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玩具

我叫阿拉娜,是一名35歲的寡婦,丈夫去世後我一直平靜地生活在洛杉磯山區。不 過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一隻性感熱辣、人盡可夫的母狗,我兒子的人形玩具。但我 以前並不是這樣的,這種改變由慢轉快,自從那次該死的、莫名其妙的「走神」開始……  == == ==

今年秋天,我的兒子傑夫為了學業,搬進了他的大學校園。令我感到驕傲的是,他 已經早早取得了化學和心理學的雙學位,只是尚未確定未來想要從事哪種職業。不過他 的宿舍距離我們家那800平米的別墅很近,開車只要10分鐘。但害怕耽誤他的學業,我並 不希望他回家過於頻繁。

毫無疑問,我們家的傑夫是個英俊的男孩,他有著高大健碩的身材和一頭濃密的黑 發。高中時期,就有很多女孩主動找他約會,卻從來沒有誰真正得到過他的心。我一直 建議他找一個長久的女伴,但他卻總是告訴我他正在等待一個「特別的人」。我聽後一 頭霧水:他所謂的「特別的人」是什麼意思?

傑夫搬走後,我獨自一人在洛杉磯的別墅裡過著安靜的生活。我深愛著的丈夫,他 卻在三年前的一次工業事故中離開了我。在一位好心的律師幫助下,我得到了數額巨大 的賠償,並在走出這場悲劇的陰影後選擇了退休。

平日裡,我依靠與閨蜜們經營健身房、參加一些當地的俱樂部來打發時間。雖然不 時會認識一些還不錯的男人,但是我對他們完全提不起興趣。我早已經看透了——我十 七歲時就懷上了傑夫,從此便只能把自己奉獻給我的丈夫和我的兒子。俗話說的好,「 買肉何必去加州」,我想要好好生活也不一定非要依賴男人的陪伴。

總之我對於自己目前的生活大體上滿意,雖然有時會免不了感到孤獨。

記得在傑夫剛剛搬去校園的那個月。我總是忍不住往他宿舍打電話,但他從未接過。 他的室友告訴我,他正在非常瘋魔地做著一項神秘的化學研究,幾乎很少待在宿舍。

我相信他們的話——我們家的傑夫可一直都是個勤奮學習、刻苦鑽研的小伙子…… 但他至少回我個電話啊!

終於在一個月後,我接到了傑夫的電話。他說他的研究進展順利,並提議要回家和 我短聚,聊聊最近在大學裡的見聞。我欣然同意,並將見面的時間約在了週三下午。

那天,我穿著和往常一樣的寬鬆T恤和牛仔褲,沒有化妝,乾枯的頭髮聳拉在頸邊, 看起來就像個貧民區的婦人。我焦急地等待著傑夫回家,但他卻遲到了。當看到他走進 來時,我還是迫不及待地給了他一個擁抱。然後我們走進廚房,煮著咖啡聊起了天。

傑夫向我說起了他的宿舍、朋友和一些古怪的教授。因為沒上過大學,所以這些事 對我來說沒什麼吸引力,但傑夫似乎很感興趣,說起來滔滔不絕。我凝望著他認真的表 情,心疼地發現我的兒子瘦了,皮膚也變得枯槁,這應該是他這個月來一直堅持在實驗 室內研究導致的。但我也欣慰的發現他似乎也變得成熟了,更有男子氣概了。這些想法 掠過了我的心頭,我很快驅散了它們——咖啡煮好了,我將它們端到了傑夫的面前,繼 續著我們的談話。

