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體世界之學院

果然不出所料,當我大汗淋漓的趕到公司的時候,老闆正一臉嚴肅的看著我。

「小劉,你怎麼遲到了!?」我們的老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大叔,圓滾滾的身材沒有一點的稜角,沒有頭髮的腦門在燈光下閃著白光,如同他一毛不拔的性格,肥大的雞巴上纏著一層層紗布,這裡面也是有很多故事的。

「路上出了點事……」我剛想解釋,老闆就拍了拍手,道:「行了,不用解釋了,這個月獎金沒了,趕緊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

看著老闆漸漸遠去的身影,我嘴裡念叨了一句「死胖子」,立刻乖乖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小劉,你怎麼遲到了?」和我一起工作的是一個叫做陳三的老哥,陳三今年也是三十歲了,有自己的家室,還有一個三歲大的女兒,每天辛苦的工作就是為了讓自己的女兒能去昂貴的職業技能學院學習技能,將來能成為一個職業女性,也不是一個沒有人類尊嚴的工具。

「哎,別提了,三哥,你不知道……」我將公交車上的事情和陳三仔細的講述了一遍。這期間,小王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個舒適的正常的靠椅,然後開始努力工作。

之所以給小王這個靠椅,是為了讓小王可以專心的工作,雖然小王的秘書職能等級很高,但是這並不代表小王不會出錯,是人就會有錯誤,更何況小王只是個工具。

陳三津津有味的聽著我講述公交車上發生的事情,當聽到百人輪姦的場面的時候,他也是性慾高昂,將一旁自己的秘書小麗從特製的三穴插入椅上抱起,放在自己勃起的雞巴上。

小麗並沒有掙扎,也沒有任何表情上的變化,這是作為秘書的基本操守,當被操的時候依然要保持高效率的工作。

陳三把自己的雞巴對準了一下位置,然後輕聲的在小麗耳邊說道:「尿道。」

「嗯。」小麗乖巧的答應了一聲,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將自己的工裝裙掀開,伸手把早已是淫水四溢的騷逼拉開,露出一個細小的,卻不停的滴著黃色液體的小洞。

我看見這一幕,也是一驚,說道:「三哥,小麗這尿道,難道是你自己私自改造的?」

女體工具的性交功能,一般是出廠就定下來的,但是也有一些「發燒友」們會自己去改造,不過這種改造都是有很高的技術含量,一般人做不來。

我會這麼說,也是秘書一類的女體工具,其主要職能還是以工作為主,性交為輔,所以即使是強化,也只強化了小穴和屁眼,並沒有尿道性交的功能。應該說,尿道性交是一種很高難度的性交方式,擁有這種功能的女體工具,是屬於非常少見的。

陳三得意的一笑,用雙手一點點拉開小麗那細小的尿道,直到能將自己碩大的雞巴完全包裹進去為止。在這期間,原本面無表情的小麗,一點點臉色由紅變白再變青,最後翻了個白眼,竟然昏死了過去。不過全程都沒有尖叫,畢竟公司不允許大聲喧嘩,哪怕我倆的辦公室隔音效果還是蠻好的。

陳三看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小麗,不好意思的衝我笑了笑,從兜裡掏出了一粒藍色的藥丸,我知道那種藥,是一種強烈的興奮藥,給小麗吃了下去。

吃下藥的小麗立刻睜開了眼睛恢復了意識,不過雙目無神,滿面潮紅,就跟打了幾倍的春藥似的,不過那個藥確實也就是這個用處。

陳三一邊操著尿道,一邊跟我解釋道:「改造的還不完全,操的時候就沒有辦法工作了,不過確實很爽就是了,你也可以考慮給小王也做下改造。」

我看了看認真工作的小王一眼,尋思了一下還是算了,改造好了還好說,要不是一不小心改造壞了,那我就虧大了。

這時候一個陰道裡插了兩個振動棒的秘書走了進來,對我說道:「劉先生,老闆要你陪他去參觀一下市裡的學校。」

「告訴老闆,說我知道了。」

下午陪同老闆去參觀了學校,先去的是第六中學。

剛下了公交(前文有敘述,在這個社會裡只有公交車)沒走幾步,就到了第六中學,第六中學的校長……一個三十出頭的職業女性,正和一幫稚嫩的少女們赤身裸體的站在學校門口歡迎我們。這也正常,畢竟我們公司是學校最大的投資人,這點歡迎儀式還是要有的。

