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特別篇

 

「下面我宣佈,第一屆程明家庭春節晚會正式開始」被程明邀請來做主持人的董青拿著話筒站在台上,宣佈晚會開始。

「雖然我們的第一屆家庭春節晚會只有四個節目,不過我相信,在以後肯定會越辦越好的」李絲絲接話道。

朱訊也笑著說「是啊,下面就是我們的第一個節目- 歌曲《多遠都要在一起》由鄧紫琪演唱,程明伴奏」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幕布拉起,露出了後面準備好的一架鋼琴與坐在鋼琴前的程明和鄧紫琪。

「啪、啪、啪」的聲音不斷傳來,歌曲也漸漸奏起,只見鄧紫琪誇坐在程明身上,被肉棒有節奏的抽插著,二人身體每一下碰撞都對應著歌曲的一個節拍,在鄧紫琪悠揚的歌聲裡,透出十足的淫靡味道。

「想聽你聽過的音樂」

「啪、啪、啪」

「想看你看過的小說」

「啪、啪、啪」

「我想收集每一刻」

「啪、啪、啪」

「我想看到你「啪、啪、啪」眼裡的世界」

「啪、啪、啪」

「想到你到過的地方」

「啪、啪、啪」

「和你曾渡過的時光」

「啪、啪、啪」

「不想錯過每一刻」

「啪、啪、啪」

「多希望我「啪、啪、啪」一直在你身旁」

「啪、啪、啪」

……

「愛能克服遠~「啪、啪、啪」距離~」

「多遠都要在~「啪、啪、啪」一起~」

「你已經不再存在我世界裡」

「啪、啪、啪」

「請不要離開我的回憶」

「啪、啪、啪」

……

終於,在鄧紫琪被徹底肏暈之前,她忍著刺激感唱完了這首歌,離開了春晚舞台。

「好了,欣賞完優美的歌聲,讓我們繼續來看一段歡樂的小品節目」董青拿起話筒說著。***********************************

家庭春晚第二個節目是小品《一定找到你》,程明只請來了演員劉桃和郭子兩人,因為其他的不重要戲份被刪減了部分,只留下讓他心動的情節。

與春晚上看到的一樣,劉桃先出場站在佈置好的舞台上說了幾句話,接著門鈴聲響起,程明要出場了。

「小劉,你怎麼來了」劉桃打開門,佯作驚訝的看著門外一身警服的程明。

「我這次來,是有兩件事」程明整了整衣領,慢條斯理的說。

「喲,有啥事啊」劉桃嬌顏堆笑,拉著程明往裡面走「大過年的還讓您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還不是貫徹國家政策麼?」程明被漂亮小媳婦拉著坐下,嗅著近處劉桃身上散發的氣息,甚至不小心之下劉桃的絲襪美腿還壓在了自己左手上,心裡慾望的小火苗愈燃愈烈,簡直要變成燎原大火。不過臉上還是義正言辭道:「之前出台了一項規定,最近傳染病流行,禁止女性在家中身穿內衣,防止細菌滋生,我跟郭子哥是患難之交,當然要先來問問你有沒有響應國家政策」

「這……」劉桃做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似是因為隱私問題被男人提起而有些羞澀。

「嫂子,看來你還沒理解國家的苦心啊」程明忽然把劉桃抱起,在她的驚呼聲中,側放在自己腿上,感受著劉桃褲襪包裹著的柔軟臀肉擠壓肉棒的快感,一手攬住香肩,一手環著纖腰,把嬌媚的嫂子緊摟在懷裡淫玩著。

劉桃被程明抱在懷裡,不安的扭動起來,自己玉臀下壓著一根火熱的棒狀物,她用膝蓋想都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是在世界調製模式【程明扮演角色系警察的情況下,所說所做一切均為國為民無私心,正確無疑,必須認真配合】的設定下,她腦中的觀念也被扭曲為自己思想不正確,程明在挽救自己。

「是我沒能理解小劉的良苦用心啊」劉桃羞愧的想著,主動把上衣扣子解開,露出穿著胸罩的兩隻玉乳。

「小劉,我有錯,是我沒把規定放在心上」劉桃低聲道。

「下面有沒有穿?」程明拉起劉桃短裙,邪惡的手插到劉桃緊緊夾住的大腿間,隔著褲襪襠部在劉桃陰戶處摸了一把「嗯,下面很好,沒穿,但是下次最好褲襪襠部也弄開,這樣才安全」

「嗯,一定」劉桃主動把自己褲襪襠部扯爛,露出自己嬌嫩的花瓣以示決心。

程明在劉桃密處輕輕撫摸起來「我要檢查一下,裡面還有沒有藏著東西」

說罷,伸出中指插到了劉桃小穴中,緩緩進出幾下,再次伸到更深的地方,直到劉桃嬌喘不已的軟攤在程明懷裡,方才抽出手指。

劉桃本以為可以喘息一會兒,沒想到哪根手指剛從自己蜜穴出來,便向菊穴中插去,在上台表演之前,劉桃的後庭被程明特意浣腸並潤滑過,此時插入再無半分障礙,劉桃只得繼續忍受著菊穴被手指進出挑逗的感覺。