「媽媽,」傑夫說,「你看起來……似乎有點累?」

我最近一直忙打理一些俱樂部的事情,的確有點疲憊,但我絕不認為俱樂部是我真 正關心的事情。

「來,讓我把一點這個加進你的咖啡中,它無疑會激發你的能量。」

傑夫掏出了一個小包裹,把一些像糖一樣的閃閃發光的粉末倒入了我的咖啡。

「這是什麼?「我淺啜了一口。

「哦,這只是一些我們部門最新研究出的糖類替代品,還沒有申請專利,但它具有 一切糖類的優點,並且毫無副作用。我猜你一定會喜歡上它的。」

我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繼續喝著我的咖啡。我們又談了很多,最後我囑咐傑夫,就 算他不方便回家,至少也要回我的電話。他陽光地笑了起來,向我保證他一定會的。

看著傑夫陽光的笑臉,我的意識漸漸模糊,開始了第一次「走神」。事後我詢問傑 夫發生了什麼,他卻向我保證一切都很正常。

「走神」的感覺就像一場記憶閃回串聯成的夢境,夢裡的我無憂無慮,心中感到異 常的放鬆,以至於我都記不清那場聊天之後發生的事情,包括傑夫是何時離開的,還有 他離開後的三個小時裡我都做了什麼。只能依稀記得有一個聲音,那個聲音說它是我的 「朋友」,一個「非常特殊且重要的朋友」。我不知道這個聲音意味著什麼,也不知道 它來自哪裡,它甚至讓我感到了一絲不安,可是最後我還是將它當做「我最好的朋友」 的話來聽從。

我試圖回憶出「我的朋友」對我說了些什麼,卻只能想起隻言片語:「朋友……熱 辣……性慾……現在……你變得……徹底的……蕩婦……更加性感。」這些零散的詞語 並沒有實際的意思,只是給我以一種模糊的暗示——我想把它們從我的腦海驅除,也許 是我太孤獨了,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當天夜裡,我約了吉娜在福克賽做頭。我的頭髮從前並不是她做的,但是她給謝莉 爾設計的髮型相當不錯,無論是形狀和顏色都很誘人。我低頭看著自己散落在胸前的亂 發——它們已經乾枯發黃,嚴重走形了。我想要追求一些更為美麗的東西,更為新潮的 東西,更為性感的東西……

傑夫的到來漸漸變成了一種日常,兩天後的下午,我們又在廚房喝著咖啡閒談,他 也再次給了我一些糖類替代品。我倒了一些在我的咖啡裡細細品味——它們的確帶給我 了額外的能量,我已經開始喜歡上它們了。

閒聊間,傑夫評價了我的新髮型,他說這種層次分明的波浪和我白皙的皮膚十分搭 配,整個人看上去年輕了不少,他非常喜歡。

我聽後十分開心:吉娜可真是完成了一件偉大的工程!還記得那天從富賽克回來後, 我足足花了一刻鐘時間在鏡子前欣賞自己——我已經好多年未曾這麼好看過了,新髮型 對我的外形提升巨大!

傑夫告訴我他週末還會回來,並叮囑我務必和他保持緊密的聯繫,因為這樣才不會 讓我們因為距離而太過掛念彼此。他簡直把我心裡的想法全說出來了!這種來自兒子的 關心讓我倍感溫暖。

我幸福地親吻了傑夫面頰,微笑道:「週日的下午我會在家等你的,你一定要準時 回……」

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我再一次「走神」了,「我的朋友」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記 不起它具體說了什麼,只能隱約感到那是個性感的男聲,而且那聲音讓我感覺很舒服、 很放鬆,迫不及待想要聽到更多。當我自長時間的「走神」中醒來,那磁性的聲音的片 段依舊迴盪在我的腦海:「飢渴……華麗……性感……現在……婊子……髮型……潮濕 的下體……」。

我絕不能讓「飢渴、潮濕」發生在我身上!也許我應該去看看我的私人醫生,博伊 金大夫。一定是某方面的飲食、或是什麼奇怪的過敏症影響了我的健康,我恐怕需要一 些治療了。我給博伊金大夫留了言,告知了我最近的奇怪症狀。鬆了口氣的我又打給了 簡,相約第二天去美甲中心保養一下指甲。

