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當了一回體檢醫生

自從那次以後我對體檢醫生充滿了嚮往,我有個鐵哥們就是學醫的,一次我跟他聊起我的經歷:「你們醫生好爽啊,漂亮妹紙隨便摸,上次我們公司體檢……」我說「這有什麼,我早就習慣了,而且大部分就算平時是女神的那些高傲美女,到醫生這邊都得乖乖聽話,叫她幹嘛她就幹嘛,特別是我們這種小縣城,你要是碰到年紀很輕沒有什麼社會閱歷的,隨便你騙,我現在都已經沒興趣了。」

「太爽了,我要是也是醫生該多好」。我說「我們這邊也經常有單位組織來體檢的,要不下次我出診的時候,給你也安排幾個試試?」

「那行啊,你可一定要叫我啊」其實我就以為他在開玩笑,哪有這樣的好事。

沒想到一個月後,他真的給我打電話了。

「兄弟,上次說的體檢的事情,你還有興趣麼,我明天有體檢任務,而且其中有一個公司的入職體檢,往年都是高職或大學剛畢業的小姑娘,而且都很極品。」他笑著說。

「但是我還不會啊」

「沒問題,你早點來,看我做兩個你就會了」

第二天,我一早來到了醫院,但是另我失望的事,在排隊的不是大媽就是中年婦女,或者是男人,我朋友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對我說,「現在知道了吧,醫生不是那好當的,除了有美女,還是有大媽的,這樣吧,大媽我就不來嚇著你了,你先去逛會,等來美女了我叫你。」

就這樣一個小時後,我收到朋友的短信,入職體檢開始了,這個公司就五六個人體檢,叫我趕快過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飛奔了過去,看到門口排隊的果然有幾個年輕人,1男3女,其中2人好像很熟,聚在一起聊著什麼。

我的身份是朋友的「助理醫生」。負責給朋友打雜,房間裡已經有個男的了,就當給我學習怎麼做了。其實是很簡單,塗上藥膏,吸上電極,按動開關就好了。

第二個進來的是女生,由於剛才在門口比較匆忙沒仔細打量,接過單子一看,這個妹紙叫小曼,身高有近1。7,大長腿,臉蛋精緻,皮膚又白又光滑,還帶著金邊眼鏡,雖然看單子只有22歲,但看外貌就像島國動作片裡最常扮演的老師形象。看到這種氣質形象,我心想,這種高傲的女生,一會也會脫?我看了一眼我朋友,他好像很淡定,對著小曼說,外套放旁邊,躺到床上來。

小曼果然是乖乖的脫了外套,爬到了床上,她裡面穿的是緊身的襯衫,外面看胸大概是C。

我朋友說「你把衣服解開,把胸罩拉上去。」

小曼完全沒有半點遲疑,對著兩個男醫生,就開始解襯衫的扣子了,看來朋友說的沒錯,對於醫生的話,普通人果然是言聽必從啊,但是這也無可厚非,作為醫生的確是要患者配合才能做各種項目的,在場唯一邪惡的人只是我一個而已。

這時小曼已經解開了襯衫紐扣,開始解胸罩了,雖然以前也經常在桑拿或足浴店裡看陌生女孩子這麼做,但是現在我的心態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以前那些是職業的,現在可是完完全全的良家女孩,說是處女我都會相信的。小曼從後面解開了她的黑色胸罩,往上拉了下,一堆白暫的小白兔跳了出來,小曼的胸罩比較厚,胸實際只有B,但是乳暈和乳頭都是粉嫩的,就算不是處女我也相信沒被男人開發過幾次。

我已經看的驚呆了,這時朋友遞給我一瓶藥膏,說「李醫生,你幫她塗下藥膏」。原來塗藥膏是有刷子的,我拿起刷子蘸了下藥膏,在她肚子上塗起來,可能是比較涼,刷子剛接觸她白嫩的皮膚時,她抖了下,不過馬上就好了,我一點一點的往上塗,直到她的乳房,再往上,是她的乳暈乳頭,其實懂的人知道不需要塗那麼多的,但是我就當自己是新手不知道,重點在她乳頭上反反覆覆的塗抹,剛碰到她乳頭的時候她又抖了下,不過我相信這次不是因為涼了,我看她的表情也漲紅了臉,畢竟是陌生的男人在折騰她的乳頭,我真感覺像身處島國AV片一樣。朋友示意我可以了,過來把幾個電極吸了上去,我戀戀不捨的收起來刷子,接下來的工作也很快完成了,看著小曼起身穿胸罩扣襯衫的樣子,差點讓我忍不住撲上去。

