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出軌實錄

“亞士都”社區,位于新竹市郊區,擁有32戶獨立高級住宅。

早上10點,社區管委會總干事亞明上班沒多久,辦公室桌上的電話鈴響起,亞明拿起話筒說:

「社區總干事!您好!」話筒傳來:

「總干事你早!我是徐太太啦,不好意思,來我家一下好嗎?有點事想請你幫忙!」徐太太姓林名淑娟,是社區里的住戶,大學畢業,34歲,先生是讀大學時的學長,在市區開設貿易公司,家境不錯,育有一男一女,在教育大學附屬小學讀書。她雖然不是頂尖的美女,但外表亮麗,個性溫柔,瀟灑的氣質特別顯示出女性成熟的美艷,尤其白晰的皮膚,豐盈均勻的身材,再加上一雙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讓人感到嬌柔、善解人意、有另種知性和感性之美!

通常白天老公上班,小孩上學,只有她一個人在家,閑來無事,常打電話找亞明聊天,她感到亞明的知識領域很廣,社會經驗豐富,所以常會約亞明到她家喝下午茶,談些紫微斗數,或聊人生情事。

亞明56歲,社區管理委員會的總干事,台北工專畢業,身高1米68,体格健壯,未到社區服務前,是某知名紡織廠的廠長,80年因小老板到大陸投資設廠,被派往大陸新廠任職,數月后因不適于大陸的工作環境,在多次申調返台未果后,毅然申請退休,當時還讓許多同事感到可惜及不解!返台后”在家里休息了一陣子,后來轉經介紹進入“亞士都“上班,在社區服務多年,徐太太的美貌讓他睽違很久,常藉機跟徐太太聊天,兩人就像知己一樣,相當熟絡。

放下電話,亞明離開辦公室,走進徐太太家,見徐太太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臉色有點蒼白,沒有往常的神采,又好像有點不知舍措的樣子,氣氛有點跟往常不太一樣,亞明感覺怪怪的,忙問道:

「什麼事?」

「不好意思,有點事想麻煩你,來!來請坐!」亞明在對面沙發坐下,徐太太原本有點蒼白的臉此時又變得微微紅暈,小巧微翹的紅唇緩緩的說道:

「是個很難為情的事,這件事千万不能讓別人知道,包括我老公在內,不然我就完了,你可以嗎?」「什麼事?很嚴重嗎?」

「哦!是點私事,只是??只是?是很難為情的事,你要先答應我,這件事,事后絕不能說出去,我才能告訴你,不然我只有去找醫生了!」「找醫生?你生病了?」亞明說:「生病是該找醫生!什麼病?」「唉呦!不是生病啦,只是??只是??只是出了點問題,想請你幫忙。」徐太太急得秀臉一陣紅一陣白,雙手直搖的說:

「你一定要先答應我,發誓絕不會跟第三者說,包括你的親密家人及我老公在內,我才能請你幫忙,不然是會出問題的。」亞明見徐太太說得那麼嚴重,心里實在想不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不是生病?

不能給別人知道的事?那會是什麼事?心里有點吶悶也感好奇,只得說道:

「好!我答應你,絕不會說出去的,我發誓!」見徐太太閉上眼睛,良久!爭開大眼直視著亞明說:

「你知道我老公今早出國去了吧!都是這個死人惹的禍,不然也不用那麼丟臉的來麻煩你,是這樣的,我看你為人老實誠懇,不像是會占人家便宜的人,才敢厚著臉皮找你幫忙,也望你不要誤會,因為這種事去醫院,我怕會被醫生取笑,所以想來想去,只好找你。」徐太太一雙晶瑩的眼睛,彷佛一潭深水,望著亞明繼續說道:

