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媳房中春意濃

春天,在一座小城裡,三座房子並排當街而立,這三戶人家在城裡做點小生意,第一間房主叫王易,57歲,。第二間主人叫李弧,56歲。第三間主人叫華三58歲。他們三人都只有一個兒子,年輕人嚮往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同時出去打工,,丟下了如花似玉的嬌妻。

王易的兒媳婦叫婉艷,今年24歲,身材高挑,肌膚雪白,美麗動人。是鎮裡醫院一名護士,李弧的兒媳婦叫劉敏,24歲,小學老師。華三兒媳婦叫余麗麗,25歲,開了家美容院。倆人也是肌膚雪白,身材誘人的大美人。她三人的風情在鎮裡很有名。三個大美人自然風聞不斷,這是後話。

三位美少婦自老公走後,三人的婆婆也結伴旅遊去了。每戶只剩翁媳倆人在家。又沒孩子,就經常在一起玩。這不,週末三人又一起到外面玩,下午6點多才回家。路上下起了大雨,三人都淋了雨。混身濕透,一路笑鬧跑回家。

王易煮好飯菜等著兒媳婦回家,別看他57歲了,可像40多的人,性慾旺盛,常和李弧,華三出去嫖妓,自兒子走後他把目光瞄上了兒媳婦婉艷,看著嬌媚可人的婉艷他經常下體聳立。這時婉艷回來了,進門叫了聲:「公公,我回來了」

「哦…回來了…看看…濕透了…快洗澡」

婉艷跑上樓,一會捧著衣物下樓說:「公公,我的熱水器壞了,我在下面洗」

王易心裡一動忙說:「下面的也壞了,你到我房裡洗吧」見兒媳婦有些猶豫,忙拉著兒媳婦的手上樓,邊說:「快洗個熱水澡,別生病了」

王易抓著兒媳柔軟的手,一陣心猿意馬,忍不住捏了幾下。婉艷的臉紅起來,心慌意亂中連手中的衣褲都掉到地上。王易彎下腰撿起媳婦掉在地上的衣物說:「你先上去洗澡,別凍著了,我幫你拿衣服,我把門鎖好再上樓」說著拍拍兒媳的肥臀,隔著薄薄的褲子感受到豐滿的彈性,又見兒媳嬌羞的模樣,忍不住又摸了起來。下體的雞巴迅速漲大,把褲子撐起個大帳篷,婉艷本想說不必,可被公公摸了幾下屁股,又見公公下體隆起的大帳篷,竟底應道:「嗯…」說完跑上樓進入公公的臥房。

王易的臥房很大,空調開著,室內很暖和,中間擺了一張大床,進入浴室,婉艷把門關上,才發現這門沒有小鎖,想起公公剛才的舉動,她有點又羞又怕,又有點…老公走了幾個月,很久沒男人碰過了,剛才讓公公的幾下撫摸撩起了她壓抑了幾個月的情慾。婉艷把衣物脫光,打開淋浴,細心地沖洗著雪白的身子。

王易走進臥房,聽見浴室內傳來的流水聲,幻想著兒媳柔軟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忍不住拿起兒媳粉紅色三角小內褲放在鼻端嗅著,還伸舌舔幾下,好像這不是內褲而是媳婦的嫩騷穴,突然間浴室門打開,婉艷秀美的臉探出門外,原來婉艷想看看公公進來沒有,好讓他拿乳液及浴巾給她,卻看見公公正拿著自己的內褲放在鼻端舔嗅得正起勁,忍不住探出上半身羞叫道:「公公…」

王易正在意淫,猛聽兒媳叫聲,抬頭看見兒媳雪白晃眼的大奶子,呆住了,婉艷嬌媚地橫了王易一眼,嬌嗔道:「在那對著兒媳婦的內褲又舔又聞的幹嘛…把浴液浴巾給我…」

王易忙把衣物丟在床上,把浴液浴巾遞給媳婦,在媳婦接手時故意把浴液掉在地上,並迅速擠進浴室和媳婦一同彎身撿拾,這時婉艷全身暴露在公公面前,王易一把抱住嬌美的兒媳婦,一雙魔爪緊緊握住雪白的大奶子狠狠揉搓。婉艷掙紮著:「公公…不要…別這樣…不要…啊…我是你兒媳婦呀…」