終於,程明檢查完畢,欣慰的把肉棒從下面擠到劉桃雙腿根部之間,摩擦著她大腿內側的絲襪美肉和劉桃的兩瓣陰唇。

程明肉棒在劉桃緊緊夾住的大腿內側不斷抽動著,帶的劉桃坐在程明身上也起起伏伏,看上去就像在插穴一樣,不過劉桃對此絲毫不在意,而她所關心的是自己乳房的處理辦法。

「我戴了胸罩,這該怎麼辦才好」劉桃嬌怯問道。

程明伸手摘下胸罩,在兩隻玉兔上蹂躪幾把,安慰道「只戴一次應該沒什麼大礙,待會我幫你按摩一下,再消消毒,大概不會有問題了」

「嗯,真是麻煩你了,小劉」劉桃被程明的說辭嚇到,主動抓住程明的手,按在自己胸部上,祈求道「一定不能有事啊,我和郭子還沒生孩子呢」

「放心吧」程明揉了揉手中妙物,張口含住一邊蓓蕾吸吮起來,邊玩著邊含混說道「我跟郭子這交情,肯定盡力而為」

玩了一會兒,程明也享受的差不多,讓劉桃張口含住肉棒,在她口中爆射出精液併吞食下去後,也結束了這個事件。

「嫂子,還有一個事得跟你說」程明幫劉桃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說起了第二件事。

「什麼事啊」劉桃問道。

「三年前郭子指認的那名罪犯,越獄了,還點名要找郭子報仇!」程明危言聳聽道。

劉桃一聽慌了神「要來報仇!」

正想求助程明時,卻見程明接了個電話,然後一臉歉意的對劉桃說「嫂子我有點事,先走了,一定要有所防備啊」

「啊,小劉」劉桃還未說完,程明已經消失。「哎呀,這可怎麼辦呢?」

情節發展到這裡,郭子終於大搖大擺的出現了,和劉桃說笑兩句,聽聞三年前被自己指認的罪犯越獄來找自己報仇,當時也有些緊張,忙與劉桃商量對策。

「這樣,待會那人一進來,我就跪下想辦法分散他注意力拖延時間,你趁機報警」劉桃尋思一會兒提出道。

「好主意」郭子一聽覺得不錯,打算聽她的試試。

剛剛藏好,那邊門鈴再次響起。

劉桃打開門,程明再次閃亮登場,之前的警服已經脫下,換上了一身快遞員工作服。

看見程明出現,劉桃想起了自己的計劃,還未等程明開口,先熱情的把他拉到客廳裡來,跪在他前面,把程明的褲子拉下,一口含住挺立的肉棒含弄起來。

「這…這是?」快遞員程明大吃一驚。

郭子看見自己老婆跪在地上吃別人的棒子,心裡也不舒服,但是男人最重要的部位便是那裡,劉桃也只是騷擾那裡來拖延時間而已,想起自己二人的計劃,郭子也笑著迎了上去。

「小伙子,這是我愛人的獨特問候方式,別在意,哈哈」郭子親手為程明搬了把椅子,讓他坐在上面享受劉桃的口交。

「哦哦,大哥你們這太熱情了」程明讚道。

郭子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隨口附和兩句,開始掏手機打算報警,可是手機忽然找不到了,郭子摸索許久,還是沒摸到。

這一下可把他急壞了,劉桃還在那裡認真的吸舔程明的肉棒呢,看那小子一臉爽透了的樣子,說不定待會就要完事,來不及報警可咋整。

一邊思慮著,程明又說話了「我們也很不容易啊,整天到處奔波,工作不穩定還得有拼勁,難得遇上大哥這樣能理解我們的,還這麼熱情招待我」

郭子和劉桃聞言又是一驚,心道果然是他,這罪犯的工作,可不是要到處奔波,得有拼勁,還工作不穩定,要是罪犯的工作穩定了,老百姓們還活不活。

這樣想著,劉桃吞吐的更賣力了,郭子也有些心虛,看見劉桃含程明肉棒時,總是有一部分吞不進去,忙走過去按住劉桃後腦勺,狠狠的向程明胯下一按,強行讓劉桃把那截也含了進去,轉臉對程明堆笑道「我這人有強迫症,看見別人不完全吞下心裡不舒服」

程明本來便被劉桃弄得快感連連,這一下連根吞下更為舒暢,直接便在劉桃嘴裡射出了,因為剛才一下強行突進的緣故,程明的肉棒已經插到了劉桃喉嚨深處,直接向她胃裡噴射出大量精液。

「唔~」享受完的程明呻吟一聲,推開一臉難受的劉桃,郭子連忙過來扶住咳嗽不已的老婆,小聲安慰著。

「對了大哥,光享受招待了,正事還沒說呢」程明憨厚一笑,弄得郭子心裡一驚,這是要攤牌了的節奏麼?剛才沒找到手機這可還沒報警呢啊。

「這裡有你一份快遞,你簽收一下吧,我還有點事,這就得回公司」程明笑著把快遞遞給聽他說了這句話而呆若木雞的郭子,讓他簽了個名,便愉快的轉身走人了。

「他……不是越獄犯?」劉桃欲哭無淚道,早知道他不是,自己也不用這麼慇勤的去討好他拖延時間。

「他……好像是送快遞的」郭子也十分無語,二人面面相覷,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幾番對話之後,成功進入第三段劇情。

門鈴再次響起,劉桃過去開門,又是程明站在那裡,快遞服已經脫下來,身上只留下一個大褲衩,被高高聳立的肉棒撐起一大塊來。

「請問,這裡是郭子家嗎?」程明問道。

劉桃心中一動,難道這人就是那個越獄犯?連忙應道「是,是的,請問您是?」

「我是一個剛出來的犯人,來找郭子的」程明如實答道。

啊,果然是他!劉桃險些大驚失色,忙擠出一副笑臉,熱情的拉著他向家裡面走去「原來是大兄弟你啊,快,快進來坐」

程明並未抗拒,順著劉桃的邀請到沙發上坐下,劉桃熱情的依偎在程明旁邊招待。

「嫂子,我這次來,是找郭子……」「別急嘛,我們家郭子在外面還沒回來,有啥事等他回來再說」劉桃嬌媚一笑,打斷了程明的話。

「好,好吧」程明不再繼續,眼光在劉桃裹著黑絲襪的美腿上流連許久。

劉桃一直在觀察程明的神色,想找機會拖延時間,順便消耗他的體力,看見他目光在自己腿上停留許久,頓時想出了一個主意。

「哎呦」劉桃秀眉微皺,露出難過的表情。

程明看到果然中計,關切道「嫂子怎麼了?」

「嫂子一直穿著這磨腳的高跟鞋,腳有點疼」劉桃拽著程明袖口,大眼睛楚楚可憐的望著他,嬌聲道「能幫一下嫂子嗎?」

「好,我看看」早已盯上劉桃美腿的程明當然不會拒絕。

既然劉桃主動把兩隻穿著高跟鞋的黑絲玉足抬起,供程明把玩,程明自然不會手軟,雙手一揮間,讓劉桃腳疼的兩隻高跟鞋已經不翼而飛,只留兩隻纖細玲瓏的小腳丫在程明手中握著,仔細撫摸揉弄著,一處地方也沒落下。

