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媽的唇穴

舅媽眼鏡是桃杏的眼,還帶著一副眼鏡。說話時,總愛不自覺的扶扶眼眶。

世界就是那麼大,又那麼小,上帝每天都很忙,至於美女他老人家就別出新裁做那麼幾個模子,然後就心情爽了,就把人仍進這個模子,那麼這個人就成了美人。如果非叫我把她跟那個島國女優比擬,我想北條麻妃再適合不過了。但雖然說你是美人坯子,但出生很重要。所以為啥央視的某思思,還有波多野結衣長得那麼像,卻各自出路不一樣。舅媽的出身就很好,老爸也是某局領導,所以舅媽一畢業就被安排進了學校裡當老師。

那是一年漫長的夏天。我大學暑假放假來到了舅媽家。夏天是燥熱浮躁的夏天,人易衝動,是因為性易衝動。所以各位炮友我敢打賭夏季是約炮成功率最高的季節,可有些故事總是有些憂傷,你以為抓住了一隻知了,就抓住了整個夏天;以為射了女友一臉的精液,就牽手了她的一生。其實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舅媽為我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穿著圍裙的少婦,微笑著對我說:「來了,森森!」

對,我叫林森森!8個木頭。父母給我起名起的真有先見之明。沒想到22歲的我,陰毛已經爬到了肚臍眼,每次雞巴勃起時,也都是如訥木般贏,卻如蛇般靈活。

突入起來的這個畫面,我突然想起島國愛情動作片的某個剪影。接下來,會不會舅媽去廚房,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摸著舅媽的大腿,然後找準重點一個猛插,插入她的心花呢~ 「森森,森森」舅媽叫著我。我說:啊!

我被舅媽推了進去。舅媽說,今晚你舅舅加班!不回來!我就給你做點好吃的!

此番正中我下懷!

舅媽在廚房做飯,我坐在客廳看著大電視很是無聊。看著舅媽與舅舅的那張掛在牆上的婚紗照。我起了色心。左看右看,就把生殖器拿了出來,我迅速套弄著我的陰莖。並向陰莖吐了口吐沫。我聽著廚房的動靜,又注視著舅媽身穿雪白婚紗,腳穿水晶高跟鞋的照片。心想舅舅可真是享福了,這麼棒的少婦怎麼被他肏了。就在我巫山雲雨想入非非的時候,突然沙發上一個手機響了。舅媽也趕忙從廚房裡走了出來,那時我心中一緊,見此時已經來不及,速度在茶几上拿了塊報紙蓋在了雞巴上。那個堅挺挺的雞巴還不會來事,依然那麼一柱擎天,把平平的報紙都撐起來帳篷。舅媽出來了:「森森啊!我手機響了啊!」「是是是!舅媽!」我臉紅著。

舅媽盯住了我那張報紙。我低頭我一看。。我操!報紙放反了。

舅媽彎下了腰!

我操!就要拿開報紙了。我完了!雖然很想讓舅媽看自己的雞巴,很想用森森的雞巴干舅媽,滿足舅媽。但一旦真事上就沒那膽了!

報紙被舅媽拿開了。我挺挺倔強的雞巴直插雲霄。舅媽看見了嚇了一跳,撫了撫眼鏡框。撅起了她厚厚的紅唇,把嘴鑲嵌在了我紅亮的龜頭上,吸啊,吸!

我被她弄得全身痙攣,一小心就射了。射到了她的眼鏡框。她擦了擦竟然和沒事人似的,又回去做飯了。

好冷,好霸氣洩露的舅媽啊!不愧是高幹子弟出身,竟然不動神色的就把我給肏了!佩服!佩服!

我突然聽到了手機鈴聲,從神遊中靈魂回竅。舅媽還在那裡炒菜,抽油煙機嗡嗡地響。原來沒有發生什麼。只是我的手黏糊糊了。

我擦了擦手,還聞了下手上的腥味,打開一看,有一條微信消息:」婷婷!主任命令你脫下褲來,讓我立即插入!「我很是驚訝,翻了翻舅媽與這個人的聊天記錄,原來這個人一直在跟舅媽纏綿,卻沒真正得到過舅媽,倆人也沒互相發過照片。但舅媽卻很喜歡跟這個人文愛。聊天中提到,舅舅的性無能。我為舅舅惋惜,卻又為自己感到幸運。

我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開起了自己手機與舅媽手機的藍牙,下載下了這個人的頭像,並將自己約炮小號各種暱稱簽名模仿這個人。索性是這個人的這個號也是約炮號,朋友圈裡什麼都沒有。

我把這個人從舅媽微信號裡刪了,轉而加上了我。幹著一切時,我都心驚肉跳的。但腦海每當浮現舅媽下體淫水肆虐,那滿足的表情與迷離的眼神我就又鼓起勇氣做了。

終於一切準備妥當了。

這是一場情色的陰謀,我相信我會向主任一樣拴住舅媽這條母狗,讓她伸著舌頭在舅舅面前吸吮著我雞巴。但一切要小心為妙。我不能與舅媽說太多的話,以免讓她察覺我不是那個人。我也不敢保證那個人會不會再加上我舅媽。所以我要忍耐與更加小心。」這是一個最好的年代,這是一個最壞的年代;我們智慧矍鑠,我們愚昧無詞「狄更斯在《雙城記》中如斯寫道。但萬萬沒想到,那個向我舅媽發送性指令的人,竟然是……

我以為我射了那個姑娘一臉精液就牽住了她的一生,我以為我在佈局舅媽,原來我只不過是盤中一棋子…………

 