「我老公今天要出國,昨晚我們?我們相好,因為不是安全期,我叫他用保險套,做完后可能太累了吧,老公那根沒抽出來,我們就相擁睡著了,早上忙著送老公出國,及小孩上學,回來后整理房間,才想到昨晚用過的保險套,不知老公丟在那里,要趕快處理,免得小孩回來后發現,那知道垃圾桶、床上、床下、整個房間都找不到,后來想該不會是我老公睡著時,那個東西沒有抽出來,而掉在里面吧?我趕緊拉下內褲用手指往里面摸,哇!還真的在里面,我慢慢的用手指想把它挖出來,可是?感覺到它好像愈挖愈進去,我心里一急,怕再挖下去會把它給挖進子宮去。」說到這里,徐太太那雙大眼已含著淚水,必竟說的是難為情的事,而且面對著既非老公,也不是醫生的男人訴說這種事,羞愧直讓她兩頰通紅,愈說聲音愈小!

而亞明聽到這里,也愕在那里,有種不知身在何處之感,心想莫非是聽錯了?她為何要告訴我這種閨房之事?但見徐太太那嬌羞如花的樣子,可又不像作夢!亞明急著問道:

「那該怎麼辦?」

「想請你幫我把它拿出來!」

幫她拿出來?亞明這下真的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種事找我?有沒有搞錯?忙說道:

「什麼?幫你拿出來?這不太好吧?」想了想亞明又說:

「這?你會讓我??讓我看光光的,而且?手指要放入你那里面去!我???

我們可以這樣做嗎?」

「那怎麼辦?」徐太太嘟著小嘴說:

「只要你不說出去,給你看我是無所謂!我不敢去找醫生,老公又不在,不然!現在該怎麼辦?」是的!該怎麼辦?這種事找我?不妥!亞明心想,我又不是柳下惠!平常看她那均勻熟透的身材,指彈既破雪白細嫩的肌膚,就已讓人想入非非了,這下要是看了她的私處,而且又要用手指插入私處,這種就像做愛前做的愛撫前戲,難保控制得了自己的色慾?万一控制不住,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那?后果怎麼辦?誰來負責?她不怕我趁機欺負她嗎?正當亞明在想要拒絕,或想該怎麼來處理的同時,徐太太突然把裙子拉起來說道:

「不管了,來幫我拿出來吧!」

坐在徐太太對面的亞明,猛見裙擺下,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兩腿微張,大腿盡頭,烏黑黑的一片,黑漆漆草叢下的中間,有一道粉紅色的裂縫,她竟然沒有穿內褲,見到這種景象,亞明兩眼發直,真呆住了!也看傻了!

嬌羞的徐太太看著發愕的亞明,兩只眼睛直盯著自己的下体看,臉頰有點發燙!無可奈何的站起來,走到亞明身旁說:

「別看了,還是先去洗手吧!」

說完拉著亞明往洗手間走去,這時的亞明腦海一片空白,心里直想著裙底下的景象,任由徐太太擺布,匆匆把手洗淨后,跟隨著徐太太走回客廳,徐太太往沙發上躺下,拉起裙子下擺,張開雪白的雙腿,私處小溪花瓣微開,嬌羞的說道:

「快點!別發呆了,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幫我拿出來吧!我相信你!」聽徐太太這麼一說,亞明回過神來,見一切已無法退卻,而且有個那麼誘人的桃花小穴擺在眼前,實在讓人心動得厲害!有機會一親芳澤,更況還是她自願的,心想這是在幫她的忙,假如再拒絕,真有點不近人情、說不過去了,雖然覺得尷尬,也只得說道:

「那??對不起了」

徐太太的私處,散發著新鮮成熟的美感,雖有過生育,但完全看不出來,雪白平坦的肚皮下,恥毛黑漆漆一片,又濃又多,倒呈三角形,散布整個大腿根部,在恥毛淹蓋下,小穴豐滿像座小丘,有如神秘溪谷,中央一條粉紅色的裂縫,兩邊雙丘微微隆起!依亞明的經驗,恥毛濃黑又多的女性,多屬性慾强烈者,不知道徐太太是不也是這類女性?