劉桃一雙玉足保養極佳,未見有死皮老繭,隔著絲襪亦能感受到那種嬌嫩柔滑,令程明愛不釋手。

「啊~嫂子的腳好酸啊,能不能用你的棒子按摩一下」劉桃見程明只顧把玩,起不到消耗體力的作用,忙出言催促道。

「可以啊」程明說完,劉桃便挪了挪身子,調整一個合適的體位,把雙腳從程明大褲衩下面寬大的褲筒裡伸了進去,夾住肉棒搓弄著。

劉桃兩隻黑絲小腳在程明肉棒上不斷擺弄,讓程明心頭一陣刺激感傳來,觸電般的快感讓他欲罷不能,雙手隔著褲衩握著一雙玉足向肉棒上按去,恨不能把這兩個帶來無限快感的寶貝揉到肉棒裡。

「棒子好熱啊,要射了嗎?」劉桃心中剛想著,便感覺一股熱流激射在自己雙腳上,緊接著聽到程明低吼一聲,便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怎麼樣,好點了嗎?」程明把所有精液抹在劉桃的黑絲玉足上,才放一雙小腳從褲衩中縮回,看到劉桃因為足交的姿勢而不可避免露出的褲襪襠部,被扯爛的褲襪間兩瓣嬌嫩的花瓣讓他慾火再次升起。

「好多了」劉桃笑道「真是不知怎麼感謝你好」

「不用客氣」程明謙虛道,肉棒短暫休息後,再次充滿了戰鬥力。

「閉上眼睛,嫂子送給你一件禮物吧」

聽到劉桃的話,程明順從的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感覺到肉棒被一處溫潤之物套住,身上也坐了個人,睜開眼睛,正是劉桃跨坐在自己身上,用雙手雙腳緊緊摟著自己,特別是纏在腰間的黑絲美腿,把程明的夾的牢牢不能鬆開。

而肉棒所進入的,自然是劉桃的小穴咯。

「嫂子的身子,送給你做禮物,收下吧」劉桃心中暗暗盤算,等程明再射一發,應該體力就耗盡了,可以讓郭子出來了。

程明的肉棒插在劉桃緊窄濕潤的蜜洞裡,早已堅挺如鐵,也不再客氣,抱住劉桃狠狠肏幹起來「那就謝謝嫂子的一番心意了」

劉桃想著先搾乾程明體力再做計較,可她哪知程明的能力有多麼恐怖,一根大肉棒在她體內來回穿刺,把她幹的嬌喘連連,不多時便雲裡霧裡,只知道不斷嬌吟與迎合著,把什麼計劃都拋於腦後了。

郭子等了許久,有些不耐煩,出來一看,正看到程明把劉桃抱起在屋裡走來走去,邊走邊插的樣子,不由大喜,心道天賜良機啊!

劉桃的兩條美腿緊緊盤在程明腰間,哪怕人被干的神智不清都未分開,郭子悄悄走過去,把劉桃兩邊小腿用特殊方式固定在一起,又把抱住程明的兩隻手如法炮製,這樣一來,劉桃便綁在程明身上,再難解開了。

「哈哈,你這傢伙已經被鎖住,還不束手就擒!」郭子跳到程明面前,耀武揚威道。

「啊~」程明試了試,果然劉桃綁在自己身上,再不能分開,忙解釋道「大哥,你誤會了,我不是」

「你不是什麼你不是?」郭子指著程明大罵「當初只判了你五年真便宜你了,這次越獄被抓回去,有你好受的」

「我不是越獄啊」程明委屈道「我在裡面表現良好,提前釋放的」

「不是越獄?」郭子也有點拿不清真假,畢竟他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情況「那為什麼人跟我說你越獄出來,還指名要找我」

「唉」程明無可奈何,指了指那邊的背包「那是我帶來的包,手續都在裡面」

郭子過去一看,手續齊全,還真不是越獄出來的,老臉唰一下變紅了,這次可是鬧了個大烏龍。

「兄弟,是我錯怪你了啊」郭子走過去,對程明不好意思的說。

「啊~~」程明還未說話,劉桃先發出了一聲呻吟,程明剛射出一發精液在她體內,頓時讓她達到了高潮。

「沒事,弄明白了就行」程明一臉不在意的樣子,他干了郭子的媳婦還內射,說起來一點也不吃虧。

見程明一點不在意自己把他當賊抓的事,郭子心中對程明印象大好,也問出了自己的疑惑「我聽小劉說,點名要見我,是有什麼事?」

「我是來致謝的」程明一臉誠懇的說著,肉棒仍在劉桃體內抽動不停。

「什麼,致謝?」郭子奇怪道。

「是啊,三年前我迷姦了一名少女,要不是大哥你指認了我,制止了我,說不定我現在還走在犯罪的道路上」程明一邊姦淫著掛在身上的劉桃,一邊說著這話,誠意實在足量。

「哦,哦,浪子回頭金不換嘛,知錯就改就好了」郭子習慣性教誨著,忽然想起了什麼,對程明說「當你你迷姦的那個女孩子,就是你嫂子啊」

「什麼?」程明看著近在咫尺劉桃的俏臉,驚訝的說道。他當年迷姦少女時對那女孩子印象不深,一時沒想起來,現在被人一提醒,還真是越看越像。

「哼,都是你的錯」剛才被程明肏到神智不清的劉桃在高潮洩身後也清醒了過來,聽到程明的話冷哼道「自從那天被你強姦了,嘗到那滋味,每天晚上下面都空虛難忍,只能自己安慰自己,那種痛苦你能知道嗎?」

