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的減壓宴會

今年39歲的楊淑珍是市一中的一位資深教師,無論是在領導同事學生還是家長眼中,她都是一位以認真負責著稱的好老師。

這不是,明明是周末,她還要趕著去給臨近高考的學生做考前減壓。

「小敏,去幫媽媽把那雙黑色的高跟鞋拿出來。」楊淑珍一邊說著一邊整理著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

她輕輕坐在沙發上,嫩筍般的足尖高高翹起,雙手將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套在那彎彎的足弓上然後輕輕一捋,柔順的絲襪就像一層皮膚一樣將那雙豐腴誘人的美腿包裹了起來。

這時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女拎著一雙高跟鞋從裏屋走了出來。

隻見她皮膚白皙身材高挑,一頭烏黑的秀發在腦後梳成一條馬尾,顯得更加青春靚麗。

她穿著一件學生制服襯衫和短裙,修長的雙腿上包裹著一雙黑色絲襪,清純之中又帶著幾分誘惑。

一張粉嫩的鵝蛋臉上鮮紅的嘴角微微翹起,精緻的五官和楊淑珍有著八九分相似。

她就是楊淑珍的女兒小敏。

小敏今年18歲,身爲班長的她不但成績優秀而且人緣極好,是楊淑珍的得力助手,今天她也要和媽媽一起去幫同學減壓。

「媽媽動作就是慢,我都等了好久了。」小敏說著放下媽媽的高跟鞋,自己也穿上了一雙高跟小皮鞋。

楊淑珍微微一笑走過來寵溺地摸了摸小敏的頭說道:「媽媽年紀大了嘛,出門之前當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

小敏小嘴一嘟說道:「人家都說咱倆站在一起就像一對姐妹一樣,媽媽說自己年紀大了那不是說我長得老?」

楊淑珍噗哧一笑伸手輕輕捏了捏小敏的臉蛋說道:「小調皮,就屬你話多。再不快點你的小男朋友就要等著急了。」

楊淑珍說著穿上高跟鞋和小敏一起出門登上了公交車。

原來這對母女今天要去減壓的錢飛還是小敏的男朋友。

錢飛不但人長得英俊,爲人也很機靈。

高一剛開學不久就把班長兼班花的小敏追到了手。

到了高二之後,錢飛又多了一個秘密身份,那就是老師楊淑珍的秘密情人。

到了高三,像這樣把母女一起叫到家裏來「減壓」就成了家常便飯了。

母女二人輕車熟路地來到了錢飛家的小洋樓,楊淑珍直接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這把鑰匙還是錢飛的母親親手交給她的,錢飛的父母都是生意人,整天全國各地來回飛。

錢飛的母親聽說這位楊老師口碑很好爲人又和善,于是就給她配了一把鑰匙希望她有空能幫忙照顧一下錢飛。

她可沒想到,這位楊老師照顧她的兒子比她想的要細緻的多了。

「小飛,起床了沒有?我們來了。」楊淑珍叫了兩聲卻沒聽見有人答應,母女兩個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花樣,隻好自己走進了客廳。

就在兩人轉過門口的時候卻突然有一隻手伸進她們的裙子裏在那一大一小兩個屁股上各捏了一把。

母女兩個都是嚇了一跳,一轉身卻看見錢飛正笑嘻嘻的站在她們身後。

「哎呀,阿飛,你嚇我一跳。一來就摸人家屁股。」小敏拉著錢飛的胳膊撒嬌道。

錢飛嘿嘿一笑說道:「誰叫你們這麼大膽,不穿內褲就敢出門。也不怕遇到色狼。」

「切,還不都是爲了你這個大色狼?」小敏說道。

三人走進客廳,楊淑珍直接把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拉到了腰間,肥肥白白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陰戶整個露了出來。

她跪坐在地闆上伸手去解錢飛的褲帶。

「來,阿飛,老師先來幫你減減壓。」

看著母親淫蕩的樣子,小敏把小嘴一嘟說道:「媽媽真是的,每次都搶在前面給阿飛口交,明明我才是阿飛的正牌女朋友啊。」

楊淑珍媚眼流轉說道:「你是小飛的女朋友,可是媽媽也是小飛的情婦啊。情婦給奸夫口交,老師給學生減壓,這不是天經地義的麼?」

平日裏總要壓抑住淫蕩本性擺出一副端莊賢淑爲人師表的樣子的楊淑珍,此刻就在自己的女兒和學生面前不知羞恥地說著些淫聲浪語。

可是這次錢飛卻沒有像平常一樣抱住老師的腦袋狠狠地抽插,而是一托她的下巴說道:「哎,老師等一等,今天你可不止要爲我一個人減壓啊。」

「不止你一個?」母女兩人異口同聲地問著,四隻眼睛都是疑惑地看著錢飛。

這時客廳的門一開,呼啦一聲一群十七八歲的男生一下子擁了進來。

「老師,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幫阿飛減壓的啊。怎麼和我們不一樣呢?」

「就是就是,老師偏心,我們也要減壓。」

楊淑珍和小敏一看,原來班上二十幾個男生竟然早就躲在了這裏。

錢飛拍了拍楊淑珍的白屁股說道:「怎麼樣,老師?現在就快要高考了,大家壓力都不小,你今天就一次性幫大家減減壓吧。」

楊淑珍可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剛才淫蕩的樣子居然都被這些學生看到了,自己這個老師的臉可還往哪放啊。

可是生性淫蕩的她馬上就看開了,既然已經都知道了那索性就一起快活吧。

想到這,楊淑珍擺出一副嬌羞的模樣說道:「哎呦,你們真是壞死了。這麼多人都來找老師減壓,老師的小穴就算是鐵打的也要被你們奸壞了。這樣吧,今天老師就挨個給你們口交來減壓好不好?」

錢飛一把將她抱住一邊隔著襯衫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說道:「那怎麼能過癮呢,老師?我們已經想好了減壓的辦法了,今天您和小敏就聽我們的安排吧。」

