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人生—成為姐夫的小棉襖

在我二十二歲那年,從醫學校畢業回來,應聘到一家醫院上班。

姐姐林琦生了小靜。由於也沒有哥哥,弟弟,所以我們姐妹關係特別好,我還沒結婚,所以在姐姐生產前的一個月多里我幾乎都天天住在姐姐家裡,照顧她。由於天天在一起住嘛,和姐夫志剛也慢慢熟絡了。我其實心裡早就蠻喜歡姐夫,高高的,壯壯的,說話不急不慌還老是筆呵呵的,還蠻英俊。

有時想自己要能找個這樣的老公也蠻好,替姐姐感覺幸福。

只是以前不太敢和姐夫說話,畢竟是姐姐的老公喲,嘻嘻。隨著慢慢的熟悉,漸漸地,我在姐姐也穿著隨便起來,和姐夫話也多了,有時還開他個小玩笑。

畢竟我年輕,性格又蠻開朗的。那天我們三個坐在一起吃晚飯,吃著吃著我問道,「姐夫,問你一個問題,關於瞳孔的小笑話。知道不知道是什麼?」

「呵呵。我不知道。」

「嘻嘻,別想歪了呀,是瞳孔嘛。」

我笑著調侃他。「呵呵。珂珂,你現在可不能逗他。」

姐姐林琦在旁邊邊吃邊說,「他現在不但是色狼,還是餓狼呢。」

「怎麼了?」

我迷惑不解,色狼嘛,男人都好色,姐姐也許是調侃姐夫呢,餓狼為什麼?「我也講個笑話」

姐姐沒有有接我的話,接著說:「兩個男人在醫生的診室外面,一個問另外一個,『你怎麼了?』另一個說,『我的肉棒上有一個圈,你呢?』,另一個說,『我的肉棒上有一個綠圈。』一會醫生讓兩個人進去了,看了肉棒上紅圈的說,『沒事,我給你開點藥,你拿了吃,你可以走了。』又看了有綠圈的說,『你的肉棒會慢慢爛掉,你會死的!』『什麼?!你對那個有紅圈的人說一點事也沒有,跟我說卻會死?』『哦,肉棒上有一圈口紅,和一圈發霉可是兩回事!!』」

「姐姐,你講黃色段子給我聽聽。人家可還小孩呢!」

我笑著對姐姐撒嬌,這個模樣在姐夫眼裡一定很可愛。人家說兩個女人在一個男人面前不由自主就會爭取這個男人對自己好感,兩個男人在一個女人面前也是如此。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也聽懂了姐姐這個笑話的暗示,姐姐快要分娩了,這時當然不能給姐夫干小穴,恐怕姐夫的肉棒好久不用,已經發霉了。姐夫聽了有點尷尬的笑了笑,喝了一口啤酒說,「老婆,妳不想我死吧?呵呵。」

「不想死也不成喲,我現在這麼嬌貴的身子,你可碰不得。」

「姐,妳還說……」

聽他們這樣說話,我有點害羞了。「看你的小棉襖替你說話呢,你穿了你的小棉襖得了。」

姐姐林琦繼續笑著說道。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襖,這話我當然聽到過喲。有時姐夫的朋友也會偶而見我,聽說我是什麼人,有的也會曖昧的笑一笑,人家當然看的懂,誰讓我長的這麼漂亮呢,嘻嘻。所以,以前不熟悉的時候,我都不敢和姐夫說話。姐姐這麼說什麼意思嘛。我心跳也快了起來,臉也紅了。「姐!妳說的什麼呀?」

「要妳救救妳姐夫啊,死了他,我可沒老公了,呵呵。」

「去你的,壞死了,調戲妹妹……」

我不能再裝聽不懂了。我紅著臉瞄了一眼,看著我們姐妹鬥嘴的姐夫也插不上嘴,尷尬的喝著他的啤酒。「我要是要了姐夫,妳還不得哭的上吊嘍。」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句。在說笑中吃完晚飯,姐姐到沙發上休息去了,我和姐夫收拾餐具,在廚房裡免不了兩個人撞在一起,我又像以前那樣不自然起來,覺得姐夫好像就是故意撞我一樣,我的心跳的怦怦響。洗涮之後,我早早就進了另一個房間躺在了床上,想起剛才的對話,下面的小穴竟然濕了,好想有個男人抱抱我,干小穴一下。可是,我現在回到這個城市連個男性朋友都沒有呢,更別說男朋友了。我自己用手伸手內褲輕輕的撫慰著自己的小穴,卻越摸越發癢起來。這時聽到房門響了,姐姐挺著肚子走了進來。我問道,「妳怎麼還不睡?」

