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上初中的時候,我認識了新同學張建偉,我們家離的很近,又不住校,天天一起騎著單車上學回家,不久就成為好朋友。

一個星期天,張建偉約我到他家裡玩,當時他媽媽在家。通過介紹,我親熱的叫她「阿姨」,她見了我也十分高興,說我嘴很甜,不像建偉那麼粗魯。就這樣,我認識了同學的媽媽。

第一眼看到同學的媽媽,立刻被吸引住了。她很苗條,身材保養的很好,窄窄的肩膀,細細的腰,兩腿細而長,屁股圓溜溜的包裹在牛仔褲裡,從後面看去,像剛剛三十歲的熟女。因為沒有塗脂抹粉,能看出細微的魚尾紋,但她的眉眼很好看,再加上瓜子臉,還有如瀑布般的秀髮,看起來很年輕。她很熱情,說話的聲音很好聽,嬌滴滴的,宛如一個少女。

我一直偷偷的觀察她,注意每一個動作,聽她說每一句話,她每一句話都像娟娟泉水流到我內心深處。當然,我做的極為秘密,不但張建偉沒有注意到我的異常,就連他的媽媽也沒注意到。當時,張建偉拿出家裡的影集讓我看,但我根本沒有注意同學的英姿,只是滿腦子都是他媽媽的影子。

回到家後,我神不守舍,連父母做好的飯菜都吃不下去。夜晚,我更是處於失眠狀態,滿腦子裡都是他媽媽的身影,圓溜溜的屁股,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那不大不小的奶子,還有那薄薄的嘴唇……那時我已經學會了手淫,通常情況下要幻想好幾個主角才能射精,可這一晚不知道怎麼了,只有同學媽媽,並且射了三回。

從這以後,我會經常去張建偉的家,不是為了什麼友情,就是要多看看他媽媽幾眼,多聽聽那嬌滴滴美妙的聲音。但是,建偉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意,還以為我和他誠心相待,故此也把我看成最好的朋友,不久我們就成為無話不談的死黨,我們經常在一起玩耍,也能把知心話說給對方。

慢慢的我發現,張建偉學習一般,性格有些粗魯,不罵人不說話。按理說,我是很討厭這樣的人,會遠離他的,可是,他有一個漂亮的媽媽,這又讓我捨不得,於是我只好忍氣吞聲。他的媽媽經常勸導他,處一個知心的朋友不容易,不要對我那麼粗魯。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張建偉還是我行我素。對此,他媽媽扶著我的肩膀,笑著讓我多擔待些,而我也第一次觸摸到那尖尖的手指,說:「阿姨,我不會挑理的。」他媽媽笑了,笑的是那麼甜。

我發覺我已經喜歡上他媽媽了,雖然那時候不懂得愛情,但每天就是想見到她,只要看到她,聽到那美妙的聲音,心裡就舒服。於是,我開始用套話的方式問張建偉,他媽媽多大歲數,叫什麼名字,因為這個很重要,在手淫幻想的時候能用上。張建偉是個沒有腦子的粗人,經不住我的問話,也想不到我的卑鄙,托盤說出,原來他的媽媽叫白素娥,剛剛四十歲。當知道他媽媽的名字和歲數的時候,我興奮不已,當晚手淫又射了三回。

去張建偉家次數多了,和他媽媽也就熟悉了,也就不把我當外人了。她會給我們做飯,她的手藝不錯,飯菜很香甜。我會很努力討得她的喜歡,比如幫她拎煤氣罐、賣糧、擦玻璃等,每次叫「阿姨」的時候故意叫的很甜。果然,我的努力得到了回報,她誇我比她兒子張建偉強,說我懂事,並且半開玩笑的要認我當乾兒子。我當然很願意了,當場就叫了「媽媽」,而此後,我一直以「媽媽」來稱呼的。

張建偉叫她的時候,只是一聲單字「媽」,並且很生硬,聽起來很不舒服。而我叫她的時候,則是雙字重疊的「媽媽」,而聲音富有磁性,很溫柔。她聽了後很高興,說我叫媽媽叫的很舒心,聽起來更順耳,還說了張建偉幾句。張建偉卻不屑一顧,說他從小就是這個叫法,改不了了。看到她怒眼瞪著張建偉,我很開心的笑了,叫「媽媽」的時候更加甜蜜。