從美甲中心回來後,我新潮精緻的指甲讓我欣喜若狂,一寸長的狹小面積上繪著藍 色和金色的嫵媚圖形,活像條狐狸精!細細欣賞了一陣後,我開始清理當天的購物袋, 並將和簡逛完沙龍後購買的珠寶分門別類。它們中包括手環和戴在足踝上的鐲子,項鏈 、耳環、戒指,甚至一對腳鏈,所有的視頻可都是純金的!我忍不住將那對腳鏈繫在了 我的左腿,並試著讓我的每隻手指都戴上了戒指。這些金戒指和我的靚甲真是相得益彰!

我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新購置的三大盒首飾,然後隨手抄起那張3430美元的收據扔進 了廢紙簍。我已經清楚的認識到,我無疑需要花銷更多的鈔票來將自己打扮得嫵媚動人。 吉娜和簡也都十分認同我的想法。

星期日到了,傑夫如期而至。望著他那高大的身姿、健碩的體態,還有那亞麻襯衫 無法掩飾的胸肌和二頭肌,我為自己能是他的母親而感到萬分驕傲!只是他看起來有些 疲憊,我心疼地問他是否又熬夜研究了?他只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一點點,那種「 糖」的製作有點麻煩。」

我感到甜蜜極了,『傑夫如此辛勤研究正是為了給我製作更多的「糖」!』我帶著 欣慰的笑容地將「糖」倒入咖啡,喝了下去。它們再一次發揮了魔力,我的大腦被一股 甘甜的能量洗滌,週遭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美好,我簡直不敢想像幾周前那個沒有「糖」 的我是怎樣生活的!

我貪婪地看著傑夫,希望能得到更多那種閃閃發光的「糖」。他只是笑了笑,說他 手上也沒有多少,但他會盡他所能分享與我。我高興極了,我的好兒子總是想著將最好 的東西和我分享!這意味著以後我以後還能得到更多的「糖」!

我們坐在露天的泳池邊曬著日光浴,傑夫為我調了一杯Gin&Tonic,然後脫下襯衫, 愜意地曬起了太陽。他的胸肌稜角分明,看起來是那麼完美。那股甘美的能量在我體內 亂竄,感覺是如此的美妙。可是尚來不及細細去品味,我再一次「走神」了。

我想不起那天下午的事,想不起傑夫是何時離開的。我只記得我的朋友和他舒緩迷 人的聲音,那些聲音就像扎根在了我的腦海,讓我沉浸起其中:「賤人……愛……衣著 ……渴望……雞巴……美味極了……」。

幸好好些聲音並未對我造成什麼太大影響,只是當晚我手淫了,狂歡般的手淫,在 那孤獨的夜晚,我不斷的高潮了兩個小時。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但我體內那股甘美的 能量完全控制了我,讓我新作的指甲無法離開下體那腫脹不堪的陰蒂。我撫摸它,揉按 它,掐弄它 ,我實在是太愛它了!

那晚,我睡得比任何時候都香甜。

我急需那樣深度的睡眠,因為在接下來的兩天我要開始清理我的衣櫃——我討厭它 原來的樣子:舊背心、邋遢的襯衫、寬鬆的牛仔褲、球鞋。天吶,那可都是些男人的衣 服!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居然曾經穿的都是它們!

我毫不猶豫地將它們收在了一起,開車直奔福利商店,那裡店員怎麼也不敢相信我 居然一次捐了那麼多衣物。而我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我可也不想再看它們第二眼。

接著我徑直撲向了時裝街,幾乎逛遍了所有的高檔鞋店和女裝精品店。在那天下午 和第二天的整整一天裡,我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購物、購物和購物。