亞明小心翼翼的,撥開粉紅色的花瓣裂縫,慢慢的將右手食指插入,陰道很緊,但已有淫水,順暢的插入!徐太太是個良家婦女,私處大開讓不是老公的男人手指插入,這還是頭一遭,此時雖然已有准備,但男人的手指插入陰道里面,使她沒有辦法不去感受,這種感受引發了一股沒有想過,也未曾有過的異樣淫穢慾念。

心里一急,本能的合並雙腿,這一來亞明插入小穴的手被雙腿夾住,大姆指自然的按碰到女人最敏感地部位、陰蒂,剎那!徐太太就像被觸電的感覺,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緊隨而來,身体產生了一種微妙、難以忍受的焦炙感,有點暈眩,小穴里癢癢的,在好受與不好受之間讓她無法判斷應否繼續下去。

這時被手指按住的陰蒂,已不由自主地,慢慢勃起,像顆小肉球,熾熱的感受到一股騷慾,小穴深處已有花蜜慢慢滲出,不聽指揮的身体,讓她感到羞愧極了!

越想冷靜,羞愧焦躁感就越加强烈!

亞明的的右手被大腿夾住,手指無法再繼續插入也無法抽出,左手扶著雪白滑嫩的大腿,心想!這女人竟是如此的敏感,只手指輕輕的一碰,就如此蕩漾!再繼續下去,那不知會變成怎麼樣?悶吶該不該繼續下去!左手忍不住在雪白的大腿上輕撫,並輕聲的說:

「你還好吧?可以嗎?你腿要張開,不然我無法弄!」徐太太可真是百感交集,想到死鬼老公那麼不小心,如今讓自己的私處,被別的男人手指插入,雖然是自願的,但一種不安、羞愧的情緒,摻雜著另股不知由何處而來,無法抗拒的的慾念,全身發燙,滿臉通紅,無奈的說道:

「好嘛!但你要輕一點!」

徐太太再度把雪白的大腿緩緩張開,亞明左手輕輕的把粉紅色陰唇盡量撥開,右手食指在陰道里上下左右的探尋,終于在子宮頸旁碰到了保險套,經來回勾挖數次,奈!淫水愈來愈多,陰道里潤滑無比,手指卻一直在保險套旁滑過,無法順利勾出。

此時徐太太已被挖弄得皺起眉頭,腳指往上翹起,微微發抖,身体深處一股熱流慢慢在擴散,雖然强忍著,喉嚨不由自主的發出嗯??喔?之聲,亞明見狀,感到這女人可真是性感尤物,怎麼會淫水蜜汁那麼多?單一只手指在濕淋淋的小穴里,跟本無法取出沾滿淫水的保險套,只得跟徐太太說道:

「里面的水好多,太濕了,又滑滑的,一只手指沒有辦法,我想用兩只手指,用夾的試試看,你要忍耐一點!」手指抽離陰道,徐太太頓時感到小穴空虛,騷癢難過,蜜汁跟隨著手指繯繯流出,小穴的肉丘業已微微隆起,粉紅的陰唇微微張開,陰蒂凸出,夾帶著一種淫穢的慾念,徐太太雖然想快點把保險套拿出來,但又想繼續擁有這種不曾有過快感慾望,矛盾的心情,讓徐太太難以取舍,只好嬌聲細語的說道:

「你要快一點,我快忍不住了!」

亞明見徐太太如此嬌羞狐媚模樣,眼前成熟、雪白、嬌嫩的雙腿,小腿均筠,腳趾整潔白嫩,大腿豐腴,根部烏黑黑一片陰毛,微卷發亮,粉嫩微隆的小穴,洞口微開,沾滿著有如朝早露水般的蜜汁淫水,在在的誘惑著?原本不敢存有絲毫淫念的亞明,此時心跳加速!本來要再度插入的手指,忍不住、不聽話的游向小陰唇及陰蒂上來回輕輕的摸撫?按?旋?寇?扭!

亞明褲襠里的小兄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膨脹得像根燒紅的鐵棒一樣,又燙又硬,令人無法忍受的淫念,促使呼吸加速,滿臉脹得通紅,手指不聽指揮的加速撥弄著陰蒂,另一只手在小穴旁,及大腿內側,輕輕的來回摸撫,捏扭!