校長走了過來,兩個乳頭上都被穿了乳環,乳環拇指粗細,上面用鋼絲線穿好,鋼絲線的另一端是一個橡膠柄,橡膠柄就在校長的手中,看到老闆的到來,校長立刻將手中的手柄交給了老闆,然後回頭從一個女孩手裡接過一個精緻的盒子,將盒子打開,裡面是各種型號的振動棒。

老闆選擇了兩個最大的振動棒,校長接過老闆選擇的振動棒,一個插入了陰道,一個插入了屁眼,然後像狗一樣爬在地上,任由老闆牽著。校長的兩隻D罩杯的大奶子在老闆的牽扯下懸空而挺,十分壯觀。

因為和老闆的身份差距,我就不可能牽著學校的什麼領導層人物參觀了,給我牽的只是一個學校裡的小女生,小女生的陰帝被一根紅繩綁著,紅繩的另一端被我牽在手裡,而且小女生是直立行走,這待遇方面,真的不是差了一星半點啊。

閒著無聊,我只能拉一拉手中的紅線,看著小女生因為陰帝被拉扯而露出痛苦和快樂的表情,聊以解悶。

「這裡是學校的大廳。」校長趴在地上,一本正經的介紹道,然而屁股和小穴上的振動棒在上下轉動,充滿了反差感。

「學校早上六點開門,大廳裡會公式學校裡每天的規章制度和班級的懲罰,被懲罰的學生每天都會在大廳裡統一進行懲罰。」

我順著校長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五個小女生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教師正在一個大的展示台上接受懲罰。

「教導主人,你給金老闆講解一下懲罰。」校長爬在地上仰頭和一個紀差和她不多的女人說道,教導主任一頭齊耳短髮,容貌上也說的過去,和校長比起來可能差了點,但在這滿是改造和基因優化的世界,想找到一個醜女人都很難。

教導主任一身正裝,胸部的位置沒有布料,兩個奶子露在外面,乳頭上也有著乳環,乳環上纏著一整根麻繩,麻繩繞過兩個乳環掛在脖子上,用脖子去掛起兩個大奶子。

「是校長。」教導主任走到一個小女孩面前,指著她說道:「這個學生上課不認真聽課,對她的懲罰是刺癢之刑。」我們看向那個女孩,女孩被四個柱子綁著四肢,懸掛在空中,小穴衝著外面,可以看見小穴裡面被塞了某種褐色的東西。

「主任,她的逼裡面塞的是什麼東西?」老闆好奇的問道。

主任從一旁負責看管的學生手裡拿起一個小盒子,裡面裝的都是這種褐色的東西。

「這是獼猴桃的皮。」主任解釋道。

哦,怪不得,我和老闆都露出一副瞭然的樣子,看那個女孩在柱子上不停的掙扎,四肢時不時的抽搐,臉上的表情扭曲不堪,原來都是因為這個啊。

不得不感歎學校好手段,這麼折磨人的辦法都能想出來。

「這個女孩,因為不同意和男生做愛,所以被懲罰被全校的男生輪流操。」教導主任指著一個正在和男生做愛的女生說道。

這個女孩的手腳都被帶子固定在地上,四肢著地跪著,屁股高高翹起,一個男生正在操著女孩的逼,後面還排著四五個男生。

「怎麼人這麼少?」老闆問道。

「因為現在還是上課時間,這幾個男生都是在外面上體育課的,自由活動的時候才過來操她。」

「主任。」正在操那個女孩的男生看見了教導主任,立刻停止了操女孩,向主任說道:「她逼裡的精液太多了,操起來不舒服。」

主任聽見男生的話,立刻跟一旁的一個女生打了個眼神,那個女孩立刻拿著一個平時澆花園的水管走了過來,將水管直接捅進了女孩的小穴內,然後打開了開關,女孩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很快就變得像是懷胎十月的女人一樣。然後女生將水管拔了出來,被懲罰的女生的小穴就像是洩洪了一般,清水混雜著精液嘩嘩的流在了地上。

「好了,你可以繼續了。你們幾個,把地面打掃乾淨。」教導主任前面的話是跟那個男生說的,後面的話是跟旁邊幾個監管的女生說道。

我們又跟著主任走到大廳的另一端,這裡有個女孩和那個逼裡塞了獼猴桃皮的女孩一樣被吊了起來,只不過她的小穴裡沒有塞獼猴桃皮,應該說,裡面什麼都沒有,可是這個女孩的表情痛苦的絲毫不比那個女孩減輕多少。