「是,是,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嫂子」程明對這一點當然要虛心認錯,隨後奇怪道「為何要自己安慰自己,不是還有大哥嗎?」

劉桃看了郭子一眼,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郭子尷尬一笑「這個,大哥先天性無法勃起,實在對不起你嫂子啊」

「哦,這樣啊」程明見戳到他人隱私,也不再提,轉而說別的「既然誤會解開了,那也把鎖打開吧?」

聽到程明的話,郭子更加尷尬了「兄弟,真是對不住你,我剛才,剛才完全鎖死了,一時半會弄不開,得找開鎖的」

「嘿,大過年的去哪找啊」程明氣的雙眼直往上翻。

「那過年這幾天,只能委屈兄弟你和濤濤了」郭子陪笑道,看著程明不斷肏幹著鎖在身上的劉桃。

說完最後一句,小品的表演也結束了,程明抱著劉桃走了下去,郭子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咦,下面的節目還是小品?」朱訊看著手上的節目單,感覺小品有點多了。

李絲絲心有同感的點點頭,不過也沒有表示異議「那麼就讓我們繼續欣賞一段小品吧」***********************************

下面是家庭春晚第二個小品,第三個節目《投其所好》,在程明編劇後的小品已經與春晚原版略有不同,最顯而易見的便是原郝建的角色現在由催吧第一女神柳念友情出演(PS:眾吧友一致要求,呼聲最高),與瑪麗、程明一起,准備上台表演,程明在這個小品中主演領導。

進入到第一幕場景,瑪麗在辦公室裡看著一張表格自言自語「這個領導經常明察暗訪,還喜歡夜襲,我可要好好準備準備」

這時,門忽然被推開,瑪麗輕呼一聲「來了」往躺椅上一靠,閉上眼睛做睡眠狀。

程明推開門,走進房間裡,看見瑪麗在睡覺,淫笑著走了過去,嘴裡嘀咕著「上班睡覺可不是個好習慣,我要讓你意識到錯誤」

說著,程明坐到瑪麗面前的桌子上,脫下褲子,把巨大的肉棒露了出來,接著把坐在轉椅上的瑪麗雙腳拉起,脫下鞋子,用她一對黑絲小腳搓弄著自己的肉棒。

程明手握瑪麗腳踝上下擼動幾下,便鬆開了雙手,瑪麗的雙腳竟然自己動了起來,用黑絲玉足的各個部位挑逗刺激著程明的肉棒。

「喔……」程明舒服的倒吸一口涼氣,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瑪麗同志真是個敬業的好同志啊,哪怕是在睡覺中,對工作也這麼認真負責,懂得領導的意思嘛」

說著,程明在瑪麗雙腳下射出精液,急射而出的精液打向瑪麗臉上,瑪麗在睡夢中『無意間』張開嘴,正好接到精液盡數吞了下去,讓程明這個『領導』更加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著瑪麗吞下精液,繼續沉浸在夢中,程明也不再打擾,轉身走出了門。

程明剛一出去,瑪麗便睜開了眼,拿起水杯喝了幾大口,開心的說道「這回看來領導非常滿意,升職加薪有希望了」

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瑪麗打了一通電話,把柳念叫了過來。

「馬科長,您找我有事?」柳念走到瑪麗面前,試探性的問道。

「柳念啊……」瑪麗意味深長的看著柳念「我聽說,你很喜歡打乒乓球?」

「呃,科長,這個是業餘愛好,我從來不在上班時間打的,您要是覺得這樣不對,我以後也不打了」柳念急忙解釋道,她天真的認為瑪麗是要以此辭退她。

「誒,我不是這個意思」瑪麗笑了笑「我是說……我們新來的局長,他也喜歡打乒乓球」

「哦,科長,我明白了,我一定勸局長也不在上班時間打乒乓球」柳念『恍然大悟』,連忙表態。

瑪麗一聽急了,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著柳念「不是讓你勸局長不打乒乓球,是讓你和局長一起打乒乓球,投其所好,才能得局長歡心嘛」

「這……上班時間打乒乓球,不太好吧」柳念遲疑道。

「柳念啊,你要分清主次」瑪麗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深沉道「迎合領導的喜好才是最重要的,不讓領導滿意,你靠什麼升職加薪?」

「哦,科長我明白了」柳念略一尋思,便有些理解了。

瑪麗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讓柳念坐下,打開投影儀在那邊屏幕上放起了視頻,對柳念炫耀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年紀輕輕就能當上科長,而你卻差點工作不保嗎?」

「為什麼啊」柳念還真有點好奇。

瑪麗指了指屏幕「我把你當自己人,給你傳授些經驗,看看你就知道了,第一個是討好一名喜歡釣魚的領導」

屏幕上畫面一閃,在一處溫泉裡面,程明一邊泡著溫泉,一邊說著「瑪麗說要請我來釣魚,卻到這裡泡起溫泉來了,不知搞的什麼鬼」

「咦?這裡有個牌子」程明看到自己旁邊有一個木牌,上面畫著一副釣魚說明:本釣魚池為溫泉特色浴池,內有特殊珍惜魚種,請釣上鉤後溫柔對待,以便下次循環利用,必須使用合理的魚鉤釣魚。