楊淑珍和小敏聽了暗想讓這二十幾個血氣方剛的男生來安排真不知道他們會想出什麼辦法來作踐自己,母女兩個對視了一眼臉上都是一紅。

錢飛在兩人的臉上各親了一口說道:「好了,別害羞了,咱們這就到花園去看看我爲你們準備的東西。」

說著二十幾個男生簇擁著楊淑珍母女往錢飛家的花園走了過去。

來到花園一看,隻見原本平平整整的草坪上已經挖出了一個竈坑,鐵質的燒烤架上架著一根三米多長的不鏽鋼杆子。

草坪上已經鋪滿了柔軟的墊子,上面擺著些烤肉醬和餐具,一旁還擺著些燒烤用的木炭和松木柴。

「哦,我知道了,你們想一邊吃野餐燒烤一邊開一個淫亂party對不對?」小敏一臉得意的微笑,看來她對這個淫亂party還是頗爲期待的。

可是錢飛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完全正確,你們再看看這邊。」

母女兩個順著錢飛的手指一看,隻見烤肉架正對著的地方還放著一個高高的木架,木架上垂下一條結成了環形的繩子。

楊淑珍走過去拉了拉那條繩子說道:「這個好像是個絞刑台吧?」

「沒錯。」錢飛打了個響指說道。

「老師,今天就讓我們把你絞死吧。」

「絞死?」楊淑珍和小敏瞪大了眼睛吃驚地看著錢飛,彷佛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一般。

「對啊,老師你聽說過性窒息吧?」錢飛一臉興奮地說道。

楊淑珍點了點頭,她也曾經在網絡上看到過一點相關的東西,聽說那是比普通的性快感還要強烈一百倍的刺激。

錢飛繼續說道:「待會我們就把老師送讓絞刑台,讓老師一邊接受絞刑一邊被同學們輪奸。」

說到這裏楊淑珍的臉明顯泛起了一片紅潮,兩隻媚眼也似蒙上了一層霧氣,看來她對這個絞刑輪奸的把戲很是期待。

小敏又拉住錢飛的手問道:「阿飛,那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啊?」

錢飛伸出食指刮了刮小敏的鼻梁說道:「怎麼?等不及了,我的小淫婦?待會我就用這根穿刺杆從你的小穴裏刺進去,把你像烤乳豬一樣串在上面活烤,讓你也能看看你的淫婦媽媽在絞刑架上的表現。」

「你胡說。」小敏打斷錢飛說道。

「那麼長的棍子把我刺穿,那我還不馬上就死了?」

「對啊。」楊淑珍也說道。

「把我掛到上面還不很快就被絞死了,那你們不就隻能奸老師的屍體了?」

「你們聽我說完嘛。」錢飛說著掏出一個小盒子,裏面裝著幾支藥品和兩支注射器。

「這個可是我專門從外國買來的高級春藥,不但能提高淫性還能增加女性的生命力。有了它你就能做到活體穿刺,老師也可以在絞刑架上存活很長時間。而且,這藥還有一個特別功效,那就是能讓你們的肉變得更加鮮嫩可口。」

小敏眨了眨眼睛,伸出一根蔥白般的手指在嘴唇上輕輕摩擦著,看來她已經有些動心了。

錢飛趁熱打鐵地說道:「小敏啊,上次模擬考試你又考了全校第一,讓大家把你吃掉也是爲了讓大家能考出個好成績嘛。」

男學生們也跟著說道:「是啊班長,你就答應吧。讓我們吃掉你吧。」

小敏白了他一眼說道:「又鬼扯,你們當我是唐僧肉呢,吃了就能考出好成績?」

錢飛嘿嘿一笑說道:「好小敏,你比唐僧肉可要強的多了。而且大家真的很想吃你啊。」

這時楊淑珍也說道:「可是小飛,你們就隻想吃小敏,就不想把我也一起吃掉嗎?」

錢飛說道:「當然想了,不過了老師今天的主要任務還是幫我們減壓,補身體的事交給小敏就好了。而且小敏的肉已經夠吃了,我們也不能浪費啊。」

「那你們要怎麼處理我?」

「嘿嘿,等老師被絞死之後,我們就像殺豬一樣把老師的身體切開,大家每人帶一部分回家可以自己吃。」錢飛一伸手將兩母女都摟在懷裏說道。

「小乳豬烤熟作爲宴會主菜,老母豬就分割之後交給同學們帶回家,好不好。」

「好啊你,阿飛!」小敏嬌嗔地一扭錢飛的手臂說道。

「原來我們母女在你眼裏就是兩頭母豬啊!」

「哎呀哎呀,我這也是比喻嘛。而且你們母女都這麼淫蕩,不就像兩隻母豬嗎?一隻小乳豬,一隻老母豬。哈哈哈。」

錢飛說完男生們也紛紛應和著說了起來。

阿標說道:「對啊對啊,我預定了老師的爪子,我早就想用老師的爪子手淫了啊。」

「哼,阿標你這家夥,難怪上課的時候總是盯著老師的手看,原來早就居心不良。」

阿成也說道:「嘿嘿嘿,我預定了老師的蹄子。老師的絲襪蹄子用來煮湯一定好喝的不得了。」

「阿成你這家夥,老師留的作業還沒交,就想著用老師的腳煮湯。」

「嘿嘿嘿,大不了等我喝完了老師的嫩蹄湯之後把作業燒給老師好了。」

男士們東一嘴西一嘴地討論著如何瓜分老師的身體。

「老師的水晶肘子我是要定了,再裹上絲襪一定又好吃又漂亮。」

「我要老師的火腿做炒菜吃。」

「老師的肥奶子是我的,蒸熟了吃一定香的不得了。」

「對了,老師的腸子下水給我,我要帶回家去喂我家的旺財。」

「你這個壞家夥,竟敢拿老師的肉喂狗!看我不打你!」楊淑珍作勢要打那個男生,但是聽著他們議論如何分割自己的身體楊淑珍早就已經興奮得不行了。

這時小敏卻又問道:「不對啊,你們說了半天,都沒人要媽媽的頭啊?我們的肉可不許你們浪費!」

錢飛在小敏臉上啵得親了一口說道:「還是我的小敏細心,我們早就安排好了。」

錢飛說著將一台攝影機架在地上說道:「待會我們會把處死你們的過程錄下來,宴會結束之後就把你們的腦袋和錄像一起寄回你家。」

「那是幹什麼?」楊淑珍問道。

錢飛一邊捏著她的屁股一邊說道:「當然是讓你的性無能老公看看他的騷老婆和賤女兒是怎樣淫賤又快樂的被我們處死的啦。

哈哈哈,大家想象一下,讓他看看那麼刺激的場面說不定還能治好他的陽痿呢。哎,你們說他會不會興奮得把你們母女的頭當作口交器來洩火呢?」

小敏撅著小嘴說道:「我可不想被老爸當成口交器。」

楊淑珍撫摸著女兒的頭發說道:「放心吧,乖女兒,就你爸爸那個窩囊廢,再怎麼刺激的東西都治不好他。」

錢飛拍了拍手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開始吧。

首先就讓小敏和老師互相剃幹淨對方的陰毛,嘿嘿嘿,不過剃下來的毛不許丟掉,我要用它們織一條幸運手鏈,然後戴著進考場。」

「哼,就你鬼點子多。那就開始吧。」楊淑珍說著解開腰間的紐扣,制服短裙順著她那渾圓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