陰帝相當的紅腫,兩個乳頭硬的就像石頭,這是嚴重性奮的反應。

「這個女孩被注射了大量的春藥,因為手腳被綁住,所以無法發洩,她犯的錯是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高潮。」

原來如此。

最後一個女孩和第三個女孩正好相反,她雖然也被注射了大量的春藥,但是卻允許她自慰,在一個大的玻璃籠子裡,女孩一遍又一遍的高潮。流出的淫液甚至都佈滿了整個玻璃籠子,高度達十厘米的淫液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這樣下去不會脫水麼?」老闆問道。

「不會的,這個玻璃籠子是特質的,會不停的噴發密度極低的水蒸氣,這些水蒸氣會被人身體迅速吸收,補充到體液之中。這個女孩因為被六個人輪姦的時候只高潮了五次,所以要在這裡高潮一千次來彌補她犯的錯誤。」

「那這個老師呢?」

這個年輕的女老師有一對巨大的乳房,最起碼有F罩,像是兩個大木瓜,女教師雙腿併攏站直,身體弓成九十度,就像是在鞠躬,屁股和小穴中都有振動棒,奶子懸在半空中,其形狀和大小都有最好的體現,女老師的手裡拿著一個棒球棒,當看到有人過來的時候,立刻雙手奉上棒球棒。

「你可以結果球棒,然後抽打她的乳房,昨天她的班級有個男生舉報說她的乳房中沒有奶水,經過調查她私下裡竟然偷喝自己的奶水,所以校裡決定要對這對奶子進行五百下棒擊。」

老闆接過棒球棒,擺出一副高舉球棒打棒球的姿勢,然後用力揮出球棒,球棒重重擊打在右邊的大奶子上,帶著左邊的奶子像是沙袋一樣猛烈的晃動,隨著女教師的一聲慘叫,奶水混著鮮血從乳腺口中噴出,四下飛射。老闆打出了興致,又連續猛擊了十幾下,巨大的奶子在空中亂舞,奶液血液飛的到處都是。直到地面上已經佈滿了紅白的血奶,老闆才停了下來,老闆的身上也沾染了一些血液和奶液,看起來有些嚇人。

教導主任看見老闆打完了,立刻吩咐學生過來收拾,同時在女教師的奶子上各打了一針。

「這是納米恢復劑,破損的組織和細胞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教導主任解釋道。

離開了大廳,我們又去教室裡進行參觀。

教室裡則要普通的多,老師在上面講課,下面的學生分成兩到三個團體,根據教導主任的描述,這是以班級的男生數量為決定的,一個班正常只有兩到三個男生,一個班級平均四十個人,剩下的三十多個女生平均分,然後聚在男生的身邊,負責給男生提供性交服務。具體的服務需求由男生而定。

「韓老師,有人來參觀了,是學校的大股東金老闆。」教導主任敲門進了教室,韓老師是一個長髮披肩的女教師,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黑色的絲襪,一隻手用著一個振動棒自慰,一隻手指著投影給台下的學生們講課。

韓老師一聽是金老闆,立刻坐在地上,將逼裡的振動棒拔了出來,兩隻手掰開騷逼,撐開一個粉紅色的大洞,對著老闆說道:「不知道您今天回來,有失遠迎,請允許我為你緩解路上的壓力。」

教導主任在一旁解釋道:「韓老師的騷逼是全校最大的,平日裡如果有最尊貴的客人來,都是由韓老師來緩解其腳上的疲勞。」教導主任這句話是對我解釋的,因為金老闆也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學校視察了。老闆將鞋子脫下,伸出臭氣熏天的大腳,直接捅進了韓老師大張的騷逼中,連襪子都沒脫。韓老師主動把胯往前頂了頂,直到金老闆四十四碼的大腳完全沒她的騷逼吞下,才滿意的揉捏起了金老闆的小腿,放鬆金老闆的肌肉。金老闆舒服的活動著腳趾,金老闆的腳尖在韓老師纖細的小腹上清晰可見。

「你們這些小騷貨,怎麼一點眼不長,沒看金老闆站著麼?」韓老師對著班級裡的女生大聲訓斥道,立刻就有兩個身材稍微豐滿的女生小跑了過來,將講台上一個椅子搬了過來,然後一個女生脫掉自己身上的情趣內衣,赤身裸體的坐在了椅子上。金老闆這才坐在女孩的身上。

當揉捏了一會之後,韓老師又把胯部往前頂了一下,整個騷逼將金老闆的小腿都吞了進去,而金老闆腳掌的形狀也從韓老師的小腹上消失了。我們都知道,這是金老闆的腳已經伸進了韓老師的子宮中了。

