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思婧

偏僻的出租屋內,擺滿化妝品的桌子和一張乾淨整潔的床佔滿了整個空間。思婧背抵著牆,套弄著自己5cm的小JJ,身上滲出一層汗珠。

" 死人妖,硬都硬不起來!" " 這玩意已經沒用了,不如剪掉算了。" 思婧腦海裡閃現著白天客人們對自己說過的話。

白天辛苦了一天,為什麼還要這樣做呢?

殘存的尊嚴?性別的掙扎?

思婧明知自己已經是這副模樣,可還是忍不住去套弄…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就要到頂峰了

可是,手臂突然卻酸的不聽使喚。疲倦最終壓過了性慾。思婧再也擼不動了,那根小肉棒從接近頂點瞬間跌入谷底。她微微叫了出來,故意模仿高潮時候的聲音。當然,這無濟於改變現實。

思婧費力的翻了個身,趴在床上,抱著枕頭哭了起來…

==========

思婧沒見過父親,十四歲母親去世,思婧自己堅持上完了高中。

當時,他還叫世軍。

世軍長得面容清秀,骨架纖小。畢業後急於找份工作的他遇到了幾個反串演員,於是就被帶入行了,取藝名叫做思婧。

一開始,思婧只是在各個酒吧跟著別人跳跳舞,身邊一起的人都是來來去去,撈一筆就走的很多,有時候人手不夠甚至還能拿真女人充數。

思婧跟著前輩學化妝,學唱歌,學姿勢,十分刻苦。加上她天生麗質,不出半年多就在市內新區一酒吧安定下了工作。

每晚唱唱歌,走走台,大概能賺不到一百塊錢,勉強夠生活。思婧也開始吃藥了,因為老闆包藥錢,不吃白不吃。實際上,大家都懂得這是老闆留人的路子。不過,對于思婧來講,老闆已經想辦法留住她了,這不妨是一件好事呢!

一直吃激素的思婧,愈發的像女人了。皮膚越來越白嫩,肌肉也越來越軟弱。別的反串,都是濃妝艷抹,貼近了一看能嚇到人,只能在遠處打著燈光看,思婧不一樣,修一修眉毛,眼影打厚一點,其他的化妝方法和女孩無異,便活脫脫是個小美女。

這樣一來,她甚至可以給客人陪酒。思婧學了女聲,雖然不能做到和女人一樣,但是應付應付客人還是可以的。思婧的收入一下子就多了不少。

===========

自從陪酒以後,許多客人難免對思婧上下其手。這時候思婧靠著假胸或者擠乳溝肯定是不夠的了。儘管一直吃激素,但是效果必然是有限的。很多反串演員都為了方便去隆胸。

隆胸一個是改變了形體,穿衣服什麼的可以有更多選擇,另一方面,一旦隆了胸,基本就意味著入行別出來了,也意味著經驗豐富,老闆客人都喜歡這種。

思婧沒有猶豫,19歲那年她就隆了胸。開始只是240cc的,不過已經足夠了。終於她可以毫無顧忌地穿低胸,深V和鏤空了,更不用說原先完全沒法想像的三點式和胸貼。這樣無論是跳舞還是陪酒,思婧都有更大的市場,事業越發的好。

然而,做這一行的,沒有人可以富的起來。

先不說老闆的盤剝,實際上老闆收的錢並不比房東多。在這種充滿虛榮和空虛的地方,普通人可以發洩一下,而長時間在這裡,必然會迷失自己。

在這的女性,一半都沾毒,八九成多少都沾染過。思婧還好沒有染毒,但是癮是少不了的。什麼癮?

對自己身體的癮。

嘗到隆胸的甜頭,思婧認識到了身體的重要性。她把幾乎所有的收入都投到了整形裡。今天隆個鼻,明天打個肉毒素,然後再弄點玻尿酸…就說胸部,不出兩年就升級到了450cc。

然而這是為了更好地工作嗎?事實上一進去,恢復至少兩個星期。老闆要不是已經搭好了這個招牌,早就把她開除了。即便思婧能賺錢,也抵不上開銷。哪有一個酒吧女整天和富婆消費一個項目還不破產的?

思婧停不下來。等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她欠的債已經太多了那麼,她有著一副完美的身體,還有一屁股的債,這時會發生什麼已經很明瞭了。

思婧去賣了。

=========

第一個晚上,思婧還是在唱歌,只是這一次,男人的雙手和她的胸部之間沒有了那一層薄布,她的下體也都是裸露在空中的。

她坐在男人身上,舞動,唱歌,抬頭看著絢爛的燈光試圖分離自己的注意力。不過事實證明沒有什麼用,男人插入的時候,她還是淒厲地慘叫。

思婧因為魔鬼般的身材和明星臉蛋,還有人妖的身份,立刻火了起來。好多人其實對人妖不感興趣,就讓她用嘴。基本上一周下來十有六七都是用嘴解決的。

思婧一般一天能接三四個" 大單" ,晚上如果沒包夜也會有至少兩個。一個星期一般有一天和兩個晚上是休息的。平時,她沒時間吃飯,靠代餐粉度日,自然也就不用上廁所,後庭也就一直不閒著。一個過去,灌腸清理,補補妝,接著就是下一個。

