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少女的墮落!

生命的前十八年,我都活在一個山川圍繞的城市。城市繁華而美麗,一江流過,客商不息。但這與我並無太大關係,我只是活在這個大城市的小角落裡,過著日復一日平凡的日子。

父母對我甚好,百般苦痛也聽我傾訴與我共勉。我將重心都放在學習上。高一我本是普通班的一員,卻在一年後成功進入火箭班,也算是我回報他們對我任性的包容。

在日益增長的學習壓力中我開始看腐文。沒錯,就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情,越是虐待的我越喜歡,捆綁,鞭打,菊爆,奴役……甚至還有變性與雙性,我自己都沒想到我的口味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如此的重。但我並不期待現實中的同性之戀,因為我一直覺得他們會破壞文中的美感。

我悄悄喜歡上了一個男生,卻從未表白。我熬夜到12點來第一個對他說生日快樂,為他做過他最喜歡的蛋炒飯,做最靠近窗戶的位置以求每天他經過我們班級時能看著他。

但我沒有表白,不是因為他太優秀或我太平庸,相反,我是那樣驕傲,卻又那麼狂熱得喜歡著他。我有一米六八的身高,這在我們這個地方已經相當拔尖。何況我雖然不是波霸,也稱不上女神,但是前凸後翹,面容精緻,即使梳著最土氣的馬尾,從小也一直被人稱讚文靜,有氣質。

最終高考結束,我離開了家裡來到一個遠遠的大學。之前幾個月我一直為他與另一個女孩走到了一起而傷心不已,甚至是有些病態得開始打扮自己,穿著超短裙黑絲襪出現在同學聚會,與好幾個對我有好感的男生廝混在一起。過去的幾年他們都陸陸續續來表達過心跡,但從未得到我一絲一毫的上心,但我現在正肆無忌憚得被他們圍坐在KTV包間的中間,隨著夜幕深沉而來的是躁動的心。我默許他們越來越大膽的把手放到我的肩膀,纖腰甚至是大腿上,裝作酒醉隨他們任意撫摸。

他們也好像開竅了似得感覺到了我的暗示,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大,他們的手有的在我背脊慢慢滑動,有的在我的絲襪美腿上慢慢打圈,還有的輕輕揉捏著我的胸部,拉扯我不知不覺已經硬起來的小葡萄。我就在這時發現了我的身體是異常敏感的。即使他們只是輕輕撫摸過我的背脊,手臂,我都愈發感到一陣陣酥麻穿透全身。當他們大膽得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甚至於偷偷摸進裙底,扣弄我的私處,我都得費好大力氣忍住自己的嬌喘,以免進一步挑逗他們。哪怕我知道我潮紅的臉色早已昭示著這個誠實的肉體背叛了她的主人的意志。也感謝我們父母的家教,大家也都是早早散去回家,不曾有在外過夜的情況,自然他們也不能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了。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到了要走的時候,我收拾自己的行囊,收拾了與所以男人曖昧的關係,放下了對他的感情,來到自己的大學。

我開始做個乖乖女,早起,跑步,上課,自習,成為班委,進入學生會。在部門裡我漸漸出名,因為人越多的場合我越冷淡,和那些充斥著功利心或豪邁氣息的女生大有不同。但更因為我冰冷的氣質和漂亮的臉蛋,當然還有越來越好的身材的關係,我很收男生的歡迎,儘管我與誰都沒有深交。

我在負責組織一個活動時認識了我現任的男友,我叫他小峰。他在他們學院同樣小有名氣,因為人長得高大,又有那麼一點帥氣,在網絡上還有女生求過他的聯繫方式呢。

在內心深處我們很像,開朗,喜歡跟朋友肆無忌憚得秀下限,而在人前卻是淡淡的冷漠。

轉眼間大學生活就過去了3個月,而我與小峰的交往也有一個月了。他漸漸瞭解了我喜歡看BL的愛好,時常只是默默得聽著我跟他講述我看過的所有腐文。但我沒有告訴他的是,我開始愈加深入的把自己代入到劇情中,尤其是小受的角色裡。深更半夜時,我經常開始幻想自己是文中得受,被捆綁,囚禁在無人會來的地下室,小倉庫中,小穴,菊花裡插著大號的按摩棒,淫水不受控制得流了一地。

而我就在這樣的環境裡不斷的被人干到雙目失神,或是被百般凌辱,被乞丐輪姦,被妓女調教凌辱,甚至擺出下賤的母狗姿態,被公狗們輪流上。

這樣的我是被隱藏在心裡的,從來沒有人知道過,但我想在小峰面前,我好像漸漸掩飾不住了。

小峰又不是什麼純潔的小男生。曾有一次我跟部裡的人去唱歌,有幾個男生以前還追過我,他知道以後就在我唱的高興的時候發了條信息給我,附上了他最喜歡的女優照片。魂淡!那女的要胸沒胸,身高也一般,不就長個清純的臉沒,還不是千人騎萬人上的主。

我決定要好好懲罰小峰,用我自己的方式。

過了幾天,正好是我們在一起一個月的晚上,我特意穿了淡藍色牛仔布連衣裙,領口大大的敞開,露出胸前一大抹白膩膩的肉和微微的乳溝。裙子的下擺只到大腿二分之一處,然後伸下來兩條修長的黑絲美腿。我沒有挑太透的那種,但只要曲腿坐下,還是有隱隱的肉色露了出來,能夠讓人一下子血脈噴張。

沒有化妝,我一貫對自己的素顏很是自信,就這樣出了門,跟峰子在晚上的約會開始嘍。

我們像往常一樣慢慢牽著手在操場上踱步,周圍小情侶一對對得經過,等到最後一點日光慢慢消散了,我慢慢拉著小峰到了一個隱蔽的角落處,周圍的樹木隱隱遮住了我們,正好別的情侶們還沒過來搶佔這一「偷雞摸狗」的聖地,我就在這實施我的計劃啦!