小敏也是將自己的格子短裙脫下丟到了一邊。

楊淑珍的陰毛長得非常旺盛,毛茸茸的一片從小腹以下漫過陰唇直蔓延到會陰,顔色也是又黑又亮。

小敏的身材和相貌完美地遺傳了母親的優良基因,隻有陰毛卻似乎完全沒有遺傳到。

隻見小敏那潔白的陰阜上隻有一小撮陰毛稀稀拉拉地散布在核桃大小的一塊皮膚上,連顔色也是像枯草一般的黃褐色。

男生們看著母女兩個的陰毛又是一陣議論。

「哇,早就聽說陰毛旺盛的女人性欲也特別旺盛,難怪老師會這麼淫蕩了。」

「那也不對啊,班長的陰毛隻有這麼一點,怎麼也這麼淫蕩啊?」

「嘿嘿,一定是班長直接遺傳了老師的淫蕩,所以才和陰毛沒關系。」

小敏聽著大夥的議論似乎有些不開心,一張小嘴又嘟了起來。

錢飛問道:「怎麼了,小敏,怎麼又不開心了?」

小敏說道:「媽媽的陰毛比我的十倍還多,你把我們的陰毛編成一條手鏈,那我不是又吃虧了?」

錢飛略一沈吟說道:「那你看這樣好不好,待會我會把你的陰蒂挖下來做成一塊琥珀,然後當作墜子綁在手鏈上。這樣你就成爲我的幸運手鏈的主角了。」

聽了錢飛的主意小敏高興地踮起腳尖在錢飛地臉上親了一口說道:「那好,我們這就開始吧。」

錢飛把兩隻剃須刀交個母女倆,然後指揮著楊淑珍躺在地上,小敏則伏在母親的身上兩人擺成了69式。

「好了,把攝影機打開,開始錄像了。還有啊,老師,小敏,我還要提醒你們一句,剃毛之前要先把毛潤濕才行,否則會很疼的。」

「可是你沒有給我們準備毛巾和熱水啊?」楊淑珍問道。

錢飛一臉壞笑地說道:「嘿嘿嘿,準備那些幹什麼?當然要你們用自己的唾液去潤濕啦。」

周圍的男生也是一陣壞笑。

楊淑珍瞥了他一眼說道:「哼,你這壞小子,就知道刁難人。」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她還是伸出鮮紅的舌頭在女兒的陰部舔弄了起來。

小敏感受到母親溫暖濕潤的舌頭在自己的陰部來回滑動,忍不住眯著眼睛發出一聲聲淫靡的呻吟。

突然間啪的一聲響,楊淑珍在她那雪白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道:「不要偷懶啊小敏,你也要幫媽媽舔才行啊。」

小敏這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原來還有工作要做。

可是說歸說,楊淑珍那長滿了又黑又密的陰毛的陰部實在讓她有些無從下口。

小敏猶豫了一下,張開兩片薄薄的紅唇將一叢黑亮的陰毛含進了嘴裏。

隻見她兩片嘴唇來回蠕動,粉紅的兩腮一下一下的收縮,那可愛的模樣真是像極了一隻吃草的小兔子。

「哇,好可愛,你們看班長像不像小兔子在吃草?」

「嘿嘿,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咱們班長可是連親媽的草都吃了啊!」

「哈哈哈哈。」男生們都是一陣大笑。

小敏聽著男生們的調笑又是害羞又是生氣。

「都怪媽媽,陰毛長得這麼茂盛,還沒能遺傳給我。」小敏心裏這麼想著,嘴裏就漸漸加了力氣。

兩片嘴唇銜住媽媽的陰毛,小腦袋一上一下地提拉,連兩片陰唇都被扯得一上一下地晃動。

「哎呦,好痛,小敏,你這孩子,輕一點,哎呦。」楊淑珍又是疼痛又是快意,但覺胯下兩片木耳彷佛被一下一下地電擊著一般,又是酥麻又是刺痛。

她嘴裏浪叫著,毛茸茸的下身卻不停往小敏的臉上湊,嘴裏索性也是咬住了小敏那嬌嫩的陰蒂一邊輕輕噬咬著一邊含含糊糊地浪叫著:「哎呦,小敏,你敢咬媽媽,媽媽也咬你。」

「啊,好,好舒服。媽媽,哦。」小敏在楊淑珍的刺激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隻見她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挺動著,兩片水豆腐般的臀瓣彷佛觸電了一樣抖個不停。

小巧的腦袋更是一上一下銜起一綹一綹的陰毛,腦後的馬尾真像駿馬飛馳一般來回飄擺。

「哇,果然是一對淫蕩母女啊。」

「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我們的班主任和班長啊,我都忍不住想要擼一發了。」

「啊啊啊——」

「嗯嗯嗯,哦——」

就在男生們議論紛紛的時候,楊淑珍和小敏同時發出一聲高亢的鳴叫,兩個白屁股同時挺起,一波又一波晶瑩的陰精從兩人的下身噴湧而出,這兩母女居然同時高潮了。

楊淑珍噴出的陰精灑在了小敏的臉上,又被小敏挨挨蹭蹭地全都塗抹在了楊淑珍的陰毛上,而楊淑珍則是伸出鮮紅的舌頭把女兒噴在自己臉上的陰精一股腦地吞了下去。

錢飛走過來拍了拍兩人的臉蛋說道:「老師,小敏,你們真的很不聽話啊,我隻是叫你們互相剃陰毛,你們怎麼給對方口交起來了?」

楊淑珍喘息著說道:「壞小飛,你想出這種辦法來作弄我們母女,倒轉過頭來說我們。」

小敏也說道:「就是就是。再說了,媽媽的陰毛這麼多,要不是有這些陰精我得舔到什麼時候?」

錢飛噗哧一笑說道:「好好好,你們兩母女倒是一條心了。現在陰毛也浸濕了,可以開始剃了吧,大夥可都等著呢。」

「嗯。」兩人都是答應一聲拿起剃須刀開始剃對方的陰毛。

一隻哧哧的響聲過後,楊淑珍和小敏分別將一撮黃褐色的軟毛和一把黑亮的卷毛交給了錢飛。

錢飛捏著這些濕答答的陰毛放到鼻子下聞了聞,這才小心翼翼的收進了一個小盒子裏。

小敏站起來說道:「好了吧阿飛,下面該幹什麼了?」

楊淑珍卻擡起一條白嫩的胳膊說道:「哎呦,小敏,快扶媽媽一把。剛才的高潮太強烈了,媽媽的腿都軟了。」

錢飛走過去攬住她的腰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說道:「老師你也真是的,現在還要撒嬌嗎?」

