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川與少女們(特典·妹妹篇)

特典

「死豬頭,你真是說話不經過大腦啊!尤其是發情的時候呢…讓我不高興一次就彈5下!而且是頂部!想好了!現在是之後的四下喲~」森川梓左手握住哥哥的小雞雞,使它不能移動,右手在頂端彎曲著手指。

「不要!…嗚啊…」森川楓見狀慌忙的伸手想阻止妹妹,卻被她搶先在小雞雞頂部結結實實的彈了下去,森川楓被彈得全身一縮。

「豬頭哥哥你最好別用手喲…喔哈~用手就不可能有機會啦~」森川梓笑著對哥哥說著,手上卻是毫不留情的繼續彈了下去

「嗚啊!!小…小梓呃…啊!求求你,小梓求你了…別再彈了,好疼,我受不了啊…」再次被彈了一下的森川楓因為心裡明明是喜歡妹妹的感情被誤解而被欺負的委屈與小雞雞被妹妹彈到受不了的疼痛眼淚流了出來,苦苦哀求著妹妹不要再彈快要壞掉的小雞雞卻發現依然沒有作用。

「吶~變態哥哥現在的樣子很可憐啊~居然被我欺負到哭了呢,還好只有兩下咯,再忍受一下就好啦~雖然我也不太忍心,但是懲罰是必須進行的喲~不過我發現欺負你的時候果然是很有趣的啊~哼哼~」森川梓握著哥哥的雞雞蓄力般的彎著手指,扭頭看了一眼流著眼淚的哥哥,手上一放,清晰的看見哥哥眼珠一突,聲音從嘴裡傳出,接著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森川楓只感覺雞雞頂上傳來一股劇痛這疼痛令自己的身體再也無法忍受,不受控制的進入了休克狀態

「嗚…哥哥,哥哥…」森川梓因為哥哥的昏迷後悔不已,哭著叫著哥哥,想他快點醒過來。

「嗚…小梓不要,不要再彈了,好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我明明這麼喜歡你的,哪有欺負你啊…」森川楓無意識的喊著令妹妹心裡高興卻更加自責的話。就算被自己折磨到暈過去都沒有反抗的哥哥又怎麼會欺負自己呢?

醒過來的森川楓看見妹妹趴在他身上,驚恐的縮了縮腿,並不知道已經說了話的他慌忙帶著哀求的語氣開口

「對…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欺負你的…啊,還有,那句話我說『我是對森川梓發情的豬頭哥哥』…嗚…求你別再彈了」森川楓害怕的表情清晰的寫在臉上,將妹妹要求的一切都承認,以此祈求她不要再彈自己。

「…不…不用了,那個…我不會彈了」森川梓有些羞愧的接受著哥哥的道歉,哥哥昏迷時說的話可是與現在不一樣啊,這麼怕自己嗎?

「啊…說好了的,嗚…我幫你吧…」森川梓想起來了答應哥哥的話,上身探過去帶著羞紅的臉色就要解開哥哥的褲帶,不過這舉動卻讓森川楓見了鬼似的。

「啊!…別…嗚…我是說不用了,我自己就好,對不起…是我提的奇怪要求,不要再懲罰我了…」森川楓整個人驚恐的迅速彈開了一截,讓自己與妹妹保持一小段距離,畢竟妹妹的懲罰自己可是直接疼暈過去了啊。

森川梓愣了愣,看著哥哥帶著淚痕的臉上全是恐懼的樣子,心裡有些難受

「對不起…哥哥,吶,我是真的來幫你解決的,我也知道哥哥你對我的珍惜啦~不用這麼害怕的~」森川梓帶著俏皮的語氣安慰著哥哥,哥哥明明之前還這麼祈求自己的,現在就算還豎著都不敢讓自己觸碰。森川梓想著這些,對自己之前失去理智的欺負哥哥的舉動更是後悔,哥哥現在可能被自己一碰小雞雞就會害怕得縮起來了吧。

