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院長的際遇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可是徐航覺得,這句話一點都不合適自己,過了年他就四十歲了,可是事業上卻依舊不溫不火的,不知道究竟會如何。

想起剛畢業的自己,可謂是滿腔的豪情。

和幾個好兄弟一起開了一家診所,並立志要把其發展成全國一流的醫院。

如今十八年的時間過去了,自己也娶妻生子了,當年的診所現在雖然發展成為了醫院,可是卻只能勉強排上三流。

徐航心裡清楚,醫院不能一直這樣,他必須要想想辦法。

「叮鈴鈴~」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什麼事?」

是他的助理鄭瑤用內線聯繫他:「院長,誠躍發展投資集團的董事夏梓涵女士想和您談一談。」

「發展投資?」

聽了鄭瑤的話,徐航的內心活絡了起來,這也徐是醫院的一個機會,「好,你去安排吧。」

五分鐘後,辦公室的門,被鄭瑤敲響了:「院長?」

「進來。」

鄭瑤推開門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著一位打扮端莊的女人。

鄭瑤為兩人互相介紹著:「夏董事,這位是我們醫院的院長,徐航。院長,這位是誠躍發展投資集團的夏梓涵董事。」

徐航從座位上起身,來到夏梓涵身旁,伸出了手:「你好,夏董事。」

「你好。」

夏梓涵和徐航輕輕地握了一下手便放開了。

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從夏梓涵的手上傳來的那柔軟綿滑的觸感,卻令徐成航有些難以忘懷。

鄭瑤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和自己無關,於是主動退出了辦公室。

「夏董事,今天你來這裡有什麼事情?」

「徐院長,我這次來,是為了一個投資項目的事情。」

聽到夏梓涵的話,徐航不禁挑了一下眉毛:「這麼說,誠躍集團現在有意向投資我們醫院?」

「目前暫時還沒有決定,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對醫院是否值得投資,先進行評估。」