楊淑珍臉一紅說道:「誰,誰撒嬌了?老師真的是腿軟站不起來了。」

「哎呀,那估計要你自己站到絞刑台上也做不到了吧?」錢飛說道。

「阿標,阿成,你們兩個來幫幫老師吧。」錢飛說著對阿標和阿成眨了眨眼。

剛才看著楊淑珍和小敏的活春宮的時候阿標和阿成就已經把衣服都脫光了,這會兩個人挺著大棒湊上來三下五除二就把楊淑珍的上衣也撕碎了。

「哦,阿標阿成,你們幹什麼?」楊淑珍驚叫著。

「嘿嘿嘿,當然是要幹老師了。」

「對呀,老師不是腿軟了麼?我們就負責把老師送上絞刑台。」

阿標阿成一前一後將楊淑珍夾在了中間,阿成伸手剝開她那濕漉漉的陰唇將一根手指插入了那泥濘的花徑輕輕抽送了起來,阿標則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將鴨蛋大小的龜頭家在那兩片柔軟的臀瓣間來回摩擦。

楊淑珍一下就猜到了兩人的心思,她雖然淫蕩但這種前後門同時開的事情還是頭一次。

她有些嬌羞地低下頭說道:「你們,你們兩個待會要輕一點。老師,老師還是第一次做三明治呢。」

「嘿嘿,別害羞嘛老師,我們會讓你舒服的。」阿成說著一隻手伸到前面摟住老師的小肚子,一隻手握住肉棒抵住菊蕾,腰間一用力,碩大的龜頭擠開緊縮成一團的肛門進入到了楊淑珍那火熱的直腸。

「哦,哦,不行了,阿成,快出去,哦,好痛,老師的,老師的後面還太幹了,要,要潤滑一下才能插啊,你這樣要把老師的後門奸得裂開了。」楊淑珍說著雙手反背到背後去推阿成。

阿成才把龜頭塞進去就覺得老師的菊花一陣痙攣般的收縮,滾燙的括約肌就像一道鐵箍一樣從冠狀溝緊緊地箍住了他的陰莖。

阿成爽得張嘴喘了兩口粗氣才將一股要射精的感覺壓抑了下去,此刻他哪肯離開這個美妙的洞穴。

阿成索性抓過一副手銬將老師的雙手銬在背後說道:「哦?看來老師好像經驗很豐富的樣子啊,是不是經常被人操屁眼啊?」

楊淑珍畢竟還當自己是老師,被學生這樣說還是會覺得有些害羞,當下遮掩著說道:「沒,沒有啦,隻有幾次而已,你不要亂說。」

前面的阿標看老師不肯承認當下用拇指的指甲輕輕掐住她的陰蒂說道:「老師,平常是誰經常教育我們不能說謊的啊?」

「哦,別,別,我說。」楊淑珍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阿飛每次和我做愛的時候都會奸我的後門,不過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被人奸過了。」

「真的嗎?」阿標說著手指用力一掐,楊淑珍痛得差點躥起來。

隻見她白花花的肉體一陣顫抖,手銬的鐵鏈都被她扯得嘩嘩作響。

楊淑珍仰頭發出一聲高亢的鳴叫說道:「別,別掐,我說,我自己在家的時候也會用黃瓜自己插,不過真的沒給別人奸過了。」

阿標看她不像是說謊這才松手說道:「這樣啊,老師你還真是淫蕩啊。」

「是,老師就是個蕩婦,是婊子,是個不知羞恥的爛貨。」楊淑珍毫不猶豫地說道。

「嘿嘿嘿,好個淫蕩的老師,那我就再賞給你一根肉棒。」阿標說著也是一挺身,噗滋一聲粗大的陰莖整根刺入了楊淑珍的陰道。

「老師你忍著點,我也要進來了。」阿成說著也是猛地用力,粗大的肉棒也是一寸一寸地擠進了楊淑珍緊窄的直腸。

楊淑珍感到後門裏彷佛伸進來一把銼刀一樣,柔嫩的腸壁火辣辣的疼,把楊淑珍痛得殺豬般地慘叫。

阿標和阿成都把自己的肉棒插進了老師的身體,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當下腰間繃足了力氣,原本岔開的雙腿漸漸並攏站直,兩個人就用自己的肉棒將老師楊淑珍挑了起來。

原來這都是錢飛設計好的,阿標和阿成是班上兩個個子最高的男生,兩人站直了身子將楊淑珍挑在腰間,楊淑珍就是踮起腳尖離地面也還有七八公分,待會兩人就要以這種方式將老師楊淑珍送上絞刑台。