轉眼初中畢業了,張建偉說什麼也不念高中,非要念什麼中專,他要盡快的上班掙錢。可我在父母的威逼下,繼續念高中。我有點灰心喪氣,因為和張建偉分開,見面的時間少了。可我為了他媽媽,還是和他相處著,沒事電話聯繫,只是到他家的機會少了,這讓我很難受。很久不見她,心裡十分惦念。

到了假期,我主動和張建偉聯繫,說要好好聚聚,於是,我又來到他家。他媽媽還是那老樣子,穿著一身白底紅花睡衣,但從寬鬆中能體察到那美好的身段。她還是那麼熱情,說話仍然是嬌滴滴的,讓我從骨子裡酥麻,是那麼好受。她責怪我,為什麼好久沒來看「媽媽」了?我推脫學習忙,其實已經下決心,沒事一定來看看她。她笑了,誇我有志氣,但又說:「就是再忙,也要抽時間來看看媽媽呀。」有了這句話,以後的日子裡,我沒事就來看她。

一天,爸爸問我這幾天忙什麼,怎麼總是很晚回家,我告訴他去張建國家了。張建偉來過我家,爸爸一眼就認出是他局長的兒子,因為長的太像了。於是由這個話題,和媽媽聊到張建偉的爸爸。因為我一直關心張建偉的媽媽,所以有關她的消息我很關注,就在旁邊偷聽著。原來他爸爸現在調到外地當局長,電力系統屬於國家管理,到外地當局長也是理所當然的。爸爸說張局長很花心,在那邊已經找了一個姘頭,比他小二十歲,很漂亮。我這才明白,為什麼總看不到張建偉的爸爸,我曾經問起,他說什麼也不肯說,原來還有這個秘密啊。我心中異常歡喜,聯想到她總是一副憂傷的模樣,而這憂傷又是我最喜歡的,於是,晚上手淫我又有了新的內容,幻想著她對丈夫的痛恨,對我的傾心,這天夜裡,我又擼了三回,射的很痛快。

有了這個消息,我去張建偉的家更勤快了,我要把我的幻想變成現實。可是,張建偉總在家,讓我不能實施,而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討厭起張建偉。這個粗魯的傢伙,有一次喝多了,竟然說看好我媽的大屁股,想肏一下。這話我不能和別人說,但我對他的話是深惡痛絕的,我媽媽是神聖的,怎麼能說肏呢?可我聯想到,每到夜晚,我總是用手淫來幻想他的媽媽,就原諒了他。我想,這小子一定也手淫,幻想的對象是我的媽媽。

我清楚的記得,那時七月末,天氣異常的熱,我來到張建偉的家,奇怪的是只有他媽媽一個人在家。我一問才知道,張建偉和學校到海邊玩去了。我和往常一樣,見張建偉不在家就想走。

「小濤,按理說你也是我兒子了,一天叫媽媽那麼親,怎麼建偉不在家就要走?來,坐一會,我們娘倆聊會天。」她說。

「不了媽媽,我還有事。」儘管我這樣說,但心裡還是想留下來的。

「這孩子,叫媽媽那麼親,還很矜持。讓你坐一會就坐一會。」

見她這樣說了,我很樂意的坐在沙發裡。說句實在的,我這是第一次和她單獨在一起,心裡很緊張,但是我極力裝出很自然的樣子。我們聊的都是張建偉,她說我學習好,讓我多幫助建偉。慢慢的,我也就放鬆了,聊的很投機。不一會,就到吃飯的時候,她說不如就在家吃吧。正好,我想和她多呆一會,於是,我同意了。

在做飯的時候,她讓我在屋裡等著,可我還是到廚房裡幫忙,這樣我就可以多看一眼那鼓溜溜的屁股了。她一邊炒菜一邊誇我勤快,有眼力價,說了建偉好多懶惰的話。我聽了,心裡美滋滋的。有幾次,我們身體相互碰撞,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可她像沒事一樣。我的膽子大了起來,假裝無意的用手碰了她屁股一下,她明顯感覺出來,回頭看我一眼。而我嚇得魂不附體,連忙假裝拿東西,這個風波才壓下來。

