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小子與艷婦的合體

九七年的夏天,一個令人無法忘卻的夏天,記住的不只是那個夏天的悶熱, 也記住了一段永遠銘記在心的艷遇。

那是一個與往常一樣悶熱而又潮濕的傍晚,我一個人在小攤吃過牛線,習慣 性的往街上的舞廳走去。

我會跳舞,卻在舞廳很少跳,我去是為了避暑。

沒有工 作,住的地方是我以前實習的廠。

宿舍裡熱得只想發瘋。

與平常沒什麼兩樣,舞廳裡還是這幾掇人,熟悉的旋律,熟悉的面孔,我也 還是做在老位子。

然而平靜就在一剎那被打破了。

兩個女人,我沒記錯的話應該 是闖進來的,因為她們做在我旁邊的時候還在大口喘氣,後來我也想過應該是她 們第一次來舞廳緊張才喘氣吧。

我略帶厭惡的看了她們一眼,因為很顯然她們打 斷了我欣賞舞池裡的美妙舞姿,而且我這張桌子沒有其它人,她們坐下的時候似 乎應該問一下有沒有人。

然而我發現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女人,應該是少婦吧。

長 得出乎意料的漂亮,身材修長,皮膚白晰,而迷人的瓜子臉似乎還帶著一點點憂 郁,最讓我著迷的是她的門牙是兩顆小鼠牙,十分可愛。

另外一個應該是女孩子 吧,長得卻丑了點,這也應該合理吧,美麗的女人旁邊最好有一個醜一點的做陪 襯。

而故事也就這樣開始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略帶內向的人,雖然內 心充滿了邪惡,但是表面卻從來不表現出來。

我回過頭來繼續我的欣賞,沒有再 看她們。

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在一曲結束的時候,那個少婦卻主動問我,嗨, 你會跳舞嗎?不會跳舞來這裡做什麼。

那你教我好嗎?眼神中充滿著期望,我按 捺住心臟的劇烈跳動,好吧,分明看到另一個女子嚥了一下口水。

一曲並四開始了,我過去很自然地牽她的手,很奇怪,這麼涼爽的地方我的 手心怎麼還會汗?更怪的是,她竟然真的不會跳舞。

我在教過她怎麼走步後,問 她,你這裡第一次來嗎,對啊。

沒來過。

那以後經常來玩,跳舞蠻好的。

分明而 又自然的勾引。

她卻沒有回答。

過了一會兒她才說,我是和老公吵架才跑出來的,他老是出去跳舞,叫我在 家看孩子,煩死了。

我警惕地看看了四周。

他是老去公園那邊的舞廳的。

那個 人是誰啊,我頭往醜女方向一點。

哦,那是駕駛員的妹妹,做飯的。

我一時摸不 著頭腦。

也沒問。

一曲結束了,下一曲是慢四,怎麼辦,要動手嗎,還是等等?? 你還教我跳嗎,可以啊,我淡淡地說。

音樂開始了,再過三十秒燈就沒了,按慣 例,跳這個舞都是燈滅了再上去跳的,可今天情況不一樣了,我拉過她的手,不 顧眾人虛偽的目光,先教她跳起來。

漸漸地對方的眼睛模糊起來。

旁邊的人也多 起來了,漸漸地,邪惡的念頭卻清晰起來。

怎麼這麼暗啊,本來就是這樣的,你 看人家都是抱在一起的呢。

沒有回答。

這個曲大概是十分鐘吧,我應該在後幾分 鍾再動手,不能驚跑了哦。

手中卻稍微加了一點力,使得彼此更靠近。

六七分鐘 過去了吧,沒有反抗的跡象。

我突然鬆開她的手,兩手又迅速地從她的兩腋插過 去,環抱在她後背,然後稍用力,將她擁在懷中,可能有稍微的一點反抗吧,她 應該只是遲疑了那麼半秒,就很順從地把臉埋在我胸口,我安慰她,都是這麼跳 的,沒什麼的,沒有回答。