她甚至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感受男人蹂躪她的胸部,重創她的後庭。然而雞巴才是最難受的。人人都想看看人妖是怎麼硬怎麼射精的。其實跟正常男人沒什麼兩樣,思婧卻要一天表演七八次。這簡直就是讓她崩潰的。

作為一個人妖,另外一個好處是男女都可以接。尤其是對於帶情人來的顧客。但是其實大部分時候也都是獵奇看一看,或者花錢雇一個小姐讓思婧干,很少有要和她發生關係的女顧客。

有一次,一個顧客帶著自己的幾個女伴來了,點了思婧過來。思婧一看就嚇壞了。其中一個女人,是思婧原來還是世軍時的高中同學雅寧,也是暗戀對象。還好,雅寧不大可能認得出已經變成這副模樣的這個思婧了

再多的風霜也抵不過那一份初心。當例行表演結束以後,男人正在和自己的女伴作樂,也脫下外套,露出牛奶絲的緊身連衣裙。思婧再也忍不住了,她撲上去就試圖用自己風光不再的肉棒去插入雅寧。一時沒反應過來的男女們都驚呆了,隨即以一場鬧劇收場。

雅寧離開的時候,驚恐地看著思婧" 世…世軍?" 這句話可謂一箭穿心。思婧,也就是世軍不知是極喜還是大悲,癱坐在地上無法動彈。雅寧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老闆把思婧開除了。

這也是意料之中,老闆的另一個酒吧,沒有情色照樣越來越紅火。這邊的卻入不敷出,保護費還越來越貴。早晚小姐們都要被遣散的,只是思婧捅了這麼大簍子,棒打出頭鳥。

走的那一天下著小雨。思婧穿著唯一還算是正經的衣服,一件網紗碎花的連衣裙。她第一次擠下班高峰的公交車,平時她都是深夜回家的。

幾個男人圍在她身邊,有意無意地注目兩眼。後邊幾個大媽就像平時那樣,對著穿著時尚的女孩指手畫腳。然而她們造謠能力再強,也說不出及思婧經歷一半的場面。當周圍的人不再用看賤人的眼光看自己,思婧甚至有些不適應。

在路上,她發現一個男人帶著老婆孩子剛從超市出來。一家人有說有笑,其樂融融。

思婧不會忘記他,因為他曾是客人。就是這個看似普通的男人,在夜晚整的思婧死去活來,各種皮鞭,電擊,還把思婧綁在床上強行連射了三次。人心叵測,是思婧這三年多來學會的東西。

思婧嘗試著找了幾份正常的工作,都好景不長。期間她一直當當野雞,但是野雞沒有人罩著,時不時就被抓進去充業績了。進過幾次局子,工作就更不好找了,生活難以為繼。

後來她幫人帶毒,被抓到判了兩年。因為是人妖,所以她被送到男性監獄,理由是防止她強姦別的女犯人。

後面的事傻子都能想到,兩年裡思婧被奸了近千次。獄警也不管,甚至親身參與。思婧的房間被分配成" 娛樂室".一開始不配合動輒不給飯吃,之後直接拿可以休息一天作為條件。再之後直接綁起來,成了" 公共財產".每次思婧最後都是昏厥過去的。

思婧發現有一個綽號大黑的犯人,JB長度超過25cm。每次輪到他的時候,總能讓思婧也爽。這是在監獄裡思婧唯一的盼頭,也正是這種盼頭讓她幾近崩潰而又能堅持下來。

在向獄警保證以後不會找麻煩,外加幾次" 交易" 之後,思婧終於得以出獄。

===========

我找到思婧的時候,她在橋邊,瘦的不成樣子,卻還畫著精緻的妝,穿著廉價而性感的衣服。

此時或許自由,對她來說只有一個方式能達到了。

我攔下了她,把她帶回了家。三個月以來,我照顧她,幫她還了剩下的債。她也就給我講了這些故事。我不知道這是真是假。

" 你為什麼要幫我。" 這是她最常問的一句話。

的確我或許有些愛她,否則我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沒人看過在清晨的陽光下,她的眼睛是多麼的美;也沒人在意,她整理自己沉重的胸部時多麼可愛;她的腰肢,她的脖頸,她的素顏…然而我知道再發生些什麼是不現實的。而我只是一個單身的普通人,一個我不是同性戀,另外即便我能接受人妖,我的父母也很難得到一個好的解釋。

我們一起逛街,一起看電影,就像大部分情侶那樣。我會有意避開一些能讓她勾起不好回憶的地方。即使有時候不小心路過了,她也沒有太大反應了。相比之前我開瓶酒她都能被嚇得哭一天簡直好太多。

一天傍晚,我們纏綿了許久。我感受到了她身上的疤痕,炙熱而柔軟的皮膚,還有有力跳動的心臟。我強力的插入她,她拿飽經百戰的身軀無力地支撐著。而當我轉為輕柔,她卻像初經人事的小姑娘一般不知如何擺弄身上的肌肉,發出陣陣放鬆的清叫。

第二天清晨,等我醒來她已經離去。我財力有限,不可能養她一輩子,而她也沒什麼東西能給我了。她知道這一點,所以離開了。

我真的很擔心她,因為我不知道對她自己來說,在我遇到她之前和之後究竟對她來說有什麼真正的改觀。後來斷斷續續有所聯繫,她最近要我來**市見她,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她離開後去見她。她沒有說太多,所以也不知究竟會見到什麼。

這就是生活吧!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