隻是這樣一來可就苦了楊淑珍,她全身的重量一下都壓在了兩個最柔弱的器官上。

陰道,子宮,肛門,直腸,連著整個會陰都像撕裂一般的疼。

尤其她雙腳離地,一下失去了平衡感。

楊淑珍就像一隻被人拎著耳朵提起來的兔子一樣,黑色的高跟鞋一陣亂蹬,白花花的身子在兩人中間來回搖擺,彷佛隨時都要大頭朝下摔下去一般。

這時錢飛拿著一支注射器走了過來,他伸手扶住楊淑珍說道:「老師你不要緊張,你越這樣亂踢越容易摔下去。」

「嗯,好,我不動,我不動。」楊淑珍聽話地不再亂動,這個三明治才算是穩定了下來。

錢飛將手中的注射器晃了晃說道:「老師,我要給你用春藥了,等藥效一出來你就要被送上絞刑台了。

準備好了嗎?」

楊淑珍一想到馬上就要被絞死心中還是有些緊張,但是一想到傳聞中性窒息的那種快感她還是吞了吞口水說道:「好的小飛,我準備好了。」

錢飛微笑著點了點頭,閃亮的鋼針刺入了老師雪白的手臂,粉紅的藥水很快就注射進了她的身體。

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楊淑珍就開始自己呻吟了起來。

隻見她那一身雪白的皮膚變得像桃花一樣緋紅,飽滿的胸脯一陣起伏,兩隻乳房也跟著來回顫動。

楊淑珍臉上的表情一陣迷亂,兩隻媚眼眯成了一條縫,鮮豔的小嘴微微張開發出一聲聲誘人的嬌喘。

嫩紅的舌尖從潔白的貝齒間露出一小截,在兩片嘴唇之間就好像花朵中的花蕊等待著蜜蜂的采摘。

「哇,好爽,老師的小穴居然自己動起來了,好像要把我吞進去一樣啊。」阿標興奮的說著。

在老師身後的阿成也說道:「這藥好厲害啊,老師的屁眼裏居然都出水了。」

阿成說著捧住老師的屁股輕輕抽插了兩下,粗大的陰莖從直腸中帶出一片黏液竟然發出了噗滋噗滋的聲響。

楊淑珍感受到後門的動作身子一陣蠕動,嘴裏發出一串嗯嗯啊啊的浪叫。

錢飛用手指翻了翻楊淑珍的眼皮說道:「喂,老師,你還知道自己是誰嗎?」

楊淑珍嘴唇動了動,一滴口水從她的嘴角滴落劃出一條亮晶晶的絲線。

她眼神迷離地看著錢飛說道:「嗯,我知道,我是楊淑珍,我不是老師,我是婊子,是淫賤的母豬。哦,我好想要,求你們奸死我吧。」

錢飛微微一笑說道:「很好,看來藥效非常不錯。阿標阿成,送老師上絞刑台了。」

「來咯。」阿標和阿成吆喝一聲,兩人就一前一後夾著楊淑珍走向絞刑台。

這一路上兩個人將自己的老師挑在肉棒上晃來晃去你抽我插,楊淑珍本就因爲注射了春藥而強烈地發著情,這下更是浪叫不斷。

到了絞刑台上,錢飛扯過絞索套在楊淑珍的脖子上另一端緩緩拉起。

隻見楊淑珍的身體剛才還軟趴趴地像個面團一樣伏在阿標懷裏,這下卻被那條絞索勒著脖子一點一點拉了起來。

絞索越收越緊,楊淑珍脖子上的兩條血管也是越發鼓脹,她瞪大了眼睛張著嘴巴劇烈的喘息著,原本銷魂蝕骨的淫叫也變得粗重了起來。

就在她艱難地吸入空氣的時候,阿標卻把嘴巴湊了上來。

他張開大嘴一下把楊淑珍的雙唇都籠罩在了嘴裏,粗大的舌頭一挑將老師那柔軟的香舌吸入口中有又舔又吸。

正覺得窒息的楊淑珍卻完全管不了這麼多,她隻顧大口地呼吸著難得的空氣,連阿標的口水也一並吸入了口中。

過了好一會阿標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了老師的雙唇,兩人交纏在一起的舌頭分開時在兩人中間拉出了一條亮晶晶的絲線。

「怎麼樣啊,阿標?老師的舌頭香不香啊?」

阿標喘著粗氣說道:「呼,香是香的很,就是老師太能吸了,差點把我的肺都吸幹了。」

「嘿嘿,看來老師還很有力氣嘛,我就再拉緊一點。」錢飛說著又是一拉手裏的絞索,隨著這一拉楊淑珍喉嚨中立時發出「咯」的一聲悶叫。

隻見她雪白的身子猛的一僵,兩條包裹著絲襪的美腿來回的踢動,整個人就好像一條被人釣出了水面的大白魚,張著嘴巴卻吸不到空氣,隻能奮力搖擺她那包裹著絲襪的「魚尾」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哦,好緊啊,老師的屁眼越來越緊了,我的雞巴都要被勒斷了。」阿成說著腰胯猛地撞在楊淑珍的肥屁股上,粗壯的肉棒又一次盡根沒入,老師那吊起的身體也被他撞得像蕩秋千一樣蕩向了阿標。

而阿標也是同樣一記一杆進洞,又將老師的身子蕩了回去。

楊淑珍被絞索勒得已經發不出聲音,但明顯能夠看到兩人每次的撞擊都會讓她頭昂得更高,腿踢得更急,身體顫抖得更劇烈。

兩人彷佛乒乓球比賽一樣將楊淑珍撞得一連蕩了三十幾個來回,楊淑珍突然間一翻白眼,兩條肉腿一陣狂亂地甩動,將腳上的一隻高跟鞋都甩飛了出去。

楊淑珍的陰道和直腸也是一陣痙攣般的收縮,直爽得阿標阿成兩個家夥將自己的種子灑進了老師的身體。

阿標阿成射過之後退了下來,但緊接著就又有兩個男生補了上去。

他們的老師楊淑珍就成了一件吊在絞刑台上的性玩具。

「哇,老師看起來很爽的樣子啊。」

「嘿嘿,待會輪到我們的時候一定要讓老師爽個夠。」

「哎,你們快看,看班長在幹什麼?」

不知是誰突然叫了一聲,男生們齊刷刷地回頭看去。

隻見小敏埋頭正蹲在墊子上,一隻手伸出兩根手指撥開兩片粉嫩的小陰唇,另一隻手卻正拿著一隻自己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將那細長的鞋跟往自己的陰道裏塞。

原來從剛才開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楊淑珍的絞刑性交吸引了過去,而早已春情泛濫的小敏更是忍不住自己手淫了起來。

她一手揉捏著嬌嫩的陰蒂,一手將瑩白的手指伸進陰道裏不停地摳挖著。

她本來想要排解一下積蓄的淫欲,卻沒想到被母親淫蕩的表現刺激得越發興奮,小穴裏那一處麻酥酥的騷癢卻似越來越深,手指無論怎樣摳弄總覺得不解癢。

欲火中燒的小敏這才靈機一動脫下一隻高跟鞋來偷偷給自己解癢。

這時突然被人揭破了自己的淫態,小敏就像個做壞事被發現的孩子一樣啊的叫了一聲急忙將高跟鞋穿回腳上站了起來。

「嘿嘿嘿,班長你害什麼羞嘛。你繼續手淫好了,我們不會打擾你的。」

「胡,胡說,誰在手淫了?」

「哦?不是在手淫麼?難不成你的高跟鞋還會強奸你?」

「你,你,哼!」理屈詞窮的小敏隻能哼了一聲一跺腳不再理會男生的調笑。

這時錢飛將絞索綁在了絞刑架上轉身走了過來。

他一雙手摟住小敏的肩膀一手撫摸著她那柔順的黑色絲襪說道:「小騷貨,終于忍不住了嗎?」

在錢飛的撫摸下小敏的鼻息變得有些沉重,她伸手拉過錢飛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到自己的陰戶上說道:「壞蛋,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