「寶貝…我的寶貝乖媳婦…可把公公想死了…你就讓公公搞吧…公公會好好愛你的…公公會讓你欲仙欲死的…」王易說著一支手揉搓著大奶子另一支手伸到兒媳婦下體撫摸嫩穴,嘴吻上媳婦柔軟的嘴唇,婉艷怕跌倒,只好伸出雪白的雙臂摟住公公,王易蹲著撫摸親吻嬌美的兒媳,見媳婦摟住自己,放棄了掙扎,便把兒媳拉起,讓她靠著鏡台,並拉著兒媳一支手放入自己褲子裡,讓她去感受…

去撫摸粗長漲大的大雞巴。婉艷感受到公公大雞巴的粗長雄偉,不由自主地握住大雞巴輕輕揉搓。

王易抓住兒媳的大奶子揉搓著,舌頭伸進兒媳嘴裡,在公公的挑逗下婉艷也伸出香舌和公公互相吸吮舔弄,並在公公示意下,另一隻手迎合公公把公公的褲帶解開並把褲子短褲脫下,露出粗長漲硬的大雞巴,王易抬腳離開褲子的束縛,示意兒媳婦幫自己脫衣服,婉艷把公公的衣服脫下丟在地板上,這樣翁媳倆便裸呈相對,王易得意地淫笑著對兒媳婦說:「怎麼樣,艷…公公的乖媳婦…瞧瞧公公的雞巴…不錯吧!想不想公公的大雞巴操你?」

婉艷偷偷瞄了幾眼公公的大雞巴,臉色菲紅,心想:「天啊…沒想到公公的雞巴這麼大這麼長,比他兒子要粗長很多,被它插一定爽快極了」及聽到公公的挑笑,嬌羞無限地把頭伏在公公胸前嬌媚道:「公公你好壞…趁兒媳婦光著身子洗澡跑進來對兒媳又摸又捏…世上哪有這樣的公公…還要光著身子的媳婦幫著脫衣褲…脫完衣褲還要媳婦摸公公的雞巴…老公啊…你老爸正欺負你的老婆…你老婆正和你老爸光著身子摟在一塊…你老爸在摸著舔著你老婆的大奶子…好舒服…這些曾經只屬於你的…現在卻屬你老爸的了…哦…不…天哪…你老爸…不…不要…公公…那裡髒…別舔…」

原來王易聽兒媳淫蕩的話語,還句句不離自己的兒子,淫心大動,蹲下身子臉貼著兒媳的下體,嗅著兒媳下體淡淡清香,兒媳的下體很美,大腿很豐滿,和騷穴結合處沒有一絲縫隙,稀疏的陰毛順伏地貼著小腹,粉紅色的騷穴清楚可見,王易把兒媳一條光裸的大腿搭在自己肩頭,一隻手扒開粉紅色的肉縫,舌頭伸進騷穴裡舔弄吸吮。並把流出的淫液一一吞吃。另一隻手大力揉搓兒媳那肥美的大屁股。

婉艷受不了這刺激,光滑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肩頭,騷穴往前聳,好讓公公更深入。嘴裡淫聲不斷:「噢…壞公公…你好會舔媳婦…老公啊…你快來救你老婆…你老婆被你老爸舔得好爽…哦…你老爸好會舔穴…你老婆的嫩穴被你老爸給舔了…你再不來…你老婆不止全身被你老爸脫光光…還要被他吻遍摸遍…你老爸還會拿著大雞巴插入你老婆的騷穴…把你老婆操得…也不知他操逼功夫怎麼樣?可別像你幾分鐘就清潔溜溜…」

這時王易接口道:「騷媳婦…公公會操得你欲仙欲死…兒子啊…對不起了…你把老婆放在家裡不用…老爸只好代勞了…這麼個大美人…老爸早想操了…今天就幫你安慰她……騷媳婦…你放心…公公精力好…性慾旺…從現在開始到明天上午…公公會一夜不睡…專心在你身上開墾…耕耘…大幹特幹…操了還操…騷媳婦…你有幾個月沒挨操了…告訴公公…公公也有幾個月沒操逼了…公公要用精液把我的騷媳婦澆灌得更加嬌美動人…今夜公公要用精液把你的騷穴澆得滿滿的…嘴裡…身上…全身上下都要流著公公白花花的精液…兒啊…別怪我…你老婆太淫蕩了…看…她的屁股正往你爸面前擠…哈哈…」