這天,她炒了兩個菜,還有兩個涼菜,然後問我喝酒不?後來我才知道,她心裡煩悶,每天都要喝些紅酒,這即可養顏有能麻醉自己。我說我只能喝點啤酒,她給我拿錢,讓我出去買了兩瓶冰鎮啤酒。於是,我們兩個人就在餐廳裡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我的兩瓶啤酒很快的喝完了,她說紅酒的勁兒也不大,讓我喝。於是,我又和她喝了些紅酒。

不一會,兩瓶紅酒下肚了,她的臉紅了,一臉紅暈的她更顯得迷人。我這時也有點迷迷糊糊,看著那嬌羞的模樣,心裡直癢癢,恨不能把她抱在懷裡,手伸進睡褲裡摸那誘人的屁股。於是,我假意勸她別喝多了,手握住她的小手上。她絲毫沒在意,說:

「兒子,讓媽媽再喝一杯。」又拿出一瓶,笑了,「孩子,我知道你心疼媽媽,怕媽媽喝多了。快把手放開,我們母子倆再把這瓶喝了。」

「媽媽,我喜歡你。」我不知道哪來的力量,手依然握著她的手,說。

「我也喜歡你,兒子。」她笑瞇瞇的說,根本沒明白我的意思。

「素娥,我喜歡你。」我這是很認真的,念著她的名字,一字一句的說。

她明顯的嚇一跳,神情慌亂的看著我,不相信剛才那是我說的話:「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我沒敢再直接叫她的名字,但也沒稱呼「媽媽」,很直截了當的說,而這句話即使是傻子也能聽懂。

「這是怎麼回事?」她有些懵了,問。

「我喜歡你,是從心裡喜歡你的。」我加重語氣說。

她端詳我好一會,大笑起來,說:「你這孩子,真會開玩笑。」

「不是開玩笑的,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沒有笑,認真的說。

她這回完全聽明白了,迅速甩開我的手,溫怒著說:「你胡說什麼呢?」

「我沒有胡說,媽媽,自從見到你第一面,我就喜歡上你了。」

她驚呆一會,突然笑了,說:「傻孩子,你喝多了,不要胡說了,媽媽不會怪你的。」

「可是媽媽,我沒有喝多,我說的都是真實的。」我態度十分認真。

她好像醒酒了,眼睛不再迷離,直勾勾的看著我,那張俊俏的臉卻不知道是因為酒精作怪,還是羞澀的,紅的更加可愛。

「媽媽,上初中的時候,那是我第一次到你家來,我就被你的美麗吸引了。但我還是理智的,知道你是有家庭的,我不能做缺德的事,只有把愛深深的埋在心中。媽媽你知道嗎?建偉那麼罵我,我都對他不離不棄,這是為什麼嗎?因為我一天看不到你,心裡就空的慌,所以我幾乎天天來你家,目的很簡單,就是要看到你,聽到你的聲音。」

「孩子別說了,你還小,不懂事。記住,我是你的長輩,如果你再說下去,我會生氣的。」

「不,媽媽,我還是要說的,您聽完我的話行不?」我堅決的說,「我今天不是喝多了才說這些話的,是因為我知道張叔叔在外地當局長,而他已經有了一個比他小二十歲的小三,我覺得你為他孤苦伶仃的守著不值,因為他是個負心的人。媽媽,你應該有你自己的幸福,而這幸福,我能給你。」

說到了傷心處,她眼角發紅,一滴清淚順著眼角流了出來,但她馬上假裝喝酒,用手背擦去。可那不爭氣的眼淚又順著另一個眼角流了出來。

「媽媽。」我輕聲的叫著,為她擦去眼淚,「媽媽,我知道你很傷心,哭出來最好。」

她哭笑一下,說:「別說了,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我對她的態度感到失望,站起來,說:「媽媽,你這是拒絕我嗎?我知道我不配你,像我這樣一個窮學生,怎麼能比的了那個局長啊。」我說完,默默的走向門口,穿上我的鞋。這時,我在等待,我等待她大喊我的名字叫我回來,可是,她沒有喊我。我穿好鞋,回頭看去,她背站在桌子前,抽泣著,那豐滿的屁股也隨之顫抖著。