必須把這個機會把握住,徐航心裡暗暗的想到。

趁夏梓涵不注意,他悄悄地把放在辦公桌上的一小瓶迷幻香水,放進了口袋裡,以備不時之需。

「既然這樣,我帶你在醫院裡逛一逛,這樣也方便你進行評估。」

夏梓涵沉思了一下,同意了徐航的建議。

在徐航的帶領下,夏梓涵對醫院裡的每一個部門都有了初步的認識。

「怎麼樣,夏董事?想必你現在對我們醫院已經有了一定的瞭解了。」

「沒錯,你們醫院還是很有潛質的。但是要不要進行投資,我回去之後還要和董事會討論一下。」

參觀完了醫院的所有部門,徐航又帶著夏梓涵回到了院長室。

「走了這麼久,夏董事應該也有些累了吧。」

夏梓涵點點頭,說道:「嗯,是有點累了。」

徐航從口袋裡拿出了迷幻香水,遞給了夏梓涵:「這個是我們醫院研製的香水,對緩解疲勞有著顯著功效。」

「是嗎?那我試試。」

夏梓涵接過迷幻香水,打開了瓶蓋,放下鼻子底下聞了起來。

一股淡淡的清新氣味從瓶子裡散發出來,慢慢的充滿了整個院長室。

為了不讓自己也受到迷幻香水的影響,徐航用力的捏著自己的大腿。

「徐院長,這個味道挺好聞的。」

「是嗎,那你可以多聞一會。」

隨著吸入的氣體越來越多,夏梓涵神智受到迷幻香水的影響,開始有些遲鈍了,她並沒有聽清楚徐航的話,只是下意識的作出回應:「好。」

吸入迷幻香水的人,神智會變的遲鈍,這時候思維非常容易被他人話語擺佈。

「梓涵。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

「不介意。」

「那好。梓涵,你現在感覺非常的輕鬆,你可以把自己想像成雲朵。自由自在的天空中的雲朵,你輕輕地飄蕩著,當風吹過的時候,你可以乘著風去往任何地方。」

徐航把他的聲音放的低沉有力,那種磁性使得夏梓涵的身心在迷幻香水的影響下,產生了幻覺。

夏梓涵的思緒飄渺了起來,她彷彿覺得自己變成了雲朵:「我是一朵自由自在的雲…」

徐航的聲音越來越柔和,越來越親切:「你感覺到,你是那麼的放鬆,那麼的舒服。你喜歡這種感覺。」

「放鬆、舒服…」

「你現在可以閉上你的眼睛,用心來感受。」

「嗯…」

夏梓涵慢慢閉上了雙眼。

「對,放鬆自己的心靈,讓所有的煩惱都離你而去。」

「放鬆心靈…」

看到夏梓涵進入了淺層催眠,徐航舒了一口氣,他從夏梓涵的手上拿回了迷幻香水,合上瓶蓋。

「是的,放鬆。現在你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煩惱了。」

「感覺不到煩惱…」

「你就是一朵雲。」

「我是一朵雲…」

「雲不會煩惱,因為雲沒有思想。」

「不會煩惱,沒有思想…」

「你是一朵雲,所以你沒有思想。」

「我是一朵雲,沒有思想…」

「風能夠讓雲去往任何地方,所以風有能力掌控雲。」

「風有能力掌控雲…」

「我是能讓雲自由自在的風,所以我有能力掌控雲。」

「你是能讓雲自由自在的風,你有能力掌控雲。」

「你是一朵雲,所以我有能力掌控你。」

「我是一朵雲,你有能力掌控我…」

在徐航的催眠誘導下,夏梓涵一步步的把自己送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夏梓涵,無論你之前怎麼想的,從現在起你將非常看好這家醫院。」

「我非常看好這家醫院…」

「你回去之後,會不遺餘力的促成投資。」

「我會不遺餘力的促成投資…」

徐航知道自己必須抓緊了,催眠夏梓涵不能花費太長的時間,以免夏梓涵清醒之後發現時間不對,引起懷疑,畢竟這關係到醫院的發展。

「以後當你聽到『夏色梓涵』,就會回到現在的狀態。」

「聽到『夏色梓涵』,回到現在的狀態…」

「當我數到3之後,你會清醒過來,但是你不會記得香水和被催眠的事情。」

「不會記得香水和催眠…」

「1、2、3!」

聽到3之後,夏梓涵慢慢恢復了清醒,她有些困惑了環顧了一下四周。

看到夏梓涵的樣子,徐航趕緊說到:「夏董事,這次投資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放心,我認為你們醫院是很值得投資的。」

「那真是太好了。夏董事,我非常的期待與貴公司的合作。」

「徐院長,我也一樣期待。」

徐航的心裡狂喜不已,要不是夏梓涵還站在這裡,他恐怕都要大聲的呼喊出來了。

看天色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黑了下來,他對夏梓涵提出了邀請:「夏董事,你看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不如一起去吃個飯?」

「徐院長,今天我還有事要辦,你看等事情確定下來之後如何?」

「那好吧。」

既然夏梓涵沒空,徐航也就不勉強她了。

下班回到了家中的徐航,看見正在客廳做著韻律操的妻子,上前一把將她抱住,興奮的連跳了三下。

「老公,你這是幹嘛?」

徐航的突然襲擊讓周靈菡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跟你說,今天有投資公司的人到醫院來,要給醫院投資。」

徐航迫不及待的將心中的喜悅說出來與妻子分享。

「真的!?太好了!」

「老婆,我們到房間裡好好慶祝一下!」

徐航將周靈菡橫抱起來,走進了臥室。

被徐航抱進了臥室的周靈菡,在他的懷中不依的掙扎起來:「徐航,我還要給兒子餵奶呢,晚點再說,好嗎?」

周靈菡的不配合,讓徐航的心裡生起了一股無名火:「沉迷性慾的嬌妻!」

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周靈菡便停止了掙扎,變成了一個沒有自主意識的催眠性奴,只聽她用毫無情感的聲音說道:「催眠奴隸靈菡聽候主人的命令…」