「真厲害。」我不禁感歎道。

「小劉啊。」老闆突然叫我。

「是,老闆,有什麼吩咐?」

「我在這裡放鬆一會,你去操場上看看。」

在教導主任的帶領下,我又去了操場,操場上有兩個班級正在上體育課,一個班級的學生正在跑步,幾十個赤裸女生的小穴裡都插上了振動棒,振動棒又膠帶站住了底部,以防跑步的時候掉下來,時不時的會有女生雙腿痙攣,跪在地上,當著其它人的面就高潮了,另外一個班級的學生,則在做著單槓練習,女生用自己的小穴夾住單槓,防止自己的身體掉下來,一來可以鍛煉小穴的強度,二來可以鍛煉女生的平衡感。

我閒著無聊,隨便拉過來一個女生,讓她給我口交。然後拉著綁著女孩陰蒂的小紅繩玩,隨著我一拉,女孩的陰蒂就被揪起來一個小丘,圓圓的陰蒂因為充血變得通紅,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就當我已經在給我口交的那個女孩口中射了第二波精液的時候,老闆牽著校長從教學樓裡走了出來。

「走啦,小劉,去淫城大學。」

淫城大學也是公司投資的大學之一,當我們離開的時候,校長還隨行送上了四個高中女生,說是讓我們解悶,不過都被老闆拒絕了。

在女體世界,高中才是學習知識和技術的地方,大學是只有少數人才能考得上的,而且只有女人才能考大學,因為大學說白了,就是根據你的天賦,給你進行各種各樣的改造。

來到淫城大學,過來迎接的也是學校的校長,和第六中學的校長年紀差不多,但是無論是胸還是屁股都要大上一圈,最誇張的是她那對陰唇,又厚又黑的陰唇直拖地面,將近有一米之長,還有那個巨大的粉紅陰蒂,簡直像個勃起的大屌,在兩條常常的逼唇中間懸掛。

看見老闆的到來,女校長快速走到老闆面前,將自己的兩個逼唇拿起放在了老闆的手裡,然後跟中學校長一樣跪爬在地上,做起了狗奴。

不過倒霉的是,在中學的時候我還能牽著一個小女孩當女畜,現在卻只能屁顛屁顛的跟在老闆的後面。

不同的是,中學的校長因為要拉兩個奶子的緣故,所以跟在了老闆的身後,而大學的校長,而爬在老闆的身前,就像是真正的遛狗一樣,老闆抓著長長的逼唇跟在後面,時不時的抖動一下,引起校長的一陣淫叫,偶爾老闆也會猛烈的搖動幾下,搖到校長潮噴了為止,偏偏校長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給我介紹學校,一邊看著校長一本正經的介紹,一邊看著校長騷逼裡像是尿尿一樣噴灑著淫液,實在是趣味性十足。

「至於各個專業的成果,我們專門為金老闆準備了匯報表演,請跟我們去禮堂觀看。」

老闆牽著校長的逼唇,跟著校長走進了小禮堂,我也跟了過去。

現在小禮堂空空如也,但是燈火絢爛,看樣子是早就準備好了。我和老闆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校長跪在地上,拿自己勃起的跟個雞巴一樣的陰蒂去蹭老闆的大腿。

舞台上,一個只穿著絲襪的赤裸美女拿著麥克風,說道:「首先,歡迎金老板來視察我們學校,今天專門為這次視察準備了匯報表演,請金老闆點評。」

主持人說完,並沒有下去,而是抓起自己那一對三十六D的巨乳,用力一捏,立刻奶水就噴了出來,射成了一條白線,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度,正中兩邊早已準備好的高腳杯中。

主持人端著兩個高腳杯,走到我們面前,將高腳杯遞給我和金老闆一人一杯,然後趴在金老闆的兩腿中間給含著金老闆的雞巴。

舞台先是暗了一下,然後五個漂亮的女生走了上來,這些女生外表看起來和常人並沒有任何區別,身材很勻稱,主持人剛想吐出雞巴介紹一番,沒想到金老板直接抓住主持人的後腦勺,直接將自己那嬰兒手臂般粗細的大雞吧捅入了主持人的咽喉,主持人乾咳幾聲,也不反抗,踏踏實實的吸允著老闆的雞巴。