徐太太本來難以忍受的淫念,經亞明巧妙的手指來回撫弄,一下子像洪水般的暴發,全身發熱,身体好像快被溶化,兩頰有如酒醉般的通紅,嘴里不由得發出,嗯?嗯?之聲,身体微微顫抖,雙手緊捉著沙發邊沿,頭向后仰,屁股微微往上抬,采取把小穴盡量配合著亞明撫摸的姿勢!此時徐太太已陷入以前未曾有過的興奮快感的漩渦里,顧不得羞恥,大聲的喊出,嗯ㄚ?嗯ㄚ?呻吟聲!

見徐太太如此熱烈反應,亞明情慾高仰,男人原始本能的衝動,已逼使他漸漸的無法忍受,失去原本的理智,根本忘記要取出保險套的情事,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徐太太壓去,嘴里說道:

「我忍不住了??我想要??」

徐太太此時,同樣的感到,自己也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前所未有的强烈慾念及快感,在在讓人無法抵擋,跟老公做愛也沒有過!好吧!不管了!就這麼一次就好!管它什麼老公,什麼貞節,全丟在腦后,一次就好!火燙的身軀急著要享受這種高潮!正當想接納亞明的同時,突然想到!啊!不行!保險套還在里面,現在怎麼可以?急著一邊推住亞明一邊説:

「不行!不行!保險套還在里面,要先把它拿出來,不然弄進子宮里面去要怎麼辦?會出問題的!」亞明一聽,回過神來,停住壓下去的身体,想到自己的衝動,感到万分的慚愧,望著徐太太紅暈的臉,俯下頭去,深情的,像蜻蜓點水般的,輕吻了一下徐太太微濕的紅唇,不舍的説:

「對哦!我真該死!OK!來!是要先把它拿出來!」同時嘴唇移到徐太太耳朵旁,輕聲的說道:

「對不起!我太衝動了,可是你實在太美太誘人了!讓我無法抗拒,更加下面迷人的寶貝小 妹妹,讓人不想也不行,差點做錯事,不會怪我吧?」「傻瓜!沒有人會怪你!」徐太太溫柔嬌羞的說:

「不過你實在也厲害!那雙手,就把人家弄得欲生欲死,我一直沒有過這種感覺,我不會怪你的!我們還是先把那個討厭的保險套拿出來,假如?假如?假如你真想要!我會??我會給你的,好不好?」亞明聽徐太太這麼說,知道徐太太業已心動,但還是先要把保險套取出來,其它以后再說,趕忙撥開小穴,伸入兩只手指,在小穴里掏挖,又挖又夾的,手指在陰道進進出出,比做愛還要强烈,徐太太被挖得全身發燙,强忍著一股,陣陣而來的高潮,粉紅色陰唇也完全變成暗紫色,小穴里的肉壁不停顫抖,小嘴咬緊下唇,雪白的喉嚨,發出嗯?嗯?呻吟,屁股愈抬愈高,讓手指能盡量深入,這樣過了兩三分鐘,亞明額頭已冒出汗水,還是無法取出,亞明說:

「不行!我看你把身体翻轉過來,再試試看!」徐太太依言翻轉身体,頭埋在沙發里,雙腿跪在沙發邊沿,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屁股眼及陰戶盡量張開,亞明再度把手指插入,這種姿勢能讓手指全根沒入,兩只手指順利的夾住保險套,終于在蜜汁泛濫中,慢慢的把保險套給夾出來。

事情應該到此結束,但這兩個人高脹的淫慾,並未因保險套拿了出來而退去,相反地,兩個人同時感到,沒有保險套的壓力,但心里產生了挖弄及被挖弄后的快感,渴望持續的慾火一直焚燒著兩人,這時几乎已癱瘓在沙發上的徐太太,身体翻轉回來,讓下身赤裸的身軀,陳躺在沙發上,意識蒙朧的說:

「謝謝你!真的好感激你!」半餉!見亞明沒有動靜,呆呆的蹲跪在大腿中間,一雙眼睛直視視的,望著自己赤裸的下体,徐太太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勉强撐起軟綿綿的身子,伸手摸著亞明的臉頰,眯著雙眼,嬌語輕聲的說:

「你想要?」

亞明股間的小兄弟已直挺挺的頂著內褲,又硬又熱,難過極了,伸手捉住徐太太摸在臉頰的手,往股間小兄弟摸去,徐太太的手碰到頂著褲子的陽具,好像發現寶貝似的緊握著,濕潤的小嘴,微微開啟,迎向亞明的嘴唇,熱烈的允吻著,濕熱的舌頭伸入亞明嘴里,任由亞明吸吮,身体深處,淫蕩的慾念,陣陣擴散,忍不住拉開亞明褲襠的拉鏈,手伸入內褲捉住硬梆梆粗壯的肉棒,一松一緊的套弄著。

突然「哇!」的喊叫一聲!感覺到手中的肉棒怎麼會那麼粗長?竟比老公的那只大上一倍有余?心想!這只肉棒要是放入小穴,小穴容納得下嗎?會插進子宮里去嗎?万万沒想到亞明竟有這種,會讓女人飛上西天,可愛但也讓人感到可怕的肉棒?玉手緊緊握住,感到又硬!又燙!心里又愛又怕!

亞明伸手解開徐太太的上衣鈕扣,脫掉上衣,奶罩,全身只剩下裙子,上身赤裸,露出雪白豐滿的奶房,軟綿綿像棉花一樣柔軟,粉紅色有如櫻桃的奶頭,已堅硬凸出,嫩滑的肌膚,微微發燙,亞明把徐太太輕輕的推躺在沙發上,嘴巴含住奶頭,舌頭來回上下的舔弄,輕咬、吸允、弄得徐太太全身舒浪,顫抖!小嘴?啊?

啊?的呻吟,一種奇妙的官能感覺遍滿全身,下体子宮緊縮的反應著,花芯里的蜜汁繯繯大量的流出,忍不住抬起屁股,身体微妙的輕搖扭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這樣,不知何時,兩人已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相擁著,在亞明溫柔的愛撫中,徐太太從心里深處感到陶醉,微微閉上眼睛,舒暢的仰起下顎,一只手抓住亞明的頭發,另一只手撫摸亞明寬大的后背,撼奮的情慾透過抱在一起的肌膚,傳達到亞明身上,亞明感到徐太太的需求,右手順著身体的曲線滑動,左手輕撫股間漆黑陰毛圍繞的小穴,中指順著洞穴蜜汁滑進陰道里,上下來回插弄,發出滋?滋?之聲。

徐太太感到奶頭產生了一股顫抖的電流,和手指進入密洞中產生的快感合在一起,花芯深處形成了一股快感的漩渦,放在亞明背上的手,緊抓著肌肉,呼吸愈來愈急迫,身体深處,產生强烈的慾火,急伸出右手,好像要將慾火托付在手上,傳達給亞明,輕輕的捉住,撫摸著緊密頂在大腿上粗大無比一直脈動的肉棒。

熱騰的肉棒被溫暖的小手握住,亞明興奮至極,忍不住輕喊:

「啊??徐太???」

徐太太握住肉棒的手,慢慢的滑動,濕潤的小穴被亞明的手指上下插弄,陣陣强烈的快感,衝擊著徐太太,回應亞明手指在陰道的插弄,右手快速的上下套弄著堅硬的肉棒,僅是如此几乎使亞明快要射精了。

為實現心想已久的淫穢意念,亞明急忙停止動作,身体往下滑動,徐太太發覺亞明的企圖,口交!也是她一直盼想要的,那種小穴及陰核被舌尖恬弄已及蜜汁被吸涌出來的感覺,是要人命的,現在發現亞明的意圖,就毫不猶豫的把大腿盡量張開,迎接亞明的臉進入濕淋淋的秘谷小穴。