 

 

 

 

 

(未完待續)

舅媽為我夾著菜。舅媽做了好多美味,其中包括魷魚炒韭菜,還有一盤牡蠣。我看著低頭埋在飯碗裡嚼食的舅媽,暗自覬覦著他。看著那搭在金絲眼眶旁的一縷縷絲發。暗想著,喝,給我上壯陽的菜啊!這是在暗示我嘛!當我目不轉睛地看著舅媽那肥妹的乳溝時,舅媽忙抬起頭來,與我眼神一撞。我臉紅了起來。舅媽反而調戲地問道:「森森!看見呢!」「沒什麼」我說道。舅媽又問:「在學校有沒有談女朋友啊?」我暗自心想著:「女老師都玩了四五個了,一到年終就給我發各種獎學金,還女同學都是我的性狗。」我說:「沒!現在談也沒意思。各種不定因素,也就是跟自己找個玩伴。不如多交朋友,多跑跑圖書館。舅媽!你沒聽過嗎?誰是誰的老公,都是臨時工!」舅媽扶著小嘴呵呵笑了起來。我知道那只纖細的手後邊是一張撅著的小嘴,比小穴還要溫暖的小嘴。

我大學英語老師李老師給我說過:嘴翹的女人,性慾都很強。李老師也是性欲強的人。我與她能通姦,多虧了院主任那60歲的老頭。有一次我中午執勤,在看了幾條黑絲,肉絲大腿後,突然性慾大發轉到了教學樓- 1層的倉庫。突然聽到了幾聲呻吟的聲音。我尋著聲音找去。看到居然60多歲的王主任跟年輕的李老師正在做愛。李老師跪在地上,王主任就拽著王老師的手,使勁往上抽送。好像抽送沒多長時間,王主任就射了。李老師一下子跌到在地。卻意猶未盡的感覺。王主任提上了褲子,說:賤狗!明天讓你受處分的侄子來上學吧!讓他以後老實點別帶著學生會那幫孩子瞎胡鬧。不然我不僅插你還插他女朋友。」王院長出來了,我趕忙躲了起來。

我走進了那間小屋,李老師還坐在地上用手指摩擦著自己的小穴。老師要不要爽爽啊!我掏出那個早已漲的不行的雞巴指著李老師說。

李老師見了我十分驚訝,對我說:「林森你不要說出去啊!老師也是被逼無奈的。」

「是嘛!那先讓我看看你怎麼個逼啊!過來,賤貨來給林森同學深喉!」

我見李老師不為所動,大步邁過去就給了她三個耳光。最後我射在了李老師喉嚨裡,李老師嘔吐了起來。

想到與李老師的經歷,我突然獸性大發,想把舅媽按在餐桌上干死她。把米飯菜都倒在她身上。

我與舅媽逗樂起來,我跟他講了很多大學有趣的生活。漸漸我們聊的開了起來,最後一我給她說,我們宿舍每週五晚都比賽打飛機。舅媽問我:打飛機是什麼。我心想著:裝逼!整天跟人家在微信上文愛都不知道打飛機是什麼嗎?我直接暴力美學說:打飛機!就是男人手淫擼雞巴!舅媽並沒有臉紅,而是讓人感覺很滿足似的:奧了一聲又問:那森森是不是常常贏啊!

我說那是必須的!

「森森,你要好好愛護自己。不然等你結婚後你就知道啦!好啦!不跟你聊了!去看電視吧!」

我本想向下鋪展,可沒想到舅媽這個騷貨欲言又止,清純與風騷共同賣弄!

晚上我睡在姐姐的臥室裡,居然翻出了女性看的黃片。真心不好看。心想看來,姐姐和舅媽可以一起開發嘛!拿出姐姐的內褲我套弄在自己的雞巴上開始摩擦,突然一股熱湧精液翻滾而上,射了姐姐一內褲。

我趕忙掏出了手機看著微信。心想要不要跟舅媽發一條信息,試試水。沒想到遲疑間,舅媽反而發來了信息。

「兵兵,又在肏你媳婦嗎?不陪我啦!」

看來對方叫什麼兵,結過婚的人,舅媽也知道他有婦之夫,是在跟他玩偷情,且不太介意對方媳婦的存在。

「是啊!親愛的!我媳婦說你也一起來雙飛呢!」

「哼哼!別理我了!」

不由得我熱血沸騰。突然掏出雞巴開開檯燈,照了一張雞巴的特寫照片。手打著:舅媽!外甥的雞巴大不大啊!轉念一想趕緊刪了去:寶貝,哥哥的雞巴大嗎?

「哇!哥哥!怎麼這麼粗了!一點也不像你啊!」」小少婦,想舔嗎?」」想吃了!「」來,叫幾聲給我!「舅媽給我發來了淫蕩的語音,發著春。此時此刻,我想一牆之隔的她在床上是多麼的淫蕩。一定是M形的姿勢,真想一下子推開門,問她要手紙。然後揭穿她,把她肏死。

我給舅媽發著語音,然後踱步到舅媽的門前。我說:寶貝,你敢不敢開開你的臥室門。哥哥就在門外翹著雞巴想肏死你。」別逗了!你個二貨!「快來開門,騙你我舉而不堅!「我心裡砰砰的跳著,聽見舅媽在瞪拖鞋的聲音。馬上門就要開了,我一定會捂著舅媽的眼睛,然後一下子把雞巴對準舅媽的淫穴插入進去。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