我卻越抱越緊了,甚至分明地聽到她的喘氣了,我稍 微鬆了一下,把嘴唇輕輕地靠在了她的耳邊,姐姐你好漂亮,讓我親親你好嗎, 沒有回答,只是把頭埋得更緊。

我不顧一切地在她的耳朵,脖子及額上蜻蜓點水, 而舞池裡這時也達到高潮了,女人的呻吟聲,甚至尖叫聲此起彼伏,(我到現在 仍疑惑那略帶無助的哀求的尖叫是怎麼產生的,是用手嗎,甚至有一段時間還同 情過這尖叫,後來一個朋友說,那是活該,沒什麼可憐的,我也不置可否)我從 新抱緊了她,盡量把她的胸往上托,以更貼進我的胸膛,我想我可以感覺到她的 心跳,而她也一定感覺到我下體堅硬的障礙了吧。

最後我輕輕地吻著她的唇,沒 有絲豪的反抗,不能再進攻了,我告誡自己。

我享受著她嘴唇淡淡的香甜味,問 她,你以後真的不會再來了嗎。

明天你會來嗎,她急切地問,哦,後天吧,明天 我要出差,沒空。

以退為進,要釣釣她的胃。

那後天你一定來,我也來好吧?行。

出舞廳了,我說送送你吧,千萬不要,被我老公看到會打你的。

那,那好吧, 那我走了,後天不要忘了。

不會的。

旁邊的醜女分明笑了一下。

而那少婦也分明 捏了一下那個醜女。

第二天我還是照舊來了舞廳,她果真沒來,我涼爽了一個晚上,靜靜地而又 急切等待著明晚的到來。

第三天,我坐在老位子上,方向卻換到了對門。

和幾個熟人打過招呼後,一 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影出現了,修長的身子,外面是一件薄紗的連衣裙,裡面的 文胸若隱若現。

看出來她今天特意打扮了,可能還撲了點粉,臉上看上去更加白 晰,多想上去咬一口啊。

她徑直向我走來,我站起來等她,而旁邊的熟人卻不適 時的拉我,問我,喂,是你新女朋友啊。

還鬼笑。

我沒理會。

她到了我旁邊衝我 笑笑,就坐在了我邊上。

我們坐邊上的位子吧。

那裡安靜點,其實邊上是情侶沙發座。

更隱蔽點罷了。

我拉著她的手,在邊上熟人羨慕的眼神中走了過去。

七點四十五,舞池準時生卻起來。

而我們卻賴在沙發裡沒有動,我大膽地抱 過她,一隻手也搭在了她的胸口。

連衣裙,為什麼是連衣裙,撩起來多煩啊,唉。

終天挨到慢四的時候了,她似乎也早已按捺不住,把頭靠了過來,該死的燈今天 怎麼老半天不暗啊,好像等了一個世紀才慢騰騰地滅下來。

狂吻,還是狂吻,如 果沒有衣物的遮擋,我會從她的頭吻到她的腳,而此時我一邊吻著她,一隻手卻 往下去撩她的裙子,她的一隻手卻過來陰擋,似乎是更加增添情趣,幾個回合過 後,終於撩了上來,我撫摸著的她的腿,哇,好滑啊,又涼,我情願一直這樣摸 下去,直到死。

可是怎麼行呢,運動還要繼續啊,另一隻手在裙外撫摸她的郛房, 隔著一層輕紗,一層薄棉,她的郛房更顯得生動,豐滿。

我不顧一切地將連衣裙 撩到她腰部,手伸了進去,哇!真實的乳房。

沒有摸過比這更美妙的乳房了,我 兩手輕輕地捏著她的乳尖,提了一下,她輕微的呻吟了一下,更加令我心曠神怡, 衝動的我把整個臉藏在了她的胸口,像一個餓極的嬰兒,拚命地亂竄,而她呻吟 地更厲害了,聽起來有點無助的感覺,我大膽地直接褪下了她的內褲,一摸就知 道是那種半透明或透明的……一直褪到她的腳脖子,多麼濕潤的地方啊,我用一 顆中指在中間反覆輕輕地搓,一手卻更加緊緊地抱著她,吻她,多麼軟弱的身體 啊。