錢飛摸了一把那濕答答的陰戶,將沾滿淫液的手指放入口中吮了吮說道:「看來也該處理你了。」

說著錢飛拿起注射器吸滿了一支春藥,小敏看著那亮閃閃的針頭似乎有些害怕,身子一個勁地往錢飛懷裏靠。

錢飛嘿嘿一笑說道:「小鬼,把屁股撅起來,大夫要給你打針了。」

小敏撇了撇小嘴卻還是聽話地跪趴在地上撅著白嫩的小屁股對著錢飛。

錢飛伸手摸了摸她的臀瓣,他明顯能感到那柔軟的臀肉在微微顫抖著。

錢飛說道:「別害怕,一點都不疼的,你看老師打針的時候還不是一副很爽的樣子?」

錢飛一邊說著手裏已經將注射器紮進了小敏的臀瓣,小敏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卻還是痛得渾身一顫「哎呦」的一聲叫了出來。

錢飛一口氣將春藥注入了小敏的身體,他攬過小敏的肩膀抱住她問道:「怎麼樣,還疼嗎?」

小敏有些撒嬌地在他懷裏拱了拱說道:「疼著呢,人家最怕打針了。」

錢飛一笑說道:「嘿嘿,這個藥效快著呢,馬上你就不覺得疼了。」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小敏的表情就完全變了。

她一邊將白嫩的小手伸到胯間去撥弄著那顆挺立起來的小肉珠一邊喘息著說道:「哦,阿飛,我,我好熱,好癢,你快插我吧,操我,我要受不了了。」

面對小敏的求歡,錢飛卻說道:「那可不行,你是今天的主菜,是要拿來吃的,可不能弄髒了。」

「那,那怎麼辦?哦,我好癢。」

已經欲火中燒的小敏再也顧不得自己的臉面,她轉頭看向一旁的男生們,一翻身像一條母狗一樣趴在地上扭著屁股說道:「同學們,求你們來操我吧,我好想要。我的小穴,我的菊花,隨便你們插。」

要是在平時,這些男生早就不顧一切地撲上去輪奸小敏了,但是今天他們卻打定了主意。

「哎呦,這還是我們那個清純的班長嗎?以前想看看你的小逼都不讓,現在卻想起我們了啊?」

小敏不顧一切地辯解道:「不,不是的,那是因爲每天上學的時候阿飛都要給我穿上貞操帶,要是被你們看到我就沒法活了啊。」

錢飛蹲在一邊像是撫弄著一隻小貓一樣伸手撫摸著小敏的下巴說道:「那還不是因爲你自己太淫蕩了?要是不給你穿上貞操帶說不定你自己就跑去和垃圾場上的野狗交配去了。哈哈哈。」

男生們紛紛笑道:「是啊,是啊,以前真不知道班長這樣淫蕩,看來真應該鎖上一點啊。」

小敏這時已經完全被性欲占領了腦袋,她直接爬過錢飛的雙腿,將那汁水淋漓的陰戶抵在錢飛的膝蓋上一陣摩擦。

男生們看著她這副模樣又是一陣大笑,錢飛卻站起來說道:「好了,不逗你了,現在開始穿刺吧。」

哪知道小敏這時似乎已經被猛烈地欲火燒得失去了思考能力,她隻是覺得用來摩擦陰戶的那塊硬骨頭一下不見了,于是抱著錢飛的腿叫道:「啊,別走,我,我要。」

錢飛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看來這藥效也太強了點。」

錢飛說著一伸手將閃亮的穿刺杆抓在手中晃了晃說道:「小母狗,你不是下面特別癢嗎?讓我用這根棍子給你解解癢怎麼樣?」

小敏看著那根長長的穿刺杆真是心花怒放,當即躺在地上說道:「好,好,快來吧,求你捅我吧,用它把我捅穿吧。」

小敏仰面朝天躺著,一雙白嫩的胳膊和修長的黑絲美腿就像小狗的四肢一樣蜷曲著,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不斷從鮮豔的洞穴中湧出,兩片紅得發亮的陰唇一張一合彷佛正在迎接著穿刺杆的到來。

看著這樣誘人的景象,錢飛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吞了吞口水握住穿刺杆向小敏的陰道直刺了過去。

冰涼的穿刺杆沿著小敏潤滑的陰道緩緩地前進,小敏感覺到下身的空虛正被一根又涼又硬的棒子填滿興奮得張著嘴發出一聲聲浪叫,纖細的小蠻腰來回扭動,搞得錢飛手中的穿刺杆都有些握不住了。

「喂,你們過來幾個幫我按住小敏」錢飛一聲招呼,立時有七八個男生淫笑著圍了上來。

這些家夥早就對小敏垂涎三尺,此刻得了方便自然免不了要上下其手一番。

他們有的按住了小敏的乳房,有的摟住了小敏的纖腰,有的掐住了她柔軟的屁股,有的則直接抱住了一條黑絲美腿。

這下小敏雖然不能再亂動,但是在衆人七手八腳的刺激下叫聲倒是更高了。

「哦,快一點,快刺進來,啊,頂到我的在子宮了,好爽,哦,快用力。」

這時錢飛也明顯感到穿刺杆頂到了一個軟軟的器官,杆上傳來的阻力明顯增強了。

這根穿刺杆並不是非常尖銳,而是一個相對圓潤的半球形,這樣可以在穿刺過程中盡量少得傷害內髒。

這本來是爲了盡量能讓小敏多活一會,但是現在刺到了子宮就隻有強行突破了。

「小敏,你可忍著點,我要用力了。」錢飛囑咐了一聲雙手握住穿刺杆開始緩緩的加力,小敏的陰戶整個都被頂得凹了進去,兩片陰唇也隨著穿刺杆的加力陷進了陰道裏。

現在小敏的陰戶看上去就是一個光滑平整的洞口裏面插著一根亮閃閃的棍子。

「哇,班長的陰道彈力可真好,這樣用力頂都不會斷掉。」

「是啊是啊,這麼極品的陰道幹起來一定爽的很啊。」

這時小敏的叫喊聲也越來越大,隻不過她完全沒有覺得痛苦,穿刺杆的撕扯反而緩解了她體內的麻癢。

「哦,哦,好爽,好舒服,阿飛,再用力點,已經捅進子宮了,哦,快把我的子宮也捅破吧,把我也捅穿吧!」

聽著小敏的浪叫,錢飛也是一陣熱血上湧,他雙手猛地一用力,手中的穿刺杆噗的一聲刺進去了一大截。

隻見小敏突然昂起頭發出一聲高亢而激烈的長吟,那原本陷進陰道裏的陰戶就像收縮的彈簧一樣突的一下彈了回來!