「嗚…真的不用了,對…對不起,都是我太任性了…」森川楓因害怕無法拒絕妹妹再次失去理性惹她不高興而受到過分的對待,偏過頭不敢看她

「嘛~嘛~哥哥這麼怕自己妹妹可是很丟臉的喲?我還需要哥哥保護吶~這麼怕我還怎麼保護我呢?」森川梓緩慢的靠近哥哥,看著他害怕的表情心裡一痛,將手輕輕的放在他的臉上,他身體一顫後似乎是因為妹妹的話而努力克制住了自己想要躲開的樣子。

「哥哥不要怕…對不起啦~弄疼哥哥了……」

平復著哥哥情緒的森川梓看著哥哥眼裡的恐懼逐漸褪去,克制不住埋下頭,吻在哥哥的嘴唇上,頂開有些不明狀況的哥哥的嘴,與他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

「吧唧」

藕斷絲連般的津液連接於兩人之間,森川梓左手挑逗著哥哥身上自己所知道的敏感部位,一遍又一遍的親吻著他。

「小梓…」

森川楓眼神迷離的輕喚著妹妹,他對妹妹的抵抗力從來都是如此低下,所以說妹妹之前的實驗現在就顯得十分可笑了。(哼哼,我就是妹控,來日我啊)

「哥哥…變態的妹控哥哥,我可是你的實妹啊大變態…最喜歡你了…」森川梓眼帶愛意的趴在哥哥身上,右手再次滑向哥哥的下體,森川楓觸電般的縮了縮腿,不過並沒有反抗,任由妹妹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

「…嗚,果然臭變態的雞雞還是看不得呢,」森川梓坐回哥哥身上面向他的下體。

森川楓看著妹妹鴨子坐在自己胸膛上,漂亮的小腳穿著涼拖放在自己自己的耳旁,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伸出舌頭輕輕舔祗起了妹妹的腳後跟。

「啊…變態哥哥掩埋已久的足控之魂也出來了嗎?嗚…舔得好癢啊,大變態…」森川梓被腳上傳來的感覺嚇了一跳,扭頭看見原來是哥哥正舔著自己的腳,轉過頭,伏下身子,右手輕柔的握住他的小雞雞,左手在他受傷的頂部輕輕磨蹭著

「啊…啊~小梓別…別這樣蹭…」森川楓被蹭得有些難受,疼痛和爽快的感覺一股一股的接踵而來,刺激得自己有些受不了。

「…要不得的小雞雞啊,開始吐口水了呢。」森川梓這次聽話的拿開左手,卻發現手上已經有了哥哥的先走液,戲謔的看了一眼閉著眼睛舔著自己腳後跟的哥哥,埋下頭,懸停在哥哥的雞雞上方…

「…給對實妹發情的豬頭哥哥一點獎勵喲~」

森川梓在哥哥的雞雞頭上留下一絲絲唾液,接著如同不夠一般,猶豫的將哥哥的雞雞含進了嘴裡…

「嗚…不…不用這樣的小梓,很髒啊…呃啊…」森川楓驚詫的發現妹妹將自己的小夥伴含住了,正出言勸阻,卻感覺小夥伴的嘴巴被接連侵犯了起來。

「嗚啊…小…小梓,太…太過頭了,別…頂它好嗎?嗚…不要再往裡面探了」森川楓身體因舒爽而顫抖著。

「吧」

森川梓抬頭「原來哥哥對於尿道play很有感覺啊」她不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經在哥哥胸口上留下了一攤水漬「啊~如果不是才答應了變態哥哥不欺負你了還真是想找個什麼東西放進去,然後看看哥哥你的反應會有多激烈呢~…」

「不過,雖然可以不放東西進去,但是如果哥哥再阻攔我並沒有做得過分的事的話…我就會控制不住自己,變得奇怪起來了喲?」

「嗚…」

森川梓重新埋下頭含住哥哥的雞雞,用舌頭在頂部打轉,輕頂,緊接著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身下的哥哥回應自己動作般的嗚咽聲很有節奏的響著。

…(其實不會寫kj,所以跳過啦)

「嗚…小梓…小梓!我快…我快出來了…呃…啊?…」森川楓因為雞雞上的噴發感叫出了聲音,早已奇怪的妹妹聽到後用舌頭使勁的堵住哥哥的頂端,然後抬起頭迅速的捏住哥哥雞雞與蛋蛋的連接處,使哥哥只是將之前溢出來的jy流了出來,而其他的便被堵在裡面了。