過了一會兒,中指摸到上部的小米粒,開始集中一個地方輕輕地轉起圈來, 呻吟聲更加動聽了,喘息聲也更加粗重了,而令我意外的是,當我抓過她的一隻 手,按在我蠢蠢欲動的兄弟的上面的時候她卻堅決的拿掉了,幾次都是這樣,我 只能放棄。

當我的手指,慢慢地進入,感覺到異常溫暖且濕滑的時候,我站了起來,迅 速地褪下了自己的褲子,不由分說地將她的兩腿分了開來,很自信地頂了進去。

一陣長長地呻吟,似乎聽到了滿足和慾望,沒有多少時間了,快啊。

我記憶中我 從來沒這麼勇猛過,幾十次抽插過後,我停了一下,差點就出來了,不甘心的。

而她此時一定時閉著眼在享受吧。

臉也一定紅了吧,我摸了摸她的乳房,更加高 聳挺漲。

讓我衝刺吧!我盡量分開抬高她的腿,兩手撐在她腿下,用力頂到最裡 面,停了半秒左右,隨即開始了瘋狂的最後三十秒,舞池的呻吟和尖叫聲適時的 響起了,與我們的呻吟聲摻雜在一起。

我射到了她的最裡面,也分明感覺到了她 有節律的抽動。

燈慢慢在亮起來,我迅速穿好褲子,她也穿好了褲子,並從隨身 帶的包裡拿出一包紙巾,問我廁所在哪裡,我指了指方向,她飛快地跑去了,而 和她一同跑去的還有四五個女子吧。

我突然想起,我剛才看到她的臉彷彿透著一 絲桃紅,比剛進來的時候更加迷人了……從舞廳出來,她問我住哪裡,我說就那邊一個廠的宿舍,你有空來好了!哦, 那我回去了,她笑笑對我說。

你也回去吧。

真是很奇怪,接下來一個星期吧,我天天去舞廳等她,卻再沒來過,我對自 己變得很沒信心,可能自己太差了吧,人家玩了一次就不要了。

奶奶的。

那天晚上,我和三個同事,其實都是下崗小伙子,在宿舍裡搓麻,到十二點 結束時我多了一百多塊錢,喜滋滋地去沖涼了,也就在宿舍旁的個水龍頭上亂洗 吧,突然看到樓道那邊有個身影,咦,整個三樓的人都在這裡啊,還有誰啊,樓 道裡又沒燈,我也看不清是誰,等走近了,我呆了,是她。

我愣了一下,她看到 我卻一笑轉過身去不往前走了,我立刻穿上褲叉,才走到她面前,她頭髮有點亂, 精神可能也不是太好,卻更顯得楚楚動人,讓人憐憫。

她很輕卻很盼望地說,你 有沒有空……還沒聽完,我就走回宿舍,取了件衣,拉她下樓了,後面的聲音大 叫,回來幫我們帶點炒牛線!小子贏了這麼,都是我的錢!!!!出了廠門,她說,和老公吵架了,你陪我好嗎,好的,可是我們去哪裡呢, 先乘車再說啊,一輛TAXI很聰明地停在了我們旁邊,我開門讓她先進去,然 後我坐在了她旁邊,發現她手裡還拿著個塑料袋,不知道是什麼。

十二點多了, 去哪裡啊,先到市中心再說吧。

車剛開沒一會兒,她突然提出和我換位子,不由 我分說,藏到了我身後,還問我那個門口有沒有人,我往外看了下,那邊只有一 家是私房,其它都是小店,有一個矮壯的男人正站在門口叉著腰,脖子裡一根項 練好粗啊,那就是她住的地方嗎,那就是她老公?不會吧,簡直是牛糞啊。

我不 相信。

我說有一個男人在門口,是誰啊,她沒說話。

卻躲得更緊。

都開過了,你 怕什麼啊,我假裝沒看到司機從後鏡反射過來偷窺者般的眼光,對她說。

她才從 我身後出來,頭卻還是靠在我身上,我也不失時機地摟住了她。

快到市中心的時 候,我看到路邊有個通宵舞廳更閃著誘人的燈光,我閃過一個念頭。

到市中心下 車後,我才知道那個袋子裡是錢,怎麼不拿個包啊。

我想。

緊緊地擁著她,她也 不說話,我們就這樣走了一會兒,她就問我,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我假裝想了一 會兒,說那邊可能有個舞廳可能還在營業,要不就去那裡坐一會兒吧。