顫栗的小穴裂縫,粉紅發亮,散發出芬芳的味道,好像期望著能盡快接觸到亞明的嘴,亞明看清楚淫蕩船形小穴裂縫后,在極度興奮中把嘴壓下去,亞明抱住徐太太的大腿,盡全力伸長舌頭,反覆地恬弄秘洞裂縫,以及輕咬腫脹凸出的陰蒂,又恬又吸的。

徐太太經此來回恬弄,挺起秘洞,体內慾火燃燒,淫穢焦躁的慾念,已無法忍受,這般只有新婚時老公曾經作過几次,心中一直再次想要,會讓人死去活來的快感,現在正被亞明的嘴,從小穴花芯里給引發出來,陣陣快感從子宮里涌出,蜜汁泛濫,雙腿發麻,伸出雙手按住亞明的頭,扭動著屁股,頭像波浪似的左右搖擺晃動,秀發撥散在臉上,小嘴不停直喊:

「不要?不要??完了??唉唉?呦??不行了??!」徐太太已擋不住亞明的恬弄,輕輕的推開亞明的頭,不堪嬌羞的說:

「現在弄我吧,我要它放進去!」

此時亞明股間的肉棒,像燒紅的鐵棍,上面冒出血管,充滿紫色光澤的龜頭,一晃一晃的,急需淫水來救火,亞明仰起上身,看著全身發燙,滿臉紅暈的徐太太,右手握住堅硬的肉棒,龜頭來回在沾滿淫水的小穴洞口摩擦,准備插入,突然發現徐太太眼睛含著淚水,心里猛然感到有點猶豫不安,心想!這根肉棒現在放進去,以后跟徐太太的關系就不尋常了,這算不算是乘人之危?會不會出事!事后她會不會后悔?趕忙輕聲問道:

「可以嗎?你不要勉强!」

徐太太知道不要勉强的意思,亞明的善良体貼使徐太太感激,但慾火焚身,已顧不了許多,主動的爬到亞明的股間,握住肉棒,往小嘴里放,仔細的恬弄,亞明沒有想到會這樣,怒挺的肉棒被含在心向往已久的女人嘴里,頓時陶醉在强烈的刺激感中,徐太太恬弄肉棒,吸吮陰囊,吻恬會陰,用舌尖點弄龜頭、馬眼,然后把嘴縮起變成肉洞,使肉棒進進出出。

徐太太美妙的舌技,讓原已相當興奮的亞明,在剎那間登上高峰頂點,火熱的感覺從肉棒的中心向上涌來,亞明的屁股抽悸几次就大叫了起來!

「啊??徐?ㄚ?不行了?在下去就要射出來了!」可是徐太太不只沒有停止,小嘴含著肉棒進出的速度更加快速!

「啊!?要來了?!要射?要射出來?啊??」亞明終于不能忍受,全身一陣顫抖之后,夾緊屁股,肉棒在徐太太的嘴里爆炸,熱燙的精液噴射在嘴里,徐太太有生以來,第一次讓男人的肉棒在嘴里射精,感覺精液熱熱的,微甜的,有點腥味,以前曾經聽人家說吞下男人的精液后,肌膚會變得更加潤滑美麗,也就毫不猶豫的把嘴里的精液咕嚕咕嚕的給吞下去!

「啊?徐太太??你????」

亞明沒有想到徐太太會把他的精液吞下去,這種熱戀情人才會有的動作,讓亞明非常的感動,立刻抱起徐太太,吻著她那沾滿白色精液的嘴唇,深情熱烈的擁吻著,徐太太也熱情的將舌頭伸入亞明嘴里,直吻得兩人快透不夠氣來,才不舍的分開。