「死公公…壞公公…這樣淫弄兒媳婦…啊…公公你好壞…舔兒媳婦的逼…媳婦的逼好癢…那是挨雞巴操的…你怎麼舔呢…壞公公…嗯…好公公…快別舔了…那裡髒」

王易離開兒媳的騷嫩小穴,抬起粘滿淫水的臉,吧咋著嘴淫笑著對婉艷說:「乖乖騷媳婦…騷穴一點不髒…媳婦啊…你的騷穴好香…淫水像蜜汁一樣好甜美…公公好喜歡吃騷媳婦的蜜汁…」說完埋頭兒媳胯下,繼續舔吃這人間仙液。

婉艷無力地靠著鏡台,嬌媚地對公公拋個媚眼:「媳婦第一次讓人舔吃騷穴…壞公公…你喜歡就吃吧…噢…老公啊…你老婆的蜜穴蜜汁被你老爸給舔吃了…好可惜啊…你都沒嘗過…卻讓你老爸給嘗了鮮…哦…公公……你真會舔穴…」說完大腿抬高,白嫩的腳丫在公公肩頭磨擦。王易埋頭拚命舔吮著媳婦的蜜穴,聽媳婦說是第一次讓人舔穴,嘿嘿淫笑著說:「媳婦啊…你真是第一次讓男人舔嗎…沒想到公公如此有口福…哈哈…騷媳婦…吃過男人的雞巴沒有…等會讓你嘗嘗公公的大雞巴…先舔舔雞巴,公公再插我的嬌美騷媳婦」

婉艷聞聽嬌羞地呸道:「呸…壞公公…媳婦才不吃你的雞巴呢…想得倒美…你兒子的雞巴媳婦都沒吃…你的臭雞巴媳婦才不吃呢…老公…你老爸好壞…對你老婆渾身上下又摸又搓…舔穴吃汁不說…現在還要人家舔吃他的雞巴…等下還用他的大雞巴插你老婆的騷穴…你說他壞不壞……哦……公公別舔了……媳婦的穴好癢……公公……好公公……媳婦想要……別舔了……」

王易站起來,用浴巾擦拭一下臉,伸舌舔了舔嘴角,意猶未盡淫笑著對兒媳說:「騷穴是不是想要公公的大雞巴插了…先舔舔公公的雞巴…」說著要按媳婦蹲下,婉艷極力推脫公公,說道:「不嘛…好公公…媳婦從沒舔過雞巴…你就放過媳婦嘛…媳婦的嫩穴讓你的老雞巴插就是了…求你了…」王易也不便強求,心想以後再找機會讓這騷媳婦舔雞巴。現在雞巴已漲硬得難受,急需解決慾火。一把摟過兒媳婦,把頭按向自己,和兒媳親起嘴,並把嘴角和嘴裡殘留的少許淫液往媳婦嘴裡送,婉艷無奈只好張嘴品嚐自己淫液的味道,只覺一股淡淡的鹹味,不是很好,心想公公怎麼會喜歡這種味道。卻不知她的好公公不知吃過多少女人的淫液了,只不過今天吃得特別多,誰叫她這個做兒媳婦的如此嬌美動人呢。57歲的老公公能得到24歲嬌美的兒媳婦,怎不讓他大吃特舔。婉艷嬌聲說:「壞公公…味道一點都不好…你怎麼說好吃…害得媳婦流了這麼多淫水…羞死了…媳婦不依…媳婦要公公止住它…」王易用漲硬的大雞巴磨擦著嫩穴,淫笑道:「好好…公公幫你止住…公公的大雞巴專堵媳婦的嫩穴…不過要乖媳婦配合哦…」

婉艷扭動屁股迎合公公大雞巴的磨擦,一手摟著王易的脖子,一手撫摸著他的屁股,,貼著耳邊嬌聲說:「現在媳婦全身光溜溜的…摸也讓你摸了…舔也讓你舔了…媳婦想不配合都不行了…你儘管堵…不過你的雞巴太大了…媳婦怕受不了…