她就隨我 去了。

她給我錢買了票,兩人剛要走進門,門口的兩臭保安說話了,喂!!!自 帶零食不可以帶進去的!!什麼???你看看清楚,這是零食嗎,這是錢!!!! 她朝兩臭保安揚了揚塑料袋,拉著我往裡走,兩保安就像兩被戳破的汽球。

我也 狐假虎威地瞪了他們一白眼。

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這哪是什麼舞廳啊,就是個給人偷情的地方,今天 是來對地方了,整個舞廳不過七八平米吧,邊上一間一間陋開的小包間倒圍了一 圈。

沒有跳舞,卻有很多似有似無的聲音不知道哪裡傳過來,我們進了一個小包 間,立刻就有一個服務妹推著小車來了,兩位要點什麼,她把小塑料袋往我手裡 一塞,隨便拿吧。

我小心地拿了兩瓶礦泉水,還有牛肉乾之類的東西,可能要五 六十塊吧,先生,一共是二百七十塊,什麼!!!!把我當洋蔥斬啊!我操著本 地話,她拉拉我,買吧,哦。

我打開袋子愣了一下,裡面亂七八糟放了好多大票 小票,也不知道有多少,你做什麼拿這麼多錢啊!服務妹走了以後,我擁著她問 她。

我和老公吵得厲害,隨便抓點錢就走了,那個門口的就是你老公嗎,是啊, 你怎麼會嫁個這麼……還沒說完,她眼淚就下來了,我老家是Y市的,家裡窮, 兄弟姐妹四個,我最大,他是我我們鄉里最有錢的,有一個車隊,十幾輛卡車, 就是自己會御的那種,一天一輛車就掙五百塊錢。

他看上我給我家裡好多錢,我 也沒辦法。

這種事,我書上看多了,真實地卻就在旁邊。

你不知道他脾氣非常不 好,動不動就打人(一點不懂憐香惜玉,這種女人也打)還要出去跳舞,特別是……她對著我的耳朵說,他做那個事的時候,從來不 考慮我的,就知道自己舒服。

不像你……帶著眼淚輕輕笑了一下。

我心曠神怡地 想,我不就是遇到了個怨婦加艷婦嘛!呵呵……上次在舞,做事的時候是在暗裡, 今天有亮光了,讓我好好欣賞你吧。

想著就開始動手摸她,開始她好像沒這個心思,不怎麼動情,我輕輕地咬著 地的耳垂,用兩粒牙輕輕地磨,用舌慢慢地舔她整個耳括,甚至將地整個耳朵含 在嘴裡,慢慢地她開始配合了,兩手也抱住了我。

並開始主動吻我臉,我又慢慢 地解開她的上衣扣,很輕鬆地將她的文胸拉了上去,兩隻小玉兔立刻就蹦了出來, 多麼白啊,我把其中一隻含在嘴裡,另外一隻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略微地昂起 頭挺起胸,以讓我更好地享受。

輕輕地呻吟隨即而起,和著外面曼妙的舞曲,更 讓我不能自己。

沒有想到和她的第一次是在舞廳,第二次仍將發生在舞廳。

不知 道下次是在哪裡了,我暗想到。

今天她穿了件過膝的黑裙,撩起來比上次方便多了,她也相當配合,自己慢 慢地就將兩腿分開了,我突然好想吻她的妹妹,只是不知道,她會不會反感,試 試吧,當我裉下她淡紅色內褲到她的腳脖子時,順勢蹲了下去,她輕輕地問,做 什麼,我沒回答。