徐太太再度把臉靠近亞明的股間,把已萎縮得像象鼻一樣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細致的手指在屁股眼溝里輕揉,在股間來回撫摸,亞明知道徐太太已慾火攻心,小穴急需肉棒插弄慰藉,想到自己那麼快的在她嘴里射精,未能讓她感到插入小穴的滿足,心里感到有點內疚,射精后漸漸消退的慾火,想到肉棒還沒有插入思慕許久的小穴,淫慾再次燃起,肉棒每遭恬一下就增加硬度,驚人的迅速恢復力,自己也感到訝異。

經恬吮的肉棒再度堅硬,塞滿了徐太太整個小嘴,這時亞明業已整軍待發,輕輕拉起全身發燙滿臉紅暈的徐太太,讓她在沙發上躺下,抬起雪白滑嫩地雙腿扛在肩上,輕輕的壓下,讓徐太太的身体挺成弓形,雙腿壓著柔軟的奶房,性感的屁股高高抬起,露出沾滿蜜汁豐滿的小穴。

亞明右手握住堅硬的肉棒,紫紅發亮的龜頭,在微凸的陰蒂上來回摩擦拍打。

徐太太的陰蒂受到龜頭的刺激,火燙的身体馬上產生了强烈的快感,子宮漸漸緊縮,花芯淫水環環溢出,除了老公以外,從來沒有給別的男人碰過的小穴,如今面臨亞明那根比老公還要粗長巨大的肉棒,即將要進入小穴里,一種不貞出軌意念在腦海一現,心里有點害怕、不安,做夢也許沒有想到自己會是個出軌的女人。

但另種自懂事以來不曾有過的淫穢慾念,又是如此强烈的感到需要,騷養的小穴極需要眼前這根巨大的肉棒來填滿插入!

亞明將肉棒移離陰蒂,龜頭在濕淋淋的穴口旋轉,沾滿了淫液,順著濕潤的蜜汁緩緩的插入,徐太太感到熾熱肉棒進入小穴,一種無法抵擋的振撼及淫慾跟隨而來,小嘴「啊?」的低聲呻吟,亞明見狀順勢屁股用力一頂,巨大的肉棒整根沒入。

徐太太「唉呦」的大叫一聲,這回明確的感覺到又粗又硬的肉棒擠入小穴,頂到花心,龜頭抵住子宮頸,小穴有生以來頭一次感到如此脹滿,那種被塞得滿滿地感覺,讓人感到無比的充實振奮,但也許是太深入感到有點微微疼痛,不由想到小穴是否承受得住!當亞明開始上下抽動時,摻雜著難以形容的顫栗淫穢。

亞明粗硬的肉棒,被小穴緊緊的包住,里面溫暖濕滑,陰道小肉片顫動著,顫抖的肉片漸漸在收縮,那種美妙的感覺,以前沒有過,沒想到徐太太的小穴是如此窄緊,趕緊用力抽插,肉棒毫不留情地在陰道里穿刺,次次插進子宮花心,蜜汁飛散,往外抽時鮮紅的花瓣,緊跟著肉棒翻露出來,流出大量蜜汁。

徐太太經亞明如此賣力抽插,好像腸子都會被插出來的感覺,腦海一片空白,有點暈眩,持續產生著一種不斷快感的漩渦,不由得扭動著身体,咬緊嘴唇,擺動著秀發,流下莫名歡喜的眼淚!

這樣激烈的抽插數百次后,亞明把扛在肩上的雙腿放下,然后將身体再度壓上,徐太太舉起雙手圍繞在亞明的背后,同時抬起雙腿挾住亞明的腰,這般姿勢能使兩人的肉体緊密結合,會讓女性帶來某種的安全感,能把自己盡量投入快感的漩渦里,而相對的能讓男人的動作更加激烈,能長軀直入,再猛然后退!