啊…輕點插…「原來王易已迫不及待,手扶著大雞巴對準騷穴,順著淫液」噗滋「

一聲大雞巴進入三分之一,婉艷雖說流了很多淫水做潤滑,可必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粗長的大雞巴,她老公的雞巴只及公公的一半,又不是常常操穴,所以嫩穴又緊又窄。此刻騷嫩的蜜穴緊緊地裹著大雞巴,這讓王易這個扒灰的色公公受用不已,只覺得兒媳婦的蜜穴緊緊包裹住大雞巴,肉壁還輕輕蠕動,:「好舒服,尤物,真是尤物,不但年輕貌美。嫩穴還如此緊窄,我老王真有艷福啊。」

王易把大雞巴抽出少許再慢慢前插,這樣又抽又插的慢慢弄了兩分鐘大雞巴已進入大半,而婉艷也慢慢適應了大雞巴,含著大雞巴的嫩穴也漲開了,輕輕呻吟著:「公公…你的雞巴好大…噢…你要輕點干媳婦…哦…好爽…」「媳婦…爽的還在後頭…你就等著挨公公的大雞巴操吧…準備迎接公公剩下的雞巴吧…」

「操吧…媳婦準備好了…」擺出一副任君採摘的淫蕩姿態。王易抽出大雞巴,撐開兒媳一條大腿,順著淫水的潤滑用力一頂「卜滋」大雞巴全根進入緊窄的嫩穴,婉艷一腳著地,另一條腿被公公撐得老開,嫩穴大開,挺著雪白的大胸脯,底頭看著公公的大雞巴抽出嫩穴再狠狠地全根插入。

婉艷長長吁了口氣:「哦……好大…大雞巴好大…好舒服…公公你真好…大雞巴用力操兒媳婦…公公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媳婦會被你操死的…」

王易一手抄起兒媳一條大腿,一手摟著柔軟的腰肢,大雞巴開始快速抽插,「騷媳婦…快叫…叫的越淫蕩公公就越有勁頭…大雞巴越會操得你舒服…兒子呀…老爸不客氣了…你老婆正在挨你老爸的大雞巴操…你老婆好淫蕩…大雞巴操得她好舒服…騷媳婦快說…是不是…」

婉艷淫蕩地大聲呻吟:「大雞巴公公…你的大雞巴真好…兒媳婦讓大雞巴壞公公操得好舒服…啊…啊…啊…老公…你老爸好壞…你知道你老爸在幹嘛嗎…他正在他的浴室裡姦淫他的兒媳婦…你老爸現在光著身子在浴室裡,摟著你同樣光著身子一絲不掛的老婆在操逼…你知道嗎…他趁你不在家…哦…用力…大雞巴用力插…好舒服…你老爸趁你老婆洗澡時闖進來…二話不說對你老婆又摸又捏…又舔又吸…現在他用大雞巴操起你老婆了…你老婆被你老爸操得好爽…他好會操逼…啊…大雞巴公公…你真是操逼高手…兒媳婦讓你操死了…啊…媳婦要來了…」

婉艷經過公公一番猛烈的進攻,很快達到高潮,嫩穴緊緊裹住大雞巴,一股淫水流出,順著雞巴流到陰囊滴在地板上,王易也感覺到兒媳婦來了高潮,便放慢抽插節奏,輕抽慢插。婉艷摟著公公說:「公公…這樣操媳婦好累…媳婦的腳麻了…換個姿勢吧…」

王易站著著抽插了10多分鐘也覺得累人,就讓兒媳轉過身,雙手扶著檯面,大雞巴從後面插進粉嫩的騷穴,婉艷雙手扶著檯面,雪白豐滿的香臀高高翹起,向後聳動迎合公公大雞巴的抽插,粉嫩的騷穴緊緊裹著大雞巴,這讓王易感到無與侖比的快感,他對兒媳的配合很滿意,一手按在兒媳婦雪白的香臀上撫摸,一手穿過腋窩握住兒媳豐滿白嫩的大奶子揉捏搓弄,大雞巴在騷穴裡快速出入,插入時全根盡沒,抽出時帶出一片嫩肉,一絲絲的淫水也帶出來,翁媳倆性器交合處粘滿淫液,騷穴隨著大雞巴的抽插發出「噗滋」「噗滋」的性器官交合的淫聲。