因為新買的衣服太多,我又購置了一排巨型衣櫥。我把高跟涼鞋和高筒靴子自左下 角開始收進櫥裡——但是我實在是太愛那雙紅色品牌高筒靴了,以至於我下了很大的決 心才把它放了進去。我數了數,一共有17雙高跟鞋,每一雙的顏色都是那麼的出挑,款 型都是那麼的露骨,穿上它們會讓我流露出無盡的熱辣與放蕩。美極了!我甚至覺得這 麼美麗的東西,17雙完全不夠。

接下來是裙褲,它們在靴子上方整齊的排列著:熱褲、超短裙,皮革的緊身褲、透 明的淑女裙、豹紋的皮草短裙、高開臀縫的旗袍……黑色,金色,紅色,紫色,亮黃色, 粉紅色,靛藍色,它們看上去就像一道熱辣炫目的彩虹!

衣櫃的最上方是外衣:緊身背心、緞面襯衣、絲綢罩衫、皮草大衣……它們全是真 皮的,緊身的,每一件反射著漆油的光澤。這才我一直想要的!現在它們終於被我全部 收羅進了我的衣櫃,甚至都快有些放不下了。

終於將所有的衣物收完,我忍不住站在衣櫥前欣賞起自己的工作成果。這排衣櫥看 上去實在是太性感奪目了!一想到自己的臥房裡有著這樣一排合我心意並隨時能滿足我 需要的衣櫃,我就被強烈的滿足與快感沖昏了。我跳上床,飛快地脫掉了超短裙與丁字 褲,盯著我那些放蕩的衣物,擺滿妓女裝束的衣櫥,狂亂地手淫起來,直到筋疲力盡。

第二天醒來,那種甘甜的能量似乎從我的身體裡消失了,我感到無比的空虛——我 需要它!我需要我的「糖」!雖然不願承認,但是我真的開始想念「我的朋友」了,想 念他那令我上癮的聲音,想念當我「走神」時,他配合著「糖」給我身體帶來的從未有 過的快美體驗。

我在第一時間給傑夫的宿舍打了電話,可他沒有接,我只好在他的答錄機裡留言, 希望他能盡快回復我。我東遊西蕩、坐立不安,喝了無數的咖啡,卻沒有絲毫的緩解。 屋外陽光明媚,真是美麗的一天,可是我只能待在屋子,任由對於「糖」的渴望折磨著 自己。我的雙腿之間一直水流不止,腫脹的陰唇一次又一次地想從我那石頭的絲質內褲 裡跳出來。

我坐在廚房的長椅上,張開雙腿,一邊喝著黑咖啡,一邊揉按著著我的陰唇,卻絲 毫不能減輕我對「糖」的渴望。

『傑夫!快來,快回家,你必須今天就回家!你必須帶著「糖」來!』我的大腦裡 只剩下這一個念頭,我甚至可笑地認為當我集中所有注意力去想這個念頭的時候,傑夫 就能聽到我絕望的呼喊。

我早上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自慰,然後將被我淫水弄髒的衣物換掉,重新打扮自己。 現在我正站在鏡子面前,鏡中的我全身包裹著緊身皮衣,腳上是一雙金色的高跟鞋,看 起來浪蕩極了!這樣的我簡直沒法見人!而且我能感覺到今天、明天,以後,我將永遠 是鏡子裡那副淫賤模樣——這只是一種女人的直覺。

我開始無所事事地玩弄自己的頭髮,將它們捲起又拉直,終於,我抽起了香煙—— 我有五年沒抽煙了,但在我昨天結賬的時候,這種弗吉尼亞女煙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球, 我的肺葉極度需要它們!於是我一口氣買了五包,甚至懷疑這麼點對於我強烈的渴望來 說是否足夠。

不知道傑夫得知我開始抽煙後會不會生氣……細想起來他對於我的新髮型和新指甲 還是很滿意的,他肯定也會注意到我的新衣服的。甚至連昨天便利店的小伙子都注意到 了!我發現他們一直在盯著我超短裙包裹著的豐滿的屁股亂瞟,並對我的12英吋的高跟 鞋目不轉睛,它們那赤裸裸的目光一下子就讓我的陰唇就把丁字褲濡濕了!