下面還畫了一副魚鉤的圖片,一根棍狀物兩個小球,卻是和程明下面的傢伙挺相似,程明頓時明白了用法。

「我們有兩個魚嘴哦」瑪麗和幾個女同事穿著開襠的人魚服,游到程明身邊調戲著,程明終於按捺不住,一把捏住瑪麗小嘴,把肉棒塞了進去「這魚還會說話,我要好好肏肏這小嘴」

過會兒在瑪麗小嘴裡射出後,程明又撲了上去,按住另一隻美人魚,用魚鉤插到她魚嘴裡釣起魚來。

美人魚在程明懷裡瘋狂扭動,但這也只能增加程明的快感,在程明的攻勢下,這只人魚很快就堅持不住,程明也不再為難,換另外一隻開始釣魚,直到所有人魚被釣過一遍,無力的浮在水面上才罷休。

第一段視頻結束,瑪麗語重心長的說「那名領導釣魚後非常高興,替我出了不少力」

「哦,科長您真有一手」柳念由衷讚道。

瑪麗自得道「這是必須的,看這個視頻,這個是喜歡打麻將的領導,我找了三個女同事陪他打麻將」

屏幕一閃,換了一個視頻,程明端坐在麻將桌前,與其他三名只著絲襪內衣的美女打著麻將,與平時打麻將有些不同的是,瑪麗此時背對著程明坐在他懷中,小穴被大肉棒插著,雙乳也握在程明手裡,由程明指點,她來幫程明摸牌打牌。

「領導,我來跟您說一下我們這裡打麻將的風俗吧」瑪麗背靠在程明胸前,雙乳被程明揉弄著,嬌喘著說道。

「好,你說說吧,既然來你們這裡玩,就要入鄉隨俗嘛」程明大方道。

「還是領導您開明」瑪麗立刻一個馬屁跟上,解釋起來「在我們這裡,麻將不只是遊戲,還是傳宗接代的手段之一,打麻將厲害的男人才算有本事,能找到好女人,所以男人跟女人打麻將,輸了要罰錢,贏了就要在她體內下種,要是贏的多了,還要包人懷孕才行呢」

「哦,是這樣啊,那我可得認真來了」程明笑道。

「嗯,在我們這裡男人打麻將不能自己打,要讓女人坐著身上代打,所以由我來幫您」瑪麗在程明身上起起伏伏著,一邊解釋著一邊摸牌打牌「這可代表著男人的能力,要是不能把代打的女人肏足,那可是本事不行」

「那我可得狠狠肏你這個小騷貨了」程明嘴裡說著,肏干瑪麗的力度又加大三分,引得瑪麗不斷嬌吟。

隨後視頻加快了速度,可以看到在瑪麗的串通下,程明連連獲勝,一晚上下來竟是沒輸過,隨後帶著三名美女走進了臥室,留下子宮內被射的滿是精液以至於小腹微微隆起的瑪麗收拾殘局。