夾雜著翁媳倆不時發出的淫聲蕩語,還有倆人流出來的淫液所產生的味道,使整個浴室充滿淫靡之氣,一時間浴室裡春意盎然,淫聲不斷。婉艷的大奶隨著抽插晃蕩著,王易緊緊抓住兒媳的肥美白嫩的大奶子,生怕一不留神會飛走似的。

下面的大雞巴狠狠地操著兒媳婦。

是啊,想了這麼久,今天終於操到漼涎已久的風騷美麗的兒媳婦,怎不讓他這個好色公公興奮,看著年輕嬌美的兒媳婦被自己操得淫聲連連,扭腰擺臀的浪態,更激發了他的慾火,本就粗大的大雞巴更形粗硬,像一根鐵棍狠狠抽插著兒媳婦,婉艷被公公一番猛然的狠幹,產生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完全拋開了翁媳亂倫的顧忌,一心享受著這美妙時刻。恨不得大雞巴永遠不要停,就這樣插下去。

看著公公如此狠命地操自己,又從鏡子裡看著自己淫蕩的樣子和公公充滿色欲的臉,更激起壓抑已久的情慾,拚命地向後聳動扭擺雪白肥美的大屁股,嘴裡淫聲連連:「操吧…公公…扒灰的壞公公…用你的大雞巴…哦…啊…用力操…大雞巴公公…媳婦的好公公…親親好公公…媳婦愛死你了…媳婦愛死公公這條大雞巴了…哦…哦…哦…媳婦好舒服…大雞巴公公…你怎麼這麼會操逼…媳婦的嫩逼讓公公操爛了…哦…哦…好舒服…好爽…媳婦還是第一次讓你門這些臭男人操得這麼舒服…好公公…大雞巴公公…操死媳婦算了…」

王易受到兒媳婦的鼓勵,幹得更起勁,看著自己黑亮的大雞巴在兒媳婦白晃晃的大屁股裡出出入入,再看見兒媳扭擺肥臀拚命迎合的淫浪勁,從龜頭傳來陣陣快感,差點射精,忙抽出大雞巴,忍住射精衝動,婉艷穴裡一陣空虛,回過頭望著粘滿淫液的大雞巴對公公嬌聲說:「公公…你射了?」

說完伸手握住大雞巴揉搓。王易滿臉淫笑著回答:「還早呢…騷媳婦還沒滿足…公公怎麼敢射精…」

婉艷聞言嬌羞地投身王易懷裡:「不來了…你取笑媳婦…」王易順勢抱住兒媳的大屁股一陣大力搓揉,望著香汗淋漓的兒媳道:「來…公公抱著你操逼…」

婉艷抬起一條腿搭在公公手彎裡,另一條腿也被公公抱起,無處著力下只好雙手緊緊摟住公公。王易把兒媳雙腿搭在臂彎,雙手抱緊雪白的肥臀,往身前一送,大雞巴進入蜜穴,開始新一輪的衝擊。婉艷第一次被男人抱著干,不顧一切地大聲淫叫。王易抱著婉艷在浴室裡邊走邊插,粗大的雞巴次次盡沒蜜穴,婉艷被公公這樣抱著操,大雞巴次次直抵花蕊,淫水隨著大雞巴的抽插泊泊流出,滴在地板上。

這時翁媳倆又換了姿勢,王易把婉艷放在浴盆邊正操得起勁,婉艷一腳著地,一隻腳被公公扛在肩頭,雙手撐著牆,仰著雪白的肉體扭動屁股迎合公公:「哦…哦…公公……大雞巴公公…媳婦被你操死了…好舒服…啊…媳婦要來了…用力…啊…」隨著尖叫瀉出一股陰精,王易陣陣快感湧上心頭,知道快射精了,便加快速度,大雞巴急速地在蜜穴出入,抱住媳婦的大白屁股狠命往自己下體送:「騷媳婦…公公也要來了…快動屁股…」