卻將她的腿抬了起來,整個陰部就全露在我臉前了。

很少的一 小撮陰毛,在陰唇周圍更是只有了了數根,陰唇卻微閉著,似乎等待著我的開啟, 舌尖慢慢地靠了上去,她略微抖了一下,沒有反抗。

我想可以開始了吧,先輕輕 地在陰唇周圍,慢慢地移到中心的細縫,用舌尖挑開細縫,伸了進去,上下移動, 她的呻吟聲鼓勵我不要停,在我時而輕時而重,又時而急時而慢地挑逗之下,她 的眼神開始迷離了,甚至當我停下來看她的時候,她的眼睛也只是微微地張開, 似乎在問,,怎麼停了?我又開始挑逗她那微微突起的陰唇最上部的小米,已經 充血堅硬了,還是舌尖,混著不多的口水,輕輕地觸碰,她開始搖晃了,似乎吃 不消我這樣的舉動,而我更用力地抬著她的腿,用雙唇含住了她那美麗充血的陰 蒂,一陣顫抖,以及略帶哀求的呻吟。

我保持了十秒左右,才輕輕地鬆開。

我放 下她的腿,開始欣賞她的媚態,她的眼神更加迷離了,臉色也不像剛剛蒼白,而 像略施薄粉般白裡透紅,越發顯得她的美麗。

我托起她的下巴,對她笑了笑,她 卻把兩片唇貼在我的嘴上,輕輕地磨,我稍探出舌尖,她即捕捉到,隨即含在嘴 裡拚命吮吸。

差點讓我致息。

記得上次,我拉她的手放在我小兄弟上,她死也不肯,那讓她為我口交,更 加沒希望了。

所以我雖然有這個想法,卻不敢說出來。

乾脆做吧,不要亂想了, 我褪下我的褲叉,把桌上的東西,全移下來,正準備抱她上去的時候,她卻按住 了我,同時蹲了下來,我發現她的臉真的好紅啊,她問,不髒吧。

不髒的,我剛 洗過澡啊。

我從來沒做過,有點怕,不用怕的,就像吃棒冰一樣的啊。

你試試啊, 不行就不要啦,好嗎。

好吧。

她第一次捧起了我的小兄弟,似乎怕摔壞了似的, 小心翼翼,兩手托著,還用心地看了看,又看看我,然後閉起了眼睛,伸出了她 的小舌頭,到底是沒經驗,只是亂碰,我又說,你像吃棒冰一樣就行了,我怕啊, 你那麼大。

不要全進去啊,能到哪裡到哪裡。

我急啊。

她微微張開了嘴,我往前 頂了頂,剛進去一點點,她就吐了出來,我急忙說,你就舔外面吧,她象徵性地 亂舔了幾下,就站起來撲在我懷裡。

好長時間不動。

唉,算了,不能勉強。

在抱她上桌子的時候,我在她耳朵邊輕輕地說,我們今晚做時間長一點好嗎, 隨你。

褪下她的黑裙和內褲,我小兄弟就不客氣地頂了進去,溫暖立即包裹了小 兄弟全身,又衍伸到我的全身,神仙過也不如此吧,人生最美妙的時刻不就是現 在嗎。

我開始了我的抽插。

我發現站著真好,可以看到她的表情,也可以看到小 弟弟妹妹的動作。

使我更加有抽插的慾望。

大概弄了,十分鐘左右經過了各種 抽插磨之後,,我拉起她的手,示意她下來,她可能沒理解。

當我將她的身體轉 過去之後,她好像明白了,很自覺地將上身俯在桌上,而將兩隻圓圓的屁屁暴露 在我的面前。

我輕輕地打了一下小屁屁。

她卻嗯了一聲。

將小屁屁又往上頂了一 下。

我對後插是又愛又怕。

後插我感覺是最舒服的,卻也是最容易洩的。

不管它 了,反正有的是時間。

呆會兒還可以做的。

我頂了進去,直到沒根。

另外一種異 樣的感覺瞬時包圍了我全身。

我不禁啊了聲。

差點就出來。

喘了口氣,才敢繼續。

在做做停停幾次後,有次有感覺又要出來,想停的時候,她卻肯求說不要停,不 要停,好舒服。

那就只能出來了,猛烈的幾十次抽插過後,我拔了出來,全射到 了她的小屁屁上,她過了好長時間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似乎高潮般。

但我知道。

這種姿勢女的是很難有高潮的。

不過舒服也是有的。

重新相擁在懷裡。

許久都沒有說話,彷彿都在回味剛才的甜美。

而睡意也乘 機襲來。

我們就相擁睡了一會兒。

抱著她。

我又在想,這般美人抱一輩子又何妨?在四半左右,我們胡亂吃過點零食之後,又著實做了一次,時間雖然不長, 但她最後那一次相當撕心烈脾的尖叫,卻讓整個舞廳彷彿停頓了一秒。