「嗚啊啊啊…快讓我出來啊,小…小梓不要這樣啊~求求你快讓我出來…」森川楓因為快感被阻的難受感大喊著,雞雞的腫脹感無與倫比的強烈。

「哼哈哈…哥哥這叫聲真是讓我愉悅啊~」

「嗚…求求你了…不是說好了不懲罰我了嗎…怎麼這樣啊」森川楓感覺自己被騙了,到這裡還是逃不掉被妹妹玩弄啊。

「因為變態哥哥的表情實在是太有趣了呀~這樣吧,你先說一句『森川梓是我最喜歡的妹妹』來聽聽」森川梓此時的眼神其實很駭人,兩眼放光見獵心喜的樣子令人不寒而慄。

「嗚…森川梓是我最喜歡的妹妹啊!!」森川楓一邊吐著這意思要讓自己表達多少遍的糟一邊直接喊了出來。

「吶,下一句…嗯…『森川楓是最聽妹妹話的豬頭哥哥』」

「拜託了,這一定要是最後一句啊…森川楓是最聽妹妹話的豬頭哥哥!」森川楓身體開始發抖了

「好的,這句話我聽到了喲,那我讓你現在不許出來給我憋回去好嗎?」森川梓開心的笑了起來

「啊?!…不要啊,求求你了小梓,其他的事我都做,求求你讓我出來吧…」森川楓焦急的哀求妹妹不要這麼無情,雞雞已經快要爆炸了…

「好啦~我開玩笑的…說好了不欺負哥哥卻還是忍不住的妹妹我還真是言而無信呢~感覺哥哥也要憋壞啦,聽見哥哥說的話我很開心喲…」森川梓埋下頭重新含住哥哥的雞雞,鬆開手,激烈的液體從哥哥體內強力的噴發出來,森川梓努力吞嚥著哥哥的jy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眼帶愛意看著哥哥的她站起來,幽寂樹林傳來不遠處吹來的濕漉漉的海風輕撫在她的身上。

「我還不想結束呢,變態哥哥…」

「…」森川楓沒有回應的躺在地上恢復著自己疲勞的身體

「吶~哥哥,說好的什麼都聽喲~」森川梓笑著脫掉腳上的拖鞋,腳趾輕輕放在哥哥的嘴上使他的呼吸略微有些不順暢。

「變態足控哥哥,舔舔…」

森川楓詫異於妹妹的做法,不過還是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妹妹纖細的腳趾,嘴裡的鹹味自己沒有產生一絲反感。

「哥哥吶~雖然有些癢,但是意外的有些舒服呢~變態哥哥果然是有個變態妹妹的…」森川梓感覺自己酥麻的身體搖搖欲墜,扭頭活動活動卻發現哥哥的小夥伴居然再次立正,「…豬頭你跳我的腳居然能有反應啊。哼哼…」

「呃啊…」

森川梓挪開放在哥哥嘴上的腳轉過身子,輕輕踢了踢哥哥筆直向她致敬的雞雞,輕笑著用腳趾抓住雞雞的頭,左右晃動著。

「咕啊~…」

「變態不要發出女孩子般的叫聲啊,被妹妹用腳抓住有這麼興奮嗎?」森川梓一邊說著一邊將腳滑倒哥哥雞雞的底端,接著往後壓下來,貼在他的肚子上,然後壞笑著踮起腳尖,腳趾慢慢的劃過整個雞雞,使它彈了回去。