婉艷感覺公公急速漲大的雞巴一跳一跳的,知道公公快射精了,鼓起餘力聳動肥臀迎合。並大喊:「公公…別射在裡面…會懷孕的…」王易龜頭一陣麻癢,忙抽出大雞巴貼著兒媳的腹部抽動,精關一鬆,又濃又稠的黃濁精液射了出來,婉艷看著公公的大雞巴射出的一股股濃稠的黃濁精液噴灑在小腹四周,少許還噴到胸部,大雞巴每跳一下便有精液射出,整個射精過程持續了20秒才停止下來。

王易摟著兒媳坐在地板上,看著嬌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媳婦無力地躺在懷裡,知道已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樓著兒媳又親又摸,還說著肉麻的淫話。婉艷埋頭公公懷裡,不敢正視公公,好一會才說:「壞公公…弄得媳婦渾身是汗…看…你的精液弄得媳婦滿身都是…壞死了…」「來,公公幫我的騷媳婦洗乾淨。」說著王易拉起兒媳開始沖洗……飯後,已是8點多了,婉艷先上樓,把自己關在臥室,心裡又羞又喜,羞的是居然和公公發生了性關係,喜的是公公的雞巴好大,耐力久,操的自己好舒服,有了公公,以後再也不用獨守空閨了。

看吃飯時公公色瞇瞇的樣子,說等會還會再來,還要給自己看樣刺激的東西……想到這,婉艷起身把衣褲都脫光,只套了件白色透明的絲質吊帶睡裙,睡裙很短,只包裹住渾圓挺翹的大屁股,胸開得很低,兩隻白嫩的大奶子露出大半,粉紅色奶頭也透過睡裙凸現,誘人之極。果然傳來上樓聲,到了二樓腳步聲停下來,婉艷既怕腳步往自己這邊走來,又希望能向自己走來。

這時王易走到兒媳門前敲門,只聽裡面兒媳婦嬌滴滴地回答:「門沒鎖」王易開門走進臥室,手裡拿著兩盤光碟,看著兒媳近乎赤裸的肉體,說道:「艷,我們先看看影碟,這是我從隔壁老李頭那借的,好看,看不看?」婉艷嬌羞地答道:「是什麼片子啊,既然公公要媳婦看,媳婦就看唄。」說完嫵媚地飄了王易一眼。王易忙把光碟放進影碟機並打開電視,婉艷坐到寬大的沙發上,王易也緊挨著媳婦座下,這時頻幕出現片名:公媳淫事;接著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一手撫摸白嫩的大奶子,一手撫摸騷穴,飢渴的少婦正在自慰,門外一個老頭推開一條門縫在偷看,並拉出大雞巴搓弄,不一會他脫光衣服走進房間,美麗的少婦大吃一驚:「公公…你幹什麼…」公公不說話,上床摟住兒媳婦又摸又親,他兒媳婦只掙扎了幾下便任由他肆意淫弄,公公扒開兒媳的雙腿露出粉嫩的騷穴,伸出舌頭舔吮起來,兒媳婦頓時淫聲浪叫。

婉艷嬌羞地說:「公公你好壞…叫兒媳婦看這種片子…」

王易一把樓過兒媳婦說:「怕什麼,你又不是沒被公公操,你看,電視裡也是公公操兒媳婦,來,我們照著裡面的動作搞。今晚讓公公好好操操你的小嫩騷穴」

說完把婉艷睡裙裙擺撩到腰間,吊帶也拉下,白白嫩嫩的大奶子和粉紅色的嫩穴一覽無餘,站起來把自己的衣褲脫光,大雞巴已堅硬如鐵,王易仔細地看著兒媳誘人的肉體,剛才在浴室只顧猛操兒媳婦,這才發現兒媳婦的肉體比想向中還誘人,披肩的秀髮,白晰漂亮的瓜子臉,嫵媚的柳鳳眼,濕潤的紅唇,腋窩刮得乾乾淨淨,顯得那麼光滑潔白,36D的白嫩大奶子嬌人地挺立著,沒有一絲下垂,纖纖細腰柔若無骨,雪白晃眼的肥美大屁股向後高高翹起,光滑細嫩的大腿,塗著粉紅色指甲油的腳丫白白嫩嫩的,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青春少婦的誘人氣息。