把懷中的周靈菡放躺在床上,徐航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歎息道:「唉,我原本不想這樣的對的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呢?」

雖然徐航喜歡女人被催眠後的那副嬌柔順從的模樣,但是卻很少對周靈菡施展催眠,他對周靈菡的愛非常的純粹。

周靈菡那渾圓修長的雙腿,一直是徐航最愛不釋手的地方。

每次和周靈菡做愛,徐航都一定會讓周她穿上絲襪。

因為之前在做運動的關係,周靈菡得腿上也沒有穿絲襪。

打開衣櫃,徐航從裡面拿出了一雙超薄的肉色連褲絲襪,徐航抬起周靈菡的雙腿脫下包裹著周靈菡美臀的熱褲,然後幫她穿上了絲襪。

周靈菡誘惑的小背心絲襪的裝扮深深地吸引著徐航,他捲起了周靈菡的背心,將手貼上了周靈菡潔白光滑的玉背,輕柔的撫摸著。

時而撩過周靈菡的後背、腰際,時而手指按壓周靈菡的肩部,一雙手好像不止有十根手指一樣,幾乎覆蓋了周靈菡後背的每一根神經末梢。

雖然周靈菡的意識處在催眠狀態,她的身體卻因為徐航的撫摸產生了反應,在快感的刺激下扭動起來。

周靈菡迷茫的臉上浮現出動人的紅暈。

「用手抱住自己的雙腿。」

「是的…主人…」

周靈菡抬起了自己的雙腿,用手牢牢的環住腿彎。

徐航把玩著周靈菡的絲足,顯得愛不釋手,彷彿他眼前的是一件稀世珍寶。

「靈菡,你喜歡你的絲足嗎?」

「喜歡…」

「我也很喜歡你的絲足。」

徐航將靈菡的絲襪足尖含進嘴裡,用舌頭吸允著周靈菡躲在絲襪裡的精緻細膩的嫩白腳趾。

吻完腳趾,徐航又用鼻子在周靈菡的腳背上嗅著、親吻著,一遍又一遍的舔舐著,留下了口水的痕跡,周靈菡被刺激得不行,她那呈現在徐航的眼前嬌嫩的蜜穴,滲出了絲絲淫水。

徐航把自己的臉埋進了周靈菡的私處,貪婪的品嚐著周靈菡蜜穴的淫靡氣味。

「靈菡,現在你被性慾支配了,我允許你遵從自己的慾望,享受快樂。」

「是的…主人…」

當徐航說完後,周靈菡便坐起身體,將絲襪褪至膝蓋,然後掏出徐航那已經一柱擎天的陽具,對準自己的蜜穴插了進去。

「啊~主人的肉棒…好粗…好大…把靈菡的蜜穴…都填滿了…」

徐航的陽具進入周靈菡的蜜穴中,他的抽插很有技巧,速度並不迅速,但是每次都是一插到底,插到周靈菡蜜穴的最深處,而且也並不著急抽出來,而是讓肉棒輕微地轉動一下,全面地摩擦蜜穴裡的嫩肉。

周靈菡的臀部豐滿挺翹、彈性十足,隨著徐航的每一次進入,都會發出「啪」

的響聲。

徐航的抽插讓周靈菡全身無力,她緊緊地貼著徐航,乳房在擠壓下變換著各種形狀。

「啊~啊啊~好厲害……好硬……插得好深……要死了……啊~~要被插死了……啊~」

周靈菡忘形的浪叫著,她蜜穴內的嫩肉全部充份感受到了外界的刺激,調動起了她體內興奮的神經。

周靈菡的嬌軀震動了兩下,蜜穴一陣緊縮,徐航知道,那是她即將高潮的信號,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啊~~~~要不行了……啊~~~~去了~~~~」

