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藥以後

「你對我做了什麼?!」櫻夢驚呼。

「額,給你吃了抹了一點『巴塞羅拉』,一種新型的催情藥物,能讓你一個月裡保持敏感和性慾高漲。」孫康說。

「噢,不!你怎麼敢?!」櫻夢雙手抱著身子喊道,「噢,不,好糟糕!」

「額,你怎麼了?」孫康關切地問,「你的臉好紅。」

「我感覺很糟糕,我好熱,渾身燥熱。下體,下體……」櫻夢羞澀扭捏地說。

「怎麼?」孫康關心地問,「難道藥吃壞了?!」

「噢是的!你要負責任!」櫻夢撩了撩頭髮,把孫康按倒在床上,跨坐在孫康身上,俯下身在孫康的耳邊,火辣嬌羞,半帶乞求地低語說,「我下體已經濕透了,我要,我現在就要……我受不了了,好癢。」

「什麼?我沒聽清。」孫康裝模作樣地說。

「我說,我受不了了!」櫻夢窈窕的身子,坐在孫康身上扭來扭去不安分地說。

「你說要什麼?」孫康壞笑著問。

櫻夢不再多說,抬起豐滿臀部,把孫康的腿按得伸直,然後櫻夢一屁股坐在孫康的小弟弟上,一邊超性感地嬌吟喘息,一邊扭動翹臀,用胯間的陰部,使勁來回摩擦孫康的小弟弟。

孫康被磨得情慾高漲,看著櫻夢發情的樣子,自己也受不了,二人一夜雲雨。

第二天,兩個人上班,在上班的時候。

孫康正在做工作,櫻夢趁孫康一個人在辦公室的時候,到孫康辦公室。櫻夢這天穿著紅色吊帶超短連衣裙,腿上穿了一雙黑色絲襪,腳上穿的黑色高跟鞋。

櫻夢臉紅紅,性感修長的雙腿不停交叉磨蹭,咬著唇不安分地對孫康說:「孫康。」

「嗯?」孫康忙著看文件,頭也不抬地問。

「你給我吃的什麼藥啊?我走路陰部都受刺激,走幾步路流了好多水,腿都軟。同事一不小心碰一下我的乳頭,我……我老半天才能平復下來。」櫻夢皺著可愛的眉頭,又羞又窘迫地說,雙腿就沒停下互相磨蹭。

「不是吧!這藥這麼強?」孫康吃驚地說,「糟了!我肯定是劑量用大了,說明書寫的用10毫升,我給你抹了半瓶!」

「怎麼辦?我,我現在好想要!」櫻夢本來就水靈靈的一雙漂亮大眼睛,此時簡直要哭出來,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我的內褲絲襪全濕了,水都順大腿流到高跟鞋裡了。」

「不是吧?我看看?」孫康驚訝地起身來看櫻夢,果然看見櫻夢絲襪上有明顯的水跡,櫻夢下體的愛液,順著櫻夢性感的穿絲襪的白嫩修長大腿,從大腿根一直流到高跟鞋。

「我現在高跟鞋裡都滑膩膩的,一身都是味兒!怎辦?我這個樣子還怎麼上班?同事看見怎麼辦?」櫻夢急得欲哭無淚,「而且,我現在好想要!」

「寶貝別急。」孫康趕緊抱著櫻夢,說,「沒事,媳婦兒你的味兒最香了,我最喜歡。」

說著孫康抱著櫻夢親了一口:「你現在這樣子太迷人了!」

「怎麼辦?!」櫻夢快急哭。

「那媳婦兒你想怎麼辦?」

「我,我現在想被你狠狠滴蹂躪,踐踏,操!怎麼淫賤怎麼來!」櫻夢發情地一口吻住孫康,用手摸到孫康下體。

聽到一向知性文雅,害羞保守的媳婦兒說出這種話來,孫康自己都嚇一跳:「媳婦兒,好媳婦兒,先停下,這是公司,不能這麼來,這樣我們先請假一天回家,好嘛?」

「嗯。」櫻夢乖乖點頭,眼裡想要噴出火來。

「這次玩大了。」孫康吐吐舌頭,去請假。

孫康和櫻夢請假回到家,櫻夢剛剛回家就開始脫衣服,不等到床上,孫康和櫻夢就火熱地交纏在一起,兩人雲雨一番,都洩了三次。

孫康喘粗氣,問櫻夢:「哈,哈,媳婦兒,你真帶勁,現在好些了嗎?」

櫻夢咬著唇,不好意思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孫康:「洩了三次,我還想要。」

孫康說:「媳婦兒,你這眼神太嚇人了,好像狼一樣!」

「那就馴服我,鞭打我,蹂躪我,征服我!」櫻夢每說一句,就爬著逼近孫康一步。

孫康說:「媳婦兒,我錯了,我不該給你下藥。」

「晚了!你想怎麼玩,都隨你,我還要!」櫻夢直接湊到孫康面前,面對面地說,說著櫻夢笑了起來,「啊,對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把我捆起來玩嗎?隨你玩,怎麼樣?!」