台上的五個女生齊齊的對我們鞠了下躬,然後介紹自己:「金老闆您好,我們是陰道擴張專業的學生,今天我們給您表演的是,吃水果。」

節目倒是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只是簡簡單單的將各種各樣的水果塞進陰道中,最開始是蘋果,後來是南瓜,木瓜,最後直到西瓜。陰道擴張是很常見的一種改造,並不稀奇,所以只能算得上是一道開胃菜,節目的最後,是五個女孩躺在地上,形成一個五邊形,然後一個女孩將自己的一條絲襪美腿完全深入另一個女孩的陰道中,通過這種方式將五個女孩完全連在一起,剩下的一跳絲襪美腿在高舉空中,做著一些簡單的舞蹈動作。我不禁想起第六中學的那個韓老師,自己老闆那條大粗腿可被那個女孩纖細的腿可怕多了,也不知道那個韓老師現在怎麼樣了。

第二個上場的是陰唇改造專業的學生,和校長一樣,這些女孩的陰唇全部巨長無比,直拖地面,一個女孩的陰唇甚至是纏在腰上的,全部解開之後,足足有兩米多長,她們的表演是那個女孩站在中間,然後兩個女孩站在兩邊,一人抓住那個女孩的一條陰唇,當成跳繩一樣搖動,兩個嬌小的女孩參與進去,展現各種花式跳「逼繩」。中間的女孩雖然只能站立,但是沒有閒著,而是用一根巨大的假陽具在抽插自己的陰道,兩邊的女孩只有一隻手在搖那個女孩的逼唇,剩下的一隻手則揮舞著自己將近一米長的逼唇,就像是體操運動員的綵帶,在空中不斷揮舞成各種各樣的形狀。

「好!」金老闆興奮的一拍手掌,校長看見這一幕,更加賣力的用自己的陰蒂蹭起了金老闆滿是茸毛的大腿,結果被金老闆一把抓住勃起的陰蒂,痛的校長哇哇亂叫。

「你用這個,去操主持人的屁眼。」金老闆彈了一下校長的陰蒂,對著給自己口交的主持人說道。

主持人聽話的抬起了自己的屁股,校長也就順勢將自己的陰蒂插進來主持人的屁眼。

雖然一直聽說大學裡的女人都是極品中的極品,但是百聞不如一見,用陰蒂操屁眼,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第三個上場的是潮噴專業。潮噴專業的女生上來了十二個人,每個人都有跟校長一樣巨大的陰蒂,這十二人上場鞠躬完後,立刻雙腿M型張開坐在地上,又長又硬的陰蒂高舉空中,每個陰蒂上面都綁有兩個跳蚤,同時這個專業的女生手中都有一個電擊棒,只見她們把電擊棒有節奏的電擊自己的陰蒂,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十二個人齊齊對空挺逼,巨大的陰蒂一跳一跳,陰蒂下面的小洞同時張開,淫液如噴泉一樣噴射到空中,足足有兩米的高度,而且十二根淫液形成的水柱高度幾乎一致,緊接著,十二個女孩又拿起了電擊棒,只不過這次沒有再去電擊陰蒂,直接直接用其堵住了自己尿道張開的小口,讓淫液噴泉停止了下來。

不過停止也只停止了兩秒,之後是更加激烈的潮噴,這一次足足射了三米多高,然後又是停止,再射。十二個女孩的潮噴一波高過一波,偏偏整齊劃一,令人驚歎。

金老闆突然對校長問道:「你也能做到麼?」

校長驕傲的一挺胸說道:「沒問題。」然後跟舞台上一個幾乎連道都走不動的女生手中要過電擊棒,將電流調到最大。然後將自己的陰蒂從主持人的屁眼中拔了出來,讓那個女生舔乾淨。

校長不愧是校長,台上的女生都只是用電擊棒輕輕觸碰一下陰蒂,但是校長卻將電擊棒直接杵在陰蒂上,強烈的電流讓校長渾身痙攣,校長忽然猛地胯部對准舞台一挺,一股無色的淫液高射出五六米的距離個高度,射在一個正在潮噴的女生臉上,然後校長並沒有結束,當一波高射結束之後,又是一波潮噴,射在第二個女孩的臉上,一連潮噴了十一次,就像是一個連發的火炮,將舞台上的每個女孩都用自己的淫液洗面之後,才渾身酸軟的癱在地上,即便如此,校長的尿道中還是不停的有淫液流出,流了一地都是。