在一次全力的插入後,徐航和周靈菡同時迎來了高潮。

一股股的熱流,徐航的精液混合著周靈菡的愛液噴流而出,弄濕了床單。

****************************

「喂,你好,徐院長。」

「喂,你是?」

「才過了兩天,徐院長就不記得我了嗎,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呢。」

「啊,是夏董事啊。抱歉,我一下沒聽出你的聲音。」

「徐院長,不知道你現在方不方便?」

徐航看了一眼蹲在桌下,正在為他口交的助理鄭瑤,說道:「夏董事有什麼事情嗎?」

「投資的事情遇到麻煩了,詳細的事情,等到了醫院我再跟你說吧。」

「這樣啊,那行,我在院長室等你。」

夏梓涵這個突如其來的電話,讓徐航多少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不明白夏梓涵的這個電話是什麼意思。

掛斷電話之後,徐航拍了拍鄭瑤的頭,說道:「動作要快點了,等會有人來。」

「是的,主人…」

聽到徐航的話,鄭瑤更加賣力的為他舔弄起陽具來。

鄭瑤含著徐航的陽具,用舌頭蓋住他龜頭的一側,雙唇圍繞龜頭向外一點的莖部,她的手握著他徐航陽具餘下的地方,左右扭動著頭,讓自己的舌頭始終覆在徐航的龜頭膨起的邊緣,同時用手可上下搓動著陰莖。

感覺到徐航的龜頭比之前更為腫大一些,鄭瑤知道這是徐航即將射精的信號。

鄭瑤輕舔著徐航龜頭的最外緣,為了加強徐航的射精強度,鄭瑤用拇指摁住徐航陽具的最根部,儘管徐航的身體作出射精的條件反射,但精液並不會滑出。

鄭瑤繼續努力吮吸著徐航的龜頭,當她把手指鬆開之後,徐航的精液噴薄而出,射在了鄭瑤的嘴裡,將她的嘴填滿了。

「收拾一下好了之後,你去做你的事吧。」

「是的,主人…」

在鄭瑤收拾好出去十分鐘,夏梓涵來了。

不過這次來的不止是夏梓涵一個人,和夏梓涵一起來的,是一位和夏梓涵十分相像的女人。

徐航看著這兩張相似的面孔,問道:「夏董事,這位是?」

「她是我的姐姐,夏嵐。在公司裡擔任董事長。」

沒想到誠躍集團居然是一個家族企業,聽到這個消息,徐航有些驚訝,不過他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

夏嵐面無表情的看著徐航說道:「徐院長,客套話我就不多說了,今天我來主要還是關於投資的事情,上次的評估在我看來實在太過草率了,所以沒有同意投資計劃。今天我特意抽空親自來進行評估。」

「還要再評估一次?」

「抱歉,徐院長,給你添麻煩了。」夏梓涵的臉上滿是歉意。

「沒事。那夏董事長,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我自己在醫院裡看看。」

夏嵐把夏梓涵留在了院長室,自己在醫院裡進行投資評估。

「我姐姐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事情一定要親自確認之後才能執行。」

「夏董事長的做法我可以理解,畢竟是關係到公司利益的事。」

雖然嘴裡是這麼說的,可是徐航的心裡卻充滿了怒火:『真是一個多事的女人!』「我相信姐姐評估過之後,一定會同意投資的。」

夏梓涵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她的思想被徐航用催眠術給扭曲了,恐怕夏嵐察覺到了夏梓涵的不對勁,才會再進行一次評估。