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也流著淚說:「媽媽,我剛才的話實在憋的太久了,憋的我好難受好難受,不說出來就要憋死了,所以我說出來了,現在好受多了。如果有什麼得罪你之處,讓您生氣了,我只能說對不起您了。好吧,我現在就走,以後我不會向你提出過分的要求,以後我也不會來了。」

「小濤,快站起來。」她滿面流淚走過來,扶住我的肩膀,「你不要這樣好嗎?我是你的長輩。」

我順勢抱住她那修長的雙腿:「媽媽,你拒絕我沒有關係,只要我今生能當著你的面說聲——我愛你,我是認真的愛你,這就足夠了,別的我就什麼都不想說了。」我仍然跪著說,「媽媽,求你一件事好嗎?」

「小濤,只要不是過分的要求,媽媽就答應你。」她低頭看著我,說。

「媽媽,如果我死了,請您到我墳上看我一眼,行嗎?」我可憐巴巴的看著她,說。

「小濤,你怎麼說傻話呀。快起來,你不要這樣。」她使勁把我拉起來,給我擦去眼淚,「小濤,我比你大整整二十歲啊。」

「媽媽,他找的比他小二十歲的女人,你為什麼就不能容納比你小二十歲的我?」我也為她擦去眼淚,問。

我的話起到了作用,她不再做聲,心裡在鬥爭著,淚水一個勁的流出。

「媽媽,我不強求你,我只求你原諒我。我走了。」我轉身就要走。

「別走,小濤。讓我再想一想。」她哭泣著說。

我回過身子,看著她。這張成熟美麗的面容,第一次距離我這麼近,那香噴噴的呼吸吐在我的臉上。我忍不住抱住她,緊緊的抱住她,用我的嘴舔舐著臉上的淚痕,然後煙道肚子裡。她依然反抗著,但只是扭動身軀,不是很堅決了,嘴裡一直說著:「不要,不要……」可當我吻住那薄薄的小嘴的時候,她卻像火山爆發一樣,緊緊的抱住我的腰,把香噴噴的舌頭頂進我的嘴裡。她很努力的回吻著,兩個腳踮起。我不想她那麼勞累,把頭盡量的彎下去。

我的手滑下去,隔著睡褲揉著那朝思夜想的屁股。她沒有拒絕,只是把身子緊緊的靠在我的身子上。我的手伸進褲子裡,肉貼著肉摸著那光滑的屁股。她先是一驚,但馬上又安靜下來,繼續親吻著。舌頭在攪拌著,手在摸索著,雞巴也硬如鋼鐵在她的小肚子上亂頂著。我已經不能在滿足當前的狀況了,輕輕的來了個公主抱,把她抱起來,然後仍然親吻著,走進她的臥室,把她輕輕的放在二人床上,我的身子壓了上去。

我們在床上親吻著,擁抱著。我先摸了那饅頭大小的奶子,又去摸了陰道。要知道我這是第一次摸成年女人的陰道,我感到潮濕一片,但那絕不是尿,而是像油一樣的滑嫩。在我脫褲子的時候,她有個小小的反抗,但隨即被我熱吻淹沒了,還抬了一下屁股,褲子連同褲衩順利的脫掉了,然後我又脫去她的睡衣,一個白花花的女人身體就展現在我的眼前。可是,當我拿著雞巴要進入的時候,問題來了,因為激動,竟然還沒碰到陰道,就突突的射了。

「第一次嗎?」過了好一會,她問。

「嗯。」我不得不承認。

「別著急,慢慢來。」她像個經驗豐富的教師,在耐心的教導我。

兩個裸體在床上親吻,摸索著。我不敢放開她,我怕她反悔跑了,死死的壓住她。幾次,我想拿她的手放在我雞巴上,但都被拒絕了。過了好一會,我的雞巴才重新硬了起來,可又在要進入的時候遇到了難題,我竟然找不到入口。