朋友看我意猶未盡的樣子,問我想不想更加刺激點的,我問怎麼才能更加刺激點,他說你檢查的時候說這裡或哪裡有點問題,需要進一步檢查,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般馬上就會緊張起來,那時候隨便你怎麼檢查都基本沒有問題的。

有那麼好的事情,我當然要嘗試下了。

「那這樣吧,反正心電圖你也會做了,你也別弄多,這個公司還有3個人,你把他們3個查完了就當體驗過了,我現在去抽根煙。」

不愧是鐵哥們啊,這麼放心的交給我了,我說「這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你別弄太過分就好了,這小縣城的女孩子單純,很好騙的」,我朋友拍著胸脯邊說邊脫白大褂,起身走了。

第二個進來的叫小雅,身高1。6,19歲,人土裡土氣的,苗條,但是胸前特別雄偉,我想這種女孩子應該不會特意去墊厚胸圍的吧,再說了她這麼瘦也不需要墊的很大,應該是真的,等下脫了就知道了,我心裡暗笑,經過第一個小曼的經驗,再加上現在房間裡就我一個男人,瞬間膽子就大了。

小雅沒穿外套,而是一套花邊連衣裙,我故意問「裙子上面能單獨解開嗎?」

「好像解不開」

「那你把連衣裙脫了躺上來吧」

我知道她裡面肯定只有內內和胸罩了,這正是我想要的。小雅果然猶豫了下,但是她又沒有別的辦法了,我故作鎮定的低頭看著單子,嘴裡說「快點,後面很多人還排隊呢。」

小雅緩緩的脫下連衣裙,躺上了床,她下面穿著花色的可愛小內內,但是胸罩完全出乎我意料,本來我想外面看這麼大的胸,脫下來只要不是超級加厚的那種bra,cup應該都還可以的。沒想到她帶的胸罩完全就是一層布的,連下面的鐵圈都沒有的那種,可以說這種胸罩的效果不是讓胸型看起來更大,而是完全束縛住了胸,脫掉後肯定會更大。

我故作專業的說,「你怎麼帶這種bra,這種對女生發育不好。」其實我想想也蠻可笑的,都發育的那麼雄偉了,還說會發育的不好。

「沒辦法,我買不到合身的胸圍,要麼就定做了,我剛從農村過來也沒錢,只能帶這種了」。小雅說著,看來她對我真的是沒有任何戒心啊。

我剛想叫她把胸罩解下來,但是一想,這麼有意思的事情,還是我自己來做吧,我拿出了藥膏,用刷子開始塗起來,塗到乳房的下沿,我說「乳房上也要塗的,你別動,我幫你把bra往上挪點」,她點點頭。我拉著下沿想把bra往上翻,可是翻不上來。

「她說直接翻不上的,已經是最松的那一檔了,要解後面的。」於是自己把後面的扣子解開了。這時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了,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對掙脫束縛的乳房,雙峰挺立,如果用來乳交,我想夾兩根都沒問題,但是我又覺得一根都夾不住,因為雙峰實在是很堅挺,不像那種軟的胸容易夾住。

我現在膽子也大了,說「你怎麼那麼瘦小的人能長那麼大的胸,是什麼CUP?」

「這個遺傳的,我沒量過,反正店裡D罩我肯定是帶不下的,一般F的罩我前面還能用,但多是胖子的尺寸,我用帶子會太長,所以只能帶這種。」小雅說著。我原來以為大於E罩都是AV裡才會看到,現實裡不會有,要麼就是手術做的,今天還真碰到了。

「你這種情況,可能有一些風險」一個邪惡的計劃在我腦子裡出現了。

「啊!什麼風險」

「我們先把心電圖做了吧」

我接著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對豪乳,反反覆覆塗抹藥膏,心裡盤算著接下來的計劃。

心電圖做好後,我對小雅說,「是這樣的,根據我的臨床經驗,胸圍大的女孩子,得乳腺腫瘤的幾率要比一般的女孩子高,特別是你這種本生很瘦小,胸圍大的不成比例的女性,可能是乳腺增生或者有腫塊,我建議你去做個檢查。」