然後彷彿 多米諾骨牌般。

此起彼伏地響起了好幾聲高聲呻吟。

使我至今記憶尤新。

接連下了幾場雨,悶熱的天氣才涼爽一點,無所事事的下午,我經常會躺在 床上看書,最近正在讀凡高傳,凡高那窮苦悲慘的一生深深地打動了我。

記得那天下午剛下了一場雷雨,我照例倘在床上。

一手拿書,眼睛卻打起磕 睡來。

半夢半醒中,虛掩的門好像動了一下。

我含糊地問了聲,誰啊?門開了, 原來是你!我一屁股坐起來。

上次和她整夜一起,到今天有半個月了吧,沒想到 今天她會來找我。

我笑著說,你坐啊。

其實我那個宿舍只有兩張床,凳子都在另外一個房間,搓麻用的。

我拍拍我 的床沿,示意她坐下。

今天她穿了件淡綠緊身的無袖上衣,下面是中褲。

一雙黑 紅相間的涼拖鞋,襯托著她嬌小可愛的小腳,臉龐依舊那麼楚楚動人。

一雙眼睛 卻只看著地下,並不看我。

但我分明從她的眼睛裡讀到了,她好像有話要對我說。

有什麼事嗎,我輕聲問她,沒有啊,就是來看看你在做什麼。

她回答地很乾脆。

我知道有事,但她不說,我也不想勉強,日後你總會說的。

我坐起來從後面抱住了她,把頭靠在她肩上,輕聲軟語地說,好想你啊。

虛 偽得連我自己都想抽自己兩嘴巴。

而女人最吃這一招。

她笑了笑,回過頭來吻了 我一下,我也想你,才說謊要到超市買東西,來看你。

你看我對你好不好。

我抱 得更緊了,嘴唇在她的脖子上亂親,趁勢把她摟在我身上,而我又躺了下來。

她 依從地躺在我身上,我毫無顧忌地撫摸她的雙乳,雖然隔著衣服,卻還是能分明 的感覺到她乳房的豐滿與驕挺,她輕輕地打了一下我的手,然後把手放在我的手 上,我手裡依舊不停地撫摸,嘴也含住了她的一隻耳朵。

模糊不清地說,這幾天 我真的好想你啊,幾次想去找你,卻又怕。

看不到你,我飯都吃不下了。

她又打 了一下我的手。

過了一會兒,她搬開我的手,自己卻解起上衣扣子來,我卻忙中 添亂,一隻手從她衣服的下擺伸上來,五指放平在她的一隻乳房上,另一手從上 面捏住了她的另一隻乳房,並輕輕地捏住了上面的葡萄,輕輕地擠。

她已經支持 不住了,解扣子的動作也不禁停了下來,癱軟在我的身上,任我作為了。

我幫她 把剩下的幾粒扣子剝開來,又將她扶起,幫她把外衣和文胸脫了下來,並讓她躺 倒在床上。

她還是嬌媚地把頭歪在了一邊,並微閉起雙眼,不看我。

我俯下身, 將整個臉埋在她乳溝中,像個小孩子般,拱來拱去。

她順從地兩手環抱住我的頭, 細細的呻吟也及時響起了,我不禁心神蕩漾,抬頭凝神望了望她,隨即開始在她 臉上亂親起來,兩手也時不時地揉搓她兩個豐滿高聳的乳房,當嘴唇觸碰嘴唇時 我用舌尖撬開她微閉的牙齒,撩撥著她的舌頭,真的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多麼美 好的味道。

我不由分說,將她整個香舌含在了嘴裡,自己的舌頭也在她的舌頭上 百般撫慰。

在我的引導下,她微微地抬起了下巴,把嘴張得盡量大,兩手環住了 我的脖子,兩隻乳房卻在我身下,那個爽,真是不言而喻。

而當我準備下一步親吻她全身時,她的舉動卻令我感到了吃驚,並欣喜不已。

她示意我睡到旁邊,而她則翻身起來,並扒在我身上,頭也像我剛才一樣, 貼到了我的胸前,卻還是和以前一樣,又閉起了又眼,嘴唇摸索著探到我的乳頭, 並將它含在了嘴裡,又用牙輕輕地磨,我也不禁哼了一聲。