王易把兒媳的腳丫捧在手心,放在鼻端輕輕嗅著淡淡的香氣,並一一舔吮十個腳指,慢慢地移到小腿,大腿,把婉艷翻過身,使婉艷爬伏翹著雪白肥美的大屁股,又由腳跟到腿彎,,一邊捏著肥美的臀一邊舔吮,舔了一會王易再次把兒媳翻過身並讓她坐再沙發上,吻著濕潤的紅唇,翁媳倆口舌相纏,「嘖嘖」聲不斷,接著下移到光潔的腋窩,嗅舔著兒媳婦那年青誘人的香甜氣息,嘴滑到白嫩的大奶子,大雞巴不停地磨擦著兒媳的騷穴,接著蹲下身移到小腹,扒開兒媳雙腿,騷穴已流出絲絲淫液,婉艷兩腳搭在公公肩頭,看著電視裡公公舔著兒媳婦的騷穴,聽著翁媳倆的騷言淫語,自己的下體再受到公公的舔弄吮吸,刺激得她淫液流得更多,嘴裡也淫浪大叫:「公公…你好會舔媳婦…好公公…你的舌頭好棒…舔得媳婦好舒服…」

這時電視畫面一轉,公公躺在床上,兒媳婦伏在公公胯下幫公公吹蕭,兒媳婦那嬌美的臉不停的上下晃動,只見公公粗長的大雞巴不斷地在兒媳婦的嘴裡出出入入,王易這時也回過頭看見了這場景,抬頭對著媚眼如絲的婉艷說:「艷,你看她在幫公公吹蕭,吹得多有味,你也幫公公吹吹蕭。」說著站起來,把一翹一翹的大雞巴移到兒媳婦面前,婉艷嬌媚地道:「壞公公…你哪裡有蕭…媳婦又不會吹蕭…再說電視裡兒媳婦明明在吃她公公的雞巴…」:「嘿嘿,公公說的吹蕭就是吃雞巴,公公的蕭在這,還是大蕭哦。」說完王易用手抖了抖大雞巴,婉艷呸道:「呸…媳婦才不吃公公的臭雞巴…嗯…」

話沒說完,王易已把大雞巴塞進兒媳婦嘴裡,婉艷雖說嘴裡拒絕,可看了電視裡兒媳婦吃公公大雞巴的淫蕩勁,好像是種享受,心裡也想嘗試這種滋味,雖說剛剛和公公發生了性關係,畢竟害羞,不敢主動,現在公公強行把大雞巴塞進嘴裡,婉艷也就勢含著大雞巴吞吞吐吐,婉艷學著吮吸龜頭,舔卵蛋,並把大雞巴含進嘴裡舔弄,心想難怪那個兒媳婦吃得這麼起勁,大雞巴的滋味確實不錯,抬頭看著公公享受的樣子,「公公…媳婦舔得你舒服嗎?」

「嗯…還不錯…嘴張大些…小心牙齒別咬到公公的大雞巴…哦…對…就這樣…好爽…哎…咬到公公的雞巴了…」「壞公公…誰讓你的臭雞巴這麼大…媳婦的嘴都含不下了…看媳婦不咬爛你的臭雞巴…免得它以後再作怪…再來欺負媳婦…公公…大雞巴公公…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騷媳婦,公公的雞巴大吧,比我兒子的大多了吧。」

「你要死了…這樣玩弄你的兒媳婦…壞雞巴公公…你兒子的雞巴都沒讓媳婦吃過…倒讓你這個扒灰的壞公公嘗了鮮…」這時電視又傳來稱「漬漬」聲,原來那對翁媳換了花樣,公公在下面,兒媳婦在上面,正用69式互相口交,兒媳婦的大白屁股緊貼著公公的嘴,一手抓著大雞巴舔吸,一手搓弄陰囊。公公則扒開兒媳婦的騷穴伸舌舔吮。婉艷在公公的示意下,橫躺在沙發上,肥臀靠著沙發扶手,張開雙腿,使騷穴更形凸出,王易也上了沙發,跨騎在兒媳身上,大雞巴塞入兒媳婦嘴裡,這邊雙手抱住兒媳肥美的大屁股,嘴湊向騷穴,大雞巴挺動著向兒媳嘴裡抽插,直搞得婉艷嗚嗚淫叫,接著倆人又互換位置,王易在下,婉艷在上,翁媳倆邊看電視邊瘋狂地口交。