「啊!真的嗎,我前陣子是感覺到乳房裡有一些硬的地方,不會真的是腫瘤吧。」小雅已經緊張的說話不清楚了。

「雖然幾率要比一般人高,但也要看每個人體質不同的,要麼這樣吧,你相信我的話,我先給你檢查下。」

「那太謝謝醫生了,醫生你看,就是這個位置。」小雅手指著右邊乳房說。

小雅繼續平躺著,一臉焦急,我現在可以理所當然的在她的豪乳上摸來摸去了「是這裡嗎」

「是的」

「的確是有點硬,我再檢查下別的地方。」我也不等她答應,就開始整個乳房摸起來,這個爽啊。當我摸到乳頭的時候,我看他小臉泛紅應該是有所反應了。

「其他地方還好,但是由於你的乳房很結實,我必須用力點,如果你感覺疼了就忍耐下」我說。

於是我開始各種掐捏起來,但是她好像完全沒有起任何戒心,哪怕我一隻手用最大的力氣抓緊她的乳房了,她也只是咬著牙忍受,對她來說我是在為她好。於是我又開始挑逗她。

「是處女嗎?」我問「不是了。」小雅紅著臉說。

「什麼時候第一次?」我問「我初二的時候,15歲。」她說「現在跟男朋友一周幾次?」我問「現在沒有男朋友。」難怪那麼容易敏感,我想。

「其實你應該找個男朋友,至少一週一次的性生活對健康很有益的。」其實我也不懂,隨口說的,邊說邊把她的乳頭往外拉,然後又彈回去,盡情的把所有AV裡看到過的各種能用的手段都用出來,反正她現在對我已經完全信任了。

看看玩弄的差不多了,我想後面還有人排隊呢,還是換下一個吧。

「這點硬塊問題不大,以後自己多留意點,如果發現硬塊變大了,要來檢查。」我說,並且鬆開了手。

她聽了後,鬆了一口氣,儘管乳房已經被我玩弄的到處都是紅塊,我想乳頭肯定是很疼了,但她還是一個勁的謝我,我心想謝我玩你乳房啊,哈。

下一個進來的是那個男的,既然是男的我就按常規流程快速檢查,期盼著最後一個妹紙的到來。而且從剛才外面的情況看,他們兩個應該是情侶,一會你女友就要被我玩弄了,要是能對著你干你女朋友就好了,我心想。

「醫生,你們男醫生也檢查女生麼?」他突然問道難道他發現什麼,或不願意女朋友讓我檢查?到手的鮮肉可不能跑了啊。

「當然,醫學不分男女」我回答到。

「那一會小蕾也是你檢查?」他問「是的,怎麼,是你女朋友?」

出乎我意外,他說「不是的,她是我大學同學,我追了她好多年,但她嫌我家裡條件不好,一直就被她當朋友關係。現在她自己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我一時不知道他到底想說什麼了。

「我追了她那麼多年,她手都不讓我碰,但是現在的男朋友沒幾個月,聽說已經上床了。真他媽噁心。」

難道是想報復這個女的?我試探性的笑著問道「現在的女的都這樣,要不我一會檢查的時候給她手勢重點,替你出口氣?」

沒想到他眼睛瞬間發亮了,說:「真的可以嗎?我現在真的很恨她,我曾經幻想過請幾個流氓強姦她,然後拍成視頻傳到網上去,才解恨。哪怕自己沒機會碰她也行。」

「包我身上,這種女人就應該給她點顏色看看,哥們你先去旁邊的房間等著,看我收拾她。」我說。於是這哥們一個健步起身,躲到隔壁房間去了。

我讓下一個妹紙進來了,她的名字的確叫小蕾,22歲,穿著黑絲,上面外套加吊帶的緊身汗衫,可以看到深勾露在外面,拿著一個LV的包,頭上駕著一看也是名貴的太陽眼鏡,時尚洋氣,估計都是現在的男友給她包裝的,這種貨,哥們你不說我也要拿下的。

小蕾進來後對我笑笑,問,「剛才那男的怎麼沒出來?」

「他走後面的門去上廁所了。」

小蕾也沒懷疑。

「衣服褲子脫了放這裡,只剩內褲,然後躺上去」,我說。經過前面小曼和小雅後,我膽子已經非常大了。

果然,小蕾稍作猶豫後,完全照做了,一件件脫下本來就不多的衣服,解下胸罩,然後爬上了檢查台,現在檯子上的小蕾只剩下高跟加黑絲加蕾絲內內了,另外胸罩耷拉在乳房上面。小蕾果然是人間極品,胸部雖然沒有小雅那麼大,但C還是有的,皮膚非常光滑,特別是臉蛋的皮膚白嫩細膩,乳頭微紅,看樣子開發的也不多,我想一會好好折騰你,你這種勢利女孩,沒必要對你客氣,這是我想到了隔壁躲著偷看的那哥們,現在一定是在邊看邊擼管子呢。