「呵呵,妳睡的著嗎?平時都沒這麼早上過床。」

姐姐來到我的床前坐了下來,「我來問問妳想不想讓妳姐夫穿穿小棉襖。」

「姐,妳又來調戲人家。」

我有點生氣的的回答。「呵呵。不進調戲了,是真的,妳聽我說,我懷孕前幾個月還可以讓妳姐夫幹一下,這兩個月已經不行了,怕干流產了。等過幾天我生下小孩子,又要一兩個月的休息才行。」

「那妳想讓姐夫和我……?」

我那時還說不出來這個干字。「嗯。妳姐夫是正常的男人,不但正常而健壯,不健壯而慾望也強,萬一這期間他要是忍耐不住,出去找個小姐得上什麼病,可就完了。如果不找小姐,你姐夫那模樣,要找個小三,更是不好喲?不說花錢給她,感情對姐姐可沒那麼專一了。」

「那妳就準備犧牲妳妹妹我的肉體啊!?」

我有點忿忿不平。「呵呵。妹妹妳對我最好了,我怎麼會對不起妳呢。我看的出來,妳蠻喜歡妳姐夫的。」

「不是那種喜歡了嘛。」

我有點臉紅了。「好妹妹,妳在大學裡沒有交過男朋友,回來這麼久也沒有一個男人陪妳,妳已經大了,也會需要的喲。」

聽了姐姐的話,我的臉更紅了,心想,姐姐你不知道我現在就好想要男人干呢。在大學時,我可是被好多男人幹過的,而且玩的很瘋,嘻嘻。見我沒有說話,姐姐站了起來,沖外邊喊了一聲,「老公,小棉襖不好意思說好……呵呵。」

然後走了出去,姐夫賊眉鼠眼的從外邊走了進來。姐姐走門前還回頭衝我做了鬼臉,好像小聲說好好享受。關了門走了出去。去你的,我就是要好好享受,我知道被男人幹什麼會很爽的,我現在就要享受你老公。不過,看著姐夫走到我面前,我還是很害羞的,姐夫干小姨子這種事大家都天天說,可是真到了還真有點尷尬,管它呢,不過好刺激喲,反正老娘要想要,又是我勾引的。穿著睡衣的姐夫,也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畢竟美女對男人的吸引力比不好意思大多了。而且是老婆大人同意,自己的小姨子,又是人見人愛的大美女,說不定早就在心裡幻想幹我了,只是以前沒機會,也不敢而已。想到這裡我,我的性致也已經起來,下面的小穴更濕,又不敢去摸,只得緊緊的夾著又腿,好癢哦。估計我有點害羞,也是被情慾勾起的漂亮臉蛋紅的發燙。姐夫,飛快的脫了睡衣,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姐夫健壯的身體,呀,好大的肉棒呀,已經高高的站了起來。姐夫拋開我的被窩鑽了進來,抱起我滾燙的身體。「得意了吧,你怎麼說服我姐姐的?」

這時我已經放開,反正一會就要被姐夫干,還扭捏什麼啊。「嘿嘿。」

姐夫笑了一下,也不說話,扯掉我的乳罩,玩弄我那雙堅挺的乳房兩下,又扯掉我的內褲,這時他的已經被性慾沖暈,只想幹女人的小穴而已。姐夫翻身壓到我的身上分開的雙腿,將肉棒對準我的小嫩穴就刺了進去。他的雞巴有點大,所以挺了兩下才全根沒入,這還得感謝我剛才就已經濕潤了呢。肉棒插進我的小穴,一定爽死他了。從他的表情就可以看來,當然我的小穴剛才也正癢,這時得到了雞巴的填入,也是讓我舒服緊呢。姐夫用肉棒頂著我的小嫩穴,也不急著抽動,輕輕的晃著屁股,慢慢的頂著磨,一會用嘴一會用手玩弄我的乳房,這樣的玩法一會就讓我嬌喘吁吁,狠不得求他幹我。我只好也慢慢的挺著屁股迎合他。「嘿嘿。癢了吧,想讓姐夫干了吧。」

他還可真有經驗。一定也玩不少女人了吧,姐姐不知道?真是好壞,肉棒已經插進了人家的小穴,調戲人家。我嬌羞的呢喃著,「嗯……嗯……想……」

姐夫干始抽動著肉棒玩弄我起來,粗大又堅硬的肉棒不停的刺入,拔出,重複著活塞運動,沒有就把我幹的淫浪起來,早已沒有了剛才是因為被姐夫,姐姐的老公幹的那扭扭捏捏嬌態了,「啊……啊……姐夫……好爽……好舒服……使勁干我喲……啊……」

「妳個小騷貨……一被干就開始浪了吧。」

姐夫又使勁全力衝撞了十多下我的小穴,干的我更加的舒服,也更加浪了起來,「呀……呀……人家是小浪貨……騷貨……喜歡被姐夫干……啊……啊……好爽……要被干死了……啊……姐夫的雞巴好大啊……好粗……啊……小穴要被干爛了……啊……好美……啊……噫呀……我……高潮了……爽死我了……爽死了……」