但是傑夫肯定不會用那麼下流的目光看我,他是我最愛的兒子與最好的朋友,每兩 天都會給我送來那甜蜜無比的「糖」。我考慮著我是否應該向他補償些什麼,那些「糖」 的味道真是他媽的太好了!它們肯定花了傑夫不少心血,我真的不敢再這樣無償地想他 索要那些「糖」了,就算現在我的大腦與陰唇已經瘋狂的愛上了它們……

謝天謝地,傑夫終於在傍晚的時候出現了!當看到他的車停在了路邊,我就像溺水 者看見了浮木,飛奔到門口深深地親吻著他的面頰,將他拉著他進廚房並煮起了咖啡。

傑夫說我現在的樣子美極了,我的臉唰的紅了:天啊!他說的是真的嗎?我現在看 起來就像個昂貴的妓女,還有什麼能比現在的我更糟糕呢?而且我偏偏還就喜歡自己這 樣該死的打扮!

但是傑夫並不知道我心裡的想法……也許,他其實知道?知道我是一個如此鍾情皮 裝的蕩婦?其實我真的好希望他能喜歡這樣的我,希望他會向我提供源源不斷的「糖」 ……

咖啡煮好了,當我要喝第一口的時候,傑夫會意地從包裡拿出了我最愛的「糖」加 進了我的咖啡,我迫不及待地將整杯滾燙的咖啡全喝了下去。希望我瘋狂的舉動沒有嚇 到傑夫……

我陶醉地癱軟在長椅上,那股甘美的能量再次在我體內燃燒,一種置身天堂般的快 感迅速吞沒了我的大腦,在那經久不息的快美體驗中,我「走神」了……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剩下那熟悉的聲音,「我的朋友」的聲音。天吶!我那位日 夜思念的朋友,我信任無比的朋友,謝天謝地,他終於出現了!他向我低語,他輕聲安 慰:「性感……玩具……蕩婦……婊子……炫目的……大床……吸吮……」。

就像從前一樣,那些話並未對我造成困擾,我只是溫馴地漂浮在那種強烈的快感中 無法自拔,那種安逸的、強烈的、令人顫抖的被控制感……

次日醒來,我給傑夫的宿舍打去了電話,謝天謝地,他居然接了!

「親愛的,」我說,「謝謝你昨天能來,陪我度過了一個美好的下午。」

「那其實沒什麼,阿蘭娜,」傑夫以前從不會直呼我的名字,但聽到他剛才那樣喊 我,我卻覺得無比自然。

「傑夫,」我問,「我今天要穿什麼?」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他這個,但好像 我本來就應該這麼做……

「什麼樣的裝束會讓你感覺好些?」他問。

我下意識地答道:「我想只穿那件粉紅螢光丁字褲!」

那件布料少的可憐的丁字褲正是我前幾天買的,傑夫肯定想不到我會喜歡它,我甚 至懷疑當他看見了那個在泳池邊穿著如此低俗暴露的下賤婊子時,是否還能認出那個人 就是他的母親。

「丁字褲?是為了襯托你的那對巨乳嗎,阿蘭娜?」

這個問題實在是問的太好了,我正好可以向傑夫宣佈那個令我無比驕傲的事實:我 的胸部變大了!它們現在已經是一對圓滾滾的大乳瓜了——我以前的確有著不錯的胸型, 可是直到今天,它們才成長為真正意義上的「巨乳」。