王易被兒媳舔得漲硬難受,便從兒媳嘴裡抽出大雞巴,把兒媳的肥臀移到沙發邊緣讓她坐著,大雞巴對準騷穴「噗滋」一聲插入。

「啊……公公……大雞巴公公……會操媳婦的大雞巴公公……大雞巴好大……操得媳婦好舒服……你怎麼這麼會操媳婦……媳婦的逼讓公公操爛了……老公……你老爸在扒灰……你知道嗎……你老爸正在你的臥室裡操著你老婆……你老爸好會操逼……哦……大雞巴好大……公公……媳婦的好公公……大雞巴公公……你竟然在你兒子的房間把他老婆給操了……」

嫩穴緊緊地夾著大雞巴,兩片陰唇隨著大雞巴的抽插翻入翻出,並帶出絲絲淫水,王易聽著兒媳婦的淫語,大雞巴操得更起勁。「騷媳婦,公公操得你舒服吧。真騷,嫩穴真緊,夾得公公的大雞巴好爽。今晚公公要把我的騷媳婦操上一夜才夠。」 「操吧……大雞巴公公……今晚兒媳婦任公公操……你想怎麼操就怎麼操……啊……大雞巴插到花蕊了……用力……哦……媳婦要來了……不要停……大雞巴……操得媳婦好舒服……來了……啊……啊……」婉艷在大聲淫叫聲中來了第一次高潮,雙手緊緊摟住公公,雙腿也緊緊纏住公公的腰。

王易一邊輕抽慢插,一邊淫笑說:「騷媳婦,公公的大雞巴操得如何,不錯吧。」婉艷經過公公這樣一搞,淫心又起,也顧不得害羞,淫浪畢現「大雞巴公公你真好…操得媳婦好舒服…媳婦從沒這麼舒服過…嗯…媳婦還要…」「公公的騷媳婦還要什麼?」「嗯,兒媳婦還要公公的大雞巴操媳婦的騷穴。」「好,公公的大雞巴來了。」接著開始猛烈的抽插,不久翁媳倆又換了個性交姿勢,王易抱起婉艷邊走邊操,一步一步向大床走去,婉艷被大雞巴直低花蕊,流出的淫液滴到地板上。王易抱著兒媳來到床邊坐下,婉艷緊緊摟住公公,雙腳撐在床上,聳動白嫩肥美的大屁股上下起落,不時響起卜滋卜滋性器交合的淫聲,王易也抱住兒媳的肥臀抬起放下,抬起放下,粗長的大雞巴不停地在騷穴裡出入。

在床上翁媳倆照著電視裡的姿勢不停地變換性交動作,這樣形成電視裡老公公在狠操嬌美的兒媳婦,現實裡同樣的公公也抱著睡裙撩到腰際的兒媳婦大操特操。當片長50分鐘的翁媳淫亂的片子放完時,王易還抱著兒媳婦不放,粗大的雞巴還沒有射精的兆頭,依然猛操不休,婉艷直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又來了三次高潮,終於在婉艷來第四次高潮時王易也達到極限,龜頭一陣麻癢,忙抽出大雞巴對著婉艷的嘴射出一股濃濃的精液,婉艷在淫慾中張嘴接受了公公的精液,並含著大雞巴吸吮,把雞巴粘著的淫液舔得乾乾淨淨。

婉艷從嘴裡扯出幾根雞巴毛「壞公公……害兒媳吃了這麼多毛……」王易哈哈笑著摟住兒媳又摸又親。翁媳倆又親熱一翻才昏昏睡去。半夜王易又摟住兒媳婦干了兩炮,清晨又是一炮,精力充沛的王易這夜樂不可支,努力耕耘,摟著年輕嬌美的兒媳婦不停地做愛,床上,地板上,沙發上,書桌上都留下斑斑淫液,婉艷的嘴裡,臉上,奶子,,肥臀都留下公公的精液,特別是騷穴被精液澆灌得滿滿的。書桌上都留下斑斑淫液,婉艷的嘴裡,臉上,奶子,,肥臀都留下公公的精液,特別是騷穴被精液澆灌得滿滿的。

【全文完】

更多相關文章