兩片陰唇緊緊包裹著穿刺杆,好像嬰兒吮吸著乳房一樣輕輕蠕動著,陰戶頂上那顆陰蒂也是挺立著一下一下的跳動,一股陰精從陰道和穿刺杆的縫隙間噗的一聲噴了出來,好像噴霧器一樣噴了周圍幾個男生一頭一臉。

「哇,班長的陰道果然是極品啊。」

「是啊是啊,這樣都可以彈回來。」

「不過班長也真是淫蕩啊,子宮被捅穿了也會高潮。」

「哈哈,班長的淫水真好喝啊,酸酸甜甜的像酸奶一樣。」

這時錢飛卻注意到小敏那充血的陰蒂還在像脈搏一樣突突地跳動著,那鮮紅的顔色彷佛一顆珊瑚珠一樣可愛。

錢飛用拇指輕輕按了按這顆可愛的小肉珠說道:「小敏,我要剪掉你的陰蒂了,我會把它封在琥珀裏永遠帶在身邊。」

子宮被捅穿的小敏這時候神志也恢複了不少,她點了點頭說道:「嗯,喜歡你就剪掉吧,我的肉你想要哪裏我都會給你。」

錢飛高興地在小敏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我的好小敏,真乖。」

說著拿過一把剪刀卡住陰蒂的根部,手掌一合哢嚓一聲將小敏的陰蒂剪了下來。

小敏全是又是一陣顫抖,兩隻被人抱著的黑絲小腿一陣亂踢,嘴裏發出一連串意義不明的淫叫,也不知是愉悅還是痛苦。

錢飛小心翼翼地捏起那顆鮮紅的肉珠保存了起來,接著又拿起穿刺杆繼續穿刺。

穿刺杆一寸一寸地前進,小敏的陰道受到穿刺杆的摩擦還在不斷分泌著淫水,而小敏也是不斷地淫叫著。

錢飛不禁暗自感歎。

「這外國春藥果然夠勁,小敏被我捅穿了子宮剪掉了陰蒂居然淫性還這麼強。」

很快小敏就被完完整整地串在了穿刺杆上,男生們將她擡起來架在燒烤架上,她那漂亮的小臉就正對著正在絞刑台上被自己的學生輪奸的楊淑珍。

錢飛湊到小敏的耳邊問道:「小敏,你還清醒嗎?能看到老師被輪奸的樣子嗎?」

小敏的嘴巴被穿刺杆撐的圓圓的,隻好眨了眨眼睛來表達自己的意志。

錢飛高興地說道:「太好了,我現在給你刷一些烤肉醬,這樣你很快就會變成一塊香噴噴的烤肉了。」

這時絞刑台上的輪奸正進行的如火如荼,每次有男生退下來的時候楊淑珍的陰道和菊花中濃稠的精液都會滴滴答答的流出好多,連她身下的木闆上都已經彙聚了一片白花花的精液湖。

男生們一個個都是興奮得不得了,光是輪奸自己的老師就已經十分刺激了,再加上絞刑性交這個特色大夥更是樂此不疲。

而楊淑珍也是全力迎合著學生們的輪奸,每當學生們用陰莖將她挺起的時候她都要努力享受那一絲難得的空氣。

有時候她還會將兩條絲襪美腿盤在男生的身上來爭取多呼吸一些空氣,這時候就要兩個男生抱住她的兩條腿才能將她掰開,搞得男生們一陣哭笑不得。

而小敏每次看到這樣的情景雙眼也會眯起露出一絲笑意。

看來她對媽媽的淫戲也是頗爲喜歡。

錢飛一邊給小敏塗抹著各種燒烤醬料也會陪著她說話,不一會的工夫一陣烤肉的香氣已經傳了出來。

「哇,好香啊。班長已經烤熟了嗎?」

「這個,似乎隻是熟了一部分。」錢飛看了看還在眨眼的小敏有些哭笑不得地說道。

「要不我們先把烤熟的地方割下來吃吧。小敏你覺得怎麼樣?同意的話就眨眨眼。」

小敏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她倒是覺得能活著看到大家享用她的美肉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錢飛看到小敏眨眼又是高興地親了她一口。

他拿起一把餐刀小心翼翼地在小敏的乳房上切了一刀。

這一刀切得並不深,但翻開的表皮下面已經看到淡黃色的乳肉正冒著熱氣,一滴金黃色的油脂從切口滲出滴落到篝火中爆出一團火星。

錢飛高興地切下一片乳肉蘸著調料大嚼了起來。

「唔,唔,太美味了,小敏,你的乳房太美味了。香而不膩,入口即化,真是極品啊。」錢飛一邊誇獎著小敏,一邊又是切下了一片乳肉大嚼。

小敏聽到錢飛的誇贊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就這樣,絞刑台上的輪奸還在繼續,而替換下來的男生就可以到燒烤架旁割取小敏身上已經烤熟的部分來吃。

這時候的小敏意識還是清醒的很,有時候小刀切得深了切到沒熟的部分小敏就會皺皺眉頭來表示抗議。

而當錢飛在那些切掉熟肉後露出的生肉部分上塗上烤肉醬的時候,小敏身上還會發出一陣顫抖,雖然現在她身上還能夠顫抖的部分已經不多了。

過了一會,有人說道:「阿飛,你今天還沒有上過老師吧?老師好像快要撐不住了,你再不來可就趕不上了。」

「哦,好啊,我也正想再奸一次老師的肥逼呢。」錢飛答應著走上絞刑台,這時楊淑珍那張開的淫穴裏還在滴滴答答流淌著精液。

錢飛伸出兩根手指伸進老師的陰道來摳出那些粘滑的精液,每當他的指甲滑過老師的陰道壁都能感覺到一陣明顯的收縮!