「早就想操妳了,嘿嘿。今天姐夫把妳操的爽死……操爛妳的騷穴。」

姐夫的話絕對是真的,要是你有我這樣一個這麼漂亮的小姨子,你也會想幹的。只是姐夫有,現在也干到了。你不一定,有也不一定能幹到。嘻嘻。所以姐夫現在第一次玩到我,特別興奮。我現在又很淫蕩的浪叫著,配合著他。所以他也玩的爽死了。他把我壓在身下干了十多分鐘,又讓我騎在他身上由於自己來套他的雞巴,他在下面還往上頂著,雙手也不閒著揉搓著隨著我上下的動作波濤洶湧的咪咪,這樣又玩了近二十分鐘,他的肉棒還是沒要射精的意思。真是好強喲,我被干的渾身軟綿綿的,動不了了。他又讓我爬起來,厥著屁股給他幹,我好喜歡這個姿勢,這樣的姿勢顯的我的腰更細,屁股更圓更大,兩隻咪咪吊起來也更大了。而且這樣男人的肉棒會插的更深,「啊……啊……姐夫……你好厲害啊……妹妹……不行了……啊呀……爽死了……」

姐夫抱著我的屁股猛烈的衝撞著我的小穴,小穴被干的流了好多淫水,隨著姐夫的雞巴抽送從小穴裡被帶出來,順著我的大腿流淌。姐夫用這樣的姿勢竟然又猛烈干了十多分鐘,才爆發。壓著我的屁股緊緊的頂在小穴深處,雞巴一跳一跳地抖著,把濃熱的精液射進我的體內,我感覺他射了好久,射了好多,滾燙的精液有力的從他的雞巴裡噴射出來,撞向我的小穴花心,讓我又一次高潮了。「姐夫,你真要把我玩死了……」

「嘿嘿。珂珂……妳這麼漂亮,讓我玩的好爽。真想再多玩一會呢。」

他壓在我身上不捨得的把肉棒拔出去,真到它變的軟綿綿的被我的小穴擠了出去。嘻嘻。才抱起我,去浴室兩個人一塊沖洗乾淨。不過卻一絲不掛的我抱到姐姐的房間。「去,我現在不能被插,你們少來這裡勾引我。」

姐姐躺在床上笑嘻嘻地對我們兩個說。姐夫把我放在床上對姐姐說,「剛才珂珂問我怎麼說服妳讓我幹了她,妳說說吧。」

「呵呵。是你自己說這麼漂亮的小姨子天天在一個屋裡呆著,忍不住就想強姦了,我只是幫幫你說說,強扭的瓜不甜嘛。剛才甜吧。我在這裡屋裡都聽到珂珂的叫床聲。讓人家也好想,又不能做,哎。呵呵。」

啊,這是什麼的姐姐呀,自己的老公想幹自己的親妹妹,不說訓斥還幫忙。「姐,妳真的這麼開放,讓姐夫乾妹妹?」

「只要你們自願又開心不就行嘛。剛才爽不爽,妳姐夫很厲害吧。呵呵。」

我被姐姐問的羞紅了臉,因為我剛才確實被幹的好爽,也浪的大叫嘛,所以也不知道怎麼說了。乾脆心一橫,「是啊,好爽,好舒服喔,姐夫好會玩……可惜,妳現在想也要不到喲……姐夫,來,再來幹一下,就在這裡,讓姐姐癢死也要不了。嘻嘻。」

過了一個月姐姐分娩了,坐月子又是一個月,這兩個月我完全代替了姐姐成了姐夫的老婆,任他隨時高興就玩弄我美麗性感的身體,當然每一次我也很享受哦。客廳裡父親聽完女林珂被姐夫志剛操上的故事,肉棒又漲了起來,拉起女兒林珂,讓她厥起屁股,又是一陣狂干。「來,讓爸爸用妳最喜歡的姿勢來操妳。」

另外的人就在一邊欣賞著父女亂倫的性交,等到父親林平又在女兒林珂的小穴裡射了出來。林珂喘息著說,「爸爸,你好厲害喲。剛才已經幹了幾次,這麼會又能來一次。」

「呵呵。妳,妳姐,妳媽都這漂亮,看著都想操,再說妳剛才的故事太精彩了,才讓爸爸又硬起來了。再說爸爸不是才開始享受操穴的快樂嘛,心勁高,哈哈!」

眾人也都一起笑了起來,媽媽劉芸衝著林琦問,「剛才林珂講的故事,妳也是那開放,那麼浪,是怎麼開始的呢?我和爸都晚了,這麼老了才體會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