她卻噗哧一聲笑了。

我又將她的頭按了下去,示意她繼續,我兩隻小乳可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啊, 竟然不爭氣地硬了。

此時她又伸出她的舌頭,在我身上這一下那一下亂親起來, 其實我是個怕癢的人,可是此時此景,只能咬緊牙關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抓過 我一隻手,叫我翻過身去,趴在床上,又要做什麼啊。

她撲在我背上,又開始了 亂親,還到腋下去親,我實在忍不住,身子扭了起來,她又笑了,開始親我脖子 和肩膀的部位,正當我咬著牙享受時,不料想肩膀上突然被她一咬,還沒等我叫 出聲來,她整個身體卻已經緊緊地壓在了我背上,不讓我動彈,臉湊到了我的耳 邊,輕輕地問我,你真的喜歡我嗎,真的啊。

你呢?我反問,我好喜歡好喜歡你 啊,你是對我最體貼的人。

我實在想不起來哪裡對她體貼,正在想說點什麼,一 滴很突然的液體跌落在我的耳邊,接著又是一滴。

????輕輕地啜泣聲隨即在 耳邊響起,卻差點震碎了我心靈,怎麼啦?我努力翻過身。

她也躺倒在我的身邊。

我邊緊緊地摟住她一邊問道。

沒什麼,你會永遠對我好嗎,一雙清澈的雙眸還含 著晶瑩的淚滴無助而又渴望地望著我。

我的心硌了一下。

不知怎麼地突然想起童 安格的一句歌,你的謊言像顆淚水,晶瑩奪目卻叫人心碎。

可這是多麼真實的眼 淚啊。

使我這個平時只知性不知情的人不禁也動起情來。

當然會對你好啦,你不 要多想。

可是我結過婚了。

我可從沒當你結過婚。

話剛說出口,突然感到好怕怕, 心中安慰自己,不會的不會的。

那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 哇,又遇到這種事了。

這是個很棘手的問題,雖然女人一般並不是真的想和你結 婚只是看你真心不真心,但是萬一我說願意,她又當真,那豈不是很麻煩?但是 當時的情況我又怎麼忍心說不呢,當然願意啦。

我會對你好一輩子。

我頭上出汗 了。

她卻又笑了,我相信你,你真好。

我捧過她的頭,吻去她眼中的淚水。

她將 頭埋在我懷裡,一動也不動了。

我兩手放在她的小屁屁上,又開始摸起來,結實 而又圓滾的屁屁,令我愛不釋手。

解開她的中褲的扣子,又用腳褪了下來,隔著 她的蕾絲邊的內褲又始撫摸起來,時而還摸到她股溝裡去,她立即扭了一下屁屁, 似乎吃不消,還驕哼了幾聲。

過了會兒,我實在忍不住了,扯下了她的內褲,立 即把她翻過身來,開始近乎瘋狂地吻她的全身。

時而輕,時而重,又時而咬,時 而舔,弄得她時而驕喘連連,又時而咯咯不已。

但在我吻遍了她的玉腿外側,准 備慢慢向中間移動時,她拉住了我,輕聲說不要,不要,吃不消的。

還是我來給 你弄吧。

我樂壞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又像上次那樣,剛吃進去就吐出來,我嘴 上說,我可沒洗澡哦。

