到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林瓊跌坐在那裡,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林瓊打開他拿的信封,裡面一遝人民幣,整整3000元。

最後有一張紙條從信封裡飛出:「借你的錢還你,謝謝你沒有報案,你是個善良的女子。」林瓊愣在那裡,錢從手中紛紛落下,如同一些五味雜陳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