「媽媽,我不會啊。」我求助的說。

她撲哧笑了,說:「你自己找,我不管。」

我拿著雞巴在陰道上來回的頂著,卻始終找不到入口。

「你這個小處男。」她笑著說,伸出手扶住雞巴,向下一壓。

這時,我就感覺到那裡像有吸力一樣,把我的整個雞巴吸了進去。這裡是溫暖潮濕的,是很潤滑的,我這才開始大力抽插。因為剛才射精了,這次我遲遲沒有射。我真實丟死人了,竟然不知道女人會有高潮,見她臉部扭曲,身子亂動,嘴裡像哭一樣的喊,我誤以為是給她弄痛了,連忙停了下來,一直到她狠狠敲打我的後背,叫著讓我快動,我才反應過來,奮力的抽插起來。之後,我又射了,都射進她那陰道裡。

「我真沒想到你是個處男。」之後,她好像很滿意,「小濤,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說。」

「嗯。」我喘著粗氣答應著。

「就連你的爸爸媽媽都不要說。特別是建偉,千萬不要告訴他。」她很擔心的告誡我。

這就是我第一次和她做愛,也是一生中第一次做愛,我把處男獻給了我最喜歡的女人。這一年,我剛好十七歲,高二學生;她三十七歲。這一晚,我沒有回家,一直擁抱著她。我很發揮,又做了兩次,但最後一次沒有射出來,但我是幸福的,因為我得到了我所喜歡的女人。而她從一開始的矜持,到最後的主動,讓我知道了一個女人瘋狂時候是什麼樣子了。所以,我們這一宿是幸福甜蜜的。

第二天一早,我們在分別的時候,都依依不捨,在門口緊緊的擁抱,親吻。

「小濤,你可不要騙我。」她還是擔心,畢竟我比她小二十歲。

「媽媽,我會永遠的愛你的。」我摸著那光滑的屁股說。

「別叫媽媽,怪彆扭的。叫我的名字吧?」

「素娥,我愛你!」我認真的說。

「小濤,我也愛你!」她也鄭重其事的說。

「喊我老公,好嗎?」我笑著說。

「嗯,老公!你呢?」

「老婆!」

「哎!」她答應的響亮而清脆,裡面仍然帶著撒嬌的聲音。

建偉回來了,我和素娥都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她仍然叫我「兒子」,我還是叫她「媽媽」。只是看著建偉總是很彆扭,因為昨晚我做愛的人畢竟是他的媽媽,覺得對不起他。但過後一想,畢竟我喜歡的是他媽媽,事情也發生了,心裡也就坦然了。之後又出一件事,建偉偷偷告訴我,他昨晚做夢,和我媽媽做愛了。我只是假裝討厭說了他一句什麼,然後心裡美滋滋的,因為我是真正的肏到了他的媽媽。

之後的日子裡,每到我有時間還是去建偉的家,只要她不在家,大多數我都要和他媽媽做愛。素娥每次都很害怕,怕建偉突然回家堵到,可又經不起我軟磨硬泡,還是滿足我。很多時候,做完愛後,素娥總是說:「我這是上輩子欠你的。」我會笑著說:「一定是,要不怎麼會見你第一面,就被你吸引住了呢?」但很多時候,我會抱住素娥,摸著屁股說:「我會娶你的。」素娥會很開心。

不久,建偉的爸爸回來了,我也見到認識了這個局長,原來這父子不但長的很像,說話的粗魯也很像。他爸爸回來是有件大事,就是要建偉退學,到他的電力公司上班。大家都知道,現在大學生到電力公司都不容易,一個中專沒畢業的建偉卻能輕易的去,都是因為有個好爸爸。當他爸爸知道我和建偉是好朋友的時候,拍著我的肩膀說:「等你念完大學的,叔叔給你辦。」

我激動的說:「謝謝叔叔!」

我的「謝謝」有三層含義,表面上看是對建偉爸爸要把我辦到電力公司上班的謝謝。第二層的含義是謝謝她不正經,把那麼好的妻子白白送給了我。第三層的含義最主要的,就是把礙事的建偉給弄走了,讓我和素娥更加如魚得水。我這些含義只有我和素娥明白,之後,素娥狠狠的擼著我的雞巴說:「真是便宜了你。」於是,我和父母說要住校,就搬到建偉的家,和他的媽媽住在一起了。