「是的,」我忍不住掐揉起了我的乳頭,「啊……我這裡有一對寂寞的巨乳!你為 什麼……不在我找到一個小白臉來照顧……它們之前,先幫我做個系統的檢查呢?」

「這麼說……你找了一個小白臉,阿蘭娜?」他問。

我躺在床上,陰唇劇燙。我意識到自己的確需要一個真正的男人了——我那潮濕的 騷穴正張著大嘴,呼喊著只有男人的大雞巴才能滿足它。

我感到一陣無法抵禦的空虛,聲音也變得沙啞起來:「不,傑夫,我沒有找野男人 ……但我真的需要男人的肉棒……啊……一隻僅屬於我的肉棒……唔唔……你不這樣認 為嗎?」

我像蛇一樣捲曲在床上,手指深深插進透明浴袍下的小穴。我不斷呻吟著,以至於 都快聽不清傑夫的聲音了,但當他問道「阿蘭娜,你今天想吃「糖」了麼?」這短短幾 個單詞就像火箭一樣飛竄在我的腦海,讓我瞬間攀上了高潮。隨著一聲尖銳的呻吟,我 的大腦被快感撕成碎片,可是身體卻像鉛塊一樣從床沿重重摔下,疲憊得無法動彈。

我筋疲力盡地伏在床邊,喘著粗氣,終於顫抖著撿起了跌落一旁的聽筒:「你今天 ……會過來嗎?」

「相信我,阿蘭娜,」傑夫說。「我會過去的。」

「哦……感謝上帝!親愛的,在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

我的小穴又一次濕潤了,慾望再次佔據了我的大腦。

我像一個機器人一樣麻木地自慰著,但是早已經透支的身體卻沒有回應我以快感。 我看到了鏡子裡的自己:出挑而惡俗的髮型,黑色的殘妝正順著汗水從我的左臉向下流 淌,新買的透明浴袍也被撕開了。茫然地靠在床邊喘息的我,看著鏡子裡那個永遠都在 發浪的妓女,忽然覺得什麼都不再重要了,只要給我「糖」……

傑夫沒有說他何時回來,但我想應該又會在傍晚,於是又手淫了一會……也許是一 小時?思念著那神聖的「糖」,精疲力盡我洗了一個漫長而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打扮了 起來。

我吹乾了頭髮,畫上濃妝,套上了那條庸俗不堪的粉紅螢光丁字褲,劃過陰唇的瞬 間,我忍不出呻吟了一聲。我給左右腳踝都繫上了金鏈,頸部的項鏈也深埋進了我的乳 溝。

我站在鏡前欣賞著自己的樣子:我的乳瓜現在又大又挺,淫浪張揚得像兩個硅膠怪 獸。這種淫蕩的感覺差點將我擊暈,我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意志力才忍住不去掐弄那 兩個敏感的乳頭。點起了一支女煙,我像一個經驗豐富的妓女那樣搖晃著臀部,慵懶地 走向了屋外那藍寶石般的泳池。

我躺在泳池邊的涼椅上,陽光貪婪地撫摸著我淫蕩的巨乳,這感覺好極了!但還不 夠好,我需要一些「糖」,我的小穴此時正傳來一陣陣不可救藥的空虛。

『為什麼沒有人來肏我?!』

『為什麼沒有人來填滿我下面的洞穴?!』

我無法理解!像我這樣的女人本來就該不斷被肏,我雖然看起來像個愚蠢的婊子, 但我並不傻。我強烈地意識到自己需要一個男人,至少,我也應該買根振動棒,一跟年 輕的、有著碩大龜頭的、又粗又長的、永遠在淘氣地亂動的、紫色振動棒,它肯定會在 我空虛濕潤的小穴裡找到自己永遠的家。

每一個夜晚,每一個該死的夜晚,我都被空虛折磨著。無論是誰,無論在何時何地, 來肏我啊!像我這樣的婊子,本來就是為了被肏而生,為了被肏而創造的!我需要一根 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在每一個夜晚狠狠的肏我,不停地姦淫我,狂暴地蹂躪我……啊,那 感覺將會是多麼美妙——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大肉棒,對,僅屬於我,那個比妓女還要 下賤的我……

空虛將我折磨得快要發瘋,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翻起了一 本雜誌,又閉上眼睛試圖睡上一覺,但卻毫無效果——我已經變了,我的人生被改寫了,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同的,一個嶄新的世界呈現在我的眼前:不停發浪的騷穴、妖嬈 的長指甲、淫蕩的高跟鞋、香煙,還有那些發生傍晚的「走神」。我現在的世界已經被 「糖」與性慾佔據了。天吶!這真是一個美妙的、充滿魔力的世界!