我把藥膏直接倒在手上,也不用刷子了,直接用手在她乳房上塗抹,她的乳房一個手正好,一通揉捏後,我插上電極開始做檢查。

我說「你現在心跳太快,基線不太穩定,你深呼吸放鬆下」。小蕾當真深呼吸了幾口。

我又說「你還是太緊張了,這樣吧,這裡有個眼罩,你帶上,然後什麼也別想,放鬆。」

小蕾乖乖的帶上了眼罩,我的陰謀得逞了。你不是連手都不讓那哥們牽麼,今天哥叫你直接用胸牽。我向隔壁的房間招招手,示意哥們小聲出來。那哥們已經看的眼睛通紅了,這麼極品的妹紙,哪怕是我這個陌生人都完全招架不住,更何況是追了3年沒追到她的哥們呢,我想眼前的場景哥們自己在家肯定意淫過無數次,精液都貢獻過好幾十升過了吧。那哥們過來後拿出手機一陣猛拍。

「現在好像平靜點了,你的油有點干了,我再給你塗點。」我把藥膏遞給那哥們。那哥們感激的看著我接過藥膏,倒在手心,一手就抓了下去。

我看那哥們像是在把玩古董似的,只是輕輕的豐乳上摩擦,估計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天會有這種天天做夢才能發生的事情發生。為了鼓勵他進一步的動作,我又對小蕾說「信號有點弱,我要加強點手勢增加血液循環,稍微會有點痛,你忍下」。小蕾點點頭,我也對哥們點點頭。

這下哥們膽子大起來了,他把手機遞給我,示意我幫他拍,我非常樂意。這下哥們兩隻手都空出來了,抹上藥膏,帶著這幾年的怨恨,朝著雙乳狠狠的抓下去。小蕾也沒想到這麼猛烈的一下,啊的叫了一聲,然後說,「醫生,輕點,疼」。

「沒事的,再忍忍,馬上好」,我說。

那哥們這下不客氣了,對著雙乳左掐右扭,完全不像是在對待心上人,而像一個戰士剛剛攻下了城池,搶到了敵人的女人一樣。那邊小蕾緊咬著牙齒,默默的忍受著,她不知道這不是檢查,而是在被自己認識了3年,自己看不起又嫌棄的男人在用剛擼過管帶著精液的手蹂躪。我看小蕾的乳房已經開始紅腫了,於是示意哥們停手,哥們意猶未盡,把我拉到旁邊輕聲對我說:「兄弟,如果今天你能讓我干到她,你就是我大哥,以後我的女人大哥都可以隨便玩。今天哪怕是強奸也好,迷姦也好,任何條件我都不在乎,我一定要干她」。

看著哥們堅決的表情,我示意他先回隔壁去,我回到檯子前,看到小蕾內褲已經濕了,她還咬著嘴唇,不知道是因為疼還是興奮了,我摘下小蕾眼罩,小蕾臉通紅,不敢看我,她還以為剛才是我在弄她。估計她也猜到了這不僅僅是檢查,但是不敢說而已。我可不管,繼續忽悠:「心電圖還算正常,但是剛才手工檢查的時候,發現你乳腺位置有點異樣,可能是婦科病或性病引起的乳腺增生,最好再做個全面的婦科檢查。」

小蕾一下緊張起來,看來經過剛才的事情,她還是那麼信任我的。小蕾說「啊,要不要緊的,怎麼檢查,現在嗎?」

「要檢查了才知道,你還是處女嗎?」我明知故問道。小蕾輕輕搖了搖頭。

「那現在就可以檢查的,是陰道內容物檢查,會比較疼,我要先給你做個全身麻醉。」我之所以這麼說,是給她個心理準備,以免一會她醒過來發現下面疼生疑。

我從旁邊藥櫃裡拿出一隻麻醉劑,往小蕾手腕上紮下去,邊安慰道,放心吧,一會就好了。小蕾信任的點點頭,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這下好了,哥們顯然看到了這一切,第一時間衝了出來,「大哥,你是我再生父母,以後你叫我做牛做馬,都只要一句話。」