「厲害!」金老闆拍手叫好,校長露出一絲笑容,疲憊的問道:「我,我還用操主持人的屁眼了麼?」

「不用了,你休息一會吧。」金老闆大肚的說道。

我也被台上的表演震驚了,不知不覺間手中高腳杯中的人奶也被我喝的差不多了,我蹲下身子,將高腳杯懟在主持人的奶子上,然後用力一擠主持人的大奶,立刻就有新鮮的乳液重新噴進了高腳杯。

端著高腳杯坐會了自己的座位上。當潮噴專業表演完後,那十二個女孩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讓專業的同學給拖著離開了場地,此刻場地上滿是女孩們的淫液,騷氣熏天。

雖然剛才的表演卻是精彩,但現在騷氣熏天的場面實在不敢恭維,金老闆也皺了下眉頭,拉起校長長的逼唇,把校長拉到自己的腳底下,用滿是泥濘的鞋子踩住校長的陰蒂,將校長的逼唇拉到極限,惡狠狠的問道:「這味道,怎麼解決?」

校長痛苦的都睜不開眼睛,嘴裡尖叫道:「馬上,馬上,下一個表演就會解決!」

金老闆雖然認為校長不敢欺騙自己,但是也沒有放過校長,手中的逼唇拉到自己的口中咬了起來,就像是在嚼口香糖,當然金老闆自己也有數,不會嚼的太用力,他也不喜歡弄得自己滿嘴鞋,但本來是女人身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被這麼咀嚼,對校長來說也實在說不上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而金老闆的大腳則給校長做起了「足交」,我倒是聽說過在女體世界有喜歡戀足的男人專門用女人的腳給自己做性交,但是還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給女人做足交的,不禁嘖嘖稱奇。

下一個表演果然解決了淫液的騷味的問題,因為下一個節目是噴奶。

和潮噴差不多,也是十二個擁有木瓜大小奶子的女孩子負責噴奶,當然,她們只是負責噴奶,還有十二個女孩子專門擠奶,這十二個女孩擠奶的水平很高,如果說潮噴考研的是女孩自己的實力的話,那麼噴奶考量的就是擠奶的女孩的實力了,這些女孩的手法,力度,還有負責噴奶的女孩的乳腺情況,都得考慮在內,即便如此,她們依然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十二道奶線在空中交錯,形成一幅又一幅精美的圖畫,白色的人奶比無色的淫液更加具有視覺效果,噴出的奶液落在地上之後,就像是噴墨的畫,竟然在地上也描繪了一幅精彩的圖案。

只可惜當這個女孩噴完奶之後,木瓜大小的乳房一個個只剩下了蘋果大小,一些女孩的乳房甚至出現了下垂和皮拖的反應,不過校長解釋說道:「只要再注射專門的雌性激素,很快就會恢復原來的樣子。」

當我們以為超乳專業的表演就這麼結束的時候,重頭戲來了,原來之前參與噴奶的女孩都只是經過了噴奶改造,加強了噴奶的功能,但是並不是專門用來噴奶了,而接下來上來的這些女孩,才是真正噴奶的達人,也是超乳專業真正的精英學員。

未見其人先見其乳,說的也就是我現在的所見所聞了,上來的八個女孩,並不是走上來的,而是利用特質的小推車被人推上來的,這是因為這些女孩的奶子太大了,一個個的奶子就像是巨乳大的氣囊,這大小,裝下去一個人完全不是問題,奶子因為太過巨大,導致重量太重,這些女孩已經無法靠著自己行走上台。

她們的奶子實在說不上有什麼美感,為了支撐裡面巨大的內容量,奶子的皮膚也特別厚,正常女孩奶子上的粉嫩和靜脈全都看不見,入眼的只是白花花的一片,但不得不說,確實足夠壯觀。

八個女孩坐在推車上,她們的奶子太大了,已經無法通過手的擠壓來噴出奶,如果僅僅是手的力量就能讓奶子噴奶的話,那麼光是奶子裡面的壓力,就能讓奶噴個不停了。

所以她們的噴奶是通過特定的機器,也就是搾乳機,碗大的罩杯扣在女孩們巨大的奶子上,卻也僅僅是剛扣下了個乳頭,透明的罩杯內,可以看見乳頭猛地一緊,被吸力拉長,然後乳白的奶液像是打開的水龍頭,從女孩們的乳頭中洶湧而出,被搾乳機吸了進去,又通過一個噴頭一樣的東西噴滿了整個禮堂,禮堂中的騷味立刻被一股幽香的奶味覆蓋,這種奶香再加上淡淡的騷氣,反而成了一種極其勾起性慾的氣味,金老闆剛深吸了一口氣,竟然就感覺到極度的興奮,再加上主持人一直在賣力的吸允著金老闆巨大的雞巴,金老闆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咬住校長的逼唇,精門大開,精液噴薄出來。主持人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力和濃郁的騷氣充滿了自己整個口腔,整個人的表情都呆滯了一下,然後乳白色的精液從主持的嘴邊流出一絲,可能是金老闆的雞巴堵的太嚴實了,多餘的精液無處流竄,竟然從主持人的鼻孔中噴了出來,甚至主持人還翻起了白眼,兩行渾濁著精液的淚水流了下來。