我靜靜躺在那裡,加利福尼亞特有的日光照耀著我這個祈求被肏的蕩婦,渴望雞巴 的妓女,癡迷著「糖」的女孩……而我所能做的,就是絕望地等待著傑夫將我做需要的 一切帶來……

傑夫到達時,我表現的像一個飢渴的妓女——飛快地將早已煮好的咖啡遞到我的兒 子面前,祈求他能給我一些「糖」。傑夫看著我口水不斷滴在那對暴露的乳瓜上的愚蠢 樣子,滿意地微笑起來,將「糖」灑進了身前的咖啡。毫無疑問,我一飲而盡了。很快, 那種甜蜜的感覺就像從前一樣佔據了我,太爽了!真的是太爽了!我的人生再次變得美 好起來……

傑夫拉著我走到了泳池邊,夕陽的餘暉穿過了我空白的大腦,照在了我的心房,泳 池裡反射的波光讓我想到了自己濕透的丁字褲,我腫脹的乳瓜也隨著被涼風搖曳的躺椅 擺動起來。

我幸福地微笑,世界上再也沒有比能和傑夫在一起更讓我高興的事了……眼前美好 的一切慢慢凝固成了永恆,世界變成了那個我歸屬的地方,那個我可以得到所有的滿足 的地方,一個可以讓我在太陽下曬著大奶子的地方,一個像我這樣飢渴的蕩婦可以天天 挨操的地方……

在那美妙的瞬間,我「走神」了,但是此刻的我對於「走神」不再有任何顧慮,我 感到的只有輕鬆與期待——「我的朋友」無疑是真正值得我信賴的朋友,我是那麼的期 待能聽到他的聲音,正是他的話幫我開闢了新的生活。他安慰無助的我,幫我尋回遺失 的記憶,教授我那些我無法得知的秘密。他向我低語著一段又一段的單詞,那些有力的 單詞啟發了我、開解了我、指揮著我,只可惜我總是記得不全,也無法將它們串聯出成 句。

幸好「我的朋友」的建議並沒有消失,它們仍然在我的被慾火佔據的腦海裡安睡著, 在我潛意識的縫隙裡隱藏著,它們指引著我、教誨著我,它們將我從舊世界裡拯救出來, 將我帶進了嶄新的世界,一個充滿了魔力與甜蜜的世界,一個蕩婦與娼妓的天國。我, 阿倫娜,一位熱辣的妓女,一條熱辣的母狗,一個人形的玩具,聽從了我朋友最後的意 見。

「兒子的玩具……精液……永遠……娼妓……傑夫……傑夫……傑夫的雞巴……」。

醒來的我感到迷茫而疲憊,我在緞面床單的柔順質感讓忍不住想再睡一會。可是我 的雙腿之間卻傳來了一陣涼意,這種感覺一直延伸到我的大腿根部。是「走神」時留下 的淫水麼?我的手向下摸去,到處都是粘稠的、滑膩的漿液,它們從我的陰唇和菊穴裡 不斷溢出……我坐起身,發現我的床幾乎變成了流滿白漿的浴池!我蘸了一點白漿,仔 細觀察。天吶!那是精液!成噸的精液!幾乎遍地都是!我的蜜谷,我的雙腿,我的床 單上流的全是精液!