兄弟就湊到了她臉上,她一手捧住,另一手輕輕地撫摸著, 仔細地端詳了一會兒,就又如上次一樣閉上了眼睛,然後才把嘴微張開,迎了上 來。

我屁股稍稍地往前用了點力,然後就停在那裡,看她的反應。

還好,沒有像 上次一樣又吐出來,只是把嘴張得大了些,舌頭卻乖巧地開始動起來,正好撩在 我的龜頭上,好一陣又酥又麻的感覺,我也不禁哼了聲。

說實話,我最喜歡女人 幫我口交了,我覺得比做愛舒服。

慢慢地我開始抽動起來,先是極慢的,慢慢地 加快速度,兄弟在她嘴裡抽動,由於濕潤地原因嗎,我的兄弟彷彿比平時更粗壯, 青筋直爆。

看得我自己也害怕了。

連續在她嘴裡抽插了五六十下,我怕她受不了, 就拔了出來,她大聲喘了口氣。

一手又抓住了我的兄弟仔細看了起來,彷彿也在 詫異我小兄弟的變化。

然後很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我笑了。

她直把我往下拉。

讓我伏在她身上,我知道了。

分開她的腿,那裡已經隱約可以看到濕潤了,極少 的陰雲毛上也好像沾了一點露水。

我的一隻手又輕輕地貼了上去,輕輕地在她小 腹下方輕輕地撫摸起來。

逐漸移到下面,用食指分開她的陰唇,中指隨即插進了 她的蜜洞,汪洋了。

中指在裡面輕輕地探了幾下,她就很不滿意地掐我。

叫我立 即進去吧。

當高昂著頭的小兄弟全根沒入的時候,一陣長長地的,期盼已久的呻吟聲在 我耳邊迴響起來,隨著我時快時慢地的抽插,呻吟聲也時高時低,有時像是在肯 求,有時卻像在哀求。

有時媚態畢露,有時卻眉頭緊鎖。

我抬高了她的腿以使得 可以更深地插入,也便於我欣賞我們交合的美景,隨著我小兄弟的抽插,我甚至 可以看到她陰道口的細紅的嫩肉,而她的蜜水也經常被我的兄弟帶出來,慢慢地 已經流到股溝了,我空出一隻手來,食指輕輕地按在了她的陰蒂上,在我的抽插 和按撫的雙重刺激下,她忍不住了,手拚命按在我手上,不讓我動,而這似乎更 增加了她的陰蒂的快感,她的身子猛烈地扭動了幾下,呻吟聲也轉變成嚎叫,然 後突然全身彷彿麵條般軟下來,再也不動了。

我的龜頭好像被燙了下,整個兄弟 也被夾得疼了一下,我放下她的腿,拚命地插起來,她的蜜水甚至濺到了我的腿 上,她緊緊地抱住了我。

在快出來的那一瞬,我拔了出來,湊到她胸前,哦!我 的億萬小生命全都躺倒在她的胸口,乳房上,乳溝裡,甚至開始的那幾下,衝到 了她的脖子邊……。

洗過之後,我們相擁睡在了一起。

伴著甜言蜜語,我們睡著了,大概一個多 小時吧,她突然驚醒過來,直問我幾點了,我看看手機,說還早,三點多。

她卻 跳起來,我要走了。

老公要懷疑的,買東西這麼長時間。

說著就穿起衣褲來,我 懶懶地看著她,卻莫名的有了些依戀,不捨得她走。

我拉她的手,又抱她,她抱 住我的頭,在我臉上亂親,說你送我出廠門吧。

好吧。

牽著手一起出了廠門口,她停了下來,望著我,我記得是很仔細地盯著我。

臉上是說不清的表情。

然後朝我揚一揚手,微微笑了笑,我走了,你回去吧。

哦, 我傻傻地。

不知道是她眼中有淚還是下午三點陽光太強烈的緣故,我彷彿看到她 眼中有光在閃動…。

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她卻再沒來過,真是很奇怪,怎麼回事哦。

有幾次我都 騎車故意經過她住的地方,卻都是大門緊閉。

直到有一次我才發現大門旁貼了張 紙。

寫著租售,電話多少多少的字樣。

我呆了,停下來假裝買水果,然後問老闆, 這房子不是有人住嗎,怎麼又要租呢,哦,那是人家臨時住的,因為有工地在這 裡,現在工地完工了,自然到別處新開的工地去了。

搬了大概一星期了吧,你不 要說,那家人的女人真的是漂亮。

說著還饞似地笑了笑,我卻木然了。

很是奇怪,自從她走了以後,我竟然有三四個月沒有慾望。

好像陽痿了一樣。

直到半年過後,我才慢慢地恢復過來。

眼中才又有了狼的寒光。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