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的醉酒小女孩

夜。

火車上的夜。

長途火車上的夜。

在火車上已經窩了一整天的人們漸漸都開始覺得疲倦,早早的入睡了,龍禮窩在軟臥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身體裡一股莫名卻熟悉的焦躁感讓他輾轉反側,腦海裡不斷的浮現出一些曾經有過一段的、或者意淫過的漂亮女生。

牛仔褲上熾熱的氣息都快把龍禮燒死了,小弟弟一跳跳的抗議著,頂得原本就貼身的牛仔褲,竟是撐起了一個小小的縫,龍禮是又痛又難受。

龍禮終是有點忍不住了,時值八月,學生潮已經過了,不年不節的,火車上的人不多,原本應該是四人的軟臥包廂裡只有龍禮一個人,乾脆讓小弟弟出來釋放下吧。

出於安全考慮,龍禮還是扯過被子虛掩著,這才解開了牛仔褲,可還沒等有所行動,包廂的門卻被突然被打開,嚇得龍禮下意識的拉起了褲子。神色有些慌張的看著剛走進來的人。

卻是乘務員攙著一個看起來才十七八歲學生模樣的妙齡少女走了進來,和龍禮解釋說,這個小女孩原本是在軟座車廂的,不知道為什麼喝醉了,在那鬧騰,乘務員看不下去了,想著軟臥還有空鋪,就給扶過來,先讓她在這休息一晚上,讓龍禮也幫忙照看著。龍禮一疊聲的答應著。乘務員把小女孩放在龍禮對面的空鋪上,又交代了幾句,就走了。

龍禮坐在自己床鋪上,看著半米外躺在床上的小女孩。這小女孩一頭俏麗的短髮,斜斜的劉海,面容五官看起來頗為清秀,有點張含韻的可愛感覺。

此時那小女孩半躺在床鋪上,乘務員臨走時倒是好心的幫她把衣服整理好,被子蓋好了,可是小女孩可能喝了酒,覺得熱,一下又給掙開了,在狹小的臥鋪床上不舒服的扭動著,有些生氣的樣子。這一掙扎,那小小的被子立馬就滑到地上。

這下子差點把龍禮的鼻血給溝出來!只見那小女孩穿著一條蘋果綠的吊帶連衣裙,往右邊微側著身子半躺著,左腳彎曲著靠在左邊的車廂上,右腿放平。原本應當是恰恰在膝蓋往上的裙擺此時在小女孩的掙扎蹬腿下立馬直接褪到了大腿根處,隱約看見了一絲白色的純棉小內褲。靠床沿的右肩吊帶也滑落了下來,露出小半個白色的少女內衣,少女發育中的胸部不算太大,但是白嫩細膩,自有一股青春的氣息,更加的誘惑。

龍禮立馬彎了下腰,以免突然的衝動導致「骨折」。他嚥了口口水,鬼使神差的往前跨了一步,蹲在了少女床前。

近在咫尺的少女因為喝了酒,此時面色泛紅,呼吸有些粗重急促,一股股微香帶甜的氣息幾乎可以撲到龍禮臉上,小小的胸部隨著粗重的呼吸上下起伏著,淺淺的乳溝卻讓龍禮一下子深深的陷了進去。

龍禮試探性了叫了一聲:「嘿,小妹妹。你沒事吧?」

小女孩卻只是嘟噥了一聲,依然閉著眼睛。

龍禮覺得口乾舌燥的,呼吸變得和小女孩一樣急促。他嚥了口口水,又試探性的推了推小女孩,這順手一推,卻剛好推在了小女孩赤裸的大腿上,入手處少女的肌膚細膩滑嫩,微帶著涼意,龍禮竟是忍不住輕輕的又滑動著撫摸了一會,見小女孩還是沒有反應,開始把手一點點的往上移。

龍禮邊緊張的看著小女孩,右手邊慢慢的順著小女孩的右腿往上移,一點點的,移到了被撩至大腿根處的裙擺處,手指已經碰到了小女孩那純白色小內褲的邊緣。龍禮的心砰呯的跳著,終是沒有忍住,大著膽子把小女孩的裙擺又往上拉了點,這下子小女孩的整個私處都暴露在龍禮眼前了。