孫康看著湊到自己面前,鼻子挨著鼻子的櫻夢絕美的臉,說:「真的?」

「嗯!不是想捆我嗎?來呀?!不是想要我跪在你面前嗎?我跪好了。」櫻夢說著直起身,乖乖跪在地上,把手背在身後,說,「只要老公繼續給我大肉棒,怎麼都行。我愛老公的大肉棒!」

孫康把櫻夢的雙手,放在身前捆在一起,然後吊起來。櫻夢直挺挺地,赤身裸體被吊捆起來。孫康拿著鞭子,試探性地抽了櫻夢一鞭子。不料櫻夢竟然不喊痛,要是往常櫻夢早痛哭了,可是這次,櫻夢竟然發出了酣暢淋漓的暢快浪叫呻吟。

孫康問:「媳婦兒,什麼感覺?」

櫻夢說:「鞭子打在身上,癢癢的,就好像螞蟻爬,然後這種癢,擴散到全身,激起我的性快感,好舒服!開始有一點痛,接著就轉成快感,好像可以止下身的癢,又好像好舒服,就像你插我,和我做愛一樣!」

「真的?這藥這麼神奇?說明書寫這藥能讓擦了這藥的女人,把痛感變成快感,讓擦了藥的女人成為追逐痛與快樂的雌獸,原來是真的?!」孫康驚訝地說。

櫻夢說:「別廢話,是男人,就抽我!不要停!」

「等等,先給我戴上塞口球,下面給我穿上內褲,內褲裡要插一個假陽具,就像你給我看的A片裡那樣。我要,快點,老公。」雪白嬌軀被直直吊捆著,好像一條魚的櫻夢,可憐巴巴地說。

孫康趕緊拿出塞口球給櫻夢戴上,然後給櫻夢套上一條內褲,在內褲裡,給櫻夢插上一根電動假陽具,開到最大。

「嗚,喔~!」櫻夢的嘴裡發出好像雌獸的大聲的浪叫呻吟,可以看出櫻夢非常的享受。

孫康做完這些,拿起鞭子,恨恨地說:「嘿嘿,這下老婆你任我宰割了吧?平時的不滿,都可以發洩出來了,哈哈哈。」

孫康說著掄圓了鞭子,可勁地抽櫻夢雪白的身軀。櫻夢竟淫水直流,暢快地大聲浪叫,因為快感太強烈,身體索索地發抖,連腳趾頭都抓緊了,腳背都繃直了。

櫻夢舒服得手捏成拳頭又鬆開,然後又捏成拳頭,浪叫更是一聲高過一聲,舒服得不斷呻吟。可是孫康一停下鞭子,櫻夢的浪叫呻吟就漸漸小聲或停下來。而孫康一鞭狠狠打在櫻夢身上,櫻夢就又舒服浪叫起來,渾身都舒服得顫抖痙攣了。

「叫你不洗碗!叫你碎碎念!叫你不聽話!叫你不洗衣服!我把你伺候得那麼好,你還對我同事帥哥拋媚眼,弄得他們一個勁盯著你看!……」孫康一邊使勁抽櫻夢,一邊嘴裡氣憤憤地罵。

孫康惡狠狠地鞭打櫻夢,櫻夢卻很舒服,絲毫沒有痛感。孫康用的鞭子也是不留傷痕的那種。孫康打了十幾分鐘,有些沒趣。

孫康自己累得氣喘如牛,說:「好吧,其實老婆你沒什麼缺點,實在沒什麼好數落的。原來我對老婆你沒什麼積怨,要是你能沒事再對我多賣賣萌就好了。」

櫻夢也嬌喘吁吁,身下的淫水竟然打濕了好大一片地。孫康握著櫻夢下身的按摩棒,使勁捅,櫻夢被捅得渾身痙攣顫抖,高聲大叫,沒幾秒,櫻夢就高潮了。

孫康把櫻夢輕柔地放下來,櫻夢軟軟地倒在自己的一灘愛液裡,輕聲喘息。孫康把捆櫻夢的繩子解開,也坐下喘氣。

櫻夢歇了一會,吃力地爬起來,趴在孫康雙腿間,含住孫康的小弟弟給孫康口交,對孫康說:「老公謝謝你,我愛你。我萌吧?」

孫康摸摸櫻夢的頭,說:「老婆是最漂亮的大眼大胸白美萌妹。」

「哈哈。」櫻夢津津有味地吸允孫康的大肉棒,說,「我覺得藥力消退不少,再給我一發吧,好不好?老公?」

「我錯了。」孫康哭笑不得。

孫康和櫻夢又做了一次,兩個人休息了半小時。

櫻夢對孫康說:「老公,催情藥藥力沒了。」

孫康說:「真的?太好了,我還以為真的要持續一個月呢?」孫康累得有氣無力。

「哈哈,老公你這樣真可愛,以後我每天都要把你搾乾。明天和我做愛,別去上班了好嗎?」

「不是吧?我不上班拿什麼養你啊?」

「我可以自己養自己,老公也被我養在家裡吧?」

「我錯了,媳婦兒,我不該對你用藥。」

「懺悔無效。睡吧,老公,我累了。」

「我也累了。」

孫康和櫻夢裸身相擁而眠一夜。第二天,櫻夢的藥力消退了,二個人一起上班去了。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