第二段視頻到這裡結束了,瑪麗感慨道「那三名女同事全部懷孕了,因此部門裡少了三個得力干將,還忙了一陣,不過領導很滿意,財政上給批下來的預算加了不少」

「是科長方法好」柳念也馬屁拍上。

瑪麗得意的說「下面這個領導喜歡文玩,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呢」

屏幕上開始放映第三段視頻,在一個佈置成古色古香模樣的臥室裡,瑪麗和一個與她長相肖似但更具成熟魅力的古裝美婦聊天。

「媽,待會領導就來了,成敗可全看您的了」瑪麗拉著她母親的手殷切囑托。

「放心吧,能獻身給領導我也算得償所願了」瑪麗母親開心的笑道。

二人正聊著,程明從門外走了進來,瑪麗母親連忙端坐起來,一身紅色的古裝紗衣披在身上,完全遮掩不了什麼,把內裡的肚兜暴露在程明視線裡。

「瑪麗……你說的有文物找我品鑒?」程明看著瑪麗母親吞了一下口水,不確定的問道。

瑪麗雙手搭在母親肩上,對程明笑道「要請領導品鑒的正是這個古裝美女,請吧」

「這我還真沒品鑒過古裝美女呢,不知如何下手啊」程明搓著手淫笑著向馬麗母親逼近。

「來,我來幫您」瑪麗引導著程明,先捉住瑪麗母親的一雙玉足把玩著,繼而向上撫去,直到全身被品鑒過一遍,身上紗衣褪去,只留肚兜半掩。

「領導,請更深入的品鑒一下吧」瑪麗笑著幫助母親把小穴掰開,母親也配合的張開雙腿,把美腿搭在程明肩上,程明肉棒抵在瑪麗母親小穴口,猛的一撞,大肉棒插了進去。

接下來視頻再次進入快進,程明在連肏瑪麗母親許久,射出數次精液後,馬麗母親終於難堪征伐,瑪麗便自告奮勇頂上,和母親一起並肩迎戰,方才讓程明滿足。

接下來視頻切換到三個月後,瑪麗母親挺著漸而隆起的肚子被程明從身後肏著,這時瑪麗走了過來,拿著一份文件對母親笑道「媽,手續已經辦好了」

「嗯……啊……辦,辦好了就好」瑪麗母親嬌喘道。

鏡頭對準了那份文件,可以看到正是瑪麗母親與父親的離婚協議。

「不光是這個,我還為領導辦好了收藏證書呢」瑪麗轉而對程明媚笑道。

「哦,拿來我看看?」程明接過一看,果然是瑪麗母親的收藏證書,收藏品:古裝美女一枚,收藏人:程明。

「高,您真是高啊」柳念看完視頻由衷感慨道「這種方法您也能想到」

「是啊,後來我母親為領導生了一個女兒,我又有了個妹妹,領導乾脆認我做乾女兒了,我能到今天這一步,多賴他照顧」瑪麗沖柳念顯擺著。

「那這個視頻是哪個領導?」柳念注意力轉移到自動播放的下一個視頻。

「這個……是」瑪麗有些遲疑,但還是為柳念解讀著「這是一個喜歡我的領導」

視頻第一段的場景是在一座房子的大門前,瑪麗正在拿著鑰匙開門,而她身後是正在不斷撫摸她的嬌軀的程明。

「麗麗回來了……這位是?」剛進門,一個圍著圍裙的男人從廚房裡驚喜的走出來,看見是瑪麗和程明兩個人,不由有點不解。

「這位是我的領導」瑪麗被程明抱在懷裡,對丈夫范思言介紹了一下程明。

「哦,領導好」范思言點了點頭,請程明一起入座吃飯。

飯桌上除了瑪麗夫妻還有他們倆一個可愛的小女兒,瑪麗坐在程明的對面,雙腳在桌下伸過去,在丈夫女兒身邊,為程明足交著。

「媽,我回去寫作業了」女兒小糖吃完飯,打了聲招呼跑回房間。

「老婆,我去洗碗了」范思言也離開了餐桌,留下程明瑪麗兩個人。

「領導想要射了嗎?」瑪麗對程明嫵媚一笑,腳下動作加快。

「嗯」程明點了點頭。

瑪麗拿出一個奶瓶,擰下頭,把瓶口對準程明的肉棒,讓他盡數射到奶瓶裡。

這時,收拾完餐具的范思言也走了出來。

「老公,你累了吧?」瑪麗慇勤的說著,范思言也確實有些累,便依瑪麗所說,爬到沙發上閉著眼睛。

瑪麗身體支撐在范思言身上,雙膝跪在他身體兩邊,翹起屁股,雙手為范思言肩部按摩著。

按著按著,看范思言要睡著了,瑪麗轉過頭對程明拋了個媚眼,程明會意的走過來,同樣跪伏著支撐在范思言身上,拉下瑪麗的小褲褲,把大炮轟進了瑪麗小穴。

在丈夫身上干妻子的快感讓程明幾乎難以把持住,不一會兒便在瑪麗體內射出精液,二人也轉戰到了別的地方。

畫面轉進小糖的房間裡,小糖正在向瑪麗請教問題,而瑪麗正端坐在程明懷裡被肏幹著,無力回答,小糖只好請教程明。

「叔叔,1+ 1= 幾啊?」小糖天真的問著程明。

「等於二」程明牽著小糖雙手按到瑪麗雙乳上,與她一起揉捏著她母親的乳肉,形象的解釋著「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加起來是不是兩個?」

「哦,我懂了」小糖眼前一亮,明白了這個問題。

「嗯,乖寶寶來喝奶」程明拿出那個裝滿精液的奶瓶遞給小糖,小糖歡喜的接過,吸吮起來。

在瑪麗體內抽插良久,程明也想射精了,把肉棒抽出,對準一臉單純的吮吸奶瓶中的精液,全然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的小糖的小臉蛋,精液猛烈的噴射而出,巨大的精液量頓時把小糖全身打濕,首當其衝的小臉蛋更是覆蓋上厚厚一層,就像加厚好多的面膜一樣。

隨後鏡頭一閃,跳至6個月後,瑪麗挺著大肚子,被程明抱住抽插著,手中還拿個電話放在耳邊聊著。

「嗯……老公……什…什麼事?」瑪麗吃力的說著。

「哦……我在……在健身呢」在健身床上,程明握著瑪麗雙乳,不斷坐起,躺下,做著仰臥起坐,連帶著懷中的瑪麗也一起健身了。

「啊……我……我今天有事不能回去了……嗯……小糖也不能回去了……啊~」瑪麗說完這句話,程明已經在她體內大力射精,巨大的衝擊力令她頓時達到高潮,一時說不出話來。

手機從手裡滑落,俏麗孕婦瑪麗微張著小嘴,被程明緊緊抱著,強姦的身軀拘束著白膩的軟肉,被撐開的小穴上方,可以清晰的看見紋著幾個字:「程明專屬肉穴」,插在穴裡的肉根,則把精液大股大股的注入瑪麗的身體,……

視頻到這裡就結束了,瑪麗咳嗽一聲補充道「後來我身上每一個能插的地方都讓領導玩了個夠,小糖也多了一個妹妹,有了孩子後更是得領導歡心,從此仕途不是問題」

看完幾部視頻,柳念對於瑪麗的敬仰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柳念激動道。

瑪麗露出深奧的笑容「總而言之,迎合領導喜歡的秘訣就是這些了」

二人關掉視頻,到沙發上坐好,柳念再次提問「馬科長,你說我怎麼這麼不會聊天呢,一開會就惹領導生氣」

「嘿嘿,開會我也有秘訣」

瑪麗頓了頓,自得道「每當開會的時候,我都會找機會鑽到桌子下面,跪在領導雙腿中間,每當領導一提出意見,我就用兩隻奶子夾住領導下面的棒子,狠狠搓弄,露出質疑的表情」

「領導一看這樣很生氣啊,就用肉棒在我奶子中間猛插,我也針鋒相對的夾緊,等到領導講完,差不多也快要射精了,這事我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瑪麗做了一個表情給柳念看,還有配音「噢~~~說著,我就含住領導肉棒前端吸吮起來,一邊吸一邊用敬佩的眼光看著領導」