只見小女孩下身穿著一條純白色的純棉小內褲,穿得有點緊,兩腿交叉處清晰的印出一條小小的縫隙,陰阜部位微微隆起,想來是被小小的陰毛撐起來的,兩根黝黑的細小陰毛還調皮的露到內褲邊緣外,印著少女雪白的大腿,格外的刺目。

龍禮死盯著少女最私密的地方,看了許久,嚥了口口水,這才把目光又移到了少女的胸前。少女的吊帶連衣裙此時已經滑落半邊,龍禮伸出手去,將那連衣裙又往下拉了些,直至露出了少女的整個右胸。

小女孩穿的是無鋼圈的少女內衣,由於是盛夏,還是輕薄款的,隱隱的有些透,甚至可以看到微微凸起的乳頭。龍禮大著膽子輕輕的把內衣肩帶也拉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把內衣往下拉,慢慢的,小女孩的右胸就俏麗的赤裸展現在龍禮面前了。

小女孩的內衣屬於完全輕薄的,沒有墊任何東西,所以剛開始看著感覺胸部不大,脫掉內衣卻是給了龍禮一個大大的驚喜,只見少女的乳房跟一個大大的紅富士一樣,渾圓堅挺,一個小小的花生米一樣大小的粉紅色乳頭半軟半挺著,淡淡的肉色偏微紅的乳暈,看著像個小草莓似的,香甜誘人。

龍禮覺得渴得受不了了,他需要一點東西解渴。於是龍禮伸出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俯下身子,輕輕的,溫柔的含住了少女的乳頭,輕輕的吸吮著,嘶咬著,右手繼續在少女赤裸的大腿上滑動著。

這個醉酒中的少女名叫小鹿,高考沒有考好,不能和男朋友去同一所大學,所以心情一直不好,在家裡悶了大半個月,這次終於受不了,瞞著家人一個人悄悄跑出來,隨便挑了個車次就出發了,連目的地是哪裡她都不知道。

到了車上,一個人悶了一整天,到了晚上餓得受不了了,才去餐車吃了點東西,一個人吃飯越吃越難過,就叫了幾瓶啤酒,可是從不喝酒的小鹿哪裡知道酒的厲害?一瓶啤酒沒有喝完,整個人就暈暈乎乎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這會兒的小鹿感覺自己應該正躺在一張小床上,感覺上有點像男友出租房的小床,小得舒展不開身體,有一股熾熱的氣息正在吸吮自己敏感的胸部,這感覺很熟悉,像是男友,酒精的麻醉和身體的快感讓小鹿覺得整個人渾渾噩噩卻又飄飄欲仙,身體像過電了一樣的,一陣陣的酥麻,她開始下意識的扭動著身體。

那大腿上的手挑開了自己的小內褲,正在揪著自己稀疏的陰毛,那一下來回梳理,一下輕輕扯動的手法應該就是男友了,嗯,他老是喜歡這樣觸摸自己,雖然從不曾跨出過最後一步,但是該有的親密,倆人早已經有過多次了,只是商量好了,等一塊考上同一所大學了,就把彼此的第一次交給對方。

果然,在撫摸了一會自己的陰阜後,那手又滑到了自己的兩腿之間,小鹿知道那熟悉的快感又要到來了,配合的微微張開了雙腿,一根粗長的手指滑到了自己的秘密花園,那裡不知什麼時候早已經一片濕滑了,那手指像割開奶油一樣的劃過,瞬間就分開了兩邊小陰唇,如果此時小鹿脫掉內褲,分開雙腿,你就可以看到,那塊處女地其實已經渴望得微微的張開了小口。

那手指熟練的在小鹿的陰部滑動著,很快整根手指都沾滿了小鹿的愛液,那手又微微的往下探了些,手指順著那小洞口滑了進去,探進了半根手指,開始慢慢的抽插。

「啊~ 」小鹿輕輕的呻吟出聲,正在邊吸吮著少女乳房邊撫摸少女陰部的龍禮以為小鹿醒了過來,嚇得趕緊停了下來。小鹿感覺胸口的快感停止了,馬上不滿的嗯了一聲,閉著眼睛攬過龍禮的頭往自己的胸口壓。「來,快點,我給你,什麼都給你,不管什麼大學了,什麼都不管了,我給你,現在就給你,來!」