轉眼,一年過去了,我讀高三了,因為要考大學,學習任務加重了。每天晚上,我還是要做愛。素娥很認真的告訴我,為了不影響我考大學,決定不讓我在她家住了。她說:「你還是回家吧,如果考不上大學,就別來找我。如果考上了,你隨便提出什麼要求,我都會滿足你。」我知道她說的「隨便提出什麼要求」的含義,因為我她一直沒有滿足我口交和肛交,如果我考上大學就能滿足我。於是,我一隻手摳著屁眼,一隻手摸著小嘴說:「你不能食言噢。」她說:「不會的,都給你。」

也趕上巧事了,我父母怕我住校不能好好學習,非要我回家。我開始努力復習,我承認那時的想法,之所以那麼拚命,也就是害怕失去建偉的媽媽。很多時候,我也忍不住去找她,要求做一次,但她都是拒絕,可我說:「憋著我就學不下去。」她還是同意做一次,但做完了馬上攆我走,從來也不留情。

高考的時候,家長都在學校外面等待,這成了我們中國一大奇觀。在這兩天裡,素娥也來到學校外面,但她沒有和我父母站在一起,一個人躲在大榕樹下。不是先看到父母,而是看到她那雪白連衣裙包裹的苗條的身段,我遠遠的向她伸出勝利的手勢,她會意的笑了。就在我和父母走的很遠的時候,她仍然站在那裡,像尊美人塑像目送我遠行。

當晚,我去找素娥,自認為考的很好的我,向她提出口交要求。但她還是沒同意,說:「等錄取通知書下來,我會給你的,並且還會給你更大的驚喜。」我不知道她要給我什麼驚喜,但我好幾天沒有做愛了,這一天哪都沒有去,就在素娥家中,只要雞巴硬起來,我就會抱住她插進陰道裡。後來,她索性不穿衣服了,就光著身子陪著我。

錄取通知書終於下來了,我考進了北京一所大學,素娥很開心。為了獎賞我,她決定和我一起去北京旅遊,順便看看我所在的大學,熟悉一下路徑。於是,她打電話告訴建偉,要去北京看一個同學。而我也告訴父母,說考完試了,要和同學出去玩幾天。

素娥經過一番精心打扮,上身穿著緊身粉紅色T 恤,下面穿一條牛仔褲,故意把美麗的屁股凸顯出來,臉上塗脂抹粉,一頭瀑布秀髮,看上去真像二十多歲的少女。她在我面前轉了好幾圈,問:「我這樣能配得上你嗎?」我興奮的抱住她,雙手在屁股上摸著,心中充滿了幸福。我們就像一對情侶一樣,登上了火車。

在北京,沒有人認識我們,所以不在拘束,和正常的戀人一樣,手牽著手,或我摟著她的細腰,或她挎著我的胳膊,在這半個月裡,我們遊覽了故宮、八達嶺、水立方、世界公園、香山、頤和園等等景點,素娥告訴我,這就是給我的驚喜。當然,都是素娥出錢,她還告訴我,以後大學也要供我。

但最激動的時刻還是在晚上,我們住在一個還算豪華的賓館裡,房間裡只有我們兩個人。第一夜,我緊緊的抱住她,慢慢的脫去她的衣服,親著嘴,摸著屁股。

「素娥,你答應我什麼,還記得嗎?」

「我知道。」她慢慢的蹲下身子,「我告訴你,我的嘴從來都沒用過,今天給你了。」說完,就一口含住我的雞巴。

我低著頭看著她美麗的面容,手不停的摸著秀髮,摸著那粉嫩的臉蛋。她一邊做著口交,一邊用美麗的眼睛看著我,好像是問「舒服嗎」?我的雞巴在她嘴裡膨脹著,使我不能自己,於是,我抱住她的頭,開始抽插,最後把精子射進她的嘴裡。在射精的時候,她完全靜止了,眼睛一直看著我,好像有些責怪的樣子,靜靜的等待我射完,然後雞巴從她嘴裡滑出。