錢飛看了看老師那已經有些上翻的雙眼不禁笑道:「老師還真是淫蕩啊,明明已經快要不行了陰道還是這麼有力。」

說著錢飛也是挺起大槍一下刺入了老師楊淑珍的陰道。

錢飛在老師潤滑的陰道裏猛烈地抽插著,粗大的陰莖進進出出帶出一波一波的淫水發出一聲聲噗滋噗滋的聲音。

他一手揉捏著楊淑珍柔軟的肥臀,一手撫摸著她柔滑的絲襪美腿,嘴裏還叼著一隻白嫩的乳房一通撕咬。

極度缺氧的楊淑珍這時已經沒有了多少意識,大腦已經基本死機的她隻是憑借著自己淫蕩的身體對錢飛做出響應。

隻見她兩條美腿來回踢動,一隻光著的絲襪腳和一隻高跟鞋在錢飛的腿上來回劃動,似乎是還想將腿盤上去卻已經沒有了足夠的力氣。

錢飛知道這樣下去楊淑珍很快就要撐不住了,而他就真的隻能奸屍了。

錢飛想到這伸手捏住楊淑珍的鼻子自己將一大口空氣吹進了楊淑珍的嘴裏。

這口空氣對楊淑珍來說可真是救命稻草一般,溫暖的氣流強橫地撐開她那被絞索擠壓的氣管直入肺腑。

昏昏沉沉的楊淑珍彷佛又感受到了她第一次爲錢飛口爆吞精時的刺激感,那時錢飛的精液也是這樣霸道地沖進她的喉嚨,灼熱的液體彷佛一下填滿了她的胸腔。

楊淑珍的身體彷佛一下子回憶起的當時的激情,雪白的肉體一陣顫抖,兩顆勃起的乳頭貼著他的胸膛來回摩擦,那一雙渾圓的絲襪美腿也一下子獲得了力量向上一翹盤在了錢飛的腰間。

楊淑珍雙腿圈住錢飛的腰,身子借著這股力量向上一挺,脖子上絞索的壓迫力頓時輕了不少。

楊淑珍有開始了艱難的呼吸,一雙翻白的眼睛也漸漸轉了回來。

錢飛一般親吻著她的臉龐一邊問道:「怎麼樣,騷貨老師?還能認識我嗎?」

楊淑珍脖子上套著絞索已經說不出話來,但是從眼神中看得出她是認出了錢飛的。

錢飛看到老師已經恢複了意識自己操弄得更加賣力,粗大的陰莖像搗蒜一樣快速而又有力地撞擊著楊淑珍的花心。

他左手握住一隻柔軟的乳房,右手則伸到她的背後將兩根手指插入到後庭中摳弄著那滑膩的腸壁。

三重快感不斷沖擊著楊淑珍的大腦,窒息和輪奸造成的體力消耗已經讓她的身體吃不消了。

這時的楊淑珍似乎覺得自己的身體彷佛已經燃燒了起來,全身的肌肉就像爆炸的火星一樣不受她控制地顫動著,而點燃著股火焰的就是那根正在她體內馳騁的陰莖。

楊淑珍本能地感覺到這股火焰要是繼續燃燒下去很快就會燃盡她的生命。

「哦,哦,不行了,要死了。」強烈的快感不斷燃燒著楊淑珍那所剩不多的生命,粗壯的陰莖每一次撞擊到她的花心都彷佛要將她的靈魂從身體裏撞出來。

求生的本能讓楊淑珍想要抗拒這熱烈的性愛,而空前強烈的快感卻好像惡魔一樣在不停地誘惑著她那淫蕩的靈魂。

楊淑珍就像一條饑餓的鯉魚,明知道咬住魚鈎自己就必死無疑,但香噴噴的魚餌對她的誘惑實在是太強了。

「啊,啊,我,我不活了,小飛,幹死我吧,奸死我這個淫婦,操死你的老師吧。」楊淑珍在內心中吶喊著,完全失去了抑制的身體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在性欲的操縱下盡情地馳騁。

她貪婪地享受著性愛的快感,享受著她人生中的最後一次激情。

楊淑珍豔紅的舌尖探出唇外上上下下地跳動著,肥白的胸脯一陣起起伏伏,兩隻絲襪腳也是一陣陣地向上翹。

早已和楊淑珍歡好了幾百次的錢飛知道這是她高潮將要來臨的征兆,于是更是加緊了抽插的速度。

終于楊淑珍的陰道和直腸同時一陣猛烈地抽搐,錢飛再也忍不住將自己的精液射入了老師的體內,老師楊淑珍的陰道中也是噴出了一股火熱的陰精。

緊接著她的喉嚨中發出「咯」的一聲,美麗的頭顱也是軟軟地偏向了一邊。

錢飛拔出自己的陰莖看著老師,隻見她白花花的身子像沒了骨頭一樣軟軟地掛在絞刑架上來回搖晃。

一股尿液從她張開的尿道口無力地流出,順著那渾圓的絲襪美腿流下,將那纖薄的絲襪都浸濕了。

隻是楊淑珍積蓄的尿液太多,一直流到了她的絲襪腳上在那隻僅剩的高跟鞋裏還積蓄了一小泊尿液。

楊淑珍直到死去那包裹著絲襪的腳尖還在高高翹起著,錢飛明白如果是絞死的話老師的腳尖應該是向下伸而不是向上翹,看來她是在絞死之前就將自己剩餘的生命力全部投入的性愛的篝火中。

錢飛不禁一邊撫摸著她那柔軟光滑的絲襪小腳感歎道:「嗯,就像飛蛾撲火一樣,老師你真是太淫蕩了。」

「哦,快看快看,班長居然也高潮了。」

錢飛又來看小敏,原來小敏看著媽媽暢快的淫戲自己也迎來了人生的最後一次高潮。

隻是她身上的肉已經被分割的差不多了,胸前的部分已經被割的露出了肋骨。

小敏也隻能從她那已經殘破的陰道中噴出了一波淫液,而她自己也暢快地閉上了眼睛。

錢飛和男生們一邊感歎著楊淑珍和小敏母女的淫蕩一邊繼續享用著小敏的嫩肉。

直到將她吃得隻剩了一顆頭顱串在穿刺杆上。

錢飛又像之前允諾的一樣和大家一起分割的楊淑珍的肉體,錢飛作爲主人分得了一整條絲襪美腿以及老師的一整套生殖器。

他一手攥著老師的子宮和陰道,一手抱著一條絲襪腿說道:「喂,各位,我們都拿著自己分得的部分來合個影吧。一來大家留個紀念,二來也一起寄給老師的老公好氣氣他。」

男生們聽了錢飛的提議都是一片叫好,大家紛紛抱著自己分得的美味站在一起,錢飛還特意將楊淑珍和小敏兩顆美麗的頭顱也抱在了一起。

在快門閃動的瞬間,所有男生一同呼喊著老師的名字「楊淑珍」,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宴會結束後,錢飛將楊淑珍和小敏的人頭裝入一個紙箱,還特意將兩人的頭發綁在一起綁成了一顆心形。

之後又放入了宴會的錄像和最後大家的合影,這才將紙箱寄給了老師的丈夫。

做完了這一切,錢飛也覺得累了。

他將老師的子宮和陰道放入了冰箱,自己抱著那條柔軟的絲襪美腿進入了夢鄉。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