龍禮一下被按進小鹿彈性極佳的乳房中,那香甜的窒息感讓龍禮差點就射了出來!聽到小鹿的呢喃,龍禮哪裡還受得了,嘴上用力吸吮著小鹿的乳頭,右手開始拉著小鹿的內褲往下扯,迷迷糊糊的小鹿微微的抬起了屁股,配合著讓龍禮脫下了自己的小內褲。

龍禮脫掉小鹿的內褲後終於戀戀不捨的「鬆了口」,離開那讓自己癡迷的少女乳房,低下頭來,看著少女赤裸的下半身。

只見小鹿的陰阜上一片小小的倒三角形的黝黑陰毛,剛才被自己一頓亂扯,顯得有些凌亂,卻有著別樣的性感。微微張開的雙腿之間,一隻粉嫩漂亮的小鮑魚此刻已經張開了翅膀,微微的張著小口,那兩張粉色的小陰唇真如蝴蝶一般扭動著翅膀,看得龍禮又是嚥了大大的一口口水。

龍禮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子,把頭埋在了小鹿的兩腿之間,一股處女的幽香混雜著淫迷的氣息讓龍禮瞬間失去了理智,他抱著小鹿赤裸的雙腿,貪婪的對著小鹿的鮑魚吸吮了起來。

迷糊中的小鹿終於感受到了熟悉的快感,男友最喜歡這樣讓自己歡喜了。果然……嗯……好好……好舒服……我也要,讓男友舒服~ 「嗯,我,我也要吃,要吃~ 」

龍禮聽見小鹿這樣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喘著粗氣好不容易讓自己離開那粉嫩的小鮑魚,在床上往前爬行一步,跪坐在小鹿面前,解開了自己的牛仔褲,連著內褲脫了下來。被憋了好久的「小龍禮」一下子彈了出來,戳在小鹿面前一跳一跳的。

迷迷糊糊的小鹿感覺「男友」已經靠近自己了,雖然依然睏倦得睜不開眼睛,小鹿還是習慣性的往前撐了下身子,靠近那熟悉的男性氣息,用雙手握了下,嗯?怎麼感覺大了些?看來男友也很興奮呢。渾渾噩噩的大腦分辨不出許多了,只是習慣性的微微張開了小嘴,咕嚕一聲,將龍禮的龍根一下含了進去,開始吃冰棒一點的吸吮吞吐。

這一下把龍禮舒服慘了,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漂亮美少女正忘情的幫自己口交,興奮得龍禮一下就失控了,憋了半天的龍禮不管不顧的按著小鹿的頭快速的抽插了幾下,憋了好幾天的精液一股股的噴射到小鹿的小嘴裡!連續射了好幾波才停下來。頭被按住的小鹿嗯嗯的不滿反抗著,卻沒有辦法,只好大口大口的將這熟悉的東西吞下去,雖然從來沒有試過,但是就當遷就「男友」一回吧,味道……有點怪……但是還不錯咧。

射爽了的龍禮依依不捨的把小弟弟從小鹿嘴裡褪了出來,迷迷糊糊的小鹿舔了舔唇角的精液,卻對著龍禮說:「來吧,我給你~ 」說著往下平躺了下,把一雙漂亮的雪白大腿彎成了個M形,擺出了一幅任群採擷的樣子!

這下子龍禮哪裡受得了!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雖然剛剛射過精,卻還沒有軟下來,這一下子就更是硬得受不了了!

龍禮趕緊下床,三兩下扒掉了自己的牛仔褲和內褲,一下趴在了小鹿身上,對準了位置,狠狠了一下插了進去!龍禮的小弟弟上還滿是自己的精液和小鹿的口水,加上小鹿早已經動情,下身早已經是一片汪洋,所以龍禮插進去的時候倒是很順利,很滑溜,但是隱約的,還是感受到了一點不同尋常的阻礙。

「啊~ 痛!痛!」小鹿感覺下身一下被撕裂了一般,雖然男友也經常用手指抽插過自己的小洞,但是畢竟這個可是比手指大上太多了啊!處女膜的破裂讓小鹿了下子痛得受不了,趕緊用雙手抵住了龍禮的腰,不讓龍禮動!

龍禮嚇了一跳,處女?!臥槽,哪有這麼好的運氣?!