「咳咳……」她乾嘔幾聲,把精子吐了出來,捶打著我,「你這個死小子,都射人家嗓子眼裡了。」

我壞笑著把她抱起來,放在床上,不顧她嘴骯髒,親住她。她像一隻溫順的小綿羊,倒在我的懷裡,一隻手握住了我的雞巴。這一夜,我們又做了兩次愛,雖然是屬於真正的性交,但前奏已經突破了以往,她很主動的給我做口交。為了報答她,我也用舌頭舔了她的陰道,也舔了那漂亮的屁眼,而舔屁眼也給肛交做好了準備。

第二天,我們做了肛交。她又告訴我,她的屁眼誰都沒有動過,算是處女,作為我上大學的獎賞,給我了。可是,她的屁眼很狹小,很難插進去的,每插進一點,她都疼的慘叫起來。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很心痛,想放棄,可她卻要堅持,我知道她這是要為我奉獻一切。最後,我真的把雞巴全都插了進去,並且射精了。然後,她又紅著臉捶打我,罵我。

在北京的半個月夜晚裡,我們瘋狂做愛,口交和肛交也經常做,做肛交還有了經驗,床旁邊放著一盆水和香皂,把屁眼和雞巴抹上香皂,就容易插進去了。每當她看到我端一盆水來,就明白意思,她會嬌羞的捂著屁眼嚷著不讓肏. 後來,很多時候,是她端來水,笑著說:「你明白不?」我們就這樣度過了美好的日子,這半個月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

讀大學了,我和素娥分開了,但心卻在一起,我們會經常通電話。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說:「我愛你!」同學們聽了,都以為是我的女朋友。正因為如此,我在大學裡一直也沒有處女朋友。她很擔心我處女朋友,但又勸我應該找個女朋友,她的意思是我還年輕,不能總守著她。我告訴她,我會愛她一輩子的,不會找別的女人,她聽了我的話,竟然在電話裡激動的哭了。

每到假期回家,我都會迫不及待的先到她家,進屋就做愛,把憋了許久的精子都射進她的陰道裡、嘴裡和屁眼裡。但每次到她家,我都是小心翼翼的,害怕建偉在家。有一次,我就做了冒失的事,敲開門就要來個熊抱,她馬上躲開了,大叫著:「建偉,你的好朋友來了。」我才知道建偉在家,我們馬上恢復到朋友的關係,說說笑笑,她也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最具有諷刺的一回是放寒假,我迫不及待的去找素娥,繼續要把精子釋放出去,可是那天是星期天,建偉在家。建偉一直以為我是找他,又很長時間沒有見面,自然很親熱,讓他媽媽做幾個菜,我們要喝酒。吃飯的時候,建偉發現湮沒了,就下樓買煙去了,屋裡又只剩下我和素娥。

我們倆緊緊的相擁親吻,訴說離別之情。我告訴她,現在我很想那事,她說等機會,可我卻忍不住,把堅硬的雞巴在她肚子上亂頂。她笑著說:「看你憋的。」這才答應做口交,於是我們來到窗前,我站在那裡看著窗外,她蹲下身子掏出我的雞巴,說:「你快點啊。」就一口含住我的雞巴。一種久違了的幸福充滿我全身,我眼看著建偉走出食雜店又走進樓洞,開始射精。剛收好雞巴,就聽見鑰匙開門聲,她來不及吐精子,只好咽到肚子裡。

我把精子射出去了,一身的輕鬆,又和建偉有說有笑。她站在建偉的身後,狠狠的瞪著我,做咬牙切齒的樣子。我只是笑笑,繼續和建偉聊天。她又狠狠的瞪我幾眼,就到廁所去了,我了斷又去幹嘔。建偉還是那麼粗魯,見他媽媽出去,就輕聲對我說:「我前天看到你媽了,你媽屁股還那麼大,我真想摸一把,還想讓你媽給我做口交。」這時,素娥走進來,建偉才收住嘴,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我看看他媽媽,又看看他,心裡不住冷笑,心裡話:你只是說說而已,可你媽的肚子裡正流淌著我的精子,而這精子正是從嘴裡嚥下的。