「小峰」我輕輕把他推到了樹幹旁。

「小瓊,怎麼了?」他還是那麼溫柔的笑著看著我,只是眼神怎麼看上去,那麼猥瑣。

我沒回他,而是把本來懷抱著他的右手,突然往他襠部一伸。

「唔……」小峰臉色一下子變了,是那種很想叫又叫不出來的感覺。

「怎麼樣,很爽吧。」我一臉得意的抓了抓手裡的玩意兒,怎麼還那麼軟。

「你在幹嘛,別抓!」小峰突然低吼一聲,嚇了我一跳。

「幹嘛啊,」我委屈的回一句:「你們男生難道不都喜歡女孩子給你們用手,那個啥麼?」我還矜持得用那個啥來代指,哼,不就是肉棒麼。

小峰只能一臉苦笑:「是喜歡啊,但不是喜歡你一直抓著我的蛋啊。」???

蛋???

看到我錯愕的表情,小峰也不可置信的看著我:「你不會不知道男生除了屌還有蛋吧,那可是儲存精子的地方。」

「啊!」我低聲驚呼一聲,下意識摀住了自己的嘴。看了那麼多年BL,我只知道提槍硬上的,卻不知道原來那根東西下面還有兩個蛋啊!

囧o(╯□╰)o

知道小峰剛剛被我一抓,估計不知道得有多疼,我心裡的歉意一下子上來了。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本姑娘不懲罰你了,改成補償你好了。

就在小峰對我無語凝噎之時,我輕輕扯開他的運動長褲,將手直接伸進了他的內褲裡面。

「小瓊?」他還想說什麼,我直接用深吻堵住了他的嘴。我發現原來我還有當個攻的潛質嘛。

小峰的內褲裡一片火熱,而我輕輕抓住他還沒勃起的小弟弟時,我感覺他的下體很明顯的聳動了一下。我自然不客氣的一把抓住,輕輕地揉弄龜頭部分。感覺到手裡的柔軟很快的變得堅硬起來,我開始輕輕地上下套弄,然後頻率越來越快。

「唔」「唔」小峰好似沉溺其中一般,連掙扎都顯得很無力。我自然更加興奮,不只是套弄,還揉搓起他的肉棒,甚至於挑弄他的兩個蛋起來。

「哼,好了,我走了。」就在小峰的表情漸漸迷醉到幾乎感覺不出我的芊芊玉手之外的事物時,我決定適度收手。這就是對他的懲罰,趁他浴火焚神時抽身離去,哼,你就好好幻想你的AV女神洩慾吧,本小姐不奉陪了。而且我還不想把他的獸性激發的太過分,要不是在這個操場上人來人往,我還真不敢做這種事情,怕他一下就把我按倒。雖然到目前為止主動權還在我手裡,可對比我們兩的身高、力量,一旦他獸性大發,我幾乎沒有反抗的可能性。

唉,女孩子老愛找又高又壯的男生可不行,太不安全了。

可是事情明顯出乎了我的預料。感受到了我的離去,小峰一下子睜開了雙眼。我發誓我從來沒見過他這個樣子,完全的雙眼無神,但看到我時又好像一下子集中起注意力,爆發出凶厲的神光。

他一下子抱住我,然後把我按倒。我跪在地上,膝蓋真的好痛,可是我還來不及喊疼,他一下子脫下褲子,那根陽具一下子露了出來,「啪!」的一聲,打在了我的臉上。

怎麼形容那一下子的感覺,像是被激發了什麼。我想起那一幕幕,我被那幾個男生圍坐在中間,仍由他們的手在我身體上攻城略地的瞬間。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力氣,又好像一下子放棄了什麼束縛。

我順從的打開嘴,接下來小峰的陽具與他的,慾望。

學著從BL裡看來的口交技巧,先用舌頭在龜頭處緩緩打轉,然後緩緩吞吐著這根陽根。儘管如此,第一次的我還是顯得很生澀,不少次都讓牙齒咬到了那具大屌。

小峰閉著眼默默享受著我的侍奉。過了一會兒,他把手放到我頭上輕輕搓弄,說:「我就喜歡你這樣跪著服侍我的樣子。」他閉著嘴就不說了,但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也許是命裡有時終須有,剛剛我還在享受著當一個S的感覺,下一刻就被打回M的原型。

秦亦瓊,你就是個婊子,賤人,喜歡跪著被人羞辱玩弄。就這樣想著,下體微微得開始濕了,然後是止不住的流水,打濕了我的內褲,順著絲襪開始蔓延我的大腿。有那麼一兩滴,透過絲襪往外低下,劃下淫靡的弧線。

小峰開始衝刺。他抱住我的頭,不停地開始快速抽送。那根大屌無情的碾壓了我的舌頭,口腔,在我的喉嚨裡深入又拔出,那樣的痛苦難受,而我卻忍受直到甘之如飴。下體愈加不堪,我甚至把手放了進去,緩緩撫摸我的陰部,摳弄著我的小穴。

「唔~ 呼~ 」伴隨著小峰的低吼,一發腥臭的子彈在我的嘴裡爆發了,而下身也好似到了絕頂,淫水破薄而出,一陣酥癢的感覺從下面直衝大腦,然後又被快感瞬間淹沒。

小峰把陽具拔出,而我卻癱坐在地,久久無力爬起,小峰想讓我把精液吐出來,而我隨意的翻了個白眼給他,將他們緩緩地嚥了下去。

說不定以後會經常吃他們呢,要早點習慣才行啊。

想著,就忍不住輕輕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