「好棒的味道啊!」金老闆吐出嘴裡的逼唇,把憋過去的主持人隨手仍在一邊,挺著碩大的雞巴站了起來,雙手張開,用力的吸允著這奶騷的氣味。校長趕緊撿起自己的逼唇,兩行熱淚看著自己被咬出牙印的逼唇,痛的都快要昏了過去。

金老闆幾個大步走上了舞台,隨手拔掉了一個女孩的搾乳杯,失去搾乳機的吸力,女孩的乳頭不再噴奶了,但是奶香的氣味猶在,因為舞台上本身就佈滿了之前潮噴專業女孩的淫液,所以整個舞台上的奶騷氣也是最強的。

金老闆大雞吧一挺,雖然射過一次精了,但是依然不見其虛弱,對準女孩碗大的乳頭,直接捅了下去。

只不過這一捅,也只是捅入了肉中,壓出了一個凹穴,並沒有捅入乳腺之內。

校長拖著兩根大長逼唇,連爬帶跑來到金老闆的身邊,解釋道:「奶液並不是從乳頭正中間噴出來的,在乳頭上有很多乳腺孔,奶液是從那裡噴出來的。」

金老闆找了找,果然找到了很多被乳頭肉隱藏的小孔,雖然說是小孔,但是也只是以那巨大的奶子為比例來說。金老闆拉起一個乳腺孔的皮,可以清晰的看清乳腺中的組織合細密的凸起。金老闆再也忍不住,將自己的雞巴挺入了其中,猛烈的抽插起來。

其她幾個女孩羨慕的看著被金老闆操著乳頭的女孩,能被金老闆操,以後在專業的地位肯定節節高昇啊。

幾個女孩紛紛動起了歪腦筋,一個女孩讓自己的助手拔掉了自己的搾乳機,並讓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八個振動棒,讓助手一根一根插入自己的乳頭中,轉眼間,兩個乳頭,一個乳頭上四個振動棒在劇烈的震動扭擺著,正操著爽的金老闆,也看到這一幕,大叫了一聲:「好,這騷貨有前途!」

其它女孩看見那個乳頭上插了八個電動棒的女孩被金老闆誇獎,也都紛紛亮出了殺手鑭。

一個女孩拔掉搾乳機之後,用十六根細長的木棍插入了自己的乳腺孔之中,這些木棍插入之後,立刻直通奶水,當木棍拔出之後,這個女孩的兩個奶子變成了兩個巨大的噴泉,乳白的奶水分成十六道奶柱,射出了三四米的高度,濺的到處都是。金老闆看見這一幕,立刻移駕自己的雞巴,跑到那個女孩的奶子前,用自己的雞巴堵住了其中的一個乳腺,感受著奶水沖擊自己龜頭的快感。同時噴湧的乳液也給金老闆渾身上下洗了個澡。

主持人這時候也醒了,看了我一眼,問道:「先生,您不去玩麼?」

我想了想,決定玩一玩也行。

我走上了舞台,一個離我最近的女孩在助手的幫助下,張開了自己的乳頭,我一看那個巨大的滿是凸起的乳孔內部,嚇了一跳,旁邊的助手解釋道:「她的乳腺孔接受過改造,幾個乳腺孔並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大孔。」助手女孩剛說完這句話,一股奶液從撐開的乳頭中直接噴了出來,將助手女孩和我都澆成了落湯雞。

「對不起,對不起。」巨乳的主人立刻和我道歉,不過我可沒有原諒她的打算,這可是對男人徹徹底底的不尊敬啊!

那個助手女孩已經因為這件事嚇的癱倒在地上了,她竟然得罪了一個男人,天啊!而且還是學校董事會的男人。

其實這個女孩的乳腺孔改造是個失敗的改造,因為乳腺孔改造的過於巨大,雞巴放進去都沒有了抽插的快感,只是情勢逼人,女孩也沒什麼可展示的,太展示了這個。

我生氣的將自己的雞巴挺入了女孩的乳頭內,兩個女孩都呆住了,明明我很生氣,為什麼還要操這個奶頭呢?而且這個奶頭完全沒有操的感覺啊!