大學的日子是漫長的,我時刻想念著素娥。她也知道我的痛苦,沒事的時候會到北京,陪我幾天。每次來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就像個小姑娘,我們會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但她畢竟是四十多歲的女人,還是讓同學看出破綻來。我說她比我大七八歲,但我們彼此相愛,沒想到這樣的謊言,同學們竟然相信了。

轉眼,我畢業了。建偉的爸爸果然沒有食言,給我安排電力公司了,但工作沒有建偉的好,人家做機關,而我幹的是野外作業。但慶幸的是,沒把我安排在建偉爸爸的城市,而是在本市,這樣,我又可以和素娥經常在一起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已經二十八歲了,和建偉的媽媽相處了十一年了。這時的素娥已經想開了,她告訴我,如果我有合適的女孩,她會默默的離開。可我卻捨不得她,因為她在我生命裡已經很重要了。她生氣的說:「你終歸不能和我這樣老太太生活一輩子吧?再說,我也是有家的人,我不能和他離婚,因為我還要靠他養活呢。」但是,我還是不想找女孩,我就想守著她。

素娥見我很執著,於是,給我介紹個女孩,她叫張小紅,是建偉的堂妹。她很漂亮,體型也很健美。她對我是一見鍾情,於是我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女朋友,我們開始相處。在這段時期裡,我還是去找過素娥,想和她做愛,但大多數都被拒絕了,更談不上口交和肛交了,插進陰道都不容易了。

素娥對我說:「我們一定是上輩子姻緣沒有結成,才有了這一段情。如果我比你小幾歲,就不會放過你的。可是,我畢竟年紀老了,快五十歲的人了,不想耽誤你的青春,更不想因為我倆的事鬧得滿城風雨,所以,我們今天就做個了斷吧。以後,你不要找我了,我也不會在和你做什麼了。我們還是回復到母子關係吧。」

於是,我和張小紅結婚了,素娥成了我嬸子,她老公成了我伯父,而建偉成了我大舅子。雖然我嘗到了處女的滋味,可我還是很惦念素娥,我總認為她是我第一個女人。在結婚後,我又找了幾次素娥,但她都拒絕了我。不久,張小紅懷孕了,我們不能做愛了,於是,我找到了素娥。

「小紅懷孕了。」我說。

「好事啊。」素娥沒聽出我的意思。

「我們不能做那種事了。」我說。

「噢。」素娥這才聽出我話的含義,「好吧,現在我答應你,等小紅生完孩子,就不許了。」

於是,一種久違了的幸福又重新落到我的身上,我們又回到了以前,性交、口交、肛交。之後,就有說不完的話。素娥告訴我,她非常感謝我給了她那段感情,那時的她好像又回到少女時代,是我讓她回顧了初戀的甜蜜。我趁熱打鐵,訴說了離別之苦,要她以後不要再拒絕我,即使小紅生了孩子後,也要保持這種關係。

當時的我,做了一個浪漫的動作,單腿跪在素娥的面前,向她求婚。素娥激動的再次流淚,連連點頭,說:「我答應你,小濤。但是,不要讓別人知道。」我高興的從兜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然後脫光了她的衣服,把頭埋在她兩條雪白的大腿中間,舔舐那香噴噴的陰道。這天,我們又做了好幾次愛。

「素娥,你是我的女人。」

「嗯,小濤,你是我的男人。」

「老婆。」

「老公。」

素娥到廚房端來一盆水,旁邊放著香皂,臉紅紅的說:「知道要做什麼不?」

「明白。但你先給我做這個。」我說著話,把雞巴插進那漂亮的小嘴裡。

建偉也結婚了,但他還是那麼粗魯,見到我的面,還是經常說:「你小子行啊,娶了我妹妹,我沒肏到你媽,你卻肏我妹妹了。知道嗎小濤,我還是很想操你媽的。」

每聽到他這句話,我都要找他媽,狠狠的肏一回,這裡有報復心理,但更多的是愛情,是和建偉媽媽那真摯的愛情,純潔的性愛,高尚的口交,榮耀的肛交。

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