「呃啊~…」森川楓雞雞上傳來令他不住抖動的舒爽感覺興奮不已,明明妹妹是在用腳玩弄自己啊……

「哈哈哈…哥哥真是好笑呢~當之無愧的變態啊~吶,有這麼舒服嗎?」森川梓死死踏住哥哥的雞雞問著他

「嗚…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舒服」

「我的抖m足控變態哥哥啊~明明被我這麼踩在腳下碾來碾去的居然這麼興奮~」

「對不起…」

「啊…我也是這麼的興奮呀…話多起來了呢,不過僅對於哥哥而已啦~不用道歉喲?反正我也是明白哥哥這些變態體質的…喲?」

「呃啊?!…不要…不要這樣夾」

森川梓帶著惡意的夾著哥哥的下體,還不停的扭著

「哈哈哈…乾脆叫你姐姐好啦,不要,不要的叫著,真是好丟人的啊~」

「嘖嘖…哥哥還真是精力旺盛呢,不過被自己妹妹夾著就吐口水真是太羞恥呢…」

「嗚…我也不想…」

「吶…哥哥,今天這樣蹂躪你,你會不會討厭我啊?」森川梓踩在哥哥的雞雞上蹲了下來,森川楓難受得大張著嘴,看著妹妹做出令自己無法拒絕的楚楚可憐的表情只能先回答著

「咿…絲…不…不會的,啊!…小梓別這樣,呃啊…這樣蹲著扭會壞掉啊…嗚…」見哥哥做出回答的森川梓開心的笑起來,可是腳下卻是不老實的扭著。

「吶…哥哥,這樣舒服嗎?」

「不…不可能舒服的吧…呃啊!…舒服!真的!嗚嗚…要破掉了啊,不要扭了小梓」森川楓的雞雞頂部被森川梓踩在腳趾下蹂躪著,對於之前自己的承諾似乎已經過了有效期了。

「…嗚哇啊!求你了小梓,不要扭了…」森川楓快流淚的樣子驚醒了陷入自我中的森川梓,連忙將腳挪開,撫摸著哥哥的雞雞,觀察著有沒有受傷。

「嗚,對不起啊哥哥,不小心就這樣了……別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啊…」

「…就算不是懲罰也太疼了」森川楓有些痛苦的看著妹妹。

「吶~吶~哥哥最好了~給你獎勵喲…」

森川梓坐在了哥哥的雞雞上,將雞雞夾在哥哥的肚子和自己的下身之間

「自己實妹的下身貼在你的雞雞上了喲~妹控哥哥現在一定很開心吧。呃~嗚…腳也給你舔好了」

森川楓被妹妹刺激得腦子一片空白,妹妹帶來的疼痛與舒爽交織在一起轟擊自己的大腦,將妹妹的腳趾含在嘴裡輕輕吮吸著

「…嗚…變態哥哥的雞雞與舌頭…對不起哥哥…又要讓你看見不純潔的妹妹了…」森川梓迷離的雙眼充斥著的情慾此時達到頂點,踏在哥哥臉上略微抬起身子,久違的將哥哥的雞雞緩慢放進了自己的通道裡。

「嗚…臭變態快點吸我的腳趾,不許停!不然…不然我就起來了」

你會起來才奇怪呢…森川楓在內心吐糟著,嘴上賣力的取悅著上位的妹妹,將舌頭探進妹妹的腳趾縫中捲出些許污垢,猶豫著想要吐出去

「嗚哇…臭變態哥哥給我嚥下去啊,明明都舔這麼久了…」

森川楓有些不情願的看著妹妹,不吐也沒吞的樣子使森川梓有些不高興。

「…看來臭變態很討厭我的東西啊。吶,哥哥醬,請把舌頭放在我的腳趾間」森川梓嘀嘀咕咕的說著前面的話,又做出請求的樣子讓森川楓把舌頭伸出來。

「嗚!呃……嗚」

森川楓的舌頭一伸出去就被妹妹夾住不放了,被妹妹拉著舌頭腦袋不住的跟隨著移動的樣子實在是可笑。

「哈哈哈…真像小狗狗啊,是吧動物哥哥~」森川梓坐在哥哥的雞雞上開心的玩著,腰肢聳動著給自己和哥哥帶去無限的快感。

「變態哥哥…嗚…你也動啊」森川梓身體緊繃著,腳趾間無意識的用力把森川楓舌頭夾得不斷的發出無意義的呻吟聲,聽著妹妹的要求自己也開始快速的動起來

「呃啊…哥哥…臭變態,居然進入了實妹的身體啊,久違的感覺呢…」森川梓體力不支的騎坐在哥哥身上任由他活動著,下身決堤的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哥哥那被自己蹂躪得難堪不已的雞雞居然這麼厲害啊……