「這樣領導就會感覺到我被他折服了,很有成就感,然後舒舒服服的把精液射在我嘴裡,我恭恭敬敬的吞下去,成功的討好了這個領導」

「噢~~~」柳念聽完頓時領會,一臉激動的感謝道「謝謝馬科長,我明白了」

「不用……」瑪麗剛想說不用見外,卻聽到門外敲門聲響起,立刻想到是領導來了,忙吩咐柳念「快去準備乒乓球!」

「誰說我喜歡乒乓球的!」程明怒吼著走進來「成何體統!滿單位都在打乒乓球,還知道點工作嗎?」

瑪麗和柳念二人面面相覷,放下了手裡的乒乓球等物品。

「喲,局長,怎麼生這麼大的氣啊」瑪麗過去勸道,把程明來到沙發上坐下,自己側坐在他腿上。

「別提多氣人了,不知道是哪個傢伙說的我喜歡打乒乓球,現在單位裡到處是上班打乒乓球的歪風邪氣,像什麼樣子!」程明氣道。

「局長喝口水,消消氣」瑪麗取過茶杯倒了杯水,先自己飲了一口含在嘴裡,送上香吻供程明引用。

程明毫不客氣的吻住瑪麗小嘴,一邊口舌交接著,一邊吸取混著瑪麗香津的茶水。

喝完茶水,程明感慨道「小馬的茶水還是那麼好喝」

「謝謝局長誇獎」瑪麗笑的非常燦爛。

「這全單位都在打乒乓球,頗有一股不正之風,小馬你這裡服務這麼周到,是不是也有點思想不正確」程明話鋒一轉,忽然責問起來。

瑪麗慌忙脫下自己的上衣,乳罩,把托起雙乳露在程明面前「局長,我可是赤誠之心一片啊,身上都紋了字表達心意」

程明定睛一看,瑪麗右乳上紋了『居官守法』四字,左乳則是『廉潔奉公』,當真是正氣十足的模樣。

「看來你對這八個字理解很深嘛」程明點了點頭,對她的態度比較滿意。

「是的,也請局長您體會下這八個字的含義」馬「」麗拉開程明上衣,合身貼了上去,把嬌嫩的雙乳擠壓到程明胸膛上,並規律移動著,讓乳房與程明的身體不斷摩擦。

「嗯……確實很有韻味」程明攬著瑪麗香肩,使她的乳房在自己身上壓的更緊,稱讚起來,不知說的是一對椒乳還是那八個字。

「不止這樣呢」瑪麗見程明對她的雙乳已經滿足,便離開了他的身體,把雙腿抬起伸到程明懷裡「局長您拆開包裝,看看我腳底下的內容吧」

程明把瑪麗雙腳上的高跟鞋拆開,只見她黑色絲襪的腳底印著八個白色小字:「嚴於律己,寬以待人』。

「決心不錯」程明讚道。

「這裡也有哦」瑪麗拉著程明的手,按到自己褲襪襠部「請局長撕開看看」

「哦?還有什麼名堂」程明好奇的一把扯開瑪麗褲襪襠部,露出了她大腿根部靚麗美景,只見桃源之上並無內褲遮掩,反倒是大腿內側,陰唇兩旁紋著幾個字,左邊『剛正不阿,兩袖清風』。

看到這幾處紋字,程明也有些欽佩「小馬真有心人也,這幾處紋字,足見你心意」

「謝謝局長誇獎,不過光嘴上說說可不行,要落在實處」瑪麗嬌俏一笑。

「怎麼落到實處?」程明有些奇怪。

瑪麗指著自己的雙腳與小穴,對程明說著「請局長秉持『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的態度,堅持做到『剛正不阿,兩袖清風』」

「說的我有點迷糊,具體呢」程明有點不明白。

「您的雙手代表您的態度,您下面的部分是您實際行動的延展」瑪麗莊重的為程明解釋。

「哦~我明白了」程明笑了笑,脫下褲子,雙手抓住瑪麗兩隻紋著『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的玉足高高抬起,身體下壓,把肉棒插到瑪麗紋著『剛正不阿,兩袖清風』的小穴裡。

「啊……不愧……是局長……您……您的實際行動可真有力」瑪麗嬌吟著,擅長拍馬屁的女人就連叫床也帶著濃濃的奉承色彩。

「嘿嘿,小馬你的決心也很足呢」程明大力實踐著,化決心為動力。

「小柳……小柳快來看看局長的作為……啊……你要……多學習……學習局長的精神」瑪麗把柳念叫過來,一邊被程明抽插著一邊對柳念進行教育。

「是,馬科長,我會認真領會的」柳念攬住程明的脖子,與他熱吻起來,交流先進工作經驗與各種精神。

「我們局長……可是功績卓著」瑪麗繼續吹捧起來「在原來單位的時候……每年都保持全……全單位女性懷孕率100% 的記錄……實在太了不起了」

程明聞言停止了與柳念接吻,謙虛道「沒,沒你說的那麼好,前年就只有98% ,單位裡有一對雙胞胎小姐妹,長得很漂亮,就是先天極難懷孕,為了幫她們懷孕,我可是天天去她們家慰問,連她們年輕漂亮的母親都懷孕了但她們還沒動靜,我也只能每天讓她們子宮裡裝滿精液,盡人事聽天命,不過好在第二年她們成功的懷上了,我也感到非常欣慰」

「是啊……局長……您真是太高尚了」瑪麗嬌喘著說道。

「一般一般」程明臉上得意,嘴裡繼續謙虛「我的實際行動要做好了,你准備接受啊」

「嗯」瑪麗點了點頭,只感覺程明插在自己體內的肉棒猛插幾下,把大量精液注入到子宮裡。

完成了射精的程明退出了瑪麗身體,讓柳念幫她收拾殘局,留在裡面的精液是不能流出來的,落在外面的精液是要舔掉得。

「你就是小柳吧」程明看向旁邊的柳念。

「是的局長」柳念恭敬道。

程明上下打量柳念姣好的身材,十分滿意「聽說你在單位裡工作的不錯,作風也很端正,還是處女呢」

「是的」柳念主動掰開陰唇,露出小穴讓程明看到處女膜「請局長檢驗」

「好吧,那我就親自檢驗一下」程明淫笑著把柳念按倒,挺棒直刺,只聽一聲哀鳴,銀槍濺血,果真是一個處女。

由於目的只是檢驗一二,加上柳念初次破身不堪征伐,程明也沒耽擱多久,便在柳念處女小穴裡射出精液。

「局長真是作風威猛,行止果干呢」瑪麗在一旁誇讚道。

「呵呵,小馬,我這次來,其實還有一件事」程明收槍入褲,忽然提起了其他事。

「什麼事啊局長」瑪麗心中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聽人舉報,說你作風有問題,多次行賄」程明義正言辭的斥責道。