「夏色梓涵。」徐航說出了夏梓涵催眠關鍵詞。

他必須要把所有阻礙醫院的到投資的不利因素排除掉。

「聽的到我的聲音嗎?」

「聽得到…」

徐航拿出上次催眠時使用的迷幻香水交給夏梓涵然後又拿出了一個MP3來:「你回家之後,找機會讓你的姐姐聞這個香水,等你姐姐受到香水的影響,你就把這個音頻給她聽。」

「我會讓姐姐聞香水…聽音頻…」

夏梓涵重複著徐航的指令。

徐航之所以沒有選擇在醫院裡行動,是因為他擔心在這裡夏嵐的戒心會比較重,如果貿然出手,可能會失敗。

這個風險徐航不能去冒,如果失敗了,之前的那些努力就全白費了。

任何人在自己的家裡,狀態都是非常放鬆的,徐航相信夏嵐怎麼也不會想到,她的妹妹居然會做出傷害她的事。

「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做些上次沒時間做的事。」

夏梓涵不知道徐航想要做什麼,對於徐航的話,失去了自主意識的夏梓涵,只能茫然的回應道:「是的…」

「夏梓涵,在我數到3之後,你會清醒過來。不過你會感到異常的空虛,情欲的火焰在你體內熊熊燃燒著,你的腦中只有對性的渴望,你要展現自己全部的魅力來誘惑我,用你能想到的最淫靡的方式。」

「空虛…渴望性…」

「1、2、3!」

恢復清醒的夏梓涵,看向徐航的眼神,滿是濃濃的愛意。

將徐航推到在沙發上,夏梓涵彎下腰,用自己的唇貼上他的唇。

徐航感到芬芳的氣息從夏梓涵的嘴裡傳到了自己的口中,接著夏梓涵更是把她那溫熱而柔軟的舌頭也伸了進來。

夏梓涵的身體因為前傾,她的一頭秀髮撒在徐航的臉上,陣陣的髮香撲鼻而來。

徐航沉溺在夏梓涵的攻勢中,下體幾乎快從褲襠中爆發出來。

夏梓涵一邊吻著徐航,一邊用手撫摸著他的陽具,接著夏梓涵又解開徐航襯衫的紐扣,讓他的胸膛露了出來,然後慢慢的向下滑去,用舌頭從他的下巴、脖子,一路舔到他的肚子。

夏梓涵的挑逗讓徐航感覺到身體一陣痙攣,他先解開了夏梓涵的襯衫,又脫下了她的胸罩,讓她的胸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跪在徐航的胯下,夏梓涵慢慢的鬆開了他的皮帶,拉開徐航褲子的拉煉,讓他火熱而挺直的陽具露了出來。

夏梓涵用手先套弄著他的肉棒,然後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龜頭。

一股不可思議的快感像電流般通過徐航的下體,讓他整個大腿根部發麻了起來。

接著夏梓涵更將他的肉棒含進了嘴裡,吸吮著,十分陶醉的模樣。

夏梓涵十分技巧的挑弄著徐航的情慾,在徐航幾乎快繳械投降的時候,又停止了動作,抬起頭,用一種無辜而迷茫的眼神看著他。

徐航坐了起來,他用力的搓揉著夏梓涵的乳房。

「啊……」夏梓涵輕吟著,臉上交雜著快樂與痛苦的表情。

將手伸進夏梓涵的套裙裡,徐航發現她的內褲已經濕了,於是拉下夏梓涵的內褲,毫不留情的將手指伸進她的蜜穴,快速的抽弄著。

「啊……嗯……好舒服……」

夏梓涵嬌喘著。

當徐航將手指伸出來的時候,夏梓涵握住了他的手,十分陶醉的舔著沾滿了自己淫水的徐航的手指。

跨坐在到徐航身上,夏梓涵把他的陽具送進自己的體內。

夏梓涵上下扭動著腰部,徐航感到夏梓涵溫暖的肉穴似乎要將自己吞沒進去似的,於是更加用力的將肉棒頂近夏梓涵的花心。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

等夏嵐完成了評估回到院長室,徐航已經把一切都回歸了原樣,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徐院長,這次的評估結果,可能會讓你感到失望。」