龍禮一時也不敢再動了,只是溫柔的把小鹿的吊帶拉到了胸部以下,雙手輕輕的揉捏著小鹿那剛剛好一手掌控的乳房。

溫柔的動作讓小鹿的痛感慢慢的消失,抵著龍禮腰間的雙手也慢慢放鬆,開始變成環抱著龍禮。

龍禮感覺身下的女孩已經開始慢慢適應,加上自己也忍得難受,便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

不知道是年齡的關係還是處女的關係,小鹿的陰道非常的緊湊,像張小嘴似的緊緊吸著龍禮的小弟弟,而且陰道裡面好像還有一層層環狀似的有些粗糙的東西,抽插間摩擦起來更是給了龍禮難以言喻的快感,龍禮越來越舒服,不禁抽插得越來越快,手上揉捏小鹿乳房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而迷迷糊糊的小鹿卻是另一種感受了。忍過了剛開始的那一下劇痛,慢慢的,下身開始傳來一陣酥麻卻舒服的感覺,整個肚子感覺空空的,「男友」的每一下抽插都將那種酥麻的快感疊加一分,很快,小鹿就感覺自己像飄起來了一樣。原本「男友」用力捏自己的胸部還會覺得有點痛,現在覺得好舒服,越用力越舒服,好想他再用力一點,啊,再快一點。

初經人事的小鹿在酒精的麻醉下完全放棄了矜持,開始細心的體會著做愛的樂趣,緊緊的摟著「男友」任「男友」在自己的體內衝撞,感覺自己像在海浪上一般,被沖刷,被搖晃,被送上了雲端。

龍禮此時也是舒服得說不出話來了,少女的肉體激發了他體內最原始的慾望之火,他腦海裡面此時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不停的衝刺!衝刺!衝刺!

終於,在兩人「專心投入」的共同努力下,快感疊到了一個高點,小鹿迎來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真正做愛的高潮!這是比以前男友用手、用嘴給自己快樂時更加享受的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小鹿只能是緊緊的勒著還在自己身體中的男人,全身顫慄、顫抖著,雙腿不自覺的夾緊!夾緊!

小鹿的高潮龍禮感受得非常清晰!少女原本就緊湊的陰道此時更是陣陣的律動,緊緊的夾著龍禮的小弟弟,讓龍禮幾乎抽插都困難,卻是更激發了龍禮的欲火,開始奮力的快速抽插,這高度的快感讓兩人都很快憋不住了,幾乎同時「啊~ 」了聲,徹底的釋放了出來!

高潮過後的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身體緊密的相連著,享受著一陣陣的余味。鬱悶了許久的小鹿此時終於在疲倦和酒精的作用下香甜的沉沉處去了。

龍禮看著身下這個終於熟睡的小女孩,卻是開始逐漸有些清醒了。顯然這個小女孩是喝醉了,而自己是趁人之危了。沒有得到滿足之前,色慾控制了龍禮的大腦,讓他什麼都沒有去想,此刻慾望得到了徹底的滿足,人也清醒過來了,龍禮開始想,怎麼辦?

龍禮輕輕的掙開小鹿緊緊抱著自己的雙手,又緩緩的退出那溫熱的天堂,原本就已經半軟的小弟弟了拔出來,就看見微微張開小口的鮑魚內一下流出了大股乳白色的精液,還混雜著一朵朵洇開的梅花。再看著自己龍根處的血絲,龍禮苦笑了下,運氣還真好,還真是處女,這下可就麻煩了。

龍禮小心翼翼的拿來紙巾,先幫小鹿把下身擦拭乾淨,看著那粉嫩的小鮑魚因為自己剛才的衝撞變得有些紅腫,龍禮不禁又是一陣眼熱,卻是不敢也不忍再去欺負小鹿,只是溫柔的幫她把內褲穿好,又幫她把裙子整理好,輕輕的搭上床單,看著小鹿安靜的睡去。

坐回自己床上,安靜的看著對面熟睡的小鹿,龍禮思索了許久,卻終歸還是沒有勇氣去面對明天醒來的小鹿,他不知道怎麼樣解釋。所以,在半夜火車依靠在某個小站時,還沒有到達目的地的龍禮,悄悄的下了車。

站在站台上,看著火車慢慢的駛離,龍禮不禁感慨萬分,姑娘,保重!

【完】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