亞明的肉棒持續在小穴里來回抽插,龜頭不斷的碰撞子宮花芯,讓徐太太感到沒有經歷過的顫栗快感,像觸電的感覺,在在的突破快感的界限,陰道開始陣陣緊縮,雙腿緊緊挾住亞明腰部,肚子到屁股的艷肉,開始不停的寒顫。

亞明感到肉棒被緊緊的挾住,子宮口强力吸吮著龜頭,立刻停止插送,將肉棒淫浸在陰道深谷,改用畫圓圈的方式,由慢轉快强烈磨擦外陰唇及陰蒂,帶給徐太太極大的刺激,肉棒在陰道里旋轉,龜頭在子宮口扭磨,下腹有股快要被溶化般的快感,有如陷入泥坑里,又像要飛上天,眼睛不斷的冒出極樂火花,高潮的波濤,已不知多少次衝涌而來,全身陷入瘋狂的高潮快感漩渦里。

抬起屁股,小穴全力配合著肉棒的旋扭,小嘴更不停「呦?哦??呀??嗯?

!」的喊叫,頭不斷的左右擺動,秀發飛散,指甲陷入亞明背脊的肌肉里,快感的顫栗從骨盤擴散到全身,陣陣高潮淫涌而來,子宮有如向外翻的收縮,高潮爬到最高峰,全身香汗淋淋,緊緊的抱著亞明,小嘴發出淫蕩「嗯?ㄟ?嗯ㄚ?」的聲音,緊隨著大聲的喊叫道:

「啊??老公?我??我不行了??嗯?呀??」亞明見徐太太已高潮連連,深怕她挺受不住暈死過去,停止旋轉磨扭的動作,改用上下緩慢的抽插,兩只手放在柔軟豐滿的奶房上,輕輕的撫摸,手指在堅硬凸起的奶頭挾弄揑扭,身体兩處最敏感的性感帶,同時遭受到不是老公的男人强烈的撫摸及插弄,雖然是自願,但一種罪惡感連帶著難以抵擋强烈快感高潮。

徐太太已漸漸承受不住的陷入昏迷,喉嚨發出「嗯?嗯?」呻吟,身經百戰的亞明,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敏感又淫蕩女体,在小穴里的肉棒,每深入碰到子宮口時,就有如被鯉魚的嘴含住般陣陣强力吸吮,讓亞明享受到前所未有過,無法形容龜頭被吸吮的快感,陰莖間歇性的開始膨脹,强忍著射精高潮,繼續賣力抽插。

奈?數百次后,肉棒已越來越膨漲,終于抵擋不住穴里花芯强大的吸吮,屁股一股寒流一陣顫抖,肉棒在花芯爆炸,灼熱的精液在子宮壁飛散,已陷入昏迷的徐太太,子宮壁遭灼熱的精液一陣一陣噴入,哇?!的大叫一聲!陰道緊縮,子宮口挾住龜頭,灼熱的精液噴得她,翻起白眼暈死了過去!

兩度射精后的亞明,無力的伏在徐太太身上,緊抱著徐太太火燙微微顫抖的身体,頭埋在散撥在沙發上的秀發里喘息,灼熱的氣息吹著徐太太的耳垂根部!

在高潮頂峰暈死過去的徐太太,許久許久,才張開小嘴吐出一口大氣,並狠狠的在亞明肩膀上咬了一口,無力鶯聲的說道:

「你怎麼那麼强?人家已死了好几次!我想我完了!不是安全期ㄟ!懷孕就慘了!怎麼會這樣?」雙手緊緊按住亞明的屁股,並輕輕的拍打了一下,繼續陶醉在陣陣殘余高潮的漩渦里!

亞明的肉棒仍然保持原來的硬度,淫浸在溫暖的小穴里,舍不得拔出,享受著徐太太高潮后的余溫,輕聲無限憐惜的在徐太太耳朵旁說道:

「還不是你!你知道嗎?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敏感,多淫蕩吧?」本來單純為了幫徐太太拿出保險套,結果卻演出了一場意外熱烈的性愛,兩人同時感受到出軌的刺激,享受到以前未有過的,令人死去活來,有如飛上天般的激情性高潮!

亞明進入徐太太家到離開,整整在里面呆了三個小時!往后的一個禮拜,中午過后,徐太太家二樓豪華的臥室里,充滿著春天桃花盛開之氣息,充滿了做愛發出來的?嗯!嗯?唉!唉?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