不過,誰說我要操了?我是要尿尿,沒錯,剛才奶水喝的有點多,我把雞巴捅了進去之後,順著乳腺就開始尿了起來,這一潑尿源遠流長,女孩也意識到了我在幹什麼,可是根本不敢反抗,甚至還在想,也許這就是以後自己的出路,自己可以利用自己這個優勢,做一個獨一無二的廁所。

尿完了之後,我讓旁邊的助手女孩給我的雞巴舔乾淨,然後讓助手女孩抬起一條腿,不是一般的抬起,而是一百八十度劈腿,這對於大學的女孩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大學的女孩都學過柔術。

我把超乳女孩巨大的奶頭直接捅入了助手女孩的小穴中,超乳的奶頭因為皮質比較厚,所以也很堅挺,捅進去絲毫不難,不過碗大的大小可苦了助手女孩,助手女孩是潮噴專業的學生,並沒有經過陰道擴張,所以助手女孩痛的面目都扭曲了,但是因為她們有錯在先,根本不敢大喊大叫。

我昨晚這一切之後,爬到推車上面,然後從上高躍而下,重重的落在巨大的奶子上,就像是蹦床一般,巨大的奶子立刻將我彈起,不過我這一跳,也將一大股奶液給擠壓了出來,就像是水壓槍,奶液在慣性的作用下猛地噴出,直接擊在助手女孩的陰道中,竟然將助手女孩打飛了出去,助手女孩摔在地上的時候,好巧不巧的自己那勃起的巨大陰蒂先著地,離個三五米我都聽見了卡擦了一聲,女孩再也忍不住,慘叫了一聲,竟然昏死了過去。助手女孩的陰道中,還有奶液混雜著尿液,不斷的流了出來。

我找到另一個女孩,那個女孩也在往自己的乳腺孔中插假陽具,我讓她都給拔掉,然後把我真的大傢伙插在女孩的乳頭中,女孩幸福的隨著我的抽插叫了起來。

「啊!啊!哥哥的雞巴好大!操的人家奶頭好爽!人家的奶頭都要被操壞了!啊!好爽!操壞人家的奶頭吧!」

我看一旁的校長閒著無聊,在那擺弄自己的逼唇,我讓校長來到我身邊,抓住校長的逼唇,反覆揉捏,隨後將逼唇交給了兩個助手女孩,讓她們把校長的逼唇綁在自己勃起的陰蒂上。

兩個助手女孩對視了一眼,乖乖的聽話了。

「打死結。」我吩咐到。

女孩聽話的打了個死結,這可難為了校長,校長的逼唇畢竟也是一塊肉,被強行扭勁打了個死結,也不知道要壞死多少組織。

「你們倆,往兩邊跑!」我指著東西兩個方向,女孩一聽,臉色一變,但絲毫不敢反抗,立刻跑了起來。

但是校長的逼唇才多長,也就一米左右,兩個女孩剛跑了一步半,就已經跑不了了,校長的逼唇一個從腿前,一個從腿後分成了兩部分拉扯開來,整個騷逼被拉成了一個巨洞,我這才發現原來校長的騷逼也經過擴張改造,不愧是做校長的人。

「誰讓你們停了,繼續跑!」我厲聲呵斥道,兩女孩嚇的立刻跑了起來,可是怎麼可能跑的動呢?她們的陰蒂從被系逼唇的一塊開始,已經完全勒成了兩個色,上面的紅腫充血,下面的已經發紫發黑。

而校長更慘。

「小冤家,你是要玩死人家啊!啊!別拉了,人家的騷逼要斷了!要斷了!」

「主持人,你過來。」我對著看台上大聲喊道,主持人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我讓主持人把自己木瓜大的奶子塞進了校長的騷逼裡,知道齊根沒入,我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的事情,不外乎我在超乳女孩的奶子裡射了精液,然後又操了主持的逼,用主持人的絲襪腳給自己的雞巴做了一次足交,但是並沒有射精,只是用她的絲襪腳將自己雞巴上的精液和奶液擦乾淨,然後操了兩個陰蒂綁著校長逼唇的女孩,紛紛射精之後,就將自己的雞巴插入到了一個沒有被操過的女孩的嘴裡,等老闆那邊玩完了。

一會還要參觀五六所學校呢,我要養精蓄銳。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