我差點就要報警了,可是卻又忍不住將手指上的精液放進了嘴裡。上帝啊!它簡直 太美味了!我激動將我能看見的精液全部刮進了嘴裡,並且毫不猶豫地將它們吞了下去。 這些精液就像毒品一般讓我上癮,我將眼前的精液舔了又舔。那迷人的香氣讓我的乳頭 堅硬無比、陰唇也充血得快要爆炸。

我開始一邊舔舐著精液一邊自慰,我的雙手就像被小穴吸住了一樣,根本無法離開。 陣陣劇烈的快感將我的大腦清空,只能不斷的感謝上帝:這感覺太爽了!實在是太他媽 爽了!

可是我仍然有些困惑,在我「走神」的時候,無論是誰都可以肏我。我的外形就像 條母狗,我的行為完全是個妓女,所有人都在這個時候進來想要插我,我都不會拒絕。 但是很快,另一種可能浮現在我的腦中:傑夫……他可能是傑夫!會是他在我「走神」 的時候享用了我嗎?這是第一次?還是每一次我「走神」的時候他都會肏我?

我的大腦崩潰了。我開始啜泣,然後無法控制地慟哭。可是正當我感到驚恐與絕望, 一股無法抗拒的暖流席捲了我的身心。它流過了我的雙腿,匯聚在我的小腹,我的腿根 開始升溫,臀部不自覺地扭動,陰唇也狂濕不已。終於,我的小穴變成了渴望著不倫欲 火的火銃。

我尖叫,吶喊,拚命地捶按著我的陰唇,想將它們砸碎,試圖結束這撕心的痛苦。 我的手卻漸漸開始像牝獸那樣本能地在自己陰道裡抽插……然後我明白了一切,知道了 我已經變成了什麼,我現在是什麼,未來的我又會是什麼,是什麼讓我快樂和滿足,是 什麼讓我的陰唇如此滾燙,是什麼對於我這下賤的性奴來說意味著一切。

『我是傑夫的玩具!』

是的,那就是答案。我早就知道的,並且從未質疑我。也許一個月前我尚未意識到 這一點,但是現在,我已經改變了。如今的我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一個真正的女人,我 富有、驕縱,長著一對淫賤的大奶子和永遠在發浪的小穴。而且作為傑夫的人肉玩具, 我的主人兒子會提供給我源源不斷的神聖的「糖」,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我往日的朋友們也變了,這些富裕的婊子們拋棄了我。原因就是他們的丈夫看見我 時總是滿嘴口水,眼冒綠光。她們便延續著一貫以來的作風,拋棄了我,讓我離她們的 圈子越遠越好。

只有吉娜和簡仍是我的閨蜜,我們會偶爾外出逛街,聊聊髮型、指甲與時裝。我甚 至還給了吉娜一些「糖」,有趣的是,她不僅免費為我做了幾天的髮型,還似乎愛上了 我,眼神裡總是流露著無盡的性慾。

但是,美麗的吉娜,我是絕無可能愛上你的,對此我只能說聲抱歉。因為我現在是 主人兒子的玩具,我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傑夫的,是屬於我那有著發達胸肌、並且我永 遠深愛著的兒子的,是屬於那充滿魔力的「糖」和那年輕而又粗壯的肉棒的。

我完全被傑夫主人和他的大肉棒擁有著。

傑夫主人也早已經搬回來和我一起住了。當然他偶爾也會去大學,以保證能順利畢 業。而以傑夫主人的天賦與偉大,進入社會後,他肯定能找到一個不錯的工作,一個離 他嶄新卻又永恆的家,離他那淫賤卻忠誠的玩具媽媽不遠的工作。

到那時,我就能每天見到傑夫,隨時變成他的人形玩具。我已經看到,在未來的日 子裡,我都會匍匐在主人兒子那年輕迷人的身體前,等待著他用那粗大碩壯而又精力無 窮的權杖來鞭撻他那淫賤不堪的奴隸。

我迫不及待的希望那種生活早日開始!只是現在,還是讓我好好打扮,迎接主人兒 子今晚的到來吧。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