我說「別急,醜話說前面,第一,這個妹紙是極品,一會我先干,然後才是你的。第二,剛才你自己說的,以後你的女人也是我的,你好好教育你的每個女人,反正我要她做到隨叫隨到。怎麼樣。「那哥們連連點頭,說「沒問題,大哥,我現在就有個女朋友的,雖然跟小蕾比差遠了,但床上用還是包你滿意的,回去我就做她工作,保證一個星期內送來給你享用。小蕾你先請用。」

我回頭抱起小蕾向隔壁的休息室走去,這邊示意哥們去門口幫我守著萬一別人進來。

把小蕾扔到休息室床上後,我迅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小弟弟掙扎了出來,經過了前面小曼和小雅,再加上剛才小蕾,小弟弟早就在宣誓戰鬥了。我手捧雙乳,把小弟弟夾在中間乳交,由於小蕾乳房柔軟豐滿,再加上剛才塗了太多的藥膏,所以乳交非常順滑,整個包住小弟弟非常舒服。我拿起一隻不干膠,一下插進了小蕾的穴穴。

「騷貨,爽不爽啊,剛進來的時候還裝淑女,你以為條件好就是專門被富二代玩的啊,老子今天玩殘你的騷乳,玩廢你的騷穴,看你回去富二代還要不要。」我邊說邊把她的乳頭旋轉了180度往外拉,我撬開她的嘴,把jj放了進去,由於她人昏迷著,不好口交,所以感覺不爽,就算了。「騷穴是不是對不干膠不滿意啊,放心,馬上給你真jj」。我變說邊拔出不干膠,淫水一下在湧出來不少,「真他媽髒的騷穴,我給你洗洗,」我拿起旁邊最大的一個針筒,吸了滿滿一罐潤滑液,一下插入小蕾騷穴,把潤滑液全部打了進去,接著又吸了幾罐打進去。

「騷穴,天天被富二代操吧,必須好好洗洗乾淨消毒才能用。」我淫笑著。

這時我把那哥們叫了進來說,「來哥們,我們一起幹你的小蕾。」哥們早就憋不住了,一下拿出了jj,但是他知道我還沒插,不敢跟我搶小蕾的騷穴。

「嘴是你的,好好插吧」,我指著小蕾的嘴說。

哥們非常感激的看了我點了點頭,扮開小蕾的嘴唇和牙齒,把jj放了進去。

「這一刻哥們你一定等了很久吧」我問道「是啊,之前我的夢想是牽到小蕾的手,運氣好可以抱下,做夢也不敢想小蕾能給我幹口活啊。」兄弟賣力的插著小蕾喉嚨說道。

我也拔出了針筒,幾管潤滑液從小蕾騷穴裡湧了出來,我一插到底,由於忍了那麼久,我直接開動馬力,雙手抓巨乳,狂插10分鐘後,這時兄弟已經在小蕾喉嚨裡發射了,我也放開精關,全部射在小蕾的騷穴裡。

看著滿身潤滑液,滿嘴滿穴精液的小蕾,我說「哥們,你眼光真好啊,看中這麼極品的妞,連昏迷著都讓我幹的那麼爽,這個我比你先幹了她,你不會怨哥吧。」我說「這種騷貨,我真想讓門外的所有人都干她一遍才解恨,哥你今天幫了我大忙了。」哥們說。

「小蕾現在是你的了,我看麻藥說明書上說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醒,你把她背回去,盡情的蹂躪吧。別玩死了就好。我希望你能搞定她做你女人,這樣按照約定,我以後也能隨時玩這樣極品的騷貨。」我說。

哥們幫小蕾搽乾淨臉上的精液,穿上衣服,攙扶著她走了,我也把朋友叫了回來,結束了一天醫生生涯。第二天,那哥們還跟我聯繫了,他告訴我,後來他去旁邊租了間小旅館,照著他電腦上島國SM片的情節一遍又一遍的把小蕾玩弄了一個晚上,什麼虐陰,虐乳,鞭打,滴蠟,灌腸,肛交,公廁,幾乎把他見過的SM情節都玩了個遍,而且還拍成了視頻發給我。

早上小蕾醒過來後,哥們騙她說醫生檢查完後,小蕾還沒醒,為了不影響後面排隊人員的檢查,正好哥們也路過,就先帶著她走了,檢查結果沒啥大問題,身上的痕跡是路上摔了跤摔的,小蕾也知道,肯定是被那哥們強姦了,而且還是虐奸,但為了不讓富二代知道而拋棄她,也不敢宣揚,哥們還說由於他手上有晚上虐她的視頻做籌碼,以後可以把小蕾隨叫隨到了,這真的是應該感謝我啊。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