「合作,失敗了麼…」

「雖然這次是不能進行投資了,不過以後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合作的。」

「希望如此。」

「徐院長,我想你應該還有事要忙吧,那我們也不打擾你了。梓涵,走吧。」

「好。對了姐姐,等等回家我給你看一個好東西。」

「哦,是什麼?」

「現在暫時保密,到家了再給你看。」

徐航看著兩姐妹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

夏嵐半趴在徐航的辦公桌上,她的裙子被徐航給掀到了腰際,內褲也被褪到了她的腳踝那裡,露出夏嵐臀部那兩瓣渾圓的半月。

沒有絲毫的抵抗,夏嵐任由著徐航擺弄著自己的嬌軀。

徐航的陽具在夏嵐的蜜穴裡抽插著,從兩人的結合處傳出噗嗤噗嗤的液體攪動的異響。

夏嵐喘息連連的輕吟著,胴體火熱,晶瑩剔透的滑嫩肌膚泛起緋潮,秀潔嫵媚的玉顏春色蕩漾,滿臉桃紅,顯得那樣的嬌艷欲滴。

雖然她此刻媚態橫生,情波蕩漾,可是眼眸深處卻是一片沉寂,不見絲毫智慧的神采。

「真是沒想到啊,之前的你那麼趾高氣揚,現在卻在我身下婉轉求歡。」

聽到徐航提起那天的事情,夏嵐的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對、對不起,主人…我那天一定是昏了頭了…」

「現在認識到錯誤也還不算晚。」

徐航說話的同時,加快了抽插的頻率。

「是、是的~哦啊啊~~」

一聲悠長如絃樂的顫音從夏嵐半開的香唇中吐出,這種酥媚到骨子裡的音調足以讓男人為之發瘋。

徐航順勢張口吻住美人的香唇。

被徐航吻住了自己的嘴唇,夏嵐也立刻開始熱情地回應起他來。

掏開了夏嵐衣服的胸襟,徐航將衣領被拉扯到一邊,解開裡面白襯衫的紐扣後,露出裡面淺黃色的卷紋胸罩。

夏嵐胸前那雪瑩般的肌膚被黃色胸衣襯托後,強烈的視覺衝擊讓徐航短暫迷眩。

徐航伸手握住了夏嵐胸前的一團豐盈,那團軟肉在他的手中被捏成各種造型,但它的粉嫩讓徐航不忍心用力,彷彿多用一絲力,就會將它捏壞般。

把玩了片刻,徐航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手,開始對夏嵐展開最後的攻勢。

在徐航的攻勢下,夏嵐體內累積的快感在瞬間爆發,那如海嘯般得快感猛的釋放開來,一舉將她衝上雲顛。

夏嵐腦中一片空白,她覺得自己隨時都會在那銷魂的歡愉中死去。

她泛著靡麗光澤的嬌軀在繃緊了十餘秒後,終於無力的鬆軟下來。

上半身像團香泥般癱倒在書桌上,飽滿豐潤的雪峰被擠壓成誘人的圓餅,從蕾絲胸罩的邊緣滿溢而出。

夏嵐一雙筆直的玉腿綿軟的垂著,仍在無意識的抽搐顫抖著,踩著高跟鞋的蓮足耷拉在地上,已經承擔不起支撐的作用了。

「投資的合同,你準備好了沒有?」

「在主人叫我在過來之前…我就已經準備好合同了…只要主人願意…隨時都可以簽字…」

本來只是隨口問問的,沒想到,夏嵐早已經準備好了合同。

既然東西夏嵐都已經準備好了,事不宜遲,徐航決定馬上把合同簽訂了:「是嗎,我看現在就是一個很適合簽合同的時間。」

「是的…現在就是合適的時間…」

夏嵐從包裡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合同,交給徐航。

徐航接過合同,細細的查看起合同的內容來,儘管他知道夏嵐已經無法擺脫他的控制了。

在確認合同的內容沒有異樣之後,徐航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得到了誠躍集團的投資,他的醫院終於有了改善目前這個糟糕現狀的能力,壓在徐航心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是可以放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