森川梓將腳直接插進了哥哥的嘴裡死死的將哥哥的腦袋頂在地上,感覺到身下哥哥的身體如同自己一樣的瘋狂緊繃著。

「嗚…又要來了,啊…貼心的…嗚…貼心的豬頭哥哥啊~…!」森川梓正說著自己快絕頂了的話森川楓便加快了速度,自己雞雞的噴發感同樣非常明顯。

「嗚…我也是喜歡和變態哥哥sex的變態啊,哈…嗯~…來了…嗚來了!來了!嗚哇……!!!」森川梓絲毫沒有形象的叫喊著,森川楓感覺妹妹絕頂後液體碰到自己雞雞的瞬間,自己也噴發了…

「嗚哇哇…臭變態精子…要不得啊,嗚…腳被含得好疼……」森川梓感受著與哥哥一同高潮的幸福感嘴裡念著

「嗚…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用力含的…」

「哼…大變態真是處處都在小心著我啊,你是我哥哥用不著這麼小心翼翼的啦~不過給我舔舔著不錯哦?」

「好的…」

「吶,沒有安全措施我還真是有些擔心與你的變態精子受孕呢~」森川梓坐在石頭上,低頭看著單膝跪著,親吻舔祗自己剛剛插著他嘴的腳的哥哥(真深奧的一串的),腳趾俏皮的勾了勾哥哥的鼻子。

「嗚…對不起,我應該制止你的…」森川楓不知道怎麼回答,抬頭憐惜的看著妹妹。

「哼哼…如果你當時制止我,我可能會對你進行什麼慘無人道的教訓呢~」

「嗚…」

「好好舔!真是說話氣死人的死變態…」

「啊…對,對不起…」

森川楓有些不明所以的道歉後,將舌頭貼在妹妹被自己吸紅的腳上…

「吶,哥哥成為只屬於我的哥哥好嗎?」森川梓動情的說著話,眼裡淚汪汪的

森川楓捧著她的腳,抬頭看著讓他呆住的一幕,眼帶濕意的絕美的森川梓與身後的幽暗寂靜融為一體,月亮純潔的光傾瀉在她的臉上使她在這黑暗中閃閃發光,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開口道

「我一直以來都可以屬於…」

?!

「喔喔喔~兄妹間的野戰play啊~禁斷之愛與野戰並存的夜晚~小楓楓是不是很興奮啊?」

「霍霍…確實呢,楓醬還真是偷偷摸摸呢」

「這個可以當作材料呢對吧夏美…」

「嗚~太不純潔了…太不純潔了啊!…」

有阪香月,櫻井惠,日向姐妹依次走了出來。發現被偷窺了的森川梓臉色羞紅的將腳從哥哥手裡收回,憤怒的瞪了不知所措的哥哥一眼,扭過頭掩飾著自己快要燒起來的臉

「啊…你們,你們怎麼都在啊,介之呢??」

「哼哼,人家可是很識時務的小伙子呢,看見狀況不對馬上回去了哈,嘖嘖嘖,小楓楓被欺負得哭出來的樣子我也是好久沒見到了呢~不過小梓醬一反常態的表現可是令我大吃一驚啊~」有阪香月將森川楓推在地上,將自己的雙峰壓在他的脖頸處說著

「啊啦啦…楓醬很可愛呢,女孩子的叫聲~」櫻井惠直接過來捏著森川楓胸口敏感的豆豆挑逗般的玩弄著他

「嗚…別…」

「還有我們啊…真是荷爾蒙的夜晚。夏美別猶豫了,我們一起…」日向成美淡然的說著令森川楓頭大的話,還拉著平時明明神經大條而現在卻有些慌亂的妹妹一起咬住了森川楓的耳朵…

「呃啊…」

「…你,你們!不可以!他是我的哥哥!哼!臭變態只能對我發情!不准硬起來!」森川梓原本有些慌亂的坐在一旁,發現這四個人無恥的動作之後再也無法保持不動,慌慌張張的跑過去,憤怒的將哥哥的雞雞抓住,像要捏斷一般的緊握著,森川楓疼得大叫起來

「嗚哇…救命啊…不要,不要…嗚呃…」

啊~啊……荷爾蒙的夜晚呢~
END•妹妹篇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