瑪麗大驚失色「冤枉啊局長,我可從沒這樣做過!」

「哼,有沒有得先去接受調查」程明抱起瑪麗,向門外走去,淫笑道「跟我到辦公室慢慢調查吧,在你懷孕之前,別想擺脫嫌疑」

看到瑪麗的下場,柳念步履蹣跚的走了出去,嘴裡說著「看來以後還是要認真工作才是正理啊」

「接下來,就到了本次家庭春晚的最後一個節目了,也是本次的壓軸大戲,敬請期待」李絲絲故意賣了個關子,走下台去。***********************************

等幕布揭開,大家也都知道了,最後一個節目,就是由程明表演,主持人朱迅輔助的魔術表演——《精液都去哪了》。

「各位觀眾朋友你們好,我是程明,來自世界調製模式的魔術師」程明彬彬有禮的向台下鞠了個躬,引得台下眾女笑個不停。

「我想程明先生的大明,喜歡看催眠小說的朋友應該都不算陌生,那麼今天就由他為我們帶來一場精彩的魔術表演——精液都去哪了?」朱訊華麗的脫下外衣,全身只穿著高跟和絲襪站在台上,可見身上染著六個大字【精液都去哪了?】「好,我們廢話不多說,直接進入正題吧,請朱訊小姐來進行第一步」程明也脫下褲子,大馬金刀的坐在台上佈置的太師椅上,肉棒高高聳立。

朱訊柔順的跪在程明胯下,含弄起肉棒來,她的口舌功力不俗,弄得程明也非常爽快,很快便在她口中射出,但令人奇怪的是,朱訊張開嘴,居然一點精液也沒有,相反,她屁股後面的小菊花裡流出不少精液!

「這可真是奇怪,為什麼在我嘴裡射出的精液會從後面出來呢?」朱訊好奇道。

「這是我祖傳的特殊魔術,要想一探究竟,還要繼續展示,下面就用你的小菊花好了,剛才有精液流出來,正好連潤滑都省了」程明提出要用朱訊的菊花,朱訊也並不反對,轉過身背對著程明,獻出雛菊。

程明肉棒猛然一刺,插入朱訊後庭肏幹起來,本來她緊窄的谷道無法容納程明的龐然大物,但是在世界調製模式的偉力下,這都不算事,很快朱訊便在程明的動作下得到快感,漸漸適應起來。

相比於正常女性陰道,後庭要緊窄的多,也讓程明受到了更強的壓迫與刺激,在狂轟濫炸一會兒後,不再堅持,射出了第二發精液。

令人奇怪的是,眾女拿著手電筒在朱訊菊花裡觀察許久,仍未發現精液去哪了,反而她的小腹略有鼓起,一按之下,陰道內有精液溢出。

「這次居然到我那裡去了」朱訊笑道「這魔術可真神奇,程明先生,請您插我的小穴試試看,看這次精液會去哪兒?」

面對這一請求,程明自然恭敬不如從命,把朱訊抱在懷裡,挺槍入洞,不斷抽出插入著,旁邊兩台攝像機對準二人結合處,完整記錄下來所發生的情況。

抽插許久,程明猛然抵住朱訊身體,把股股濃精注射入內,可拔出肉棒後,大家一看,裡面居然還是沒有精液的存在,那精液去哪裡了呢?

「哎呀」旁邊的翟穎面色一變,捂著微微隆起的小腹,有點彆扭的說道「我的肚子怎麼忽然這麼漲?」

程明伸手把她也攬到懷裡,一一脫下她身上的衣服,把她和朱訊一樣只著絲襪赤裸的展現在大家面前以便見證奇跡,然後在她小腹上一按,許久精液從小穴裡流了出來,灑滿一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朱訊一頭霧水,不知從自己身體裡射出的精液為什麼會到翟穎小穴裡。

「有了」翟穎眼珠一轉,想到一個主意「朱訊,我們用腳為程明先生足交,這樣不就可以親眼看到他射精了!」

「好主意!」朱訊一聽大喜,連忙脫下鞋子,與翟穎一起分坐程明兩邊,用兩人四隻絲襪玉足踩在程明肉棒上搓弄。

在眾人目光灼灼下,程明的肉棒受到刺激變得越來越大,最後漲到極限,熾熱的氣息讓朱訊翟穎不由自主的小臉通紅,但還是努力用雙腳服侍著這根棒子,探究其中奧秘。

「程明先生,你就射給我們吧」翟穎久弄無功,有點心急,朱訊也一併求道「是啊,程明先生,就當給大家一個新年禮物」

程明看著台下眾女期待的眼神,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好,那就給大家一個新年禮物」

說著,肉棒猛然挺動,在四隻玉足夾揉下抽搐幾下,明顯是有大量精液射出,但詭異的現象出現在大家眼前,肉棒只上,四腳之間,無一絲精液出現!

正在大家奇怪的時候,忽然有人驚愕的發現,自己的嘴裡不知何時多了許久粘稠液體,回顧旁邊的親友,發現皆是如此,一個個嘴角流出精液,又盡數舔去,吞下。

「這個魔術……真是奇妙啊」朱訊感慨道。

翟穎也心有同感的點點頭「有時間一定要向程明先生再次請教魔術」

「春晚結束了吧」觀眾中有人這麼說著,這些觀眾都是程明請來的附近居民家中美麗女性,以及自家親友(女),程明請她們過來自然是有特殊意思。

「哈哈,不要急,誰說春晚只有節目表演的,還有互動嘛」說著,本次春晚最大的明星和表演者程明化身餓狼,向圍觀群眾們撲了過去……

在觀眾演員互動的歡快氣氛中,結束了這次愉快的家庭春晚。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